[小說] 王母娘娘極樂地獄

看板AC_In (裏洽 18+動漫)作者 (魔法師先生)時間2月前 (), 2月前編輯推噓10(1004)
留言14則, 11人參與, 2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瑤池金母,光儀淑穆,容顏超群,視之可年五十許,是為絕世美熟女──過去曾經數次下凡的王母娘娘,睽違多年再次降臨人間。她的化身有一點八米高,體重七十公斤,身材高大,體態豐腴,巨大的乳房達K罩杯之譜,簡直是兩顆比臉還大的超級大西瓜;色澤勻稱的咖啡色乳暈寬達十二公分,中央聳立著粗三點五公分、勃起長達七公分高的大砲奶頭。這對宏偉的爆乳在降臨世間後旋即不敵重力,肥軟地垂了下來,從圓鼓鼓的大西瓜變成兩坨垂長的大木瓜奶。曾經自豪地眼觀眾人的咖啡色大乳暈,也跟著降垂到只能和地板乾瞪眼。   王母娘娘初降臨即為神聖的全裸之姿,除了大到令人嘆為觀止的奶子,生長於豐滿腋肉及聖潔女陰上的體毛亦十分吸睛。娘娘的腋毛和烏黑秀髮一樣漂亮,密集長滿整塊肥美的腋肉。但是在人間,這種剛毛腋窩很快就悶出一片熱汗,帶汗的多毛腋肉給身體咕滋、咕滋地磨擦著,不一會兒就飄出濃厚酸汗味。同樣的,沿著大陰唇至恥丘生長的ㄇ字形陰毛,也在降臨後濃密生汗,甚至和歪七扭八、瀰漫著腥臭味的黑色小陰唇融合出酸中帶腥的奇特臭味。猶如寶珠的肥大陰蒂再怎麼光澤奪目,在私處噴發的污黃臭氣籠罩下,沒有一個人不夾住鼻子、皺起眉頭。   「本尊乃瑤池金母,是掌管……」   降臨在某座破廟的王母娘娘揚起帶黑痣的性感嘴角,金口方開,窩在此地買醉賭博的中年大叔們紛紛用手揮散娘娘身體傳出的汗臭味,接連喊道:   「嗚哇好臭!妳這老太婆怎麼回事啊!」   「在這種地方不穿衣服就算了,好歹洗個澡吧!」   「臭死了、臭死了!要不是妳奶大,老子早就扁下去了!」   明明是神聖的降臨,照理說眾人感恩戴德都來不及才對,沒想到迎接王母娘娘的卻是酒醉大叔們連連喊臭的悲鳴。初次面臨這種待遇的娘娘傻了眼,一時啞口無言。但見眾人摀住口鼻、像在躲避壞東西似的離開破廟,又不甘心地追趕上去。   「等、等等!不許污辱本尊……嗚!胸部好重……!」   以前王母娘娘降臨時,世人會派出侍從跟在身邊,恭敬地捧起她這對大到不行的渾圓爆乳,讓她走起路來絲毫不費力。然而現在她只有孤身一人,即便是快走,兩條碩大的木瓜奶搖來晃去也夠她受了。快步追趕大叔們的娘娘沒多久便肩膀痠痛、呼吸急促,全身上下浮現點點汗光,腋臭與陰戶臭味在汗水加持下更為濃烈。   「呼……!呼……!等等啊……!」   噗呼──   人高奶大又肉感的王母娘娘一路追著大叔們進入山林中,剛毛腋窩和濃毛女陰皆浮現出黃色汗沫,伴隨黃沫而出的臭味傳遍四面八方,襲向躲起來的眾人。   儘管是讓人挑眉遮鼻的臭味,終究蘊含了大量雌性費洛蒙在內。王母娘娘的強大費洛蒙與醉漢們體內的酒精交互作用,逐漸瓦解眾人心防,使那副汗光淋漓的肉感身體成為男人們眼中的上等尤物。   當王母娘娘追到臉紅氣喘、不得不停下來歇口氣的時候,醉漢們一個個挺著雞巴、宛如飛蛾撲火般循著酸臭的熟女汗臭味來到她身邊。   「仔細一看,這老太婆滿有料的嘛……」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大的乳暈和奶頭……」   「臭是臭了點,不過沒關係!」   王母娘娘顧著喘氣,沒能好好地思考大家所說的話,還以為眾人總算明白該好好地恭迎她。等到她沒那麼喘,可以勉強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時,卻發現自己正被脫光光的中年大叔們圍繞著。其中一人挺著暗褐色的骯髒大雞巴、包皮口積滿黃色臭垢的男子上前,挾著濃郁的包皮垢臭味衝擊渾身汗臭味的娘娘。   「哦齁……!好、好臭啊啊……!」   包莖男僅僅是站在王母娘娘面前,從完全覆蓋住龜頭的過長包皮間、日夜積累的陳年臭垢就把娘娘薰到雙眼上飄,皺緊眉頭頻喊臭。   「哎唷!妳這老太婆也會嫌臭啊?明明自己身體才是最臭的吧!」   「本尊才不臭……!一點都不臭……!」   「對自己的體臭毫無自覺嗎?現在的老女人實在是喔!」   王母娘娘漲紅著臉、眉頭深鎖,雙眼被包皮垢臭味薰到不由自主地上吊,卻又因為氣還沒喘過來,鼻孔整個撐大來換氣。包皮垢臭味勢如破竹地在滿滿的熟女汗臭味中開山闢路,打出一條直通娘娘鼻孔的大道,就這麼給她嘶嘶地深吸入鼻,緊接著──   「嗚齁哦哦哦……!怎麼會這麼臭啊啊啊啊……!」   從未聞過如此惡臭的腥味、因而大受刺激的王母娘娘,被包莖男的包皮垢薰到當場來個滑稽的青蛙翻身──豐滿滴汗的大腿軟綿綿地彎曲著,黑森林秘毛間的濕黑肉蚌咕啾一聲敞開,滑落出一滴濃稠的淫汁;雙手半舉,五指微彎,打開一半的腋窩像加濕器般噴發出肉眼可見的酸黃汗沫;被汗水浸濕的光亮玉頸則是大大地仰起,嘟著肉感雙唇、迸出激昂淫吼聲。   