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向井理玖的惡墮 (三) 一無所有 (H)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藍光)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3(305)
留言8則, 4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有本壘 不長 但就還是防爆 這章有言語暴力/實際的暴力行為/癡漢(?) 個人覺得有點R-18G(汗) 可能慎w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怕嚇到人 可是寫這種東西很快樂QwQ (我知道我寫的東西很嚇人 可我就是克制不住TT 因為這個東西比之前寫火葬(?)時還變態還扭曲(向井是真的有病) 所以我寫得好開心(扭動) 然後wwwwww可以的話我想留一手 關於式波的事wwwwwwwww 希望我有足夠的動力能寫到結局 因為結局我有想要寫的東西Q口Q 中間拍片什麼 簽約啊 跟監督修幹啊 9V1啊反而我不是很care... (我只想寫結局QwQ 向井理玖的惡墮(三)一無所有 (三)一無所有   在向井正在拍攝他的引退作品時,下戲的一個晚上。   「我去買包菸。」式波接完向井下班以後,逕自走向便利店,把他留在一個公園裡,向井跟了上去,「我也去逛逛吧。」   式波想買的其實是保險套而不是菸,便告訴理玖:「一下就好了,你黏得那麼緊要死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只要一秒鐘身邊沒有一個男人,你就會立刻掛掉?」   「……」向井被說得心裡不太好過,淡淡地說道:「嗯。你去吧。」兀自走回了對面的公園裡等著,卻被一名不知名的男子拉進樹叢裡。   「別回頭。」那名男子自後方擒住他,「你就是乃木坂陸對吧?你的出道作我可是買了首刷喔,我是你的頭號粉絲……」   向井顫抖著,心想:『我、我紅了?!我出人頭地了?我有粉絲了?以後就會因為這樣,有人時時刻刻地關心我、關注我、愛我、給我回應嗎?!我是不是從此以後就再也不會寂寞了?』   男子往向井的身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引得向井劇烈一顫。「這就是你們片場用的沐浴乳的味道……資生堂的香味。」   「啊、不,那是我自己帶去用的、片場的我用不習慣,感覺洗不乾淨……」向井老實地回答道。   男子往向井的屁股肉上又抓又揉,「這對渾圓的小屁股,」他往向井的臀肉上拍了拍,「就算穿著男裝,母豬走在路上還是母豬,你下戲了我還是認得出你。」   「呀啊,謝謝你,你這麼關心我,我真的好高興……你還專程在公司附近等我。」向井臉紅著,顫抖著,雖然想回頭看對方是誰,可是又不敢,便看著公園的路燈說道:「希望我的片子能給你美好的回憶……」   「你的片子太好射,太好打手槍了,看得我下面都快磨破了,所以我覺得真人一定比片子更好。」男子往向井的後頸上舔了一口,發出「嘶──」的口水聲。   「囈囈囈──!」向井霎時間全身上下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陌生人的下面已經突起,硬梆梆地隔著褲子頂著向井的臀穴,即使穿著衣服,令人噁心的觸感依舊鮮明得過分。   陌生人把手往前一伸,捂在向井的褲襠上,用大掌包覆著他的分身,便用修長的手指摩娑起來,「跟訪談裡說的一樣,非常好色的身體,被來路不明的人脅持,用肉棒頂著雌穴,下面居然硬了,簡直是活脫脫的斗M變態。」   「是是是是嗎?原來我這樣就是斗M變態,其其其實我自己也不清楚……!」