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酒吧-未盡之事(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蒔九)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4(405)
留言9則, 4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防雷:)   在夙夜之中醒來後,他的腦袋就一直在痛,上一餐吃得太差了,如同利樂包一樣的速食      冷冰冰的,一點熱度也沒有。      越想心情就越糟,上一餐熱食是甚麼時候了?該死的,都怪那傢伙把事情丟給他,佔去他的時間,讓他只能吃些垃圾食物,那些蠟紙般的東西根本該通通餵牲畜!      該死的,他需要吃點熱的。      在下樓打開冰箱沒多久,他又摔上了冰箱門,下一個10分鐘,他熟門熟路的推開酒吧的大門。      如同行星不會永遠的明亮,在背光那面晦澀朦朧的色彩掩蓋著斑駁的表面。慾望、飢渴、放縱,不欲人知的各種想像,如同煙塵充斥在喧鬧的人群裡。要找到適合的獵物,沒有想像中難……      杜若追出酒吧的時候,其實已經不抱希望了,街燈已經變成了閃光燈,街頭的人群一眼就能望盡,「唉……」      他嘆了口氣,才想跺回酒吧的時候,讓背後的光線吸引了注意力。      銀白流線的車身,放下窗戶的時候他的心跳彷彿跟著加速了起來,那帥氣臉龐從他叫不出名字的跑車駕駛座露出來的時候,他簡直屏住呼吸。      「上車?」      「……你、你找我?」他有些結巴。只看男人眼角似乎都在笑,語調輕盈,目的清晰:「我剛才還不明顯?你出來不是為了找我的嗎?我就想找人過一夜,有興趣的話就上來。」      「我……」      一夜情需要考慮多久?也許根本不需要考慮吧。      「你要戴套。」他聽見自己說了這句話。      男人輕笑了起來:「我保證不會得病,上車。」      杜若踏上那台跑車的時候,都有種走進夢中的感覺。也許他明天會後悔做出這樣瘋狂的事,電話響起的時候杜若愣了幾秒。      「接啊?」      見男人表情平和,就摸出了手機。      「小若你去哪了?」      「回家啊,宿舍都要關了。」      「喔,怎麼沒跟我說一下就自己跑了。」      他的聲音有點乾澀:「抱歉。」      「呵,抱歉什麼?」      「沒跟你說啊。」      胡林頓了頓,開朗的語調才傳過來:「沒事啦,下次再一起出來玩啊。」      他想起那些曾有的情緒,與此時此刻情景,杜若低下了聲音,「嗯,再見。」      他沒有等他回復就掛上了電話,然而他放下的手指被駕駛給握住了:「想回家我就載你回去,我不愛勉強人。」      也許這只是一種手段,然而這也是他自己選的,他只不過是想放縱一下,杜若勾了勾唇角,「不過是你情我願的事,不是勉強。」      男人笑了笑,昏暗的光線下,側臉說不出的迷人。      他以為自己會猶豫迷茫,但之後的發展卻自然的讓他完全沒有想要拒絕,他們喝酒、擁吻,男人的吻充斥著酒精的氣味,舌頭刮過上顎的搔癢感讓他下意識從喉頭發出聲音。      他的手在他身上滑動,如同一隻長蛇般冰涼的鑽進他的衣服裡,揉捻的著乳尖、指甲的刮搔讓他發癢得厲害。男人卻摟住了他的腰讓他動彈不得,「手舉高。」      誘哄般的口氣讓他乖乖地舉起了雙手,任由男人脫掉自己的衣服,他並沒有要對方停手的意思,甚至被推倒在床上時還主動的褪下褲子。      「很乖。」男人露出了滿意的淺笑,撫摸著他的身體,他的手指甚至絲滑如緞,在他身上造成了不大不小的寒毛豎起,對方的手一路遊走到了他早就挺立起來渴望撫慰的部位,他輕撫著冠狀的頭部,他便顫慄了起來。      低淺的笑聲在房內響了起來:「呵,這麼敏感嗎?」      「我、我是第一次……」      男人的吻又落了下來,隨之而來的還有握住了他的性器,「很好,我就喜歡你的味道。」嫻熟的手法恰到好處刺激跟自己紓解根本不能比,他沒時間想更多。      心神集中在感官刺激時,他只想要更多。      