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GO][翻譯] 聖杯怪盜天草四郎 第一節

看板TypeMoon作者 (帕露迷路)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7(1707)
留言24則, 17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天草四郎 「雖然零子轉移成功是好事。」 荊軻 「但也太多人了吧……」 瑪琇 「只能語音通話請見諒,這裡是瑪琇。 透過禮裝的暗示魔術,大家應該會覺得各位只是一般參觀者。」 天草四郎 「所以只要不做些奇怪的事就沒問題,對嗎?」 瑪琇 「是的,沒有問題。」 天草四郎 「(連這把黑鍵大概也會被當成普通的棍棒呢……)」 桑松 「……這間展廳沒有展出聖杯呢,應該在別的地方吧。 話說回來、這間美術館……。」   「好多看起來似曾相似的東西……!」 天草四郎 「哈哈,你說得對。 如果在這裡進行召喚儀式的話恐怕會發生離譜的隨機案件吧。」 荊軻 「聖杯聖杯……。 是在別的地方展出呢,還是被藏起來了呢。」 天草四郎 「總之我們先分頭去找吧。」 荊軻 「也好。 反正這種情況也不太可能發生戰鬥。那麼我往這邊——」 Voyager 「……唔……。」  →「怎麼了嗎?」   「是不是人太多了不舒服?」 Voyager 「不會,我沒事。請別介意。」 荊軻 「哎,這股人潮對 Voyager 來說太難受了嗎。 好,我來背你吧。」 Voyager 「可以嗎。那,麻煩你了。」 荊軻 「喝!」 Voyager 「謝謝你。可是這樣有點害羞呢。」 荊軻 「忍耐一下就好。好,我們出發吧!」 天草四郎 「……話說回來。 (御主說得沒錯,可以作為英靈召喚觸媒的遺物多得異常…… 不同時代和國度的被隨意陳列*1著。 儘管如此…… 部分遺物有著某種光輝。 這樣連召喚都可能執行嗎吧? ……嗯。這下棘手了。)」 桑松 「那我去常設展區找找看。」 荊軻 「我和 Voyager 往這裡。」 Voyager 「同意。Let’s go」 天草四郎 「那麼我和御主就往人少一點的這個走廊找看看吧。」   「好,就這麼辦」 天草四郎 「那,一小時後再到剛才轉移抵達的森林集合。大家加油。」 全員 「收到!」 - 天草四郎 「果然繪畫也一樣,幾乎都是以英雄為主題的作品。 但是,展示的方式太沒節操了。 居然把源賴光和賴光四天王的繪卷放在希臘神話海克力士的畫旁邊。」   「很沒條理呢……。」 天草四郎 「可能是只看重『英雄』的部分,時代國家都不重要吧。 雖然就某方面來說,是值得嘉許的思維。」 瑪琇 「御主,這邊是瑪琇。 桑松先生、荊軻小姐、Voyager 先生負責的地方都沒找到, 大家先離開美術館了。」 天草四郎 「那這邊才是正解囉。又或者可能根本沒有展出……。 ……咦? 這邊雖然是展示間,但是沒有告示牌呢。」   「要往回走嗎?」 天草四郎 「不,我們應該中大獎了。 往前走吧。」 -   「就在那!」 天草四郎 「真的有呢。沒想到會很普通的展示在那裡……。 這股龐大魔力……確實是聖杯沒錯。也沒有特別產生質變。」   「但就那樣堂堂裝飾在那……」 天草四郎 「是呀。怎麼回事呢……。」 瑪琇 「御主、天草先生。請問現在方便接聽嗎?」   「怎麼了嗎?」 瑪琇 「沒有,只是你們一踏進這個房間, 魔力監測就產生了大幅了波動。 可能會有一小段時間無法通訊。 恐怕那不單是聖杯而已——」   「……斷訊了呢」 天草四郎 「……嗯。 雖然不知道瑪琇想說什麼……。 現在來調查一下關於聖杯的事吧。」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美術館員嗎?」 ??? 「我就是這間美術館的館長。 有什麼問題嗎?」 天草四郎 「聽說陳列在這裡的就是聖杯……。 那是真正、可以稱之為聖杯的物品嗎? 別看我這樣,我也算是(似是而非的)神職人員。所以有點好奇……。」 館長 「當然。 那正是曾經盛放神血的聖餐杯。 只要有這件鎮館之寶,這間美術館一定可以源遠流長。」 天草四郎 「原來如此。