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端是青竹夏風響(番外二十五-中)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醬醬薑薑薑)時間1月前 (), 3周前編輯推噓10(10013)
留言23則, 10人參與, 4周前最新討論串1/1
     青竹還未走近,趴在端雲風腳邊的雪風先蹭了上來,想同他討排骨吃。   「雪風好幾日沒見,跑去哪兒玩耍修煉了?」給了他幾塊吃,青竹揉著牠的腦袋:「修煉認真勤快是好事,但不要總愛去逗鬧其他峰的寵獸,你又被告狀了。而且是不是又大了些?」   雪風雖與他結了妖契,成為從獸,但青竹並不多約束牠,他從雪一更那兒得知幽影狼這般妖獸的天性喜好自由,會自行吸收天地靈氣修煉,便同牠約好,任牠隨意在天劍門的領地內縱行修煉,只要不犯門規,不去侵擾門徒,記得定時回來就好。   雪風聰慧,整個天劍門裡到處跑,也不知怎麼的與好幾隻其他修士的從獸成了朋友,還愛膩在掌門那兒同他養的妖獸玩。分明該是頭孤傲的狼,但性格又偏生像狗,與誰都容易親近起來;在吃食方面,牠這般的妖獸吃什麼都可,雖愛青竹煮的,但整個天劍門許多修士見到牠就餵,搞得牠常常好幾日跑在外頭玩耍,也不怕餓著,整日是吃飽喝足,除非青竹特地招牠,要不常常一處修煉後吃飽了就躺著睡,好幾日不回。   又大了些?兩年多沒見到這頭幽影狼,顧靈犀不只覺得他「大」了些,根本是「胖」吧?一頭好歹也是少見的妖獸,雪一更的雪鳴就長得算群狼中英俊瀟灑的,怎麼這隻雪風……明明那時在冰靈境看到覺得還挺可愛的,師兄才養兩年多……他覷了眼正在愛憐摸著從獸的大師兄,不知道該不該講——想想最後還是把話吞進喉嚨裡,將手上吃食放下後,恭敬對端雲風問安。   顧靈犀百年不到就結成金丹,還是獨自在外努力的成果,端雲風檢視他的境界、狀態,點點頭表示稱讚,而後便要徒弟們先用膳。   這聚雲峰也有好幾年沒有師徒全齊聚一堂,雖然如今還是少了剛跑出去的晉芳、未回的陳晟與陳三二,但好歹熱鬧不少。   青竹見端雲風終於出關,氣色看來很好,面上是藏不住的歡喜。   他坐到道侶左側,拉住他的手傳著靈氣省視一番,端雲風任著他做,並不避諱在徒弟們面前展現親暱。   他們倆這樣做的自然,兩年多未見這景況的顧靈犀卻是渾身看了都發癢,但又想到兩人畢竟都結成道侶多年,這點親密是自然,怎樣都不是他這小徒、師弟能多置喙的,只能專心捧著碗吃飯,腦中認真數著菜色,來個眼不見為淨。   青竹確認端雲風無恙後,神識深處一直吊著的不安終於放下,笑顏綻開的不斷夾菜餵著師父與師弟。   戚修邊吃邊忍不住咕噥:「大師兄!不要太寵四師兄了!他面前那小盤子都要被你疊出肉山了!」   顧靈犀彈了一點火星往他鼻子燒:「要你管,我吃的完。」   李長生則是忙著夾菜給這偏食的四師弟:「靈犀,菜也要吃些。」   顧靈犀一看那些綠綠的東西就反胃,但又見李長生殷切望著他,哼哼幾聲還是乖乖吃下。   見他難得肯多吃點菜,青竹開心地盛了一羮翠玉白菜丸子要他也吃些,顧靈犀苦著臉亦是吃了。   戚修看大師兄、三師兄都只顧著疼這霸道任性太子師兄,憂傷地夾著菜,囔囔道:「我就不得人疼啊。」   端雲風夾了一塊肥美的烤五花肉沾酸橙醬到他碗裡。   戚修感動地道:「師父!」   端雲風面無表情:「吃飽些,今日課業進度才有力氣做完。我閉關一段時間,你修行沒有進展,又偷懶。」   戚修:「……」   顧靈犀回到聚雲峰已是晌午,這頓午飯吃的晚些,等用餐完已是未時末。   收拾好後,顧靈犀推著李長生就要去比試切磋,他與對方境界相當,往往能打的痛快,卻意外的被雲風真人喚去——不只是他,聚雲峰上在的徒弟們都被叫著站了一排,連青竹都沒有避免。   