向井的牙齒猛顫,說話都快要咬到舌頭,恐怖感跟太過用力咬到舌頭可能就會小命不保的感覺混合在一起,反而讓他的褲襠越翹越高,幾乎要貼著自己的下腹,那個鏤有他男朋友英文名字刺青的地方。   「被我說這些羞辱的話,居然能越來越硬,你好色啊……」那名陌生人拉開了向井的迷彩褲拉鏈,把手伸進去,隔著棉質內褲,掏摸起向井的分身,「小小的,不大,但是把玩起來尺寸剛剛好。你真人比片子裡頭更有意思,無聊的腳本限制了你這大明星的戲路。」   「?!」向井聞言,如雷貫耳,『從來沒有人這樣稱讚過我的尺寸,一直以來我因為下面太小,甚至都不敢和同學們一起上廁所、換衣服還有游泳,讀中學和高中的時候,都因為雞雞太小的緣故被欺負……他卻說我的尺寸剛剛好。』   『他說我是大明星……還說劇本限制了我的戲路。從來沒有人這樣誇獎過我。原來我是一個有天賦的人……做愛是我這個人僅有的才能與價值了。要不是十六年前楷銳哥幫我破了處,我甚至不知道這就是我這個人的優點!』   向井毅然決然地轉過身,面對著那人,才發現那人其實只是一個普通的,戴著眼鏡、穿著素T、身形高瘦,看起來像是大學生的男子。   「你在做什麼!不是叫你不要轉過身嗎!」男子拿出水果刀,還沒來得及拔掉刀鞘,向井就一把抱住他,「……你會給我溫暖嗎?」   「什麼?!」男子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只要我和你做愛,你就會緊緊地抱住我嗎?」向井注視著男子,認真地問道:「你願意喜歡我,愛我,陪我嗎?」   男子一把將向井自胸前推開,只見身高比他還矮的向井仰望著他,一雙漆黑的大眼裡,竟露出星彩一樣的光芒,就彷彿是對身為陌生人的男子著迷了一般。   向井走上前去,臉上一紅,抓住男子的肩膀,踮著腳吻了上去。   「?」男子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隨即還是抱住了他,兩隻手往兩瓣臀瓣上死命地揉捏。   『好痛……好暴力……可是好舒服,從他撫摸我的力道,我可以感覺到,這個人是真的需要我……!』   向井癡迷地心想,『我可以和任何一個人在一起──只要那個人是真的需要我,能讓我感覺到我活在這個世界上,是還有存在價值的!』   「──喂,幹什麼!」卻見另一個人抄起球棒來,就往男子的頭上敲。   「啊啊!」那名大學生狀的男子,被打得頭破血流,先是倒在地上,一陣驚愕,而後飛也似的連滾帶爬離開。   執著球棒的人是式波。他將那根隨地撿來的球棒扔在地上,沒管那逃跑男人的傷勢還有他流淌在地上的血漬,只抓住向井的手臂,將他拉出樹叢,兩人一同站到路燈下,「理玖君,你沒事嗎?剛剛那人是變態吧?」   「我沒事,椿太君,謝謝你。」向井看著式波,問道:「可是你為什麼要趕他走呢?」   「哈啊?!」式波瞪著向井,「馬鹿野郎!你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嗎?那個人剛才在揉你屁股耶,你知道我晚到一點會怎樣嗎?他想在樹叢裡強姦你!」   「那又怎麼樣?如果不是你不准我跟你進便利店,我會遇到變態嗎?」向井說道:「何況,我本來想跟那個人試試看……」   「試什麼?」式波聞言,臉色一變,「你這人是腦子有問題,還是得了性癮?有病就去看醫生好嗎?」他頓時像是見了髒東西一樣,再也無法和向井站在同一處,一把推開了向井。   向井一臉無辜地看著式波,完全無法理解式波動怒的原因,「當初帶我去拍GV的人是你,每天都跟我做愛,還要我幫你解決晨勃的人也是你,如果我有性癮,你是不是也有?怎麼會對我說這種話呢?」   式波注意到公園裡的其他人在聽他們說話,便偷偷地往向井的腰邊揪了一下,下手很是用力。   「…好痛……痛痛痛……!」向井緊蹙著眉頭,面上流著汗。   「呵,這裡是你的敏感點吧?在片場,你的屁股裡塞兩根男人的肉棒都還能游刃有餘,碰一下腰就不行了,沒用的廢物。」式波看著天空,用穿著軍靴的鞋子,用力地踩了向井一腳。   