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 -主序星

看板C_Chat (希洽)作者時間3月前 (), 編輯推噓12(1200)
留言12則, 12人參與, 3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夜深了呢 本篇極鹽。 ~~~~~~~~~~ 大雨滂沱。 窗外的暴雨正在狂嘯,傾注的雨水洗刷著馬份莊園的大片落地窗。 一道白光劃破陰暗的天空,震耳欲聾的雷鳴緊接而來。 劇烈的聲響震動著床頭邊量瑯滿目的藥瓶,發出風鈴般清脆的聲響。 久臥在床的妻子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緊皺的眉毛。 「…全都皺成一團了呢。」她憔悴的病容上,掠過一抹笑靨,「…好可愛。」 不自覺地加重了雙手的力道,好像這麼做就能抓緊她逐漸消逝的體溫。 臥房的門緩緩開啟,站在門外的是穿著聖檬果醫師袍,此刻已然泣不成聲的漢娜, 以及同樣哽咽的奈威。 「…對不起…」奈威抹去了臉上的淚,「…我們…盡力了。」 一聲鳴泣響起,妙麗掩著面,快步奔向門口。 榮恩用厚實的手掌拍了拍自己的左肩。 「兄弟,」他用濁濁的鼻音說著, 「你…你把握時間吧……之後,要喝多少我都陪你。」 房門關上了。 緊握著妻子消瘦的雙手,看著她黯淡的銀灰色瞳孔。 千言萬語在喉頭祝融成一團炙熱的火燄,燒灼了自己的鼻腔和眼眶。 試圖吐出的道別,全都焚毀成不成詞句的胡言亂語。 「綴……」 妻子突然自床上坐起,翻過身子從床的另一端離去。 驚恐的望著她長髮及肩的背影,這才發覺手中緊握的,是一隻細膩精巧的琉璃假手。 鬆開雙手,琉璃墜落在純黑的地面上支離破碎。 扯開嘴唇,卻像溺斃在空氣中的魚兒,無聲無息。 邁開腳步,怎麼樣也追不到那道步入黑暗的身影。 熱淚盈眶,用僅存的靈魂,發出仿若游絲地叫喚。 「……綴歌……」 ~~~~~~~~~~ 哈利波特睜開雙眼。 自窗外流淌入室的悶熱陽光覆蓋在他赤裸的胸膛上。 他迅速的坐起身子,平復粗重的喘息。 在抹去滿臉的水珠之後,才發覺床褥被自己的汗水印出了一個深色的人形。 哈利將臉埋入顫抖的雙手,想用掌心的溫度甩脫惡夢的氣息。 還沒能來得及驅走靈魂中的那股寒氣,他便聽見了劇烈的敲門聲。 迅速的戴起眼鏡,套上一件陳舊的T恤。 哈利快步離開臥房,走向門邊。 他謹慎的望向門上的眼孔,驚訝的抬起了半邊的眉毛,沈思了半晌之後才拉開木門。 門外站著一個有著一頭髒金色長髮的妙齡女子。 此刻的她正高舉魔杖,閃爍微光的杖頂顯示出她即將施展相當強力的魔法。 「噢!嗨!哈利!早安呀。」女子立刻解除魔法,一派輕鬆地向哈利打招呼。 哈利看著那雙恍恍惚惚,向外凸出的灰色眼睛,嘆了口氣。 「嗨,露娜。」他揉了揉被陽光刺痛的雙眼,「妳怎麼找到這裡的?」 「噢?沒有呀,」露娜.羅古德誇張的搖了搖頭,奶油啤酒造型的耳飾也隨之飛舞, 「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 「路過?」哈利揚起眉毛,「這裏是亞馬遜雨林的正中央耶。」 濕熱的空氣封死了周身毛孔,過分吵雜的蚊蠅聲響不絕於耳。 熱帶雨林專屬的蟲鳴鳥叫凸顯了兩人之間尷尬的氣氛。 露娜瞥開眼神,然後浮誇的聳了聳肩。 她肩上過大且掛滿各式工具的後背包也跟著彈跳了幾下。 「…就是,路過。」露娜敷衍的點了點頭,「我能進去嗎?」 哈利盯著她肩上沈重的背包,以及她脖頸間涔涔留下的汗水,嘆了口氣。 他側過身體,讓出了一條通道。 「謝囉,哈利。」