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高齡救世主(01)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七月初二)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2(200)
留言2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非典型穿越魔法世界,不定期更新,可能會坑(?) 沒有伏筆、沒有埋梗、救世是假的、談戀愛才是真的XD 01 打從睜眼開始,徐至清沒停止過瞳孔地震。 請問現在是發生什麼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上的雕飾,再來他有些茫然地打量四周,發現自己躺在某種類似於祭祀或獻祭的高台上,身旁環繞無數火炬,鼻尖能嗅到某種藥草焚燒出的香氣。而通往自己所在高台的階梯下,正有約莫十來人身著披風,低頭單膝跪地吟誦著什麼。 三秒後徐至清意識到了不對勁。 掐著眉心,他試圖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徐至清現在額角疼得不像話,以至於花了點時間記憶才逐漸回籠。 徐至清記得自己本來的狀態是生無可戀的。 和同事競逐主管職失敗的三十歲社畜,在生日當天收到了惡性腫瘤的體檢報告。灰心喪志了幾天後,消極宅男徐至清終於想起自己生活的動力,就是為了買房然後向戀人求婚。 結果沒隔幾天交往多年的戀人約他出來開口提分手,文質彬彬的大學教授穿著高級訂製西裝,說自己思來想去無法接受賺得比自己還少又沒有未來的男人,連斡旋的餘地都沒給直接切斷所有的聯繫。 悲劇三連擊之後,徐至清找了多年好友訴苦,熱衷塔羅牌占星術和一切神秘力量研究的老友,塞了一條華麗的項鍊給他。 對方表示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都會尋求神秘力量的幫助,這說不清是什麼年代的薔薇項鍊能替你帶來好運。 徐至清收下並掛脖子上了,儘管認為好友根本走火入魔,但畢竟還是出於為他好的立場。 找朋友聊完以後,徐至清突然覺得雖然已來到人生魯蛇的極致,但好像不該那麼快放棄自己,要不再搶救一下? 哪知還沒正式開始搶救,他就因為貧血整個人失去重心栽倒,額角直接磕在自家地板,血流得像是命案現場,順便沾染上了朋友送的項鍊。 接著房內光芒大盛,轉眼間,房內便失去了徐至清的身影。 「啪!」徐至清坐起身子,閉眼賞了自己一個巴掌。 很痛,如果是作夢也該醒了。但他再睜眼還是同樣的畫面,唯一的區別便是巴掌聲太大,底下的人全部抬起頭,十幾道視線全部落在他身上。 徐至清被盯得背脊發涼,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些人狂熱的眼神,加上現在不明所以的情況,徐至清簡直能腦補出八十集類戲劇劇情,坐在高台上的自己彷彿是祭品,於是他整個人抖得像篩糠。 誰知道底下竟爆發出歡呼聲。 「真的是異鄉人降臨了!」 「真的是成功了!是救世主!」 「太好了!召喚成功了,該亞大陸有救了!」 嗯,什麼情形??? 徐至清突然就不抖了,但還是沒有放鬆警戒。就見為首是位金髮碧眼,掛著單邊眼鏡的青年,他拾級而上恭敬地朝徐至清行了個禮。 「來自異世界的救世主大人,感謝您回應我們的召喚。」 徐至清超級迷惑,他轉頭,後面沒人。再轉回來,長得過分好看的青年笑瞇瞇地望著他。 「我?」徐至清指著自己。 「是的。身著未知異邦衣衫的異鄉人將帶著預言的薔薇之墜前來。」青年點頭道:「您身穿奇裝異服,加上胸前的薔薇項鍊就是證明。」 徐至清順著他的目光來到那顆朋友給他的項鍊,仔細端詳,刻著金色符文的荊棘層層環繞中心怒放的薔薇花,薔薇的右下角則是如同鐘樓裡運作的齒輪組合成的圖案。