「啊!」軍靴的靴底頗厚,向井被踩這一下,立刻就不行了,疼得跪倒在地上。   「臭婊子,你身上有錢吧?」式波居高臨下地看著向井。   「有。」向井哭喪著臉,點了頭。「監督怕我沒錢用,給了我十萬塊。」   「大叔還真熱心,平常他可沒對別人這麼好,喂,你是不是也跟他睡過了?」式波隨便問道。   「嗯,睡過了。」向井點了頭,「他想改劇本,可是沒有靈感,是因為跟我睡過了,才想出全野球部的成員,都來輪姦我的那一場戲。那一場戲很完美,簡直是藝術,監督是個天才。我很高興,就算是這樣沒用的我,也能用這樣的方法幫助監督。」   「!」式波聞言,怒火攻心,即使明知公園裡還有其他人,還是忍不住往理玖的臉上踢了一腳。   「啊……!」向井倒在地上,剛洗好沒多久的頭髮與身上登時沾滿了灰塵,鼻血自他的鼻孔裡汩汩流出,白皙的右臉上明顯多出一個鞋印,鞋印下是破皮與瘀青,傷得不輕。   「該死,你明天還要拍片!我可不想付賠償金!」式波忙上前去,將向井一把自地上抓了起來。   向井沒管自己臉上辣疼疼的,忙自褲子口袋中摸出皮夾,將裡頭所有的福澤諭吉拿了出來,塞在式波的手中。   「原諒我……不要再打我了……我求你……」向井低著頭,臉上爬滿了淚水,淚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他和式波的鞋頭上,「這真的很痛……為什麼你不能像我們剛認識的時候那樣,繼續對我好呢?嗚……」   式波將鈔票全都一把塞入自己的口袋中,緊緊地抱住向井。久違的溫暖,還有「峰」的味道,令向井抽著氣,無法自控地抽噎著。   式波匆忙地來回順著向井的背,「小聲點,這裡是公共場所,有人在看,你就不能不要再說那些屁話嗎?」   「嗚……嗚!!咳咳咳……」向井被這麼一說,哭聲更加激烈,肩膀都在抽動。   式波盡量平撫自己的心情,讓自己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繼續對著向井光火,儘管他實在忍受不了。   向井給他一種極為煩躁的感覺,讓他很想撿起那根球棒往向井的頭上尻下去,比起剛才打那陌生男子的欲望更甚。   「聽著,」式波從口袋裡估摸了一下數量,抓了五萬元,塞回理玖的褲子口袋裡,「我把一半的錢還給你,你自己出去找地方住。」   「為什麼?你不帶我回家嗎?」向井猛然抬起頭來,看著式波。式波與他對上了視線。   一直以來,式波認為向井的長相清秀、單純,稱得上是可愛;可是如今涕淚滿面,右臉頰破皮流血的模樣,還有那歇斯底里的表情,卻顯得十分可憎。   式波壓低了聲音,在向井的耳邊,咬牙切齒地說道:「你連路邊莫名其妙的狗男人都能操了,我帶你回家,萬一你把性病傳染給我怎麼辦?我才不要帶你回家,我受夠你了,你這人真的很噁心。」說完,拍了向井一下,轉身就想離開。   「椿太君!椿太君!」向井叫道。   「你有完沒完!」式波下意識地往向井的左臉上貓了一拳,把向井打得幾乎要毀容,「啊…!」向井被這一下打得坐在地上。   式波前腳才想離開,向井便爬上前去,一把抱住式波的大腿,用帶著瘀青的左臉,磨蹭著式波,「請不要離開我!我爸已經跟我媽離婚了,我媽改嫁了,我在日本沒有家人,我只有你一個!」   「……」式波停住了腳步,心裡一緊。他自己何嘗不是孤身一人。   式波知道孤單的感覺有多痛苦,多寂寥。明知自己不是那個能陪向井的人,向井也不是那個能陪他的人,這讓他陷入了糾結。   他想了想,嘆了一口氣,忍不住回頭,蹲下來,摸了摸向井的頭,「今天我可以帶你回家。但是我勸你,以後在外頭檢點一點,工作是工作,私生活是私生活,你可以在片場被九個男人同時操,不代表你在外頭也必須是這樣。自愛一點很難嗎?」   向井用沾滿泥土的袖子抹了抹淚,吸著鼻涕說道:「我如果是個私生活檢點的人,一開始就不會跟你回家了;如果我是一個自愛的人,我就不會跟你睡了。你知道嗎?從我出生以來,從來就沒有人愛過我……一個人都沒有!