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歌] 馬份家的公主密室篇第十一章

看板C_Chat (希洽)作者 (苦楝樹)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3(1300)
留言13則, 9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 第一章:您的信寫得似乎有點敷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858453.A.9B2.html 第二章:我覺得鄧不利多是想謀殺他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943772.A.5DE.html 第三章:打擊手的任務是把所有對手都打下掃帚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030026.A.665.html 第四章:女僕裝是種制服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117449.A.DA4.html 第五章:衛斯理家的小女兒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202914.A.899.html 第六章:老是被撞見出軌的畫面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289572.A.FA9.html 第七章:史萊哲林扣五十分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376759.A.7B2.html 第八章:貓可以這麼僵硬嗎?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465738.A.57A.html 第九章:瘋狂魁地奇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548571.A.6A4.html 第十章:決鬥社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634712.A.BBA.html ------------------------------- 本章預告: 跟哈利吵架後的隔天 綴歌跑去找月桂解釋哈利爬說語的內容 他們邊走邊聊 不知不覺走到一間具有歷史的女廁 ===============================   第十一章:第三個受害者   第二天一早,綴歌就拉著月桂去散步,並把她和哈利的對話轉達給月桂,「所以就是這樣了,他沒有惡意,只是剛好跟我們的先祖薩拉扎一樣會爬說語而已,他那個時候跟蛇說話也是想救妳。」   「嗯……」月桂聽完後點著頭,她的心情出乎綴歌意料的好,「我想也是,那個山怪腦袋如果是薩拉扎的傳人,我們史萊哲林也太對不起老祖宗了。」   見月桂的態度淡然,綴歌感到不解,「妳不怕他嗎?」   「說實話昨天從他口中聽到爬說語的時候,很害怕。」聽到哈利低沉沙啞的嗓音,雖然史萊哲林的學生沒什麼立場這麼說,但感覺非常邪惡,「不過我昨天晚上睡前想了一下,那個笨蛋應該不會是石化潘西的人,就算他有能力也不會這麼做,他就是那種被人很惡意的對待也不會暴力相向,反而很能隱忍的人。」   綴歌羨慕的看著月桂,忍不住說︰「真羨慕妳這麼相信他。」   「我跟潘西上個學期盯了他半年喔,那段時間不管潘西怎麼惡言相向,他都是用很禮貌的方式去回應潘西,感覺不到虛偽也感覺不到惡意,真誠待人,以史萊哲林的標準來說可能太過單純就是了。」   聊到一半,月桂瞇起眼睛,賊笑的看著綴歌,「今天早上他在交誼廳的樣子看起來心情不太好呢,妳跟他說話的內容是不是沒有對我坦白呢?」   綴歌揉著太陽穴,臉上滿是懊悔,「我雖然沒有明說,但我想他聽出來我懷疑他是打開密室的兇手了。」   