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鈺王府後院-番外2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4(1404)
留言18則, 14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鈺王出了一趟遠門,去了北方三個月。 本來他是不用去,但洛昀秋送來了一封信,上頭寫明軍餉、軍糧、軍裝如何被當地太守貪墨,人頭如何充數,舊米如何換新米,一片鐵石如何拆兩刀用,用詞含蓄但意思無比坦率:再這樣下去,士兵們恐將立地成佛。 北方軍權牽扯到皇室的勢力分布,聖上要鈺王親自去看一下真假。鈺王樂意又不樂意,樂意的是他有機會把人再安插進去,軍與糧兩邊插手;不樂意的是,鈺王要出門時,見洛水寒在被窩裡打著小呼嚕,坦著肚皮睡的正歡,他按耐著把洛水寒裝箱帶走的衝動,只能默默將被子拉好,免得這位嬌貴的小貴人被涼到。 睡!讓你睡!等醒來讓你想死我!。鈺王忿忿地想。 本來也不用去這麼久。 洛昀秋有人手眼線埋在太守那,鈺王人剛到,帳簿便送到他眼前。鈺王一邊讀帳冊,一邊四處查看閒逛,學學貪贓斂財的技巧,又理所當然地享用太守送來的宴席美酒佳餚,北方食物料理方式雖然簡單,但就勝在一個原汁原味,醇厚帶勁,就是妓子總是比不上洛水寒的透明乾淨,鈺王看著眼痛,暗忖是我陪妳睡還是妳陪我睡?便叫人唱完曲全回去。 太守是個明白人,左手笑呵呵地送酒送錢送人,右手書信一封,安排人馬偽裝劫匪來燒殺掠奪,把帳本紀錄連人一併燒光。鈺王深夜奔逃,背上挨了兩箭,逃到預定地,迎來了授命而來沈鐵馬,點兵圍勦太守府,人贓俱獲,全部進牢審訊。 鈺王本想直接負傷起行,早日回到京城,誰知沈鐵馬壓住不放人,大黑臉神采飛揚的露了一口大白牙,笑咧咧的說:「小將軍說了,為了讓小洛兒活得好,王爺得每片指甲都得長好的才能回京城。」 「小·洛·兒?」 「怎麼,小洛兒叫我妹一聲沈姐姐,我不能叫她一聲洛兒?」 沈家也是軍人家庭,沈鐵馬的父親是洛長流的旗下重要將領,跟著一起出生入死好幾次。若不是出了意外,沈洛兩家是有很大的機會結親。 「我妹的名字本來跟我是一對,金戈鐵馬的金戈,是小將軍他娘喊若真敢取這名字,她就要去死,我爹才改成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衿歌。」沈鐵馬笑裡藏刀的說。 鈺王:「............................」怎麼,嫌他不是洛家的青梅竹馬? 沈鐵馬大手一揮,送來一堆補藥餵食鈺王,甚至有小嬰狀的人蔘,連供品都少見品質,鈺王問沈鐵馬哪弄來的,他答:「我怎麼知道,太守府翻出來的吧,阿,我想起來了,是王爺府派人送來,今早剛到。」 鈺王說:「你怎不說是皇上送來。」 沈鐵馬一臉嫌棄:「那怎行呢,這傳出去會害死人。」 王爺府的就不害死人? 鈺王心想:除了小寒以外,其它跟洛家有關的人都很討厭。 因為藥好,鈺王的箭傷很快便養好了,他早收好東西迫不急待地要回家。此時出來已經兩個多月了,鈺王甚想家裡那隻軟軟小貓。 臨別前,沈鐵馬給了鈺王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裡整整齊齊碼了兩條獸牙項鍊,好看是好看,但太過血性,並不適合在京城裡穿戴。 沈鐵馬說:「北方的民族相信狼是神靈,狼牙是力量的象徵,掛在身上可以消災擋煞,永保安康。我很想說沒你的份,但洛小將軍說得很清楚,是給王爺跟小洛兒。」 沈鐵馬笑笑使勁捏王爺的肩膀,又說:「這匹狼是洛小將軍親·自打下來,也是他親·手 拔的牙,王爺,您的大舅...........洛小將軍實在很勇猛,對吧?」 