不過……。 雖然禁止觸碰,但果然還是想靠近一點觀賞呢。」 館長 「很抱歉,雖然很多觀眾都會要求,但是我們不方便通融。 聖杯彷彿會挑起人們的慾望, 曾經有過稍微靠近就立刻發失心瘋,想要打破玻璃的前例在。」 天草四郎 「哦。」 館長 「這隻聖杯是這間美術館的象徵。 只要能避免被奪走,即使必須殺人也在所不惜……。 我們就是以此為原則在進行警備的。」 天草四郎 「嗯。 謝謝你的說明,學到了很多。」 館長 「不會不會,感謝你的合作。」 天草四郎 「最後想請問一下, 有沒有興趣把這隻聖杯拿去拍賣呢? 如果把獲益用來捐給改善貧困的計畫,你的名聲也會水漲船高哦。」 館長 「哈哈。您真愛說笑。」 - 天草四郎 「……那麼、我們先走出這間展廳吧,御主。 好像從我們剛踏入房間開始就一直被監控著。」   「這是?」 天草四郎 「(請千萬不要回頭,御主。 房間的深處有從者。)」   「……!」 天草四郎 「(數量是兩名。 恐怕是對方陣營召喚的。 當然,對方也已經發現我是從者了。)   「(那怎麼辦……?)」 天草四郎 「——嗯。」 「那邊的兩位,有沒有興趣露個面呀?」 ??? 「!?」 「……。 ……。」 天草四郎 「可以的話……希望至少能報上名號呢。」 ??? 「——滾吧。 我跟你沒什麼好講。」 ??? 「同意。 我們只是普通的守衛罷了。」 天草四郎 「……。 ……。」 「那就沒辦法了。再會吧。」 - ??? 「……真的是令人不舒服的傢伙。 感覺就像被人用手從嘴巴伸到胃裡用力翻攪一樣。」 ??? 「你的殺氣太重了,應該像我一樣穩重一點呀。」 ??? 「少屁話啦。」 ??? 「哎哎……。 不過對方有知道有兩名從者了吧。」 ??? 「白痴。 你剛才沒仔細看那個噁心傢伙的臉吧? 那可是頭腦很好的炸藥。 要是覺得好玩去弄他可是會爆炸的。 你的話絕對會在最壞的情況下爆炸。 還有,那件事早就被發現了。」 ??? 「……哈,真傷腦筋。」 - 天草四郎 「那我先講結論。 ——對面有三名從者。 但是有一名隱藏著。 另外兩名不隱藏氣息是為了第三名讓人出其不意吧。」 荊軻 「嗯嗯。 你是怎麼知道的?」 天草四郎 「從位置。 為了守護中央的聖杯而配置的兩名從者,從聲音的方位來看,有太多破綻了。」 Voyager 「破綻、是指什麼呢?」 天草四郎 「只有兩名會有太多漏洞了。 要是那時候我和御主試圖鑽那些漏洞—— 雖然我可能必須犧牲,應該可以拿下聖杯吧。」 桑松 「犧牲會有點困擾吧。」 天草四郎 「那可是聖杯哦? 從者要搏命戰鬥、我想御主應該容許這個犧牲。 當然,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我們的御主有避免這種事的傾向。」 荊軻 「……嗯,確實是這樣沒錯。」 天草四郎 「不過,從聲調來看,那種慌亂的表現太不自然了。 所以應該還有至少另外一名從者比較合理。」   「感覺是因為你那句道別」   「被別人盯上了……」 天草四郎 「哈哈哈。 因為感覺很有趣啊,抱歉。」 桑松 「居然說有趣,真是……」 Voyager 「唔。原來如此。 四郎是『愉悅班』的人呢。 有著覺得那種事情、和這種事情很有趣的屬性。」 甘按呢Σ( ̄□ ̄!?可是他姪女說他跟他底迪完全不一樣捏 天草四郎 「哈哈。無法否認呢。」 荊軻 「不管怎樣,免不了來場戰鬥了嗎……。」 桑松 「既然還有客人參觀、必須等到晚上呢。」 天草四郎 「在閉館之後,也可能有其他保全系統會啟動呢。 比起正面突擊更接近潛入任務吧。」 荊軻 「嗯。……那麼就讓我遮斷氣息探查敵情吧。」 桑松 「那真是幫大忙了。 畢竟我的氣息遮斷技能有跟沒有一樣。」 荊軻 「沒什麼。只要用你的智識提供更多幫助就好。 待會見。」 天草四郎 「只要有荊軻在,對方一有什麼動作都能立刻察覺吧。 御主,請趁現在好好休息。今晚可得熬夜呢。」   「我會的」 Voyager 「晚安,Master。祝你做個好夢……。」 天草四郎 「那麼—— 在荊軻回來之前先待機吧。」 - Voyager 「早安,Master。」 桑松 「我想你一定餓了吧。我有準備一點輕食。」   「是你特地帶來的?」 桑松 「沒有,是美術館前面的攤販買的……。 