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我把咖啡館開成了動物園 34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橙海)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0(1001)
留言11則, 10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上道!這就對了!紀母對紀雲深投射出激賞的眼光,心想不愧是她兒子。 紀父也很滿意,對現在的他來說,紀雲深能有穩定的關係,能妥善為另一半考量,那他就能放心了。 他本來也沒那麼排斥同性戀,純粹是多年夫妻在教養紀雲深上出現歧異,他忍讓太久後在紀雲深出櫃這件事引爆了。後來發現管紀雲深那麼多做什麼呢?孩子都大了就隨便吧,老婆才是真的。 至於夏逢霖,他們夫妻自然都是喜歡的,紀風靜和李文昭多多少少跟他們說了一些夏逢霖的事情,他們本來就已經對夏逢霖很有好感,如今看到本人,長得好看又乖巧,更是喜歡,兒子說要把整層樓都放夏逢霖名下,他們當然都舉雙手贊成。 紀父也說道:「霖霖,雲深都這樣說了,你就收下吧。」 夏逢霖沒想到學長一開口說的竟是湊這種熱鬧,半層房他都不敢拿了,更別說是整層,現在紀父又發話,他愁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紀雲深明白青年的顧忌,但他同時也清楚青年的軟肋。 「霖霖,別忘了你有爸爸要侍奉,多留些資產在身上。」紀雲深用只有他們兩個能溝通的方式對青年說道。 夏逢霖心想,熊熊明明能力很好,不需要他養,而且他難道就養不起熊熊?但……想到還有蒼蒼,確實他得更加努力…… 養小孩到底要多少錢?夏逢霖很迷茫,完全沒概念。 他微微動搖了。 「你們怎麼僵持在這裡?」紀風靜帶著保母和一對雙胞胎出來。 夏逢霖還來不及看清紀風靜的長相,雙胞胎已經風風火火地衝了出來,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叔叔!」他們叫的是紀雲深。 雙胞胎是偏東方人臉孔的混血兒,栗色頭髮,深色眼珠,雖然是異卵雙胞胎,仍舊長得很像,圓圓的小臉上是粉雕玉琢般的深邃五官,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他們本該叫紀雲深舅舅,但紀風靜這情形特別,就讓他們叫紀雲深叔叔。 紀風靜剛開始在超音波裡看到雙胞胎時只是好小好小的東西,就將雙胞胎暱稱取為東東西西。 「霖霖,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東東、西西。」紀雲深因為雙胞胎已經跟夏逢霖對上眼,於是先介紹,「這是我姊,姊,這就是夏逢霖,叫霖霖就好。」 「東東西西,這也是叔叔,叫霖霖叔叔喔。」紀雲深教道。 東東困惑地看著夏逢霖,「不是霖霖哥哥嗎?」 西西也點頭,「我覺得他像哥哥。長得很高的哥哥。」 夏逢霖笑著搖搖頭,「不是的,我是霖霖叔叔。」 紀雲深笑道,「他年輕好看是很像哥哥,你們兩個眼力不錯,但是叫他哥哥這輩分就亂了,叫霖霖叔叔。」 「喔,霖霖叔叔。」雙胞胎一起叫道。 夏逢霖這才看向紀風靜,發覺紀風靜也正笑看著他。 紀風靜長相肖似紀母,身高更高一些,氣質卻是高雅貴氣的御姐感,看起來精明幹練,此時笑起來,卻顯得溫雅近人許多。 「姐姐,我有準備一點手做的法式軟糖和棒棒糖,還有餅乾,是想送給他們的,但我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吃。」夏逢霖對紀風靜說道。 「可以!」雙胞胎異口同聲。 「我有說可以嗎?」紀風靜笑道。 「有哇!」雙胞胎非常一致,而且還搬救兵,「阿公、阿嬤,你們說是不是有?」 紀父、紀母憋著笑,「要聽媽媽的。」 東東西西一同轉換目標,「叔叔,你說是不是有?」 紀雲深就是要逗小孩,「你們一人分我一根棒棒糖,我就回有,好嗎?」 雙胞胎震驚地看著紀雲深,一臉你怎麼能跟我們搶棒棒糖的悲憤。 