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閒魚打架、拾肆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禪狐☁)時間3周前 (), 2周前編輯推噓7(702)
留言9則, 7人參與, 3周前最新討論串1/1
  以前于清墨只擔心白魚精死不了,跟自己搶地盤,現在他卻怕白魚精沒了,那 孤獨修煉的日子哪還有半點意思?   于國公府找不到陳雍,于清墨頭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心急如焚,慌亂得像隻無頭 蒼蠅,這座城有那麼多旮旯犄角,常駐的神明又多,不像從前在深山裡他隨便颳個 風、下場雨就大概曉得山中是什麼情況,也無法驅使山中精靈去找人。   「有了。」于清墨想起土地神,天沒亮就趕緊跑去請求幫忙,雖然穿了鞋卻沒 套襪子,急到連頭髮也隨便拿根簪子挽著就出門,仗著會法術也就不管宵禁了。   土地廟早就關門,廟祝呼呼大睡,土地神也在神像裡打盹兒,忽然聽到有人喊, 揉揉眼瞧清來者是那魚仙之一,捋順白鬚微笑下來招呼:「嘿,是魚大仙啊。」   「土地神喊我于四郎就好。我那道友恐怕是被妖道捉去,也不曉得他們行蹤, 想求土地神幫忙查他們下落。」   「唉──呀,白魚大仙居然被抓啦?真不敢相信,他道行不是能輕鬆收拾那妖 道?不過也不一定,那道士有非常多法器。」   「對,肯定是被偷襲了。能不能幫忙查他們在哪裡?」   土地神向來熱心,他點頭答應,帶于清墨去花街柳。于清墨久違來到雙桂園, 疑問:「帶我到這裡做什麼?」   土地神說:「于大仙稍候。」他拱手在嘴邊喊了一個不是以人聲能輕易發出的 名字,中庭一棵柳樹下無端生出一陣黑風,夜色裡現身的是個僅有土地神半身高的 矮個頭男子,那男子嘰哩咕嚕說了一串話,土地神點頭道謝,走回來跟于清墨講: 「那是在這種地方照顧生意的另一種神怪,夜裡這類的神怪精靈比較會醒著,我請 他們多多留意。好啦,下一站。」   于清墨跟著土地神跑了大大小小的廟,有風神、花神、月老廟、城隍廟,每到 一處他都看土地神花時間和那些神靈寒暄,天亮後他不能就這麼現身,又急得要死, 於是跟土地神說:「我們不如分頭找吧?」   土地神愣了下,親切回應:「好好好,對啦,我剛剛從風神那兒收到一則消息, 說那妖道去了城外,好像是往近郊山林的一座廢村去,那廢村已經沒人住,可能聚 集不少雜靈,你去的時候多留意。我把那地方傳給你。」   土地神取來一張白紙閉眼冥想,紙上很快浮現了猶如筆墨描畫的痕跡,于清墨 收下那地圖道謝,神色匆匆跑掉了。   于清墨打算直接飛去那座廢村,順路跑去請同僚幫忙請個假,兩個正在整裝要 出去巡邏的同僚見他一副邋遢樣就笑說:「哇,于四郎你不是吧?這德性是不是瞞 著我們又偷偷跑去花街?」   「咦,真的啊?先前約你去玩還不肯,原來是喜歡自己一個人去玩?」   于清墨解釋:「不是的,我今日有急事,真的很急,我、我今日得請假。」   「請假?去忙什麼呢?」   另一人勾搭于清墨得肩說:「嘿,我看你難得這樣著急,是不是去追小娘子?」   