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我把咖啡館開成了動物園 09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橙海)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9(1903)
留言22則, 20人參與, 4周前最新討論串1/1
校園就是個巨大的八卦傳播中心,任何風吹草動都傳得很快,早上紀雲深才摟著夏逢霖大方秀愛,傍晚進不知處的法律系學生就開始打量夏逢霖。 這打量和平時那種他是老闆,他長得很帥的打量不太一樣。 夏逢霖並不理會那些眼神,冷淡地坐在他留給紀雲深的那張桌子前,整理店裡的帳,準備之後交給會計師。 洪恬恬正俐落地做著客人的飲料,她做甜點不及夏逢霖,但除此之外,她倒是很能獨當一面,應付一般的客人,她比夏逢霖拿手多了,夏逢霖平時跟個行走的電冰箱一樣,絕對沒什麼客人想去跟他攀談。 工作台邊,熊熊正拿著夏逢霖特別去找來的整套靈界也能用的攪拌器學做靈界的點心,他本身是隻熱衷學習的熊,歷經台灣四百年的歷史,會好幾族原住民語、會說台語、也會日語,這些年還學了英文,他現在看著的就是夏逢霖找給他的英文食譜,怕之後幾個同伴落得只有韭菜蛋糕能吃,他跟夏逢霖把整套食譜和影片都拿來了,自立自強學習新技能。 其他三隻動物精怪,石虎依舊在睡,差別是這次沒有躺熊熊肩上,乖乖趴在夏逢霖腳邊瞇著眼,另外兩隻則在看小說,不,嚴格來說,是小鹿在看小說,白白在小鹿旁邊說這本肉未免也太多了,你要不要換一本。 小鹿:「你想看嗎?想看就拿去吧,我換一本,等等看完再換。」 但白白堅決守護小鹿的純潔心靈,硬是陪在旁邊跟著看,開車開太過,他還摀住小鹿的眼睛。 小鹿:「我早就成年了,我年紀還比你大好嗎?!」 白白:「說的也是。那一起看吧。」 兩隻精怪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評論車技。 「你看,這個騎乘,這受搖得多好。」小鹿的進化根本突飛猛進,昨天還連bl是什麼都不知道,今天已經連姿勢都會討論了。 夏逢霖突然有點不能專心。 「我覺得這個咬得很好,你看這個攻幫受咬,咬到受都哭了。」這次換白白發言。 夏逢霖想到昨晚某個時刻,手顫了一下,考慮要不要把這兩隻請到對街他聽不到的地方去開讀書會。 這兩隻精怪談論的內容,比同在他身後那桌學弟妹探究的目光,讓夏逢霖不自在太多。 夏逢霖外表長得好,從小到大早就被看習慣了,高中和剛上大學時走在路上也接過星探遞的名片,對於別人盯著他看並沒有太多感覺,只要別聊到他面前來都沒事,相較之下一狗一鹿討論人的性愛動作讓他簡直快炸。 他轉過了頭,瞪向身後的那兩隻已成年動物。 一狗一鹿討論得太開心,一時沒發現危機來臨,剛好車文告一段落,兩精怪又看起書來,反而是夏逢霖身後那桌學生,本來小小聲的不知道在聊什麼,立刻更小聲地互相怪罪起來。 「就要你好好認真讀書,還一直八卦老師的感情,真是不思進取耶,馬昱翔。」 聽力雖好但剛才沒仔細在聽,現在反而聽到了的夏逢霖:「……」 「我那是八卦嗎?我只是告訴妳,我先前跟其他人來這裡討論功課,真的討論不出來,我就硬著頭皮去問老闆學長,結果那次被紀老師說我們答得非常好,比平時都好,我只是在想紀老師到底有沒有偷偷教老闆學長啊。」 夏逢霖還記得這個男學生,偶爾就會看到他跟其他同學來這裡讀書討論,確實拿題目來問過他,只是原來題目是紀雲深出的嗎?紀雲深誇他答得好? 夏逢霖還在想著紀雲深,馬昱翔已經拿著兩個人都解不出來的題目過來了。 「學長,不好意思,這題能請教你嗎?」 夏逢霖小紀雲深三屆,當初在系上成績優異,人也長得好,出風頭的程度不輸紀雲深,只不過夏逢霖這人冷淡,看起來相對不可親,同學們好些都過一兩年才跟他說得上話。後來因腦傷沒辦法讀書,不得不休學,邊工作邊調理、中西醫雙管齊下地治療兩年,腦傷仍未完全恢復,一般生活沒問題,但記憶力還是跟以前有些差距,他又用特殊原由多申請休學兩年,才終於復學回校把最後一年的學業完成。 