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劇中歌專輯 特典Talk show 魂のレヴュー

看板ShoujoKageki作者 (史詩級馱獸)時間3月前 (), 3月前編輯推噓22(22011)
留言33則, 11人參與, 3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看到劇場版音樂會有付這場Talk show做為特典,本來考慮是不是算了,最後還是決定整理出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看看。 由於我本人沒什麼音樂素養,日文也不好,這篇如果有任何錯誤或是冒犯之處,還請不吝指教。 Talk show第一天的順序,應該是「怨み」到「競演」再到「魂」,但可能是因為古典風格的關係,這首歌曲的考察資料比較多一點,所以先整理這首。 ----- 劇場版 少女☆歌劇 レヴュースタァライト 関連CD発売記念オンラインスタッフトークショー 《美しき人 或いは其れは》 【參與人員】 富田真帆(天堂真矢役) 相羽あいな(西条クロディーヌ役) 古川智弘(動畫監督) 野島鉄平(音樂製作人) 山田公平(音樂製作人) 中村彼方(作詞) 藤澤慶昌(作曲、編曲) 【作曲人介紹】 藤澤さん4歲時由於哥哥的影響接觸電子琴,14歲開始彈奏吉他、爵士鼓,大學時代進行過樂團活動。 比起編寫歌曲或其他種類的音樂,劇伴(配樂)對他來說更為自然、有說服力,也不會在音樂的製作上產生奇怪的負荷。 受到影響的作品是George Lucas導演的《星際大戰》、《法櫃奇兵》,以及Steven Spielberg導演的電影作品。 高中時期聽到菅野よう子さん作曲的《星際牛仔》片頭曲《Tank!》,瞬間就像被電流電到。雖然對爵士樂有所了解,但沒想到竟能和動畫搭配合為一體呈現,在此受到的衝擊,對今後音樂的志向產生很大的影響。 尊敬的作曲家及其作品: 久石譲《龍貓》(1988) Hans Zimmer《獅子王》(1994) Henry Mancini《第凡內早餐》(1961) Ennio Morricone《新天堂樂園》(1988) 藤澤さん在少歌企劃中負責的音樂項目: TV版、ロロロ、2021劇場版的劇伴(與加藤達也さん共作) 《世界を灰にするまで》(管弦樂編曲) 《誇りと驕り》(作曲、編曲) 《RE:CREATE》(管弦樂編曲) 《星々の絆》(作曲、編曲) 《スタァライト》(與加藤達也さん共作、編曲) 《裏切りのクレタ》(作曲、編曲) 其他的劇伴作品: TV動畫《LOVE LIVE!》(第一次自己獨自負責劇伴) TV動畫《寶石之國》 TV動畫《比宇宙更遠的地方》等 ~Talk show開始~ 經過兩首歌曲的Talk,算一算也過了兩個多小時,野島製作人開場就說笑要大家各自一段話總結,節目要收尾了。 まほあい也很敬業用力吐槽,都等了兩個小時結果完全不給聊也太過分xD 原本很緊張,想要正式點做這個節目,但經過野島さん一鬧繃緊的線都鬆掉了。 相羽さん:「なんだか強いお酒を飲んだみたい。」 野島さん附和自己主持了兩小時感覺也醉了。 話題帶到藤澤さん身上,提到他第一次參與這樣的節目,目前心境如何。 藤澤さん:「有點睏。」 被提醒之後才接上喝酒的哽,節目後藤澤さん也在推特說最後悔的就是沒注意到這個天丼,決定喝點烈酒洗洗睡。 【監督的Order】 Revue的主題想當然就是歌劇。 想做成TV三話的Close-up版本,同時也認為觀眾絕對會想看各個組別的對決,為了更進一步去超越觀眾的欲求,果然還是非副監督小出卓史さん跟藤澤さん這個組合不可。 