徐至清彷彿聽見了齒輪轉動的聲音,但再仔細一看,卻什麼也沒有,耳畔的聲音也消失殆盡。 徐至清放空太久,不過青年也沒有打擾他,還是那樣優雅從容地等待著。 只有徐至清不斷在腦海裡思考,雖然對方在講什麼他不是很懂,但作為專業宅男,徐至清有個很可怕的想法。 他八成連肉體帶靈魂,整組穿梭異世界了! 回過神,徐至清已在那位金髮碧眼的青年的引領下,直接進駐宮廷替救世主準備的超豪華套房。確定對方的畢恭畢敬真的沒有其他邪惡意圖後,暫且放下被挖腎挖眼角膜的戒心,開始梳理青年帶給他那過於龐大的海量訊息。 首先這是一個完全的異世界,名喚該亞大陸,他現在位於該亞大陸最富饒的亞提蘭帝國帝都:緋瑟城。青年自稱艾諾,是帝國的大祭司,肩負起召喚異世界救主的責任。 他摸著額頭,那裏本來還有個微微滲血的傷口,但就在方才艾諾發動了治癒的魔法,溫暖的光照後那道破口已然癒合,讓徐至清再次體認到目前身處的地方與自己原有的世界規則截然不同。 根據古老的預言詩歌,黑暗將侵蝕與壟罩整個該亞大陸,影子蠢蠢欲動,屆時該亞大陸也將迎來末日與審判,唯一的救贖便是來自異世界的異鄉人,他身穿不同時空的服裝,能令大陸倖免於難。於是先知們請大魔導師們製作出能扭曲空間的薔薇吊墜,投放到時間的長河中,命定的救世主將會因契約而前來該亞大陸。 「是您選中了我們,為拯救我們而來。」艾諾臨走前這麼說:「請好好休息,明日陛下想親自見您。」 額頭上還殘留乾掉血跡的徐至清目瞪口呆。 不是,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 人家漫畫小說的男主都是高中國中少女少男,他一個三十歲大齡青年,以主角的年齡來說過熟了喔,而且還是剛被分手的同性戀社畜。熱血夢想什麼的他都沒有,人生小確幸就是上班喝珍奶、下班買雞排。更不用說身懷惡疾,弄不好隨時就直接從人生登出。 有他這麼狼狽的救世主嗎? 這一朝穿越異世界,想起剛剛祭台旁那些在青年帶領下簇擁著他,面露興奮與希望的人們,徐至清摸著自己的良心。 好痛。 救什麼世啊厭世還差不多。 他指尖摩娑著那顆薔薇吊墜,事情過度魔幻,更不用說他早已過賀爾蒙分泌過度旺盛的青春中二期,徐至清懷疑可能真的是病到出現幻覺了。 什麼朋友送這什麼破禮物帶來什麼破好運。 徐至清決定要是能回去原世界,先打死那個叫葉于淵的朋友。 翌日早晨,艾諾準時出現在徐至清的門外要帶他去見君王。 其實這種事情本讓宮廷內的僕役來做就好,不過為表示尊重與敬意,艾諾還是親自走一趟,正好大祭司親切無比,徐至清便主動和他聊了起來。 直到現在,他還是有點恍惚。在陌生的環境下醒來,理智上明白現下的處境,但情感並沒有那麼快接納自己身處異世界的事實,更何況他想回去、也必須回去自己的世界。 「艾諾,你昨天說是我回應了你們是怎麼回事?」 「其實祭司們也不知道薔薇項鍊流落在哪個異界。先知們創造了預言書,根據詩歌預言,並非每個異鄉人都能滿足前來該亞大陸的條件,得要剛好在召喚儀式進行的過程中,異鄉人以生命的泉源做媒介,回應我們的呼喚才能前來於此。」大祭司這麼解釋道:「黑暗的侵蝕愈發嚴重,各地都出現了黑魔法的氣息,我們本也不抱希望,但您出現了。」 徐至清這下明白了,也就他剛好人衰,生病貧血撞破頭流了滿地生命泉源。 「光憑這點,你們就確定是我?」徐至清問。 「是,因為您回應了我們。」艾諾笑著說,「帶著薔薇項鍊出現在光芒中。」 那條掛在自己身上的項鍊不過是朋友送的禮物,儘管老友葉于淵自小沉迷於神秘力量,徐至清也認為那不過是機率問題,就像算塔羅牌那類的個人興趣,信者恆信,並沒有真正魔法。 誰知年齡步入三字頭,一條項鍊帶你穿梭世界這種情節竟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覺得你們可能還是認錯了,我沒有什麼特殊能力可以拯救別人。」徐至清斟酌地道:「我就是一個普通凡人,而且也沒有像你們一樣的魔力。」 不是他打算逃避卸責,而是徐至清的確過著中規中矩的人生,短短三十載裡做過唯一出格的事情大概就是公然出櫃,爸爸和弟弟都無所謂的樣子,倒是把他媽嚇得哭了三天。 