露娜迅速的走進門內,不讓他有任何反悔的餘地。 沁涼的空氣將門外的悶熱和不適感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缺少生氣的冷冽。 不算寬敞的空間裡頭塞滿了各式各樣的魔導書、捲軸、丈量工具和用途不明的器具。 沒有書架的牆面上則貼滿了各個地區、各個年代的地圖。 唯一還算有生活感的,便是被隨意丟棄在角落, 用斗篷遮掩的髒衣服和滾落各處的襪子球。 「抱歉,屋子有點亂。」 哈利將一疊書籍掃到地上,這才露出了塵封其後的桌面, 「妳隨便找個地方坐一下,我去準備茶葉。」 「我想要紅茶!謝謝!」 露娜對著迅速離去的哈利高聲叫喊之後,才將沈重的背包放在地上的一綑書上。 書本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哀號,但露娜決定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一張附著在書櫃上的照片吸引了她的目光,她湊上前去仔細端詳。 照片中站著三個笑容燦爛的孩子。 有著棕色捲髮的女孩笑嘻嘻的和另外兩個男孩勾肩搭背的站在一塊兒。 紅髮的男孩明顯的露出了羞怯的笑容, 黑髮的男孩則是靦腆的搓揉著額頭上閃電形狀的疤痕。 看著那張照片,露娜沉思了片刻。然後才發現那個躲在門邊,偷窺著她的白髮女孩。 「嘿~~~小朋友!」 露娜像是隻看見雀鳥的貓咪,迅速的逼近白髮女孩,嚇得她向後摔了一跤。 「啊!別怕別怕,姊姊不是壞人……」露娜伸出右手,想將女孩扶起。 沒想到下個瞬間,女孩便張開翅膀,奮力一跳,越過了露娜的頭頂, 最後輕盈的降落在屋內最高的書櫃上。 「快下來,」哈利走進房間,將放滿瓷器的茶盤往桌上隨手一放,「這樣很危險。」 書櫃上的白髮女孩完全沒有要落地的意思, 只是怯生生的睜大了黃色的雙眼,和露娜灰色的眼睛四目相對。 「抱歉…她很怕生,」哈利揉了揉後頸,替露娜倒了一杯熱騰騰的紅茶, 「要加方糖嗎?」 「兩顆,謝謝……我真沒想到你會在家裡頭養哈比。」 露娜的眼睛眨也不眨,死命的持續著與白髮少女的眼神交會, 「感覺很不像你的風格。」 「我在土耳其的時候,從盜獵者手下救了她,」 哈利一邊嘟囔,一邊往杯子裡頭丟了兩顆方糖, 「之後就被她纏上了……又不能丟著不管……要加牛奶嗎?」 「不了,砂糖就好…」露娜終於把視線別開(這讓書櫃上的哈比鬆了好大一口氣), 她打量著隨意棄置在地上的字母卡和生字練習簿。「…她會說話嗎?」 「不太行,哈比的腦子太小了。」 哈利將茶杯遞給露娜, 「她到現在都還只會念自己的名字……請用。」 「謝謝……妳叫什麼名字呀?」 露娜啜飲著紅茶,將視線轉回書櫃上方,並且盡可能地露出最友善的笑容。 哈比少女慌張地看向哈利,直到看見哈利鼓勵的眼神之後,才扭扭捏捏的開口。 「…嘿美。」 「真可愛。」露娜將手中的茶一飲而盡,「再來一杯。」 「閒聊差不多到此為止吧,」哈利淡淡的說,吹散了杯緣飄出的白霧, 「露娜,妳是怎麼找到我的?」 「妙麗她可是派出了手下所有的正氣師全面通緝我呢,」 哈利輕鬆的語氣讓露娜想起了某個白鬍子老頭, 「妳到底是怎麼找到我的?」 「摩伊賴蟲。」 「抱歉,妳說什麼?」 「摩伊賴蟲,」露娜語氣堅定的重複了一次, 「牠們是一種以命運之線為食的蟲子,會依附在被很多很多條線纏身的人身上, 蠶食他們身上的命運之線。所以…」 露娜從背包裡頭撈出了一個雪花球。 裡頭點點浮動的不是白色的紙片,而是某種發出螢光的小生物。 「摩伊賴蟲,」露娜又說了一遍,她開始轉動手中的玻璃球, 「你看,無論我怎麼轉,牠們都會聚集在靠近你的方向…對吧?