「你忘記我們四郎喜好男色,應該是去追俏兒郎?」   于清墨深吸氣,被調侃也不在意,客氣道:「二位前輩別再取笑我了。不過, 去追人倒是真的,這對我至關重要,麻煩前輩們幫忙──」   「行啦行啦,回來請吃酒。瞧你急成這樣,你去吧。」   于清墨鬆了口氣:「多謝前輩!」于清墨繞進巷子,變成一道輕煙飛走了。   另一頭,陳雍躺在破廟的供桌上睡覺,睡得很熟,還像小孩兒那樣咂咂嘴,旁 邊被綁在柱子上的賀甄冷眼旁觀,已經不曉得對那傢伙翻了幾次白眼,然後又一次 嘗試喚醒他。   「大哥哥,大哥哥你快醒醒!」賀甄肚子很餓,越叫越沒勁,她不耐煩嘆了口 氣,改口喊:「走水啦!走水啦!」   陳雍立刻驚醒,還從桌上摔落再爬起來,揉著摔疼的肩臂左右張望:「火在哪 裡?」他還打算噴水滅火,卻連一點火星也沒見著,只看到一個穿著單薄衣裳的女 子被粗繩綑在柱子上。   「大哥哥可終於醒啦。快幫我鬆綁啦。」   「你是誰?我怎麼在這裡?」陳雍睜大眼睛看清那人:「咦,新娘子?」   賀甄挑眉:「你認得我?」   「不認得。」陳雍睜眼說瞎話,不過想到往後可能還得在同一座城裡碰面,於 是又解釋說:「不算認得,賀尚書的千金嘛,我的學生曾經跟我遠遠看過妳,有跟 我提過,所以知道妳的事。」   賀甄心想自己比起其他養在深閨的女子,的確也算比較常往外跑的了,會被城 裡人認出來並不奇怪,因此沒有對這話起疑,她問:「你說的學生是誰?你又是誰? 可知道是誰將我們抓來此地?」   陳雍吐了口氣,撓頰苦笑:「妳問題比我還多啊。我叫陳雍,學生是于清墨, 于國公的兒子妳可能聽過。」   「哦,那個人啊。」賀甄表情有些不屑,心想那不是近來有許多人談論的紈絝 子弟麼?聽說轉了性子,沒那麼荒唐浪蕩,也不知是真是假。但眼前這個自稱陳雍 的教書先生倒是生得人模人樣,看來也還算文質彬彬。   陳雍過去幫賀甄解開束縛,繩子實在太粗,反正是綁在賀甄看不到的地方,所 以他偷偷施展蠻力將繩子扯斷,一邊回答:「我不知道這是哪裡,但我猜是個妖道 抓我們來的。前些日子撞見一個渾身邪氣的道士,那道士怕我跟四郎逮住他,所以 溜了,沒想到會埋伏起來伺機偷襲我。」   賀甄被鬆綁,揉了揉有些疼的手臂,轉身去看陳雍的情形,她疑道:「先生可 真厲害,這繩子也不細,你是怎麼……」她瞥見地上斷繩,狐疑吐出後文:「扯斷 的?」   陳雍繼續面不改色撒謊:「從前我在山裡念書時偶遇一高人,高人教了我一些 武功。」   「高人?」賀甄表情古怪,眉毛一高一低瞅他:「武功都得自幼打基礎,先生 能有這般內力真是不容易,若非刻苦勤練,那應該是適合習武的根骨吧?」   陳雍把斷繩梯去一旁敷衍道:「是啊是啊。要是我自幼練起,現在都能打虎抓 熊了。別再說了,快逃吧。」   賀甄想應好,可是下一刻她就看到陳雍被無形的牆給彈回來,重重摔了屁股。 她也無法再顧慮身上衣著單薄,跑去扶起他說:「先生沒事吧?」   陳雍尷尬起身,連忙跟賀甄保持距離道:「我沒事。少夫人不必擔心。唉,看 來廟裡設了局,所以跑不出去,怪不得沒把我綁著。」   賀甄納悶:「那為什麼妖道綁你不綁我呢?」   「對啊,為什麼?」