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草寇為官/黔州谷13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眠舟)時間1月前 (2024/05/03 20:57), 編輯推噓2(203)
留言5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一行人腳下踏著鬆軟微濕的泥土,朝山上前進著。 那幾名獵戶是老手了,雖然因月光昏暗,他們前進的速度不算快,但至少一直有所進展,那 幾個獵戶還不忘一路刻下標記,以便下山──或者讓後人來尋。 就這樣深入山地數里之後,眾人原本緊繃的精神,也因為一路無事而不覺鬆懈下來。趙刃和 楊則鳴並肩走著,見前後都沒有異樣,就開始小聲扯起淡來,走在他們前面的陳雄也見縫插 針地搭話,一時間氛圍鬆快許多,彷彿他們只是上山夜遊一般。 「你說這山上,真的還有那些亂匪嗎?」 「肯定有,那些廂軍全軍覆沒,必來不及將人殺完。」趙刃拿刀撥弄著草叢,答得漫不經心 。 「但我們上山這麼久了,連個人影都沒有。」 「……就是因為這樣,更要當心。」趙刃停下腳步,嗅了嗅空氣中古怪的氣味,又道:「我 們沿路上山,連混戰後的屍體都沒看見,要不是有人清理了戰場,就是他們駐紮在更深處。 」 儘管趙刃已經警示眾人,但仍未能料到變故來得如此突然。 山中本就氣味複雜,動物的遺香、泥土與枯敗的枝葉雜草、植物的氣味,幾人嗅到空氣中傳 來若有似無的怪味時,還在盡力分辨究竟是什麼味道,直到趙刃意識到腳下的泥土踩上去的 觸感發生變化,走在前面的獵戶便觸動陷阱。眾人都沒來得及反應,只一眨眼的時間,前方 就陷入一片火海──腳下的泥土並非被雨水浸潤,而是被翻動過,早已沁滿了火油。 尋路的獵戶首當其衝,被炸到的當下就沒了聲息,只餘一人渾身引火,嚎叫著撲騰過來。灼 燒的疼痛與瀕死的極度恐懼讓他失了理智,伸長一雙手要來向楊則鳴求助。 趙刃連忙抱住神智被炸出九霄雲外的小將軍,轉身用背護住了他。 那獵戶在趙刃的背上撓出幾道火紋便倒在地上沒了氣息,趙刃將楊則鳴往後方安全的地方拉 ,隨後就地一滾將背上的火壓滅。 待他重新站起身,楊則鳴已經被親兵護著往後撤了,他眼神還往後瞟著這邊,趙刃一撈陳雄 ,道:「動靜太大!先離開這裡免得他們追過來!」 幾人迅疾地往山下趕,儘管上山時留了記號,但他們無暇細看,幾乎慌不擇路。他們撤出去 沒多久,眾人都聽見身後傳來另一陣紛沓的腳步聲,以及那陣粗獷狂妄的笑。 「逃啊!跑啊!一群耗子,能逃哪裡去?」王山嘯掄起巨斧向前猛擲出去,他臂力驚人,準 頭又好,架著楊則鳴的親兵被擊中後背,斧尖從胸前穿出,熱血濺了楊則鳴一身。 那人屍身向前撲倒,楊則鳴被帶得踉蹌一步,所幸沒有被絆倒,然而幾人因此亂了陣型,趙 刃只得把陳雄往前一推,催他先行下山。 幾人跑得散亂,陳雄身型瘦小敏捷,此時往草叢裡一鑽,根本無人注意,便逕行從一旁尋路 下山。 「他們動作也太快了!」楊則鳴此時算是使出吃奶的力在跑了,他一面驚惶地抱怨,一面在 心中感謝他家老子過往對他的嚴苛訓練:倘若還有命回京城,他再也不偷懶耍滑與父親頂嘴 了! 先撥出一個報信求援的,接下來只要讓楊則鳴活下去便好。趙刃心裡打著算盤,不經意回頭 一瞄,正好看見王山嘯將他的斧頭從屍體上拔起。竟是轉眼間就在背後了。 那群匪賊宛如一群山猴子,對山路走勢駕輕就熟,佔盡地利,此時追趕他們幾人自是不在話 下。 「不行了,散開跑,能走幾個是幾個。」 趙刃邊說,邊伸手扶向腰間的刀,楊則鳴看他一副準備斷後的樣子,不禁道:「一起走!」 「什麼時候了還擱這生離死別!」趙刃罵道:「再吵誰也走不了!」 楊則鳴閉上嘴。眾人逃命的喘息之間,他恍然想起自己當日衝趙刃說的「一死何足為道」, 那些沒有名姓的、於沉默中死去的人,趙刃與他們別無二致,但楊則鳴無論如何也不想要他 死。 就這麼幾句話的當口,王山嘯已經迫近到他們身後,楊則鳴的一名親兵回身架槍,趙刃不得 已抓緊他往旁邊一歪,兩人纏在一起往山坡下滾。 楊則鳴倒好,被趙刃死死按頭護在懷裡動彈不得,也沒什麼受傷,但趙刃的背先讓火燎過, 又在泥石樹枝上滾了這麼多圈,生生磨去一層皮,他再站起來的時候已是步伐踉蹌,整個後 背火辣辣地疼。 楊則鳴坐在地上,往他們滾下來的方向望去。他們往下滾了數丈深,此刻落在一個淺溝處。 趙刃將他拉起身,兩人默契地不去提起留在上面的親兵,只灰頭土臉地找地方躲藏。 陳雄經歷一夜狂奔,還真沒讓人追上,最後於臨近中午時回到黔州城。 前一夜他們才進山,隔日只逃回一個人,急轉直下的事態發展衝擊了留在黔州兵舍的眾人。 