【作曲收到的Order】 最初副監督提供了一份詳盡的清單,說明了Revue中每個CUT的內容,比方說「這裡會砍下神之容器的頭」、「這裡劍插不進バミリ」等等,但在實際看到畫面前其實也難以理解xD相對的,副監督沒有提出可參考的曲子或是想要的音樂類型,只是單純給了分鏡以及說明書,讓藤澤さん在沒有具體指示的情況下決定歌曲的方向。 感覺上就像收到了提問:你想為這些內容配上怎麼樣的音樂? 不過在會議中,有提到Revue將以「繪畫」作為主題,因此山田製作人推薦了一部組曲《展覽會之畫》。 《Картинки с выставки》 中譯:《展覽會之畫》 是俄羅斯作曲家Модест Петрович Мусоргский(譯:穆索斯基)所創作的鋼琴組曲。 18世紀的俄羅斯在啟蒙運動的影響下,音樂從專屬於貴族和宗教的藝術活動,進入到了世俗的生活中。彼得大帝時期,為了讓民族進一步歐式改革而支持各種文化藝術,音樂家也成為貴族圈常見的座上客。 在如此薰陶之下,俄羅斯的本土音樂家輩出,直到19世紀,俄羅斯音樂文化來到了空前的繁盛。此時聖彼得堡成立了一個音樂創作圈子,稱為「強力集團」(Могучая кучка),志在以西方的音樂技術呈現俄羅斯民族特色的作品,其中一名成員便是《展覽會之畫》的作者穆索斯基。 組曲名的「展覽會」指的是穆索斯基的好友,畫家、建築師既設計師的Викторе Гартмане(譯:哈特曼)逝世後,所舉辦的遺作展覽會。該展覽會展出了約400幅哈特曼所留下的作品,特別的是,不同於一般大家對於畫展的印象,哈特曼的展覽會比起精製裱框的大型畫作,更多的是他用水彩、鉛筆所描繪的小畫或是設計圖。 參觀展覽會的穆索斯基因而激發了許多靈感,同時也為了弔念自己的好友,以其中10幅作品做為題材譜寫了《展覽會之畫》。 以下為10個主題的名稱: 1.侏儒 2.古堡 3.杜樂利花園(玩耍小孩之間的爭吵) 4.牛車 5.雛雞之舞 6.富猶太人與窮猶太人(P.S.實際上是兩幅畫) 7.里蒙的市集(新奇玩意) 8.墓窟 9.女巫的小屋(芭芭雅嘎) 10.基輔城門 其中有段旋律,置於組曲的開頭、主題之間,甚至穿插在部分畫作主題中,穆索斯基將它名為:漫步(Promenade)。 漫步的旋律便是這首組曲中藤澤さん借鑑並改編至《美しき人 或いは其れは》的部分。具體的旋律可以參考以下的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t0FCZZEzFk
漫步的開頭交替使用了5/4和6/4的拍子,表現出穆索斯基在展覽會中不規則的步伐。 組曲中畫作之間常以漫步做為連結,並重新改寫、變奏。 藤澤さん也使用了類似的手法,曲中第一次出現漫步的旋律是在惡魔刺穿了舞台人的帽子之後,舞台人移動到觀眾席上自述時所響起,進而帶出魂之容器與其相應的主題曲。 接著,無數的畫框隨著舞台人再次登台懸吊而下,至此融入Revue的場景之中,作為舞台裝置被真矢驅使。 而後,惡魔的星星被擊飛,與畫框一同墜落,此時漫步的旋律再次響起。 第二次漫步旋律由鋼琴改為樂團演奏,令人聯想到《展覽會之畫》最有名的拉威爾改編版。這段音樂中的鐘響,可能呼應了〈基輔城門〉主題中表現的東正教鐘聲。 再稍微說點無關的話題xD 10部主題中能找到的畫作其實只剩一半,其他都遺憾未能保存,其中個人覺得最搶眼的莫過於這張〈雛雞之舞〉。 至於為什麼搶眼可以參考看看實際的照片。 https://i.imgur.com/DbS6oAl.jpeg