陳雍扭頭瞪向進廟門來的妖道,那異常高大又神情陰沉的 男人從喉間發出粗礪又有點刺耳的嗓音說:「因為你弱。」   陳雍瞪大眼握緊拳頭砸過去,他可接受不了被小看。妖道又撒了一堆紅沙,陳 雍及時跳開閃躲,甫落地就聽賀甄怪叫了聲喊那妖道師父,害他一臉錯愕。   「師父你怎麼、怎麼成了妖道?」賀甄不敢置信,但她也瞧出師父的樣子有些 古怪。   陳雍立刻猜到賀甄曾拜過道士為師,可能是學了些防身術什麼的,他趕緊提醒 道:「少夫人別接近他,他被妖魔侵害,早就不是妳所認識的人,而且現在也算不 上是個活人了。不信妳看他臉上毫無血色,還有指甲紫青,身上散發死氣。」   賀甄雙手摀嘴,一副接受不了的傷心樣,妖道朝她走近一步,她本能不安的後 退,妖道繼續近逼,她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妖道從袖裡滑出一把短刀握住刺來,她 驚悚抽氣,喚作陳雍的男人身法似鬼的立刻護到她身前,打偏了師父持刀的手。   「快躲,他不是妳師父了!」   「師……」賀甄不想連累陳雍,跑開了些,但她也一樣出不去破廟外頭,只能 和陳雍兩人在有限的地方跑給妖道追。她忽然想起了什麼,摸出隨身繡袋裡的一張 護身符,那還是師父畫給她的。   「先生!」賀甄看陳雍又中了妖道設下的佈局,好像踩中了什麼無形的陷阱無 法離開。   「妳不要管我,先想辦法、逃出去。」陳雍兩手抓住妖道執刀刺來的手,沒想 到死人被雜妖們附身會變得這樣棘手,力氣大就算了,還懂得拿道士的東西運用, 太卑鄙了。   賀甄看那景象就曉得師父已經不在,那軀殼還要被妖鬼利用,心中憤怒,拿著 護身符衝過去按在妖道臉上,妖道瞠目發出數道不似人聲的慘叫。   然而此舉卻使妖道變得更狂暴,妖氣鼓蕩間震開了賀甄,陳雍也感到胸口窒疼 並難受到咳血,妖道的刀刺下來,陳雍歪頭閃躲,堪堪避過要害,刀刃還是割傷了 他的耳朵。   妖道的臉色越來越青黑,面目猙獰,微張的嘴發出含糊話音:「吃,吃掉靈獸, 吃。」   「救、救命啊!」賀甄看到熟悉的師父變成那副駭人模樣,當真是嚇得六神無 主,手裡的護身符也在剛才被燒成灰燼,她雖然跟著師父學過一些武術,卻對妖鬼 之事沒輒。   陳雍屈膝出擊,但這妖道好像根本不會痛,他又一次踢擊將妖道打偏,借力反 轉情勢,隨手抓起妖道掉落的刀往對方伸上猛刺,一刀、兩刀接連突刺,那手感特 別詭異噁心,噴出的血是深褐發臭的,皮肉也毫無彈性,可是妖道沒什麼知覺,雙 掌拍中陳雍腦袋,陳雍暈眩往一旁逃,腦子裡嗡嗡響。   賀甄趕過來拉陳雍,妖道如野獸般呵氣踱近,他們沒退路了,陳雍被拍得腦袋 還暈得厲害,看東西影子都晃成兩三個,出了幾拳都打在半空。   「煉,修煉。」妖道捉住陳雍手腕,他被刺爛的血肉迅速復原。陳雍警覺氣力 被攝走,但他反應得太慢無法掙脫,只能對身後人大喊:「閃遠點,不然會波及妳。」   賀甄嚇得臉色發白,抓起地上稻草、碎石都往妖道扔,臉上還掛著淚痕,就在 這時有個人闖進廟裡,那人衣著邋遢,頭髮也有些亂,可勝在相貌瀟灑英氣,一身 玄色窄袖錦衣,倒也不難看。   那人看到狼狽的陳雍就緊張喊了聲,陳雍虛弱回喊:「笨蛋,不要來,你快逃。」   賀甄曾遠遠見過于四郎,不過印象模糊到記不清,現在看陳雍的反應才又稍微 想起來。