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致我親愛的朋友 番外二:家人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克里斯豪斯)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100)
留言1則, 1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家人   尚北辰懷疑阿克賽爾再繼續來回踱步下去,大概會把自己的鞋底都給磨平。   他們在甘迺迪機場等著接機,阿克賽爾的車是五人座,他們也就沒有開車到機場,而是打算等一下叫台大點的車。原本姑姑是和尚北辰說不需要來機場接人,他們可以自己去飯店,但尚北辰難得堅持己見了一回。他自己在台灣和美國之間來回飛了很多次,以前從沒有在乎過沒有人接機這件事,但當他搭車到紐約,看到阿克賽爾就在車站等他的時候,他才突然體會到有人在等他的感覺有多好。   「你說你姑姑的名字怎麼念?王素牙?」   「王舒雅,SHU 舒,雅像我的『北』一樣要低下去再上揚。」   「然後她丈夫是藍伯彥?」   「藍彥博,堂弟是藍清堯,堂妹是藍清敏。」   「彥博、清堯、清敏。」阿克賽爾把臉埋進雙手掌心中,「我高中外語課怎麼就沒有選中文?」   他為了留下好印象做出的努力讓尚北辰又是好笑又是開心,即便尚北辰和他說了不用緊張,沒有人會因為他發音不正確而覺得被冒犯,光是他主動想用中文名字稱呼他們就已經很有心了,昨天他還是找尚北辰好好惡補了一下。   現在「尚北辰」三個字阿克賽爾已經說得很好,也會說一些簡單的日常用語──雖然發音就沒有喊他名字時標準。中文畢竟不是幾個月能速成的語言,尚北辰已經很為他的進度感到驚喜。   「阿克。」尚北辰一把抱住他,讓他別再走來走去,「沒事的。」   阿克賽爾嘆口氣,「抱歉,我有點緊張。」   「真的?我都沒發現。」尚北辰開玩笑地說,惹來阿克賽爾報復性的彈額頭。   尚北辰忍不住嘴角的上揚,他依舊很喜歡這樣親暱的舉動。阿克賽爾也笑了,笑得有點無奈,低頭親了下他的眉心。   「哇嗚,好閃──」   熟悉的聲音讓尚北辰猛地退了一步,瞪大眼睛看向不遠處一臉怪笑的清敏和清堯,站在他們身後的姑姑和姑丈看起來就如同平常那樣正經八百,但尚北辰總覺得自己能感覺到他們被逗樂的心情。   雖然他對於情侶之間的接觸已經很習慣了,在公共場合也不大會不好意思,但自己的家人畢竟還是不一樣。他整張臉都是熱的,尷尬得連腳趾都蜷曲起來,下意識想往阿克賽爾身後躲,又覺得這樣對自己的男朋友好像不大好。   阿克賽爾好像連呼吸都忘了。   「呃,搭飛機辛苦了。」尚北辰清清喉嚨,努力讓自己鎮靜下來,「這是阿克賽爾。」   「阿克賽爾,好酷的名字。」清堯興致勃勃地湊到阿克賽爾面前,伸出友誼的手,「你好啊,我是清堯。」他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我的英文沒有堂哥這麼好。」   阿克賽爾僵硬地握住他的手,露出稍微沒那麼僵硬的笑容,「不會,你已經說得很好了。」他接著用不是很標準的中文說了聲「很棒。」   「哇喔!你會說中文!」清敏也上前和阿克賽爾握手,一字一句慢慢用中文說:「我是清敏,很高興認識你。」   「呃,妳好,清敏。」阿克賽爾小心翼翼地把三聲的「敏」說好,尾音因此拉得很長,幾乎帶著矯枉過正造成的朗誦腔調,之後的「對不起」變形成了「堆不擠」,「我英文不好」則是歪到大概只有尚北辰聽懂了他想說的話。他喉頭發出一聲呻吟,向尚北辰拋來求助的眼神。   尚北辰……尚北辰還沒有從滿腦子「我男朋友好可愛」的狀態中恢復過來,抓著阿克賽爾的手肘笑得樂不可支,都忘了剛才被撞見親密的尷尬。   「北辰!」阿克賽爾湊到他耳邊用氣音慌忙地喊。