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花有清香日有陰(微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醬醬薑薑薑)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8(803)
留言11則, 8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花香自有殊》配角:姬從陽的故事 加上花香自有殊五個字,標題太長了。 避雷一下:三觀不正、亂七八糟、美人女裝嘴壞攻+吐槽愛翻白眼攻x自戀多情有跟蹤狂屬性傻傻高壯受(吧?)、就是個三批 會稍微提到本篇的父子伯姪肉。 沒有劇情。 《花香自有殊》番外‧花有清香日有陰   泊靈宮父子伯姪三人正在看台上難捨難分之際,另一處,姬從陽被白毓修揍翻後,用捆仙索綁緊丟到了左右護法跟前——只見左護法章琇一身桃紅裙裝,及腰長髮編了細髮辮數根,有珍珠、玉釵、扣花、琉璃珠等等裝飾,他唇紅如梅,眉毛修得精緻,一雙大眼靈動溫柔,面若桃花,笑容溫柔。   章琇彎下腰,塗著蔻丹的手指挑起姬從陽下巴,俏臉兒貼近,笑道:「姬公子,又見面啦。」   姬從陽正因又再次被白毓修拒絕、大輸一場而消沉。   他自五十年前認識白毓修後,便一直追求他。甚煩姬從陽追求的白毓修索性後來開了個條件——只要姬從陽能打贏他,便同意與他雙修一場。   但這五十年來從未贏過的姬從陽厭厭看了眼前花枝招展的章琇一眼,冷哼一聲將頭撇開,罵道:「滾!娘們兒!不男不女的臭傢伙離我遠些!」   章琇露出一個傷心欲絕的神情,看向一旁正抱胸旁觀的宿冷,可憐兮兮道:「右護法,你瞧瞧他,又罵人家娘們兒。太壞了。咱的心都要碎了。人家明明就是男兒身女兒心,是男亦是女,他這樣說人家太過分了,而且人家明明這麼香!」   「人家用太多了。」宿冷對他翻了個白眼,道:「他這樣罵你,你打回去不就得了。」   泊靈宮左護法熱愛打扮成女子模樣幾乎半個修界都知道,且往常誰敢恥笑辱罵他,必會被他想盡方法報復回去。   「哎,打回去,這樣他多可憐呀,適才才被宮主一翻揍呢,還又被拒絕了……這是第幾次被拒絕啦?第二十五次?唉,瞧瞧這俊臉,宮主真捨得下手。這邊都青了,嘴角咬傷了,哎喲喲喲,瑣骨也是——」章琇掏出個帕子摀嘴笑,一雙美目柔柔看著姬從陽,手指頭更是不規矩的從額間摸到唇邊,再慢慢的滑到他的瑣骨,他的手一點都不似習武之人,皮膚嫩滑,撫摸過姬從陽的肌膚,令他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被捆仙索綁著的姬從陽動彈不得,莫名額間掉了幾滴冷汗,聽到章琇說他被拒絕了二十五次,紫府元神都刺痛了下。   姬從陽就不明白,為何白毓修不被他打動,分明他這麼喜歡他,也多次說過若白毓修想,他願意屈於人下……要知道他是晨星派內門弟子前十,前途輝煌,將來境界更高,是極有可能接手長老之位或是成為掌門的,若這樣的他,與泊靈宮成了這通家之好,兩個門派又是這樣近,必能互助提攜,有助泊靈宮站穩於整個正修道……   姬從陽從小就是個心高氣傲之人,當初在秘境遊歷探險時對白毓修一見鍾情,再見傾心,幾十年來不斷表白訴情,卻始終得不到對方一個正眼注目,著實令他傷心。   但男子漢大丈夫,傷心豈能輕易讓人看去,更何況是泊靈宮這兩名與他一直以來合不來的左右護法。   姬從陽深呼吸了口氣,艱難動了動腦袋,試圖躲開章琇的手指,冷喝道:「章琇,你少陰陽怪氣的,少碰我!」   章琇無辜眨眼,語氣越發嬌滴滴道:「人家才不陰陽怪氣呢。人家是陰陽有正氣!」   宿冷再次大翻白眼,踹了他一腳,踢髒了章琇裙子,氣得他跳了跳。   章琇哼哼罵道:「做啥呢你?裙子都髒了,這件人家特別喜歡!」   宿冷道:「少在那兒妖妖調調的,宮主不是說了,趕快解決他。」   章琇長睫如小扇子一般撲搧著,嘟起嘴道:「人家想同他玩麼,你不覺得他這個樣子,逗起來特別有趣、特別好玩?哎,只可惜宮主不喜歡他這味兒的……喂,姬從陽,你說說,你喜歡咱們宮主哪裡?怎不喜歡咱們二宮主?他們臉兒都一樣,怎麼看二宮主都比較好親近,你若改追求二宮主,或許還比較容易得手呢。且你一天到晚上門求揍,不嫌累呀?」   姬從陽聽到章琇這樣問,一時間反而不知怎麼回答——喜歡白毓修那裡?