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草寇為官/黔州谷15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眠舟)時間1月前 (2024/05/07 13:43), 編輯推噓4(407)
留言11則, 3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深夜時分,楊則鳴被一陣搖晃給叫醒了。他睜開眼睛,發現篝火已經熄滅,周圍只餘朦朧的 月色。已經醒來的人挨個兒將還在睡夢中的弟兄搖醒,接著悄無聲息地往月光照不見的陰暗 處躲。 楊則鳴腦子還有點迷糊,他稀里糊塗地跟著蹲身在草簇裡,徐二將他的肩膀往下壓了壓,低 聲解釋道:王山嘯的人往山上來了。幸而守夜的人極度機敏,遠遠看見火光便先踩熄篝火並 安靜地將眾人搖醒。 眾人屏氣凝神地等待,楊則鳴犯著睏,勉強匯聚精神卻仍有些徒勞。他調整了一下姿勢,悄 悄挨著徐二,見對方沒有動彈,他忍不住好奇地抬頭去觀察他的表情。 幽微的月色下,徐二專注地看著王山嘯一行人,楊則鳴只能看見他的側臉。筆挺的鼻樑泛著 冷白的光,眉頭微微蹙著,似乎沒有留意到自己拿他當靠墊的行徑。 似乎楊則鳴探究的目光比相倚的體溫更炙熱,徐二終究沒忍住偏頭看過來,兩人目光相對, 楊則鳴突然意識到自己此時幼稚的行徑有損威嚴,連忙退開。 徐二眼睫微垂,忍不住彎起唇角笑了笑。 藉著高低差與地形的掩蔽,王山嘯等人從遠處經過時也並未發現他們。一旁的趙刃在鬆一口 氣之餘,心想這下果如楊則鳴所說,上方還有營寨。 他們幾人交換眼神,決定遠遠地綴在王山嘯的隊伍後面跟上山去。 待他們經歷近半時辰的跋涉,前方出現了高聳的哨塔。 再向上走近,山寨的全貌便露了出來。這營寨建在一處危崖邊,明顯帶著歲月的風化,竹編 的圍籬雖然聳拔,但看上去十分古舊,到處都是修葺填補的痕跡,可見王山嘯等人也是上山 後誤打誤撞地找到這麼一個落腳的地方。 而那哨塔眼看著搖搖欲墜,但凡有風吹過便晃得嘎吱作響,也難怪上面根本沒人盯梢,否則 早就發現楊則鳴他們了。 他們一隊人始終謹慎地遠遠跟著,直到王山嘯他們來到山寨外,正等著裡面的人開門時,趙 刃與楊則鳴才率先發難,殺向前方那支隊伍的尾巴。霎時間,後方廝殺聲起,王山嘯終於發 現不對。 「叫裡面的人都出來!」他勃然大怒,「後面跟著這麼群耗子都不知道,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 眼見後面的寨門拉開,徐二靈光乍現,昂著脖子大喊了句:「殺亂賊!保俘虜!裡面是亂賊 的俘虜!留活口!」 楊則鳴會意過來,扯開嗓子吼:「殺亂賊!保俘虜!裡面的百姓躲好了!」 號令傳了開來,眾人一面殺敵,一面不停吶喊「保俘虜」,於是那營寨的門揭了個縫就不動 了,裡面那些素日被王山嘯欺負多了的人樂見他死在外面,既然躲在裡面可免一死,便都不 願開門,在營中和另一派擁立王山嘯的心腹內鬨起來。 少了營寨裡的人手支援,戰況可喜地幾乎是一面倒,然而楊則鳴沒得意多久,就聽王山嘯大 喝一聲,揚起斧頭,三兩下將那早就不堪重負的寨門豁開一個大口:「都給老子滾出來迎敵 !躲在裡面的廢物,老子殺完朝廷的狗就來殺你們!」 一時間場面混亂不已,趙刃來到楊則鳴身邊,道:「擒賊先擒王,我去殺那個胖子!」 他說完,好似也根本沒打算等楊則鳴答應,竟然舉刀自己奔上前,拚著那股衝勁,用肩頭將 王山嘯撞向營寨的圍籬。 「趙刃!」楊則鳴提槍趕上,在王山嘯落斧將趙刃劈成兩半之前,將他拉了回來。 三人就這麼戰了起來。這兩人試圖合力斬殺王山嘯,但由於過去未曾在實戰中並肩應敵過, 默契稍嫌不足,始終未能抓到擊殺點將他斃命。況且那柄重斧威力太大,哪怕只是被掃過一 下,恐怕就別想再站起來了,兩人攻勢未能放開手腳,只能淪於消耗體力。 趙刃身經百戰,尚且沉得住氣,但楊則鳴卻愈攻愈躁,頗有些失去節奏,處境也愈來愈險。 徐二始終在後方幫忙掃除想要上前干擾的嘍囉,他眼角餘光瞥見楊則鳴數次斧底偷生,也不 禁焦急起來。 趙刃變換站位,打算將王山嘯逼到崖邊──幾招下來,這策略果然有所奏效,三人的戰場越 打越向懸崖邊靠近,眼看只要一人稍有不慎,往下就是無底深淵。 