包莖男見娘娘反應如此激烈,更好奇她在近距離聞到自己的屌臭味會做出怎樣的表情。於是他一把揪住那頭汗濕秀髮,把身形高大的娘娘往下扯。雙腿無力的娘娘在男人的粗暴扯髮與沉重無比的大垂奶壓迫下,不得不像條母狗趴到地上,一臉恍惚地任憑惡臭的包莖臭屌貼到鼻孔前,然後深深一吸──   「……努齁!臭、臭、臭死本尊啦啊啊啊啊──!」   乒!乒!   王母娘娘趴在地上正面吸聞堆滿包皮垢的濕熱包莖口,大到垂地的奶子登時傳出臭出極限、反常地使奶頭強烈勃起的乒乒聲。因為實在太臭了,大腦反而缺乏真實感,唯一被正確捕捉並認知到的,乃是隱藏在垢臭下的雄性費洛蒙。   正如同王母娘娘的體臭讓大叔們從退避三舍到主動靠近,這根萬年沒洗的臭屌也使娘娘從臭到青蛙翻身變得漸漸受其吸引。就算嘴上喊著好臭好臭、不停齁齁叫著,在鼻孔和包皮口親密相連的臭味衝擊下,一臉失神的娘娘嘴角慢慢上揚,齁聲不止的肉唇亦開始伸出舌頭、嘶嚕嚕地空舔。   「不、不行……!不可以對這玩意有反應……齁、齁嚕嚕噗!齁嚕……不行啊!不……齁……齁、齁嚕!嘶嚕齁嚕嚕嚕!」   王母娘娘性感油亮的帶痣厚唇情不自禁地張開一個小洞,裹滿唾液的舌頭伸向充滿包皮垢臭氣的半空中,蛇舌似地高速舔弄。動作快到出現殘影的舌尖不時觸及黏熱發臭的莖身,包莖男故意握緊肉棒往上提,把娘娘嘶嘶吸嗅的鼻孔推成母豬鼻之餘,令那條興奮伸長的舌頭在臭氣中動得更加勤奮。   「不、不要誘惑本尊……哦嚕!齁!齁嚕嚕嚕!齁嚕嚕……不要啊啊啊嘿噗嚕嚕嚕嚕嚕──!」   噗嘶!噗嘶!   王母娘娘鼻孔陷入既黑又濕的酸臭包皮內,零距離深吸厚厚一層包皮垢,腦子頓時給強而有力的激臭灌成一片白茫。她試著改用嘴巴呼吸,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噘起濕亮的厚唇、伸出舌頭瘋狂空舔。最後還是只能聞著侵入鼻孔的包皮垢、挺著用力勃起的大砲奶頭,從拼命地左搖右晃的汗光巨臀噴出黃臭屁息。   眼見體態豐滿的娘娘趴在地上吸聞臭屌、搖著屁股猛放屁,圍觀的男人們按捺不住,上前抓住她的大屁股一陣猛打!   「妳這老太婆就已經夠臭了,居然還他媽放臭屁!」   啪滋!啪滋!   結繭深厚的粗糙大手使勁掌向王母娘娘的巨臀,一掌拍下去,肥大臀肉上的汗水噴濺開來,留下紅熱發燙的掌印。屁股挨打的娘娘顫了下,內凹的眉毛彎得更深了,舔著空氣的舌頭一時停頓,乘著臀肉之痛而起的淫吼盛大迸放。   「妳這老太婆、老太婆、大屁股老太婆!」   啪滋!啪滋!啪、啪、啪倘!   「咕……咕齁哦哦哦哦──!」   噗嘶!噗!噗滋哩哩!   此起彼落的巴掌打得兩片巨臀啪啪作響,脂肪厚實的臀肉震動不休,長了圈稀疏肛毛的屁眼逐漸亮相。為了看清楚不斷噴出臭氣的源頭,男人們用力扳開肥滿的紅臀,終於看見皺褶幾乎有拳頭那麼大的咖啡色屁眼。王母娘娘的肛門在眾目睽睽下猶如火山口般隆起,接著便從鬆開一枚臭洞的屁眼噴出濃黃臭氣。   「嗚嘩!好臭啊!這老太婆從頭到尾都是臭的啊!」   「肥屁股都被扳開了還敢放屁!這下不好好教訓可不行啊!」   「大家繼續打!老女人要打才會乖!」   王母娘娘的大屁股給兩人維持扳開姿勢,眾人對著熱燙發麻的巨臀又是一頓招呼。一旦娘娘肛門再次隆起、準備放屁,馬上就給大力襲來的巴掌拍個平扁。   「禁止放屁!」   咻──啪滋哩哩!噗!   「……嗚齁!」   腸內臭氣已注入咖啡色屁眼中,本來只需等個一秒鐘就能舒服地排放出去。可是裝滿臭屁而膨脹的屁眼卻被男人手掌甩個正著,連同沾染糞沫的肛毛與皺褶一起在粗暴掌擊下扁掉,原地噴散的臭氣亦從扁掉的肛門洩出。   原以為掌臀教訓能起到立竿見影的功效,沒想到這對大屁股死性不改,依然故我地噴出臭屁,把眾人捲入經久不散的污黃臭氣。非得把它打到瀕臨脫皮、整個巨臀紅中帶紫,再往不停隆起的咖啡色屁眼賞幾發千年殺,王母娘娘這才停止搖晃屁股──但其實並不是打屁股奏效,純粹是被垢臭肉棒薰到雙眼完全翻白、五官猙獰地昏厥過去。   「啊……嘎……」   噗呼──   以母狗趴姿被臭到昏死的王母娘娘,腋臭與陰戶臭仍然持續噴發中,敞開的剛毛黑鮑流下了好幾道腥黏的淫水。她的嘴巴明明沒放入東西,卻因為長時間噘唇舔舌,整張臉雙頰內凹、人中拉長,宛如馬臉。舔到無力的舌頭垂在厚唇外滴落口水,塗滿包皮垢的鼻孔也流出黃濁色的垢汁鼻涕。   王母娘娘昏過去不到半分鐘,就有一隻抓過雞巴、充斥肉棒臭味的髒手伸到她滴著淫水的黑鮑前,大夥一同喊道「三!二!一!」這位大叔立刻用他的雞巴味掌心連續拍打娘娘的濕臭黑鮑,把她打到雙眼回神,馬上就皺眉嘟唇、從還沒恢復原狀的馬臉厚唇迸出淫吼。   「噗齁……!別打……別打了……!噫噫……!噫齁!噫齁!噫齁哦哦哦──!」   啪滋!啪滋!啪滋咕──淅瀝瀝瀝!   剛毛黑鮑慘遭連環巴掌的王母娘娘先是求饒,接著喊出幾聲驢子叫,然而拍打肉穴的那隻手並未停下,還得寸進尺用整個掌心貼到濕淋淋的屄肉上咕滋、咕滋地揉弄。