疑惑看著端雲風,戚修有些緊張,以為自己要被訓了,畢竟他這幾個月除了到處去外頭找古墓探跟挖外,還真是沒認真修煉,但又不解,怎麼師兄們也被叫著一起罰?   端雲風看向直挺站著的徒弟們,從戚修、顧靈犀、李長生,最後到青竹,只見性格最為溫和且懂他的大徒弟溫雅望著他,眸中是暖暖笑意。   「這半年來,長生與靈犀皆晉升為金丹真人,你們二人金丹境界完滿,足可見修道用心。為師知道,你倆不曾偷懶懈怠,時時砥礪道心,氣充志定,有此成果,皆是你二人修行認真的回報。長生,靈犀,為師甚少褒揚你們,你二人有如此成果,值得鼓勵。很好。」說到這裡,向來少話的端雲風停了停,看著訝異張開嘴的顧靈犀,獃憨獃樣傻笑的李長生,嘴角勾起,露出難得的一點溫煦,「你二人修道不到百年,有此境界,若將來持續努力,想必能道途長遠。為師對你們,一直以來沒有多的要求,只要你們遵從己身道心所向,不忘初衷。望你二人從今而後,能夠謹記這些年來在大道之途上所遇種種,不失本心,道途順遂。」   被端雲風稱讚已經令李長生跟顧靈犀心情震盪,紫府中發暖又喜又樂,而又再聽他如此說,二人對看一眼,躬手尊敬對他拜道:「『謝謝師尊教導,弟子謹記在心!』」   點點頭,端雲風走了幾步,沉思一會後,才道:「門派裡,成金丹真人後,便可獨自立峰,收徒為師。此事自你們大師兄金丹結成後,為師就有多次思慮,今日要你們聚於此,也是為了這一事。」   顧靈犀眨眼,他認真修煉,一心想往上爬,沒有想過有天要獨自立峰這件事情。   更沒想過,師父與師兄同為道侶,他竟也曾打算放手讓大師兄獨立嗎?道侶不是應該都一直膩在一塊……   「關於領小峰頭自立一事,為師已與你們大師兄討論過,他並無獨立成峰之意。你二人又有何想法,可仔細思考。不需立即回答。但還需明白,有了金丹後,這修道路後就更需己身面對,做為師父的我,並無法再像從前那般照拂太多。」端雲風說到這裡,拿出兩個製作細緻的乾坤袋,一個是秋麒麟色,一個是火磚色,遞給二人:「這是我備好的結丹之禮。另靈犀的靈犀寶劍,為師會再替你煉製增強,讓它更合你如今金丹之能。另外,你二人可想要結丹慶宴?青竹沒有替他辦過,是因他說不必,但一般來說,門派裡會辦宴慶賀。若有需要,為師就一併連你三人辦了。」   沒有想過會收到結丹禮物,更沒想到師父會替自己再煉製寶劍,還有想要辦宴……顧靈犀難得傻張著嘴,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雲風真人的確只對青竹這大徒弟最為上心,但對餘下徒弟們,他雖沒有過多關心疼愛,卻是該做的從未疏漏過,甚至有時比許多師父還做的好。   滿懷感謝收下那份結丹之禮,李長生不停說著謝謝師父,臉上露出的笑那麼傻那麼喜,端雲風拍了拍他肩膀後,對戚修道:「戚修亦是,你資質甚好,若好好修煉,將來亦是一片璀璨,為師知道你一直想要一種法寶,也早已替你煉製好,若你早日練到心動期,可將此物予你。」   揉揉臉,沒想到師父替他準備了這些,讓整日愛偷懶的戚修有些不好意思:「弟子明白,謝謝師父。」   「謝謝師父。」因思緒太多,好不容易從嘴裡擠出感謝,顧靈犀恭敬將本命寶劍奉上,端雲風乃少見的煉器奇才,當初替他找來這把同名的靈犀劍時也是有替他煉製一番,如今再煉,想必能令他使用得更為趁手。   頷首收下,端雲風讓青竹站在他身旁,再道:「一個月後,我會攜爾等大師兄外出一陣子,歸期不定,可能會花費數年也不一定。這一月內,長生與靈犀需想好接下來的安排。戚修專心修練。離開這幾年,我會請師尊來替代教導。晚些晉芳回來,我亦會對她說明。」   突然的,顧靈犀莫名想問:「師父要與大師兄去何處?」   端雲風沒想到他會有這樣一問,思索半晌後道:「……雲島仙宮。」      雲島仙宮?這個名字在場四名弟子從沒聽過,是個門派?還是個秘境?聽這名字感覺似乎可在裡頭有不少奇遇。   但端雲風並不再多加解釋,只是好好吩咐了餘下眾多安排,似乎真是因為此次外出會花費不少時間。   