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一] 禁忌AA 室友(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安陵 婪)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3(1301)
留言14則, 14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AA父子年下 ※防暴頁 ※我肉有寫好寫滿請多誇誇我。 ※腦內頻率沒有對在一起的父子檔(?   十五歲的時候,朱鈺錦纏著表哥跟到郵輪派對上玩,上船之後立刻被表哥丟下不管。一個人亂晃,參觀糜爛派對感覺眼界被開拓的朱鈺錦,被自己用藥強制發情的Omega纏上。過程他記不得多少,太混亂了。   十個月後,對方抱著小孩找上門來,朱鈺錦的父母本來要把人轟出去,但朱鈺錦心虛自己招供郵輪派對的事,一驗之下,朱鈺錦多了一個兒子朱皓霖,同時繼承權直接被剝奪,朱家決定培養朱皓霖作為下一任朱氏集團繼承人。   朱鈺錦其實不怎麼在乎,反而鬆了一口氣,他再也不用同時修英文、法文、德文、義大利文和日文,還有繼承人專屬的學習套餐。   即使不再是繼承人,朱家分配給子嗣的資源還是十分充足,成年後他會得到一筆信託基金,可以作為創業基金使用。在二十歲成年之前,他每個月也有足夠的零用錢使用。   獲得自由的朱鈺錦沒開公司,他成年後念完劍橋——十五歲前的菁英教育還是有點用處——就留在倫敦,徹底被倫敦西區的音樂劇迷上,天天泡在劇場,畢業後開始學作曲、學寫劇本,目標有一天成為下一個知名音樂劇製作人。   朱鈺錦的父母根本不管他,連過年過節都不會打電話聯絡他,所以當他接到母親電話的時候,他差點以為父親過世,他要回去聽律師宣布遺囑。   「鈺錦。」朱母優雅的聲線從電話那一頭傳來。   「母親。」他嚴謹地喊她。   「皓霖要去倫敦唸碩士,你照顧他一下。」   在朱鈺錦問出皓霖是誰之前,他險險想起來這是他兒子的姓名,因為從來沒親手養過朱皓霖,聽到這名字當下,他還以為是哪個朱家的堂親戚。   朱鈺錦今年三十五歲,他算了一下兒子今年滿十九沒多久,照理說應該才上大學。   不愧是未來的繼承人。朱鈺錦在心裡感慨了一下,對電話那頭的母親說:「讀劍橋或牛津的話,跟我住太遠了。」   「皓霖要去倫敦政經學院唸書,正好讓你照顧他。」朱母頓了一下,「你作父親的,連一天也沒有照顧過自己的孩子,也不太妥當……」   朱鈺錦一聽,心裡「哦」了一聲。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跟牛津、劍橋齊名的好學校,也是世界前十所培養出最多億萬富豪的學校,集團繼承人就該念倫敦政經學院。   原本就是父母親不願意讓他接觸朱皓霖,現在她唸他一天都沒照顧兒子,朱鈺錦內心一點觸動也沒有。   不過他也沒有反抗的餘地。他知道自己敢拒絕,下一秒就會被凍結現金流,雖然他沒有很在乎錢,但是他贊助的劇團應該會在乎。   「他分化成什麼性別?」朱鈺錦問。   朱家沒有性別歧視,他們一向子嗣稀薄,有孩子就了不起了,所以不管朱皓霖分化成什麼性別,他的繼承權都非常穩固,即使成為Omega,也會有完善的法律,和頂尖的科技保障他的一切。   朱鈺錦問這個,只是想知道要怎麼幫朱皓霖準備房間。   「跟你一樣,是Alpha。」她說。   