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霸總和他的狗男人-黑化-12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無聊種子)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101)
留言2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番外-黑化-12 #虐 #BE 三月中到四月,美國的大學申請陸續放榜。   江程灝一間都沒錄取。   氣得何芊玉在江程灝面前重重甩了他一巴掌,這一掌也同時打掉了江程灝的自尊和驕傲。   後來何芊玉四處託人詢問教授不錄取的原因。   得到各大學教授一致地回覆:成績優秀,但看不見學習熱忱。   何芊玉又衝著這點,到江程灝的宿舍裡發了好大一頓脾氣,惹得宿舍內的學生都好奇著發生什麼事。   何芊玉如往常一般將所有的錯歸咎於江程灝,說他不夠認真,不夠努力,連準備個申請都會被教授覺得沒有學習熱忱,可見完全沒有用心準備。學校裡成績比他差的人都錄取了,就他一個失敗者……何芊玉說了很多,但江程灝已經聽不進去。   何芊玉離去後,江程灝一個人在房間裡倒是笑了。   他所有的學習都是照著母親的安排,照著母親所有的規劃,所有的要求他都達到了,現在失敗了卻還是歸疚於他不夠好?不夠努力?   那些教授說的沒錯,他的確缺乏學習的熱忱……他連對人生的熱忱都失去了,要如何對學習懷有熱忱呢?   泰坦因為何芊玉過來而被趕出房間外,等何芊玉走後回來,見到的就是江程灝瘋狂大笑的樣子,那樣子讓泰坦心疼不已。   「小少爺……」牠趕上前,想安慰他,想抱抱牠的小少爺,想分擔他悲傷的情緒。   手才碰到江程灝的肩膀,江程灝整個人像是觸電一般一把將牠揮開。   泰坦的手停在空中,表情錯愕不已,江程灝卻停了笑,緊抿著脣,低著頭看也不看牠一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少爺就很抗拒牠的接觸……   從小到大他們一直是同睡一張床,這點一直到牠成妖化人後都沒有改變,可是最近江程灝卻開始改要牠去睡另一張床,就連平常的牽手、擁抱都被江程灝避開了。   泰坦不是沒問過,但江程灝只是輕輕地避開了這話題,沒有正面的回答。泰坦也只能克制著自己,如果小少爺不喜歡,牠就不做這樣的事。   只是沒想到,小少爺在這麼難過的時刻,卻連牠的安慰都拒絕,如果他連牠的接觸都拒絕,那麼牠不知道還能怎麼幫助牠的小少爺。   兩顆心似乎被劃下了一道鴻溝,明明那麼近,卻又無法跨越。泰坦看著江程灝的眼神是被拒絕的心碎,沈重得令江程灝無法忍受。   「你別管我。」江程灝低著頭,用著刻意偽裝的冷漠拒絕泰坦的關心。   泰坦只能原地站著,不知所措。   江程灝大概也知道泰坦除了這裡無處可去,他倏然起身,朝門口走去。   「小少爺,你去哪?」泰坦擔心地想跟在身後。   江程灝卻在門口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命令道:「你留下,別跟著我。」   泰坦愕然地停下腳步,看著江程灝打開了門,走了出去,然後重重地將那扇門在牠眼前關了起來。   世界一片黑暗。         泰坦在房間內坐立難安、心急如焚,小少爺的話像一道枷鎖將牠困在房間內,牠不敢離開,卻又擔心著小少爺的安危。   江程灝出去了一整夜都沒回來。   這是從沒有過的情形,泰坦不知道小少爺究竟會去了哪裡,牠只能無助焦急地守在門口等待,直到天色泛出微光,內心的焦灼就要逼迫著牠違背命令走出門口時。   小少爺回來了。   他一身凌亂,帶著微紅的眼睛和滿身酒氣蹣跚地走了進來。   「小少爺!」   泰坦欣喜地迎上前,卻換來江程灝一聲無情地喝斥:「走開!」   泰坦滿心的歡喜卻像是被砍了一刀般愣在原地。   江程灝像是這才回過神,看著牠有些歉意卻說不出口,只是緊抿著嘴,像個倔強的孩子般。   泰坦看著牠的小少爺,這才注意到江程灝敞開的衣領下,佈滿了紅痕。   牠也才聞到滿身酒氣下的江程灝身上還有另一個人濃厚的味道。   ——是方昭齊!   江程灝順著泰坦的視線,注意到自己的衣領,眼神慌亂的像是急欲掩蓋什麼一般,用手緊抓住衣領。   那像是迷途般的孩子般,慌亂無助、又緊張不安的眼神幾乎要捏碎泰坦的心,牠開口,聲音瘖啞痛苦:「小少爺,你……」   牠想問: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但才開了口,又覺得似乎根本不需要問什麼。   小少爺心底巨大的悲傷和痛苦,已經強烈到不需碰觸也深深傳進了牠的心底。   