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GO][翻譯] 聖杯怪盜天草四郎 第三節

看板TypeMoon作者 (帕露迷路)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8(18016)
留言34則, 18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第三節 前菜·餐前酒、或佐酒小品 偷竊的重點有三……不對,有四。 事前籌備……制定縝密計畫。 臨機應變……遇到預期外的狀況要能即時應對。 撤逃路線……不管什麼情況都要預先保留退路。 最後、也最重要的是—— 運氣。 倘若少了它,就不可能成就精湛的竊盜。 - 天草四郎 「今天也辛苦大家了。」 桑松 「我會以義工的角色在醫務室幫忙。 ……這樣應該沒問題吧。」   「我覺得沒有」 天草四郎 「我也覺得很好。 就像之前說的——」 桑松 「要做為一名醫者行動、對吧。我明白。」 荊軻 「那間美術館的館長、雖然不是魔術師…… 既然是特異點的成因之一,恐怕不好對付。」 天草四郎 「順帶一提他應該也不是御主。 上次和迷樣的上班族對峙時,沒有感覺到像是因果線的聯繫。」 荊軻 「等等,那樣絕對很奇怪吧。 不、既然有無主從者存在,被召喚這件事本身是還算合理—— 可是如果不是御主的話,從者沒有義務要服從他。」 天草四郎 「是有個密技——只要向聖杯許願讓從者服從就好。」 荊軻 「……不會很事倍功半嗎?」 天草四郎 「這個嘛。 因為少了主從契約不用被吸取魔力,說輕鬆倒也算輕鬆啦……。 當然,即使聖杯實現了願望、不等於就成為了御主。 所以萬一不小心出了差錯,會有被從者背叛的風險。」 桑松 「也就是說他有駕馭從者的自信囉。」 天草四郎 「不見得,可能是死不足惜也說不定。」 荊軻 「破釜沉舟……嗎?」 天草四郎 「我想荊軻小姐一定很清楚必死決心能激發的力量。」 荊軻 「是啊。 既不持久、一旦惋惜自已的生命又會瞬間變成弱點……。 雖然有這些風險,如果他能持續保持不顧一切的決心的話,我想是十分強大的。」 天草四郎 「那位館長正是抱著必死的覺悟在維護美術館的繁榮。」 Voyager 「嗯嗯……。」 天草四郎 「從這個角度來說,Voyager 指出阿基里斯的盾牌是贗品——」 Voyager 「是不是不太好?」 天草四郎 「正好相反。你做得非常好。」 Voyager 「?」 天草四郎 「要是傳到館長的耳裡他肯定會慌了陣腳。 希望精心蒐羅的藝術品能被認可……身為蒐藏家必然會有種心理。」 桑松 「是啊。 在幫忙醫務的時候,我有稍微看到他工作的樣子……。 確實對英雄的遺物非常執著。」 荊軻 「要不直接跟他說你就是夏爾=亨利·桑松啊? 給他看證據的話搞不好人家會願意展出你喔?」 桑松 「不是很想被像蠟像那樣陳列呢……。」 天草四郎 「……。 ……。」   「怎麼了嗎?」 天草四郎 「沒什麼,只是我好像看見一些突破口了。 桑松,你知道館長偏愛什麼類型的英雄嗎?」 桑松 「似乎沒有特別的偏好。 從勇猛的軍神、拓展精緻文化的藝術家到具備澄澈知性的君王。 不論人種、國家、年代,全都是他搜羅的目標。」 天草四郎 「……原來如此。 果然那種毫無章法的雜亂陳列也是有意義的。」 桑松 「世界在追求著英雄——據說這是館長的口頭禪。」 荊軻 「……他說的確實沒錯。」 天草四郎 「嗯。 不過這樣一來,第一層防備應該可以突破。」 荊軻 「哦?」 天草四郎 「既然他對『英雄』的存在那麼執著,不管是多可疑的遺物他一定都會親自看過吧?」 桑松 「對,確實是那樣。 不過如果 Voyager 說的不假,鑑定能力倒不怎麼樣。」 天草四郎 「或者是太著重於搜集英雄的遺物,真偽反倒是其次。」 荊軻 「不管是真跡還是贗品,只要能投射人們夢想就夠了、是嗎?」 天草四郎 「只要攜帶遺物,應該至少能接近館長。 要試試看嗎?」 桑松 「把我們的武器或寶具交給他嗎? ……但是我的有點太大了。 武器的斬首刀又是沒有特殊來歷、隨處可見的物品。」 Voyager 「我的話……本來就不能算呢。好遺憾。」   「Voyager 一直都是英雄噢」  →「我的弟弟一直都是英雄噢」 Voyager 「嘻,那你一定也是英雄呢,大葛格。 Give Me Five!」 ((o(☆·ω·)人(·ω·立)o)) 荊軻 「看起來就像兩兄弟呢。呵呵。」 「言歸正傳,這樣看來我的武器應該是最適合的吧? 曾經逼近秦始皇脖子的匕首,多少有些價值在。 不過外型沒什麼特徵,是把普通的匕首就是了。」 天草四郎 「……不會。 我突然有個想法,就這麼辦吧。」 荊軻 「可是沒有人可以鑑定這是真品啊?」 天草四郎 「有啊,有位個性非常鮮明的鑑定師就在這裡。」 荊軻 「?」 (草 ·ω·)σ (·_·☆)? Voyager 「……難道是在講我嗎?」 天草四郎 「沒錯。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 天才鑑定師 Voyager! 是也。」 荊軻 「真的? 那就太有趣了。」 Voyager 「哦—……!」 天草四郎 「就是這麼回事。我們要打造天才鑑定師 Voyager。 身分證件、媒體報導、網路輿論等等零零總總。 當然也請迦勒底一起幫忙徹底捏造吧。 好,現在開始要連夜趕工囉。會變得非常忙碌喔!」 桑松 「嗯,怪盜也是不好當呢……。」 天草四郎 「正是如此。 那麼……Let’s 偽造!」 - 天草四郎 「今天就到這邊,明天我們再一起加油。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怪盜之路也是始於足下。 那麼晚安了,御主。」   「晚安……」 Voyager 「對了,天草四郎。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呢?」 天草四郎 「什麼事呢? ……啊,『不和的蘋果』是嗎?」 Voyager 「對,蘋果的事。一直很好奇是什麼原因呢。」 天草四郎 「如果只是個性純良或看重秩序的話,『不和的蘋果』還是可能會帶來衝突。 但你是絕無僅有、被寄託了未來希望的特別從者。 從你不和宇宙為敵,而是想著傳遞訊息就知道了。 既然你是純然從善良的思念而生…… 構成你的要素可能甚至缺少了『不和』這個概念——我是這麼想的。 不,應該說我希望如此相信。 畢竟,我也對星宇天空有所憧憬的人。」 Voyager 「是這樣呀。謝謝你。 我會好好守護的。」 天草四郎 「謝謝你,Voyager。」 - 瑪琇 「這邊是迦勒底。 新聞報導的偽造完成了。 我現在就把資料傳過去,請大家盡情使用。 為了讓暗示魔術更容易成功,文章裡面還藏了術式的文字。」 「那麼,我來介紹一下報導的標題。 『天才鑑定師 Voyager、揭穿達文西的贗品』(附長篇報導)、 『天才鑑定師 Voyager 君、找到羅德島巨像的頭』(附長篇專欄)、 『天才鑑定師 Voyager 、述說與真跡相遇的喜悅』(附長篇專訪)」 Voyager 「你們是不是太認真了啊!?」 荊軻 「哦,真的。 哈哈哈哈。寫得很有趣欸! ……嗯。 讀著讀著連我都開始忍不住覺得『是說 Voyager 好像有鑑定的技能耶』。」 Voyager 「請你醒醒!」 瑪琇 「因為很難得有這種委託,從者的各位都充滿幹勁……」 ??? 「呼哈哈哈哈!太好了、這篇文章寫得真是太好了! 果然現代是廣告的時代!資訊才是決定真假的關鍵! 就算是偽物、壓倒性的資訊量也可以使其緊追、甚至凌駕於真貨! 嗯,雖然不是件好事呢! Voyager 小弟弟說、直流電是最棒的……。」 ??? 「喂喂愛迪生,認真一點! 攥文負責人! 下個專欄還沒好嗎?要來不及了唷!」 ??? 「再給我五分鐘!不、再等我五小時! 因為專欄之神還沒有賜予吾輩靈感啊!」 ??? 「拜託誰來召喚一隻編輯啦—!」 天草四郎 「瑪琇還有大家、謝謝你們的協助。」 瑪琇 「不客氣。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天草四郎 「那——請幫我轉接莫里亞提教授和諸葛孔明。」 瑪琇 「好的。」 桑松 「找他們有什麼事嗎?」 天草四郎 「有喔,我們可是純樸的年輕人耶, 既然要做壞事,當然要請專業的來教一下啊。」 荊軻 「純樸……這個字……是被重新定義了嗎?」 天草四郎 「哈哈哈。」   「嗯……說到騙人」   「的確是一流的人才沒錯……」 - 莫里亞提 「嘖嘖,這麼好玩古怪的事情居然不找我,真小氣!」   「歹勢啦」 莫里亞提 「回的超隨便!」 二世 「……我聽說你們想活用諸葛孔明的智識。」 