原來于四郎生得這樣好麼?   于清墨衝過去和妖道打起來,陳雍被丟在地上虛弱喘氣,後者一臉難受喘道: 「別跟他打了,被他抓到,他、咳咳,會攝走你的元氣,你快走。」   妖道看來的確有些忌憚于清墨,只不過沒有先前那麼怕。于清墨和妖道打了會 兒也漸漸感到使不上力,這破廟裡有說不出的古怪,但他心繫陳雍,根本無法冷靜 查清楚再來,也好在他來了,不然他看陳雍差一點就要被妖道搞死。   「砰!」于清墨瞥見陳雍傷況有些走神,被妖道一拳打飛撞上龍柱,當即噴出 一口血。   這一幕被陳雍看到,讓他氣得不得了:「于清墨你沒吃飯是吧?」轉頭狠瞪那 妖道瘋吼:「居然敢碰我的人,你找虐!」   妖道愣住,顯然是沒想到被自己攝走不少真元的魚精還能氣勢驚人撲過來,不 過氣勢有了,也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吧。妖道詭異呵呵笑,握牢刀子要把那魚精剖成 三片,然而刀鋒還沒刺中就瞬間鏽壞並崩解成一堆黑粉。妖道驚愕抬頭,招呼他的 是陳雍充滿怒火的重拳連擊。   「啊啊啊──」賀甄尖叫,又再顫抖著發出低沉驚呼,她壓根沒想到一個教書 先生能那般凶殘,一拳拳把妖道的腦袋砸爛,更駭人的是妖道身體還在動,奮力推 開陳雍想往外溜。   陳雍沒空管妖道了,趕緊跑去扶起于清墨關心:「喂,笨魚,沒事吧?」   于清墨抹掉嘴邊血污,斜睞向比自己還慘的男人苦笑:「怎麼問我?你先看看 自己吧。」   陳雍聳肩:「我沒事,睡一覺就好了。噗咳咳。」   「邊咳血邊說這話?」   「呵咳咳哈哈。賀小姐、崔少夫人暈過去了。」   于清墨點頭:「帶她一起走。妖道呢?」   「跑出去了,外面好像有誰來。」   破廟門窗照進不少燦亮光芒,于清墨和陳雍暫時擱下賀甄走出去看情況,沒想 到來了一堆神仙,妖道身軀像破布似的癱在地上,附近地面有個更大的黑色物體在 蠕動。   陳雍咋舌:「嘖嘖嘖,這怎麼回事?」   土地神堆滿笑臉飄過來說:「唉,你倆怎麼搞成這樣啊?好慘喔。不過不要緊 了,妖怪在菩薩彈指間就滅了,剩下殘餘濁氣有待這土地消化。」   一個武將打扮的神仙飄近了些說:「雖說是雜妖,但是經年累月偷走這村裡的 靈氣跟廟的氣,又偷了道士的肉身,鬧這麼一齣風波也真是不得了啊。」   有位花仙跟那武將說:「要是你們當初趕緊過來處理就好了,拖這麼久,讓小 妖作大。」   武將尷尬:「唉,派兵也得跑章程,下凡規矩就更多了。」   其他神明加入交談:「不管怎樣事情也算解決啦。」   「兩位魚仙也沒事就好了,一會兒我讓仙童送些丹藥過去。城裡還是很好玩、 很講道義的,你們二位住久就曉得了。」   「對對對,守望相助嘛,往後有困難或是無聊都能來找我們啊。」   「記得過年過節去菩薩和天帝那兒提幾句好話。」   陳雍微微偏頭和于清墨互看一眼,皆沉默又不失禮的微笑。他們知道這票神仙 都是來湊熱鬧跟搶功勞的,但是再怎麼說也是個機會多認識點神仙,或許哪天還需 要他們幫忙。   土地神解釋說:「因為那雜妖們吸收這麼多靈氣,還搶了這村裡神明的地盤, 應該也是妄想成神吧。他們八成是想藉那賀甄之軀轉生成神,然後把二位當作是祭 品或補品。