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使徒 (4)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Anu)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2(202)
留言4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凜冽的冬風將玻璃窗吹得喀喀響,厚重的灰雲掩蔽了陽光,下午四點零二分,只剩陰霾充斥在費城警局辦公室。刺眼的螢幕亮光讓溫斯頓雙眼酸澀不適,他捏了捏眉間,試圖讓已經工作超過十四小時的自己看起來精神點,避免讓其他同僚發現自己的疲憊。   最近他出了一些狀況。   一旦閉上眼睛,就會看見圖涅爾畫的《最後的審判》,面孔消失的耶穌基督攤開他的雙掌,準備迎接他的死亡。溫斯頓時而從噩夢中驚醒,冷靜下來後又自認沒有道理恐懼死亡,那樁陰影已經是過去的一片烏雲,隨著年紀的成長逐漸遠去,恐懼不再佔據心靈,對父親的懷恨也已忘記,那他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那是幻覺。   他認為。   那只是疲憊促成的臆測。   溫斯頓一口氣喝乾桌上失溫的咖啡,讓鋼鐵般的意志力再度處於屹立不搖的狀態。   切薩雷拿著一疊資料靠了過來,他拉了張椅子就坐下,雙手搭著溫斯頓的桌子,身上還有屬於女人的香水味。   「溫斯頓,真有你的。」切薩雷興高采烈地說:「我聽了你的指引去搜查郵遞區號 19012,那個富有的住宅區裡有個傢伙叫做派恩,是圖涅爾的高中同學,他還買了圖涅爾的畫,你覺得這傢伙是同夥嗎?」   溫斯頓不為所動,視線緊盯著銀幕,彷彿沒聽見他說話只顧著敲著鍵盤,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有聽見有說話嗎?」切薩雷皺起眉頭抱怨地說:「天啊,小溫,你這心胸狹窄的傢伙,看在我奶奶最拿手的美味餐點份上,你該原諒我了吧?」   溫斯頓瞟了他一眼,接著悶不作聲地伸出右手遞到切薩雷面前。   「握手言和嗎?」切薩雷盯著溫斯頓的手,接著緊掐掌心不客氣地上下搖動,並呲牙咧嘴地威嚇:「真是討厭的傢伙,我都道歉過多少次了!」   燙熱如火的溫度隨著厚實的掌心傳遞而來,溫斯頓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踏實感。他收回右手悠哉地說:「當然,我也是看在葛蕾絲奶奶的份上才願意伸出手來。」   「真他媽的難搞!」切薩雷翻個個白眼:「我看你這傢伙該去酒吧找個女人打一炮,洩洩心中的火氣,別老是像個怨婦一樣神經兮兮或是歇斯底里,真是受夠了。」   旁邊的納莉瞪了切薩雷一眼,她是警局內唯一的女警探,雖然在滿是男人堆的工作場域中待了很多年,什麼低俗笑話與性別不平等的話老早就聽爛了,但她最無法忍受的還是某些低級男人的愚蠢談話——尤其是切薩雷,這個光有皮相沒有內涵的草包。   納莉罵了一聲以後就拿著公事包離開座位。切薩雷不壞,就是沒水準了點,連關心都令人想翻白眼。溫斯頓把滿腹的髒話憋回懷裡,連教訓這傢伙都有些力不從心。   渾然不知自己惹毛警局女強人的切薩雷,擅自打開溫斯頓買的麵包,悠哉地一口一口吃起:「話說回來,你怎麼找到線索的?」   溫斯頓避重就輕說:「總之那是一座教堂底下刻著的號碼,應該是教徒的指引。」   他不想提及起約瑟的事情,也難以解釋。   切薩雷短促地發出驚呼,接著哈哈大笑:「你不是無神論者嗎?我記得你說過,教堂是拿來反省自己的過錯,與其去教堂求贖罪不如直接去警局報案,簡直是警界的好典範,無情得令人發毛。」   「派恩怎麼說?」溫斯頓把切薩雷的愉快甩到後頭。   「當然是不承認與圖涅爾有任何關聯。」切薩雷聳聳肩,「他說他是無辜的,他們三年前曾在一場畫廊的展覽上意外地見過面,買下畫作的契機也只是他閒暇之餘的無聊投資,我看過那幅畫,是一幅很簡單宗教意涵的天使報喜,跟我那位右手骨折的大哥畫得差不多狂野,派恩也不知道後來圖涅爾會轉型成敵基督類型的畫家。」   