天草四郎 「是的,想請兩位幫忙想這把匕首的來歷。」 莫里亞提 「要讓對方相信刺殺秦始皇用的就是這把匕首,對吧?」 二世 「了解。 民間流傳預謀刺秦的匕首上面事先喂有劇毒。」 莫里亞提 「那麼一來,鑑定報告得要驗出毒性物質才可以。」 荊軻 「那上面是九頭蛇的咒毒,我覺得不太可能驗得出來……」 二世 「杜撰這些正是製作贗品的精髓所在。」 「雖說史書記載是在淬火*1的時候浸泡毒藥而製的, 可是實作上毒物很可能因為高溫而失去活性。」 莫里亞提 「那還是在淬火之後再重新塗上比較自然。 來創作這則典故吧。」 天草四郎 「毒物要選哪款比較好呢?」 莫里亞提 「考慮到時代背景……首選應該是肉毒桿菌或烏頭*2吧。」 荊軻 「我是覺得那種都可以…… 但是過了兩千年以後,還會有毒性殘留嗎?」 莫里亞提 「正好相反。 想被認為是荊軻的匕首,就得因為某種原因殘留毒性不可。」 聽好囉? 我們現在所要創造的,是『給予人們夢想的真物』本身。 那位皇帝逃過暗殺、除掉了你。 但是因為激賞你的勇氣,偷偷將你的匕首拿到寶庫收藏。」 二世 「嗯。 在秦國滅亡之後興起的是西漢。 站在漢王室的立場來看,刺秦匕首也是件令人五味雜陳的器物吧。 雖然想讚揚你為了抵抗秦王苛政而戰的風骨—— 可是俠客暗殺皇帝這種事本來就是必須譴責的。 所以銷毀也不是、大肆宣傳也不是。 只有少數的重臣知道其來歷,代代相傳。 到這邊為止……大約到東漢成立當前為止都可以順順地編造吧。」   「在那之後呢?」 二世 「有點困難。 新莽滅亡之際,赤眉軍曾經火攻長安城。 就算匕首之前一直被妥善保存,也應該在這裡散佚。 在那之後,長安也多次受戰火波及。 秦代的物品真的能留存嗎……?就算偽造保管的紀錄也只會降低真實感吧。 所以這部分該怎麼做……。」 莫里亞提 「這種時候就要勇敢跳脫框架。」 二世 「 ……嗯。 好,我想到個辦法了。 這樣如何?」 - 天草四郎 「……原來如此。不過這樣一來」 莫里亞提 「還必須再送一個人過去呢。 嗯、太遺憾了!我也很想去的說。」 二世 「人選要慎重啊。 我的話,會因為人種不符不被信任吧。」   「這樣的話……」 - 天草四郎 「是呢。我也覺得這個人選很不錯。」 莫里亞提 「哎呀哎呀,話說回來天草四郎君。」 天草四郎 「是?」 莫里亞提 「你也是不得了的大壞蛋呢。」 天草四郎 「哈哈,善惡姑且不論,我是覺得這次事件的解決方法很和平呢。」 莫里亞提 「汝毋偷盜*3不是基本嗎?」 天草四郎 「得視時機和場合而定。」 兩人 「……。 ……。 啊哈哈哈哈!」   「這兩人相性真好……」       莫里亞提       「明明就很糟啊!?」       天草四郎       「對,可以說是糟糕透頂。       呵呵,如果是正規的聖杯戰爭最後一定會彼此殘殺吧。」       莫里亞提       「就算是變異聖杯戰爭也絕對會在半途展開廝殺!」   「你們感情很好嗎?」       莫里亞提       「完全、沒有這回事。」       天草四郎       「我也不這麼認為。」       莫里亞提       「從信條、主義、目的、動機、       手段、過程、經過、再到結論,       一切的一切都彼此迥異。」       天草四郎       「哈哈哈。正是如此。       哎—要不是在迦勒底的話肯定一見面就寶具伺候了。」       莫里亞提       「只有這點是一致的呢。       既然無法理解就只能廝殺排除彼此。」 二世 「……兩個腹黑人士的主義信條先在此打住吧。 我也覺得他能勝任。只是還不確定他能不能演戲。」 天草四郎 「一定可以的。 又不是要他演別人,只要能發揮本人的角色就好。 這比演戲還要有趣吧。 然後還有一件事想請他幫忙。」 二世 「嗯?」 - *1 把合金製品或玻璃加熱到一定溫度,隨即在含有礦物質的水、油或空氣中急速冷卻,一般用以提高合金的硬度和強度。 *2 別名斷腸草、附子等等。 *3 這邊教授是引用天主教十誡的語氣。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252.17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615081630.A.091.html
1月前
感謝翻譯~
03/07 10:08, 1F