不堪刺激的娘娘雙腿一軟,給男人手掌高速磨蹭的黑鮑灑出了金黃色熱尿。   「本尊的玉壺……!玉壺啊啊啊啊……!」   金黃色澤的尿水大肆噴出,來回磨擦黑鮑的鹹豬手被熱尿浸濕大半,射出後迅速從芳香劣化為酸臭的臭尿啾滋啾滋地往整塊黑鮑抹開,讓王母娘娘的玉壺升級成刺激嗆鼻的臭壺。大叔們聽見她的呻吟聲,忍不住哈哈大笑。   「什麼玉壺啊?妳這黑鮑魚拿來做尿壺還差不多!」   「又黑又鬆還那麼臭,這種中古貨根本沒行情啦!」   「好!為了讓妳明白妳那坨烏漆抹黑的玩意該怎麼使用,老子捨命陪臭鮑!」   圓頂禿的中年男子威風八面地挺著肥短肉棒走出來,負責撸鮑的大叔甩了下滿手腥汁,退到旁邊。王母娘娘還以為備受刺激的肉穴總算能好好放鬆,不料那根帶有濃濃尿騷味、龜頭還有一片薄黃尿垢的雞巴直接插進她的黑鮑中。毫無預警、亦無需事先磨合,濕滑透頂的腥臭黑鮑一下子就把尿騷味肉棒吸入肉壁肥厚的陰道內,咕啾咕啾地吸吮起來。   「喔喔!剛插進去就開始吸了!超饑渴的啊這黑鮑老太婆!」   「齁哦……!齁哦……!怎麼會、齁!會是、齁哦!陽具啊啊啊……!」   禿頭男根本不必動腰,肉棒就像插進多功能電動飛機杯,給層次分明、多汁滑溜的肉壁吸吮舔弄樣樣來。王母娘娘的呻吟聽似驚訝,陶醉的表情卻出賣了她,更何況她的濃毛黑鮑正愉快地咀嚼著中年陽具呢!   遍佈龜頭的尿垢全被磨來擦去的淫濕肉壁吮得乾乾淨淨,中年男子的酸臭尿騷味一次又一次地黏向王母娘娘的陰道,把含住臭屌的部位全部染上濃濃的騷味。但是娘娘的黑鮑汁分泌得太多了,不一會兒便稀釋掉盤踞陰道前半段的尿味,並透過兩人親密結合處噴出陣陣腥氣。   「喔,不行不行,再給妳吸下去就要射了……喂老太婆!老子的大水砲要發射啦!」   「噫噫噫……!玉壺要被授孕了……!授孕……!授孕……!授孕噫嘻噫噫噫……!」   意識到授孕狀況的豐滿肉體興奮不已地顫抖,濕淋淋的肉穴咕啾啾地收縮,子宮頸也三八地嘟起小嘴往下降。即使王母娘娘正給包莖臭屌拍打漲紅的臉蛋、用裝滿包皮垢的包莖口往臉上磨蹭,那副被臭到失神的表情仍在授孕狀況發生當下迅速回神,以雙眼上吊的醜態彎眉羞笑。   滿腦子「授孕!授孕!」的王母娘娘眼看就要嗨到最高點,雞巴插在她體內的禿頭男渾身一顫,溫熱臭尿咕嚕嚕地灌向抱錯期待懷錯盼的肉穴,把亢奮地嘟嘴降下的子宮頸泡入濃臭尿水中。下腹部一陣腫脹的王母娘娘終於如男人們所願認知到──   「……是尿壺啊啊啊!本尊的玉壺原來是給陽具撒尿的尿壺啊啊啊啊──!」   嗨到一半的情緒沒得宣洩,直接讓王母娘娘破碎的授孕心情化為高昂的悲鳴,高高吊起的眼睛再度給滿臉包皮垢薰到翻白。自以為神聖高貴的玉壺,在世間凡夫眼中卻是連射精都不想射、只有擔任便器資格的尿壺。這種屈辱理當要讓娘娘盛怒,然而她的怒氣在持續不斷的垢臭肉棒、大力掌臀和膣內放尿聯合攻勢下,迅速扭曲成快感的形狀。像條肥蟲般垂在地上的咖啡色奶頭乒乒顫挺,散發出尿騷味的肥大陰蒂亦大大鼓起,滴著垢汁鼻水的鼻孔噴出腥臭熱氣,遍及全身上下的汗臭越發濃密。   「噫嘻……!」   咕啾!   把王母娘娘的剛毛黑鮑當成小便斗的禿頭男尿完即拔出肉棒,馬上又有另一根氣味濃厚的雞巴上前,插入那塊不停流出尿水的鬆弛屄肉。饑渴的肉壺主動榨吸插入陰道內的肉棒,翻白眼的娘娘也重新伸長舌頭,嘶嚕嚕地舔舐嘴前的包莖臭屌。在娘娘一口接一口舔食著激臭包皮垢的時候,整根幹進黑鮑裡的肉棒開始放尿,又一波渾濁臭尿席捲頻繁收縮的陰道、沖刷著仍降在那兒期待著什麼的子宮頸。   「哦齁……!」   前一個男人灑滿頸口的尿水尚在發臭,又給下一個男人注入的臭尿薰到惡臭不止。眾人接二連三把肉棒塞進尿臭滿溢的濕熱黑鮑,讓充滿公廁氣味的屄肉滋滋吸吮幾下,隨後便排出整整一膀胱的熱尿。王母娘娘的子宮頸非但吃不到殷殷盼求的授孕精液,反而給不同男人的尿水反覆沖洗、浸泡著,頸口黏液逐漸被多不勝數的臭尿沖破,最後全部逆流灌進她的寶貝子宮。   「連本尊的子宮都變成尿壺啊啊啊……!」   當神聖的子宮也淪為尿壺、被男人射進體內的臭尿灌到膨脹起來,羞恥到極點的王母娘娘伴隨著哀鳴仰起脖子、張大嘴巴,沾滿包皮垢的長舌頭猶如失控般瘋狂空舔。   「嘶嚕嚕嚕嚕……!齁嚕、齁嚕、齁噗嚕嚕嚕嚕……!」   包莖男把兩眼翻白的王母娘娘臉稍微壓下來一點,再將包皮半退、露出半顆乳黃色臭垢龜頭的肉棒推過去。娘娘快速舔動的舌頭好像肉棒專用清洗機,靈活舔弄著積滿恥垢而觸感軟黏的龜頭。乳黃色垢汁沿著舌頭不斷流進嘴中,於舌根處積成一團濃稠如痰水的噁臭黃液,再被娘娘大口吞進肚子裡。   「噗嗝呃呃呃……!」   噗哩哩哩──!   王母娘娘一口氣把包莖男的龜頭清理得乾乾淨淨,滿是包皮垢臭味的嘴巴呼出一記腥臭飽嗝,看似被男人們馴服的紅燙大屁股跟著噴出濃臭水屁。現場幾乎所有人都往黑鮑放尿過,不間斷的臭尿攻勢把子宮越灌越大,娘娘的下腹部隨之隆起。   「呼……呼……!」   