〈雛雞之舞〉其實是一部芭蕾舞劇的服裝設計圖,本曲僅在高音域進行,並採用大量顫音和裝飾音,表現帶殼雛鳥的叫聲、動作。 看到這張畫就讓我想到,去年的舞台問候中曾提到,原先劇情中クロちゃん把神之容器的頭砍掉後,真正的天堂真矢會從裡面出來xD 野島さん認為《誇りと驕り》在TV播出,並經過富田さんLIVE演出後,成為了這系列作品Revue曲的原點以及頂點,是最能展現少歌作品風格的歌曲。 但這首歌也拉高了魂のレヴュー中Revue曲的製作難度,在相同的風格下,觀眾很可能還是會比較喜歡《誇りと驕り》。對藤澤さん來說,這也是他想避免的情況。 此外,他也想表達出兩首歌曲主題的差異性。藤澤さん表示,雖然《誇りと驕り》當中一定也包含了クロディーヌ的存在,但它終究還是真矢的歌曲。 這次想譜寫出的是專屬於真矢跟クロディーヌ兩人的歌曲,因此要擷取出《誇りと驕り》中代表真矢的核心部分,重新架構於新曲中。因此比起超越,不如說是將前作破壞掉並再生產。 這段說明在劇場版場刊中的訪談也有提到,藤澤さん認為將已完成的事物破壞掉不是難事,然而通過「破壞」這一行為將所見之物變得具體,從而重新構成卻相當費工夫。 同時接受採訪的加藤達也さん也參與了本曲樂器的錄音,他評論《美しき人 或いは其れは》在承襲《誇りと驕り》相同方向性、質感的基礎上,表現得卻完全不同,樂曲的密度與洗鍊程度有著明顯的差異,藤澤さん良好地控制了其中的平衡。 相羽さん提問:「實際製作歌曲所花費的時間」 首先藤澤さん說明,收到資料時看到這首歌竟然有11分鐘,受到了很大的衝擊xD 接著他將歌曲分為四個樂章,這也是常見的交響曲樂章結構。 以下為典型的交響曲樂章順序 第一樂章:快板,強力且充滿朝氣,主題強烈,多為奏鳴曲式。 第二樂章:慢板,抒情而優美,常用三段體或是變奏曲。 第三樂章:中、快板,一般以小步舞曲、詼諧曲或者圓舞曲呈現。 第四樂章:快板,結尾磅礡震撼、一氣呵成,通常採用奏鳴曲式或迴旋曲。 接著是藤澤さん描述的樂章分段,可以比較參考看看 第一段:悪魔クロ為起頭,演戲的段落。 第二段:真矢蛻下舞台人的外衣,嶄露空虛的真實容貌。 第三段:被挑釁的クロ上前應戰,被打飛後化成灰又復活,斬下小鳥的頭。 第四段:互毆。 除了歌曲的表現層面,對藤澤さん來說最重要的,是想讓クロディーヌ演唱《誇りと驕り》的旋律,甚至可以說非讓她唱不可。 樂曲部分,從第二段開始,一點一點加入《誇りと驕り》旋律的改編,以obbligato的方式呈現(即必需聲部、助奏,寫わがままハイウェイ再詳細說明)。 比方雙簧管或是法國號所吹奏的旋律,會隱藏在主題旋律之下作為對位(Counter),藉此在前半埋下伏筆,使得歌曲高潮處將改寫過的《誇りと驕り》拉到主旋律上時能更有說服力,且讓已深植在觀眾心中的旋律拓展開來,達到類似閾下刺激的效果(サブリミナル效果)。 因為邊說邊回憶,解說過程中參雜太多不確定的描述,野島さん吐槽說這首歌真的是你寫的嗎xD 彼方さん:確認過眼神,跟我是同一種人。 同時相羽さん也把已經有點離題的對話拉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上,究竟花多少時間做這首曲子。 答案:一個禮拜左右。 藤澤さん訂下規則,將分段後的歌曲一天一段譜寫。其中最困難的段落,是真矢透過畫框展現出許多不同面貌的地方。 除了配合畫面之外,也考慮到彼方さん需要為曲子配上歌詞,從真矢下指示讓舞台裝置打光開始一直到兩人決出勝負,畫面的節奏接連著變化,為此採用変拍子來表現。 除了基本的三拍子、四拍子,更使用了6/8拍、5/8拍,兩位演唱的人在數拍子時也一時感到有點困惑xD 雖然延續了先前舞台風格的角色,這個劇情階段的真矢クロ相對透漏出比較多本人的心聲,為此想重現《誇りと驕り》時的壓迫感。 這個段落最困難的地方在於配合畫面時長,以及擴張方式(可能是指場景、樂曲或角色心境表現)。