已經試過毒了。味道還不錯喔。」   「我開動了」  →「現在是什麼狀況?」 桑松 「荊軻差不多要回來了。」 荊軻 「久等了。」 Voyager 「歡迎回來。」 天草四郎 「那麼麻煩你了,荊軻。」 荊軻 「是。」 「閉館一個小時後、首先啟動了魔力監測。 雖然對有登錄的保全和魔獸好像不會有反應……。 沒有氣息遮斷的從者以及御主應該很難避開。」 天草 「是什麼類型的監測裝置呢?」 荊軻 「看似有點像紅外線探測。 佈滿肉眼不可見的線,只要一碰到就會……嗶——!」 天草四郎 「嗯……。 很單純但也不好處理呢。 有高等級的氣息遮斷的話也許可以……。」 荊軻 「再來是展示美術品的玻璃箱。」 桑松 「那個有什麼嗎?」 荊軻 「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那似乎不是普通的玻璃。 而是將八連雙晶融解、透明化的產物。 認真攻擊的話當然有辦法破壞,反過來說,不認真攻擊就沒辦法。」 天草四郎 「這樣的話,收納聖杯的玻璃可能也是同樣的材質呢。 也就是說,沒辦法在隱蔽氣息的同時盜走呢。」 Voyager 「……很不容易呢。」 荊軻 「警備員會定期巡邏。 他們帶的不是狗,是噬魂者。 那些人是不是腦袋有洞啊。 牠們可不是什麼可以戴上項圈拉著走的寵物呀。」 天草四郎 「……警備員不會被吃掉嗎? 還是說有相對應的魔力源呢……。」 荊軻 「我大致掌握了巡邏的模式。雖然聖杯在的房間是完全被封鎖的。 門有點像銀行金庫,上面還有術式的紋樣。 我有把它描下來,不知道有沒有幫助?」 瑪琇 「好的,請讓我們調查看看。」 荊軻 「明白明白,就是這個。」 二世 「……啊,原來如此。 那是限期到早上的術式。雖然時效較短,相對的力度很強。 用半吊子的魔術可沒辦法破解。」 荊軻 「原來如此。 ……不過只到早上嗎?那到早上術式會怎麼樣?」 二世 「會消失。 然後到了閉館時間會重新構築。 ……不考慮成本的話,是滿實在的。 畢竟這就像幫魔術工坊每天重新做一張門一樣。 你只要知道他很牢靠就好。 御主,記得門和房間的術式要素下次作業會出。 那先到這邊。」 瑪琇 「……就是這麼回事。」   「不知不覺作業就增加了……!」 天草四郎 「好唷。我大致理解狀況了。」 荊軻 「所以要穿越各種大小小的考驗、想辦法將房間打開—— 屆時將有兩名、不、三名從者在守護。」 桑松 「這還真是……難攻不落呢。」 天草四郎 「嗯——……。 ……還真有趣呢。」 荊軻 「有趣?」 天草四郎 「警備員的巡邏、魔力監測的光線、結實厚重的門扉、還有鐵壁的從者。 每個都充滿了破綻。 只要突破這些漏洞就能取得聖杯吧。」 荊軻 「確實很多地方都有瑕疵……。」 桑松 「恕我無法贊同。 你說得就像連續五次中頭獎就能轉虧為盈一樣。」 天草四郎 「沒錯。但我恐怕真的能抽中頭獎哦。」 桑松 「……怎麼說?」 天草 「哈哈」 荊軻 「別問了,桑松。 這傢伙可是很會隱瞞事情的。」 天草四郎 「那麼請各位在這裡待機。」   「欸?」 天草四郎 「我先一個人潛入——去受對方回擊再來。」 Voyager 「咦、咦——!?」 桑松 「你說什麼?」 荊軻 「啊……。」   「怎、怎麼回事?」 天草四郎 「解說就先稍等吧。 差不多該行動了,不然對方會起疑的。 那麼我先走了。」 瑪琇 「天草先生離開了! 怎麼辦、應該追上去嗎?」 荊軻 「不用不用。 天草四郎那小子啊—— 是故意被抓到的。」 - 天草四郎 「那麼,來自投羅網吧!」 (* ゚∀゚)σ ーー(監測光線) 天草四郎 「哎呀!」 警備員 「射擊射擊射擊!」 天草四郎 「不是啊,這些是珍貴的美術品耶。 請各位至少猶豫一下吧。」 警備員 「才不想被來偷東西的人講!」 天草四郎 「哈哈,你說得對。」 っ'-')╮丟 十━━ 警備員 「嗚哇!」 「可惡、消失了! 快找,反正聖杯那間的門是打不開的!」 天草四郎 「(雖然是這樣沒錯……。) (可是一定會打開的。 因為他們想知道啊。 想知道、我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 - 天草四郎 「哎呀,只有你一個人出來嗎?」 ??? 