也因為這廢村早成了妖道地盤,你們才會在這廟裡使不上力。還好大家 肯來一趟,輕鬆解決,可喜可賀啊。沒想到眾神仙都很關心二位哩,二位快快回去 休息養傷吧。」   于清墨點頭致意:「謝謝土地,對了,廟裡崔少夫人就請土地幫忙送回去吧?」   土地神應下了:「沒問題,我請花神幫忙。」   眾神離開後,陳雍低頭看于清墨光著一隻腳ㄚ,蹙眉問:「你鞋襪呢?」   「可能剛才掉哪兒了吧。」   陳雍心想這傢伙該不會連鞋襪都沒穿好就衝出來找他?想到這裡心中感動不已, 轉身抱住于清墨說:「以後要是回到山裡,那座潭水還是什麼都給你作主吧。」他 知道黑魚精也很愛漂亮,所以從前打鬥都故意咬掉黑魚的鱗片,現在他捨不得了, 什麼都想給黑魚精,最好的都給對方。   「嗯?」于清墨聽得一頭霧水,回擁陳雍問:「怎麼突然講這個?」   「我想把最好的都給你。」   于清墨哼出笑聲說:「那也不必這樣,山裡還是你作主就好。最好的一樣給我 就好。」   「你要哪樣?」   「你啊。」   「唔?」   于清墨退開一些拿額頭抵住陳雍的額面說:「我要你。」   「喔,可以借不能給,我是我自己的。你也是你自己的。」   于清墨失笑,摸他臉輕吻鼻樑、嘴巴,溫柔輕語:「何必計較用詞,你分明知 我心意。」   陳雍扣住他手指微笑道:「嗯。回去吧,累死我了。」   于清墨知道陳雍元氣大耗,這一覺要睡得比較久,下人要是察覺陳雍一直未進 半點飲食會起疑,於是吩咐下人一日兩餐送到他那裡,說陳雍要在他房裡待著。陳 雍一睡就是四日,于清墨傷得沒陳雍那麼重,勉強振作還去巡邏,一回來就抱著陳 雍補眠,兩者身心貼近一同療傷也能事半功倍。   陳雍感知到周圍有于清墨的氣息就睡得更沉,夢都是黑甜的。于清墨察覺自己 離開後陳雍會皺眉,睡相困窘,因此出門前都會把自己穿過的衣衫塞到陳雍懷裡。 所以四日後陳雍睡醒沒見到于清墨,但是自己懷裡緊緊揣著一套于清墨的常服。   床帳還是放下的,紗帳看來比先前還矇矓,似乎是多了一重,他看了眼窗外天 色還早,猜測那人是去值勤了,心裡也就不急著找人,倒回去繼續賴床。   夏季薰風吹入室裡,陳雍躺到快睡著,恍惚間想著怎麼沒先前那樣熱,他摸了 摸床鋪發現鋪了玉蓆,床上棉被也都收走,床架上懸吊著一盆冰,已經融了些,不 過床帳罩住,冰塊的涼氣飄降而沒有很快散溢出去。   陳雍慢慢睜大雙眼,呆愣發出單音:「啊。」以前跟于清墨爭鬥時,他覺得對 方陰險狡猾,心眼很多,可是現在卻覺得是心思細膩、謹慎沉穩,而且溫柔深情, 竟為了他做這些佈置,他忽然有點想哭,聽見有人走進屋裡的動靜趕緊抹了抹眼角 水氣。   于清墨察覺陳雍大概是甦醒了,加快腳步回寢室,揭開床帳以為陳雍會撲過來 抱他,不過拉開後看陳雍支起單膝坐在床中央拿一塊碎冰在舔。   「……你醒了。」于清墨很開心,雖然陳雍沒有撲過來。   「早啊。」陳雍衝著人咧嘴微笑。   于清墨也彎起一抹笑弧,陳雍恢復精神了,這就夠了。他安心下來,陳雍湊過 來握住他手腕說:「你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可是還得再多休養,這幾日我變成你的 模樣去幫你應付,你也多睡一點。」   