此時還不到全曲的最高潮處,但副監督給了指示,這裡的真矢會表現得非常美麗,需要先營造一個高潮出來。 相羽さん表示自己也有被這個段落的高潮跟之後留白部分嚇到,畢竟距離歌曲結束的11分鐘還有一段距離,繼續聽下去才發現:「哇還沒結束耶」xD 富田さん聽著音樂也想說又要贏了,結果沒有xD 另外副監督也特別提出,想強化真矢換下舞台人服裝時,配合畫面的背景音樂。由於在鏡頭表現上是透過クロディーヌ的視線去看,可以藉而表現出被真矢的魄力壓倒的感覺。 監督補充,副監督之所以能給出這麼細節的指示,在於他對學習的熱衷,比方說他重複觀看了好幾次《浮士德》歌劇的DVD,樂曲也聽了很多遍,由於副監督彈過電子琴,因此也多少有音樂相關的素養。 【作詞收到的Order】 作詞初期監督所給出的需求:「這首是所有Revue的高潮,比其他Revue都更有舞台的感覺。」 就這樣,沒了xD 當天三場座談會下來,彼方さん一定會吐槽的地方,就是監督每次都只給出很簡短又籠統的Order。 面對這首古典風格滿溢的The Revue曲,彼方さん甚至感覺其實不加上歌詞也可以,總覺得在這音樂中堆疊上話語似乎有點多餘。 所有Revue曲的作詞,最困難的就是這一首了。 最一開始的真矢クロ就只是純粹的在進行演出,沒有透露任何真心,因此在歌詞中加入兩人的心境會顯得很奇怪。 相對地,這段歌詞所主寫的內容會是兩人所演的戲曲,既然如此,這戲曲的內容又是如何呢? 在作詞當下除了副監督分鏡跟指示外沒有任何提示,彼方さん當然也看了浮士德,但依然不知道Revue最一開始要演出什麼樣的內容,因此要寫成歌詞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富田さん表示隨著劇情演變,歌詞的心境也有了變化,到了最後高潮處,甚至有「この私だけを見ていればいいの」如此直接的歌詞,讓她感到很驚訝。 最開始收到歌譜時,不斷變化的節拍就讓富田さん受到了衝擊,但果然想唱好這首歌曲的心情還是很強烈。 相羽さん也說作為聽眾的話,可以很單純對歌曲給出「好開心!好美麗!」的心得,但一想到自己要唱心情又不一樣了。 由於這首歌曲的古典風格,與其他Revue曲比起來節奏要慢得很多,也因此主旋律的音符數量很少,可能一個完整場景鏡頭過去,能寫進的歌詞也就寥寥幾個字,甚至還沒唱完,無法像其他歌曲一樣配合著場景去寫歌詞。 但如果無視畫面或劇情去作詞,那就不是Revue曲了,為此彼方さん轉以角色的心境為主題描寫。 富田さん認為也正因為這樣的作詞方向,歌詞裡附帶的內涵跟著豐富了起來,隨著歌詞緩緩道來,場景卻不斷變化,所有的想法都會收束在同一句話語中。 相羽さん表示,光靠「舞台人よ」這一句歌詞,就把歌曲的場景交代出來,在聽眾的心中描繪出演戲的情境,讓她感覺非常厲害。 彼方さん最一開始寫出的歌詞是:「地獄の底を照らすのさ」,是完成意識著浮士德所寫的,劇本上也沒有的話語,可以說是彼方さん看了分鏡和劇本後針對劇情想像上的創作。由於這段旋律也比較壓抑,搭配上比較硬派的歌詞,意外地在氛圍上很契合。 這時候野島さん突然來了一句:「藤澤さん、曲むずい」xD 野島さん認為,藤澤さん的主要工作還是以劇伴為主,對他來說歌聲也能算做是樂器的一部份,只不過是做為主題旋律安放在最前面,所以他大概沒怎麼考慮過演奏的是人類本身這件事xD 也正因如此,藤澤さん譜寫的歌曲,只單聽主旋律多少會感覺到有點違和,但只要搭配上整體的樂器演出,就會化身超乎想像的美妙樂曲。 藤澤さん在歌曲製作上最為注意的是不讓音樂喧賓奪主,不管如何電影畫面還是主角,場景的編排已然成形,不能讓音樂去破壞既有的節奏。 因此在樂曲完成後,藤澤さん會重頭聽過,只要一聽到違和的地方就做修正。 