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豬的我,突破只能靠雙修─十六章

看板AC_In (裏洽 18+動漫)作者 (愛鯊客)時間1月前 (2024/04/19 00:49), 編輯推噓1(100)
留言1則, 1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十六、得意忘形   走進錢爺所在的樓館,我很輕易地就進到了錢爺的書齋,市集打烊後,他都會坐在這 邊結算當日總帳,之所以能輕易進來,主要還是因為他願意見我,這次我不再用女人身, 而是變回跟前世相似的男人面龐。   「怎麼啦?該不會是生意不好,想毀約了吧?」錢爺戴著一副眼鏡,雙眼直盯帳本, 右手在算盤上敲敲打打,震雷上人則靜坐在書房角落的蒲團上不發一語。   我微笑著從儲物袋內拿出兩杯竹筒奶茶放到桌上:「錢爺說笑了,生意好得不得了呢 !忙到打烊才好不容易有空,拿茶來請兩位前輩品嘗看看。」   「拿走吧,誰知道你會不會在裡面做什麼手腳。」錢爺沒好氣的說道。   「錢爺言重了,有震雷上人在此坐陣,我一個煉氣小妖怎敢放肆。」   錢爺見震雷上人沒有示警,便謹慎的闔上帳本,摘下眼鏡盯著我道:「這種花裡胡哨 的玩意兒,一天竟能賣到三千靈石?真是好樣的。」   我心裡自然知道他早已掌握我的營業額,他在市集裡的眼線多得去了,誰沒交稅、交 多少稅,這個狡詐的胖子都一清二楚。   「錢爺謬讚了,這是我師父閒來無事研發出的玩意兒,沒想到能賣得這麼好……」我 嚥了嚥口水,順勢說出一句足以改變我命運的話語:「不知道錢爺對這項商品是否感興趣 ?」   「哦?」錢爺雙眼銳利如鷹緊盯著我的雙眼,而我也不遑多讓,雖然低頭表示敬意, 眼裡卻沒有絲毫畏懼,錢爺伸手接過其中一杯竹筒,用吸管攪了攪裡面的奶茶:「你想跟 我談生意?」   坐在旁邊蒲團的震雷上人在我們互相對峙時,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右手食指 輕搖,將另一杯竹筒奶茶招到手中開始研究。   「是,小輩一屆散修,沒什麼雄心壯志、也不想與人爭權奪利,心中嚮往的唯有仙途 ,賺取靈石也只是想得到更多修煉資源,況且,我一旦出了震雷上人的禁制,去其他地方 恐怕很難用這麼招搖的手段掙錢,因此,才想將此商品轉交給錢爺,由您的團隊親自操刀 販售。」   錢爺點了點頭微笑道:「確實有意思,不過你這樣擅自販賣師父的祕方,不怕他老人 家找你算帳?」   「說來遺憾,師父……已經殞落了,他老人家說過,剩下的東西任由我處置,為幫他 老人家完成一樁遺願還需要點靈石,故才出此下策。」   「好甜!」震雷上人吐了吐舌頭,已經自顧自地開始品嘗奶茶了,完全不想插手我們 的談話內容。   「請再喝小口一點,如同喝熱茶般小啜入口。」   見震雷上人喝得不亦樂乎,錢爺也跟著含住吸管喝了一口,他的雙眼隨即瞪得如牛眼 一般大,嘴裡驚呼道:「這東西……太厲害了!」   「明明是茶,喝起來卻相當順口,絲滑的牛奶香氣掩蓋了茶的苦澀,除此之外還有淡 淡的蜂蜜甜香,裡面的配料更是一絕,軟軟糯糯的湯圓一咬開,茶水滲入其中,原本味道 清淡的糯米又增添幾分甜膩……且不說這令人驚豔的味覺搭配,光是能想到用竹筒來當容 器,營造出街上人手一杯的場景,就能達到很好的宣傳效果;用大小適中的竹管來吸取底 下的配料更是一種巧思,看得出店主在這些細節上的用心。」   吃遍山珍海味的錢爺,自然能理解這杯奶茶中深涵的韻味,這可是將諸多專利結合在 一起的絕妙成品,光憑我一個人絕對無法在這時代發明出這種產品,不得不承認,從現代 穿越到異世界後所掌握的資訊差,就是我最強而有力的外掛了!   錢爺又喝了兩口後,轉向震雷上人問道:「上人有什麼看法?」   「好喝。」震雷上人悠悠地吐出兩字,見錢爺面露鄙夷,神情有些不悅的樣子,才補 充道:「就跟這隻小豬講的一樣,多數修士腦子想的只有仙途大道,真要談什麼商業買賣 ,你才是行家。」   「那麼,在用料部分有問題嗎?」   「哼嗯……我是喝不出有那麼多種靈草,蜂蜜的甜味已經蓋過草藥味,但看這茶中散 發出的靈氣遠不如修士常喝的靈草茶,估計只是個噱頭吧?」震雷上人瞥了我一眼道。   