這樣的我,要怎麼愛我自己呢……?」   向井又哭又笑地看著他。   式波一時愕然,差點要伸手掐住向井的脖子,卻強忍著,只說道:「閉嘴,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只要你再說半句這種違抗我的話,我會把你扔在公園裡。」   他張狂地笑道:「到了半夜,你就等著錢被流浪漢搶走,他們扒光你身上的衣服,把你當成性處理妻,真實地輪姦你,這可不是在拍片……反正你說不定會很期待,很喜歡,對不對?你就是喜歡被陌生男人輪著幹。就你這樣的個性!垃圾就該跟垃圾在一起。」   向井趕緊大力地搖頭,「我沒有!我不要!椿太,不要丟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我不要這樣!   「我不是垃圾……我不是……我是有用的人……我有才能……我至少還懂得怎麼跟男人做愛啊……!!」他陡然垂下了肩膀,淚水又自眼眶滑落。   兩人回到式波的公寓裡。   「向井,把全身的衣服都扔進洗衣機裡。」式波命令道,「你身上都是土,髒死了。」   「喔……」向井心裡明知這都是式波弄的,卻還是心想:『算了,椿太這人彆扭得很,這是他關心我的表現吧?』   依言照做後,他赤裸地站在洗衣機前,遠遠地問式波,「我能穿什麼?」   「自己去找,你眼睛長這麼大,看不見衣櫥在哪嗎?」式波待在廁所裡,一邊對著沒掀馬桶蓋的馬桶尿尿,一邊回應道。   「……」向井覺得自討沒趣得很。   不知道為什麼,他開始懷念起卓楷銳了。他發現卓楷銳一直都對他很好,會對他甜言蜜語,很溫柔,給他吃好吃的東西,和他一起洗澡,不但愛撫他,還會給他錢。   卓楷銳不論是要無套、內射,還是要他做性器清潔,都會先問過他;卓楷銳從來不打他。只要他穿上入得了卓楷銳法眼的女裝,卓楷銳就會毫不吝嗇地誇獎他。   『穿這樣很適合你。』   『理玖,你真好看。』   『理玖,你是最好的。』   『理玖,我很喜歡你。』   ……   卓楷銳的聲音還能清晰地迴盪在他腦海裡,就連式波也越來越少叫他的名字,沒有人和他是親密的。想到這裡,向井又想哭。   他想起自己來到日本以後,明明藉著拍片的疲勞,可以消磨許多時間,足以等到無數次卓楷銳的訊息了。   一天又一天,日子就這麼過去,每次打開LINE,卓楷銳還是毫無音訊,自己每天都給他發訊息,對方就是不讀不回;他甚至拿預付卡發了跨國簡訊,卓楷銳怎麼可能沒看到呢?   卓楷銳也曾經有過與他頻繁傳訊息的時候,或許是一般的上班族早該睡覺的時間;或許是卓楷銳變得無人陪伴的時候;總之,卓楷銳遲早會需要他的。   他總能等到卓楷銳需要他的時候,他能主動替補上去,他能做得很好,然後贏得卓楷銳的懷抱與稱讚,聞到他身上「峰」的味道。   他能主動坐在卓楷銳的身上,搖動自己的屁股,幫他夾出來;他甚至都不需要卓楷銳為他做什麼,他能做一切他力所能及的事情,來服務卓楷銳,只要卓楷銳別丟掉他……可是卓楷銳還是丟掉他了,一聲不響的,極為突然的。   他甚至都沒有選擇權。卓楷銳招他去,他不能不去;他想見卓楷銳,卓楷銳從來都不回應他,肆無忌憚地利用著他小心翼翼呵護著的這段感情,利用著他卑微的心意。   「……楷銳哥他忘了我……他根本從一開始就不需要我……我很需要他,可是他一點都不需要我……   「椿太也不需要我……我的父母不需要我,我的兄弟姊妹也不需要我,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會需要我?這樣的我繼續活下去的意義是什麼?」   向井裸著身子,蹲在衣櫃前,越想越悲從中來,忍不住抽泣起來。   直到式波用濕漉漉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從衣櫃裡拿出一件黑色的T恤,還有一件短褲出來給他穿,「試試看合不合尺寸。」   向井抬頭看著式波,轉淚為笑,「──謝謝你。」   