在混音時,也因為畫面跟音樂過於貼合,反過來做了修正,將兩者刻意錯開一些,為的是確保觀眾能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感受樂曲所帶來的餘音,並在樂曲中的留白部分進行消化,並緊接著在消化未完成時迎來下一段音樂。 這首歌曲將持續潛伏在整段Revue之中,不做任何妨礙,但保持一定的存在感,一直到11分鐘後,當觀眾反應過來時歌曲已經演奏完畢。 【作曲作詞點評歌唱】 聽到要藤澤さん點評,富田さん快嚇死,相羽さん倒是還笑得很開心xD 藤澤さん認為隨著真矢在被揭露真正的心意之後,歌唱方式,或者該說出力的方式有著明顯的不同。 相對クロちゃん作為揭露人的那一方,蘊含著過往的種種,歌唱方式給人感覺更為清爽暢快,冷靜與熱情交互衝擊,取得了某種化學變化,「おお甘美だな」。 整體的空間透過歌聲變成了只屬於兩人,只有兩人所存在的世界。 由於歌唱上的指導是彼方さん負責,聽著藤澤さん的感想她也覺得很緊張xD 彼方さん認為,真矢在這次的Revue中演繹著戲曲,而且還是跟クロディーヌ一起,她心裡一定非常高興。雖然會使盡全力,但肯定還是會多少試探對方。 因此最開始演戲部分的歌唱,彼方さん是抱持著兩人在演技上較勁的同時,也互相試探著彼此出力的印象做指導,此外也能跟後面嶄露出真心時的歌唱方式做對比。 和彼方さん計畫的類似,富田さん個人是在歌唱上做了三次的分層。但這次是兩人的歌曲,如何讓彼此的歌聲順利搭配才是最重要的課題,為此反覆摸索找出正確答案。 富田さん認為這次發聲方式要比先前來的更加陰柔、可愛,偏向女性,表現出艷麗與纖細的感覺。 相羽さん對歌唱方式的指導也很有印象,彼方さん會鉅細靡遺的給出「這裡用接近本嗓(地声)的聲音唱吧」、「這邊用假聲(falsetto)來唱吧」這樣的指示,使用了很多不同的方式去演唱。 由於相羽さん使用了歌劇風格的假聲唱腔,本來是打算讓富田さん也使用假聲來搭配,但最後發現比起兩人都用同樣的唱腔,讓富田さん用像是在支撐的著對方的唱法去做配合會更合適。 甚至在最後一句歌詞「ああ あなたは」時,決定無視配樂、節奏,只為了讓相羽さん唱得更舒服,發出最好的歌聲。 彼方さん也表示,假設這場Revue是真正的舞台演出,每次重新表演時演員一定都會有不同的心境變化,也會選擇最適合當下自己的演出方式,因此給予相羽さん歌唱時自由發揮的空間,也為歌曲添增了臨場感。 再來是各個場合都有聊到的,畫框裡的クロディーヌ一,監督表示這是以小出副監督為中心,想將最美麗的クロディーヌ一描繪出來,並作為本作Revue場景收束點而展現出的團隊合作。 岩田さん常對相羽さん說,這個場景讓她第一次知道原來人也會因為看見美麗的事物而流下感動的淚水,相羽さん也表示同意,想跟製作單位索取一張高畫質的圖當手機桌布,被冷處理說建議妳拿BD拍個照就好了,相羽さん吐槽這裡怎麼不展現一下剛才說的團隊合作xD 不僅最後的場景,整場Revue大多的畫面都由副監督從分鏡到原畫親手繪製。此外也有位無論如何都想參與製作的真矢クロFAN的動畫師前來加入團隊,協助完成幾百多枚的原畫。3D監督的神谷さん也配合副監督在場景布置上做了許多很細節的調整,正是有了這些助力才造就了最後畫框裡的クロディーヌ一。 野島さん:「看來不得不做一下小出Talk Show了。」 於是今年(2022)的上映一週年終於如願,找監督副監督編劇三人辦了一場觀影評論會aka大叔觀察秀。 但我個人還是滿想看看請Cast或是觀眾發問,以Q&A形式讓小出副監督回答問題的節目xD Revue中的武打戲,為了和音樂配合,是副監督一邊聽著藤澤さん完成的歌曲一邊修改繪製的。 【副監督的訊息】 由於本人沒有到場,因此給了一封文字的評論訊息。 