包莖男和一名同伴分別抓住王母娘娘的左右手,把渾身流滿酸臭熱汗、大口呼吐腥息的娘娘架起來。娘娘的汗光巨臀被眾人打出滿江紅,兩塊發麻臀肉以下皆盡脫力,肥滿滴汗的大腿肉更是不時打顫,沒有人攙扶立刻就會倒下去。   中年大叔之中,有個擔任工頭、肌肉格外強壯的大塊頭走上前,接手身材高大又豐滿的王母娘娘。他沒有掐住娘娘的黑毛腋窩,也沒有抱住娘娘的汗油腹肉,而是踩在工具箱上、用青筋隆起的黝黑粗臂勒住娘娘的汗脖,來個勁道十足的鎖喉。   「這……這是做什麼!放開本尊……嗚咕!咕……咕呃呃……!」   被人從身後貼緊汗光閃爍的油滑背肉、勒住脖子往上提的王母娘娘,很快就在眾人面前重現青蛙翻身的滑稽模樣。雖然她前面都像母狗般趴在地上挨打屁股,高達一點八米又飽滿的龐大肉體仍然很有震撼力,汗濕大垂奶上的深色大乳暈及強烈勃起的大砲奶頭宛如鋒利的兵器。不過這種熟成女體帶來的威嚇一下子就消失了。雙手半舉、五指微彎、大腿打開開的娘娘再次成為動作爆笑的母蛙,腦袋連同凝視地面的咖啡色大乳暈一併向上抬起,濃毛腋肉、剛毛黑鮑和兩團大乳暈同步噴出黃濁臭氣!   「嗚喔!連奶頭都會噴氣,這老太婆可真厲害啊!」   「汗腺很發達喔!哈哈哈!」   「──不過妳的汗臭味對我們已經沒效啦!看招!」   咻──砰!   正當王母娘娘苦於呼吸困難、不由自主地擺出母蛙姿勢並上演全身大噴氣時,未被高濃度汗臭擊倒的痴肥大叔大步一跨,當場往向上仰起的汗光肥肚揮出重拳!   「嗚噗……!」   乒──!   柔軟腹肉挨上一拳的王母娘娘反射性地大呼口氣,喉嚨卻被鎖得緊緊的,結果只有雙頰大大地鼓起。反倒是噴發出黃色汗沫的咖啡色大奶頭,在鐵拳揮下的那一瞬間乒乒脹挺、像一對砲管挺個剛直,從飽滿堅挺的大砲奶頭射出了加倍濃厚的臭氣。   「喂喂!你打錯地方啦!下面、下面!」   「抱歉抱歉,那團肥肉太欠打啦!喂老太婆,再來一拳喔!喝煞──!」   「等……」   咻──磅!   「……噗齁哦哦哦!」   噗磅!噗!噗滋哩哩──   痴肥大叔第二拳相準了王母娘娘下腹部的隆起點,也就是裝滿男人臭尿的肥大子宮。強烈衝勁穿透深深凹陷的腹肉、兇猛地灌進子宮,一拳就把鼓脹的子宮狠狠揍扁、打通尿騷味瀰漫的頸口,讓娘娘宛若生產般上演子宮大噴尿。皺褶深厚的咖啡色屁眼也用力往外推,翻出一部分腸肉,從鮮紅腸肉間噴出一條又粗又長的深褐色大便。被揍到噴尿脫糞的娘娘不由自主地掙扎著,雙手亂揮、雙腳胡亂踏地,卻無法從工頭強壯的臂膀中掙脫,反而讓正在雙穴大失禁的她看上去更加滑稽。   「汗臭老太婆跳舞囉!大家跟上節奏!預備備──上!」   啪滋!啪滋!   包莖男蹲在雙腳不斷踏地的王母娘娘身後,他剛才都在餵娘娘吃垢臭肉棒,現在總算有機會拍打這對又紅又燙的肥滿巨臀了。娘娘的大屁股已被男人們打到片片瘀青、痛痛麻麻的,包莖男這按節奏揮動的巴掌一打下去,登時激起苦悶的呻吟。才剛排出一條粗大糞便的脫肛屁眼,再次噗哩哩地拉出一條條濕潤軟便。   「好咧!這對噁心的大奶鼓交給我!嘿咻、嘿咻、來!」   啪!啪!啪滋!   禿頭男以雙掌掐緊王母娘娘肥大下垂的汗濕乳肉,掌心貼著乳房兩側來到透出光澤的超級大乳暈上,裹著沿途收集的汗液收束於兩粒昂首挺直的大砲奶頭,滋啾滋啾地把娘娘的咖啡色乳頭當成肉棒套弄好幾下。當娘娘從勒頸掌臀、子宮噴尿的苦悶中嚐到甜頭,帶痣嘴角不禁扭曲著上揚時,禿頭男斷然放開正要開始爽的大砲奶頭,雙掌分別瞄準奶頭外側那片帶有半邊乳暈的汗光乳肉,揮舞血管隆起的雙臂、把這對汗臭大垂奶打得瘋狂震動。劃破黃濁臭氣而至的兇狠巴掌迅速把娘娘的宏偉巨乳打上熱辣掌痕,給工頭勒到滿臉漲紅的娘娘再度迸出哀鳴。   「妳這鬆垮垮的臭黑鮑就這麼來吧!」   咕滋啾啾──滋噗!啾噗!   方才揮出兩記重拳、把王母娘娘打到大噴尿的痴肥大叔,這回直接用他的鐵拳塞進比公廁還臭的尿騷味黑鮑。儘管娘娘的陰道才剛被混濁臭尿沖刷過,遭到勒頸、掌臀又拍乳的身體卻情不自禁地發騷,大量分泌的愛液很快傳遍整個肉穴。與其說大叔把拳頭灌進娘娘體內,看起來更像是娘娘的黑鮑張開腥臭大口吃下中年男人的拳頭。為了給這個淫賤囂張又發臭的黑鮑魚一點教訓,大叔使出平時吃老婆奶的力氣,握緊拳頭連同整條前臂一起抽插娘娘的屄穴。紮實的拳交使娘娘既疼又爽地胡亂擺動著四肢,配合拳交快速拍打陰蒂的刺激更令她死命地抬高嗓子、放聲淫吼。   「嗚齁哦哦哦哦……!」   咕啾!滋啾!滋啾噗!   粗壯拳頭毫不留情地深搗王母娘娘的臭屄,拳尖逐漸挖向更深處,幾番抽插便觸及她那慘遭揍扁後降得更低的子宮。娘娘子宮內的臭尿幾乎排盡,膨脹一時的宮身扁了下來,彷彿一顆消氣的小皮球。痴肥大叔先以拳尖深壓子宮頸兩側,手臂在滋滋蠕動的陰道中調整角度,蹭得娘娘一陣酥麻。校正完畢的粗臂展開打樁式抽插,粗硬的拳頭也開始對娘娘的子宮打出拳拳到肉的痛擊,淫水驚惶地自含緊男人粗臂的穴口噴濺而出,整張臉紅燙冒煙的娘娘又一次失聲哀吼。   「嗚嘎……!