如果要說式波對向井純然沒意思,其實也是違心之論。   剛才遠遠地看見向井一個人蹲在那裏瑟瑟發抖,彷彿連找件衣服出來穿對他都有困難似的,那麼地無助,還有他轉淚為笑的模樣,都讓式波動容。   可是這種心中被觸動的感覺,往往消失得很快。   式波跪坐著,向井躺在他的大腿上,一隻手捂著冰袋,冰敷著只有瘀傷的左臉,式波拿棉花棒沾優碘,為他破皮的右臉消毒。   兩人之間一言不發。式波覺得這大概是兩人唯一可以好好相處的時刻了,直到向井說了聲:「椿太君,你對我真好,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溫柔過,謝謝你。你比我的家人對我還好。」式波一時間感到胃裡翻騰,簡直快要吐了。   ──你臉上的傷,明明就是我打出來的,為什麼你能賤到這個地步?!   『什麼樣的人可以把打他的人當成他的家人?為什麼他要對著剛剛把他的臉打到破相的人說謝謝?謝什麼?謝我揍他,就因為他欠揍嗎?』他想。   式波眼角一抽,手裡的棉花棒掉在了塌塌米上。   向井咬住式波的拉鍊,將他褲襠的拉鍊拉了下來。   式波冷眼看著他,「你在幹什麼?」   「我現在很想要……」向井用臉摩娑著式波裝在內褲裡的性器。   「我們還沒吃晚飯。」式波冷冷地說道。暖桌上還放著兩碗便利店買來的微波咖哩。   「做完再吃,我好想要,拜託你。」向井一隻手將式波的分身從內褲中掏了出來,往微微探頭的深粉色龜頭上舔下,另一隻手急躁地伸進短褲裡,用極為淫猥而嫻熟的手勢,來回撫摸著自己。他兩條白花花的長腿,因著興奮而糾纏在一起,看上去更加淫靡,竟令人有種想掰開的衝動。   正因為是自瀆,正因為沒有將褲子褪去,此刻的向井即使破相,看上去也比平常要淫蕩了不只百倍、千倍,更能引動式波的情慾。   若說起初因著向井的矜持,式波還能對他有些好感;而今他對向井的好感早已蕩然無存。他厭倦向井,痛恨這段生活所帶來的不自由;可是跟向井獨處一室的時候,他還是會想跟向井做愛。或許比起向井,他更討厭的是這樣的自己。   『早知道就把這不要臉的賤貨丟在公園裡。』他想:『我寧可操TENGA,都不想操他。』   式波直接連同向井的內褲還有短褲一併拉下,「趴著。」他命令道。   「咦,不先吹一下嗎?」向井疑惑道。他依言照做,就連等待著被臨幸的姿勢都渾然天成,款款地擺著腰,晃著雪白的屁股,彷彿等不及要人來操幹。   式波沒漏看向井下意識的動作。   「你後面都已經不知道被幾百個人幹到鬆了,哪有吹的必要。」式波拿了保險套過來,朝高撅著屁股的向井身後半跪著,將套子戴上。   向井注意著式波的動作,「不無套嗎?」他問道。   「就說了怕性病,你是男優,那麼髒,就算不保護一下你自己,也保護一下我好不好?真的別這麼噁心。」他捏住分身,將碩大的龜頭按入向井的後穴。   向井得償所願,弓起背來,腰裡一軟,長舒一氣,昂起了頭,「哈啊──…椿太,你真好。」   「……」式波沒答話。   分身很容易就盡根埋入向井的淫穴中。事實上,不論在片場看過幾個男優和向井做愛,向井的體內依舊纏得非常緊,他的媚肉緊緊地絞住進來的肉棒不放,就像是不想要任何一個男人再從他的體內出去。這具身體,就跟他的主人一樣怕寂寞,恨不得無時無刻都與人交纏。   向井的小穴一點都不鬆,穴口的顏色在身經百戰以後,甚至還是粉色的,沒有毛,非常漂亮,活脫脫的就像是處女穴一樣;可他的主人早就不乾淨了,身體與心靈都是骯髒的,卻如同身處泥淖中一般,毫無自覺地向下沉淪著,不知還能墮落到如何的境界。   向井幹起來是舒服的,向井是聽話的,向井是他至今以來推入火坑的所有男孩子中,最能賺錢、性欲最強,也最淫蕩的。   可是式波心裡明白,他已經無法再繼續和向井住在一起了。不論向井會再巴巴兒地送多少諭吉來給他花都不行。   也幸好,向井的簽證應該快要換完了。過不久,他就能擺脫向井了。 【閒聊】 這篇有夠扭曲。當初寫五體不滿足的感覺有點回來了(囧) 另外,這部時序是跳的,沒有寫得很認真,所以想寫哪段就寫哪段。 