「畫廊?」溫斯頓問,奇特且尖銳的關鍵字明顯地引起了他的注意。   切薩雷吞下麵包,抹抹唇,苦思了一番才說:「我記得是一個很特殊的名字,老闆是一位南方來的年輕豪族,叫什麼畫廊呢?喔——我想起來了,位置在曼哈頓,就叫做——孟斐斯。」   一點點的線索,串起了如蛛絲怪異的關聯,溫斯頓霎時陷入沉思。   有「人」指引他尋找黑暗。   踏入了深淵,他還能全身而退嗎?   「我們去一趟曼哈頓。」溫斯頓套起夾克,慎重地說:「記得拿出你的警戒心。」   切薩雷趕緊把手上的油漬擦掉,跟著溫斯頓踏出了警局。   *   在人造光的輝霞下,天空永恆高掛的銀月就顯得微不足道。溫斯頓將車子停在七十七街的一棵老橡木樹下,不遠處就是孟斐斯畫廊,他的夾克裡頭配了一把槍,切薩雷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   畫廊外觀相當古典,門口的純白羅馬石柱與芼茛葉銅雕堆砌出高雅氣質,一看就知道不會是普通人能隨意踏入的地方。夜幕壟罩大地,畫廊室內黯淡毫無生氣,僅剩門旁的小壁燈還亮著一絲溫暖。   溫斯頓按了門鈴,幾次以後才有一名女人的聲音從對講機傳出:「請問是哪位。」   「警察。」溫斯頓隔著對講機的鏡頭出示證件,「來找你的老闆——約瑟‧埃米爾,可以請你開門嗎?」   對方似乎被嚇著了,她遲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答應了溫斯頓。厚重的木門被打開了,門內是一名身材窈窕的褐髮美女,切薩雷眼前一亮,差點就吹了個口哨。女人一襲緊身的黑色低胸洋裝,大波浪的長髮垂在胸前,紅脣緊抿,那雙明亮渾圓的雙眼此刻卻如小鹿般惶然不安地瞪著他們。   他們之間還隔著一道防盜鐵欄,女人縮瑟著身軀,沒有想要邀請賓客入內的意思:「我是他的助理維多利亞。很不巧,埃米爾先生已經回去了。」   溫斯頓隔著鐵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上面是圖涅爾的畫作:「想問你見過這個嗎?」   維多利亞皺起眉頭,彷彿看見了什麼討厭的東西:「你們是在追尋失蹤的畫作嗎?我沒見過,我們也不會收藏這種東西。」   「你認識派恩‧凱拉嗎?」溫斯頓問。   女人搖搖頭,無辜地說:「我第一次聽到這名字。」   「我記得你們畫廊的展覽都是會員制。」   「邀請卡可以攜伴,只有一名,可惜我們不知道尊貴的賓客會帶誰前來。」女人聳聳肩:「一貫都是這樣的。」   溫斯頓與切薩雷對望一眼,換成切薩雷說:「嘿,小姐,你們老闆如果不好好說清楚,我想他的麻煩可能會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大。」   維多利亞縮瑟了一下:「或許埃米爾先生會知道,但很不巧,他真的不在這裡。」   「只要麻煩您調查一下三年前春季展覽的賓客紀錄。」溫斯頓說。   寒風灌入了門內,維多利亞時不時搓著手臂取暖,她思考了一會兒便按說:「我印象派恩‧凱拉好像是一名喜歡高談闊論的醫生,埃米爾先生不認識他,是別人介紹來的。」   溫斯頓盯著她的眼神問:「你還記得他在宴會上跟誰談得比較熱絡嗎?還有,派恩是誰帶來的?」   「我忘記了,」維多利亞搖搖頭,撇開眼神:「那時候我隨著埃米爾先生一一與他們打招呼,聊完以後就不會太在意他們後續與誰聊天去了。」   「你在撒謊嗎?」溫斯頓冷不防地說。   維多利亞嚇了一跳,她緊緊地縮著手臂,吞吞吐吐地說:「不,警探先生,你不該否定我的話。」   切薩雷仍然是微笑著,他後退了一步,雙手插腰,露出了脇下的配槍,他其實不想這麼沒禮貌地威脅美女。他們看過的嫌疑犯太多了,什麼人都有,只是很少像維多利亞說謊如此拙劣的,放到警局只會笑死一票人,更何況她面對的可是警探溫斯頓。   「約瑟‧埃米認識派恩‧凱拉,對吧?」溫斯頓說:「我知道你只是想替埃米爾先生擺脫麻煩,不過這時候選擇實話會對你們比較幫助,我敢這麼保證。」   維多利亞哆嗦求饒:「很多事情我真的一無所知,您這樣我非常的困擾。」   「努力回想一些片段也可以。」切薩雷在一旁微笑附和說,「對案情有幫助的話我們會感謝你的。」   