于清墨搖頭笑應:「沒這麼嚴重,城裡的神仙又送了些藥來,我們一起服用。」   「何必等我,有藥你就先吃啊。」陳雍睨他,輕罵:「真是傻子。」   于清墨深深望著坐在床上的男人,忽然話音沉柔道:「那日你見我被打傷,氣 得打跑妖道,我……」   「呃好了好了,這沒什麼啦。你也為了找我連鞋都沒穿好。」陳雍赧顏擺手, 趕緊讓于清墨別再說下去,他雖然愛看于清墨流露真情,但扯到他自身作為他也是 會害臊的。   于清墨坐到床邊握住陳雍一手說:「往後我們都在一起吧。經此一事我知道自 己不能沒了你,你也這麼想的吧?」   陳雍垂眼假裝思考,故作淡定點頭:「嗯,好啊。」   于清墨開心得呼吸微亂,展臂抱住陳雍,陳雍耳根微紅輕笑道:「你今日真熱 情啊。」   「怕了麼?」   「誰怕啊。」   他們在床裡嬉笑閒扯了幾句玩笑話,彼此緩下笑意後柔情相望,淺淺的親了親 嘴,安靜享受此刻寧靜。   片刻後一隻小雀鳥飛到窗邊啁啾,歪著腦袋往裡看,床帳裡發出一聲輕笑,小 鳥展翅飛走,于清墨想起一事提道:「對了,前兩日崔少夫人來訪過,說是要見你, 不過我說你身體微恙將她打發走了。」   「哦,對啦,她後來是怎麼回崔府的?」陳雍好奇,邊捏著于清墨的手指玩。   「土地神請花神將人送回,那日我聽她說像是做了場夢,可是身上的確有被繩 子綑綁的痕跡,因為她是深夜悄然無息被擄走,天亮不久就被救回,因此崔府除了 她夫君之外好像無人察覺此事。」   「她怎麼跟崔豫楠解釋的?」   「似乎是照實說了,被妖道抓走,又被高人救回。」于清墨不想聽陳雍聊崔豫 楠,偏頭吻住人。   陳雍被親得發懵,雖然睡四天也沒多久,但身心還是很想要和對方溫存,只是 他的傷才剛好,於是輕推開于清墨說:「你身子還虛,先歇著吧。」   于清墨一臉可惜,陳雍還是堅持變作他的模樣應付一、兩日,之後再去見賀甄 把事情聊個明白。   入夏就陸陸續續開了許多花木,路邊就有不少合歡花樹和紫薇花,于清墨答應 了幫前輩做事,陳雍跟他交代過後就一個人前往崔府。他被請到花廳等候,下人端 來木槿花汁調製的涼飲,他嘗了一口覺得滋味不錯,好像還添了蜂蜜什麼的,心想 回去也弄些給于清墨喝。   賀甄出現時看那陳雍一手拿褶扇,一手端瓷碗喝得很愉悅,於是親切微笑進去 招呼:「這是我近兩日採木槿花做的,先生覺得滋味如何?」   「很好喝,少夫人真是多才多藝,還懂得用花葉做飲品。」   賀甄搖頭微笑:「這不算什麼。對了,先生今日來是有事要說吧?」   陳雍收起褶扇道:「聽我學生講,少夫人曾來找過我,不過我那時還不方便見 客,有些事還是想當面跟少夫人講,才貿然來訪,希望沒有讓妳困擾。」   「先生和我夫君是同窗,又曾挺身救過我,我怎麼可能覺得和你見面聊幾句是 困擾。」   「那就好說了。」陳雍和她聊了會兒,得知賀甄對那晚的情形記憶模糊,可是 還隱約記得一些片段。他告訴賀甄說:「妳師父也是被妖鬼侵害,高人救了我們, 之後我和四郎就將妳師父的遺體葬在村裡風水較好的地方。今日來就是為了講這件 事。」   賀甄聽完嘆氣,起身朝陳雍行禮謝道:「謝謝你們安葬我師父,要是沒有師父, 只怕我此生命途多舛。