這場Revue以狹窄開展至寬闊的印象為主題,雖然並沒有特別給出這樣的指示,但ACT IV以後的場景確實展現了舒暢的遼闊感,副監督認為這是藤澤さん扎實解讀了影像而得出的成果,建築在這之上,中村さん也描寫出了能夠代表真矢クロ的歌詞,需要將劇中劇的內容延攬在其中,處理上一定非常困難。從「見せられない」的狀態跟著歌詞轉為「見せてみたい」時,副監督都不禁喊出「我明白!」 十字架燃燒的場景,原本設計上時長要在更久,但在聽過歌曲後,認為在這裡不留戀地收尾會更好。 Talk show結束前,相羽さん特別提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首歌曲的曲名有修改過,原先的曲名由彼方さん公布,她的語氣也是很耐人詢問xD 原曲名:《美しき人 或いは其れは 恋の歌か》 修改的原因是監督質疑這樣是否表達得太多,彼方さん個人也覺得太過直球了,多餘的描述可能會變成雜音。 監督表示,希望留給看過電影的觀眾想像的空間,讓大家各自去接住彼方さん所描寫的歌詞進而給出自己的理解,為此在曲名上做了調整。 最後請藤澤さん分享想讓觀眾單品聽聽看的音軌或是樂器分部。 山田さん則在準備時表示,這次的樂器數量和TV版時比較有了很大的擴編。 首先分享的是去掉混響(reverb)後第二次改編《展覽會的畫》的段落,藤澤さん在錄音時會和演奏家一起進到錄音室中,隨著演奏的集中力上升,錄音室內的熱量化為力量傳達了出來。 特別這次將法國號的數量增加到了六把,銅管樂器的低音遼闊地展現,是讓藤澤さん感到「做音樂真是太好了」的愉快體驗。 第二段分享的是Revue最高潮處的純管弦樂伴奏版本。 藤澤さん表示,雖然只有樂器伴奏在音樂上仍是成立的,但正因為搭上歌詞與歌聲,故事本身才得以成立,這使他不管聽幾次都感動得起雞皮疙瘩。 另外在彼方さん寫上歌詞前,「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這段旋律就已經以這樣的歌詞出現在藤澤さん腦海裡了,實際聽見時跟想像中完全一樣讓他嚇了一跳。 最後結語部分,藤澤さん表示,這可以說在他製作音樂的經歷中,改變了自己心中某些事物的作品也不為過,被許多人的熱情、力量狠狠打了一頓。 Revue曲削減了他一半的靈魂,劇伴又帶走了剩下的靈魂,現在的他可以說是一具空殼了,這是一次非常美好的創作體驗。 【補充】 再分享一下劇場版場刊跟推特考據所提到,藤澤さん有可能致敬的古典樂曲。 首先是場刊中確實有提到的曲子。 第一首是法國作曲家和鋼琴家的Joseph-Maurice Ravel(譯:拉威爾)所創作的鋼琴曲《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 拉威爾是法國印象樂派的代表作曲家之一,他擅長使用精細的管弦樂調配手法,甚至被人譽為「瑞士的鐘錶匠」,盛讚他機械錶般細緻的樂曲風格。 《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是他在學時期所創作的曲子,也是他的成名曲,或許正因如此,拉威爾不太談論這首曲子的創作動機,連曲名也只說「悼念公主(infante défunte)」一詞音韻有趣故命以為名。 當然,他也有過確切的說明,這首曲子是「過往時光的西班牙宮廷中,一位小公主或許跳過的帕凡舞曲」,它不是在向任何歷史上的公主致敬,而是在表達對西班牙傳統文化的懷舊情緒。 帕凡舞(Pavane),或是孔雀舞,是莊重而規矩的二拍子漫步舞,於16到17世紀世紀前半作為社交舞流行在宮廷貴族間,可以說是高貴身分的象徵。 因此也有一些推測認為拉威爾是在參觀羅浮宮時,看見西班牙宮廷畫家所畫作的德雷莎公主,以此為靈感所創作了曲子。 