今晚只有攝氏五度,脫離了暖氣的懷抱,維多利亞早就冷得雙頰發青,她輕咬下唇,內心盤算了許久便說:「先進來吧,讓我聯絡一下埃米爾先生。」   維多利亞開門讓他們進入畫廊內部,切薩雷還竊喜地朝著溫斯頓擠眉弄眼。   室內燈一亮,溫斯頓忍不住瞇起眼,這裡宛如一座小型的博物館,全部藏滿了各式古董畫作,從印象派的風景到近代的抽象畫應有盡有。維多利亞的高跟鞋喀在木地板上敲出焦躁的節奏,領著兩位警探往辦公室的方向前進。   室內空間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寬廣,溫斯頓留心四周,並把每一處細節牢牢記入心頭。經過了兩處寬闊的展廳,維多利亞帶著他們穿過一處朱紅色的長廊,長廊末端還掛著一幅巨型的畫作,溫斯頓赫然停下腳步,身體彷彿遭受驚嚇而震懾,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幅畫。   那是一幅中世紀的畫作——《全能者基督》。對稱的人物比例與金色的背景塑造出耶穌基督的神性,然而他的臉部卻是由黑洞所構成。   溫斯頓如置冰窖地發冷,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幅畫。切薩雷察覺了夥伴的異常,也跟著停下了腳步。   「溫,怎麼了?」切薩雷不安地問。   維多利亞往後回望,看見溫斯頓困惑的神情就笑了一下說:「那是埃米爾先生朋友送的禮物,可是個十世紀的骨董呢。」   溫斯頓一步一步地往前,想要弄清楚這幅畫的來歷,他吞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巨幅畫作大約兩公尺高,畫中的基督右手指著天,左手捧著福音書,畫中的福音書是打開的狀態,溫斯頓瞇起眼,仔細一看書面上有一行文字:   『我們與耶穌一起復活,並使我們與你們一同站在他前。』   這幅畫的風格太像圖涅爾的那幅畫作,某種程度上約瑟可能握破案的關鍵。溫斯頓有些惱怒,他認為維多利亞不該愚弄他的。   「你為何跟我說沒看過圖涅爾的畫……」   溫斯頓怒氣騰騰地說,然而一轉過身卻立即愣住了。   偌大的畫廊只剩他一個人,沒有了維多利亞,也沒有了切薩雷,他們兩個人彷彿憑空消失了,完全沒有任何線索能證明他們曾經存在於這個空間過,溫斯頓簡直不敢相信眼前。   四周宓靜無聲,如血般的紅色長廊只剩他一個人,室溫此刻是冷得令人顫抖。   是幻覺嗎?   溫斯頓感受到自己的胃部一陣抽痛,長年焦慮的老毛病又開始折騰他了。他從不認為自己是無神論者,但也不會盲從,對於無法解釋的事情他選擇相信科學,畢竟這世界有太多未知是人類未能探索。   「切薩雷?」   溫斯頓喊了一聲,只有沉默回應他。   長廊末端的轉角處傳來了腳步聲,一步一步地踱在木地板上,由遠而近,緩慢而沉重,宛如臨刑者的最後一哩路。溫斯頓下意識地拔出了暗藏在夾克內的槍,雙手持握,他專心地盯著長廊末端,等待著未知的來臨。   「親愛的……別張聲。」   男人的聲音響起,宛如歌頌般輕盈而愉快,溫斯頓瞬間激起一陣雞皮疙瘩,血液宛如凝結似地發寒。   對方的每一步都極為沉穩,緩慢、沉重,溫斯頓掌心發汗,忍不住將手槍握得更緊,男人的聲音慢慢地說:「我是引領你進入樂土的守夜人,切記,不能直接呼喊他的名,那是光明的引領,晨星將會擁抱你,讓你得到真正的安息。」   他來了。   溫斯頓渾身顫抖,心裡很明白這不可能,不可能,但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懼。   男人繞過轉角,踏入了長廊,他一如溫斯頓的記憶一樣,偉岸的身軀長年穿著一件破舊的夾克,那是他的妻子費絲送他的生日禮物。   「好久不見了,我親愛的孩子。」   已經死了二十幾年的艾伯特‧柯藍就站在溫斯頓的眼前。   他的臉色蒼白,夾雜著灰白的髮絲垂落在雙眼前,嘴角啜著不明顯的笑容。艾伯特摘下眼鏡,用襯衫擦拭著鏡片,一舉一動都像是從溫斯頓記憶裡撈出來的一樣鮮明。   「為什麼……」溫斯頓舉起槍朝著他,聲音不自覺地發抖,「你不可能還活著……」   「因為我想見你。」