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老攻總是想口我 36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橙海)時間2月前 (), 編輯推噓20(2007)
留言27則, 19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三年多前分離時,蕭錦彧正是沉默壓抑的時候,時翼都快忘記,這男人從跟他結婚之後,臉皮比城牆還厚。 如今聽男人若有似無地開有顏色的雙關語,他一陣恍惚。 三年前離開醫院之後,終於回到了他的「家」,那是他從以為自己穿書之後,從來不敢回去的地方。 奶奶說爸媽不會怪他,說爸媽最期盼看他開開心心,時翼看著燕姨定時派人整理打掃的房子,痛快地哭了一場。 他沒再跟蕭錦彧見面,帶著燕姨到了美國,起初住的地方是劉睿恩安排的,離徐朵朵很近,他知道裡頭肯定有蕭錦彧的手筆,也沒拒絕。 蕭錦彧不只暗地裡插手他的住宿,還派了保鏢保護他,時翼並沒有推卻,也沒嫌煩,大方地接受下來。 這三年他報了進修課程,同時還寫作和學木雕、游泳、練瑜伽,生活過得很充實。網路發達,他跟國內並沒有脫節,跟親友們都保持連繫,連蕭爺爺都跟他三不五時約網路聊天或下棋。 但他唯獨沒直接跟蕭錦彧連絡。 為此那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蕭錦和三年內都在緊張,「你跟錦彧到底是什麼情形?」 時翼也釣他釣了三年,硬是沒回答這個問題。 「求求你施捨錦彧一下吧,明明他很愛你,你走了之後他都形銷骨立……」 時翼都不知道該讚美他會用成語,還是吐槽他蕭錦彧看起來明明還是玉樹臨風的模樣,哪裡來的形銷骨立? 「你們為什麼不連絡呢?我是不怕錦彧忘記你,但你應該會忘記錦彧吧?畢竟他除了比較會賺錢,優點好像也不太多?」 ……蕭錦和是逼他錄下來扔給蕭錦彧嗎?大概也只有蕭錦和這人說得出蕭錦彧優點也不太多這種話。 他不知道該怎麼跟蕭錦和說這種情緒,有時候不連絡不是因為不愛。 而是因為心裡太明白誰才是自己的獨一無二。就像小王子出遊後,看見了五千朵玫瑰,然而他久別的那朵玫瑰,才是他最珍視的那朵。 * 在美國的前兩年,時翼痛快地在美國到處玩,而最後一年,他趁地利之便,去中南美洲痛快地玩了好幾回。這一年,蕭錦彧買了灣流當他生日禮物,讓他有更簡便的私人飛機到處去玩,他就讓燕姨和保鏢陪著一起去玩。 最後一趟,是回國之前,本來心臟不好的他走訪祕魯,跟著導遊到了馬丘比丘,甚至還到了彩虹山。 這對他來說是全新的體驗,雖然對他來說有點痛苦——為了避免高山症,導遊教他最多只能擦澡,不能洗澡,創下他最多天沒洗澡的紀錄。 他們搭車從庫斯科市區往登山口後,地陪告訴他們高山上經常一日四季,隨時都可能這秒還晴天,下秒卻大雨,所以他們趕忙著上山。時翼選擇騎馬,最後一哩路再自己爬,以節省體力,然而好不容易爬上山,山頂空氣更稀薄,還在喘不過氣來,手機才按了第一張照片,來不及好好欣賞丹霞地貌的美麗,雨就淅瀝嘩啦地落下來了。 山頂上哪裡有地方躲雨,突來的大雨也讓視線變得很差,只好轉身又下山。還好他穿的都是防潑水的衣服,只是這麼大的雨,還是得穿雨衣遮蔽,否則若是感冒就太麻煩了。 天雨路滑,好幾次都差點滑倒,一路狼狽地下山,回到登山口附近,天氣竟然又放晴了,天空一片湛藍,若往天上望,無視地上的泥濘,彷彿剛剛那陣雨沒有發生過似的。 時翼笑了笑,決定在登山口好好拍上山時來不及記錄的景色,到處走走拍照,不急著回市區。 急著回去的人,此時連車子都得自己推過還濕淋淋的泥地,否則輪胎卡在泥裡,完全動不了。 時翼沒去湊熱鬧,他這種力氣,去了也不過是添亂,遠遠地拍了幾張照片,連人臉都沒看見的那種。 他四處走動,拍到彩虹旗的時候,瞥見似乎小小的紙條繫在旗桿上面,心頭一動,想到那年的大年初一,那個說要環遊世界綁紙條,感覺像詐欺的謝醫生居士。 真的是嗎? 他記得他們還多花錢了。 時翼走了過去,細細地看著那紙條,發現紙條被細緻地護貝過,所以在這種變幻萬千的天氣中,字跡還是很清楚。 謝醫生竟然真的來綁了。 他哪會認不出自己的字。他寫的內容,就算過了三年多,閉著眼睛都能回憶起來。 我好喜歡他,能不能讓他比我喜歡他還要喜歡我多一些?時翼 時翼想起那時候的心情,還不敢對蕭錦彧告白,還不確定男人心裡是否只有他。 另一張是蕭錦彧的字。 願我最喜歡的小翼小王子,歲歲年年平安健康。蕭錦彧 時翼盯著蕭錦彧那遒勁有力的字跡,突然之間,眼淚比方才的雨落得還兇。 原來那時候的蕭錦彧就已經那麼喜歡他了。 原來……是真的。 他細心呵護的玫瑰,也把他視為獨一無二。 他是他的小王子。 會不會從他們剛結婚的那聲小王子,就是真的? 世事就是那麼巧,時翼將那兩張許願卡拆下,小心翼翼地疊進錢包裡,竟然接到了蕭錦彧的電話,他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心裡想,都已經三年多了啊。 「小翼,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時翼哽咽了好一會兒,沒說出話來。 