夏逢霖自己清楚,自己雖然已經好得差不多,但離出事前的頭腦,還是有些細微差異,他記憶力還是沒以往好,就不知道到底是年紀長了些,還是腦傷後遺症。 「我不見得會,畢竟我休學過幾年,畢業後這一兩年又沒接觸。」夏逢霖淡淡的說道,還是接過題目來看。 系上的學弟學妹們本來就知道他是學長,偶爾會拿問題來問他,就連馬昱翔也不是第一次來發問了,他先前也會先給學弟學妹們講這段話打預防針,但今天他心理壓力卻比平日大。 夏逢霖這回絞盡腦汁幫學弟妹講解題目,講到最後,一對學弟妹看他的眼神,從這原來是紀老師的男朋友,變成這人是我們跨越不過的一座高山!為什麼明明都離開法律界,做甜點、賣飲料了,還是這麼厲害?! 尤其是馬昱翔,他這次受到的洗禮比上回更甚,簡直就想跟夏逢霖下跪磕頭。 紀雲深傍晚來到不知處,準備在這裡做些事情,等夏逢霖下班時,看到的就是他的男學生過份親近他男友的畫面。 「學長,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們下次有問題可以再來問你嗎?」馬昱翔雙眼充滿了崇拜。 「不行。」紀雲深正巧走進店裡,他唇畔噙著笑,眼神卻很危險,「有什麼問題不能問我?」 「老師你很忙。」馬昱翔回過頭,看到是紀雲深,梗直道,「我們剛好在這裡討論題目,就順便麻煩學長。」 紀雲深勾了勾唇,「你們學長也很忙,工作之外還要跟我談戀愛,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馬昱翔突然覺得紀雲深比平常可怕很多,他隨口轉了話題,「老師,你戀情超級保密的,我前天約你來這家店的時候,你都沒跟我說你們原來是情侶。」 紀雲深笑了笑,「我為什麼不說?怕你們都來問他問題,少了自我學習的機會啊。讓一下,你擋住我入座的路了。」 馬昱翔不自覺地發抖,「老師,我以後會好好自己多想想,絕對不會再問學長問題了。」 紀雲深在位子上坐定,懶懶地靠著椅背,「也不是不讓你們問學長,畢竟你們學長很優秀,誰不想問他?但他一天時間就那麼多,跟你們講了16分鐘39秒題目,就少了999秒跟我談戀愛的時間,你們學長脾氣好,看起來和藹可親,我就該放任他這樣亂來?有問題,自己好好想想,跟同學討論,再想不到就問我。」 「好、好。」馬昱翔和那個同學連忙溜回自己的座位,本來挺多話的一個人,現在什麼都不敢說。 紀雲深的音量並不大,但人性八卦,店內每個人都在裝忙,事實上全在聽這裡的好戲,當聽完這整件事的發展—— 店裡的其他客人:老闆什麼時候和藹可親脾氣好了? 再看了看如今跟小學生一般正襟危坐的夏逢霖,好像又有新發現,原來是男朋友專用模式。 夏逢霖坐在紀雲深的對面,「您不高興,我以後就不教了。」 「我沒有,你不是還在忙嗎?」紀雲深看著桌上一疊單據,「我是不想你累壞了。」他用氣音說道:「就只有那麼幾斤肉,我得多養養,不然我哪吃得飽?」 夏逢霖的臉騰地一下全紅了,「可是我記得以前有別人問您,您說喜歡瘦的。」 「那還不是因為某個人是瘦的?瘦到我想幫他養胖一些。」紀雲深雙眸直勾勾地看著夏逢霖。 「您……您想喝什麼吃什麼,我立刻去做。」夏逢霖雙頰發紅,就要逃走。 「你別忙,隨便找人幫我泡個茶就好,東方美人吧。蛋糕就打包,我們一起用餐完,我再吃。」紀雲深說道。 「怎麼可以隨便?」夏逢霖說完,正想起來幫紀雲深泡茶,看到紀雲深似笑非笑的眼神,聲音就軟了下來,「我找人幫您泡。」 紀雲深滿意了,「這樣才乖,你就忙你的。」 夏逢霖招了招手,洪恬恬隨即過來了。 從紀雲深進來不知處,她就開始裝忙,注意力全集中在這裡,她這下終於搞清楚是發生什麼事,原來他們是情侶關係?但那天看上去又不像,這中間有多少彎彎繞繞?她也沒聽說過老大有男朋友啊,不過,老大這人要是不想說,誰也別想讓他吐出一個字。 「老大?」 「幫他泡壺東方美人過來,不許難喝。」 洪恬恬暗暗翻了個白眼,她泡的茶最好會難喝。她回去仔細地泡了一壺東方美人過來,放上桌。 夏逢霖接手過來,主動替紀雲深斟好茶。 紀雲深喝了一口茶。 「可以嗎?」夏逢霖問道。 紀雲深笑答:「你泡的比較好喝,但無所謂,我對茶不講究。」 故意走很慢,所以聽得一清二楚的洪恬恬:…… 「下次還是我泡吧。」夏逢霖說道,「泡您的茶不累。」 「那就別教學弟妹,他們本來就該好好用用自己的腦子,你看你幫他們講解,講得人都憔悴了,像話嗎?」