內心雖然十分好奇,但想必等大師兄歸來,就能明白一二,收斂那些疑問,李長生等人接下來便該想的去想、該修煉的修煉去了。   而頭次聽到雲島仙宮四字的青竹也一樣好奇,卻不多問,他看著四師弟拉著三師弟要對打——理由是打打讓腦袋清楚些好思考,好笑搖搖頭,轉身拉著端雲風的手笑道:「師父,弟子這段日子裡試著又雕了幾個新的木雕,是書上看過的妖獸,你要不要瞧瞧?」   看著小道侶溫暖的笑臉,端雲風嗯了聲,抬手摸摸他的臉:「雕了怎樣的?」   青竹拉著他走到一處樹下,坐到石桌旁,像獻寶似的將那些木雕掏了出來:「一直想雕個呲鐵,還有丹雀、白鹿……」    雪風趴在青竹腳邊,聽著他的聲音那麼開心,又聽著端雲風偶爾回著,嗯、不錯、這個可以再改,用尾巴掃動兩下,慢慢睡去。   * * *      「三二。」陳三二將手上的玉符送出去後,聽到呼喊回頭看去,就見風不染拿著一件大氅過來,將他裹住。   修道已經要二十四載,外貌還像個少年的陳三二皺著鼻子,想要逃開那件毛茸茸的獸毛大氅:「不冷呀,風前輩。」   「前幾天還躺在床上的人說什麼?就沒見過修道的像你身子這麼不好,不過泡個寒潭居然就病了。」風不染仗著自己道行高,一把就將在他眼中還是個小孩兒的少年抓回來,揉著他發涼的臉:「又給你大師兄送訊?」   「嗯。」垂首玩著大氅上的綁繩,陳三二低聲道:「好久沒見大師兄了……有些想他。」   「你快些築基,就能回去看他啦。」將少年一把抱起,風不染笑道:「來來,既然精神不錯,哥哥再帶你去修煉,小三二真成材,跟著哥哥幾年,就已經煉氣九層,快築基了,好棒好棒。」   「……風前輩,可以不要每次都這樣把我抱來帶去的,我不是小孩子啦。」說是這樣說,陳三二也懶得抗拒了,相處這幾年下來,他最是清楚這魔修前輩雖然人親切和藹,做起事情來卻是不容別人拒絕,加上他也真的沒辦法從對方懷裡掙開,只能認命懶懶抱著對方的脖子,讓他帶著自己走回去:「今日要試些什麼?」   在這段時間內,不只是帶著他到處歷練磨練道心,風不染更是搜刮不少古籍玉簡丹藥,想辦法讓他試著拓養全身靈穴、強壯靈根。   他會泡寒潭也是因為要試著鞏固、加強他身上三靈根中最為粗壯的水靈根,拓寬經脈,讓靈氣能在體內更為自由運轉。   不過他天生體質沒有那麼好,一時疏忽,受寒病了多日。   風不染看他那麼懶散,笑著揉了他臉幾下:「嗯,你那些姐姐們替你熬了你那什麼二師兄送來的藥,喝完後,我們來試試看一種新法子……」   高大的魔修抱著少年模樣的小修士往一在陽光下看來雅緻華美共存的,紅與白二色為主的莊苑走去,只見好幾名嬌俏的女修正從裡頭紛紛走來,嘴裡罵著風不染:「魔尊,怎麼又讓三二跑出去吹風?」   「就是,這人真不會養孩子!」   「他呀,只會到處跟人生孩子!」   「哎呀呀!」   「喂喂!別胡說,我才沒孩子!」   「真的嗎?」   「我不信。楚姐姐,你信不?」   「嘛,這個,不好說……三二,你信不信?」   「晚輩覺得,可能不只孩子,風前輩連孫子、曾孫、曾曾孫、曾曾曾孫都有--」   「小三二!」   * * *   一個多月後,處理好許多事務的端雲風挑了一日清晨,帶著青竹就要離開聚雲峰,他已將晉芳託付給花凌真人照顧、教導一段時日;而出乎意料的,是前一日李長生與顧靈犀二人來表明亦也要共同出外遊歷一段時間。   他跟李長生討論過後,都決定不辦結丹的慶宴,一是他們對此都沒什麼興趣,二是辦宴麻煩,反正不過就結個金丹而已,又不是多麼了不得的事情。   很了不得好嗎?真以為金丹真人說當就當啊?戚修木著臉壓抑住想吼出來的話,一旁的晉芳滿臉也是寫著:「這人真討厭,在說什麼話啊!」   聽到顧靈犀說著麻煩,青竹摀嘴笑出聲來。   顧靈犀道:「還有,這次遊歷,戚修也要一同。」   一聽到這話,戚修瞪大了眼:「什麼?