……嗯?」 露娜看著捂著嘴吧的哈利,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哈利垂下手臂,露出了藏在手掌底下的笑容。 「妳一點都沒變呢,露娜。」他搖了搖頭,知道自己再怎麼問都沒用。 「那麼妳這麼大老遠的跑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噢,」露娜將雪花球放在桌上,然後從背包深處撈出了一張皺巴巴的信封。 「我是來送邀請函的,」 露娜將信封塞進哈利手中,粉紅色的信封上有著一行娟秀的字跡: 世界的某處 哈利波特 收。 「可以順便告訴我,你是怎麼讓貓頭鷹追蹤不到你的嗎?」 露娜歪著頭,盯著哈利拆開信封。 「方向干擾器和發情的惡閃鴉。」哈利將信封內的照片抽了出來, 面熟的紅髮女孩穿著潔白的婚紗,捧著一束玫瑰花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金妮要結婚啦?」哈利的嘴角上揚,「跟誰呀?」 「維克多.喀浪。」露娜揮了揮手,似乎對這個結果有些不以為然, 「好啦,他不碰龍舌蘭酒的話,姑且算是個紳士啦。」 哈利攤開照片,看到了站在新人後方, 西裝筆挺的榮恩臭著一張臉,頑固的閃避著鏡頭。 站在他身邊的妙麗則是誘哄又勸的安撫著她孩子氣的丈夫。 「大家…都過得好嗎?」 「嗯?普普通通吧。就老樣子。」露娜撥弄著髮尾,眼神左右飄移, 「你這些東西是從哪弄來的?」 「從各種地方,」哈利頭也不抬,仔細端向著手中的邀請函, 「主要是從霍格華茲校長室和神秘部門那邊… …雖然給了妙麗通緝我的理由,但是不得不說很值得。」 一陣短暫的沈默之後,露娜緩緩的開口, 「…婚禮的話,是下個月的月底。」她的語氣中少了點一貫的從容, 「就是7月31號……你會來嗎?」 手持邀請函的哈利垂下眼簾,沈默不語。 「如果你來的話,我們早上還能幫你辦個生日派對。 茉莉阿姨說她已經很久沒有下廚了,如果你今年回……」 「抱歉,」哈利打斷了露娜的話,「我還沒打算回去。」 又是一陣沈默,直到露娜幽幽的開口, 「已經五年了,」她刻意避開哈利的眼神,將視線聚焦在成堆的魔導書上, 「你也差不多……該放棄了吧。」 「抱歉,我…」 「綴歌已經走了。」 露娜的聲音像是隻迅捷的羽箭,射殺了哈利嘴邊的藉口。 「就像弗雷、雷木思、東施和天狼星……一樣,走了。」 「不,她不一樣。」哈利將邀請函丟在桌上,語氣冷得像遺落在雪地中的匕首, 「我做了無數次關於她離開那一晚的夢,無論是哪次,我都會看見她跟著一道光離去。」 他將眼鏡摘下,粗魯地搓揉著自己的眉心, 「也許…也許是某種更上位的存在,某個不同次元的什麼東西把她帶走了。」 「哈利…」 「然後這些書!」哈利突然用力拍打書櫃,嚇得嘿美將自己縮成了一團羽毛球, 「這些先人的遺產!都告訴我,我的推論有機會是正確的!」 「哈利…」 「再說我見識過真正的死亡,我也曾經從迷離幻境回來,也見證過三個聖物的存在,」 哈利的眼神逐漸充斥著狂熱,他的口氣不再像是對露娜解釋,而是在說服自己, 「我相信一定有什麼辦法,一定可以讓她……」 『哈利波特!』 露娜提高的音量封住了哈利的嘴巴。他瞪大眼睛,看著那雙微微泛紅的灰色眼睛。 「哈利,你有沒有想過…噢,梅林的鬍子呀…我真不敢相信我會對別人這麼說…」 露娜粗魯的抓揉著她的髒金色頭髮,吸了吸鼻子, 「…你可能…因為太思念綴歌,而有點…發瘋了?」 空氣被沈默凝固。 哈利無力的坐在一疊書上,用雙手搓揉臉孔。 露娜緩步向前,用柔軟的掌心撫摸著哈利雜亂的黑髮。 