紀雲深平靜地跟兩小對視,意思是我怎麼就不能這樣了? 雙方陷入僵局。 夏逢霖還從兩小的眼神中讀出了:拿我們的棒棒糖,叔叔你的良心不會痛嗎的譴責。 紀風靜看這一大兩小鬥上,笑得很燦爛,她將早就接過的手作甜點,交給保母,對保母說道:「今天跨年大放送,等等他們玩累了,先給棒棒糖,其他等晚餐吃完再說。」 「對了,我給你們禮物。」紀雲深指指地板上擱著的禮物盒,看起來就是很大的玩具,「但是想拿的話,得先拿法式軟糖跟我換。」 「我們不要禮物,我們要糖果。」雙胞胎心想反正你玩具都買來放在那邊了,難道還有別的小孩能送嗎? 紀雲深也就逗逗小姪子,沒真要跟他們搶糖果。 紀風靜示意保母先帶雙胞胎去遊戲室玩,他們要聊天,她往紀父紀母旁邊一坐,夏逢霖送上專門為紀風靜挑的禮物後,話題又繞回送禮物給夏逢霖這件事了。 「霖霖不敢收,對吧?」紀風靜笑看茶几上的地契,心裡有數,她閱歷無數,只聽紀雲深和李文昭跟她說的,大概能清楚夏逢霖的為人。 「嗯。」夏逢霖點點頭。 「這件事也不難。」紀風靜笑道,「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先擱著,等你們登記結婚那天,連過戶一起辦一辦,霖霖總不會連結婚禮物都拒絕吧?」 夏逢霖這下真的很難再說拒絕的話,但他還沒答話,紀母已附在紀父耳邊說了點話,紀父先離座,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個首飾盒。 紀母接了過來,把它打開來。 「這是雲深奶奶送給我的傳家寶,也是結婚禮物之一,你是雲深的伴侶,這本來我想等你們結婚前夕再給你們當結婚禮物,現在就當見面禮好嗎?」 那是一對玉手牌,至於是哪種玉,夏逢霖看不出來,只知道必定很名貴,看上去非常溫潤,做工十分精細,牌面一個雕龍,另一個則是鳳,都是栩栩如生的模樣,再以金鏈串起,能自由依手腕粗細調整長度。 「龍怎麼能配鳳凰?大部分的龍都不喜歡鳳凰的,又醜又吵。我不喜歡,你退了吧。」紀雲深用意念對青年說道。 夏逢霖心想這哪還能退,隨即明白紀雲深用的是激將法。他暗暗回道:「學長,我都收下來就是了。」 紀雲深勾著唇輕笑。 「謝謝。」夏逢霖接過那套傳家寶,「我會好好珍惜的,待以後再送給東東、西西的伴侶。」 紀父紀母也沒問紀雲深、夏逢霖怎麼不去做代孕,未來把那套玉飾傳給自己的小孩,他們都知道紀雲深沒那耐心帶小孩,光是陪雙胞胎玩十分鐘都能看出他有多不耐煩,他們可沒想鼓吹他生。 「那房子就等你們登記,過戶給你,這事就這樣了,別再跟我一個老太婆推。」紀母佯裝扳起臉。 紀風靜接了個重要的電話,邊道歉邊先告退。 「阿姨才不老。」夏逢霖說的是實話,紀母27歲生紀風靜,32歲生紀雲深,如今也不過六十出頭,看起來卻比實際年齡小了快二十歲。 「哪天你要是能叫我媽媽的話,我就不老了。」紀母笑咪咪的,意有所指,「反正我就當我十八歲就生雲深就好,如今還不到五十歲。」講了講突然就自己沮喪起來,「不,還是老了。」 夏逢霖才要回話,就被紀雲深拉住了。後者示意前者看著就好。 紀父笑笑地狗腿,牽著紀母的手,「誰說的,老婆永遠不老。」 夏逢霖眨了眨眼,不敢置信。紀父雖然有年紀了,又在兒孫面前,看起來溫文儒雅,但還是可以看得出當年在商場上的精明銳利,原來私下真是這樣的? 紀母臉一紅,「霖霖還在,吹什麼吹?」 紀父繼續哄,「我說的是事實,哪裡吹了?」轉向紀雲深,「快帶霖霖去你那裡看看,你媽臉皮薄。吃飯時間到了再下樓就好。」 紀母哼一聲,「我要跟霖霖說話,誰要跟你這個無聊的人說話。」 紀父哄得很樂,「但雲深也要跟霖霖說話,老婆你就紆尊降貴,跟我說說話吧。」 紀雲深早就等著紀父紀母趕人,笑笑把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的青年拉回他那裡去了。 夏逢霖還有點不可置信,看到剛才那一幕,他完全不懷疑紀父會叫出老婆大人的字眼了。 「叔叔阿姨感情真好呀。」 「他們一直都是那樣的。只是先前遇到我的事,兩方看法不一致,才會有爭執,對於我姊不婚生子的事,他們倒是空前一致認同。」 紀父超寵女兒,將女兒富養長大後,恨不得女兒別嫁最好。紀母思想先進,本來就不覺得女人一定要結婚才能生子,更何況他們紀家又不會養不起,為什麼不能生? 