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我不用吧?」邊說他就準備邊跑。   但顧靈犀那可能讓他跑?他一把將戚修按住,不讓他說溜就溜。   戚修不敵這四師兄能耐,哀嘆聲,扭著身體叫著救命。   顧靈犀對端雲風道,修界最近盛傳不久後,東南方會有一處古墓開啟,不知是不是傳說中的仙魔古墓,他與李長生要前往探看,順便抓著這不認真的五師弟一同鍛鍊。   「……我可以不要嗎?」苦著臉,戚修使勁想從他手裡掙脫,顧靈犀瞪了他一眼,他就懨懨的低下頭去,可憐兮兮地用著腳尖磨著地上砂石。   「也好。」端雲風頷首表示明白,又再次囑咐戚修修煉上需要注意明白的,師徒五人選在同一天出發。   又令人意外的是,才說完也要外出遊歷,李長生再向端雲風稟告,這次遊歷回來,他若順利,雖暫時沒有收徒意願,但會獨自立峰。   顧靈犀似乎早已知道此事,抓著戚修的他表情又是那般的不悅。   聽到李長生要獨立擁有一個小峰頭,離開師門,最訝異的就屬戚修與晉芳,正準備著行李要去花凌真人那兒的晉芳大聲喊道:「騙人!」   戚修亦道:「就是啊,大師兄都沒立峰,三師兄為什麼要?別人家那些喜歡分峰頭出去就讓他們分嘛,咱們峰又不用!聚雲峰這麼大……」   端雲風看了他兩人一眼,戚修、晉芳又趕忙摀嘴,但表情還是遮不住。   「長生想要自己有個小峰頭,這樣很好。這本就是你該得的。」反而是青竹沒有多問,表示贊同,而後他又柔聲問顧靈犀:「那靈犀呢?」   「……我要再多思考一段時日。」顧靈犀對端雲風道,放開戚修,抬起腳踢踢李長生:「等這趟回來,想好了再說。師父,可否?」   被踢得莫名其妙,李長生卻也不敢閃,就乖乖給他踢著發洩脾氣。   「可。」看著這自小個性就彆扭、總有許多自己思緒的太子徒弟,端雲風對他向來有著眾人都不知的包容——要不有那個師父能忍受徒弟整日擺陰陽怪氣的神色?   但這眾人不包括青竹,他最是清楚師父對四師弟的種種包容。   他看著顧靈犀一臉彆扭的道謝,伸出手來摸了摸他的頭,道:「靈犀慢慢想,不急的。還有,別又欺負長生啦,你們這次一同出外,要好好照顧彼此,知道嗎?」   嘴裡唸著師兄還在把我當小孩,但也沒把青竹手推開的顧靈犀回著:「知道啦!」   李長生決定獨自立峰一事亦也就這樣定了,只有晉芳還在喊著不信。   如此又過去一日,出發當天,端雲風施展術法封了聚雲峰,並已提前向掌門報告,他這次出外,歸期難定,弟子們也都離峰,天劍門十峰之首又要空山,掌門是無奈嘆氣,但也知道門徒追尋道途、要增長境界,這樣出外遊歷鍛鍊是最好,便允了。   四把飛劍離開聚雲峰,只留下長長雲氣曳過天際。   兩道向著東南方前去,兩道向著正南方而去。   * * *   被端雲風帶著向南方飛駛而去一段時間後,青竹看著遠處朵朵白雲,迎著暖暖南風,想著不久前戚修一臉淒苦被顧靈犀抓著踏上飛劍的模樣,笑了好半晌後問道:「師父,這一趟是要去南海罷。那個雲島仙宮是秘境嗎?還是要在海族城鎮附近?叫雲島仙宮,那雲字,是否代表仙宮在一處像島的大雲上?」   修界中有太多神奇奧妙之物,青竹好奇問著,又擅自想像推測起來。   他曾經在記載些奇物的玉簡裡看過,有秘境藏於雲朵之上,還有深海中有魔修宮殿,就不知道這雲島仙宮,到底是多麼獨特有趣的地方?怎麼他從未聽聞過。   「是。」端雲風飛劍向來較快,這一路上都在配合青竹速度,此時他慢了慢,停到人身邊,一把拉住了小道侶到懷裡,讓他收下飛劍,但他只回答了兩個問題,「不過不是去海族城鎮。」   而後他便帶著人繼續往南前進,青竹見他還在思索怎麼說話,便耐心等著,一手則玩起他的袖子或是頭髮起來,就同他小時候常做那般。   瞧見這大徒弟一直以來無意識的小習慣,端雲風看著看著,紫府中莫名因此而湧起暖意,原本許多思緒也因次平復許多。   「雲島仙宮,其實也不是正確稱呼。」