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開陽魔法科班生事紀(十二)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天罡X地煞)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101)
留言2則, 1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不晚點再回去嗎?」飯桌上,李媽埋怨道,中秋四天連假是柳李兩人第一次回家,李媽有些不捨。 「班上同學約好要烤肉。」李焰翔狼吞虎嚥的說:「我負責生火。」 李媽看了旁邊的柳河宇一眼,柳河宇點了點頭。 李媽嘆口氣:「好啦,沒事別亂跑。河宇,要把他顧好知道嗎。」 柳河宇還來不及回話,李焰翔生氣的說:「我已經十五歲了!」 「才十五歲!」 「別瞧不起十五歲!」 母子倆你來我往的吵,柳河宇已經吃飽了,微微躬身行禮,起身道:「我吃飽了,少爺,夫人,我去收東西。」 「去吧。」 柳河宇收拾碗筷離開後,母子倆停止爭吵。 半晌,李媽態度緩下來,問李焰翔:「他還是沒變?」 李焰翔不語。 「你啊,對他好一點知道嗎,你小時候整天欺負他,結果他電話裡都說你好話,唉......恭恭敬敬的,偶爾撒嬌也可以啊。」 李焰翔敷衍道:「他以前常跟那些門下弟子相處,改不回來了啦!」 「不是這個原因。」受不了李彥翔的態度,李媽正色道:「阿翔,告訴媽媽,你們國中在學校到底發生什麼事。」 「......沒什麼。」 「還是你對他做了什麼?」李媽質疑。 李焰翔放下碗筷:「你懷疑我欺負他?」他這下真的生氣了:「其他人又是怎麼對他的?妳以為自己把他當兒子,卻又要他像個僕人一樣照顧我,透過他監視我的行蹤!他會怎麼想!他小時候被弟子欺負,傭人私下說他壞話,又矛盾的不敢讓他做事,他會變成這樣大家都有份!」 「李焰翔!」 不顧母親的大吼,李焰翔繼續說:「這是他得出的答案。事到如今也不用特別去關心他。」又補充道:「他在學校過的不錯,交了新朋友。」想到楊太君,李焰翔不自覺的皺眉。 李媽沈默不語,門外的管家頭低得更低了,李焰翔俐落的起身,把碗筷放到水槽,回房間去。 李焰翔說這番話時,心裡有部分不停徬徨,這股徬徨揮之不去,他努力壓抑住著,迅速收拾行李。 沒錯,我說的是對的。 我是最瞭解柳河宇的人,這是最好的現狀。 / 雖然有點塞車,柳李二人還是趕在日落前回到學校。 烤肉地點在學校旁的海堤,原本只是林予涵和她三個姐妹私下討論在學校附近烤肉,不小心被林慶安聽見,結果一發不可收拾,變成大型的班級活動。 林予涵當然不會放過能接觸李焰翔的好機會,逮到空隙就往李焰翔身邊靠,其實李焰翔並不討厭她,只是不知道她為何每次都要帶上其他三人,一群人在他旁邊嘰嘰喳喳的讓李不堪其擾。 楊太君個性開朗,也有不少女生偷偷仰慕他,可惜他平時都跟柳河宇玩,今天女生們逮到機會就想和他說上話。 至於柳河宇人呢? 此刻他獨坐岸邊,與海岸融合成一道風景。 「柳~河~宇~吃飯囉~」小柔拿著盤子跑過來,在他右手邊坐下,班上除了楊顏二人之外敢靠近柳河宇的人不多,小柔就是其中一個。 「 謝謝。」柳河宇沒拒絕,拿起盤子上的白土司,包了幾片肉吃。 柳河宇靜靜地吃不說話,啃到吐司剩半片才發現小柔直直的盯著他。 