為何不改喜歡白疏朗?他們兩人怎可混為一談!雖然是雙生子,但白疏朗那人看起來就是個白皮黑骨壞心腸,成日笑嘻嘻的模樣,看起來就是一肚子心機,跟眼前這個女裝怪人一樣!   反倒是毓修、毓修那冷冰冰的模樣……想起最初在秘境中見到的紅衣美人那雙冷漠的眼眸、如冰的面容、拿劍殺向妖獸的英姿,要問為什麼會喜歡白毓修,當然是每一處都喜歡……姬從陽想著想著,就紅了臉。   章琇見他這般,噗哧一笑把頭往宿冷肩上靠,「哎喲,我的祖師爺呀!這傢伙不愧是修道九百年的童子雞,只是問問就臉紅了,這麼純情!宮主是哪兒來的好運氣,撩撥到這樣的傢伙。」   宿冷一把推開他,拍著肩膀嫌棄道:「粉都沾我肩上了。」接著又看向姬從陽,用手指虛空寫了個字:「童子『姬』?」   章琇這下笑的更加厲害,捧著腹只差沒在地上滾。   還沒明白宿冷寫些什麼,姬從陽被這般喊,整張臉紅的像要滴出血來,不可置信瞪著章琇:「……你、你怎麼會知道?」   章琇抖著身子,抹去眼角笑出來的淚,小帕子捂著嘴,俏臉貼向姬從陽,用手刮了刮他那張稜角剛硬的俊臉:「傻呀你,一身處子味道那麼香……是說呀,小傻瓜,你知不知道,咱們宮主其實早就有心上人了?」   聽到這話,尚未反應什麼「童子味道香」的姬從陽還要替白毓修說話:「你是說那些同他雙修的女修?別騙我了,我早就知道,毓修因為靈根影響之故,慾望較重——唔!」豈料他說到一半,一旁宿冷把手伸過來直接摀住他的嘴,同時下了禁心語的術法,雖然宿冷的道行比姬從陽低些,但此時他被捆仙索綁住,又被白毓修打了幾道禁制封住靈穴,無力抵抗下,只能任宿冷揉捏。   「少跟他廢話了,讓他看去。」宿冷這麼說,邊抬起他的頭向適才白毓修消失方向看去。   姬從陽不解,白毓修剛剛同他打完後就到了看台——那處看台如今被竹簾擋住,且又下了一層法陣,是要他看什麼?   章琇卻是哇了一聲,雙手做著捧心狀,一副「宿冷壞透啦」的表情,語氣卻是興奮道:「你真要這麼壞呀?」   「宮主不是說早些解決他麼?」宿冷看了姬從陽一眼,細長雙目此時反而露出有些可憐他的眼神來:「讓這廝趁早認清也好,成日這樣糾纏,浪費時間。」   到底什麼意思?   章琇那多情似水雙目看著他,溫聲道:「哎,好罷好罷,也好,不浪費時間了——喏,小雞呀小雞,咱們跟你說,我們宮主啊,雖然設了法陣擋住那兒,但我與右護法手上握有一個法寶,是為了監督宮主所用,隨時可以看透那法陣,平素是不隨便用的。但今日為了你這只可憐的小雞,就用了罷——不過咱剛剛有先傳音知會宮主啦——哎喲咱們宮主真是不怕羞,也不管小宮主知道了會不會羞死……」   不要一直小雞!但……到底什麼意思?不能說話也無法主宰自己肢體的姬從陽雙目瞪大,死死看著章琇與宿冷同時拿出一對有手掌大、一模一樣的半圓鏡子。兩個鏡子並在一塊兒,瞬間黏合,中間看不出點縫隙來,飄到姬從陽眼前,而鏡子背對那看台之時,鏡面中浮現出看台上的種種——   只見白毓修紅衣隨風輕揚,雙腳浮空,看起來英姿煥發,但他那張俊臉上如今有著姬從陽從未看過的溫柔多情,平素總是冷漠的雙眸,正專注瞧著他身下一名青年。   青年坐在白疏朗身上,一雙眼被白疏朗遮住,似有淚不斷從掌下流出,而他那紅嫩的小嘴張的極大,竟是、竟是在吃著白毓修的肉根!   更荒謬的是,青年雖然一身玄衣整齊,但他坐在白疏朗身上的動作起伏間,隱隱可見他的肉臀從衣物間露出,他、他的菊穴正饞吃著白疏朗的陽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白毓修跟白疏朗這對雙生子竟會這樣與人歡愛?這青年又到底是誰!為何,為何對誰都無比冷漠的毓修會對他有這樣的溫情……這、這……   姬從陽震驚到說不出話來,雙目不知是該移開還是閉起,他腦中思緒混亂到像是有雷打雨下在識海中,難以平復。   章琇一副嬌羞樣半捂著臉,但五指是分的極大,他從指縫間瞧著鏡面中映出的三人顛鸞倒鳳姿態,發出咯咯怪笑:「哎喲,宮主真是的,怎麼這麼不懂得憐香惜玉,那麼大一根棍子這樣插進小宮主的嘴,也不怕噎著他了。」   小、宮、主——等等,青年是那名傳聞中受盡疼愛,泊靈宮最重要的少宮主,白甯?白毓修白毓修正在肏自己兒子的嘴?白疏朗當真是在姦淫自己的姪兒?這……   宿冷在旁卻是評比起來,「二宮主的技術還是像從前那樣好,少宮主看來舒服。」   姬從陽的雙目瞪大到再也不能瞪的更大——這泊靈宮是什麼淫邪宮!