紀雲深說道。 很清楚聽到紀雲深這段話的兩名學生:…… 夏逢霖沒再說話,只是臉紅低頭繼續整理單據。 四隻動物倒是群聚在一起,石虎又跳到熊熊肩上裝睡,剩下兩隻則一邊翻著書本一邊說話。 白白:「看起來似乎不像我們先前想得那麼渣?」 小鹿:「是改過自新了嗎?」 一直執著於紀雲深不夠壯碩的熊熊:「但他還是太弱了一點。」 石虎:「霖霖太禁不起逗,白白、小鹿,你們兩個要不要把你們看的書,拿幾本給霖霖看?」 白白和小鹿聽到立刻就想跟夏逢霖分享好料,都已經把書拿到夏逢霖面前。 「不需要,我沒空看。」夏逢霖冷冷回道,他已經跟紀雲深坦白他能通靈,就不管那麼多了,雖然他答話是用意念,不是用說的,但告訴紀雲深後,他還是自在許多。 更別說他已猜到學長至少也能看到,雖說他不知道學長不願意坦白的原因,但他能等。 白白和小鹿失落地走回去。 紀雲深看著夏逢霖那冷淡害羞的樣子,心裡愛得要死,要不是沒打算如今自爆,他倒是想跟夏逢霖說,你就收下來看,G片都敢看那麼多來練習了,BL肉本有什麼好拒絕的? 男朋友都秀到店裡來,夏逢霖又是老闆,他整理好資料後,將桌面清空,紀雲深在旁隨即一副要先把人接走的樣子。 「老大,你要不要先走?剩下的事我做就好。」洪恬恬過來賣個好。 「嗯。」夏逢霖淡淡點頭。 「老大,您要介紹一下您男朋友給我們認識一下嗎?」洪恬恬笑道。 紀雲深沒等夏逢霖幫他介紹,大方說道,「紀雲深,紀念的紀,雲深不知處的雲深,在T大教書,是他男友。」 洪恬恬心想這自我介紹還真的是滿滿獨占慾,她正想自介,沒想到平時惜字如金的夏逢霖卻開口幫她都說完了。 「洪恬恬,我以前工作遇到的同事,後來我打算創業,把她找來一起工作。」 「小風鈴,你覺得要她怎麼稱呼我呢?」紀雲深笑問。 洪恬恬被小風鈴那幾個字震驚了。她沒辦法想像本來冷淡臉的夏逢霖被這樣叫,非但沒生氣,還有些羞澀。她要是敢叫夏逢霖一聲風鈴,不被打死才怪。 紀雲深就是故意把夏逢霖弄得苦惱,他愛看他臉紅的樣子,「我讓學生叫你師丈,那你讓你員工叫我闆郎?」 夏逢霖佇在那裡,力求鎮定:「您說好就好。」 洪恬恬發現她先前就覺得哪裡怪怪的,現在聽夏逢霖跟紀雲深講話,終於想到了。夏逢霖竟然還稱呼男朋友為您!這是什麼奇幻的情趣。 「闆郎,你趕快帶老大去吃飯,讓他多吃一點,不然他每次吃得都比我少。」洪恬恬嘴碎地說道。 夏逢霖冷冷看了洪恬恬一眼,「那是妳吃太多。」 紀雲深看著對別人毫不客氣的夏逢霖,心裡愛得很,「你是太瘦,吃飯去吧。」 夏逢霖整理好隨身物品,紀雲深親暱地摟過他的腰,兩個人離開了不知處。 洪恬恬:……沒看過這樣的夏逢霖! 從剛剛到現在都死命讀書,不敢有任何交談的馬昱翔和同學:……這裡以後還能來嗎?!會不會學長幫他們做杯飲料,紀雲深就多派N道題目,讓他們恨不得自己從沒踏進店裡過? 持續群聚的四隻精怪—— 「為什麼我有一種嫁女兒的感受?明明以前從來沒有過。」熊熊突然嘆了一口氣,數百年前,他靈智未開時,也曾跟母熊生過幾隻小熊,兒子女兒都一長大就離家了,他當時並不覺得怎麼樣。 但現在卻完全不一樣,他真的很想痛揍紀雲深一頓,他想,這就是當父親複雜的心情吧。 石虎打了一個呵欠,「說不定紀雲深不行,那你就不用嫁女兒了。」 「對了,我下午出去跑步的時候,有看到一條活的蛇耶,你們說我們要不要想辦法弄條蛇鞭給紀雲深補一下?」白白一被石虎提醒,忍不住焦急。 「還是拜託石虎哥去跟老虎親戚借條虎鞭,會不會比較有用?我看書上說,大的才補,蛇的感覺太小?」小鹿說道。 正偷偷從店外水溝蓋游移過去的蛇:「……」他的大小是招誰惹誰了? 臨走前因為不放心,放了個能量接收器,可以聽到精怪們聊天,又剛好正在聽的夏逢霖:「……」 明天就去把小鹿和白白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說全扔了。 * 紀雲深帶夏逢霖簡單吃完飯,就開車回夏逢霖住處,當然,台灣藍鵲還是可憐兮兮地躺在後座裝睡。 紀雲深很想趕快把這隻傻鳥的事情完結,他才不想每次要發生什麼,就有鳥要來礙事。 回到夏逢霖住處停好車,夏逢霖滿腦子想的就是得先幫紀雲深提行李箱,他下了車立刻到後車廂拿行李箱,被隨後跟出來的紀雲深阻止。 