這篇本來是發生在後面的事,前一篇也是。 寫的時候我最想吐槽的可能就是卓楷銳真的很棒吧,所有人跟他在一起都會以為他最愛的人就是自己耶,撇除向井本來就心裡有病,病得厲害,我都在想成颯是不是看開了,因為他沒有覺得卓楷銳最愛的是他(囧”””)(他以量取勝),這個心態他當初也實在是調適了不少章(汗) 雖然我是故意這樣寫的啦,不過他拿對權碩彬講過的話對向井講,那個渣度簡直了wwwwww權權你跟颯颯遠走高飛吧,把卓卓丟進可燃垃圾~ 這篇不是卓的番外,要葬應該也葬不到他,儘管加大力度!(欸!) 日常推銷一下我家向井 https://images.plurk.com/5FtzHa8S9GimxcFDS4qTst.jpg
極品破麻向井~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90767817 R18背注 背後沒人又願意點開的大大請來看看我家向井有多破QxQ(欸! --   他能極為專注地俯在成颯的兩膝之間,直到以精純的舌功,把成颯一滴不剩地給吸了出來以後,嘴裏含著成颯的精液,喉頭一動,「咕咚」一聲,全下了肚,接著拿兩隻晶亮而濕潤的眼睛看著他,用那張口裡、舌上、嘴角都還牽帶著好幾絲淫靡白果醬的兩片薄唇,極為自然、無一絲欺騙地告訴他:「──小颯,我愛你。」 --《非典型追妻火葬場》 ☆噗浪:https://www.plurk.com/meowbimimimi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1.27.6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4483619.A.84E.html

06/24 08:46, 1月前 , 1F
沒被嚇到,但有點沉重 心疼可愛的向井QQ
06/24 08:46, 1F

06/25 01:54, 1月前 , 2F
他如果知道你心疼他的話他會很開心的QAQ
06/25 01:54, 2F

06/25 01:54, 1月前 , 3F
畢竟他這麼缺愛TT
06/25 01:54, 3F

06/25 15:02, 1月前 , 4F
看到這裡開始有點心疼向井了...雖然四人裡面我最沒
06/25 15:02, 4F

06/25 15:04, 1月前 , 5F
fu的是他XDDDDD 他被卓楷銳調教得好好(X
06/25 15:04, 5F
教得很好沒有錯wwww 第二章我都覺得訪談他的那個人其實是在變著法子誇獎卓楷銳( (還是說想365天24小時暴風誇獎卓楷銳的其實是我自己(。 都不知道向井的內心空洞了多久(囧 只能說這種愛缺乏症 施以不完整的愛來當作藥方 病情越來越重幾成沉痾...

06/26 05:09, 1月前 , 6F
嗯、那個,我以為我又會心情複雜,但!我好開心啊
06/26 05:09, 6F

06/26 05:10, 1月前 , 7F
向井還是可愛的向井嗚嗚嗚惹人憐屬性還增加了> <
06/26 05:10, 7F

06/26 05:12, 1月前 , 8F
他依舊是我心中那個靦腆可愛的男孩紙(扭動
06/26 05:12, 8F
你確定他不是增添了舔狗屬性 M屬性 病嬌屬性嘛XDDDD 我覺得他超級神經病的(這還我自己寫的orz 個人覺得式波火葬度挺高w 不過他也追不了妻哈哈哈我連葬他都懶( ※ 編輯: stardust1224 (111.251.39.71 臺灣), 06/26/2021 11:06:06
文章代碼(AID): #1WqwSZXE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WqwSZXE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