讓飛劍的速度維持著,端雲風想了好一會,緩緩道:「正確來說,那島名喚『九霄島』,是個有著靈識,如同從前與你遇過的無水之水類似的事物,它亦不是在雲朵之上的仙宮。而是一個如天劍門那般,飛離凡土的空島。」   「空島。」青竹知道修界中這樣的空島不少,卻也只見過幾個,而聽到稱呼,更令他好奇了:「九霄島?與師父的本命劍同名?」   「是。」   青竹開著玩笑:「難不成師父的寶劍,是從那島上出來的?」   豈料端雲風回道:「是的。」   「咦?九霄劍,不是、不是師父的父親……」青竹一時間吃驚到不知該如何說。   「你也可喚他父親,你是我的道侶。」看著大徒弟呆傻模樣,端雲風捏捏他的鼻尖,露出一個很淺的笑:「九霄劍的確是我父親遺物,同時九霄島亦是。九霄劍原本就是九霄島的定山寶劍,誰擁有九霄劍,就能擁有九霄空島。」   「啊?」摀著鼻子,聽著一串九霄又九霄,青竹再次震傻,「父親的遺物?九霄空島?咦咦咦?咦?」   端雲風愛憐看著他這樣可愛動作,露出只有在道侶面前才會放縱自在的微笑:「是。九霄島,乃是父親遺物,從前他自上天界下到百朝時有過一場際遇,也是在那時他得到這九霄空島。空島上則另有一個仙宮,是已經隕落,來自上天界的星官,東甌星官的丹元仙宮。丹元仙宮則是母親從前的奇遇所得。」   一邊說著,端雲風讓飛劍越升越高,離開天劍門不過半日多,他們已飛過南境邊緣,到南海之上。   南海又名火焰海,這裡潮水終年溫暖,在南海岸有一處藻類甚多,讓海水呈現奇異紅色,且據說曾有火鳳凰隕落至海底,讓海水有著如此溫度,故被如此稱呼。   火焰海中有海族無數,海島成千上萬,廣闊無邊,跨過南海再往更遠而去,又有其他大洲。   但那些大洲連端雲風也沒去探過。   兩人飛劍下可見到的確有不少海島,滔滔海浪中更可時而見到海獸身影,更有不少大翅妖禽飛過,這些飛禽雖然有著一定妖力,卻都懼於端雲風出竅尊者的威壓,遠遠避開。   暖陽熱風,飛劍逐漸飛到一個連飛禽都少的高度,白雲重重之處。   這裡的白雲不同他處,看起來特別的巨大,層層疊疊像是座山般。偶有飛鳥飛過,都會避開這樣白雲。   「這兩樣神物,是父親、母親隕落前,使用奇術縮小成芥子狀,寄於我神魂之中,直到我成為金丹真人,有著神識的九霄島才從我紫府中醒來,要我將它放出。」   「我結金丹後,三百多年來,一直將九霄島放於這南海之上。因它是有著神識的仙島,且有隱匿藏跡的術法施於其上,沒有渡劫之能的修者亦無法輕易察覺,所以這修界中,沒人聽過雲島仙宮也是當然。」端雲風望向那重重疊疊的奇特白雲,伸出右手,對著那巨大雲朵掐出一個法訣,就見突然有風起,穿過二人,眼前那白雲像受著那陣風般,開出一條灰黑漫漫長道,直向雲朵深處。   雖然是雪白雲朵,可當那條長道現出時,卻又可見裡頭有著雷光閃動,雲道顯得幽暗無邊,深深長道盡頭,又隱隱可見一片蒼綠。   端雲風凝神看著雲道許久後,說道:「這就是我一直想同你說的,其實與你結契時本就想同你說清,但又因許多原因,還是決定在你金丹結成,境界穩固後告訴你。」   「……咦、啊?」一時間接收到的資訊太過龐大,青竹傻傻張嘴,千想萬猜沒有想到過道侶要跟他說的是這個。   饒是知道道侶很厲害,總是有很多奇遇,擁有不少財富。但萬萬沒想到師父有一座空島,空島上還有一座仙宮,光是擁有這兩樣事物,在這修界中會受到多少人覬覦?饒是總是清心寡慾,對財富靈石並不在意的青竹也能瞬間了悟。   他無措地眨眼:「師父,你、你一次說太多了!弟子受不住!」   而同時他也明白了,為何凌雲真人、燕飛真人二人會隕落——擁有這樣的寶貝,若不幸被貪婪之人知道……   一時間太多複雜情緒與想法湧上神識,青竹看著那雷光閃閃的長長雲道,禁不住低喃:「弟子好像知道太多了。」   「你是我道侶,這些本就是你該知道的。」端雲風被他逗的笑出聲來,搖搖頭:「等等還有許多,可還有你受的。