「小風鈴,你是我男朋友,不是我家傭人,我提就好。」 「我也可以當您的傭人。」夏逢霖輕聲說道。 紀雲深拿過行李,身軀往夏逢霖一壓,夏逢霖就被他夾在車尾和他中間。 紀雲深挑眉,「你啊,是不是喜歡我喜歡到想去幫我打掃房間,做什麼事都好?」 夏逢霖愣愣點頭。 「那你怎麼不問問看我喜歡什麼,想對你做什麼?」紀雲深問道。 夏逢霖搖頭,神情虔誠,「不用問,因為都可以。」 紀雲深的表情卻很嚴肅。 「但我偏要說,我喜歡吃你做的甜點,喜歡看你在店裡站在工作台忙的樣子,喜歡看你對其他人冷冰冰,偏偏我說什麼你都好的模樣。」 「我喜歡你白天去做甜點,晚上被我幹。我喜歡你這雙手白天做好吃的甜點,晚上被我綁得不能動彈,只能求我。所以,提行李箱?我捨得嗎?這手這麼珍貴。」 紀雲深說完俯身,吻了夏逢霖的手腕一下,「是那傻鳥還在,我沒空折騰你,否則你以為你有那心力身兼數職?你確定你每天早上起得來幫我打掃房間?」 「還當傭人呢,你是太高估你自己,還是太小看我?」 紀雲深說完就壓著夏逢霖,蹂躪了夏逢霖嘴唇數分鐘,他這回的吻帶著強烈的征服慾望,勾人且深入,待他把人放開,夏逢霖連呼吸都有些喘。 「人貴自知,別再想當傭人了,你沒那個本錢當,懂嗎?」紀雲深用拇指揉了揉夏逢霖被吻得豔紅的唇瓣,挑逗意味十足。 「懂。」夏逢霖滿臉漲紅,動也不敢動。兩個人的胯下現在是什麼狀況,他很清楚。 紀雲深卻惡劣地將他的胯分得更開,其中一隻長腿全然插在他腿間,勃發的性器抵在他腰腹間。 「小風鈴,該被我捧在手心裡寵的,就別跟我玩被我放在腳跟踩的遊戲。我玩不下手,你也玩不起,知道了嗎?」 夏逢霖的雙眸張得很大,水亮的眼眸蕩漾著深刻的感動。他沒有流淚,只是微微勾起唇,淡淡地笑。他能理解紀雲深想說些什麼。紀雲深就是那麼好,不會說什麼勉勵人心的雞湯話,聽男人的話有時得多拐幾個彎才能懂用意是多深刻,那些話語總能輕而易舉攻陷他的心。 沒有誰比誰好。也沒有誰比誰差,他能了解,但還不能做得好。 紀雲深是他少年時唯一的光,因為跟他太不同。 他因為母親以及能通靈,在過往總活得沉默而陰鬱,當他頭一回在校園裡看到紀雲深跟別人說話,那種溫和開朗的模樣,就喜歡上了。後來知道原來那就是名聞遐邇的紀雲深,他彷彿一個追著星的小粉絲,偷偷地喜歡著紀雲深。當時他甚至不敢說那是愛,他覺得他的愛配不上紀雲深。 沒想到老天待他不薄,讓他能跟紀雲深相識相戀,他向來非常感恩,但還是太容易不由自主把自己放得太低。 畢竟他的對象是紀雲深,是他曾經以為一輩子都無法觸及的夢想。 如今,紀雲深就在他面前,要他別妄自菲薄。 夏逢霖忍著內心蕩漾的情緒,輕聲回道,「我知道了,我會改。」 「做不到,就綁起來幹,嗯?」紀雲深笑道。 「做到也能綁起來幹的。」夏逢霖臉紅耳赤,小小聲地說道。 講完這話青年急著上樓,不欲在停車場沒完沒了,紀雲深卻惡霸似地堵在那,他轉左邊,紀雲深也往左邊,他往右邊,紀雲深也往右邊,他臉漲得通紅,做了個假動作往左閃,卻用最快的速度往右轉,自己率先溜走了。 紀雲深勾起唇,他深諳別把人逼得太緊的道理。霖霖說實話又害羞真的太可愛,他笑著跟了上去。 「鏘!」裝睡裝到不小心真睡著,睡醒後發現自己還被關在後座,沒人記得牠的藍鵲,又苦難地撞了一次玻璃,「你們能不能別只顧著談情說愛,記得把我放出去啊——」 — 小劇場: 紀雲深跟夏逢霖相識後,青年都用您稱呼他,他總是很彆扭,讓少年改了很多次,少年都執意不改。 七年後還是沒有見青年改過稱呼,他也懶得再糾正青年,後來這稱謂反倒成為他們之間的特殊情趣了。 待登記結婚那天,正在窗口等待新身分證的當下,青年才眉眼彎彎地對他說:「學長,您就是把你放在心上。」 沒來由的一句,紀雲深卻隨即聽懂了,笑吻住了他的青年。 — 回到正題 你們覺得紀會理藍鵲嗎?XDDD 是說,這文的肉還要再等個幾回,沒那麼快(跪)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4.112.2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229983.A.694.html
1月前
我等XD
04/12 20:36, 1F