不知先生能否讓我見高人一面,我想當面道謝。」   「啊?」陳雍乾笑兩聲,他是圖個方便才胡謅有高人,要是照實講是菩薩神仙 救了他們,賀甄恐怕也不信吧。他繼續編謊話說:「其實那是個雲遊僧啦,已經不 知道跑哪兒了,當初我也有說要謝他的,可是他要我們多行善、多拜神佛就好。因 此我認為少夫人只要多行善積德,就算是表達謝意了。」   賀甄點點頭:「既然高人行蹤不定,那也無法強求,也只能這樣了。」   陳雍把那碗涼飲喝完,起身說:「不瞞妳說,在書院時我與崔兄處得不算好, 後來松海書院又鬧了那種事,再提往事也是尷尬,今後為免少夫人和崔兄為難,我 不會再特意出現,但也不會刻意迴避你們,還望少夫人諒解。」   賀甄在嫁進崔府前,她和父親都曾讓人去調查過崔豫楠一些事,崔豫楠在書院 的確時常找陳雍的麻煩,她也想不透為何妖怪在那晚會把陳雍抓來,聽陳雍此番話 也僅能無奈回應:「我明白先生的意思了。先生那晚被妖怪捉去,或許是命格特殊 吧,今後也多加小心。」   「多謝少夫人。」   他們也沒別的話可聊,尷尬微笑互看一會兒就道別了。陳雍本來還想跟賀甄講, 萬一被夫家欺負可以去找他,但這種話在人間可是會招來無數的誤會與麻煩,索性 不再多言,盡快離開崔府。   光是他造訪崔府就可能有些麻煩,不過比起把賀甄約到外面,讓知情者誤會是 心裡有鬼,還不如直接去崔家相見,兩人在門窗皆敞的地方說話,那些下人站得遠 也聽不清楚,無所謂。   陳雍又跑去光顧豆漿店了,何景涵這天沒在店裡做事,他問了那東家,東家莫 名結巴、臉紅說何景涵身子不適讓人多睡一會兒。陳雍敏銳察覺他們有曖昧,買了 豆漿回去喝,一等到于清墨回來就開心聊人家緋聞:「我跟你講,今天我去買豆漿 沒見到那小孩,所以問東家景涵怎麼了,你猜東家什麼反應?」   于清墨喝著豆漿聽陳雍興奮說話,聽完表示:「下次你送他們一些香膏吧。」   「才不要,那多明顯啊,他們自己會有辦法的。」陳雍笑了笑,拿起手鏡照了 照自己,撫著鬢髮說:「今日去崔府還真擔心,怕被人誤會我跟少夫人有什麼。你 看我生得這樣英俊挺拔,萬一少夫人看上我也麻煩。」   「……你多慮了。我看賀甄不像是那種人。」   「可是你看看,我這模樣可不是人間罕有麼?」   「嗯,臉皮之厚也是人間罕有。」   陳雍笑著輕捶于清墨一拳,又改手勢摸對方胸口說:「咦,偷練是不?這麼彈。」   于清墨堅定而有力拿開胸前作亂的手警示道:「你剛講完自己差點綠了崔家子 弟,又這樣胡來,是不是很想念我的巴掌?」   陳雍笑容微僵,默默收手喝豆漿。半晌他拿眼尾瞅人,細聲關心道:「你今日 心情不佳,怎麼了?」   「國公和他夫人又拿了一些女子畫像來讓我挑。我不挑,和他們有些不歡而散。」   「唉,看來他們是真想你娶妻生子吧?」   「哼,明知自己兒子只好男色還要強求,大概以為兒子性情轉好,也變得會喜 歡女子吧。凡人就是貪心,所以我懶得跟他們多講。過些日子我陪你回老家去吧。」   陳雍差點噴出一口豆漿,錯愕問:「回、回老家做什麼?我爹娘、爺爺姥姥都 不在了,你別以為親戚會在意我的親事,哈哈。」   「我沒那意思,只是逃避一下國公他們逼親,反正我不著急,他們自己瞎忙吧。 