德雷莎公主在相當年輕的時候便嫁往神聖羅馬帝國,有些樂評會解釋這首鋼琴曲中輕巧柔美和莊嚴恢弘的兩種彈奏手法,象徵著她無邪的童年回憶以及作為皇后時必需展現的威嚴與宮廷禮節,這首曲子或許能說是在悼念她不再復返的少女時光。 或許拉威爾的作曲動機跟推論的沒有太大關係,不過這讓我聯想到少歌TV動畫第一話便開始講述的,將普通的喜悅,女孩子的快樂全部燃盡,只為了追求那遙遠的一抹閃耀,正是所謂「舞台少女」。 藤澤さん選擇借鑒這首曲子的主題旋律,也是源自於拉威爾是看著一幅畫所創作的印象,或許藤澤さん多少有參考德雷莎公主這一說法。 主題旋律實際改編在Revue中クロちゃん吐出鈕扣,告訴真矢她並非空殼,而是貪得無厭的人類這一片段的法國號。 《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詳細可以參考看看以下的演奏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HZlfQL1Zpg
第二首致敬的樂曲則是華格納所創作的歌劇《尼伯龍根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中第二部第三幕的前奏曲〈女武神的騎行〉(Walkürenritt or Ritt der Walküren)。 借鑑的地方在於真矢唱名前導入《誇りと驕り》時所用的銅管低音及弦樂演奏。 因為用的不多就不多贅述,可以參考以下的演奏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2RiOhYpRFc
接著是推特上有推論但藤澤さん沒提到的致敬曲。 第一首是舒伯特的《魔王》,推特上的推論表示兩人打鬥正式開始時流淌的弦樂演奏,與《魔王》中表現在黑夜狂風裡疾馳的馬蹄聲的連續三連音類似。 順帶一提《魔王》的原作是正是《浮士德》的作者歌德所寫的一首敘事詩,其中以舒伯特所改編的歌曲版本最為有名。 原曲以鋼琴伴奏,為了方便比較,選了一首管弦樂的改編版本大家可以參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GXYBAbpFs
最後一首旋律和原曲幾乎相同,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第二樂章的開頭,用在舞台人和惡魔打鬥時互相躲過武器攻擊的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n4lk8fRskA
----- 【參考資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 https://akiba-souken.com/article/32645 《展覽會之畫》 https://reurl.cc/aG5L04 https://reurl.cc/kEVrNr https://reurl.cc/vW503L 《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 https://reurl.cc/gM84kb 《魔王》 https://reurl.cc/oQ9rzM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99.34.20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houjoKageki/M.1659375452.A.326.html