鈺王甩開沈鐵馬的手,說:「的確厲害,我還是趕快回去給我的大舅子多撈點軍餉,免得他殺的狼肉來不及餵這一大票人。」 這話倒是說的實在,沈鐵馬無話可回。 這一路風塵僕僕,又花了十來天終於回到京城,進城時滿城的梔子花都開了,風中都帶著甜香,鈺王無心欣賞,命馬夫直奔王爺府,也不先進宮述職。兩個月的行程拖成三個月,洛小貓要翻天了。 進府之後,鈺王簡單擦洗過後,便去了湘竹院。鈺王想洛水寒見到他可能會傻 楞楞的直盯著他,兩人又要玩個你追我跑,這次就跑個二十來圈吧,多耗耗洛水寒的體力與怒氣。 又想該怎麼帶那條獸牙項鍊,洛水寒有滿衣櫃的漂亮裙子,但沒一件適合那條項鍊。 鈺王一邊想一邊踏進湘竹院,直往屋內走去,院裡的奴僕連忙跪下行禮,沈衿歌只來的及說:「王爺........」 鈺王手一揮,以手勢命退他們,便進了裡間,裡頭卻是空無一人,只有碼的整齊杯碗茶具與箱籠,地上沒有凌亂的紙畫,榻上沒有平舖的各樣玩具,屋裡沒有洛水寒的身影。 鈺王回頭往外走,仍是沒找到洛水寒的蹤跡,只見院外的鞦韆因風晃蕩,上面佈了淺淺的一層灰塵,似乎有段時間沒人坐過了。 人呢? 鈺王又往內走一遍,發現床簾正垂掛著,鈺王撥開床簾,發現自己各種的披風衣裳裡衣亂糟糟的堆了一大團在床上,而這團衣服中間,便是捲曲著身子的洛水寒。 怎麼拿了那麼多衣服過來? 鈺王不解,伸手翻一翻,拿一件看,是他常穿的常服,裡頭洛水寒突然翻身,用力拍開他的手,氣勢洶洶的搶回鈺王手上的衣服,抱在懷中,眼神凶狠。 鈺王一愣,說:「小寒,是我,我回來了,等很久吧。」 洛水寒沒有反應,連表情都沒變,只是低頭將臉埋進懷中的衣服,再從縫間露出一雙大眼盯著鈺王。鈺王心軟的不得了,伸手要摸,洛水寒偏頭閃過,整個人慢慢後退到床的最裡邊。 鈺王再靠近,這次洛水寒露出兇煞的表情,又拍又抓地要把他驅離,鈺王被抓疼了,退回到床邊,洛水寒仍是一臉兇樣,又突然伸長身子,鈺王心中一喜,未料洛水寒卻是小心翼翼的把床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拉回到身邊。 這是怎麼了?要他的衣服卻不要人? 鈺王內心起了一個不太好的預測,試探的說:「小寒,你再這樣,本王就走了。」 洛水寒逕自忙碌地將衣服重新包圍住自己,沒聽鈺王說話。 鈺王站起身,後退幾步,再後退幾步,一邊退一邊喊小寒,洛水寒最後終於抬頭看他了,但也只是看,沒有任何表情跟動作。 鈺王一路退到門口,叫了好幾聲,等了一會,沒預料中的洛水寒飛奔衝來關門,只有他像傻子一樣一直重複:「本王要走了,真的要走了,真的真的要走了,真的真的真的要走了,等一下就走了,真的要走了,真的真的要走了............」 鈺王表情撐不住,只能用手遮住臉。 他被自己的發現打擊到了:洛水寒忘記他了! 這隻沒有良心的臭貓! 緩了好一陣子,招來沈衿歌來問,便得知他剛離家時,洛水寒天天在他院子裡玩,後來也不知怎麼回事,某天突然鬧起來,硬要拿了一堆王爺的衣服回湘竹院,要不是蘇盛攔著,連被子都要搬回來。 洛水寒回湘竹院後,成天便懨懨的窩在衣服裡,不玩也不動,就抱著衣服睡覺。 沈衿歌也很擔心,正因鈺王回來而放心,但見洛水寒對真人反倒沒什麼反應,心又提起來了。 鈺王:「以前可有發生過?」 沈衿歌:「沒有...............也許過幾日,等主子重新習慣,便好了?」 習慣。 這兩字讓鈺王心情惡劣起來阿。是阿,習慣,洛水寒待在王爺府是習慣,待在湘竹院是習慣,待在鈺王身邊也不過是種習慣。 鈺王在與不在,只是讓洛水寒的生活中有了改變,習慣與不習慣而已。 鈺王越想越不舒坦,回到裡間對縮在床上的人大喊:「洛小寒,本王真要走了!」 洛水寒從衣堆裡露出亮晶晶的大眼,警慎地盯著鈺王,鈺王見他不來攔,心中更氣,便怒氣沖沖離開湘竹院,往陳氏的院落走去。 