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週年] 當原作遇到綴歌-hedes篇

看板C_Chat (希洽)作者 (赫夫帕夫的達貢)時間1周前 (), 1周前編輯推噓12(1200)
留言12則, 12人參與, 1周前最新討論串1/1
各位西洽的鄉民,晚安~ 對我們來說仍然記憶猶新,彷彿昨天才發生一樣。 去年的今天,一位金髮傲嬌的貴族千金在一個無心的詢問中,從西洽誕生,填補了無數對於原本故事的想像。 回顧「哈綴」剛誕生的盛況,許多人紛紛在這樣的浪潮中留下了足跡,哈綴世界的人物們也在你我的一筆一劃、隻字片語中,漸漸變得立體、變得熟悉。 而後,宴席散去,狂歡者一位接著一位各自飛往自己的天地。 時至今日,雖然只剩破釜常客依然在慢慢耕耘,但是曾經美好的記憶並沒有就此消逝無跡,僅訂於哈綴一週年時,透過你我曾經熟悉的人物,再次一窺哈綴的源起... 【當哈利波特原作的人物遇見了”綴歌”】 作者:hedes 圖:ryohgi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2359822.A.23A.html?from=moptt 白色火焰燃盡,鄧不利多的遺體靜靜躺在白色大理石陵墓裡面。 一陣箭雨紛紛劃過天空,人魚的合音漸漸沒入湖中,巫師與女巫們各自舉起手中的魔杖,無數的星火於空中交錯,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所有人都在對鄧不利多致上最後的敬意。 葬禮之後,哈利牽著金妮的手,靜靜走在黑湖邊,坐在多年前詹姆與天狼星也曾坐過的樹下,倚著彼此,看著湖面波光粼粼。 一陣和煦的微風吹過,落下幾片枯葉,周遭彷彿沒有了聲音,漸漸模糊的視線,隱約看見一個人影踏著白色的光,走了過來。 (妳是…誰?) 嘗試舉起的手只是無力掙扎了幾下,哈利陷入了沉睡。 --------------某個永遠到不了的夢境------------ 【哈利再度來到了那個像王十字車站的地方。 他剛剛才在此處與鄧不利多討論過死神的聖物。 但是在與佛地魔的最後交鋒中,他再度被佛地魔的咒文打中而來到這裡。 這次,我應該是真的死了吧?哈利心想。 但他更關心的是,他到底打敗佛地魔了沒有? 還有……剛剛挺身而出與他並肩對抗佛地魔的@#!$,是否平安無事?】 妳…是誰? 夢中,看著那個被說出的名字,怎麼……完全想不起來? 【「孩子,你成功了。」 哈利一轉身,阿不思˙鄧不利多就站在他身旁。 「我成功了?你是說,我真的成功了?」 「是的,哈利,雖然你沒親眼目睹,但是佛地魔已經死了,魔法界再也不用承受他的野心與威脅了。」 「那麼……@#!$呢?」哈利問了另一個他最關心的問題。 「……喔,@#!$˙%&*^小姐, 她是我此生見過最勇敢偉大的女性, 她挺身擋在你的面前,替你承受了最致命的咒語, 佛地魔不願意承認的愛,再度成為打敗他的關鍵……」 鄧不利多的話語中,帶著一股悲傷與哀痛。】 妳到底…是誰? 為什麼…我明明不知道妳的名字…卻莫名覺得悲傷… 【「等一下,你是說……不!我明明擋在她前面……」 「波特,你怎能以為這世上只有你願意為所愛的人犧牲?」 不知何時,石內卜也出現在旁邊。 「波特,你還活著,所以能待在這裡的時間已經不多, 那邊的人都在嘗試呼喚你回去,如果我是你, 我會珍惜這段最後的時光。」石內卜定睛看著哈利。 「賽佛勒斯,剩下的時間交給他們吧。」】 突然,一股十分陌生卻又帶著一種熟悉的氣息從後方傳來… 夢中的哈利終於看到了「她」,一滴眼淚毫無徵兆地從眼眶中滑落。 【鄧不利多看了石內卜一眼,兩人走上不知何時出現的列車,而哈利也看到了站在兩人身後的@#!$。 @#!$背對著哈利,一頭金髮在風中飄揚, 窈窕的身形與纖細的雙腿,那是哈利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 「……@#!$……」 哈利腦袋發熱、指尖顫抖,千言萬言,不知從何說起。 「哈利波特!你這個討厭鬼!」 @#!$沒有回頭,繼續背對著哈利說話。 「你總是與本小姐作對!總是要跟我唱反調! 你是我在這世上最最最討厭的人--!」 「我更討厭你的是,你總是不知不覺走進我的心裡, 改變了我,讓我再也不是我自己…… 你讓我體會了心動,卻又強迫我品嘗什麼是嫉妒,你在我身上留下了最痛苦的傷痕,讓我一輩子也忘不掉。」 「當我自暴自棄,想著就徹底墮落做個壞女人算了, 你卻偏要一次又一次來救我,還說我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你連我使壞自殘的自由都要剝奪……對嗎?」 「我……」 哈利想說點什麼,但聲音卻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他大口呼吸著,如果不這麼做,他彷彿就要窒息。 「所以我想通了,這次,我絕對會成功做個壞人!」 「我要詛咒你!哈利波特!」 「我詛咒你!你要與一個沒有高貴血統的普通人家女子結婚! 你們要生上三、四個孩子,讓你面對一堆日常生活瑣事!」 「我詛咒你!你要投入喜歡的工作,讓你一輩子忙得團團轉!」 「我詛咒你!你將永遠失去英雄的光環! 最後變成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就這樣平平淡淡地死去!」 「@#!$……」 一滴無聲的眼淚,劃過哈利的臉龐。 @#!$此時終於回頭,她美麗的臉龐已經被無數道淚滴佔據。 但她卻還是嘗試著擠出一絲哈利熟悉的笑容。】 一股熟悉的疼痛感從哈利的身體深處湧出。 只是這一次不是從額頭的疤痕,而是從胸口,從那顆不斷跳動的心,湧出了令人窒息的疼痛。 【「……我還要詛咒你,你要永遠記住我,忘不了我。」 「@#!$!等等!不要走!我愛你!」 「但是我討厭你……哈利波特,我終於贏你一次了。」 https://i.imgur.com/RM830WE.jpg
