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酒吧-上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蒔九)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0(000)
留言0則, 0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打開黑色的玻璃門,嘈雜喧鬧的音樂,炫目的燈光在昏暗的室內撲面而來。舞池中形形色色的男女隨著音樂搖擺,散發著誘人荷爾蒙或交纏著肢體,這酒吧裡最不乏互不相識卻肢體糾纏的人們。      而中央的吧檯前,調酒師正在聚光燈下優雅而犀利的調出一杯又一杯的酒精飲料。那些盛著五光十色的液體的玻璃杯,正一點點的餵養著人們的情緒,歡快、矯情、飢渴、浪蕩、慾望而或要安慰的心靈……      有些人在此放縱情緒,而有些人在尋找獵物。洛伊就是經常泡在酒吧的老手,他自認是有些格調的,不屑甚麼撿屍的低級行當,當然,你情我願的一夜情不在此列。      他覺得今天運氣不錯,獨自喝了半杯,就看上還能入眼的獵物,小年輕,大約20來歲,看上去還有些嬰兒肥,跟朋友一起來,卻與此地格格不入似的。      淺白的襯衫紮在褲子裡,半點不染喧囂的煙塵似的,拘謹的啜著杯Mojito,彷彿透明的氣泡水特別襯人。      看他抿了幾口,落在黑髮外的耳朵尖尖染了薄紅,就讓人想扒了他那身禁慾的衣褲,讓他那鮮白的皮膚都染上相同的顏色。      「第一次來?」      他等了一會兒,見他朋友進了舞池,就靠了過去,然而搭話時似乎還是嚇到了人。微微睜大的眼睛露著小鹿般的脆弱,還抿了抿唇角,不大不小的回了句:「唔,嗯。」      他連聲音都放輕了:「不下去跳舞嗎?」      「不、不用了,我不太會跳舞。」      他的睫毛搧了幾搧,在臉頰上落下淡淡的陰影,側頭看向舞池,似乎在尋找自己的朋友,洛伊看了幾眼,勢在必得,「你在等人?」      「沒、沒有,我……」      一句話而已,臉上已經露出了薄紅,他心中好笑:「緊張甚麼?慢慢說,我又不會吃了你。」      「我是陪人一起來的,在那--」      「喔?然後?」      「他應該,比較會跳舞。」      「呵呵。」      洛伊笑出了聲,就在隔壁撿了個位子坐下,「照你的意思,不會跳舞就不能跳了?」      「也,不是。」他垂下眼,似乎更拘謹了。      「Mojito喝起來如何?」      他用下巴示意他眼前的酒杯,那人眨了一眼,「還不錯。」      「我看你半天才喝了半杯?」      他一時語塞似的,吞吞吐吐的才說:「我不太會喝酒。」      「喔~所以才會點這女孩子喝的?」      「唔,有分嗎?我只是看他的顏色好看的樣子。」      單純的話讓洛伊覺得更是好笑了,「呵,看顏色?不如這樣,我請你喝杯Negroni。」      他說了這話也沒有想讓人拒絕的意思,點了點櫃台,揚聲點了杯尼格羅尼,調酒師在做酒時,他也沒有閒著:「等會兒你看那顏色,肯定會喜歡,Negroni甜苦為基調的調酒。甜味是苦艾酒、苦味來源則是金巴利酒,最後再加上琴酒,用攪拌法黃金比例調出來的。」      洛伊除了自詡格調之外,還有就是說了一口好調酒,搭訕的時候無往不利。      這不,已經吸引了小年輕的目光:「哇,你好厲害啊。我都不懂這些……」      「呵,不懂可以問我啊。我稍微懂點行,能教你。」他露出了標準的笑容。見人似乎放鬆下來,心中更是自得了起來。      酒保適時送上鮮紅的酒水,他點了點頭:「喝看看阿。」      「我,我酒量不好。」      此時兩人的距離只在半寸之間,他傾身靠過去縮短兩人的距離就更顯曖昧,洛伊壓低了聲音,只在青年耳邊細語:「沒事,我可以幫你喝阿。」      他滿意地看咫尺的耳尖似乎越發紅了。看青年猶猶豫豫的捧起酒杯,輕啜,他看他喉結隨著吞嚥移動,不可言說的想像也正在他心中發酵。      才不到半杯酒的時間,洛伊已經問出小年輕的背景年紀,大學生,跟朋友聚餐,飯後有人提議續攤,他這隻小綿羊才踏進不屬於他的黑森林--最後一句是他加的,看著小綿羊吃了半杯酒就上臉,說話聲也有點糊了,洛伊舔了舔唇角,有些不經意的興奮。      