真受不住?」   受不住當然是玩笑話,青竹明白今日他知曉這些,接下來就要同對方面對更多,對於道侶的信賴感到歡喜,他假裝自己真的要受不住,摀著胸口,苦惱道:「嗯,弟子的金丹好像還勉強可受住——儘管來吧!師父!」   「……頑皮。」捏捏大徒弟的鼻尖,端雲風搖搖頭:「不過接下來,可能是我受不太住了。」   「咦?」   「……九霄島它,脾氣不是很好。」讓飛劍往雲道裡翔去,端雲風語氣難得有些無奈,他招出一道巨大水璧包裹擋著雷光電氣,「其實自結嬰後,我就沒來過了。記得上次來,這雲道裡沒這些雷,如今這麼多,看來它是怒了。」   啊……誰能不怒呢?被自己主人忘了一百多年。青竹看著雲道兩旁不斷砸來的閃電一一被水璧吞吃掉,不知為何有些想笑。   有脾氣的空島,真有意思呢。   雲道雖長,但也不過五百丈左右,端雲風的飛劍一下子就越過那幽長暗道,這期間青竹細數,雷光大概砸了有七百多道來,可見九霄島的確氣炸了——而坐實這想法,還有一點——兩人穿出雲朵,眼前現出一座巨大浮空飛島,東西長約一百六十九里,南北寬約五十七里,空島上有平原長河高山,還可見深處有座雪白宮殿,雲霧繚繞,綠意盎然,嬌花無數,奇陣佈在上頭,與天劍門的空島景緻截然不同,是另一處美妙仙境,但這樣仙境上面,有著雲朵飄著擺出數個大字:「負心漢。」迎著兩人。   「噗。」青竹摀臉大笑,窩在端雲風懷裡全身都在抖。   端雲風將飛劍停在那負心漢三字前面,嘆了口氣,伸手將那三字滅去:「九霄島,許久不見。」   「我不記得你,你是誰?我不記得有這麼沒心的主人。」雲朵又聚攏,現出了這排字來。   青竹從他懷裡探出頭看到這排字,笑的更加厲害。   見道侶笑成這樣,端雲風表情一時間有些微妙,他搖搖頭,才要說話,眼前那雲又變了形狀。   「這笑成這樣的是誰?身上為何有你氣息?負心漢。」   ……這到底是認的還是不認的?端雲風道:「他乃我的大徒弟,亦是道侶。九霄,我要帶他下去了。」   「騙人,你居然會有徒弟、道侶?」那雲朵震驚到都亂了形狀,原本是凌厲的字體瞬間變成有些扭曲可笑起來。   不理九霄島的胡鬧,身為主人的端雲風本就可不管他這些舉止,帶著笑到臉發紅的青竹踏到了島上。   「師父,九霄島、前輩,真有意思。」抹著眼角笑出的淚,青竹好奇張望著四周,發現這裡靈氣滿溢,真的是個妙境,他將放在御獸臂環中雪風放了出來,幽影狼被放在那能讓從獸暫住安歇的臂環中好一陣子,早已被關的不耐,一踏出來就樂的到處轉,但牠踏了幾步又發現此處奇異,趕忙縮到青竹身邊,蹭著他。   安撫摸著雪風,青竹笑問道:「師父,你要帶徒兒先逛逛這裡嗎?」   「稱呼他九霄島就好。」端雲風道,他二人才踏上島,就不知從何處滾出許多圓亮雪白拇指大的玉石,在地上不斷翻滾排出字來,皆是出自九霄島的意志。   「端雲風,你為何這麼多年不上島?」、「不是同你說過,要修煉在這兒最好!那什麼天劍門的靈氣沒我多。」、「你不上島,就是為了討老婆?」、「你老婆挺可愛,叫什麼名字?」   帶著人慢慢走向島內,端雲風不理九霄島那些問題,向青竹繼續講著這關於九霄島的事情。   「結了金丹後,九霄島甦醒,我便將它放出。也是在踏上島後,我憶起許多事情。或者該說,母親離世前,將我的記憶封住,她為了我的道途修行,讓我遺忘種種往事,直到有了金丹,直到我踏上九霄島。」九霄島的環境是有二座高山遙遙對望在近中間處,仙宮就座落在兩座山脈之中,最前則是一片平野,與一條彎曲的長河將島一分為二,接著有許多密林與玉石小山、靈泉、低谷錯落各處。   更有許多奇花異草,世間少見少得的草藥隨處可見。   青竹讚嘆看著這仙島上環境與種種天材地寶,想著這些草藥若讓陳晟看見了,定要樂瘋了。   端雲風身為島主,其實可以隨自己意志改變島上地貌,興建各種樓閣房舍,但他這些年來都沒有這樣做,只是任著這島維持原貌。   