「......幹嘛?」 「你好漂亮喔。」小柔感嘆道,臉上毫不羞澀。 被如此直接的稱讚,柳河宇突然有些難為情,別開臉,臉頰微紅。 「你幹嘛自己一個人坐在這裡啊?」小柔又問。 後方班上同學的嘻笑聲此起彼落,柳河宇道:「看風景。」 柳河宇沒自覺的真相是,他在躲楊太君。這幾星期下來,面對楊的視線或肢體接觸時他總會心亂,他並非討厭這種感受,只是不知如何回應,好比從剛剛現在,不斷查覺到楊太君投來的視線,他完全不敢回頭。 更可怕的是,這種心亂如麻的情緒不斷增強,柳河宇越來越難壓抑了。 「是喔?」小柔回道。 兩人不再說話,柳河宇拿起第二片吐司,小柔默默地把打上岸的浪花用魔法結凍。 「欸你看那邊。」林慶安指著柳河宇和小柔:「氣氛不錯耶。」 林秉豪翻了個大白眼回他,李焰翔看著岸邊兩人,突然覺得夕陽有些刺眼。 柳河宇默默啃完第二片麵包,小柔把盤上的夾子遞給他。 「什麼意思?」柳河宇看不懂。 「要吃就要動,你已經吃了。」小柔說,夾子指向後方一個冒著黑煙,無人照顧的可怕烤網。 「......」 / 「你來接手啊?」另一邊的烤網,顏子芸問,她和孫雨妃兩人在蛇妖襲擊後感情變的不錯,兩人正一起烤肉。 「......」柳河宇看著烤網上發黑焦掉的肉,慘不忍睹,岸邊的小柔不知逃到哪去了。 「可惡......」 「你的任務。」顏子芸把一鍋烤起來最麻煩雞肉拿給他,孫雨妃憋笑。 柳河宇取下烤網,添加新的木炭,輕輕搧風。 「我來吧。」李焰翔走過來,在他對面坐下,手掌運起氣息,木炭開始熊熊燃燒。 這是李焰翔第一次主動在班上找他搭話,柳河愣了幾秒,過了會才回答:「謝謝。」 李焰翔似乎想說什麼,楊太君突然從柳河宇後方冒出來,他勾上柳河宇的肩,手拿著烤肉夾朝空氣夾了幾下:「這邊空的,那我也來烤!」 面對楊太君的出現,李焰翔眉宇間有股不易覺察的黯淡,待木炭穩定燃燒後,抬頭便看到楊柳二人,他愣了會,反射性的皺了皺眉,放上網子轉身便走,全程不語。 「......」這一系列動作,孫顏兩人看在眼裡,感覺到某種風雨欲來之勢,卻不知為何。 柳河宇認真的把肉片放到烤網上,氣氛莫名安靜,良久,才對楊太君喚:「喂。」 「嗯?」楊太君轉頭,氣息呼到柳的臉頰,令柳的睫毛有些癢。 楊太君從剛剛就搭著柳的肩膀,頭放在他左側肩上,兩人身體完全貼在一起,柳能感受到一股心跳,不知是誰的,那股令他手足無措的感覺再度出現,於是他重新整頓心情。 「這樣怎麼烤肉,去對面坐好。」柳河宇用夾子指對面的板凳,剛才李焰翔坐的地方。 「欸~我不要,那裡背風,很熱耶。」 「你不坐我坐。」柳河宇把肩膀抽出來。 「哎呦~你讓我靠一下嘛。」楊太君再度勾上柳的肩膀,柳無視他的話,躲過楊的手臂坐到對面,楊心中一陣失落,但還是在柳河宇原本的位置上坐下。 這是楊柳兩人連假回來第一次交流,兩人有一搭沒搭的聊。 「你家在台北哪裡啊?」楊太君問。 面對這個超簡單的問題,柳河宇愣住了,稍稍回答不慎便會暴露自己跟李焰翔的關係:「我家附近是山區。」柳河宇給了個不相關的回答,語氣上聽不出有緊張的感覺。 「是喔,台北還有山啊。」楊太君道。 「你呢,你們家在府城哪裡?」柳河宇趕緊轉移話題道。 「我們家在舊城區外的......啊對了,府城有分......」楊太君仔細解釋府城的歷史,言語中可以感覺出對於自己家鄉的熱情。 「府城很多好吃的......下次......」楊太君突然變得吱吱唔唔,道:「下次你來我家玩,我帶你去吃。」 