「知道了,我會請人幫他準備房間,我這裡沒有管家和廚師,他來可以習慣嗎?」   「皓霖不像你,他能照顧自己。」   能照顧自己,就不要叫朱皓霖來住他這裡啊。朱鈺錦內心腹誹。   「知道了。」   朱母掛斷電話。   朱鈺錦嘆氣,Alpha天生就有領地意識,除了交際應酬,生活的時候,很少待在同一個空間,雖然朱皓霖和他是父子,但朱皓霖就要成年,他Alpha的生理多半已經發育完全,就算是父子,住在同一個空間裡,一定很不舒服。   他不知道父母親是怎麼想的,反正朱鈺錦多半泡在劇院,朱皓霖想怎麼住,就怎麼住吧。   他就當多了一個室友。   過了一段時間,朱鈺錦發現朱皓霖的存在感不高,雖然房間裡聞得到屬於朱皓霖的咖啡氣息,但是比起自己在房子各處留下的紅酒香,並不那麼明顯。   待在外面的咖啡館作曲雖然很有情調,但沒有家裡舒服,既然朱皓霖不怎麼干擾人,朱鈺錦決定回家。   一開始朱鈺錦還待在臥室裡寫,但是臥室的床使人墮落,書房又說好給朱皓霖用,他最後拿著曲譜和筆,到客廳寫作。   朱皓霖不知為什麼,也從書房裡移到客廳讀書寫作業,包括抱著筆電遠端處理朱氏集團的公務。   朱鈺錦不知道朱皓霖在暗地裡覬覦他。   最初,朱皓霖只想要父親,會偷偷地翻閱家裡朱鈺錦的照片,分化成Alpha的時候,他心裡不知為何有些遺憾,之後幾年,不管看到Omega,或者不小心聞到Omega的味道,他第一反應是注射抑制劑,對Omega一點興趣也沒有。   有一次撞見表叔——就是帶他父親朱鈺錦到郵輪派對上的那位親戚,也是Alpha——跟Alpha做愛,Alpha互相碰撞的費洛蒙反而激起朱皓霖的征服慾,更準確的說,是性慾,朱皓霖才確定自己喜歡Alpha。   幾天後,朱皓霖在春夢裡夢見朱鈺錦,從那一天起,他就開始策劃要怎麼和他父親做愛。   朱皓霖當然知道朱鈺錦不會是照片裡的那樣,也不會像他春夢裡那樣。但他幼時對父親莫名的執著延伸到分化後,轉化成強烈的佔有慾,而Alpha的佔有慾,一向與性有關。   朱鈺錦發現朱皓霖會悄悄地跟著他看劇,座位買在不遠的地方,偶而外出,往後一看,會發現朱皓霖不緊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後……   是有點驚悚,朱鈺錦專門和朋友吐槽了這件事,朋友說他兒子可能缺乏父愛,他有點懷疑這種論點,不過他比較隨性,只要不打擾他創作,朱皓霖想怎麼樣都隨便。 ***   有可能是太隨便了,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朱鈺錦跟他贊助的劇團的朋友一起去酒吧,點了柳橙汁,他的費洛蒙雖然是紅酒味,但他酒量很糟,喝一丁點就會斷片,他的朋友也知道他滴酒不沾,他的追求者也知道。   在柳橙汁裡加一點君度橙酒,特別點火燒過了,酒精味道很淡,平常人喝不出來。不過朱鈺錦錦衣玉食,舌頭敏銳,喝了一口就覺得不對,但這一點就讓他感到暈眩。   劇團裡一個不常接觸的Omega貼過來,摟著他的腰,朱鈺錦在心裡想思考,兒子快滿二十了,二十年的錯再犯一次,也不知道他父母會說什麼……   醒來之後,他的雙手被領帶綁在床頭,襯衫被解開,下半身被脫得光裸,床的另一頭有人坐著看他。   他以為是那個Omega,一邊在心裡驚嘆對方玩得很奔放,一邊開口說服對方放開他,「那個誰,做都做了,可以放我走嗎?」   「……父親。」   朱皓霖的聲音低沉磁性,朱鈺錦第一次聽見,覺得兒子如果會唱歌,搞不好會是絕佳的男低音歌手。