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Fate/ if Somewhere 13 安娜

看板TypeMoon作者 (Lauyea)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2(204)
留言6則, 3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FIS目錄: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607683819.A.06E.html Involver:https://involver.tw/Episodes/Details?id=22   看著眼前車水馬龍的商圈榮景,陽光明媚的午後,安娜心裡卻是一片陰霾,坐在捷運外面人行道旁的長椅上苦惱著。 https://i.imgur.com/gcFUdDj.jpg
  這個地方原來是以舊百前車站為中心而發展出來的商業區,在車站與市政府移址後,雖然一度有沒落的跡象,但最後還是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在最近幾年與新的站前商圈遙相呼應,互相融合成更大的複合商圈。   不過這些事情在安娜心中完全不重要,她來到這片土地,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打倒其他的競爭者,得到那個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萬能許願機。   為此她費盡苦心,做了許多準備,甚至用了有些不能說是正大光明的手法,召喚了 Lancer。   她在百前市各處佈下嚴密的監察網,也順利得知Saber與Rider在河濱開戰的事情,而她也抓準時間,在兩個Servant都已經暴露真名、並且因為交戰而精疲力盡的時候,加入戰局,在戰爭初期就將兩個正面作戰能力最強的職階收拾掉,這樣剩下的Archer、 Assassin與Caster之流,根本就不是Lancer的對手,安娜就可以說是已經獲得聖杯了。   但是事與願違,沒有想到Saber的Master留了一手,居然有可以抵擋Lancer A級寶具的魔術,那種接近空間遮斷的能力,如果被時鐘塔探明的話,應該早就被封印指定了吧?貓之所以沒有遭到封印執行者的追殺,也就說明他並不在現代魔術組織的系統內,也許連同樣是阿特拉斯院的魔術師,都不知道他有這種能力。   而且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太早就將Lancer的寶具真名洩露,可能是覺得勝券在握,所以有些得意忘形了吧……如果其他的Master,有人對於南非的神話體系有所涉獵的話,Lancer的真名說不定已經被掌握了;而且聽說阿特拉斯院的魔術師都很擅長高速分析,自己的底細也許已經被解析得體無完膚了。   「啊啊……」安娜懊惱地抱著頭。   她就這樣,因為計畫被打亂而舉棋不定,對於下一步該如何做感到迷茫。   要不要回去找梁文神父商量呢……不過教會很可能已經被監視了,而且也不能保證神父沒有自己的立場。   就在安娜煩惱著下一步該如何行動的時候——   「喲!」一個金髮的青年男子舉起手,像是在跟安娜搭訕的樣子,打著招呼。   這個男的穿著現代普通的休閒服、表情開朗,手裡牽著一個用白色連帽衫將頭髮蓋住的小孩子。   因為這兩人實在太沒有存在感,安娜在他們已經接近到離自己很近的距離,都沒有發現,一直到男子對自己打招呼才發現。   就算是情緒低落,但這樣還是神經太大條了點,安娜忍不住責備自己。   而仔細看清楚男子的容貌以後,安娜更是全身緊繃,差點將Lancer的靈體化解除,好不容易才想起來這裡是繁華的鬧區,終於克制住這股衝動。   身為Master的安娜,很簡單就看出男子的身分,他也是被聖杯戰爭召喚前來互相廝殺的英靈之一,Servant·Archer,以攻擊距離自豪的弓之騎士。   「喔等等,我來這裡可不是懷有什麼惡意喔。」Archer兩隻手掌張開晃了晃,表示自己沒有敵意,也沒有準備戰鬥的打算。   這樣也合理,如果對方的Servant想要偷襲安娜,靈體化的Lancer一定會第一時間作出反應吧?從Lancer安分的樣子看來,Archer應該確實沒有不好的打算。   而且隱匿神秘也是魔術師之間不成文的規定,對方應該不會在人潮洶湧的市中心無端衝突才對。   確認了Archer並無惡意之後,安娜才有餘力去觀察Archer身旁的小孩,帽衫將顯眼的白髮隱藏起來,底下則藏著非人般的白瞳。   