尚北辰用頭撞了下阿克賽爾的肩膀,同樣用氣音回話:「抱歉,哈哈──我只是,你好讓人喜歡。」   阿克賽爾的臉和耳朵都瞬間紅了。   「和你說了他們都能聽懂英文。」尚北辰一邊搖頭一邊笑,「你不用逼自己。」   「我英文比清堯好喔!」清敏咧著嘴用標準許多的英文說:「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堂哥笑得這麼開心。」   阿克賽爾抹抹泛紅的臉,終於恢復他平時的社交水準,回道:「他說起你們的時候也很開心,他很喜歡你們。」   「聽到了嗎?」清堯推著他們父母往尚北辰和阿克賽爾的方向走,「他說了 you guys,也包括你們。」   姑姑和姑丈看起來有點侷促,尚北辰則是赧然地對他們點點頭,清敏看看他,又看看姑姑和姑丈,一手一個把尚北辰和姑姑拉到一起。   「幾個月沒見,先來抱一個?」   尚北辰原本還有點不知所措,看到比他都要僵硬的姑姑,心中的那點猶豫就消散了。「很高興你們能來。」他輕聲說,抱了姑姑一下,之後是連忙把手上的東西塞給清堯的姑丈。   過去半年多他擁抱別人的次數加總起來大概超過之前十多年來累積的次數,從一開始的阿克賽爾,到之後他在見面與告別時也會擁抱的陸言和埃琳,尚北辰漸漸喜歡上這樣友善的肢體接觸。陸言的擁抱通常很短暫,但有力的臂彎讓人有種安穩的感覺;埃琳則是會在見面時小跑步上前抱他,環著他的肩膀擠了下才放開。   而和他擁抱頻率最高的阿克賽爾有許多不同擁抱他的方式,有意圖和沒意圖的,主動的和羞赧的,只是輕輕環著他的摟抱和彷彿要與他合而為一的緊擁,在這之前他都要忘了人能夠透過接觸傳達多少情緒,他很慶幸自己重拾了這個能力。   尚北辰回頭對退到一旁的阿克賽爾他招招手,「姑姑、姑丈,這是我男朋友。」   「阿克賽爾對吧?」姑姑說:「謝謝你這麼照顧北辰。」   「啊,他也很照顧我。」阿克賽爾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莫名其妙鞠了個四十五度的躬,「很高興認識你們,王樹──舒雅小姐,藍彥博先生。」   清敏和清堯同時「wow」了聲,姑姑則是愣了好一會,之後露出難得的笑容,「不用這麼拘束,叫我梅根就好,我丈夫也有英文名字,叫喬。」   「但你們叫我阿克賽爾,也為了我說英文。」他語氣認真地回答,「最少我可以學好你們的中文名字。」   尚北辰感到也許有些沒道理的與有榮焉,靠著阿克賽爾說:「他也叫我北辰,姑姑。」   姑姑和姑丈對視了一眼,最後姑姑點點頭,眼尾泛起淺淺的紋路。   「很高興認識你,阿克賽爾。我們當初知道北辰交了男朋友時還擔心過,但現在我想他找到了一個跟他一樣好的男孩子。」   阿克賽爾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牽起尚北辰的手。   *   到飯店放了行李之後姑姑和姑丈決定稍微補個眠,看起來絲毫沒有受到時差影響的清堯和清敏則是興奮地想要到處晃晃,說好待會幾點要回到飯店會合之後,阿克賽爾和尚北辰就在他們的請求下和他們一起到附近的地鐵站。「夏天的時候我通常寧願走路。」阿克賽爾在下樓梯之後說,尚北辰來了好幾次還是無法習慣這種悶熱停滯的空氣,「據說現在這樣已經是經過大規模整修,環境比以前要好很多了,但如果這叫好很多,我不知道整修之前怎麼有人會願意搭地鐵。」   「哇,這是男生剛上完體育課的味道吧。」清敏說:「好像還有一點點像是移動公廁。」   「呿,難不成妳的汗就是香的?」清堯撇撇嘴,「不過真的有一點悶出來的……臭酸味?」   阿克賽爾咳了聲,「嗯,我妹妹說這是用尿醃臭襪子的味道。」   清敏和清堯同時露出作嘔的表情,眼神卻充滿著躍躍欲試,異口同聲地說:「車票怎麼買?」   尚北辰再度見識到自己堂弟妹出乎意料的一面。   現在還不是尖峰時刻,地鐵人不算多,清堯和清敏也不急著上車,而是好奇地在月台上四處張望著。有個看起來約莫二十多歲的黑人女性設了個陽春的攤位,被她拿來當招牌的面板上顯示著「專為你服務的街頭詩人,一首詩只要一個讚。」   