啊……啊啊啊……!」   負責鎖喉的工頭一會兒放鬆,一會兒提緊,讓王母娘娘的呻吟斷斷續續,還有餘力空出一隻手來用力打響她的肥大乳肉。如果娘娘掙扎得太厲害,他就兩手併用鎖緊娘娘的汗脖,直到娘娘血絲滿佈的白眼猛然睜大、手腳顫抖著安分下來為止。   「齁……!齁……!哦、哦齁……!」   紅燙巨臀與發紅大垂奶響起的拍打聲仍然持續中,黑鮑拳交和陰蒂直擊的雙重攻勢也還在進行,翻得比稍早還徹底、幾乎完全脫肛的鮮紅腸花亦伴隨臭屁聲拉出糞水。王母娘娘的汗臭身體像台蒸氣火車,在男人們的操作下哦齁哦齁地鳴笛,每隔一小段時間便從雙腋、大乳暈、強烈擴張的黑鮑及脫肛屁眼噴出濃黃臭氣。   「哦齁……!哦齁哦哦哦……!最爽的……最爽的高潮來啦啊啊啊啊──!(勒頸♥)嘎咯……嗚……咯……(鬆開♥)努齁哦哦哦哦──!爽死本尊啦啊啊啊啊──!」   噗嘶──!噗嘶──!   當這台臭味驚人的熟女列車沿著痛悅打造的高潮線一路衝向終點站、噴出至高愉悅的臭氣,鼓脹硬挺的中年陽具紛紛嗨到最高點。在絞首狀態下體驗到連綿高潮的王母娘娘簡直爽爆了,汗如雨下的豐滿肉體噴發最盛大的一波酸臭黃沫,隨後就翻著血絲白眼、頂著一張嘶吼到定形成下流章魚嘴的口交臉,轟隆隆地傾倒在地,呈現豪爽的大字形躺姿。大叔們按自己喜好把肉棒塞進她的嘴巴、腋窩與黑鮑,或者拿她的咖啡色大乳暈和脫肛屁眼來蹭弄老二,邊聞著高濃度的熟女汗臭味,邊往娘娘身上噴出濃熱腥臭的精液。   耗盡全身力氣癱軟在地的王母娘娘,渾身熱汗結合中年精液後飄出極致濃厚的酸腥味,臭到這些剛爽完一發的男人都皺著眉頭、抬高髒臭的腳掌,用力往娘娘的汗濕肉體踩下去。娘娘嘟起的肉唇被工頭踩緊緊的,反射性扭動的舌頭滋滋地舔弄掌心,似是取悅著這個剛射完精又勃起的精壯男子。但是其他人就沒那麼好說話了。被酸腥味薰到完全酒醒的眾人你一腳我一腳,把娘娘的肥滿大垂奶踩到深深凹陷下去,油膩鼓起的瘀青腹肉也被踩踏好幾下,淫水流滿地的剛毛黑鮑當然也給踏出幾波小高潮。   「齁嚕嚕……嘶嚕嚕嚕……」   直到所有人都用各自的臭腳好好地出了口氣,身體蓋滿髒腳印的王母娘娘仍然意猶未盡,在工頭移開臭腳後繼續一臉恍惚地伸舌空舔。大夥笑著往她嘴裡吐痰吐口水,娘娘也極其美味地吃光光,最後迸出一記又臭又長的大飽嗝。   「噗呼……嗝呃呃呃呃──!」   迎向男人們的嘲笑聲、呼出痰汁飽嗝的王母娘娘,在這一瞬間終於認知到自己下凡的意義何在──不是為了宣達或預示,而是要讓這些膽敢褻瀆神明的現代男性心生悔悟、進而步入正道。   為了達成這個神聖的使命,她必須待在迷途者們的身邊。   自從王母娘娘降臨後,以工頭為首的大叔們就著手重建這座人去樓空、淪為老男人們喝酒聚賭用的破廟。當然沒辦法像各地大廟那樣華麗尊貴,至少打掃得乾乾淨淨,門面也簡單裝潢過,還提供香客房給信徒使用。   本來只會在這賭博的老男人們,也像是受到王母娘娘感化般,都跟著大叔們一起成為信徒了。多達三十人的信徒全員皆為四十歲以上的男性,每天都有十幾人造訪廟裡,週末更是全員齊聚於正殿。   至於擁有三十信徒的王母娘娘,則是裸體躺在正殿中央放置的雙人床墊上,雙手抱住膝蓋內側、把整個肉感巨臀向上翻起,脂肪充沛的屁股肉上分別寫有「王」、「母」的紅色帶圈大字;陰唇鬆弛開來的剛毛黑鮑意氣風發地正面向上,準備好迎接信徒們的香火。床墊兩側的柱子高掛紅色長布,上頭分別用金色毛筆字寫著「瑤池天尊西王母」、「王母黑鮑抽香菸」──神聖莊嚴與低俗趣味的兩排大字,完全說明了娘娘翹高肥臀、對信徒們展現腥臭黑鮑的畫面有多麼可笑。   痴肥大叔挺著今天味道也很濃郁的雞巴來到王母娘娘身後,兩腿開開地讓娘娘枕在他的胯下,小便後未曾清洗的騷臭肉棒一顫一顫地蹭著娘娘的紅臉蛋。他把點燃的香菸插進娘娘鼻孔中,讓雙眼輕吊、一臉羞笑的娘娘用鼻孔吸菸後再朝空中吐出白煙,以此宣告今晚的演出正式開始。   「王母娘娘在上,弟子為娘娘進獻一包香菸,懇請娘娘保佑弟子今晚能射三次精!」   信徒們帶著各自抽慣的香菸上前,語畢就取出菸盒裡的所有香菸,十五支、二十支的全部一起插進流淌淫水的黑鮑內,讓濾嘴完全沒入桃紅色肉壺,然後點燃所有菸支。痴肥大叔確認所有香菸都燃起火光,就啪地一聲打響王母娘娘的汗臭大垂奶。   「哦齁……!」   咕滋!啾滋!啾嚕!滋嚕!   王母娘娘的剛毛黑鮑好像真的在抽菸似的,發出美味的收縮聲並將所有香菸吸得星火群起、嘶嘶燃燒,只見煙灰一次燃燒一大截,約莫二十秒就抽到底了。硬著雞巴的信徒趕緊把煙灰冗長的香菸全部取下,飄出白煙的淫肉大肆收縮,緊接著,從黑鮑進化成香菸臭鮑的乾臭肉穴噴出一陣持續十秒以上、臭氣衝天的濃白煙霧。   「嗯齁哦哦哦哦──!本尊的香菸臭鮑大噴氣哦哦哦哦──!」   噗嘶嘶嘶嘶──!   尋常女性五十坐地能吸土,王母娘娘五十能吸整包菸,甚至連全身噴發出來的汗味都參雜了菸臭味。臭鮑噴氣帶來的絕妙羞恥感讓娘娘亢奮到大砲奶頭乒乒挺立、陰蒂也乒地一聲脹大,插進鼻孔的香菸更是有如射精般「噗咻!」