我連忙拱手表示敬畏:「前輩法眼如炬,不敢隱瞞,加靈草確實是為了吸引修士購買 ,若我只用凡人的材料來調配,修士們怕是連正眼都不屑看了。」   錢爺自然知道我說的是屁話,說難聽點,不就是為了哄抬價格?便伸出食指朝我指指 點點:「呵呵,你這傢伙好意思說自己只想修仙,這不是挺有商業頭腦的嗎?」   錢爺清了清嗓子後道:「那麼,來談正經的,你想怎麼賣?」   「我將配方交與錢爺,請錢爺每月按營業額……」   我話還未說完,錢爺便伸出手指搖了搖道:「你還太嫩了,我只會買斷的。」   我心神一驚,口腔變得乾燥不已,喉嚨也生澀起來,這傢伙,擺明是想光明正大的坑 我一把:「錢爺說笑了,買、買斷的話……小輩還真不如自己去擺攤了……」   那死胖子下巴微抬,半瞇著的雙眼居高臨下盯著我,此時的他看起來是那麼龐大,明 明是個凡人,卻幾乎要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小豬仔,整座東大陸的大市集都歸我們錢 家管,你覺得你還能去哪擺攤?」   事情已經往我心中篇壞的方向發展了,想不到這錢家真有本事掌握整個東大陸的金流 ,這也是我趁早來找錢爺談判的原因,要是我再沒點自知之明,說不定還活不過今晚。他 只消隨便找個金丹期刺客拷問出配方後再幹掉我就好,而這也是他至今仍能有恃無恐的原 因,我的命還不如我的腦值錢。   「惜才」與「杜絕隱患」,往往僅在掌權者的一念之間,為避免被殺人越貨,在沒有 一定實力前,我最好還是安份當個老實人為妙。   心中早已有了準備,人還是要裝出一副委屈樣,我像顆洩了氣的皮球般往後踉蹌兩步 ,長嘆出一口氣道:「小輩知道了,正如方才所說,小輩只想安安靜靜地當個散修,既然 錢爺認為這個方案可行,小輩不敢不知好歹,照錢爺所說行事便可,還望錢爺以後能順勢 關照一二。」   「嗯,」錢爺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這麼明事理,事情自然就好辦了,來人,取十 萬靈石過來!」   我雙眼微微一亮,本以為他頂多給個兩、三萬已經很豐厚了,想不到竟一次給了我十 萬!我連忙拱手答謝道:「多謝錢爺!錢爺真乃慷慨之人!」   「怎麼?你以為我要坑你了?」   「不敢不敢……」   我預估擺攤兩個月最多也就賺個十萬靈石,雖說第一天能賣到三千,可這種東西大家 通常只是想嘗個鮮,等熱度過了未必有那麼多回頭客,每天都看同一對奶子搖來搖去,遲 早也是會膩的。   錢爺現在直接開十萬靈石買斷,長遠來看我或許會虧,但一想到能節省下的時間、人 力以及風險後,倒也沒那麼心疼了。   「咱們錢家什麼不多,就是錢跟靈石最多,遇見人才自然不會虧待,你腦子還算好使 ,哪天要是修仙界混不下去了,可以來我這兒打打下手。」   「多謝錢爺賞識!小輩誠惶誠恐。」   錢爺拉開書桌抽屜,稍微翻找後便拿出一張契約紙,正是我和他簽的那份,粗短的手 指夾住紙張將其遞交給我:「拿去吧!這東西我用不到了。」   雙手恭敬地接過契約,我將烙印在紙上的神識回收進體內,一把火將那張紙燃成飛灰 ,正在此時,一位下人也拉著大木箱進來書房,錢爺對我擺了擺手道:「清點一下,沒問 題的話把配方寫好交出來就可以走了,你那攤位明天起就由我的人來接手。」   我拱手領命後,隨即拿了張紙便開始謄寫配方,除了「修士版」之外,也抄了一份「 凡人版」,並將我推演的成本及利潤試算了一遍寫在旁邊。   擬好配方表後,將其交給錢爺,錢爺認真拜讀完後,嘴裡忍不住發出嘖嘖聲:「從來 都是想喝茶的喝茶、想喝奶的喝奶、想吃湯圓的吃湯圓,你師父能想到把三者搭配在一起 ,著實是創意十足,令我深感佩服。」   「想個好名字來吧!這是你讓自己揚名天下的好機會!」   「叫『竹筒奶茶』便可,小輩不追求什麼虛名。」   錢爺點了點頭表示讚賞:「好,竹筒奶茶,如此淺顯易懂,也是不錯的選擇,任誰都 想不到,創始人居然是頭豬妖,哈哈哈!」   我與錢爺再客套幾句後,未經清點便將他給予的十萬靈石收進儲物袋內,臨走前,錢 爺又掏出一張符紙和一面刻著「三七」的令牌給我:「這是火蛇咒,金丹後期符篆,可操 控火蛇纏住敵人脫身,使用次數為兩次,你拿去保命用吧!」   金丹期的符篆!那一張可都要數千靈石啊!錢胖子,我是真的對你改觀了:「多謝錢 爺!」   