趙刃一邊伺機攻取敵人下盤,一邊感慨王山嘯也是個實打實的高手,氣力大且靈活,一招一 式之間竟難以尋出破綻。他正這麼想著,一旁的楊則鳴攻勢過猛,竟是一個踉蹌,險些撞到 斧刃上。趙刃援護不及,幸而徐二始終守在小將軍身後不遠,臨危一個伸手,將楊則鳴往身 後扯去。 王山嘯見此,哪肯放過良機,眼見那柄巨斧當頭落下,徐二即使心知無用,仍順著本能勉力 抬劍相格,只聞那劍身發出輕脆的鏗鳴,毫無懸念地斷了。 王山嘯神色欲發狠辣兇殘,他斧頭重重落下,在一道令人幾欲作嘔的骨碎之聲後,徐二綿軟 的身體向後一倒,癱在了楊則鳴懷裡。 楊則鳴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彷彿腦子裡有什麼炸開,耳朵一嗡便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他 抱著尚且溫熱的徐二,那道口子從左頸一路劃拉向下破開了胸膛,不必醫術也一看便知神仙 難救,然而楊則鳴竟不能接受。他雙手無措地將那道傷口捂著,十指浸泡在滾燙的鮮血裡, 無論他如何併緊了手指,熱流仍是從指縫間湧出,令他更加撒不開手。 趙刃眼睜睜看著一切,胸中也是狠狠一緊,然而此刻無暇多顧,他向前躍起,攀在王山嘯的 肩上欲將他扯離楊則鳴身邊。 兩人肉搏的動靜終於將楊則鳴神智喚回,他緩緩放下徐二,染滿了鮮血的右手撿起落在地上 的槍,在掌中死死攥緊了。 方才王山嘯一擊得手,還有些沉浸在那殺虐快意中,這才被趙刃從背後偷襲得手,此時兩人 扭作一團,誰也沒討到好處。楊則鳴繚轉槍頭,胸腔擠壓出一聲悲鳴般的長嘯,拚盡全力向 前,一槍貫向王山嘯的胸膛,憑這個衝勁一推,紮紮實實地將槍頭刺入血肉,把人捅了個對 穿,然而這人臨了也不忘多拉個墊背,他往後仰倒的同時箝住了楊則鳴持槍的手,與跨在肩 上的趙刃三人一同向後,消失在懸崖邊。 黔州這一切發生的兩天後,小邱的馬蹄終於落進了康陽縣。他將自己當成了八百里加急,險 些把馬兒跑死,這才在幾日之內抵達。 姜文秀見他回來,頗有些訝異:「這麼快就回來了?他們那裡情況可好?」 「都好,信已經遞了,他們那裡一切都好。」 小邱惦記著徐二的叮囑,卻有些心虛,正想要找理由告退,姜文秀又追問:「可有回信?」 「這……」小邱摸了摸腦袋,「並未,我回來時趙大人還沒來得及留信。」 姜文秀停下手邊的事,眼神狐疑:「此話何意?那為何不等他留信再回來?」 「這,我原本也是這樣想,但他們急急忙忙就進蒼塘山去了,一時半會兒可能是……總之回 不來。」 他的話說得坑坑巴巴斷斷續續,姜文秀都耐心聽著,唯獨最後這句觸了姜文秀的逆鱗,當即 斥道:「胡說什麼,什麼叫總之回不來?」 小邱連忙搖頭:「小的不是這個意思,絕對不是!只是,只是……」 「罷了,」姜文秀擺手,又問:「那徐二呢?見著了沒?他如何?」 「見著了見著了!他好得很,他還囑咐──」 小邱收聲不及,話頭溜了一半。他心虛又慌張地去瞧姜文秀的神色,但對方似乎還未發現什 麼異樣,只隨口問道:「囑咐什麼?」 「呃……他囑咐小的,早點回來……」 姜文秀又不是傻子。他與徐二相熟,深知對方不會囑咐沒有必要的話,這小邱擺明撒謊。 「我再問一次,徐二囑咐了你什麼?」 小邱慌忙跪下,道:「小的也不想欺瞞大人,但徐二千叮嚀萬囑咐,要小的不能說。」 這下姜文秀真急了──小邱先說到趙刃「沒來得及留信」,現在又說徐二交代要瞞著他,前 後連貫下來,還有什麼不懂? 他胸口一悶,險些提不上氣,仍嘶喘著問:「趙刃,他出事了是不是?」 小邱被姜文秀的反應嚇得不輕,他哆哆嗦嗦地從地上爬起來,慌忙道:「大人、大人!您的 鼻子和嘴角……小的先去請大夫!」 姜文秀下意識低頭,才發現鼻血蜿蜒而流,在紙上開出了鮮色的花,他張嘴想喊,卻只是淌 出更多血,隨後便眼前一黑,栽倒在桌面。 姜文秀雖然人倒下了,但他思緒仍在紛亂之中流轉,一幕接著一幕──從趙刃第一次幫助縣 城打退附近的流匪,到後來追隨他的人越來越多,到自己在奏摺中表揚了他──再到他那日 跨馬離去的背影。 最後畫面停駐在草蓆捲裹的屍身。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2.27.21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15060620.A.EDE.html