地噴射出去。痴肥大叔見狀,馬上又把新點燃的香菸插進她的鼻孔,讓她保持在鼻孔抽菸的滑稽模樣。   三十信徒輪流上前,每人都進獻至少一包香菸、許下各自的祈願,隨後就近欣賞王母娘娘呈現的噴菸秀。娘娘的黑鮑比所有老菸槍還猛,三十人就是三十包香菸起跳,光是從乾臭作嘔的香菸臭鮑噴出煙霧就要至少五分鐘。適逢信徒發薪日或彩券中獎,還會看見有人抱著整條菸來給她抽到爽。   「努齁──!努齁哦哦哦──!香菸噴氣停不下來啊啊啊嘿欸欸欸──!」   畢竟是鬆垮垮的熟齡大黑鮑,就算插五、六十根菸也沒問題,極限一點還能上看八十到一百根。從冒煙黑鮑噴出的煙霧甚至可以長達半分鐘至一分鐘之譜。這種比一包菸還要長的噴氣時間,陰道收縮也會又強又久,往往是娘娘爽到高潮的最好時機。   結果光是表演「王母黑鮑抽香菸」就讓鼻孔和肉穴不斷抽菸、噴煙的王母娘娘高潮好幾遍,最後全身灑滿數百根澆熄後的菸蒂,以兩眼翻白、痙攣不止的狼狽模樣做為信徒專用的菸灰缸。她的下垂大奶和豐腴大腿肉皆一邊畫上大大的吸菸區標誌,另一邊寫上「吸菸區」三個大字。圍在娘娘身邊抽菸放鬆的大夥,用娘娘的口水、汗液或愛液弄熄菸頭後,就把菸蒂扔進她的嘴巴和黑鮑內。隨著菸蒂越塞越多,口裡積了一大團黑濁煙灰水的娘娘會自動嘔吐出來,菸臭味黑鮑裡的菸蒂也會混在黑水中流出。   進香階段結束後,兩側柱子掛著的紅布條配合主題換新,分別改掛「西池極樂金慈聖母」、「信徒專用幹砲戰車」──身材高大又豐滿的王母娘娘一甩低賤醜陋的菸灰缸形象,以不斷分泌的黏熱汗液驅趕全身菸臭味,重新噴發出又酸又黃的熟女汗臭味;並以雙手揚腋抱頭、上半身向前傾斜的姿勢再度登場。現場響起充滿中年台客味的搖頭電音,娘娘就在濕淋淋的床墊上甩動她的下垂大奶,身體各處配合著現場氛圍噴氣,情緒高昂地大喊:   「YES!幹砲戰車!(噗嘶♥)YES!幹砲戰車!(噗嘶♥)本尊就是信徒專用幹砲戰車!準備帶領大家的陽具前往極樂世界哦!(噗嘶♥噗嘶♥)立正、敬禮!幹砲戰車向您報到!王母娘娘號!最‧臭‧登‧場!(噗嘶♥噗嘶♥)噗轟轟轟──!(噗嘶♥噗嘶♥)」   王母娘娘頭戴寫有黃色帶圈「臭」字的酒紅色圓形立牌,身上的吸菸區標誌及大字都去掉了,兩條大垂奶像紅泥蓋章般寫上紅色的帶框大字,左邊是「幹砲專用大戰車」,右邊是「西王母號」,雄糾糾地勃起的咖啡色大砲奶頭穿上金色大乳環,圓形乳環內分別刻有「戰」、「車」大字。   沒有一根雞巴不受到這個變態老太婆的挑釁,所有肉棒都青筋曝露地挺直,其中有不少還從積垢的龜頭飄出腥氣。痴肥大叔代表眾人率先出擊,他來到王母娘娘身後,用力賞了那對淫賤地搖來搖去的巨臀兩巴掌,娘娘旋即像匹亢奮的母馬仰首嘶叫,接著主動把上半身傾得更低。   「噗轟──!噗轟──!」   王母娘娘雙手抱頭、面朝信徒們羞笑喊出她這台女體戰車的啟動聲。痴肥大叔將她的烏黑秀髮紮成兩條大馬尾,隨後肉棒對準黑鮑一插、右手扯住娘娘的馬尾,再用粗大的左掌狠狠甩向垂直晃動的大垂奶。啪滋!   「噫嘻……!」   豐滿大垂乳濺起一陣酸黃汗沫,王母娘娘皺緊眉尖、兩眼一翻、帶痣嘴角揚起,就在大叔掐揉她的汗臭乳肉之際擺出敬禮手勢,以失神之姿羞恥大喊:   「幹砲戰車啟動!幹砲戰車啟動!王母娘娘號出發前進!噗轟、噗轟、噗轟嗡嗡嗡嗡──!」   掐緊汗乳的手掌揉了揉瞪向床墊的咖啡色大乳暈後,抬上去抓住王母娘娘的另一條馬尾,把她當成母馬般掐著充做韁繩的雙馬尾、技術熟練地騎了起來。肥壯有力的大腿啪啪地撞響娘娘的巨臀,臉蛋紅燙的娘娘維持左手抱頭、右手敬禮的前傾姿勢,邊給肉棒幹到兩坨大奶啪答啪答地前後甩動,邊彎著眉毛、恥力滿點地跟著搖頭歌大喊:   「YES!幹砲戰車!YES!幹砲戰車!YES!幹砲戰車向您報到哦哦哦哦──!」   噗嘶!噗嘶!   身為一台高大肉厚的女體戰車,王母娘娘絲毫沒有違背眾人齊盼,每喊一句「YES!」就從濃毛腋窩向左右噴出污黃臭氣,拉長尾音時則是腋肉、黑鮑、大乳暈五砲齊開,噗嘶噗嘶地全面大噴氣。這股熟女汗臭味不像菸味散得快,而是執拗地依附在正殿的每磚每瓦上,噴個幾回就把信徒們薰得捏鼻揮手,老二卻硬得直挺。   「噗轟──!噗轟嗡嗡嗡──!噗齁哦哦哦哦……!」   噗嘶!噗嘶!噗哩哩哩!   熱情激昂的引擎發動聲喊到一半,王母娘娘就因為被痴肥大叔當眾幹到高潮而無縫接軌喊出響亮淫吼聲。汗光巨臀間的咖啡色肛門用力隆起、外翻,脫出一大團盛放的腸花,在黑鮑激情纏絞肉棒的同時噴出了黑褐色臭糞。   「齁哦哦……!齁哦哦哦……!」   給雞巴操到高潮脫糞的王母娘娘力氣一失,前傾的身體沉重地倒向滿是汗漬的床舖。痴肥大叔用力拉扯她的雙馬尾,頭頂一疼的娘娘馬上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重新挺起上半身,眉頭深鎖、嘟起厚唇,配合高潮律動不斷擺出敬禮姿勢,翻著淚水閃閃的白眼欣喜喊道:   「YES!