掌握權勢的有錢人固然可惡,可光從他們指縫中流出的一點點恩惠,就足以讓底下的 人感恩戴德,如此大方地贈與給我,拉攏之意自然是相當明顯,連我也不禁有些動容了。 當然,感動只是一時的,我還想早點回去跟墨言講這個好消息呢!   「令牌上的三十七就是我,富甲國第三十七位皇儲,你這面是最低階的銅令,再往上 還有銀令、金令,銅令沒有實權,可供守衛放行或友店關照,切莫逾矩。」   簡單來說,就是初階通行證的概念。   錢爺難得地露出略帶和善的微笑道:「去吧!你自由了。」   朝兩位大人物再度行禮,我低頭往後倒退出書房,結束了我在梨安市集極為短暫的創 業生涯。   在樓館中拐了幾個彎、上幾層樓後,我便回到自己房內,用開門符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房間內竟空無一人。   我愣住了。   還以為對墨言說了那麼多,她不會輕易離開,結果沒想到還是無法留住她……也罷, 那種紅顏禍水,留在身邊也是一種麻煩……   我在心中安慰著自己,眼眶卻有些酸疼起來,我知道自己已經愛上她了,我曾經有過 機會,卻沒有好好把握住,遇上了這種遺憾,叫人怎能不難過?   我也不否認自己是以貌取人,但這本來就是動物本能,如同女人會被強大的男性吸引 ;男人同樣也會被貌美的女性迷倒。   再怎麼感到難受,日子總還是要過的,在對自己施展淨心咒安定心神後,我默默走進 浴室如廁,用法力憋了一整天的內急,現在總算可以好好釋放出來。   推開浴室大門,我和裡面的那個人皆同時驚呆了。   「變、變態!」正用毛巾擦拭身體的墨言羞紅了臉,連忙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蹲了下 來,在一陣慌亂中,似乎不小心看見了她隱藏在毛巾底下茂密的黑森林。   「抱歉!」我連忙轉過身去背對她:「我還以為妳已經離開了……殊不知妳竟然在浴 室……」   言兒看著我的背影幽幽道:「我想說,您差不多該回來了,稍微淨身一下。」   日間修煉的朝陽通體術是會大量出汗的,因此我大致可以理解她的想法,直愣愣地走 出浴室後,反手為其關上門。   過約五分鐘,言兒才披頭散髮地從浴室走出來,一臉喜孜孜的模樣:「朱哥哥,有個 好消息要跟您講!」   我示意她坐到椅子上,伸出手掌開始幫她吹乾頭髮:「巧了,我也有個好消息。」   「哦?莫非是……今天開店賣得很成功?」   我微笑著點頭道:「沒錯!不過我還是先聽聽妳的消息吧。」   言兒的聲音有些興奮:「昨晚修習過太陰行脈術後,我發現自己的修為已經不再停滯 ,目前的法力夠我突破至煉氣二層了!」   「哼嗯……該不會妳之前修煉的朝陽通體術,其實是偽卷吧?」   「您是指……被刻意竄改來誤導人的假功法書?」言兒的神情變得有些氣惱,想想自 己兩年來修煉的功法其實一點效果也沒有,誰人能不氣憤呢:「害我白白浪費了這麼多時 間……實在是可惡至極!」   我擺了擺手安撫道:「別氣了,明天我們再去買本功法書回來研究研究。」   「買功法書!?」言兒有些詫異地說道:「我記得一本功法書都要五千靈石起跳,我 們哪有那麼多錢吶?」   「這就跟我帶來的好消息有關啦!」我面露微笑,一五一十地將剛才面見錢爺的事情 告訴言兒,唯獨只有把最後獲得的十萬靈石講成了三萬,我確實是愛上了她,但畢竟不了 解真正的她,若是被愛情沖昏頭全盤托出,那可不是明智之舉。   「真、真厲害……不過才開店一天,就能讓錢爺對您心服口服,言兒實在是欽佩萬分 !」   我從儲物袋中取出五千靈石放到桌上:「這些靈石給妳吧!」   「太、太多了!」言兒有些不好意思地推辭道:「言兒只要當初說好的五百靈石便可 ,多的還請朱哥哥收回吧!」   我自然是有些試探的意思,看她並非見錢眼開之人,我心中倒也放心了些:「我能問 問……言兒拿這些靈石的用途嗎?據我所知,適合煉氣期使用的東西,很少能賣到五百靈 石。」   功法書自然是最貴的;法寶也不用說,強大威能的動輒都要幾十萬,而最低階的法器 少說也要上千靈石,五百根本不夠買;再來就是一些調適靈根、通體行脈的丹藥;最後一 種,那便是築基丹了。   我推測她應該是想要買調整靈根的丹藥,以解決無法增進修為的問題,可現在問題似 乎已經解決,也沒有必要再買那種丹藥了吧?   言兒望著地板,靜靜地不發一語。   