「對,應該不必自我介紹了吧? 看我的衣服也知道——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啦。 還是叫上班從者?」 天草四郎 「哦哦。居然不願說真名。」 上班族 「你要說我很卑鄙嗎?」 天草四郎 「哈哈,怎麼會。 只要知道你是日本的劍客就夠了。」 上班族 「……真是不能掉以輕心呢。」 天草四郎 「彼此彼此。 那麼、就讓我們彼此廝殺吧。 好不容易來到這裡,如果不讓你收下一點伴手禮的話就說太不划算了。」 上班族 「……所以是自己跑來當棄子的啊?真受不了。 你的御主是不是有點沒人性啊? 不過,說好聽就是求勝若渴吧。」 天草四郎 「這是我的專斷獨行噢。總之,來戰鬥吧!」 上班族 「真難辦啊……。 不過,領人家薪水就要辦事。 攘我來認真工作一下吧!」 - 天草四郎 「……!」 上班族 「哎,就到此為止了呢。」 天草四郎 「呃……!」 上班族 「那麼怎麼辦呢,館長? 要處理掉比較好嗎?」 館長 「別殺他。」 上班族 「好唄,我明白了。」 天草四郎 「那還真是……令人感激。」 館長 「是這樣嗎? Caster,用聖杯之力拿下他。 ……別說話喔?」 天草四郎 「……!」 館長 「我先奪去你的戰鬥能力了。 沒事,對身體是無害的,只是無法戰鬥而已。」 天草四郎 「蒐集力量……究竟是、想做什麼呢……?」 館長 「你不知道美術館的意義嗎? 除了蒐集之外還能有什麼? 好了,Saber,把他放去外面吧。」 上班族 「……。 ……好。 還是處理掉比較好吧……。 不過對我來說怎麼樣都沒差。」 - 上班族 「嘿!」丟 「不要因為這次就氣餒,再來挑戰看看吧!」 「那,幫我跟其他人打聲招呼。」 - 荊軻 「天草四郎、你還活著嗎?」 天草四郎 「嗯,勉強。 ……還好我是一個人去的。 得到很多收穫。」( ・`ω・ ) 荊軻 「先回到御主那裡吧。 你自己跑去當誘餌讓他很生氣喔。」 天草四郎 「嗚。」(-“-;) 荊軻 「雖然之前不是沒有過這種策略,誰叫你太爆衝了。 ……沒辦法,幫你打打圓場吧。」 天草四郎 「謝謝您……。」 - 天草四郎 「……就是這麼回事,我失去戰力了。 真的非常抱歉」  →「還敢說抱歉」   「還好你沒事……」 天草四郎 「不好意思,我會深刻反省。」 荊軻 「不過,你本來就料到可以平安而退吧。」 天草四郎 「如果是四個人一起去的話,多半就會遭到反擊而消滅吧…… 一個人他反而不會放在眼裡。 被剝奪戰鬥能力也是可以想見的。 另外還得知了一件事。」 荊軻 「……怎麼說?」 天草四郎 「雖然是我的推論……。 那個聖杯會給予敵對者壓力、進行同伴的援護。 如果是為了奪取聖杯而戰、聖杯會抗拒那場戰鬥。 然而,好處卻都算在對方身上。也就是只會對一方有利。 即使我方攜帶複數的從者也很難取勝吧。 如果有高等的對魔力會好一點,但對敵方的強化又無法避免。」 桑松 「……你是為了釐清這些事才自己去的嗎?」 天草四郎 「嗯,算是吧。」  →「欸、可是……」   「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Voyager 「真的呢。 那樣子我們會幫不上忙。 最多只能在那裡飄啊飄的,就像太空垃圾一樣。」 天草四郎 「呼呼呼。 既然戰鬥會失敗,那只要不戰鬥就好了。」 Voyager 「……WHAT’S?WHY?」 荊軻 「……這樣去也沒錯啦。 只是不戰鬥的話,難道要放棄嗎?」 天草四郎 「沒這回事。也就是說呢 ——我們來偷吧!」( ·∀· ) 全員 「咦——!?」 - *1 美術館陳列品參考鄉民意見大概是這樣,還有兩個看不出來,懇請指點 m(_ _)m https://i.imgur.com/sIQgNF3.jpg
- 乖孫被稱讚頭腦很好,阿嬤感到欣慰。(咦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252.17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614898142.A.375.html
1月前
っ'-')╮丟 十━━ 好可愛哈哈哈
03/05 07:17, 1F