「我們雖然老是叫他山怪腦袋,但他可不是笨蛋喔,對人的情緒,尤其是妳的,人家他可是纖細敏感的呢,妳這樣說是不是太過分了呢?」月桂說話的同時,手指不斷點著綴歌的額頭,綴歌因為內心裡虧的關係,沒有反抗,任由月桂調戲著她。   「比起懷疑他,我覺得哈利生氣的點應該是別的。」綴歌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比起懷疑哈利,她更後悔另外一件事。   「說吧,沒有潘西在旁邊吐槽妳,我也做不來哪種事的。」提到他們被石化的朋友,月桂的表情變得有些陰沉。   「我在他面前說謊了,而且他一眼就看出來了。」比起掩飾,挑釁的成分更大一點。   「為什麼要做這麼過分的事情呢,綴歌妹妹──」月桂把綴歌摟在懷裡,手不斷捏著她的臉頰,「以妳的社交能力,要掩飾想法應該很簡單吧?妳這樣不就只是把他當真的笨蛋或是純粹想惹火他而已嗎?妳該不會是想試試看他生氣之後會不會石化妳吧?妳如果真的這麼想我可要和妳絕交了喔,欺負單純的小男孩的綴歌。」   「偶只是捷德……」臉一直被揉捏的綴歌無法正常的發音,發現這點的月桂只好停手,「我只是覺得跟他吵架的話,也許我能更理性的去看待哈利是不是真兇這件事。」   月桂放開了綴歌,綴歌注意到她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同情,「那麼有成功嗎?他現在生氣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妳了,妳有辦法維持理性的去判斷是非嗎?」   綴歌搖頭,答案顯而易見,「沒有,想也知道怎麼可能會有啊,惹哈利生氣之後我擔心得一整晚都睡不著覺,怎麼可能還能理性的去思考嘛,連這點都沒想到的我真是笨蛋!」   「嗯,笨蛋。」月桂同意綴歌的看法,她的手指著後悔不已的綴歌,「綴歌妳太糾結怎麼做才正確了,相信自己在意的人有什麼錯嗎?袒護自己在意的人有什麼錯嗎?為了正確與否,跟自己在意的人吵架,這樣的代價值得嗎?如果妳真心相信哈利,妳就不應該用這種方法去懷疑他,甚至懷疑相信他的自己,如果妳不相信哈利,就更不應該做出嘴巴上說相信,心裡面卻懷疑他的行為,這比故意跟他吵架還要過分。」   綴歌像做錯事的小孩,低著頭聽月桂的話。   月桂看著四周,密室開始的留言進入眼中,這時她才發現她們不知不覺走到拿樂絲太太被石化的地點了,「我記得這裡有間廁所吧。」   「嗯,在這裡。」綴歌打開廁所的門,廁所本身年代久遠,但看起來機能還勉強維持著。   「很好,妳現在最好洗把臉,讓腦袋冷靜一下,然後回去交誼廳跟哈利道歉,而且要像上學期他在餐廳和妳道歉那樣榮重,妳最好別指望他會原諒妳,至少我被妳這樣對待的話肯定不會原諒的。」月桂把綴歌推到洗手台前,自己則走出門外,「妳想偷哭我也無所謂,不過要快點喔,我不想在案發地點待太久,這比聽哈利的爬說語可怕多了。」   「知道了。」想起哈利當初在餐廳像求婚那樣的道歉法,綴歌的臉頰萌現一斯紅暈,她用水沖刷著自己的臉,讓因為哈利而浮躁的心情冷靜下來,隨後拿出梳子,將被水弄濕的頭髮整齊的梳好。   「尼古拉斯爵士您好。」門外的月桂正在和葛來分多的幽靈打招呼。   「是綠茵小姐啊,您好。」尼克也禮貌的回應月桂,「還是妳們史萊哲林的學生有教養,哪像那些葛來分多的小鬼,整天在那邊『差點沒頭的尼克』,一點禮貌都沒有。」   「那是他們對尼古拉斯爵士過去的偉業感到欽佩吧。」   「要是那個小鬼有綠茵小姐妳萬分之一的體貼就好了……嗯?那是什麼?」   「尼古拉斯爵士?」月桂的聲音聽起來不太正常,門外似乎發生什麼異狀,綴歌想要開門,卻發現門被某個東西擋住打不開。   「綠茵小姐,把眼睛閉上,不能看它!」   「啊──」   月桂的慘叫讓綴歌焦躁地踹著廁所的門,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後,綴歌終於將門推開,門打開的那一刻,綴歌才明白是什麼東西把門擋住了。   