紀雲深笑著結論,「冥府真的是精挑細選了,這樣的家庭絕無僅有。」 夏逢霖跟著紀雲深回他那層樓,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他能大方地看著那顆定海神珠了,還是懸在這整個空間的上方,流動出華麗的光彩。 他突然想到有些不對勁,因為有了這個寶物,如此明亮的空間,照理說會吸引很多精怪前仆後繼地來,想要分些能量走,但這裡乾乾淨淨,半隻精怪也沒有。 夏逢霖又往窗外看去,倒是看到窗外有些花草樹木精,但也是認命地趴在窗外,沒敢進來。 發現夏逢霖的視線,迷你花精還掩住了臉,喃喃自語地說他應該沒看見我吧,這一切都是幻覺,別想騙到我,飛快撤退。 夏逢霖微微揚唇,這花精也太害羞太可愛了。 夏逢霖很好奇,「怎麼沒精怪敢進來?」 紀雲深笑著解釋,「我弄了一個法陣,敢進來的透過傳送陣,送去學校聽課。」 夏逢霖有些好笑,「您這樣做,學校的精怪都快滿出來了。」 紀雲深面露嫌棄,「誰讓他們不夠努力,畢業生太少?」 紀雲深早跟夏逢霖聊過,他沒打算要那些精怪總是在聽課,看精怪狀態可以,他就會讓精怪畢業,跟大地之母約好了,直接讓精怪透過地脈,到需要的地方去當個小行政人員,幫忙維持地方的能量和諧。但截至目前為止,畢業生少之又少。 夏逢霖笑道:「那是他們喜歡您,所以故意學得慢點,捨不得走。」 「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喜歡我?」紀雲深輕笑一聲,直接牽著他進臥房,「走吧,帶你去午睡一下,晚上一起看跨年煙火。」 夏逢霖是現代社會中罕見晨型人,平日都十點就上床睡覺,最晚十一點肯定就寢,要熬到十二點是有點晚。不知處今天雖然沒營業,但他還是一早去店裡準備伴手禮,怎麼說還是站了一早上,身體的確有些疲倦。跟紀雲深在一起後,他慢慢學著不要硬撐,所以紀雲深提議小睡片刻,他非常心動。 但是他還是有點糾結,問出他的疑慮,「沒去幫忙打理晚餐,不好吧?」 紀雲深笑笑,「怕什麼,我媽也不煮飯的。她是婦仇者廚房一員,只會燒廚房,我爸都比她煮得好,只是太忙沒空煮。今晚阿姨會備好料,你別擔心。」 夏逢霖點點頭,問清楚開飯時間後,設定鬧鐘換睡衣補眠,紀雲深雖然不累,但多休息一下倒也不錯,也跟著上床抱著夏逢霖,閉上眼睛跟著睡了。 夏逢霖可能先前內心緊張過頭,確實累壞了,一放鬆就睡到鬧鐘響過一聲才醒過來,看到紀雲深坐在床上抱著筆電,手還握著他的手機,看起來剛關掉他的鬧鐘。 夏逢霖揉揉眼,聲音還有點糊,「怎麼把我的鬧鐘關了?」 紀雲深早就起來工作了一會兒,見夏逢霖還是被吵醒了,笑著闔上筆電,將筆電擱在床頭櫃,說道:「現在六點,六點半才開飯,想讓你再多睡一點。我以為你鬧鐘設六點十五,換個衣服下樓而已,花不上半小時。」 夏逢霖看著紀雲深穿著睡衣靠在床頭,姿勢隨意卻認真解釋的模樣,內心最柔軟的角落被這種居家感猛地一戳,明明住一起好一陣子,卻還是輕易就被觸動。 「學長實在太好看了,我好想親您。」夏逢霖說完就親了上去。 青年的唇舌既香又軟,而且技術在這幾個月的琢磨下進步不少,紀雲深讓對方主動的同時,手已經開始不規矩,撫摸著青年的腰窩,他知道青年有一點點怕癢,但是性事上這裡卻是青年的敏感帶之一,很容易一摸就動情。他尋思著還剩多少時間,是否能夠幫青年口一下,完全釋放不必有的緊張。 夏逢霖一被摸,慾火悄然竄升,他還記得現在在紀家,要等著晚餐,立刻就把自己從紀雲深身上拔開。 原本還在考慮的紀雲深,反而不讓了,去扯青年的褲子,很快拉下來一些,張著口就要含上去。 夏逢霖緊張地狂退。 紀雲深眼看就要含住。 門鈴偏偏這時候來湊熱鬧,瘋狂地響。 這三層樓有內梯連接在一起,也做了門能關上,成為獨立的一層,內部都有門鈴可以按。 按照這個門鈴響的方式—— 「是東東西西。」紀雲深猜道。 夏逢霖以逃命的速度翻下床。 紀雲深失笑,「有必要躲得那麼快嗎?」 夏逢霖臉紅,「我怕我們趕不上六點半,而且還有人按門鈴,一定是有事。」 紀雲深嘖了一聲,「東東、西西那兩個小屁孩能有什麼事?說不定就是按好玩的。你自己勾我,還不讓我弄,是不是渣?」最後語尾上揚,帶了點勾人的輕笑。 