「喔好啊。」柳河宇沒多想便回。 「真的嗎,說好了喔!」夕陽已在山頭落下,楊太君卻兩眼放光:「那得好好準備......」 等等!他好像是說真的......見楊太君這樣,柳河宇訝異。 / 「老師好!」另一邊,孫雨妃發現樹林中走出個人影,呼喚。 顏子芸回過頭,看見一頭褐色長髮的高二班導陳心俞,她同時也是高一咒誓原理課的老師。 「原來是高一的啊。」陳心俞掃視了一圈:「你們烤肉的香味都飄到學校了,真可惡啊你們。」 「別這樣嘛老師,妳也來一塊!」林慶安捧上盤子。 「不用了,我在節食。」陳心俞推拒:「我只是來看看情況,你們注意安全,等等垃圾記得收乾淨。」 「是,老師。」顏子芸代表全班,中氣十足的道,其他同學紛紛跟著應和。 陳心俞說完回到樹林裡,由於她的短暫現身,某些班上同學拿著剛烤好的肉孝敬老師們去了,海邊少了大半人。 「話說,老師氣息隱藏得真好。」顏子芸道。 「她大概在巡邏吧。」林秉豪拿著垃圾袋邊收垃圾邊道。 「說不定在監視我們呢。」林慶安說。 林慶安話一出,氣氛頓時安靜,所有人看向他。 「......欸幹嘛,我隨便亂講的。」氣氛有些緊張,林慶安連忙緩和。 「月初被蛇妖攻擊那件事,學校還沒放鬆警戒吧。」顏子芸想了想道。 「不如說老師在保護我們。」楊太君道,瞥了柳河宇一眼,柳安安靜靜的低著頭烤肉。 從剛剛陳心俞出現開始,柳河宇就一直在烤肉,刻意不引人注目,他發現李焰翔也是如此。 這兩個人之間絕對有什麼,楊太君想。 / 回到房裡,李焰翔鬆了口氣。 學校老師基本上都是魔法的存在公諸於世前,就在私底下活躍的各方高手。高二班導陳心俞是有名的咒誓專家,說不定能了解柳河宇和自己身上的咒是怎麼回事,但目前他不希望被人察覺任何端倪,因此刻意迴避她。 他不是沒對自身狀況做過調查,只是魔法世界相對封閉,若非學者專家,無法查到太深入的資訊。這幾年來,兩人尾椎上的圖騰隨成長慢慢浮現,李焰翔直覺把兩人相遇之初的異常情景相聯,他想弄個清楚,可不管在網路上或台北的任何一間圖書館都找不到線索。 柳河宇這邊也在鬼打牆,過去三個星期,課堂間有空擋變往二樓魔法科圖書室跑,收假後依然繼續,圖書室不大,不過高中三年絕對看不完。 當初襲擊他們的黑衣男子只留下葉紹丞這個線索,柳河宇翻遍圖書室的報紙和近代魔法史史書,沒得到更有用的資訊。 葉紹丞沒有特殊家世背景,純粹靠自己努力闖蕩江湖,十八歲接受徵招進入警部工作,之後成了魔法科老師。 這個月下來觀察下來,葉紹丞也沒什麼不尋常,實在不像會與惡人勾結的傢伙。 說不定是仇家? 這倒是有可能,但這麼一來必需要親自去問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0.138.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055886.A.1FD.html
1月前
李焰翔感覺是把小柳在家的處境明說了!!小柳感覺很可
04/11 00:08, 1F

1月前
憐..
04/11 00:08, 2F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2
4


3
3

2
2
11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