1月前
推推! 期待肉肉呀~!
04/12 20:39, 2F

1月前
先推再看!
04/12 20:57, 3F

1月前
不是把藍鵲鎖在車上,把該做的事做完隔天再來開車門
04/12 21:23, 4F

1月前
嗎XD(被檢舉
04/12 21:23, 5F

1月前
超級喜歡小劇場!
04/12 21:31, 6F

1月前
不用問,因為都可以。
04/12 21:52, 7F

1月前
太可愛了,好喜歡www
04/12 22:22, 8F

1月前
04/12 22:25, 9F

1月前
推託
04/12 22:41, 10F

1月前
噢不打錯了是推推!!
04/12 22:41, 11F

1月前
清水文也是可以的!
04/12 22:45, 12F

1月前
夏老闆好可愛~~~~
04/12 23:29, 13F

1月前
推~
04/12 23:46, 14F

1月前
兩人很撩呢~~我開始覺得這隻藍鵲礙眼了~~
04/13 00:09, 15F

1月前
太可愛了~~
04/13 01:19, 16F

1月前
先把藍鵲鎖著,完事後再放出來!
04/13 08:48, 17F

1月前
小劇場直接被感動到啊啊啊
04/13 09:39, 18F

1月前
車窗留一道縫讓藍鵲待到車開完應該沒關係的~(推眼鏡
04/13 11:32, 19F

1月前
您也太撩了!這途中兩人硬了幾次?還是沒開成車XDD
04/13 19:01, 20F

1月前
都鎖車上了,可以先開車嗎?xD
04/14 02:06, 21F

4周前
04/15 13:10, 22F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3
3

2
2
7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