夏逢霖被男人這麼一說,真覺得自己撩完就跑,感覺確實惡劣,臉更紅了,可憐兮兮地央求道:「您換衣服去開門,看看有沒有什麼事?讓我上個廁所換衣服?」 紀雲深笑著揉了一把他的頭髮,「去吧,渣男。」 紀雲深將門打開,看到保母拉著兩個小男孩,正想要把雙胞胎拖走,偏偏兩個五歲的小男孩哪那麼好拉,她一個也抓不走。 保母一看到他就瘋狂道歉,「小紀先生,對不起,紀小姐在忙,他們兩個吃了糖果就一直說要來找霖霖叔叔,拉都拉不住,還輪流按門鈴。」 「叔叔,霖霖叔叔做的糖果實在是太好吃了,能不能請他再幫我們做很多很多糖果啊。」東東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睛渴望地看著紀雲深。 「對啊,他做的糖果真的很好吃,如果你跟他結婚了,我們會天天有糖果能吃嗎?」西西非常期盼。 「不能。不會。」紀雲深的眼神先後掃過東東和西西,「因為你們剛剛害我沒糖果吃了。」 如果是紀風靜在場,一定先尖叫兩下,再拎著兩個小孩轉頭就走,因為她完全聽得出紀雲深口中的糖果不是什麼正經東西,但她又想嗑糖。 可惜是保母帶孩子來的,保母又不熟紀雲深,哪裡知道此糖果非彼糖果,心裡只想說原來小紀先生也愛吃糖啊。 雙胞胎還以為是剛剛不肯拿法式軟糖換禮物的事,飛快你一言我一語的。 「那我給你一顆,請你再讓霖霖叔叔幫我們做很多很多好嗎?」東東很會算。 「我給你兩顆,求求你讓霖霖叔叔幫我做更多更多。」西西更會算。 紀雲深一臉嚴肅,「那我少的糖果你們賠我嗎?」 兩個孩子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都是茫然,心想難道他們沒賠嗎? 「學長。」夏逢霖一路走出來,已經聽得一清二楚,「別逗他們,孩子還小。」 走到門口,對雙胞胎說道:「我再幫你們做,但要媽媽說能吃才能吃喔。」 「好!」東東西西用力歡呼。 保母眼看兩個小孩達成所願,飛快拉著孩子走了。 「我沒逗啊。」紀雲深勾著唇笑,「你欠我的糖果呢?」 「快開飯了,我下樓了。」夏逢霖準備一溜煙加速逃跑。 紀雲深偏不讓青年如願,他把門鎖死,將人抵在門邊,將對方穿得直挺挺的休閒西褲兩三下剝了。 「沒吃一口,我不甘願,我的糖果。」 時間愈來愈少,紀雲深倒也不是真要幫青年口到出來,但含一下他一定要。 所以他真的就只含住,舔了一口。 但是可能剛好角度對上,或許他太懂怎麼撩人,當他退開時,青年就勃起了。 「學長……」夏逢霖羞得只想挖地洞躲起來。 紀雲深很滿意地舔了舔唇,「嗯,甜的。」 夏逢霖被這樣一撩撥,更硬了。 最後只好兩人站在原地罰站滑手機,等它退下去再下樓,又多耗了五分鐘時間,才下樓去集合吃晚餐,還好夏逢霖提早了半小時起床,不然被這一攪和,真有可能會遲到。 晚餐吃的是鴛鴦鍋,小孩和長輩吃不得辣,所以準備了台式沙茶火鍋,夏逢霖不吃肉,另外半邊是昆布鍋,桌上擺滿了各色海鮮、肉食,以及蔬食和豆製品。 紀雲深覺醒後,自己用餐也不吃肉,只不過跟別人一起吃飯時,他沒那麼多講究,葷素都吃,夏逢霖吃素則是娘胎裡帶來的,他媽從懷他後吃肉就吐,生他後倒是沒事了,但他長大後吃到肉還是吐,也就不強迫自己吃。 紀父紀母知道夏逢霖不吃肉,很體貼沒問緣由,只是狂叫紀雲深幫人煮栗子、燙玉米、燙山藥、涮青菜……夏逢霖面前的空碗空盤的菜從來沒斷過。 紀母燙肉片屬於毫無耐心,全部丟下去就完事的那種,撈到什麼吃什麼,本來還想裝個賢淑人設給夏逢霖看,但她第一片撈起來的牛肉片就硬到快跟牛肉乾能比了,她看一眼,正在決定該如何處置,紀父默默地把碗遞過去,還笑嘻嘻地說謝謝老婆。 接下來紀父將涮肉燙海鮮的重責大任全搶過去,不讓紀母再凌虐食材。 一頓晚餐吃得超級飽,飯後阿姨收拾好桌面,紀母把夏逢霖做的蛋糕拿了出來。 夏逢霖早就問過紀家沒人對草莓過敏,而且雙胞胎特別愛吃草莓,所以今天做了草莓夏洛特蛋糕過來,是他平日店裡不會出的。 圓形蛋糕上頭擺滿了草莓,外頭排上一圈手指餅乾,香甜又誘人,東東、西西光看就要瘋狂了。 「再幫我們拿蠟燭過來。」紀母吩咐阿姨。 夏逢霖用眼神向紀雲深求助,這天是誰生日嗎?他擔心自己失禮數。 別擔心,看著就知道了。紀雲深用意念安撫他的青年。 夏逢霖很快知道為什麼要拿蠟燭——雙胞胎要唱生日快樂歌。