聽到朱皓霖的聲音,朱鈺錦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   「你幫我把那個Omega趕走了?」朱鈺錦問:「我跟他有做嗎?我不想再生一個,你祖父母聽到再有一個,他們會氣瘋……」   「他沒有得到你。」朱皓霖回答。   「那就好……這裡是家裡?我怎麼被綁成這樣?你可以幫我解開嗎?皓霖?」朱鈺錦問。   「你很少喊我名字。」朱皓霖說。   「那是因為……我們很少有機會聊天。」   「是,你平常幾乎不和我說話。」   「你先放開我,我們再聊好不好?」朱鈺錦問:「是說,到底是誰把我綁成這樣?」   「是我。」   哦。是朱皓霖動的手。   這就有點驚悚了……不對,不只有點,是非常驚悚。   「呃……」你想怎麼樣?放開我?你要做什麼?   這些問題問出來都有點愚蠢,朱鈺錦都三十五了,之前朱皓霖跟蹤他,他就隱約有種感覺。現在朱皓霖把他綁起來,只是驗證了他的第六感。   朱鈺錦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行動,他眼睜睜看他的兒子貼過來,唇齒貼近他的,叼著他的嘴唇輕輕啃咬,偶而伸舌頭舔弄,朱鈺錦不討厭,只覺得荒唐。   「父親。」朱皓霖喊他,手按在他的胸口,仔細撫摸上半身每一寸的肌膚,接著讚美的話脫口而出,「您鍛鍊得很好。」   「多謝誇獎,人魚線不太好練,至少健身教練不是白請的——」朱鈺錦話說到一半,要害被握在兒子手裡,「等等,你在摸哪?」那敏感的部位上下套弄,很快就半勃起來。   「父親的陰莖。」   他縮起脖子,後知後覺發現自己問了蠢問題。即使這是事實,被兒子讚美自己的身材很好,感覺多少有些彆扭。   「皓霖,Alpha跟Alpha做愛一點都不舒服——」朱鈺錦嘗試說服他。   朱皓霖打斷他,皺著眉頭問:「你和其他Alpha做過?」   「沒有。」朱鈺錦連忙否認。   朱鈺錦偏好Beta,發情期都直接花錢找專業的來解決,他對生小孩有點心理陰影,雖然在Beta體內成結不能像跟Omega做那麼契合,但是他可以忍受。   朱皓霖低下頭,主動含住他的分身。   「嗚!」   朱鈺錦瞪大眼睛,繃緊了身軀,想掙扎又怕被咬,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他的性器被他親生的兒子含在嘴裡,那濕潤溫暖的口腔,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同樣有如絲綢柔滑,朱皓霖的動作很不熟練,皓霖的牙齒刮到陰莖讓他有點痛,皓霖舔吮他分身的舌頭,也顯得生疏且笨拙。   但那是他的孩子,他十五歲那年,糊裡糊塗讓人生出來的孩子,雖然從沒養過他,但是對方五官能看出自己的影子,他們是父子無疑……   他的兒子正在為他口交,朱家遺傳、總是被外人說看起來負心薄倖的唇,正努力包裹著他的性器。   朱鈺錦根本沒想到會有這一天,但是身體的快感誠實地傳達到他的腦海,他渾身發熱,糾結的思緒都融化成一團。   他的陰莖在皓霖的嘴裡抖動,皓霖試圖將肉刃吞得更深,喉嚨輕輕裹住性器頂端。   太舒服了。   「嗯……皓霖……」朱鈺錦閉上眼睛,想逃避現實,但黑暗只會讓他的感受變得更加敏銳。   朱皓霖同時用手愛撫他舔不到的部分,手指描繪肉刃上的青筋,底下的睪丸也細緻地照顧,蕈菇狀前端的小孔被舌頭鑽弄,朱鈺錦倒抽一口氣,強烈的快感讓他幾乎要射精。   