告訴雪風這裡很安全,放著牠到處玩耍,端雲風用御風術帶青竹飛過半片島境,讓他一一看過,他還是不理又飄來在身旁的小小雲朵字跡,看著這座仙島,他有太多話想同道侶說,卻一時間無法說盡。   九霄島以空島來說也算巨大,不過對於可以使著御風術的修道者來說,逛過整個島也不過花費一個時辰。   又繞過半片島境,端雲風終於將青竹帶飛往那在兩山之間隱隱濛濛的仙宮,「其實當時我才四歲,很多事情都記不太得。到了九霄島後,最先想起的……是母親自爆的模樣。」   聽到這話,青竹看向他,沒有回應,只是握緊了端雲風的雙手,那一向寬大溫暖的手,此時卻是有些冰涼。   「那一日,我記得父親與母親受到邀請,要往一處參宴,路上卻遇到伏擊。他二人境界當時,若我沒記錯,一個已經洞虛,一個已經大乘,在百朝上鮮有敵手。父親與母親二人平素潛心修練,不惹是非……應是這樣吧,有些話,我也是聽師尊所說。」說著這些話,端雲風神情沒有太多變化,仍像平素那樣帶著一點冷意的面龐,卻是讓紫府神識與他相連的青竹感受到他魂識中的一絲哀傷。   「他二人本就是爛好人,那會沒事惹是非。」一排雲字又飄了過來在兩人面前,九霄島回著,「尤其是端凌雲,好到被人賣了都會替對方數靈石。要不是有風燕飛在。」   端雲風伸出指戳開那排雲字,「九霄,謝謝。」   雲朵散開,九霄島沒有再排出字來,只有淺淺雲霧繞著端雲風與青竹轉著。   兩人說到這裡,正好踏上仙宮最前面的白玉廣場。   青竹抬眼望向這高聳的仙宮,只覺迎面而來一片讓人神魂震盪的強大仙氣——遠遠瞧著時,覺這仙宮看來飛閣流丹,精緻美麗;而今直迎細看,卻是深深感受到這座仙宮當真是神工天巧,精妙絕倫。   「雖然憶起許多事,但父親與母親是受誰所邀,又是受誰所殺,我怎樣也想不起……只記得母親抱住我,將縮為芥子的九霄島與仙宮鎖入我紫府之中,告訴我,絕對要活下去。」仙宮感受到主人回歸,已經敞開大門恭迎他的到來。   端雲風卻沒有馬上帶著青竹進去,他獨自走向前去,玄色法衣在雲霧中飄飛,長長馬尾亦隨著他踏出的每一步晃盪著,令他看來像是可以隨時乘風而去的仙人,他招出九霄劍,放在掌上細細看著許久後,輕聲道:「還有一句話,她打入我的靈台中。」   「母親說,雲兒——不要報仇。不可以為了報仇,失了道心。不可以為了報仇,求這大道。母親說,不可以……母親說,活下去,雲兒。」說出這句話來,端雲風的語氣又沉又重,他看著仙宮最高處,那兒被雲霧遮著,隱隱可見這仙宮有七層。   「想起這一切時,我不能接受。」停了許久,端雲風轉過身來,他的眉目是再也藏不住的哀傷,那是他從未讓人看過的神情:「我不能接受,為何不能報仇?為何父親與母親要受到這樣的對待……母親自爆,父親被萬劍穿身,挖去紫府中元神,九霄劍被我弄丟,我被母親用著最後一道力量,破空縮地送往他處,卻被魔修抓去,當了一年的藥爐,我潛心修煉,想著要找出過去,好不容易成就金丹,讓九霄島甦醒,遭受這些種種,為何我不能報仇?為何我不能找出兇手?母親與父親心善,心善到此,未免太過可笑。」   「我不懂。所以當時就拋下九霄島,離開這處。而後回到天劍門,我所做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訴師尊,我要立峰,並且奪得十峰之名。」    (待續)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0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03645773.A.CCF.html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10/26/2020 01:09:56
1月前
推,師父其實心裡真的有很多一直以來無人可訴說的感
10/26 01:48, 1F