有如石頭般僵硬的月桂倒在門前,她剛才肯定是為了不讓綴歌遇到危險,用身體把門擋著不讓綴歌出來,跟月桂說話的尼克,原本半透明的身體全身變得漆黑,兩人共同的特徵都是表情像看見什麼可怕的妖怪似的恐懼。   除此之外,門外還多了一個人,兩眼呆滯,不知為何會在此的哈利。   「綴歌……妳聽我說……」   哈利想對綴歌解釋,但綴歌沒有時間聽他廢話,她一把抓住哈利,將他拉近女廁所裡,並將門鎖上,「斗篷,你有帶斗篷嗎?」   「什麼斗篷……」哈利六神無主的問綴歌,他還沒從綴歌的命令中反應過來,倒是想到自己要和綴歌澄清,「綴歌妳聽我說,我來的時候已經……」   「少說廢話了,隱形斗篷!」綴歌不耐煩的翻著哈利的口袋,終於找到他們去年用過的隱形斗篷,她立刻將斗篷罩在兩人身上,然後將哈利拉到最裡面的廁所隔間內。   「拖拖拉拉的,你是想被人看見人在女廁裡面還是想被人看見人在凶案現場啊?」綴歌無奈的對哈利抱怨,「有沒有搞懂你的處境啊,對月桂說爬說語,然後又是被人撞見人在月桂被石化的現場,你嘴巴說死都沒人會相信你是無辜的。」   「綴歌相信我是無辜的嗎?」哈利驚訝的看著綴歌,驚訝之餘,還有點想哭。   「相信啦。」綴歌尷尬的別開臉,免得被哈利發現自己正在臉紅。   狹窄的廁所隔間內,兩人的距離只有五公分,周圍安靜的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綴歌想起跟哈利一起找魔法石的事情,那時他們的距離也跟現在這麼近,但當時他們外面有一隻能咬死他們的三頭犬,綴歌沒有餘韻去體會兩人靠近時的美好,雖然現在因為彼此的心情,也無法體會那種美好。   「對不起。」不能拖延下去,綴歌覺得不把握時間說清楚,自己一定會後悔。   「什麼對不起?」哈利不解的問。   「懷疑你,跟對你說謊這兩件事。」綴歌一開口,就像告解般無法停下,「我當時真的很害怕,我害怕萬一真的是你,我會選擇幫你隱瞞這件事,那怕潘西被石化,那怕之後還有很多人會受害,我都會無視這一切的發生,將你是兇手這件事情永遠隱瞞下去,變成……無視別人,甚至朋友死活的惡魔……」   「綴歌。」哈利將額頭靠著綴歌的額頭,頭上傳來溫暖的感覺讓綴歌冷靜了不少,哈利溫柔的用手擦拭掉綴歌的眼淚,輕聲的對綴歌說,「我也要說對不起,沒有查覺到綴歌的心情,自顧自地在那裡生氣,我明明以為自己很會看人臉色,卻連綴歌在煩惱都沒注意到。」   「哈利……」綴歌想起在觀星塔的對話。   「我會緘默。」當哈利說自己可能會被綴歌當成替罪羔羊的時候。   「我也會緘默。」當綴歌聽到哈利的選擇的時候。   「我真是笨蛋……」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早在一開始的時候,綴歌就已經做好選擇了,如同今天她看見哈利明顯像是兇手的處境,想到的卻是讓哈利從嫌疑中脫身那樣,她從一開始,就是會偏袒哈利的人。   感覺很好,負罪的兩人因為罪惡感而心意相通,彼此的嘴唇只有一公分的距離,任何一人往前踏出一步,朋友的界線就會被打破。   「是誰!」飛七的聲音讓兩人回到現實,他們分開彼此,靠著門想聽出外面的情況。   「又有人攻擊了,連幽靈都被攻擊了!」飛七慌張地對四周大吼,沙啞的嗓音聽出他用盡年邁的軀體求救,「鄧不利多教授,麥教授,石內卜教授,誰都好快點來人啊,又有學生被攻擊了,連葛來分多的幽靈都被攻擊了,快點來啊!」   人潮的腳步聲往他們靠進。   「怎麼回事?」麥教授看著被攻擊的尼克,比起和潘西症狀一樣的月桂,尼克的情況更加讓人感到恐懼,一個死人被不明的力量又殺死了一次。   「麥教授,我想檢查一下附近的女廁。」石內卜的聲音讓綴歌跟哈利膽戰心驚,「也許兇手還沒走遠,說不定就潛伏在裡面。」   「去吧,那間廁所年久失修,應該沒人在用。」   得到首肯後,石內卜走進廁所內,他一進去就走到最裡面的廁所,將門打開,一把將哈利的隱形斗篷扯掉。   綴歌和哈利驚訝的看著石內卜,綴歌甚至都拿出魔杖,做好萬一石內卜要將哈利強行帶走,她會使用武力阻止他的覺悟。   石內卜沒有說話,而是轉過身將最近的一個水龍頭打壞,噴出來的水沾溼地版,將他們因為水漬留下的腳印蓋過去。   「石內卜教授,裡面發生什麼事了嗎?」