對面的蕭錦彧都慌了,「小翼?」 時翼深呼吸了好幾下,終於開口說道:「不要你來接我,我回去找你。」 小王子終於能回到他深愛的、獨一無二的玫瑰身邊。 * 時翼三年多見過蕭錦彧這麼厚臉皮的姿態,一時竟有點反應不過來,說了一聲不許你玷污玫瑰花,想掙脫男人的手。 蕭錦彧非但沒給他掙脫的機會,還將人牽得更緊,「嗯,我不自污,讓小王子污我好不好?」 時翼橫他一眼,「你滿腦子都是什麼?」 蕭錦彧笑而不語,等帶著人上了車,司機將車駛動,離開機場後,才看著青年。他那雙眸漆黑得出奇,時翼原本正看著窗外許久不見的風景,察覺到他的凝視,轉頭問道:「怎麼了?」 蕭錦彧輕笑,「我說,你不會以為我忍三年多,只為了跟你牽牽手?」 時翼意會過來男人正在回應自己方才的問題,聽懂對方的暗示,白皙的面容慢慢泛上紅暈,「能讓你牽手就很好了!」 「是很好,但我是唯利是圖的商人,我很貪心。」蕭錦彧那雙黑眸盯著他不放,含著深刻的情欲,「我想……」他刻意拖長了語音,「碰碰別的地方。」 他們跟司機的中間明明有著擋板,但時翼還是不自覺地慌亂了,「你能不能自重一點?我們才剛重逢,你、你就……」 開車都不知道開到哪裡去了!這樣對嗎?他都還沒答應要復合呢。 「我這樣還不夠自重?你要不要知道我本來想做什麼?」蕭錦彧附過去在時翼耳邊說了幾句話。 時翼耳朵瞬間紅透。狗男人竟然想在車上對他…… 誰給狗男人這種勇氣的? 他抓緊了自己的衣服,「不可以!」 蕭錦彧提了個主意,「那下次我自己開車,把車開到我們自己的林地去?四周都沒有人,你再讓我……」 時翼根本沒辦法聽他講完,「想得美!」 蕭錦彧軟下聲來,「親親小翼。」 那聲音既有磁性又撩人,時翼聽得耳朵更熱了,「別想。」 蕭錦彧輕笑一聲,「那等等回家,能不能幫我圓個夢想?」 時翼全身都聽酥了,還是硬起來拒絕,這麼污的東西哪能叫夢想! 「不能。」說完立刻轉頭去看著窗外,很後悔自己方才為何不好好看他的風景就好,偏要對上狗男人的視線呢? 時翼假裝認真地看風景,不再回話,蕭錦彧怕他航程勞累,沒再繼續逗人。 時翼風景看了沒多久,倦意來襲,靠在窗邊睡著了,蕭錦彧把人順了過來,讓青年靠著他的肩,直到錦水灣。 回到錦水灣正好是晚餐的時間,燕姨早就等在餐桌旁了。 時翼人原來還在祕魯,接到蕭錦彧的電話後就趕著回美國,他身體禁不起立刻再飛回國內,多延了幾天,本來想要帶燕姨坐灣流回國,但她急著想先回國自己監督打點,自行訂了機票趕著回來。 兩人一起吃過晚飯,時翼食量還是跟隻小貓一樣,每道菜都是小小口,吃完了還揉著肚子說太飽,蕭錦彧卻一改先前的作風,沒多幫他加菜,反而幫人剝著貓眼葡萄,「等等回房間看看?」 時翼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改動哪裡了嗎?」 幹嘛這麼有禮貌啊?肯定有鬼。 蕭錦彧笑著哄人把葡萄吃完,帶著人回到原來時翼的房間。時翼發現裡頭雖然還是他熟悉的房間,但卻有些地方不一樣了,像是裡頭的床換了張更大的,像是衣帽間隔了一小區,放的全不是他的尺寸的衣服,像是浴室裡的牙刷和漱口杯,全是兩人份。 這是什麼意思,再明顯不過。 時翼臉微微紅了,看著那兩個漱口杯裡插著的牙刷,心裡莫名有點甜,嘴巴上卻還是說道:「你幹嘛偷搬進我的房間?」 「我沒偷搬,這是我們的房間。」蕭錦彧勾著唇糾正,笑容散漫不羈。 時翼挑眉,「你經過我允許了嗎?」 蕭錦彧慢條斯理地說道:「是沒有,但你三年前睡我的時候,也沒有經過我允許。」 時翼臉炸紅,那時候的情形明明就另當別論! 狗男人幹嘛提起! 蕭錦彧一臉無辜,「我都已經是你的人了,你難道不該負起責任嗎?」 時翼簡直被他的厚顏無恥震驚,「我要去洗澡,你看著辦吧!」 蕭錦彧看他飛奔進浴室,笑著搖了搖頭。 時翼洗好澡出來,卻見蕭錦彧已穿著浴袍坐在床側,對他招招手,「我幫你吹頭髮。」 時翼不怎麼愛讓蕭錦彧幫他吹頭髮,蕭錦彧在這點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直男,吹出來的頭髮怎麼看都醜。 術業有專攻,狗男人還是放過他的頭髮吧。 但狗男人的手指那麼好看,指尖又暖,劃過他頭皮的時候,還是很舒服,想到這裡,時翼慢吞吞地坐到床邊,任男人坐他面前,修長的手撥弄他的髮絲。 只是時翼沒想到,蕭錦彧幫他把頭髮吹好,擱下吹風機之後,手不安分地往他的衣領鑽了進去,撫著他的胸口,眼看就要碰上……那突起。 「你做什麼?」時翼的聲音有些發顫。 「情不自禁。」蕭錦彧低聲說道,那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讓時翼尾椎一陣酥麻,「小翼寶貝,給我好不好?」 — 明天就是好幾千字的肉! 好怕這回太甜沒人理我(跪)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231.200.17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64457747.A.A8A.html