「嗚哼——」他拱起了後腰,難耐的要求,「讓,讓我射……」      「呵呵,不急。」男人轉換了攻擊的目標,冰涼的潤滑、微溫的手指還有火熱的進攻,就像是小火慢熬的烹煮讓他越發難耐而渴求,他無法忍耐哼哼啊啊的,就像是曾看過的各種影片一樣,想要,想要更多。      他的頭髮搭在眼前有些邪佞,輕柔的口吻,像是深淵裡誘惑的魔鬼低語,輕佻慢吟:「來了,給你想要的。」      他甚至沒看清對方的東西,痛與侵入一併來襲,男人就著挺腰碩根填滿他的當下,俯身吞去了他的呻吟,情緒高漲,如同他拉下拉鍊放出的性器般火熱,他感覺到他的牙尖刮過自己的唇,覆蓋了他漫無章法的吟囈:「嗚……嗚嗯,好棒——啊嗯,好舒服——」      他攀著能攀附的肢體,獻祭一般的獻上自己的吻。      更多的刮搔,更多如同掠奪般的吮吻,他感覺到舌頭的刺痛,卻一點都不在乎,他的大腿夾緊了男人的身體,承受著更多的衝撞,如同火焰燒灼的燎燒著他,然後擴散到全身上下,他白皙的肌膚被染了淺紅,汗珠凝結在皮膚上,像是要被沸騰般,化成熱意還有高高低低的浪聲。      他高舉的手被抓下來按在了兩側,張開的雙手如同十字一般,男人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好像看見了他唇齒間的紅,他塞得他滿滿的,有一個衝撞,讓他沒忍住仰起腦袋呻吟,極致的快感下,男人再次俯身,舌尖傳來了疼痛,然後天花板的光暈逐漸的消失在他的視野之中。      靜夜裡,衣著整齊的男人正趴在赤裸的青年身上,如果忽略兩人下身相連的情況,這樣的畫面還不算太怪異。      男人的唇貼在青年的脖子上,吸吮的動作顯示著他正在喝著什麼東西。屋內靜得還能聽清吮吸吞嚥後滿足的嘆息。男人貪婪的吞過一口又一口,甚至還一下一下的淺刺,不知是不是本能讓青年口中溢出呻吟。他扳過青年的腦袋,讓吸吮更加順暢。      直到大門被轉動了才打破屋內的寂靜,男人並沒有因此驚慌,甚至是在尖叫響起的時候,才好整以暇的抬起腦袋。      「啊啊啊啊啊,陸斯!你這混蛋,又在我的床上吃飯!」      「嘖,又沒有弄髒。」陸斯恩隨意把側臉的散髮往後爬梳,嘴角染著血色上揚顯然有種飽食的愉悅。說話間進門的金髮男已經撲到了床邊,甚至推搡著他的身體,「屁啦,你以為精液沒洗的床單可以睡嗎?!幹嘛不在沙發啦!」      「緊張什麼,又沒讓他去,我有捏著好嗎。」      「操,上人又不讓人爽,你真的很賤耶!」那人露出了不敢恭維的表情。      「哼,有爽好嗎。」      陸斯恩抽身而下,然後又換來一陣尖叫,他撲上來把青年的身體往側面扳動:「啊啊啊啊啊,都流出來了啦!」      「吵死了,床單換掉就好了。」      陸斯恩整了整衣服,拉上拉鍊走下床時,金髮男還在吵吵嚷嚷,「齁,現在都幾點了,我還要換床單?!說起來明明是你弄髒我的床,憑什麼要我換床單啊?!」      終於吃了一頓熱食,他耐心都跟著回血了,揮了揮手往外走:「好啦好啦,我去換,你把東西收一收,我換。」      「哼哼,這還差不多。」      然而才走出房間,房裏又傳來了不滿的嚷嚷,「不對啊,為什麼要我收?!」      大驚小怪的聲音讓他咧了咧嘴,同樣揚聲:「好啦,拜託嘛,我知道你最好了,威爾。」      聽著房間裡傳出了哼哼跟搬動東西的聲音之後,陸斯恩才轉頭去了倉庫搬出新的床具。      「唔,真麻煩。」昏迷的青年被裹著床單抱下床時,看著脖子上泊泊滲血洞口讓威爾皺起了眉,不大不小的嘟囔還含在他的嘴裡,「操,是多餓,傷口這麼大很麻煩耶。」      但他的口水也沒有吸血鬼的恢復能力,沒辦法,也只能先把人放地上,順便撿起一件件散落的衣服給人套上。      小年輕肢體軟糯,讓他隨意彎折,威爾稍微想像了一下就知道這人上起來大概不錯,他舔了舔唇角,抹去了小年輕嘴角的唾沫,扳正了他的臉看了看,一雙紺藍色的眸子微彎,可惜了,這時滿是吸血鬼的味道,要不然他也不介意品嘗看看小年輕的滋味。      等穿好了褲子,吸血鬼已經搬來新的床單,表情隨意地看了他一眼:「衣服還沒穿好?」      他差點沒翻個白眼:「嘖,過來把傷口收一收,不然衣服髒了。」      