1月前
這隻聖杯是這間「北」術館的象徵。←有個錯字喔。 然後
03/05 07:22, 2F

1月前
,繼續感謝翻譯。
03/05 07:22, 3F

1月前
是說把八連雙晶作為展示櫃素材也真猛……
03/05 07:25, 4F
感謝指正!已修改。
1月前
感謝翻譯
03/05 07:41, 5F

1月前
感覺是估達子
03/05 07:55, 6F

1月前
感謝翻譯
03/05 08:16, 7F

1月前
卡蜜拉不是也做出八連雙晶了嗎(誤)
03/05 09:37, 8F

1月前
感謝翻譯
03/05 09:55, 9F

1月前
那個綠色石頭我也在想是什麼?還有那個車輪是布丁卡舊
03/05 10:26, 10F

1月前
寶具演出那個?
03/05 10:26, 11F

1月前
四郎「雖然成功零子轉移是好事」→靈子轉移
03/05 10:55, 12F

1月前
另外雖然很難好好說明,但我覺得說四郎愉悅仔沒問題耶
03/05 11:03, 13F
感謝校對! 等你長文解析啦,最愛看你的四郎小論文了(ゝ∀・*)
1月前
他本來就是(X
03/05 12:54, 14F

1月前
靠邀有姬路金字塔沒注意到wwwwww
03/05 13:13, 15F

1月前
四郎真的很愉悅 by第3次在池子中掙扎的御主
03/05 13:52, 16F

1月前
這劇情蠻有趣的,非常感謝翻譯!
03/05 15:00, 17F

1月前
Voyager跟天草都好可愛
03/05 15:00, 18F

1月前
別忘了牆上兩幅畫,蒙娜麗莎跟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
03/05 16:41, 19F

1月前

1月前
另外21:9的手機右下會多一塊凱涅斯的盾牌
03/05 16:58, 21F
感謝補充!圖片借我用一下嘿 那兩張太出名被我自動忽略XD
1月前
推 謝謝翻譯
03/05 19:35, 22F
※ 編輯: parulky (123.193.252.172 臺灣), 03/06/2021 00:08:02
1月前
翻譯讀起來有聲音XD,這次劇情有二世參與很有趣,期待下集
03/06 01:24, 23F

1月前
綠色的球... 我怎麼看起來很像Jojo的石假面 XD
03/06 03:57, 24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