像是整個人赤裸地攤在泰坦的眼神下無所遁逃,江程灝感到既痛苦又難堪。   他低下頭,閃躲著牠的視線,匆忙地丟下一句:「我先去洗澡。」   人就躲進了浴室裡。   淅瀝的水聲下泰坦沒有聽到那壓抑的哭聲,牠靠著浴室門感受到的是一種墜入黑暗裡的無助。      方昭齊和江程灝開始愈走愈近,幾乎取代了泰坦的位置。   高三開學後,江程灝甚至住進了方昭齊的宿舍內,對於有泰坦在的那個房間愈來愈少回去。   泰坦曾經因為連著好幾天在宿舍裡見不到小少爺,而偷偷隱身跑到方昭齊的宿舍內,卻讓牠看見方昭齊和小少爺正在作的事。   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刺入,毫不留情地割碎攪爛。   這一刻泰坦才終於懂了對小少爺的感情,並不僅僅只是對主人的守護,而是被稱為愛的感情和佔有。   「小少爺,你跟方昭齊算是在交往嗎?」   那一天江程灝難得回到自己的房間,房間內一片漆黑,他見泰坦似乎不在房內,似乎鬆了口氣,隨手打開了燈想趕快拿了東西就走,他從書櫃裡抽了幾本書,卻突然聽到泰坦的聲音從身後如鬼魅般傳來。   江程灝嚇了一跳,手中的書本滑落,被泰坦俐落地接在手上。   泰坦將書好好地交給了他,眼神是從未見過闇暗。   「謝謝。」江程灝下意識地道謝,轉身想走,卻發現泰坦的手擋在那裡,將他困在牠和書櫃中間。   「小少爺和方昭齊算是在交往嗎?」泰坦看著他,很執著地又問了一次。   這些日子,牠總算明白了交往的意思。   江程灝低著頭迴避著牠過於銳利的眼神,冷淡而敷衍地回答:「算是吧。」   「為什麼?」   江程灝抿著脣沒有回答。   「為什麼是他?」   江程灝將書抱在胸前,用力到手指泛白的程度,卻還是不願回答這個問題。   泰坦低下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聲音低啞,近乎懇求地問:「為什麼不能是我?」   聲聲如針刺進了江程灝的心中。   江程灝閉起了眼,手上的書,書封幾乎要被他的指尖捏破。   他艱澀地開口:「因為你是狗啊……」   他怎麼能對自己疼愛珍惜的泰坦有那種不潔的想法?   『兩個男人黏得那麼緊,真是令人噁心。』何芊玉的話,再一次劃過他的腦海。   他就是那麼讓人噁心,渴望讓男人擁抱他。他甚至將這份妄想放到了泰坦身上。   他不想被泰坦發現他是這麼噁心的人……   他腦海中滿是他申請失敗時,何芊玉那一字一句誅心惡毒的話語。   他是一個失敗的人,他不夠好,沒有被愛的資格,他怎麼能讓他最疼愛的泰坦和他這樣的人在一起?   他的泰坦愈來愈像個人了,這麼好的人不應該被他綁住……他更怕,有一天他的泰坦也發現他不夠好……   愈怕他就愈想逃,再也無法承受牠看著他的眼神。   如黑洞般的情緒將他深深捲入其中,自卑、自憐、自厭、自棄……   他將書緊緊護在胸前,像是他最後的保壘般,最後的一點尊嚴、一點驕傲,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擊。   得到答案的泰坦,壓著書櫃的手掌慢慢緊握成拳,手臂青筋盡顯。   這些年,牠幾乎以為自己是人了,卻忘了在小少爺心中,牠還是那隻狗。   「我……可以走了嗎?」他不敢看泰坦痛苦的眼神,不敢讓泰坦潰堤他好不容易築起的心防,他不是個好的主人,但他的泰坦值得這世上最好的人。   「……對不起。」泰坦鬆開了手,退後了一步。   江程灝趕緊從他身邊離開,走到門邊,泰坦卻突然喊住他:「小少爺。」   江程灝定住身體,感覺泰坦從身後將毛茸茸的腦袋抵著他的後頸,就像之前在宿舍裡無數個夜裡,他唸書,而牠靠在身後撒嬌的樣子。   「那我……還是你的乖狗狗嗎?」   牠的手從身後輕輕地環抱住他,一點一點地將他內心黑暗的情緒轉移到牠身上。   我愛你,即使你認為我只不過是隻狗,我依然會用生命愛你。   「我會很乖,再也不會有那些非分之想,所以你不要再躲著我,好不好?」   「如果我很乖的話,你可以像之前一樣再摸摸我的頭嗎?」   沒人注意的地板上,泰坦的影子逐漸壯大,幾乎佔滿整個房間。 ##### 正文糾結過的事情 這邊省略三萬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2.222.2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4323741.A.B53.html
1月前
就這麼被人端走了嗚嗚嗚…都是媽媽的鍋!!!!
02/26 18:50, 1F

1月前
正文第一次也不是給泰坦就是了...QQ
02/26 20:35, 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