至於回陳氏家族那兒,就是有點好奇,順便讓你帶我回去炫耀罷了。」   「炫耀什麼?」   「炫耀你有一個好學生。還有,我們師生感情甚篤,求學求道之心堅定,不會 為了那些兒女私情有任何動搖。」   「呵呵、呵呵呵。」陳雍笑著瞟他一眼:「傷害國公他們不夠,還要傷害我家 那些親戚,你真壞心啊。」不過都是些無良親戚,而且與他無關,他根本不心疼, 還覺得挺有意思的。   「遠不及先生您啊,未出手已然死傷一片,學生就是您的刀劍。」   「客氣客氣。」陳雍收起笑容又正經道:「好了不說笑了,你打算幾時出發?」   于清墨垂眼思忖道:「本來隨時都能走,但有件事還沒辦完。」   「要交接你的職務?」   「那些沒什麼,是你我之間的事。城裡那些神仙說要辦場宴會歡迎我倆在這城 裡落腳,我也邀了雷儷仙子,仙子在這城裡有朋友,他們聊開後說要給我們當個見 證。」   「見證?」陳雍茫然挑眉,一手被于清墨握住,他有所會意笑問:「是我想的 那樣?」   「嗯。你可願意……」   「願意願意,願意啊。幾時舉行宴會?」陳雍熱切又心急:「結成道侶是吧? 嘿嘿嘿,在哪兒舉行?要辦得像人間婚禮那樣還是怎麼?你喜歡哪樣的?」   于清墨微愣,他沒料到陳雍會這麼殷切盼望,被那熱情過火的樣子嚇呆。陳雍 開心得抱住他親臉親嘴,臉上好像下了場細密溫暖的雨。 ------------------------ 沒意外的話下篇完結。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27.28.12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553326.A.E2C.html
3周前
我能說,我希望結局時能看到黑魚的巴掌再現嗎XDDD
04/16 14:33, 1F
結局應該沒有巴掌。有的話是另一種。(何) ※ 編輯: ZENFOX (114.27.28.129 臺灣), 04/16/2021 14:50:46
3周前
魚魚啪起來!巴掌的那種(欸
04/16 15:46, 2F
要上R18的巴掌。XD
3周前
巴掌、肉棒,兜幾?
04/16 17:48, 3F

3周前
原來景涵有cp了www沒有撲上來那裡好可愛>\\\<竟然
04/16 17:48, 4F

3周前
快要完結了好捨不得啊啊~~~
04/16 17:48, 5F
景涵小可愛值得人疼愛。:)
3周前
下集夫夫對拜嗎?期待
04/16 18:59, 6F
謝謝期待~XD
3周前
要完結了真不捨啊~
04/17 07:25, 7F
謝謝。寫這篇真的很愉快~~~
3周前
他們的故事真的很可愛 要完結了好捨不得!
04/17 14:17, 8F
謝謝,魚肉真的好吃齁!
3周前
甜甜蜜蜜的雙魚 XD
04/18 01:19, 9F
糖醋魚讚讚。(大姆指) ※ 編輯: ZENFOX (114.39.225.84 臺灣), 04/19/2021 11:35:45
PTT動漫區 即時熱門文章
18
20



9
13

5
5


38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