「嗯……嗚嗯……」   朱皓霖吃得嘖嘖有聲,好像什麼美食似的,在他的臥室裡聽得格外清晰。   朱鈺錦的個性說是灑脫,也可以說涼薄。他在內心深處裡,對朱皓霖的定位僅僅是室友,不是子嗣。他一點也沒有悖德感,只覺得被綁著雙手很困擾,不太舒服。   「哈啊……可以放開我的手嗎?」朱鈺錦問。   「你想逃走?」朱皓霖問。   「沒有,我手痛。」   朱皓霖觀察他的表情,確定他沒有說謊,但仍然沒有鬆開他的手,他對朱鈺錦的佔有慾,同時包括完全控制對方的慾望。   「不行,再忍忍。」   朱鈺錦不太想忍,不過很快他就沒空在意那點疼痛,酥麻的快感一層層堆積,他越來越清晰地感受到歡愉不由分說地填滿他,強烈的性慾促使他挺起腰肢迎合皓霖的吞吐,洶湧的熱潮沖刷他的身體,他再也無法忍耐。   「啊啊!」   朱鈺錦弓起腰,白濁的液體洶湧地射出,完全射進朱皓霖的口中。   朱皓霖吞下精液,淡然評價:「紅酒的味道。」   朱鈺錦從高潮中回過神,忍不住說:「……皓霖,想喝紅酒去紅酒櫃拿,不要來鬧我。」   「我沒鬧你。」   朱皓霖又開始摸他,手按壓他彈性十足的胸肌,手指撥弄他胸前的突起。   小巧的乳頭變硬,朱鈺錦的身體顫抖,作為Alpha,他從來沒被摸過這裡,Alpha的乳頭也會這麼敏感嗎?他第一次知道。   「唔……皓霖……可以放開我了吧?」   「你喜歡我這樣摸你。」朱皓霖無視他的要求,他掌握了夢中情人的慾望,根本不願意放開他的父親。   「你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啊。」朱鈺錦嘆氣。   朱皓霖變本加厲地揉捏他胸口的肉粒,聽發出朱鈺錦誘人的喘息。   「你的乳頭變硬了。」   「你一定要一個一個說出來嗎?」   這種近乎羞恥Play的玩法,是誰教朱皓霖的?真的是教壞小孩子。   「父親,我真喜歡你。」朱皓霖虔誠地說。   「我現在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朱鈺錦挖苦他。   朱皓霖無視他不友善的態度,他在他的耳垂吐氣,熱氣讓他微微顫抖,朱皓霖接著吻他,從脖頸、鎖骨、胸膛往下留下細碎的吻,被吻過的位置讓朱鈺錦感受到絲絲麻麻的酥癢。   「嗯……皓霖……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要幹你,父親。」朱皓霖貼在他的耳邊說,溫熱的吐息侵擾他敏感的耳朵。   「算了,你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吧。」朱鈺錦自暴自棄。   「父親,別賭氣,我想讓你高興。」朱皓霖說。   「幹我不會讓我高興。」朱鈺錦翻白眼。   朱皓霖深深吻他,撫摸他的臉頰,深深凝視朱鈺錦,「你會為你的兒子感到驕傲。」   「哪部分?」朱鈺錦問。   「全部。」   好喔。朱皓霖是神經病。   朱氏未來的繼承人是要幹老爸的傢伙,朱鈺錦不知道自己父母怎麼把這小子養大的,據說管得很嚴,不會是管太嚴所以變態了吧……   「父親,專心。」朱皓霖提醒他,手捏了捏他的屁股。   朱鈺錦的屁股肥嫩,他試著練過,想練得緊實,縮小臀圍,不過沒什麼效果。朱皓霖掐下去,感覺好像摸到能掐出汁水的果實,他捏著兩瓣臀肉揉捏,拿出準備好的潤滑,直接用潤滑液瓶口的尖端插入穴口,擠入冰涼的潤滑液。   