1月前
不果這樣一來→不過這樣一來
03/07 10:08, 2F
已修改,感謝提出。
1月前
真好奇說要召喚編輯那個是誰?子安徒?
03/07 10:29, 3F

1月前
開始預測不久之後會有隻編輯英靈要登場了 (x
03/07 11:26, 4F

1月前
這節真的超有趣,感謝原po翻譯
03/07 11:47, 5F

1月前
感謝翻譯
03/07 11:54, 6F

1月前
推!
03/07 12:00, 7F

1月前
感謝翻譯
03/07 12:31, 8F

1月前
感謝翻譯,看這段看得真的很樂,特別那段偽造文書那段ww
03/07 13:07, 9F

1月前
,待機的英靈很閒嗎www
03/07 13:07, 10F

1月前
感謝翻譯!
03/07 13:07, 11F

1月前
推翻譯
03/07 13:13, 12F

1月前
被召喚被件事本身→這
03/07 13:37, 13F
已修改,感謝提出。
1月前
若這次是東出老師的話,根據過往他寫過的東西,
03/07 13:37, 14F

1月前
那句「私も、星と宇宙(そら)に憧れを持つ者なので」
03/07 13:37, 15F

1月前
這個故意程度並不亞於前面的浪漫啊……嗷嗚……
03/07 13:37, 16F

1月前
天草:只要結果好就行了。教授:只要過程合我意就行了
03/07 13:38, 17F

1月前
感謝翻譯XD 待在迦的英靈真好玩
03/08 00:47, 18F

1月前
天草與教授算同類相斥嗎? 都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03/08 17:41, 19F

1月前
差別只有一個利他(拯救世界)一個利己(驗證計算)
03/08 17:42, 20F

1月前
如果有個計劃是能同時拯救世界又能驗證教授的計算呢?
03/08 20:06, 21F

1月前
用真品(寶具)來裝偽造品www
03/08 23:56, 22F

1月前
是說,九頭蛇毒的設定被保留了?
03/08 23:56, 23F

1月前
那就是目前這兩隻一起待在人理救援隊的理由啊w
03/09 11:38, 24F

1月前
天草說的星星跟宇宙是什麼捏他哏嗎?
03/09 15:14, 25F

1月前
天草:會為了引導他人幸福而勸導、引領甚至善意欺騙他人
03/09 15:53, 26F

1月前
,甚至連自己都可以犧牲。教授:會為了達成自己目的勸導
03/09 15:53, 27F

1月前
、引領甚至惡意欺騙他人,甚至連自己都可以欺騙(1.5.1)
03/09 15:53, 28F

1月前
03/09 15:53, 29F

1月前
「星」在Apo那邊用來比喻人類的希望、美好的未來
03/09 20:56, 30F

1月前
特典小說和齊格絆資訊也有用「星」這個比喻
03/09 20:59, 31F

1月前
天草是向明星伸手者,齊格是擊墜明星者
03/09 21:01, 32F

1月前
不要再說了(′・ω・`)嗚嗚嗚
03/09 21:07, 33F

1月前
追逐天上明星的少年 這很浪漫對吧030/
03/09 21:14, 34F
※ 編輯: parulky (123.193.252.172 臺灣), 03/11/2021 19: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