「還要再喝嗎?」他問。      「唔,不義了。」      「呵,是不要了?還是甚麼?」      小綿羊搖著頭,大著舌頭:「不咬了。」      「那我幫你喝掉?」      「啊?」      面對獵物,他總是能撥出特別的耐心:「我、幫、你喝掉?」      「好。」      他答話的方式顯得特別乖巧。      洛伊滿意了,單拎起酒杯,1/3的酒,不用兩口就下肚了,他瞇著眼,看著對方迷濛的視線,似乎是盯著他的臉:「哇,你好棒啊--」      「想不想看更棒的?」洛伊嘴角沒忍住揚起了笑。      「好啊。還要喝甚麼?」      「Tequila Sunrise。」      「那是甚麼?」      「『龍舌蘭日出』相信我,顏色特別美。」      對方卻搖晃的站了起來:「我想去廁所……」      「我陪你去。」他直接摟住小綿羊的纖腰。      「唔,不用……」小綿羊的身體果然如同他想像般軟嫩,反握他手腕的手心發熱,這推拒就跟欲拒還迎似的,洛伊哪能如他意,口裡說著沒關係,卻顯得強勢扶著對方就往廁所走,都有些忍不住慾望。心中盤算的都是等會兒是直接來一發還是哄他再喝兩杯帶走。      喔,去廁所驗驗貨再說吧。      這不是個太高檔的地方,四腳獸甚麼的洛伊也是見的不少,但是在外頭就聽到聲音,顯然讓小綿羊有點害怕,在廁所外就站住了腳。      「唔……」      「怎麼了?」      「有、有人……你有聽到嗎?我覺得像是……」      「像是?」洛伊明知故問。      「有人在做愛。」      呼吸間酒氣並不強烈,然而這種直白的單純就是最強烈的催情劑,洛伊幾乎都能聽見他腦中理智線斷裂的聲音。      他口吐今晚最初的目的,宛如敞開了大門引人入室:「那你呢?想不想要?」      「想要甚麼?」      熟嫻的手從大腿側往上移動,懷中的人還因此顫抖了一下,他幾乎感覺到對方發軟後壓在身上的屁股,嘖--      然而小綿羊似乎還沒感覺到自己正在做甚麼危險的事,甚至蹭了幾蹭想往後抓:「你有打火機?」      洛伊覺得自己咬牙切齒幾欲噴火:「要不要看看是不是打火機?!」      「唔……」      然而小綿羊伸了伸腰,似乎想站直身體,洛伊往前頂了一下,他又唔了一聲,有些困惑,又有些清醒似的:「唔,你……」      他一直沒放開的手此時也遊走到了腿根,洛伊有些惡劣的挑逗,幾乎咬著他的耳朵:「要不要看看,頂著你的是甚麼?嗯?」      「唔--」他感覺到手上的東西正在變大,懷中的人扭動著腰,不安的,卻越發挑動著他的慾。      「不要……」      虛弱的聲音顯然更加的刺激了他,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不要甚麼?」      他抓住了他的手腕,不安地扭動,身軀與低音卻更加的誘人:「不要這樣……」然而還沒等他將人拖進廁所,卻被來自身後的拉力跩住了腦袋,洛伊幾乎下意識的叫了起來,他後仰成奇怪的姿勢,他的叫聲還沒發出來,已經被一把掐住了脖子。      宛如鉗子般挾制著他的手掌讓他下意識的閉嘴。長年混跡酒吧的直覺讓他意識到背後這個高過他半顆頭的男人,並不好惹。      男人眼角狹長,長相俊美,然而表情與聲音卻似乎一點耐心也沒有:「就說不要了,聽不到?」      洛伊一秒就慫了,雙手放開了往上舉,臉上更露出了討好的笑:「呵,聽到了,聽到了。」      懷裡的綿羊彷彿沒喝酒般的逃到那人背後,見他期期艾艾的說了句謝謝,男人嗯了一聲,再看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洛伊更是惋惜自己心急了,這不,一塊肥肉落到了別人口裡。 https://www.popo.tw/books/726524/articles/8513570 ----- Sent from JPTT on my iPhon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7.101.2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1124196.A.5D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