艾伯特笑了笑,「我想念我的孩子。」   「你不是我父親。」溫斯頓雙眼發紅,流下了眼淚,痛苦地說:「這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艾伯特攤開雙手,「我因你而死,所以我來見你了。」   「住口!」溫斯頓朝他怒吼。   「因為你深愛著我所以感到痛楚,遲遲不肯接受真相。」艾伯特慢慢地朝著他走來,「該是結束痛苦的時候了,親愛的,朝你自己的腦袋開槍,我們一起迎接死亡……我陪著你,就像我這樣。」   艾伯特做出手槍的手勢,朝著自己的腦袋「碰」了一聲。   溫斯頓撥掉保險桿,瞄準著艾伯特的腦袋。   呼吸逐漸困難,溫斯頓想穩住自己的身軀,無奈雙手卻不聽使喚地發抖,他拼命告訴自己眼前的艾伯特只是幻覺,但是這個幻覺太過真實,讓他想起了一些記憶。   父親從沒有愛過他。   自從他的母親費絲死了以後,溫斯頓就被父親拋棄了,直到差點被他殺害。   艾伯特離一步之遙就停了下來,他笑了起來:「那是因為我愛你。」   對方伸出蒼白的手指想握住手槍,溫斯頓霎時雙眼充滿血絲,狂怒大喊:「閉嘴!」   食指立即扣下板機,電光石火間一陣鋪天蓋地的衝擊讓溫斯頓打偏了,所有的子彈全部射中了天花板。   女人的尖叫聲響起,宛如鑽子般刺入了溫斯頓的耳膜裡。溫斯頓突然被人壓制在地上,後腦杓毫無防備地撞擊地面,痛得不得了。他呼吸困難,老毛病氣喘又開始發作了,意識渾沌不清,只能看清楚那是切薩雷盛怒的臉。   「溫斯頓!」切薩雷恐懼又憤怒地奪下了他的槍,「你瘋了嗎!」   氣喘的病症開始壓縮他的肺部,溫斯頓大口呼吸,卻吸不進任何的氧氣,眼前逐漸地發黑。切薩雷發現狀況以後立即摸索著他身上的每一處,試圖想找出藥物緩解危機。迷糊之間,溫斯頓聽見了女人不斷的呼救與哭泣,他眨了眨眼,發現自己的頭上是長廊那幅《全能者基督》。   那是一幅莊嚴的畫作,精緻的面孔描繪出耶穌神聖的眉目——並非是方才所見的容貌。   除了人物以外,畫中的福音也寫上了不同的文字:   『全知耶穌基督,求您垂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用自殺式的貼法一次貼完所有存稿(X 還有一篇存稿啦,明天貼明天貼 希望今天可以生出結尾(菸 -- https://www.plurk.com/LovelyHead 噗浪-來找我玩!! https://forms.gle/abjAVkpBLi2Hio8o7 心得募集中 https://www.popo.tw/users/kyrie00123 POPO 程雪森 Anu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4.10.16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825662.A.70D.html ※ 編輯: redqueen (39.12.99.134 臺灣), 05/12/2021 22:52:45 ※ 編輯: redqueen (39.12.99.134 臺灣), 05/12/2021 22:53:09
1月前
怎麼越看越有康斯坦丁的即視感XDD路西法不要再欺負
05/13 11:45, 1F

1月前
溫斯頓了啦,他快嚇到蒙主寵召了啦(雖然他如果嚇死
05/13 11:45, 2F

1月前
了,應該會直接被送到約瑟面前
05/13 11:45, 3F
下一章他會嚇得更慘(X 我果然是後媽來著
1月前
沒事兒沒事兒 存稿什麼的不留了!來都來(打死
05/13 21:18, 4F
存稿已經乾啦阿阿阿啊!!!!好啦要努力寫惹(哭臉) ※ 編輯: redqueen (111.254.10.165 臺灣), 05/13/2021 21:26:20
文章代碼(AID): #1WczO-SD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WczO-SD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