05/07 14:29, 1月前 , 1F
啊啊啊!今天沒看到後續晚上我要去你床腳邊盯你><!
05/07 14:29, 1F

05/07 14:29, 1月前 , 2F
!!!
05/07 14:29, 2F

05/07 15:08, 1月前 , 3F
喔不XDDDD 但下一章我不知道有沒有比較好(你在期
05/07 15:08, 3F

05/07 15:08, 1月前 , 4F
待什麼)
05/07 15:08, 4F

05/07 18:25, 1月前 , 5F
想當初我還在想小將軍以後追妻火葬場,沒想到下一
05/07 18:25, 5F

05/07 18:25, 1月前 , 6F
話就涼了!!也是這麼崩潰!終於有同伴懂了!
05/07 18:25, 6F

05/07 19:29, 1月前 , 7F
我寫的時候比較傷心的是前面徐二死了,後面小邱回
05/07 19:29, 7F

05/07 19:29, 1月前 , 8F
去跟文秀說「他好得很」,沒人知道他死了(大哭
05/07 19:29, 8F

05/07 20:13, 1月前 , 9F
留文秀一條命吧! 知道實情我看他當場會去掉半條命
05/07 20:13, 9F

05/07 21:18, 1月前 , 10F
突然想到趕來留一句:這該不會是楊姜配吧(茶)
05/07 21:18, 10F

05/07 22:38, 1月前 , 11F
不是不是,沒有煥膚情節(???
05/07 22:38, 11F
文章代碼(AID): #1cER-CxU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cER-CxU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