08/02 02:19, 3月前 , 1F
08/02 02:19, 1F

08/02 02:19, 3月前 , 2F
除了給你一個空白推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嚇死
08/02 02:19, 2F

08/02 02:19, 3月前 , 3F
我自己聽整個就是 啊 好啦 這裡超猛的w
08/02 02:19, 3F

08/02 02:22, 3月前 , 4F
我好愛你
08/02 02:22, 4F

08/02 02:24, 3月前 , 5F
"由於我本人沒什麼音樂素養,日文也不好"
08/02 02:24, 5F

08/02 02:25, 3月前 , 6F
我是人形沒有耳朵的垃圾廢物對不起
08/02 02:25, 6F

08/02 02:27, 3月前 , 7F
誇りと驕り 永遠的神 頂點加原點 我的入坑瞬間
08/02 02:27, 7F

08/02 02:30, 3月前 , 8F
古川:好好做 這段很神 沒了
08/02 02:30, 8F

08/02 02:30, 3月前 , 9F
笑死
08/02 02:30, 9F

08/02 02:34, 3月前 , 10F
我也想要高畫質的圖當手機桌布w
08/02 02:34, 10F

08/02 02:35, 3月前 , 11F
恋の歌か居然問了嗎 哈阿 哈阿 果然忍不住嗎W
08/02 02:35, 11F

08/02 02:36, 3月前 , 12F
阿不對 這個就是問的那次對吧 沒事沒事
08/02 02:36, 12F

08/02 02:37, 3月前 , 13F
Revue曲削減了他一半的靈魂,劇伴又帶走了剩下的靈魂
08/02 02:37, 13F

08/02 02:37, 3月前 , 14F
現在的他可以說是一具空殼 這是一次非常美好的創作體驗
08/02 02:37, 14F

08/02 02:38, 3月前 , 15F
創作者和觀眾一模一樣的感覺
08/02 02:38, 15F

08/02 02:41, 3月前 , 16F
你怎麼是赤貧啊 這篇還只有八塊 wl給他個1100P吧
08/02 02:41, 16F

08/02 02:44, 3月前 , 17F
wwwwwwwwwwwww 變普通了
08/02 02:44, 17F

08/02 02:46, 3月前 , 18F
記住啊 這篇是的程度是本人沒什麼音樂素養 檢討一下
08/02 02:46, 18F

08/02 02:49, 3月前 , 19F
好聽欸 不錯聽欸 我的超人 永遠的神 ←語彙量就這樣
08/02 02:49, 19F
感謝兩位的紅包,平常沒怎麼玩PTT,還是以看大家發文分享討論為主,沒多少錢也是正常啦w 不管是動畫的原畫,還是リラ的美術圖,大部分都只能自己截圖,沒有高畫質的圖檔真的滿可惜的 藤澤さん算是滿不擅長言詞表達的,但最後那段感言說得要多順有多順,看得出來他感觸真的很深 音樂的資料大部分都是查資料現學現賣,最怕的還是被有深入研究過的人看到xD 不過在聽過講解後重新聽這首歌感觸真的有差,現在光是聽到藏在伴奏裡的誇りと驕り就會有點想哭xD

08/02 03:01, 3月前 , 20F
挖!睡前先給讚 明天上班再偷看
08/02 03:01, 20F

08/02 07:11, 3月前 , 21F
先推啦,之後發錢給你,超優質
08/02 07:11, 21F

08/02 07:38, 3月前 , 22F
08/02 07:38, 22F

08/02 07:43, 3月前 , 23F
太神啦
08/02 07:43, 23F

08/02 11:09, 3月前 , 24F
先推
08/02 11:09, 24F

08/02 21:16, 3月前 , 25F
謝謝大大,您好神
08/02 21:16, 25F

08/02 21:31, 3月前 , 26F
原來真的有參考到展覽會之畫,而且與Revue使用到的
08/02 21:31, 26F

08/02 21:31, 3月前 , 27F
「繪畫」這個主題有關,真有趣
08/02 21:31, 27F
藤澤さん在創作上使用了許多古典樂的技巧,也大膽致敬了跟主題相應的樂曲,兩段「漫步」之間的動作戲便是在無數的畫框中進行,就像是從音樂中喚出了舞台場景一般

08/02 23:29, 3月前 , 28F
感謝整理與翻譯,先推為敬,等假日有空再慢慢讀
08/02 23:29, 28F

08/03 14:04, 3月前 , 29F
先推,有空再來看
08/03 14:04, 29F

08/03 15:42, 3月前 , 30F
太神啦,感謝解說
08/03 15:42, 30F

08/03 15:45, 3月前 , 31F
想順便問一下從歌曲9:38開始,人聲和伴奏之間算是一種
08/03 15:45, 31F

08/03 15:45, 3月前 , 32F
卡農嗎?
08/03 15:45, 32F
抱歉,我對樂理方面沒有很熟悉,可能無法正確解答 單從聲部的對位來判斷,這段應該並非一般定義下的卡農 ※ 編輯: Lenzu (122.99.34.204 臺灣), 08/03/2022 23:41:37

08/05 12:03, 3月前 , 33F
感謝,聽了instrumental版後感覺對歌曲又有新理解了
08/05 12:03, 33F
文章代碼(AID): #1Yw0zSCc (ShoujoKageki)
文章代碼(AID): #1Yw0zSCc (ShoujoKage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