09/29 21:23, 2月前 , 1F
頭推!
09/29 21:23, 1F

09/29 21:28, 2月前 , 2F
啊啊啊啊啊甜爆!
09/29 21:28, 2F

09/29 21:34, 2月前 , 3F
準備上車(繫上安全帶
09/29 21:34, 3F

09/29 21:35, 2月前 , 4F
內容很棒但是停在這邊此風不可長啊!
09/29 21:35, 4F

09/29 21:36, 2月前 , 5F
阿~又要等二十幾個小時
09/29 21:36, 5F

09/29 21:55, 2月前 , 6F
小金魚用上了各種親密稱呼啊www
09/29 21:55, 6F

09/29 22:01, 2月前 , 7F
金魚是不是小翼一出國就搬進他的房間XD
09/29 22:01, 7F

09/29 22:05, 2月前 , 8F
金魚各種撩 忍這麼久沒有七天七夜說不過去吧!
09/29 22:05, 8F

09/29 22:16, 2月前 , 9F
小金魚整個豹變推推XDD 沒想到小翼親自去了彩虹山
09/29 22:16, 9F

09/29 22:16, 2月前 , 10F
好浪漫
09/29 22:16, 10F

09/29 22:34, 2月前 , 11F
以為昨天結局了居然還有!甜爆
09/29 22:34, 11F

09/29 23:05, 2月前 , 12F
停在這裡不可取!黃牌!
09/29 23:05, 12F

09/29 23:26, 2月前 , 13F
甜爆甜爆甜爆拜託讓我被螞蟻抬走!
09/29 23:26, 13F

09/30 00:08, 2月前 , 14F
好喜歡這樣雙向救贖,儘管分隔兩地也心靈相通的愛
09/30 00:08, 14F

09/30 00:08, 2月前 , 15F
情。是說錦和真的很擔心他們倆,算是個好堂哥(?
09/30 00:08, 15F

09/30 00:08, 2月前 , 16F
)吧!期待下回
09/30 00:08, 16F

09/30 00:35, 2月前 , 17F
拜託一定要甜爆我啊!!!!!!
09/30 00:35, 17F

09/30 00:38, 2月前 , 18F
本來也是擔心錦和會來亂,沒想到就是個來緩和氣氛
09/30 00:38, 18F

09/30 00:38, 2月前 , 19F
的開心果。雖然有點笨,但人很不錯啊,又認命!
09/30 00:38, 19F

09/30 02:23, 2月前 , 20F
小翼寶貝~~~~
09/30 02:23, 20F

09/30 03:11, 2月前 , 21F
情不自禁,這詞從蕭錦彧口裡說出來,色上加色
09/30 03:11, 21F

09/30 03:58, 2月前 , 22F
拜託,我需要嗑糖!
09/30 03:58, 22F

09/30 10:37, 2月前 , 23F
今天晚上我要把小孩丟報准時報到
09/30 10:37, 23F

10/01 14:17, 1月前 , 24F
看到彩虹山上的紙條,配合雨後天晴,那一瞬間感動
10/01 14:17, 24F

10/01 14:17, 1月前 , 25F
到鼻酸,金魚與翼翼、玫瑰與小王子,終於撥雲見彩
10/01 14:17, 25F

10/01 14:17, 1月前 , 26F
虹(爆哭,好愛這種情緒張力)金魚直接搬進房間還理
10/01 14:17, 26F

10/01 14:17, 1月前 , 27F
論翼翼沒經過同意睡他,笑死XD這種壞我可以
10/01 14:17, 27F
文章代碼(AID): #1ZDPmJgA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ZDPmJgA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