幹砲戰車!YES!幹砲戰車!YES!幹砲戰車王母娘娘號!向您敬禮、敬禮、大敬禮哦哦哦哦──!最臭最爽的敬禮高潮來啦啊啊啊啊啊──!」   噗嘶!噗嘶!噗嘶嗚嗚嗚──!   被男人扯著頭髮猛幹黑鮑、做足羞恥演出的王母娘娘,在黑鮑絕頂後又更上一層樓,整個身體沐浴在羞恥幹砲的桃色光輝下不可自拔。置身這場令她黑鮑大噴水的強烈高潮中,任何一個動作都能帶來無與倫比的酥麻感。幹砲也爽,敬禮也爽,喊著「YES!YES!」也爽到全身汗臭噴不停;向信徒們報上自己那低俗沒品的名號、大喊「幹砲戰車王母娘娘號!」的時候,更是爽到脫肛脫個徹底、從外翻脫垂的圓柱形腸肉拉出又粗又硬的激臭糞便。   等到痴肥大叔好不容易用鬆垮垮的肉穴射精、並以濃黃臭尿滿足降到都快脫垂的子宮時,王母娘娘早就因為高潮連連而累倒,像台敗北的戰車,四肢大開、癱趴在床,濃毛黑鮑不斷流出男人注入的帶精黃尿,全身上下噗嘶、噗嘶地噴出黃濁臭氣。   僅僅一個男人就把王母娘娘搞到死去活來,這還只是為接下來的大輪姦揭開序幕。沒空休息的娘娘很快又得挺起她的汗臭大垂奶,晃著兩條和熟女臉蛋十分衝突的黑色大馬尾,賣笑逗弄肉棒硬挺的信徒們,再翹高屁股給下一個男人幹得哎哎叫。   「嗯咕!啾噗、啾咕!啾嚕、嘶嚕、嗯嚕、嗯噗咕……!」   有時進度拖太長,等不及的信徒直接就把雞巴塞進王母娘娘的嘴裡,把黑鮑或屁眼正被幹得啪啪響的娘娘當成口交飛機杯使用。   「嗯呼……!呼……!噗呼……!」   有時信徒會拿出多的香菸,不是要看黑鮑大噴煙,而是把王母娘娘的肉感厚唇塞個飽滿。娘娘被幹到嗨起來後就沒什麼判斷力,她會很直覺地認為這是要她表演五官噴煙,因而大口大口地吸著滿嘴香菸。然而這些香菸並未點燃,即使娘娘拼命吸到雙頰內凹、人中拉長、變形成醜陋章魚嘴,進入喉嚨的只有菸草味而沒有任何一點白煙。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娘娘的臉定形在章魚嘴狀態,得過好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原狀。   「齁……齁……!」   血絲白眼滴著歡愉的淚水、鼻孔插著不停更換的香菸、嘴巴又垂軟成一張喇叭嘴的王母娘娘,進入後半場的馬拉松幹砲時已經無力喊叫了。信徒們為了尋求更多刺激,紛紛打起她的沾屎巨臀和汗臭大垂奶,再用反覆絞首、餵黑鮑抽香菸來刺激她的生理反應,讓鬆垮無力的陰道重現短短幾秒的激昂。   「哦齁……!」   一夜高潮上百遍、持續爽到深夜的王母娘娘,最後總算是在精力旺盛的工頭勒緊脖子猛幹屁眼下,以虛弱的淫吼為今晚的輪姦活動劃下句點。   在這之後,每幾天就有新的信徒上門,來者全部是中年大叔跟色老頭。王母娘娘每天都要親自應付十幾名信徒,週末更是一次面對總動員的大叔老頭們。漸漸的,一夜輪姦變成全天輪姦,再進一步升級成六日兩天的大輪姦活動。   由於「黑鮑抽香菸」這項僅此一家的名堂,有心的信徒們還為娘娘獻上「香菸天尊西王母」、「西池極樂香菸聖母」兩種匾額。甚至還有依自己進獻的菸牌題上「黃長壽香菸娘娘」之類的品牌匾額。此外,「幹砲戰車西王母」、「王母娘娘最臭戰車」這類的戰車匾額也不在少數。這些精品會按照當天的行程擺放在舞台上方或兩側,由娘娘本尊親自給予贈送者特別服務。   曾經以為自己的使命是感化眾人的王母娘娘,如今每天都待在她的「極樂地獄宮」,坐擁三千名色鬼信徒,日夜投入不間斷的大輪姦活動、用她的豐滿女體為眾生肉棒帶來幸福。   戴起醒目的臭字招牌,穿上防止脫肛用的黑桃型巨大肛塞,尚未開幹就興奮到汗臭瀰漫的王母娘娘儀態優雅地降臨於信徒雲集的正殿,然後彎開大腿,拿起改造打火機點燃插滿胯下臭鮑的香菸──   「最臭戰車王母娘娘號、向大家的肉棒敬禮!香菸臭鮑點火前進!噗轟──!噗轟──!噗轟嗡嗡嗡嗡──!」   塞滿鬆弛黑鮑的六十根香菸伴隨「噗轟!噗轟!」的引擎聲一口氣抽到底,隨後被漏出煙霧的黑鮑呸到地上,乾熱發燙的濃毛臭鮑猶如火箭升空般傾瀉出大量白煙。肉穴噴煙的王母娘娘便以揚腋抱頭、雙腿彎開的低俗姿勢步入正殿,晃著她的汗臭大垂奶與兩條便於給男人操控的大馬尾,羞笑大喊「噗轟嗡嗡嗡嗡──!」駛向肅然起敬的肉棒之海。   「YES!幹砲戰車向您報到!」   長達半分鐘的黑鮑噴煙秀結束,今晚的極樂地獄就在滿室腥臭中展開了。   ---   粉紅乳首差分(MEGA):https://reurl.cc/7rNXeD   第一彈   還有一篇稍微有點鄉土味的文可能要一週後才能放出   我要來寫扶他雞雞惹!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41.240.4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AC_In/M.1627107518.A.223.html