麥教授在門外維持秩序,她無法進來查看。   「水管破了,這間廁所早該拆了,裡面沒人。」   石內卜的話讓綴歌安下心,她放心的將魔杖收好。   「你們兩個晚餐後到我辦公室來把事情解釋清楚,我沒看到你們,馬上通知魔法部去宿舍抓人,明白了嗎?」交代完後,石內卜將隱形斗篷重新蓋上,「我去把看熱鬧的趕走,等到外面沒聲音之後再出來。」   石內卜走後,綴歌跟哈利像是跑完百米似的,上氣不接下氣的靠著牆壁。 -------------------------------   綴歌跟哈利照著石內卜的吩咐,等到外面都沒聲音後才走出廁所,小心翼翼的打開廁所的門,觀察門外的情況。   沒人,月桂和差點沒頭的尼克都被帶走了,連一個看熱鬧的學生都沒有。   「走吧。」綴歌拉著哈利,正想走出廁所的時候,撞鬼了。   「你們……」撞見他們的幽靈是一個綁著老氣的雙馬尾,帶著後重的圓眼鏡,臉上長滿粉刺,看起來跟綴歌他們差不多大的女孩,從她透明的身體隱約能看到臉紅的感覺,她瞪著綴歌,「不知羞恥!寡廉鮮恥!恬不知恥!你們到底把學校當成什麼了啊,居然把男生帶進女廁裡面,居然在我死去的地方做這種事情,就是一句話,噁心!」   綴歌無言的扶著額頭,眼前這位幽靈顯然在遇到他們的短短幾秒鐘,腦補了非常豐富的劇情,綴歌除了佩服她的想像力之外,不知道該說什麼,「妳是麥朵吧?我聽說二樓女廁有一個常常讓廁所淹水的幽靈。」   「對啦,現在我的廁所變成什麼鬼地方了,Hotel嗎?幾天前也有一個女的帶男生來這裡,今天又來一對,現在是流行在潮濕的地方親熱嗎?」   「算了,我們先走吧,感覺在聽她說下去,我會腦溢血。」綴歌無力的拉著哈利離開,在他們走時,麥朵還對著他們的背影做鬼臉。   「剛剛她是在說?」哈利有些在意麥朵說有人來這裡的事情,親熱是不可能的,在怎麼變態的人,應該都不會挑一個還寫著犯罪預告的地方,會來這裡,如果不是調查密室,就很有可能是在進行什麼陰謀。   「不要深究!」但綴歌顯然是想成別的事情,她心裡慶幸著自己走在哈利前面,不然自己紅透的臉就會被哈利看到了。   晚餐之後,綴歌跟哈利來到石內卜的辦公室。   「進來。」石內卜正在批改作業,他的臉色本來就不是很好看,最近更是雪上加霜,從不健康的蠟黃變成病態的慘白,連續兩個受害者都是他學院的學生,他沒辦法悠哉的坐在辦公室做事情況發生,但他也沒能力阻止。   石內卜將羽毛筆放下,起身離開辦公室,走之前對綴歌他們說:「跟上。」   綴歌和哈利順從的跟著石內卜,石內卜將他們帶到鄧不利多的辦公室內。   以二年級的學生來說,哈利跟綴歌,主要是哈利,對校長室的熟悉程度甚至遠超過在這邊待七年的學長姐,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在第一年的時候弄出校長和兩個學院的院長開會討論怎麼善後的問題。   「在這待著。」石內卜說完後,就把兩人丟在這裡,從螺旋梯離開了。   上次來校長室的時候因為擔心會被開除,哈利不敢到處張望,現在這裡只有他和綴歌,他忍不住好奇心看了一下校長室內的擺設。   圓形房間中,正對著門的牆壁上掛滿了每一任校長的畫像,他們有些在閉目養神,有些在畫框裡做著自己的事,也有些用打量的眼神看著哈利跟綴歌。房間的左側,一張小桌子上面放滿許多銀色的小東西,其中還有拿樂絲太太被石化時鄧不利多用來照明的熄燈器。房間的右側,一個年代久遠的石製水盆,裡面飄著許多銀色的絲線,哈利知道這是儲思盆,上次他們就是用這個了解哈利違規的過程。   「哈利,保持戒心。」相比於好奇校長室內的東西的哈利,綴歌的態度顯得格外緊張,她的眼睛一直盯著唯一能進出的門,同時手裡還不斷握著魔杖。   「綴歌,這隻鳥是不是快死了啊?」哈利的注意力被辦公桌旁邊奄奄一息的鳥吸引了,那隻鳥看上去沒有精神,羽毛都掉了一大半,翅膀無力的垂下,感覺下一秒就會斷氣,哈利用手指戳了戳鳥,想看牠會不會動起來。   就在那一瞬間,那隻鳥突然燒了起來。   「啊。」   「你做了什麼?」被哈利的驚呼和身後的火光吸引,綴歌轉過身,只看到鳥籠燃起一團烈火,在火中有一個看起來像是鳥的東西在掙扎,綴歌難以置信的看著哈利,「你到底做了什麼?