兩個未成年人轉過頭看向阿克賽爾,用眼神充分表達出他們的好奇心。   阿克賽爾一臉好笑,像是母雞帶小──公海馬帶小海馬一樣走到這位街頭詩人身邊,彎下腰詢問她寫詩能寫什麼,一個讚又是哪個讚。「我在幫我的作品衝人氣啦。」對方解釋,「你們有什麼需求都可以提,不用擔心我寫不出來。」   清敏非常捧場地拍拍手,湊到清堯耳邊幫他翻譯口音稍微比較難懂的英文。   「我們第一次來紐約,可以要一首關於紐約的詩嗎?」清敏問,「我們不趕時間,妳慢慢寫就好。」   「當然可以,妳對紐約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嗯……機場很大。」   詩人小姐笑了,在紙上記下「機場」這個詞,「還有嗎?」   清堯像是課堂上搶著發言的學生那樣舉起手說:「有很大的、很強烈的……」他一邊揮手一邊試圖從自己有限的詞彙中尋找適合的用詞,「人的感覺。」   說得有點不清不楚,但對方理解地點點頭,在紙上寫下「屬於人的城市」。   他們就這樣在月台邊耗了快要半個小時,期間不知道有多少車通過,多少人上下車。等他們終於搭上地鐵,清敏手中多了三首手寫的詩作,一張手繪的明信片,通訊軟體還多了一個好友。尚北辰為他們兩個人的交際能力感到驚奇,清堯光是靠片段的英文和肢體動作都能和對方打成一片,清敏則是彷彿和對方當了多年的朋友一樣,最後要分別還十分依依不捨。   「你們家這兩個小朋友不當外交官真是可惜了。」阿克賽爾感嘆地說。   尚北辰看著清堯和清敏把頭靠在一起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剛剛獲得的禮物,年輕的詩人還特地為他們寫了一首關於萍水相逢的詩,他們和他人之間的連結是如此地毫不費力,不到半小時就建立起了一道橋梁。   尚北辰想姑姑和姑丈並不用擔心他們來留學的生活,他們會比起當時的他要適應得更好的。   「……真的好厲害。」   阿克賽爾摸摸他的頭,在尚北辰慢半拍地察覺到自己有些低落之前就先給了他安慰,「每個人都不一樣,你也很棒。」   「你當初真的沒有勉強自己主動和我說話嗎?」   「想什麼呢?」阿克賽爾搖搖頭,「我還因為怕把你嚇走收斂了不少,不然我就要每次見到你都把你抱起來轉一圈了。」   尚北辰被自己想像出的畫面逗樂了,伸手抱住阿克賽爾,即便清堯和清敏八卦的眼神讓他有點不好意思,他還是沒有退開。   他們就這樣搭著地鐵來回了一趟,也沒有去什麼地方,只是體驗了一下紐約地鐵的生態,參觀了不同的地鐵站。尚北辰之前來這裡的時候總是以最便捷的方式從一個點移動到另一個點,未曾把大眾交通也當作體驗的對象,其中有一部份是因為在人群中忍不住的膽怯和不安。現在這樣看著車廂中的人生百態──看著穿著打扮完全相左的兩個人共享一副耳機,看著不同的人進車廂訴說自己的故事之後向乘客尋求金錢資助,看著一群身材健壯的運動員彎腰逗弄被母親抱在懷裡的嬰兒──他似乎有點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對這個城市有這麼深的感情。   V 對這裡又有什麼感覺呢?尚北辰忍不住好奇,他是不是也和他一樣會感到不自在,卻又無法不被形形色色的場景吸引目光?   陸言又是怎麼想的呢?   「下次你來也想搭地鐵嗎?」阿克賽爾問,和他一起走在清堯和清敏身後,「我可以陪你。」   尚北辰想了想,「還是不用了,但如果還有上次那樣的戶外藝術節或音樂祭,我想再和你一起去。」   在開放的空間中他對人群的接受度比較大,他喜歡那樣在自己的舒適圈邊緣體驗熱鬧的感覺,只是他一個人還做不太到。   「好。」阿克賽爾說:「之後有機會你也帶我在台灣晃一晃?」   尚北辰衝著他笑,「順便帶你坐坐捷運,你會喜歡的。」   阿克賽爾親了下他的太陽穴,「我很期待。」   *   「媽!」