「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真不方便說的話就算了,若是需要我幫忙的話,但說無 妨。」   言兒輕嘆一口氣後道:「言兒本來是想買調適靈根的丹藥,不過既然言兒已經可以透 過太陰行脈術增進修為……就想把這筆靈石,轉來買築基丹。」   果然是在我的預料之中。   我嚥了嚥口水決定告訴她一個可能會被厭惡的秘密:「其實……我這兒有一套功法, 可以快速增進修為,甚至連築基丹都不用吃就能築基。」   言兒雙眼睜得老大,一臉喜出望外的模樣問道:「真、真的嗎?請朱哥哥務必要傳授 與我,待言兒築基成功後,必定想辦法回報哥哥!」   「咳咳……咳嗯!」我清了清痰,稍微緩緩她有些激動的情緒道:「這套功法……是 一套……雙修功法。」   「啪!」   一道清脆的響聲,伴隨而來的是我左臉傳來熱辣辣的痛楚,墨言哭了。   我也跟著哭了。   「我本以為,哥哥您……對言兒沒有那種想法……現在言兒知道了,原來您……一直 都在覬覦言兒的身體,甚至不惜用這種謊話欺騙言兒,我對您真的太失望了!您如果喜歡 言兒,可以像個男人,光明磊落的追求言兒,為什麼要跟那些鼠輩人渣一樣,用這種方式 欺瞞於我?」   「您言行有禮、舉止有度,為人正直善良,偶爾卻又有種城府很深、很神祕的感覺, 我……言兒並不介意您是豬妖,可是我最無法接受的,就是這種欺騙無知少女的行為!」   「這些靈石請哥哥收好,言兒不需要了,和您兩個月的約定,也就此作罷吧!」   墨言扔下這句話後,直接要往房門外走去,我連忙伸手拉住她:「墨言!我沒有欺騙 妳!我說的是真的!我說要在兩個月內賺到兩萬靈石,我做到了!我說要給妳五百靈石, 我也做到了!我還說過,妳想走,隨時都能走,這點我同樣能做到……但是,我希望妳再 多想想……」   「因為不了解妳的過去,不慎冒犯了妳,這點我真心感到抱歉,但是請妳相信,我真 的沒有騙妳……現在,我要放開手了……希望妳可以好好聽我解釋……」   我話還未說完,言兒已經抽走手,伸手握住門把將要開門,我連忙從儲物袋中招出錢 爺贈與我的火蛇咒扔到門上,也就是言兒面前:「這張符拿去防身吧!是金丹期神通,召 喚出火蛇纏住對手後趁機脫身,可使用兩次……還有,我明天下午就會離開梨安市集,我 的行蹤已被錢爺那幫人掌握,我不希望再與他有過多牽連……明天未時一到我便會離開這 個房間、這座郡城,如果……妳還需要這些靈石的話,可以在那之前來取。」   言兒的身子因哽咽而發顫,用手指輕撫掉臉上淚水後微笑道:「言兒知道了,這張符 ,就讓言兒先暫時幫您保管……言兒在此謝過哥哥。」   墨言迅速甩上門離開房間,看起來餘怒未消,我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任由炙熱的淚 水滴落到我涼了半截的胸膛。   我,又搞砸了、又得意忘形了、又失去了最珍視的人。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終究還是犯了跟上輩子一樣的錯,就好像孫悟空,即使飛到 十萬八千里之外,終究還是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沒心情用淨心咒了,我像個跌倒的孩子般,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 網路小說連載中,歡迎點入連結觀看: https://www.penana.com/user/50652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9.115.195.20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AC_In/M.1713458966.A.B5A.html

04/19 01:47, 1月前 , 1F
俗頭跑了 哭啊
04/19 01:47, 1F
文章代碼(AID): #1c8KyMjQ (AC_In)
文章代碼(AID): #1c8KyMjQ (AC_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