07/24 14:40, 2月前 , 1F
瑤池金母王母娘娘其實是
07/24 14:40, 1F

07/24 14:40, 2月前 , 2F
雙馬尾黑鮑戰車會放臭屁 子宮尿壺香菸噴射火箭秀的臭
07/24 14:40, 2F

07/24 14:40, 2月前 , 3F
老太婆 咿!!!我射了
07/24 14:40, 3F
雙馬尾太重要了!兼具功能性與羞恥性!

07/24 14:47, 2月前 , 4F
不用差分 臭黑鮑垂奶老太婆就是要黑乳首:))
07/24 14:47, 4F
同志啊!

07/24 14:47, 2月前 , 5F
王母娘娘託夢跟我說
07/24 14:47, 5F
我前幾天才重溫QQ

07/24 14:54, 2月前 , 6F
天譴軍團正看著你
07/24 14:54, 6F
ㄐㄐ要被天譴惹...!

07/24 16:03, 2月前 , 7F
想結婚也不要這樣
07/24 16:03, 7F
請給我40以上的完熟BBA

07/24 16:19, 2月前 , 8F
還要連罵三次
07/24 16:19, 8F
大種嗚嗚嗚

07/24 17:29, 2月前 , 9F
原PO很敢不怕天譴XD
07/24 17:29, 9F
如果有人尻完能萌生信仰不是很棒嗎?

07/24 17:55, 2月前 , 10F
推推 好看
07/24 17:55, 10F
謝謝

07/24 19:00, 2月前 , 11F
笑了
07/24 19:00, 11F
w

07/24 19:55, 2月前 , 12F
XDD
07/24 19:55, 12F
ww

07/24 20:20, 2月前 , 13F
王母娘娘替換成聖母瑪麗亞也可以正常閱讀的感覺 超臭
07/24 20:20, 13F
畢竟開頭全裸接痴女化,不用寫服飾短劇直接辦事潮爽德

07/25 18:35, 2月前 , 14F
原po你…
07/25 18:35, 14F
痾... ※ 編輯: sayuri4ever (220.141.183.180 臺灣), 07/25/2021 23:44:53
文章代碼(AID): #1W-x2-8Z (AC_In)
文章代碼(AID): #1W-x2-8Z (AC_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