當然他國中時看漫畫,也曾幻想過自己是超級英雄,但隨著年齡漸長出了社會後,那些過去的想像就像塵封在盒子裡的舊物,偶然間想起的確是會心一笑,卻不會放心上時刻惦記著。 「您是異鄉人,光這點就不普通了。」艾諾這麼說。 徐至清感受到祭司對預言詩歌的盲目信任,便不再繼續把自己摘出救世主角身分的話題。 就這樣兩人安靜了一陣,徐至清有點受不了這種氣氛,猶豫片刻,終於問出最想問的問題:「既然你們有辦法召喚我過來……那麼,有辦法送我回去嗎?」 走在前半步距離的艾諾突然停下,後面緊跟著的徐至清險些整個人撞上去。 似乎是觀察到徐至清問句語氣裡的盼望,艾諾略帶歉意地說道:「抱歉,預言詩歌並沒有提到異鄉人如何回到原世界。」 徐至清怒。 誰寫的召喚術出來保證不打死你。 照邏輯推測,他不是魂穿而是整個肉體大挪移,所以自己應該直接在原來的世界人間蒸發。遇到最壞的狀況是鬧上警局,再經調查發現徐男三十歲同時經歷感情糾紛、健康問題還有職場失敗三合一,失蹤搞得太合乎情理。 他也很擔心找到回去的辦法後,原世界會不會已經過了一百年。 慘絕人寰不過如此。 「一般來說,召喚的目的完成就會解除契約,所有的事物都會回復到原位。」艾諾補充道:「即使沒有,召喚術是利用媒介和契約的術法。」 徐至清舉起手,滿頭問號地望著艾諾。 注意到徐至清沒有理解後面那句話,艾諾換了個方式說明。 「理論上,薔薇項鍊是媒介,當契約成立後您便被帶到這裡,換句話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您完成救世,另一種狀況是,雖然術法不能逆轉將您送回去,但如果有您原來世界的物品,或許能充當媒介強行開通一條連結兩個世界的道路,例如你身上的衣物。」 徐至清捕捉到一絲希望,整張臉瞬間明亮起來。 「這是理論,能否實行不好說。」艾諾不敢把話說得太滿,語帶保留地說:「但我會試看看。」 「謝謝你,務必拜託了!」 徐至清終於露出笑容,現在還不到放棄的時候,他想要回到原來的世界積極治療,他想要好好活著。 艾諾將徐至清領到偏殿,徐至清看直了眼睛。 偏殿裡空無一人,紅毯盡頭擺放著象徵帝國王權的旗幟,女王高坐在上,一對漂亮的鳳眼笑意盈盈地望向徐至清。 徐至清無比震驚,他沒想到掌握整個國家的人物竟然是個蘿莉塔。 這世界的重要人物誰都比他年輕。 這麼多適合當主角的年輕人,偏偏拉他一個中年男子來這種陌生的環境跑任務這樣合理嗎? 徐至清從內心發出了靈魂的質問。 「異鄉人,你的名字?」少女獨有的清脆嗓音迴盪在大廳。 徐至清回過神,連忙打起精神回應道:「徐至清。」 她走向徐至清,嬌小的身軀在對方面前站定。身旁的艾諾彎下腰行禮,女王自然地伸出右手,艾諾虔誠地垂首親吻了女王的戒指。 「好奇怪的名字。」蘿莉塔收回手,仰著頭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你們兩個才奇怪。 徐至清腹誹,不過還是看著身高只到他腰部的女王,保持著成年人的風度跟著微微一笑。 不過想想也是,他初來乍到,經過觀察發現這個世界狀似中古的歐洲卻又不完全相似,觸目所及皆是高鼻深目的人種,以他們的角度來看,從服裝到名字,自己的確是個徹底的外來者,在原生居民眼裡奇怪好像也算合理。 溝通沒有語言隔閡八成也是什麼拖他進到這世界的魔幻力量的關係。 「吾乃帝國的主人薇希莉亞,黑暗襲擊該亞大陸,還請異鄉人回應我們,務必請踏上驅除黑暗的征途,替該亞大陸帶來光明與希望。」 徐至清偏過頭,求救般朝著艾諾使眼色。 聽這段話的意思,徐至清覺得自己就像是RPG遊戲裡面,等著重要NPC發布任務的玩家,而且是沒裝備還要去打魔王的那種。 艾諾卻露出帶著鼓勵的溫和笑容,徐至清知道自己電波沒傳達好,只好繼續聽看看接下來女王的說法。 「黑暗在西邊,死亡的陰影壟罩著該亞大陸。魔物猖獗各處作亂,吾派去的隊伍征討的隊伍已折損了不少人。」