簡單來說,就是這兩個孩子只要看到蛋糕,就要吹蠟燭和唱歌,根本不管是否生日。 他們還有模有樣許了願望,願望一說出來,都跟夏逢霖有關。 東東無敵認真:「我希望霖霖叔叔快跟叔叔結婚。」 紀風靜不客氣地吐槽自己小孩:「我怎麼覺得你是想吃糖果?」 東東笑咪咪地點頭:「嗯,我就是想啊。」 西西更直截了當:「我希望霖霖叔叔能做很多很多糖果請我們吃。」 夏逢霖忍著笑,不知道該不該跟小孩說願望不是這樣浪費的。 「不要累壞你霖霖叔叔。」紀母笑著回道。 「做糖果很快的,不累。」夏逢霖笑道。 「喔,是嗎?」紀雲深私下問他,只他們兩個能聽到,「那做我的糖果呢?」 夏逢霖忍耐,心想還好此刻燈光太暗,否則他臉紅肯定大家都看得到。 東東、西西最後還一起說:「希望以後都可以吃到霖霖叔叔做的蛋糕。」 「你們都還沒吃過,怎麼會這樣許?」夏逢霖有點納悶。 「因為叔叔一定是因為你很會做糖果和蛋糕,才會跟你在一起的啊。」西西認真解釋。 「倒也沒錯,我喜歡吃你的糖果,尤其是棒棒糖。」紀雲深坐久了,此時改站在夏逢霖身後,話聲很輕。 吃太飽也站著消食的紀風靜不知道怎麼地嗆了一下,轉過身去,咳個不停。 紀父紀母把注意力放在小孫子身上,跟小孫子對話,倒是沒聽到紀雲深那句話。 知道紀風靜肯定聽見了,夏逢霖有點慌,望向紀雲深。 紀雲深一笑,兩人無聲交流,「我姊在嗑糖,讓她多嗑嗑。」 夏逢霖不明白,「啊?」 紀雲深又笑,「她和白白和小鹿是同類,你懂了嗎?」 如果眼底能出現標點符號,那夏逢霖此刻眼中必定有大寫的驚嘆號。 那個六吋的蛋糕,光是雙胞胎就戰力高強地嗑掉一半,幾個大人分一小塊,雖然晚餐吃得超飽,竟然也一乾二淨,頗受好評。 保母接著就帶小孩去刷牙睡覺。先前紀雲深幾乎沒回來跨過年,跨年時他們總三缺一,今天總算有人在,紀父紀母想玩麻將,大家自然陪著玩。夏逢霖不會打牌,本來想要在旁邊滑手機看他們玩的,卻沒想到紀父紀母熱情邀約,紀雲深乾脆把規則大致解說給夏逢霖聽,坐在青年後面帶他玩。 「可是我玩得很爛耶。」夏逢霖忍不住偷跟紀雲深說道,能用靈魂溝通就是這點好,可以悄悄說話不會被聽到。 「不然我直接幫你去看個牌?反正沒人會發現我偷看。」紀雲深笑道。 「不要這樣,輸了就算了。」夏逢霖純粹是怕打太爛被笑。 夏逢霖擔心是多餘的,他不知道玩麻將也有新手運氣,一路玩到十一點,他共贏一萬多元,其他三家的錢全在他手上了。 夏逢霖這時反倒是另一種不好意思,他想把錢還回去,紀父紀母都不肯,要他拿去當戀愛基金。 紀姊也不要,她笑笑回道:「請你多擔待雲深,多做點糖給他吃吧。」 夏逢霖能聽懂她的意有所指,瞬間害臊起來。 紀父紀母知道紀雲深愛吃甜,倒沒想那麼多,只當成是年輕人著急,想過兩人時光,立刻連天也不聊,宣布解散,各回房間跨年。 紀雲深和夏逢霖回房洗好澡,夏逢霖本以為他們要在陽台看跨年,畢竟主臥陽台就對著101大樓,哪裡也不需要去,就能欣賞煙火景色。 沒想到紀雲深卻說:「等等我們直接飛出去看煙火吧?坐我身上去。」 早就坐過紀雲深的龍形幾次,但夏逢霖仍舊很雀躍,待紀雲深變出龍身,他手腳俐落地爬了上去,像個孩子似地抱著專屬於他的燦燦金龍。 他本來就沉默寡言,這七年來愣是沒跟人跨過年,很多老客人知道他沒外表那麼難相處,也有人約過他跨年,但他還是喜歡窩在住處睡覺跨年。 他以為自己根本不喜歡跨年有活動,此時此刻清楚,只要對象對了,跨年看煙火他也很期待。 一人一龍翱翔天際。他們飛得比101大樓還要高,萬頭攢動的人潮在他們眼裡成了一片密集的黑影,將城市的暈黃燈光點綴地更加柔亮。 在高空的感覺實在是太靜謐了,像是底下正在進行的演唱都跟他們毫無關係,夏逢霖才在心裡這麼想,熟悉的聲音立刻劃破夜空—— 「我幹嘛要讓你載啊?我本來就會飛啊,你飛得歪七扭八,能有我好看嗎?!」 身下的金龍雙眼微瞇,夏逢霖立刻感知到愛人的心情。 天涼了,該烤個小鳥了。紀雲深是這麼想的。 — 沒錯,阿藍又來啦(笑)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4.112.2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4455284.A.89F.html