徐二與曹義襄兩人聽陳雄說完昨夜山上的慘況,連忙追問:「那楊將軍呢?趙刃可與他一起 ?」 陳雄虛弱地搖搖頭:「不清楚。聽聲音,我離開之後他們應當又被追出一段距離。但按照大 哥的性子,他肯定是護著楊將軍的。」 徐二急得來回踱步,一旁的曹義襄見陳雄又餓又累、渾身交縱著斑駁傷痕,便著人將他送去 軍醫處療傷歇息。 徐二走近他,道:「我們得盡快點齊人馬上山,拖得越晚,怕是越不妙。」 參軍點點頭:「我去點兵,勞您帶人整備軍資。」 徐二領了命,回到房中收拾東西,剛在城中吃飽喝足的小邱路過門外。他挺著吃得圓滾的肚 子,尚不知營中發生何事,笑咪咪地朝徐二打招呼。 「邱兄。」徐二匆匆答道:「我們得出發了,招待不周,您請自便。」 小邱奇道:「不是昨日才走一批人嗎?」 「是,此刻無暇閒話,昨日上山的人半數傷亡──」 小邱有些著急地打斷他:「怎會如此!那趙兄呢?」 「仍在山中,但也不知……」徐二止住話頭,有些猶豫是否要將情況說予他聽。 小邱急道:「不知什麼?」 徐二搖頭,終是道:「目前只有一人下山,尚不知趙兄與楊將軍的情況。」 「竟出了這等大事?那我得回去稟告知縣!」 「且慢!」徐二連忙拉住他安撫:「邱兄稍安勿躁,目前情況尚未明朗,你帶這消息回去給 姜知縣,豈不讓他平白擔心。」 小邱面色猶豫,徐二只得又解釋道:「下山那人只先趕回報信,自然不知山中後事如何,或 許趙兄無事呢?兩處往來曠日廢時,你消息帶到縣城後也不知此處情況,何必多此一舉,也 讓姜大人憂心。」 「但知縣大人正是派我來尋趙兄回去的,說是縣城裡有事需得他協助。」 徐二看出小邱是個死腦筋直腸子。什麼「縣城有事需要協助」不過是姜文秀傳信給趙刃的一 個藉口罷了,但兩人之間這些隱私自然不能言明,況且此刻也無暇與他多糾纏,只好道:「 左右這裡不太平,回去也好。你若要報信,便只說趙兄一時半刻回不去,切記,莫要提及失 蹤之事。」 徐二從桌上將劍提起,匆匆走了。小邱怔愣片刻,也連忙去牽馬。 如今黔州兵舍亂成一鍋粥。 眾人聽聞主帥失蹤於蒼塘山,不由得軍心大亂,曹義襄自己一個人點兵,他表面上要安撫眾 人,心裡實則亦七上八下。而且眼下── 「山上究竟是個什麼情況,也得跟我們說清楚,這才知道該怎麼應對不是?」說話的是黃家 村裡一個人稱小虎子的人,他身上肌肉賁張形似猛虎,可惜個頭矮人一截,因而得名。 「肅靜!眾將士稍安勿躁。」曹義襄站在點兵台上,饒是他平常跟在楊大將軍身邊管理治下 ,此時仍頗有些焦頭爛額。 楊家親兵和黃家村的混子不同,他們長年操練,軍紀嚴明,即使面對變故時至少還能維持紀 律。而如今趙刃和徐二都不在,曹義襄覺得自己簡直鎮不住黃家村那些人。 他勉強讓底下的人安靜幾分,便開始道:「我們已經問過陳雄,昨夜……」 他一面維持場面,將陳雄今日的說詞向眾人闡述一次,一面期待徐二快點回來,即使趙刃不 在,至少還有這二把手可以制住那些混子──也不知道徐二到底去哪裡,為什麼這麼久還不 回來? 在曹義襄焦灼的盼望中,校場大門處傳來幾聲犬吠,徐二一個人拉著四、五條躁動的大狗, 從外面回來了。 「這是……?」 「帶幾條狗,上山好尋人。」徐二笑了笑,「拿上楊將軍和趙大哥的衣服,可以上山了。」 「這法子好啊!」曹義襄不由得嘆服,徐二的腦筋轉得確實很快。 小邱的東西少,他跟徐二分別之後沒多久便駕馬出西門回去縣城;小半時辰後,曹義襄和徐 二領著一列精兵由東門出城,直往蒼塘山前進。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159.216.17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14741055.A.0E4.html

05/03 22:36, 1月前 , 1F
來猜猜,小將軍會先抱住狗痛哭流涕呢?還是抱著徐二
05/03 22:36, 1F

05/03 22:36, 1月前 , 2F
痛哭流涕呢?XD
05/03 22:36, 2F

05/03 22:48, 1月前 , 3F
一生要強的小將軍肯定是故作堅強(內心:誇我,摸
05/03 22:48, 3F

05/03 22:48, 1月前 , 4F
我的頭,拜託
05/03 22:48, 4F

05/04 08:05, 1月前 , 5F
徐:你...要我摸哪一個頭.......U//U
05/04 08:05, 5F
文章代碼(AID): #1cDDy_3a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cDDy_3a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