陳氏在鈺王出門期間,給他生了個白胖兒子,她本育有一子,現在又誕下第二子,在王府的地位是穩固不可動搖。 鈺王去梧桐院逗弄了小兒一會,又考校嫡長子的功課,享受一會親子之樂,天邊漸紅,鈺王便留下來用膳。陳氏家裡送來了兔肉,醃製的大半夜,乾鍋炒起來最是好吃,鈺王吃完飯再陪兒子玩了一會,陳氏含蓄的問鈺王是否要留宿,鈺王正要答應,後頭的蘇盛便上前一步,在鈺王耳邊低低說了一句話。 鈺王沉靜的聽著,表情沒變,但陪了他那麼久的陳氏,一見便知鈺王心情轉好,在心裡幽幽嘆氣。 果不其然,鈺王說他還有事,便回前院了。 陳氏為幼子整了整裹身的小被襖,看著燭光的側臉一臉沉靜,不知在想什麼。 原來是洛水寒吃完晚飯,不知怎麼回事,默默跑到鈺王的院子,便坐著不走了。 鈺王心想臭小貓心裡還是有我,心情愉悅地回到了房裡。洛水寒已經洗漱好,髮末還帶著些微的濕氣,整張臉是被熱水泡紅的紅潤,坐在榻上百般無聊似的來回晃腿,整個人又乖又軟,鈺王忍不住伸手要摸,又被閃過去。 鈺王不悅地彈舌,這是他在平時不會做出的動作,太過不文雅,但洛水寒弄得他心浮氣躁,無法沉澱下來。 鈺王拿來獸牙項鍊在洛水寒面前晃:「小寒,這是洛昀秋給你的禮物,保平安。」 洛水寒沒有反應,連撥也沒撥,只是在縮著身子抱著腿發呆。 鈺王有點挫敗的想:連洛昀秋是誰也不知道了嗎? 鈺王決定先招來熱水,好好的沐浴,泡在熱水裡放鬆疲憊的身子,他可是急趕慢趕的趕回家裡,連一晚覺都沒睡好。 洛水寒悄無聲息的繞過屏風,走進來趴在桶邊,小手在水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鈺王在水中偷捏他的手,洛水寒這次沒躲,只是偏過頭,有點困惑的看著鈺王,小扇的睫毛在眼下露出淡淡的陰影,鈺王心中一癢,探首想親,又被閃開了。 就寢時,鈺王在床上等了老半天,洛水寒就是坐在榻上上不過來,抱著腳,張著圓滾滾的眼,不知道小腦袋瓜裡到底裝了什麼東西。鈺王放棄跟洛水寒溝通了,他身子極乏,很快便是朦朧了,在將睡未睡之際,感覺到身旁的被子重重一沉,有個又暖又熱的軀體靠向他。 鈺王努力抓回快沉下去的思緒,張眼一看,洛水寒把頭枕在他的手臂上,整個人都靠在他身上。鈺王親了親洛水寒的額頭。 「臭小寒..............我累得要死你還這樣。」鈺王喃喃抱怨。 洛水寒扯了扯鈺王的衣襟,小聲地說:「王................」 「?」 「.............王爺...........」 「............我在。」 鈺王一頓,用力抱了抱洛水寒,聞他身上的味道,親他。洛水寒的口味還是像小孩子一樣,喜歡甜,晚上睡前都要喝一杯加了糖的熱羊奶,身上都帶著一股淡淡奶香味。 「........王爺...........」 洛水寒一聲接一聲小小地叫,鈺王很有耐心,一句接著一句應,直到睡著。 前一晚再怎麼折騰,朝還是要上,隔日鈺王到點準時醒來,起身正要下床,洛水寒也跟著彈起來,一臉驚嚇地看著他。 鈺王被看的莫名其妙,要把人塞進去棉被裡繼續睡,洛水寒反倒掙扎起來,極度不願意,鈺王只能由他去。 外頭蘇盛已經備好朝服帽鞋襪腰帶玉牌,要服侍鈺王更衣。洛水寒一見到那些東西眼睛瞪得更圓了,見蘇盛為鈺王束髮,他傻楞楞的看著,突然間伸手一揮,把桌上的東西全部掃到地上! 「小寒!你幹嘛!?」 洛水寒被鈺王的大聲嚇到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接著他便粗魯的推開蘇盛,搶走梳子,用力抱住鈺王的腰,眼睛裡已經蓄滿淚水。 「王爺.........」洛水寒突然大哭起來,淚水大顆大顆的滾落,哭的整張臉都皺了,沾濕兩人的衣服。「要不見了.....................!」 鈺王真被嚇到了。 