「喔。」      吃飽的吸血鬼比平時好說話,放下了床單走過來,扳過小年輕的脖子,俯身對準傷口親了下去,聽著那彷彿啜吮的聲音,威爾又翻了個白眼:「拜託,不要趁機偷吃好嘛,要是死了多麻煩。」      「哼,」半晌吸血鬼才抬起腦袋:「可真囉嗦。」      看著原先的傷口處一個淺淺的瘀痕,威爾滿意了,順手就幫小年輕套上衣服。      扛到肩上的時候還不忘問一句:「去哪找來這小傢伙?」      「《水鈿色》那邊,怎麼?」      「看上去好吃。」      「喔,是還不錯。」想起剛才對方的話陸斯恩露出了一個有點惡劣的笑:「第一次呢。」      果不其然聽見夢魔扼腕不已的尖叫:「啊啊啊,這麼好?!電話呢,電話?!」      「我沒問電話。」      吸血鬼明顯挑釁的話讓威爾白眼翻了又翻,「白癡,好吃不用養著,懂不懂永續經營?!」      「嘖,想吃還怕沒有?誰要那麼麻煩,」吸血鬼趴上床去套床單,等他爬起身一塊手機從他手上滑出拋物線,「拿去。」      夢魔滿意了,他扛著人出門的時候還不忘留下一句:「就知道你上道。」      高瘦的金髮男就算長相出眾,也不能遮掩他扛麻袋一般扛著青年走在路上的惹眼,然而弔詭的是,他拿著小年輕的手機打電話給自己的時候,途經的路人甚至便利商店的人們都沒有多看他一眼。      威爾走進離他家最近的一處公園,在長椅上把小年輕放下來時,人也跟著坐了下來。他不介意小年輕靠在自己身上,他眼眸微閉,看似親密的依慰,夜風清涼,將小年輕的囈語吹進他耳中:「混蛋……為什麼,不早說……」      張開眼睛時,俊朗的笑容在男人的臉上揚起。      他歪頭撥了撥小年輕額頭的散髮,翻開他的手機,找到了胡林的電話。      「喂,幹嘛啊?」接電話的青年聲音有些藏不住睏意的困惑。      「啊,哈--哈--」捏起的聲線恰到好處就像小年輕的清澈中又帶著動情的沙啞,如果吸血鬼在旁邊的話,大概會為他呻吟的表演翻個白眼。      「喂,喂?杜若嗎?杜若!」聽著對面青年驟變的聲線,還有一聲又一聲的喊聲,又將手機磨在衣服上做出聲音,嘖了一聲,掛斷電話。      然後夢魔露出了一個淺笑,將打給他的通話紀錄刪除之後,不管之後狂響的電話,原地打了通電話,「喂,不好意思,我剛經過公園,發現有人倒在這裡。」      「喔?是在甚麼地方?」      面對警察的詢問,威爾一邊捏著恰到好處的緊張聲線,一邊不慌不忙的,露出了勢在必得的笑容。    --完-- ========= 可憐的小綿羊,嘻嘻XDDD https://www.popo.tw/books/726524/articles/8513574 ----- Sent from JPTT on my iPhon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6.105.203.9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1153023.A.B3E.html ※ 編輯: fish412 (106.105.203.94 臺灣), 01/20/2021 22:30:41
1月前
O.O 把我剛剛的感動還給我.....XD
01/20 22:57, 1F

1月前
但是吃到高富帥了XDDD
01/21 00:09, 2F

1月前
有趣XDDD 沒想到是這樣
01/21 01:00, 3F

1月前
等等 這是if線還是告白只是一場夢實際上被吸血@@?
01/21 01:44, 4F

1月前
告白只是夢QAQ
01/21 07:10, 5F

1月前
QAQ 可是吃到帥哥有爽到而且肉好香 跪求後續XDDD
01/21 08:13, 6F

1月前
嘿啊,吃到帥哥又(被動)釣到一個www後續可能過一
01/21 08:30, 7F

1月前
陣子才會寫了,popo那邊還有一篇短的兄弟cp 因為是
01/21 08:30, 8F

1月前
同人不打算放上來,有興趣可以過去看看喔
01/21 08:30, 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