「…哈利…」露娜輕輕的說。 「…妳不會懂的。」 哈利掙脫了露娜的手,站起身子,走向房間的另一端。 「妳沒有看過深愛的人在面前逐漸凋零死去的樣子,」 他厭惡地盯著自己的雙手,好像上頭沾滿了血污, 「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詛咒著自己當時的無能為力… …所以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 他用力握緊雙拳,指甲刺破了掌心,從指縫間流出了細細的血絲。 「…妳不會懂的…」 「我怎麼會不懂,」露娜輕輕的說, 「我小時候就看過一次了……而現在,我也正看著呢。」 哈利微微一愣,然後轉過頭。翠綠色的眼睛與灰色的雙瞳四目相對。 「…你終於…肯看著我了呢。」露娜努力擠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來吧…我們回去吧…」 窗外射入的光線灑落在哈利遲疑的臉上, 但他立刻轉過頭,讓臉孔隱遁在陰影之中。 「……出……」 「你說什麼?」 「………出去………」 直到此刻,露娜才注意到他手上的冬青木魔杖。 下個眨眼的瞬間,她已經站在大門外頭了。 她瞪大眼睛,看著腳邊的後背包,和佇立在門內的哈利。 「再過5分鐘就可以在附近施展消影術了,」 哈利的口氣淡的像一杯稀釋過度的芙內布蘭卡, 「請告訴妙麗,別再試著找我了…下一次,我不會為任何人開門。」 他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 「…請幫我向金妮……和喀浪獻上祝福。」 露娜看著他掩上門扉,身後的哈比少女對著自己揮了揮手。 「再見了,露娜。」 大門關上的瞬間,露娜僵直的手腳也恢復了自由。 她立刻奔向前方,奮力拉開陳舊的木門。 空蕩蕩的屋內只剩下幾張破敗的木桌椅,和爬滿牆壁的綠色青苔。 她無力地環顧四周,最後頹喪的坐在一張滿是裂痕的木椅上。 「…該死,他把我的摩伊賴蟲拿走了…」 露娜抬起頭低聲自語,只剩下聲音在空洞的屋子裡頭不斷迴盪。 「……哈利……」 ~~~~~~~~~~ 這次想嘗試寫出絕望。 未完待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136.156.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06236982.A.9F8.html
3月前
喔不
11/25 01:49, 1F

3月前
咳!咳...我再也不相信人類了...
11/25 03:37, 2F

3月前
推個,雖然劇情跟死海一樣鹹,但是文筆好好XD
11/25 05:25, 3F

3月前
失去至親和摯愛的哈利 天哪這太痛苦了QQQQQ
11/25 08:06, 4F

3月前
M大們都在灑鹽QAQ
11/25 08:15, 5F

3月前
11/25 08:17, 6F

3月前
QQ
11/25 08:41, 7F

3月前
這看起來還不是最鹽的部分呢
11/25 08:46, 8F

3月前
復仇者都要帶個蘿莉是吧
11/25 09:58, 9F

3月前
劇情突然變的超痛啊!
11/25 18:53, 10F

3月前
能讓女巫病逝的病感覺很厲害...
11/25 19:35, 11F

3月前
推推
11/26 22:36, 1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