不管怎樣先哄再說,鈺王連忙捧著小臉低聲哄,又是摸頭摸背親嘴,卻怎麼也哄不停,洛水寒哭喊著不見了,越哭越大聲。 「喵!喵!喵!」 落水寒不知想到什麼,開始學貓叫,還想把衣服給脫掉,嚇到鈺王連忙斥退眾人,拉住洛水寒的手不讓他亂動,洛水寒便直接將鈺王的往自己身體亂按,一邊哭一邊把眼淚鼻涕都抹到鈺王身上。 莫非洛水寒是在色誘他,不想讓他走............? 鈺王再一次被自己的猜測震驚到了。 「別脫,別脫了!你哭成這我還對你怎樣那不是禽獸嗎.........!別哭,我不出門了,都陪著你好不好..........你別再脫了!再脫我真亂來了!哭著這麼醜!乖乖乖乖乖. .............不是再兇你,你怎麼哭都好看,我最喜歡你了............乖,小寒最乖最可愛了.............」 鈺王費了很大的工夫才終於將洛水寒哄好,覺得自己上朝跟人舌戰,下朝跟人策劃都沒那麼累。但看見洛水寒哭成這樣,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抱歉,除了新婚那一夜,鈺王再也未曾看過洛水寒哭過,只能乾癟的講著各種蠢情話來哄人,怎樣都不能把人丟著不管。 「乖,我不會不見,我就在這裡........不信你自己摸,人就在這裡對吧。」 「會不見.............」 「不會!我保證!我發誓!」 洛水韓方才哭得聲嘶力竭,眼睛紅腫,眼皮都是平常的三倍厚,鈺王連忙將手巾泡水,濕濕涼涼的敷在洛水寒的眼上。 洛水寒眼睛被矇著,還是小小聲地學貓叫。鈺王聽了都想扇自己兩巴掌了,他捧在掌心裡呵護的小貴人沒被別人欺負,反而是他自己弄得洛水寒這麼委屈可憐。 鈺王千方百計用盡花招,說自己箭傷未癒驚嚇過度,硬是告假了一周,中間被皇上逼得緊,也只是趁洛水寒午睡的空檔匆匆進宮面聖,再說自己心神不寧匆匆回府。 這幾日洛水寒黏他黏的緊,去哪都要跟著,別說更衣沐浴,連如廁都想跟進來,是被鈺王強硬的擋在外頭,而洛水寒眼睛裡稍稍遺漏了鈺王的身影,便哭得像被遺棄的小貓,鈺王真是拿他無可奈何。 洛水寒就是他的罩門。 後來,鈺王決定給洛水寒做了幾套窄袖寬裙的騎裝,將兩枚獸牙鑲在腰帶上,洛水寒氣質軟,穿起來還是又嬌又可愛,但整身搭配起來帶了點北方風情的俏麗。 洛水寒換好衣服,鈺王便強硬的帶他出城跑馬。一開始洛水寒抗拒的厲害,非常不願意出府,但一到郊外,倒是玩得又野又開心,在草坡裡滾出一頭亂草,還吵著要讓鈺王騎著馬載他多跑幾圈。 鈺王心想:很好,膽子練起來了,以後再要出遠門,就能直接帶走了。 當然,像這次危險的差事,鈺王下定決心再也不接了。 鈺王有點怕如果他怎麼了,洛水寒真可能會跟著一起怎麼了。 END 有貓在,不遠遊,遊必有貓 沈鐵馬對洛水寒的稱呼想了好幾次,使用任何與洛水寒相關的暱稱是不行,沈鐵馬也不願意用昀秋或妹妹來代指洛水寒,最後只能用姓氏代替 只有鈺王能用小寒來叫洛水寒,因為能被認定是閨房小名,只要別寫出來,怎麼叫都可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8.6.23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1242703.A.E7A.html ※ 編輯: appleothree (49.218.6.232 臺灣), 01/21/2021 23:35:16
1月前
學貓叫這招有猛
01/21 23:55, 1F
只有小寒能做,正常人做完全是引發尷尬癌發作
1月前
完全是被遺棄的後遺症...
01/22 00:01, 2F
養寵物是一生一世的承諾~~~
1月前
所以沈鐵馬知道兄妹倆交換的事情嗎?
01/22 00:19, 3F