怎麼會有左右護法看著自家宮主、二宮主做這種荒唐事還如此冷靜!而且什麼叫做像從前那樣好?你是看過幾次!   而令他更無法接受的是,難道,難道白毓修的心上人,就是自己的親兒?為何還能接受自己的哥哥一同肏幹兒子——太荒謬了!太荒謬了!   饒是深愛白毓修的姬從陽,一時間都只想祭出他的九陽神劍,將那看台上荒唐的……除白毓修外的另兩人斬殺!   章琇見他神情,又發出一串銀鈴般的嬌笑,彷彿深知姬從陽在想什麼似的,直接說出他不想知道的答案:「哎呀,猜對呢,小雞兒——是的,咱們宮主正在插嘴兒的小寶貝,就是咱們少宮主,也是他的心上人。知道這答案,驚不驚喜?」   驚喜個屁!   自小就認真修煉,被自家師伯、師父教育不能輕易與他人雙修,自認要把清白留給最愛之人,從未看過什麼淫穢俗本的姬從陽,在此時真是如同遭受了天雷擊打般,整個人都魔怔了。   章琇又道:「哎,姬從陽呀,我要跟你說,咱們宮主啊,就不喜歡你這種死纏爛打又長得高壯的,你瞧瞧咱們小宮主,生的多水靈,生的多好,你雖然俊,但跟他俊的方向不一樣,所以呀……」   這人廢話太多了!姬從陽沒有心思理會章琇的胡話,他根本不明白這樣子的父子關係是怎麼回事,他只能瞪著鏡面,直到看完白毓修射了他的兒子滿嘴滿面精水後,溫柔抱緊了對方——見到白毓修那樣神態,怎麼瞧都是真深愛著對方……姬從陽終於承受不住打擊,氣怒攻心,悲傷苦痛的暈了過去。   「啊,暈了,真是的……處男真麻煩呢。」見著高大英俊的姬從陽暈倒,分明纖瘦許多的章琇竟是輕易一把將他抱起,那雙多情如有一片桃林盛開的雙眸看向旁邊挑眉冷顏的宿冷,微笑問道:「宿呀——想吃童子姬麼?」   「……你口味真重。」宿冷這麼回著,卻是瞧向姬從陽,而後露出了一抹笑來。   * * *   再然後——姬從陽沉沉醒來,紫府靈台一片混亂,因為太過震驚悲傷難受,他傻傻地被章琇與宿冷灌酒勸解,一時暈頭的相信章琇許多胡話,再莫名手軟腳麻的被這可恨的左右兩名護法壓上了床狠狠三修了三日三夜後——   「……我要去殺了三天前的我自己。」整個人被壓在身上的章琇肏到眼花腰酸身子軟,姬從陽不懂這看來纖瘦還矮自己一吋多的男人為何脫下裙子後下面那根肉東西可以這麼大!這麼持久!他恨恨喃喃道,而這話悉數都被章琇聽了進去。   咬了姬從陽乳尖一下的章琇笑道:「哎喲,小雞寶貝兒,做夢可以,但等真的被咱們肏暈了再去發發夢罷——」   一旁宿冷嗯了聲,低頭吸住了姬從陽的嘴。   童子雞的味道,著實不錯。 (完) 謝謝看完的您。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0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024409.A.A13.html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4/10/2021 11:13:53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4/10/2021 11:29:28
1月前
泊靈宮上行下效,全體有病XDDD一切都是小雞的命~~
04/10 12:31, 1F

1月前
這有下續嗎~好有趣啊啊啊~
04/10 13:27, 2F

1月前
鏡子是為了監督宮主……所以宮主大大,你除了兒子
04/10 15:29, 3F

1月前
還幹了什麼要被監督的事?wwww
04/10 15:29, 4F

1月前
小雞的身心都被這變態宮給奪走啦~而且竟然跟心上人
04/10 22:46, 5F

1月前
一樣3p,簡直香爆!!
04/10 22:46, 6F

1月前
什麼!三天就這樣過去了?要看細節啦~要看雞仔被
04/11 00:53, 7F

1月前
這樣那樣~
04/11 00:53, 8F

1月前
XD
04/11 07:20, 9F

1月前
想看細節+1!!!
04/11 10:50, 10F

1月前
章琇好可愛喔XDDD
04/11 10:54, 11F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2
4


3
3

2
2
12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