清敏一回到飯店就小跑步到自家母親面前,拉著她的手說:「我們幫你們考察過了,明天叫車吧!比較近的地方就慢慢走過去,行程安排少一點。」   「地鐵你們一定受不了。」清堯咧著嘴說:「人比較少的線也許可以搭一兩次短程的吧。」   姑姑露出無奈的表情,「那你們一定很喜歡。」   清堯和清敏點點頭,臉上掛著一模一樣的笑容。   晚餐訂在飯店附近的餐廳,阿克賽爾說他和埃琳曾經來這裡慶祝過幾次生日,價錢稍高,但很值得。整個餐廳的氣氛很輕鬆,每個方桌的座位都是一個獨立的ㄇ字型,兩翼的座椅很高,和旁邊的位子背對背,彼此之間不會互相影響。尚北辰和阿克賽爾坐在一起,對面是清敏和清堯,姑姑和姑丈則坐在裡側。   「每個人一次最多可以點一樣主食和兩樣配菜,我自己很推薦爐烤墨西哥辣椒和漁夫派,義大利麵也不錯,你們可以點不一樣的先試試看,喜歡再加點。」阿克賽爾把點菜用的平板推到桌子中間,「啊,然後每個人有一杯免費的飲料,可以加錢變成無限續杯。」   「我要烤辣椒!」清堯湊上前滑動螢幕,「你們想吃什麼?我們先一人選一樣主食,之後再一起叫有興趣的配菜嗎?」   「你們點吧。」姑姑說:「如果有沙拉幫我叫一個就好。」   「唉唷媽,妳這樣都沒有享受到點餐的樂趣,妳看這裡的菜這麼多種。」他用一根手指快速地向上滑動,「滑這麼久都沒滑完。」   「妳覺得看起來累的話我可以幫妳唸出來。」清敏靠上姑姑的肩膀,「有凱薩沙拉、油醋雞胸沙拉、冷義大利麵沙拉──嗯?還有這種東西?」   「啊,那有點像是涼拌義大利麵。」阿克賽爾伸手點了下螢幕,「這樣可以看到實際的照片。」   尚北辰看著阿克賽爾替大家介紹菜色和操作平板,和他的家人之間絲毫沒有產生先前阿克賽爾擔心會有的隔閡。他靠著阿克賽爾的背一起看著平板上的菜單,耳邊是阿克賽爾舒緩的語調、清堯和清敏清亮充滿活力的聲音,還有姑姑和姑丈沉靜的話語,他聽著聽著便不自覺揚起嘴角。   「你呢,北辰?」阿克賽爾問,「我記得你喜歡吃薄皮的披薩吧?他們的是一人份的小披薩,芝麻葉跟鯷魚配辣的橄欖油很搭,味道很豐富但是吃起來很清爽。」   「你真的很會介紹。」尚北辰小聲地說:「吃完小費應該分一點給你。」   阿克賽爾動了動眉毛,「畢竟我是在餐廳打過好幾年工的男人。」   尚北辰捏捏阿克賽爾的手腕,點了一份披薩。   有清堯和清敏在的餐桌大概沒有冷場的可能,他們你一言我一句地和父母形容剛剛一個下午在不同地鐵站的見聞,大肆誇讚了一番阿克賽爾的可靠和親和,之後用尚北辰只能用三八來形容的語氣描述尚北辰和阿克賽爾感情有多好。   「阿克賽爾一直在偷看堂哥!」   「堂哥還會跟他撒嬌!」   「他們和對方說話的時候語氣都不一樣了。」   「感覺空氣都是甜的。」   他們不當外交官還能當相聲搭檔。   阿克賽爾被他們說得試圖躲到體型比他要小得多的尚北辰身後,從耳朵到臉到脖子都是紅的。尚北辰也在慎重考慮是否要躲到桌子底下,最後還是姑姑開口拯救了他們。   「好了,你們別再鬧他們兩個了。」姑姑說,但她的臉上也掛著不明顯的笑容,「你們的派都要涼了,快吃吧。」   「希望你不會在意。」姑丈認真地對阿克賽爾說:「他們對喜歡的人就是這樣。」   阿克賽爾搖搖頭,用水杯冰了下漲紅的臉頰,「他們很可愛,讓我想到我妹妹以前的樣子。」注意到尚北辰抽出手機打字,阿克賽爾連忙抓住他的手,「欸,等等,你別告訴埃琳我說了這句話。」   尚北辰無辜地看著他,結果被阿克賽爾遮住了眼睛,「你這樣看我也沒用。」   「看!他們又在打情罵俏!」清敏指著他們含糊地說:「我們不是在鬧他們,只是說實話而已。」   姑姑抓住她的手,一邊搖頭一邊卻止不住笑,「好了,吃飯。小心別把人嚇走,明天都不陪你們玩了。」   「才不會。」   「我們是他可愛的弟弟妹妹。」   「他才不忍心丟下我們。」   「從今天起他就是我們異父異母異國的親大哥了。」   「欸,這樣親屬關係好像有點亂。」   尚北辰和阿克賽爾交換了一個笑容,兩隻手在桌底下扣在一起。   如果真的能和他成為家人就太好了,尚北辰想。   *   「還緊張嗎?」   阿克賽爾搖搖頭,「他們很好相處。」   晚飯吃得比較久,等尚北辰和阿克賽爾叫車回家已經十點多了,他們輪流用了浴室,之後便躺倒在床上。其實一整天下來也沒做什麼,但尚北辰卻莫名地疲憊,也許是因為清堯和清敏太有活力了,在跟上他們步伐的過程中才會不知不覺消耗不少體力,長時間和一群人談話──即便對象是他的家人──對他來說也確實耗神。   「明天差不多──」尚北辰打了個呵欠,「差不多八點半出發?」   「嗯,我調了鬧鐘。」阿克賽爾撥開他的瀏海,「累了?」   他眨眨變得厚重的眼皮,鼻頭蹭了蹭阿克賽爾的指尖。阿克賽爾呼吸頓了頓,拇指貼著他的顴骨抹了下,之後像是過去幾次他們同床時那樣替他拉好被子。   「今天謝謝你,阿克賽爾。」   「謝什麼?」   「謝謝你那麼認真對他們。」尚北辰半閉著眼睛說:「我……」他猶豫了一會,不知道該不該把一天下來內心興起的期盼告訴阿克賽爾。他們畢竟認識不到一年,交往的時間更是短暫,沒有人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是否能夠長久。   即便現在的他已經很難想像沒有阿克賽爾的生活,他知道自己終究能夠一個人活下去。   「怎麼啦?」阿克賽爾捧著他後腦的手溫柔地梳理過他的髮梢,「有什麼煩惱和你今天新來的堂哥說說?」   尚北辰噗哧一笑,「我哪來的堂哥?」   「被你堂弟妹引進門的囉。」阿克賽爾露出整齊的牙齒,「不過這樣親屬關係真的有點亂。」   尚北辰知道他是故意開玩笑想讓他放鬆下來,即便尚北辰什麼話都還沒說出口。阿克賽爾曾說過尚北辰的情緒全都寫在臉上,只要放點注意力在他身上就很容易讀出來,只是有時候他自己沒發現而已。尚北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此,至少他過去認識的人就未曾和他說過類似的話,也許這段時間他的變化比自己想像中要多,也許只是以前他和其他人保持的距離太遠。   「我很開心你和我的家人處得好。」尚北辰說,給自己時間組織詞句,他知道阿克賽爾會等耐心等他,「我和他們的關係到最近才比較親近起來,但我……希望我的未來有他們在。看到你和他們在一起,讓我覺得未來好像變得更清晰了一點,有他們……也有你,我希望我們能夠走得很遠。」   尚北辰抬頭對阿克賽爾笑了笑,「我會努力的,如果你有什麼需求或是不滿,希望你都能告訴我。」   阿克賽爾摀著下半臉,吐出長長的嘆息。   「……你真的很厲害。」他的額頭靠了上來,「我只有一個煩惱要報告,長官。」   距離太近尚北辰的視線有點難聚焦,他乾脆闔上眼睛,問:「什麼煩惱?」   柔軟的唇印在他的嘴角,阿克賽爾用充滿暖意的語調說:「我不知道以後我們家沙發要買新的,還是把我現在這張搬過去。」   尚北辰伸手緊緊抱住他的腰,埋進他的肩窩笑得開懷。   他比許多人都要明白世事難料,但他祈求這一次,他所期望的未來能夠實現。 -- 評論感想都很歡迎,我的噗浪:https://www.plurk.com/HouseAu3 匿名心得單:https://forms.gle/BgHZ8N3ekBwyRfHH7 個人主頁:https://kris-house.squarespace.com/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6.43.15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0936493.A.E02.html ※ 編輯: houseau3 (220.136.43.153 臺灣), 01/18/2021 10:39:22
1月前
好可愛的一群人,好吵的堂弟妹XD
01/18 10:45, 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