1月前
小寒貓真的好可愛(我這個人很簡單)
01/22 00:19, 4F

1月前
應該知道吧,不然不用糾結稱呼
01/22 00:35, 5F
沈家大哥看洛家兄妹心情非常複雜~
1月前
小寒喵好可愛又心酸酸
01/22 01:25, 6F
小寒負責幸福快樂~
1月前
好在意昀秋知不知道小寒被捧在手心疼啊 他應該很掛
01/22 01:43, 7F

1月前
念小寒吧QQ
01/22 01:43, 8F
應該是知道,不然應該是送狼屍過來,而不是送狼牙
1月前
我家的孩子是會在我出遠門回家後直接跳上來踩我XD
01/22 01:49, 9F
想被踩~~~~~~~~(舉手)
1月前
有貓就必須給讚
01/22 01:53, 10F

1月前
有貓就推xD
01/22 02:06, 11F

1月前
好喜歡這對啊
01/22 07:59, 12F

1月前
喵喵喵這招太猛了
01/22 08:37, 13F

1月前
推!
01/22 08:59, 14F

1月前
貓貓
01/22 09:33, 15F
謝以上六位的推~洛小貓專職賣可愛
1月前
元配那邊有戲!(抖)有本事三妻四妾就要有本事保心
01/22 10:20, 16F

1月前
尖上的那個人啊王爺(戳額頭)比較喜歡秋將軍和沈家
01/22 10:20, 17F

1月前
兄妹www
01/22 10:20, 18F
哥哥這邊是天時地利人和的什麼都有的甜蜜美夢,妹妹那邊就是酸甜苦辣的滄桑人生百態突然想到如果設定改成星際文兄妹就不用互換了!! 沈鐵馬能大方追求洛昀秋了,鈺王不會認識洛水寒(驚) ※ 編輯: appleothree (49.218.6.232 臺灣), 01/22/2021 13:57:06 ※ 編輯: appleothree (49.218.6.232 臺灣), 01/22/2021 15: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