感覺被冰冰涼涼的東西射進體內了,朱鈺錦抖了抖,沒時間抗議,朱皓霖就收起潤滑,換上手指,被手指侵入的感覺,讓朱鈺錦起了雞皮疙瘩。   Alpha的應激反應。   「幹!朱皓霖,你——」   「只是手指而已。」朱皓霖說完,手指動了動,又加入第二根手指。   朱鈺錦措不及防下叫了出來「唔!」   「好緊。」朱皓霖讚嘆。   緊屁。朱鈺錦開始強烈地擔心自己屁股開花。   兩隻手指在他的體內移動,朱鈺錦忍耐異樣的感覺,在心裡偷偷罵髒話。   朱皓霖以絕對的耐心開拓朱鈺錦的身體,朱皓霖手指偶而彎曲起來,撐開他的後穴,偶而又合併起來,轉動然後抽插,被撐開的感覺讓他感到害怕,緩慢溫柔的撫弄,變成一場難以忍受的折磨。   「要做快做。」朱鈺錦不想繼續忍受被他探索,Alpha身體被入侵的排斥感讓他開始渾身冒汗。   朱皓霖的手指摸索朱鈺錦身體,找尋前列腺的位置,手指輕輕地按壓那裡。   「啊嗯……」朱鈺錦發出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甜膩呻吟。   Alpha的後面,也能有快感?   「現在可以了。」朱皓霖宣布。   他自顧自抽出手指,換上已經完全硬起的陰莖。不輸父親的猙獰肉刃將入口完全撐開,朱鈺錦腰一軟,侵入感讓他感受到生理對這種行為的排斥,但性器頂到前列腺的快感,從脊椎蔓延到全身。   「唔……」   「父親會痛?」朱皓霖暫停動作,生疏地哄他,「忍一忍,很快就好。」   「忍一忍怎麼可能會好——」朱鈺錦覺得他在說幹話。   朱皓霖忍不了太久,他開始有節奏地頂弄,撞得朱鈺錦身體不斷往床頭滑。   朱鈺錦從未被侵入的甬道,被狠狠地開拓,Alpha生理奇異的排斥感讓費洛蒙大量分泌,紅酒的氣味瀰漫整個臥室,與此相對的,朱皓霖的身體也因為性愛和其他Alpha費洛蒙的刺激,同樣分泌濃烈的費洛蒙,濃濃的咖啡味與紅酒對峙。   除了生理上的異樣感,被插入竟然有難以用言語說明的強烈快感。   朱皓霖的慾望在朱鈺錦溫暖的密穴進出,他的身體主動排擠侵入體內的肉刃,朱皓霖輕易地抽出性器,再艱難地頂到最深,朱皓霖加大力道,動得越來越快,因為潤滑液的緣故,發出情色的聲響。   「啊……哈啊……」   朱鈺錦不安地扭動身體,試圖從可怕又陌生的快感中逃走。   他咬緊牙關忍受朱皓霖在他身上放肆,他可以接受被幹,可是難以相信自己身上會因為朱皓霖產生猛烈燃燒的慾火。   朱皓霖抽插的速度又快又粗魯,他第一次做愛,記得在頂弄時,照顧朱鈺錦的前列腺就已經用去他全部的注意力。朱鈺錦的前列腺被不斷刺激,歡愉的煙火在他的體內狂歡似地綻放。   「唔……不行……」朱鈺錦搖頭,想甩掉太過強烈的快意。   聽見甜美的呻吟,朱皓霖內心放鬆了許多,不只自己有享受到,他也帶給父親強烈的快感。   朱皓霖握住朱鈺錦勃起的陰莖套弄,前列腺和分身同時被刺激,浪潮般的快感和生理上的排斥,雙重刺激使得朱鈺錦眼眶泛紅。   「嗚呃……Alpha跟Alpha……怎麼能……」被束縛的雙手和生理應激反應讓朱鈺錦完全無法反抗,他覺得不舒服,同時強烈的歡愉又壓過那一點不舒服,他被朱皓霖幹到墮入慾望的深淵。   「可以的,父親,不只Alpha跟Alpha可以,父親和他的兒子也可以做愛。」朱皓霖說。   朱鈺錦的意識陷入迷亂,他的身體在朱皓霖的愛撫下漸漸淪陷,生理的不適逐漸變得可以忍受,他完全沉浸在情慾裡,沉入海底。   「呼嗯……皓霖……」朱鈺錦的神色恍惚,臥室強烈的費洛蒙讓他頭腦發暈,無法思考。   