1月前
情和情緒,現在有了青竹,終於有人可以聽師父說了。
10/26 01:48, 2F

1月前
覺得劇情真的是來到尾聲高潮了,雖然期待但也開始
10/26 01:48, 3F

1月前
不捨了啊
10/26 01:48, 4F
謝謝你的回應,看到這樣解析師父好、好開心qq 其實很多時候礙於他的人設、性格等等,我不太好去描述他的情緒起伏變動 在這邊其實他就連說出這些往事,都是很冷靜的狀態 而是的,有青竹在──所以他可以說了:) 也謝謝你的期待與不捨,希望後面的故事還可以繼續讓你看的愉快^////^
1月前
師父QAQQ
10/26 02:38, 5F
不QQ!有青竹在!
1月前
九霄島可愛~想問殞落的仙人是回歸到那去?
10/26 02:53, 6F
九霄島是個老爺爺但很任性可愛<3 殞落的修士仙人在設定中,要看殞落的方式跟本身功體強健 有的運氣好些,可以撐著一口氣像之前無頭郎中的陸鴻那樣另尋他法重修重塑肉身 也有的會進入輪迴,再走一條新路 但大部分都是神魂飛散,不再存在 也有些更慘的,是被仇家或是有心人將魂識魂魄抓起煉化成為妖物、工具 這些是本來就有的一定設定,如果劇情沒有特別帶到我就沒有說明~ 修界真的很殘酷otz
1月前
師父現在有人疼了!不傷心!
10/26 03:19, 7F
是的!青竹疼好疼滿><
1月前
修煉得在強也比不過算計啊……(っ ‘╭╮ ’)っ
10/26 09:22, 8F
千修萬修比不過千算萬算啊
1月前
QAQ 師父啊
10/26 09:38, 9F

1月前
靈犀是想和師兄住在一起了~
10/26 09:39, 10F
不QQ!師父之後都有青竹在 靈犀的個性比較黏些,其實在很多時候長生是非常成熟理智的 所以長生的選擇是獨立,但靈犀這時候還想著「嗯?不能永遠待在聚雲峰嗎?」這樣><
1月前
啊,要揭開最難過的部分了嗎?OAQQQ好心疼師父喔OAQ
10/26 12:52, 11F

1月前
Q
10/26 12:52, 12F

1月前
長生機會來了不要只懂得傻笑啊啊啊
10/26 12:52, 13F

1月前
PS九霄島實在太可愛了XDDDD
10/26 12:52, 14F
咿咿,是的,這應該就是這整篇故事中色彩最重的一筆了吧。 這個故事我自己寫來治癒自己,希望基調能夠充滿歡喜。 但其實師父的人設一直都在,放在那裡,也是無可避的部分。 接下來會盡量好好寫出來,但也會讓青竹疼師父的:)//// 長生對感情很遲鈍,但這裡的靈犀其實也是XDDD 雖然有點劇透──但這兩個人其實到現在都只覺得對方是「師兄」、「師弟」XDD 九霄島又被稱讚可愛了ww 九霄島:我當然可愛!第一名可愛!就端雲風不愛!!(氣氣氣)
1月前
有靈識的島太可愛了!!這種能自己顧家玩耍的家真好
10/26 22:18, 15F

1月前
這是神仙版的Siri 不過看來即使修成仙也只是不老
10/26 22:20, 16F

1月前
不死和便利生活!!但是還是換個境界爾虞我詐.離不開
10/26 22:20, 17F

1月前
的終究是人性阿!
10/26 22:21, 18F
又得到一個稱讚九霄島可愛的欸嘿嘿ww 然後你的譬喻太好笑了wwww神仙版的Siriwwwwwwwww 然後,是的,修士雖然有術法千變萬化,壽命長久,與凡人不同<── 但他們到底也是有著人心有著貪欲,修這條長生路, 要掙脫那最原本的人性很難XD
1月前
好久沒看到小三二,開心
10/26 23:19, 19F
真的!他太久沒出場,我好對不起他qq 但沒辦法,風不染跟他的劇情拉進來的話篇幅會太亂太長~ 謝謝回應的各位^////^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10/27/2020 00:49:10
1月前
雖然九霄島可愛但師父還有打算回聚雲峰嗎@@把大家都
10/27 01:18, 20F

1月前
一個一個安排好了,感覺好像要打王了好擔心(?)
10/27 01:18, 21F
會回去喔~~後面會再說明清楚!那個王(??)師父現階段也打不贏咿咿Otz 我的手好想劇透!但我忍住XDDDDD 謝謝回應跟擔心><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10/27/2020 23:38:36
4周前
看了噗浪推薦跑來這裡一口氣看到進度好開心!!喜歡
10/29 01:07, 22F

4周前
青竹跟師父也愛小太子嘿嘿 表白作者!!!
10/29 01:07, 23F
謝謝您來看還來留言告訴我喜歡,是好大的鼓勵!!>////<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10/29/2020 22:20:33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1
1

3
3

3
10


16
17



9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