女王的語調很奇特,像是在吟詠,她繼續道:「西方黑霧繚繞,已無活物氣息,世界也正在失序的邊緣,緋瑟城可說是少數仍安定的地方。汝既為救贖而來,請務必打敗黑暗裡的東西。」 「什麼是黑暗裡的東西?」徐至清主動問,聽起來很玄很直銷。 「沒有人見得,沒有人知曉。」薇希莉亞皺著眉頭,很是苦惱地說:「他躲藏在陰影裡指揮魔物進擊,疫病和災禍從天而降,造成死傷無數。」 聽完的徐至清質疑了一下是不是自己語文程度不好,怎麼講解完後,他腦子比之前更加混亂了。 簡單來說,就是有某種東西在西邊為禍蒼生,但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因為知道的人可能都給弄死了。 超級危險! 「那這樣我要怎麼對付他。」 莫名其妙成了他人口中的救世主,徐至清自己清楚自己的本事。 這是個對他來說全然陌生的魔法世界,女王頒布的救世任務遠比想像中更容易遇到生命危險,他不想冒險,可處在被動的位置似乎對他更為不利。 王權當道,即使抵死不從,蘿莉女王也有的是辦法把他五花大綁送出宮牆,他更合理推測即使抗拒救世主的身分,最後還是得在這個世界完成大家的願望,或者說結束任務,才能離開。 像是某種默認的規則。 再者,他也想到艾諾說的理論,作為一種交換,他來此救世,而艾諾則會想辦法在驅除黑暗裡的東西後遣他回家。如果他不願意,對方是不是也可能就這樣跟他耗著,直到這個世界崩壞? 相較偏安一隅,或許外頭闖蕩更有可能找尋到回家的機緣。 徐至清嘆了一口大氣。 他在現實世界給老闆打工,在魔法世界給女王打工,到哪裡都是社畜的命。 「異鄉人,請不要憂慮。」薇希莉亞的視線落在艾諾身上,她道:「亞提蘭最好的祭司會帶著預言書指引汝的方向。」 徐至清點頭,看來女王連隊伍都幫他組好了。 「未免秩序崩壞,請務必秘密救世。為了汝的安危,吾將派出亞特蘭的鳳凰與汝同行。」薇希莉亞偏過頭,對著徐至清身後道:「海恩特,過來看看來自異鄉的救世主。」 徐至清聞言轉身,驕陽烈火似的紅髮驟然闖進他的視線,一對瞳色極淡卻像寶石般的綠眸與自己對上又輕輕地挪開。 徐至清不由自主地捂著胸,想著剛才自己的心臟剛才好像漏跳了一拍。 來人一襲軍裝白靴、腰懸長劍,他身形頎長穩重,踏著堅定的步伐來到女王跟前,單膝跪地行了個騎士團面見君王的禮儀,這才朗聲道:「參見陛下。」 ----- tbc. 嗨大家好,我是七月初二 在板上參加徵文寫得很快樂,本來打算三月初就重開的救世主一直拖到現在XD 大修之後整篇的字數大增加(畢竟是不定期更新) 希望大家還喜歡這樣的故事 然後我也開了噗浪歡迎來玩(雖然是沒什麼在更新) https://www.plurk.com/lunar02jul 還去學習開了匿名的提問箱有任何疑問或心得也歡迎跟我說 https://peing.net/zh-TW/lunar02jul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1.165.2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124333.A.CE5.html
1月前
太棒了~之後是固定更新還是不定期?
04/11 22:33, 1F
謝謝t大推文,目前是不固定更新喔 我能寫作的時間比較短,通常都是下班後(如果還有電的話QQ) 但會努力把這部寫完的>///<
1月前
貼回來了!很喜歡主角各種腹誹,期待新進度~
04/13 13:02, 2F
謝謝u大推文~ 其實設定做了不少改動,希望不會寫一寫再度放飛自己XDDDD ※ 編輯: zate83 (223.139.178.74 臺灣), 04/13/2021 21:17:24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2
4


3
3

2
2
10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