即使滿臉淚痕,@#!$的笑容依舊美麗如昔,她的身影漸漸變得淡薄透明,而哈利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往身後拽去。】 哈利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強大的不可抗力漸漸帶離。 (不!不要!告訴我妳是誰!告訴我…妳的名字!) 夢中,哈利哭喊著,掙扎著不想離開。 然而,視線卻越拉越遠,以一種遠方旁觀的角度,看著「另一個哈利」走完一段人生… 【@#!$的詛咒異常強大。 她消失後,哈利的內心彷彿被挖出一個大洞,好幾年間,他食不知味,渾渾噩噩,最後彷彿只是隨波逐流般,跟一個紅髮女孩結了婚。 她為他們生了三個孩子,他們唯一的女兒,哈利有如為了躲避那個名字般,用自己母親的名字替她取名莉莉。 ********** 許多許多年後,哈利已經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的『詛咒』始終存在於他的身體,陪伴他每次呼吸。 哈利已經累了,他覺得,應該足夠了吧。 閉上眼簾,那個少女十七歲的倩影就出現在他眼前,她的一切都是如此鮮明,恍如昨日。「@#!$,妳知道嗎?妳的詛咒是我此生最難解除的惡咒,我這輩子只要閉上眼睛,第一個浮現的總是妳,時時刻刻,沒有一天或忘。」 「我不是早說過了嗎?哈利波特,我終於贏你一次了。」 「……那妳今天有何貴幹?」 「本小姐覺得你也夠可憐了,所以大發慈悲, 要來替你解除詛咒了。」@#!$露出帶著點惡作劇的微笑,向哈利伸出她的纖纖玉手。 哈利沒有說話,只是配合著伸出他的手,兩人彷彿回到霍格華茲,那不時彼此鬥嘴,卻又最關心對方,此生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樹下,光與影交錯,哈利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醒了。 回到現實的哈利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空虛,雙眼無神地凝視半空。 一滴眼淚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在哈利的眼角,他愣愣地任由它滑落。 一根纖纖玉指在落下前,接住了那滴眼淚。 「怎麼了,哈利?」金妮有些憂心地看著自己的男友。 「金…妮?」哈利吶吶地說道。 一種想哭卻哭不出來的情緒沉甸甸堵在哈利心頭,他給了金妮一個難看的笑容。 不知道哈利為什麼突然變得如此難過,金妮只是默默伸出了雙手,抱著不停流淚的哈利,輕輕撫著他微微顫抖的背。 「沒事的。」 「金妮,我覺得自己好像把某個很重要的東西忘掉了…」 「沒事的,我們一起把它找出來吧。」 「……嗯。」 良久,等到哈利的情緒恢復穩定後,兩人才分開。 「我們走吧,金妮。」 起身後,哈利牽起金妮向著人群走去,前方有著崇山峻嶺在等待著他,但是,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因為他知道,他不是一個人。 他永遠不是一個人。 在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的背後,陽光透過枝枒間的縫隙,灑落斑駁光影,隱約有一道微不可察的透明身影,緩緩消散。 落葉吹起,似有一道輕柔的嗓音在風中細語。 卻無人能聽。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3.150.25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23417087.A.A30.html ※ 編輯: yoyosea (42.73.150.250 臺灣), 06/11/2021 21:13:51
1周前
推推 這張圖還是這麼令人惆悵QQ
06/11 21:38, 1F

1周前
我想起來了...很久以前看過這篇Q_Q
06/11 21:46, 2F

1周前
好久沒看到這篇,已經這麼久了啊(煙)
06/11 21:53, 3F

1周前
這篇令人印象很深刻,綴歌說著"我終於贏了你一次了"
06/11 22:14, 4F

1周前
嗚這篇當初差點鹹死我
06/11 22:16, 5F

1周前
推~媽我在這裡~
06/11 22:39, 6F

1周前
這篇看完了,差點哭出來。
06/11 22:43, 7F

1周前
"終於贏了一次"當初看文配圖真的很有殺傷力
06/11 22:59, 8F

1周前
終於贏了呢....嗚
06/12 01:10, 9F

1周前
這篇會讓我想起君名那種想不起對方的惆悵感呢QQ
06/12 09:34, 10F

1周前
這篇超棒然後超痛QQ 謝謝yo大 hedes大大和ryohgi大大
06/12 12:51, 11F

1周前
好鹽啊,推推
06/13 15:00, 12F
文章代碼(AID): #1Wms3_em (C_Chat)
PTT動漫區 即時熱門文章
0
8


11
30

6
23

7
25


6
7


文章代碼(AID): #1Wms3_em (C_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