朱鈺錦恍然覺得發生的一切彷彿夢境,他生平從未想過被另一個Alpha壓在身下,感覺竟然這麼刺激。    「父親。」朱皓霖親吻他的唇角。   快感如電流在全身流竄,熱度不斷攀升,朱鈺錦卻感覺不斷地下沉,一切都失去控制。   「哈啊……」當體內愉悅的那處被陰莖輾過,朱鈺錦發出如哭泣般地呻吟。   「父親的叫聲好色。」   狂亂的快感幾乎要逼瘋朱鈺錦,「別……亂說……嗚嗯…… 」   「父親。」朱皓霖霸道地宣告:「現在,我要在你的體內成結——」   不可以。Alpha的本能發出強烈的警告。   朱皓霖的龜頭球會迅速膨脹,卡在他的甬道內,抵在前列腺的位置,被猛然撐開的感覺讓朱鈺錦驚慌,快感卻讓他發出失控的甜膩呻吟,「啊……啊啊……」朱鈺錦被刺激的性器,再度射出精液。   朱皓霖成結的陰莖嵌入他的體內,和他的父親真實結合,比他過往任何一次春夢更讓他悸動,成結的陰莖射出一股又一股白濁的液體,精液的量大得讓朱鈺錦害怕身體被撐壞。   想要標記的慾望讓朱皓霖低下頭,朱鈺錦的腺體發出強烈的紅酒香氣,他排斥朱鈺錦的費洛蒙,但他仍然毫不退縮,一口咬在他的腺體上,試圖標記他的父親。   這注定不會成功。   紅酒和咖啡的氣味互斥,朱皓霖彷彿咬到有毒的東西,嘴唇微微發麻,但是朱皓霖心裡卻無比滿足。   那可是父親,他從幼時就嚮往的存在。   「夠了沒?」朱鈺錦有氣無力地問。   被咬之後,生理的排斥感再次壓過快感,朱鈺錦清醒過來,但木已成舟,他只能等朱皓霖放開他。   「永遠都不夠。」朱皓霖說。   你夠了喔。混帳兒子。 END https://www.plurk.com/AnlinLan 割腿肉好累。 我看了這麼多ABO竟然沒寫過,成結參考狼der 名字用取名網取的~ 狗血設定寫起來好開心ㄎㄎ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3.23.2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7985014.A.776.html ※ 編輯: dorisDC (114.43.23.252 臺灣), 04/10/2021 00:24:52
1月前
混帳兒子www
04/10 10:17, 1F

1月前
來來來,永遠不夠喔!XD
04/10 11:44, 2F

1月前
永遠都不夠的話是不是可以來個第二發(暗示
04/10 12:07, 3F

1月前
永遠不夠!
04/10 12:43, 4F

1月前
混帳兒子XDDDD
04/10 12:52, 5F

1月前
永遠都不夠!!
04/10 16:51, 6F

1月前
好看!
04/10 18:22, 7F

1月前
不夠(星星眼
04/10 21:52, 8F

1月前
推肉香香~~
04/10 22:38, 9F

1月前
AA父子太香了啦!
04/10 23:15, 10F

1月前
推!
04/11 08:52, 11F

1月前
好香
04/11 15:27, 12F

1月前
真的不夠!好好看!
04/12 16:46, 13F

1月前
推~
04/12 22:33, 14F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2
4


3
3

2
2
10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