應該是愛因茲貝倫的人造人吧?安娜心想,據我的資料看來,愛因茲貝倫的工房應該早就廢棄了才對,這個小孩子又是為什麼、怎麼來到這裡的呢?   「差點忘記介紹,這位是我今次現界所效忠的Master,提莉亞你也打個招呼吧?」 Archer笑著拍了拍提莉亞的頭。   與Archer友好的態度相對,提莉亞瞪著安娜,很明顯帶有敵對意識,但是嬌小的身軀無法讓人產生任何威攝感,在安娜眼裡看起來反而有點可愛。   看到提莉亞有些警戒的模樣,安娜覺得自己應該要更有風度地做示範才對,她起身準備介紹自己。   「你好,我是安娜·福斯特·派歐尼爾,這次戰爭作為Lancer的Master參戰,請原諒 Lancer不能在這裡直接與各位見面。」   「我……我叫做提莉亞……」提莉亞用充滿防備的表情說著。   Archer像是在獎勵提莉亞一樣摸著她的頭。   「很好很好,那麼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Arhcer說完便稍微收起剛剛的笑意,眼神變得有些銳利。   「我已經看過昨天的戰鬥了,呀——這次參戰的Servant,來頭可真都不小啊!」   安娜聽到這個有點緊張,沒有想到知道那場戰鬥的陣營,居然不只有在場的Saber與 Rider,自己真的太大意了。   Archer看到安娜沒有什麼意見,便繼續說。   「西元前羅馬的凱薩,還有那個亞歷山大,真是不得了呀!如果這次參戰的Servant都是這種等級的對手,也許我也是什麼不得了的弓箭手喔,哈哈哈。」   這倒是提醒了安娜,雖然眼前的Archer從能力值看來並不出眾,但Servant的強度很多時候並不能只看表面的數值,傳說中所擁有的技能,以及英靈引以為傲的寶具,才是更重要的關鍵。   「你的意思是?」安娜問道。   「在你撤退之後,我又留在那裏觀察了一陣子,Saber與Rider並沒有繼續之前未完的戰鬥,似乎已經達成協議,要先聯手解決你的Servant,之後再來決定聖杯的擁有者。」   這樣嗎——從貓對Rider的支援來看,他們會合作的可能性確實不小。   「既然已經知道那幾個Servant的真名,你怎麼不先去接觸他們呢?」   「嘛——還處於成長期的Rider就算了,我跟那個Saber,無論如何都合不來吧!」   「喔——這話又是怎麼說呢?」   「啊,小姐,你這是在蒐集情報嗎?我們是以善意來進行接觸的,想要試探底細的話,你可要做得更不留痕跡喔。」Archer笑道。   安娜不禁在心裡咂嘴。   情報還不夠多,只能用現有的先推敲看看了。   無法與Saber相處,而且有隱藏蹤跡的能力,並且以Archer class現界,雖然還不是很確定,但安娜心中確實有幾位符合條件的人選。   「總之,因為一些原因,我沒辦法與那個Saber聯手,才想來找你商量看看。在解決 Saber與Rider之前,就讓我們先合作一下,你覺得如何啊?」   「嗯……」   如果這個Archer真的是安娜所想的那一位,作為英靈的能力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才對;等到Lancer將其他Servant解決之後,再來慢慢對付Archer,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   不如說真是來得正好呢,原本還正在煩惱著下一步該怎麼走的安娜,決定把握住這個機會。   「我就接受你的提議吧,Archer。」安娜自信地伸出手。   「答應得真快呢,我不討厭這種人喔。」Archer笑著握住安娜的手。   「之後就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1.102.23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610278262.A.C2A.html
1月前
嚇到 以為投票已經過了XD
01/10 20:35, 1F

1月前
改成投票參與有幾種好處,一種是比較不容易錯過w
01/10 20:47, 2F

1月前
另一個是我覺得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
01/10 20:48, 3F

1月前
舉行一次安價活動大概要花兩個小時
01/10 20:48, 4F

1月前
希望可以藉由這種投票參與的方式增加參與人數
01/10 20:49, 5F

1月前
推~
01/10 23:39, 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