06/23 22:00, 1月前 , 1F
烤小鳥wwww
06/23 22:00, 1F

06/23 22:20, 1月前 , 2F
阿藍真的超可愛的(捧臉 想看他被烤(????!
06/23 22:20, 2F

06/23 22:30, 1月前 , 3F
好不容易把人拐出來,氣氛正好XD
06/23 22:30, 3F

06/23 22:30, 1月前 , 4F
藍鵲跟橙龍你們……保重(拍拍
06/23 22:30, 4F

06/23 22:34, 1月前 , 5F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6/23 22:34, 5F

06/23 22:54, 1月前 , 6F
小鳥真的很會選時機XDD
06/23 22:54, 6F

06/23 23:00, 1月前 , 7F
烤小鳥跟柑罵龍了(?不要亂取名啊
06/23 23:00, 7F

06/23 23:05, 1月前 , 8F
期待紀母po上婦仇者的貼文
06/23 23:05, 8F

06/24 08:17, 1月前 , 9F
烤起來www(誤
06/24 08:17, 9F

06/25 19:44, 1月前 , 10F
地方媽媽處理小孩吃糖果蛋糕的方式都差不多啊!
06/25 19:44, 10F

06/26 01:02, 1月前 , 11F
耶!阿藍來了,期待啊啊啊!
06/26 01:02, 11F
文章代碼(AID): #1WqpXqYV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WqpXqYV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