你是肚子餓了嗎?」   「不是我燒的!」有時候哈利很難理解綴歌到底是信任他還是不信任他,當面撞見自己出現在受害者被石化的第一現場,她毫不猶豫地幫哈利袒護,想也知道不可能做的事情,她第一時間質問。   「別廢話了,有沒有水?」綴歌著急的想在校長室內找到類似水的東西。   「綴歌這個可以嗎?」哈利從身旁感覺很高級的酒櫃中拿出一瓶透明的液體。   「這是伏特加,你是想直接把這裡燒了毀屍滅跡嗎?」綴歌絕望的看著鳥籠,火已經熄了,鳥籠裡面只剩下燒剩的灰燼。   碰──   哈利手中酒瓶的瓶蓋突然飛了出去,瓶中的酒也噴了出來,一個玻璃杯飛到哈利的面前,從哈利的手中接下噴湧的伏特加,直到酒杯倒滿,酒水才停下,瓶蓋自動飛回原位。   「謝了。」鄧不利多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接過酒杯,跟兩人站在同樣的位置看著鳥籠裡面的灰燼,「真不錯,雖然牠在燃燒日的時候總是非常痛苦的樣子,但當重生之時燃燒的火焰總是特別美麗。」   綴歌跟哈利動都不敢動,鄧不利多從哈利手中拿回酒瓶,並放回酒櫃中,「不過以第一次見到鳳凰的人來說,我還是推薦平常時的樣子,牠的羽毛會像火焰一樣艷紅,足以和霍格華茲的晚霞並稱世界最美的兩種紅色。」   「校長……哈利他……」綴歌想幫哈利辯解,但她卻想不到能幫他說話的說詞。   鄧不利多沒有理會綴歌的話,坐在辦公椅上,品味著手中的酒,突然問了一句跟現在的處境毫不相關的問題,「馬份同學,根據《怪獸與他們的產地》鳳凰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綴歌不解的看著鄧不利多,隨後回答:「不死,在生命到盡頭的時候會燃燒並在火焰中重生,重生時的灰燼能做魔藥的材料,尾羽可以成為魔杖的杖芯,他們的力氣遠比外表看來的還要大,可以搬運難以想像的重物,作為寵物非常挑剔主人,但認定主人後會終其一生侍奉,是最忠心的寵物。」   「史萊哲林加十分。」鄧不利多顯然對綴歌的答案非常滿意,他從灰燼中抓出一隻雛鳥,將牠放在桌上,並對兩人揮手要他們靠近。   「牠叫佛克使。」鄧不利多珍惜的摸著鳥的頭,明明只是一隻小鳥,卻趾高氣昂的抬著頭看著哈利,然後在鄧不利多的撫摸下不得不低頭,反差感讓牠顯得格外可愛。   「鄧不利多教授,我不認為是哈利把密室打開的。」綴歌沒有心情跟鄧不利多閒聊無關的事情,她強硬的將話題拉回來。   鄧不利多看著綴歌,半月型的眼鏡下,藍寶石般的眼睛像孩子般清澈,他平淡的問:「有什麼根據讓妳覺得哈利是無辜的嗎?」   綴歌不甘心的咬著下唇,「沒有。」   「不用這麼緊張,因為我也沒有任何根據,但我也覺得哈利是無辜的。」鄧不利多的答案讓兩人驚訝的瞪大雙眼,鄧不利多無視兩人的反應,從抽屜裡抓出一把黃綠色的糖果,自己拿了一顆含在嘴裡,「不過反過來說,也沒什麼證據證明哈利是兇手……」   鄧不利多看著沒有反應的兩人,將兩顆糖果各塞在兩人的手中,「吃點檸檬雪寶吧,甜食有助於大腦思考。」   「那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呢?」綴歌將糖果收入口袋後問。   「我從賽弗勒斯那裡了解你們的狀況後很想跟你們聊聊,聽聽看你們有沒有什麼想對我說的,或者對彼此說的事情?」   綴歌看向哈利,她想找出鄧不利多這句話背後的意思,但她感覺不出來,只能搖頭。   哈利則沉默地看著鄧不利多,他再度想起當時耳語的聲音,他不知道該不該對鄧不利多或綴歌說這件事,他最後還是放棄了,他不想為不知道是不是幻覺的聲音讓綴歌害怕,「沒有。」   「我明白了。」鄧不利多的樣子彷彿看穿哈利有事隱瞞,但不點破,「你們可以自由行動了,另外我在回來之前遇到奈威,他說他會在平常上課的地方等你們。」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0.5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8721992.A.F34.html

12/06 00:40, 1月前 , 1F
頭推
12/06 00:40, 1F
感謝推

12/06 08:29, 1月前 , 2F
推,這下兩個閨蜜都被石化了qq
12/06 08:29, 2F
受害原因:跟綴歌走太近又沒有主角光環

12/06 09:12, 1月前 , 3F
下一次一定成功(?)
12/06 09:12, 3F
金妮很火大,她覺得薩拉扎的傳人很不可靠(?

12/06 09:31, 1月前 , 4F
推 綴歌才剛相信完哈利,就以為他餓到放火烤鳳凰吃XD
12/06 09:31, 4F
綴歌心目中的哈利:心地善良不會做壞事,頭腦簡單做不了好事

12/06 12:29, 1月前 , 5F
苦勞鳥佛客使(?
12/06 12:29, 5F
老鄧的佛克使可能因為過勞很常重生

12/06 12:44, 1月前 , 6F
史萊哲林終於加分了
12/06 12:44, 6F
久違的加分

12/06 17:21, 1月前 , 7F
12/06 17:21, 7F
感謝讚

12/06 21:31, 1月前 , 8F
綴歌:不可以色色!
12/06 21:31, 8F
比較成熟的她想到的內容比較成人

12/06 22:07, 1月前 , 9F
推推 怎麼覺得老石的苦命程度又倍增了XD
12/06 22:07, 9F
哈利不只造成麻煩 還因為主角光還把麻煩帶到史萊哲林了

12/06 22:51, 1月前 , 10F
這棚的月桂比較活潑XD
12/06 22:51, 10F
活力型 潘西則是文靜型

12/06 22:54, 1月前 , 11F
哇第一集的約定出現了 你們兩個還不結婚
12/06 22:54, 11F
可惜還未成年

12/06 22:56, 1月前 , 12F
幾天前去女廁的我先猜妙麗榮恩
12/06 22:56, 12F
是的,會闖入女廁的男同學也沒幾個 哈利、榮恩跟當年的瑞斗

12/06 22:58, 1月前 , 13F
火雞!
12/06 22:58, 13F
燒起來的時候帶著香氣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0.54 臺灣), 12/07/2021 00:20:48
文章代碼(AID): #1XhEd8yq (C_Chat)
文章代碼(AID): #1XhEd8yq (C_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