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皇子和侍衛被算計了(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Ζ)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2(1312)
留言16則, 14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文梗:你穿越到古代 發現自己是出生就被認為不祥的皇子 防爆結束 ========================================================= 翟泰從小就不喜歡自己的名字。 一來是這個姓氏有點生僻。 讀小學時,起先同學認不得這個姓氏,亂唸一通,什麼「習泰」、「羽泰」、「佳泰」、「鳥泰」,後來就算糾正了,有些愛作弄的還是故意喊錯,最後「鳥泰」成了他們口中不懷好意的綽號,有時還變本加厲地多加一個字:鳥太太。 二來是這個名字在動漫圈裡的諧音義,使得上了國中後他又多了「太宅」、「宅宅」、「肥宅」等綽號。偏偏他還真的愛看漫畫,還會無師自通畫個幾筆,甚至還迷上了BL漫,成了「大宅門」中十分冷僻的「腐男子」一支。稍微慶幸的是,「宅腐」的諧音名字由早他五年出生的大姊承擔了——他大姊叫翟馥(而他大姊對動漫畫絲毫不感興趣,以至於在成長過程中僥倖避開了「宅腐」這類綽號)。 迷上BL漫的深層原因,不可告人。 因為他發現自己喜歡的是男人,不是女人。 還好上高中後,動漫社裡的腐女同學對他的性取向毫無興趣,只對他筆下的美男子感興趣;也不會嘲笑他略偏纖瘦的身材和過於秀氣的長相,只會要他畫出長得比他更秀氣更娘的受。活了十五年,他終於開始覺得學校生活有趣起來。 這樣的好日子過了兩年多,卻在一次意外中戛然而止。 那天他交出推甄報名表,去了社團,跟一個長期合作的學妹討論校慶社團成果展作品的大綱。學妹是個同人寫手,但他們這次想推出原創作品,也是他們第一次的嘗試,他們打算先出個短篇本,如果反應不錯,就擴展成中長篇,在年底那場cwt上販售看看。 兩人越討論越興奮,直到社團時間結束,離開學校後還站在公車站牌下談了一個多小時,錯過不少班公車,才不得不收了話題。學妹上了公車後,他還意猶未盡,仍然坐在公車亭裡在素描本上打著各種分鏡草稿。 直到一道陰影落在圖紙上。 他抬起頭,看見一個兩年多沒見的舊識。 方才腦海裡縈繞的創作靈感轟的一聲消散無蹤,那從小累積了六、七年的晦暗記憶瞬間紛湧上來,彷彿這兩年多來那些嘲弄從沒停息過。 「喂,好久不見。」那人撇著一邊嘴角笑著說。他比國三那時又更高大了,竟然一伸手可以搆到公車亭的遮雨簷邊,還略彎下腰看著他,一副散漫的樣子。 他低下頭,深吸了幾口氣,努力遏抑身體細微的顫抖,合上素描本收進書包,素描本卻被那人一把拽住,他一驚,正要拽回,本子已經脫手,落入對方手裡。 「喂,幹嘛不理我?不記得我是誰了?」那人把本子揚了揚,「這裡這麼暗,小心近視加深喔。」 「你想幹嘛?」他咬著牙低聲說。 「我?沒想幹嘛啊,碰到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來打聲招呼問候問候啊。沒想到你竟然會畫畫啊,借我看看!」那人作勢迎著公車亭的日光燈光要翻開素描本,他趕緊伸手奪回本子,「不行,還我!」 那人迅速把手舉高過頭,他揮手落空。「幹嘛不行?這麼小氣?我看一下又不會怎樣。」 「高天助,還我!」他站定,一字一字咬牙道。 「哈,所以你記得嘛!害我緊張半天!」高天助還是掛著一副吊兒郎當的笑容,絲毫不把他說的話當一回事,乾脆舉著雙手抬著頭,找了個光線還行的角度,翻開了素描本。 「高天助!我不想給你看!你可不可以尊重我!」他又憤怒又羞恥,本子裡不只是畫了人物設定,還有裸體,甚至還有攻受做愛的草圖!絕對不能讓這個帶頭拿偽娘和阿宅嘲笑了他六年的仇人看到!不然他接下來的人生就毀了! 「幹嘛這麼緊張兮兮?畫得難看我又不會笑你,還是——」高天助露出詭異的笑容,邊翻頁邊輕鬆地躲閃他搶奪的手,「你有畫女生裸體?唉呦,都是男生有什麼好害羞的,我不會大驚小怪啦,我看過的可多了,不過看起來怎麼都是男的——」 他話音一頓,整個人也停住不動。翟泰腦中閃過不祥的念頭,順著望過去,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果然是兩個男人裸體交歡的圖,而且兩根直翹挺立的陽具還畫得特別仔細清楚。 腦裡轟的一聲,接著一片空白,翟泰想說些什麼掩蓋過去,卻說不出任何字眼。他眼睜睜看著高天助緩緩把素描本放下合起來,轉頭看向他,皺著眉頭,表情怪異。 「你……你該不會是……喜歡男的吧?」 他的祕密,他最不想讓這個人知道的祕密,就這樣,攤開了。他想搶回素描本,他想拔腿就跑,但他全身動彈不得。他別開頭,不作聲,等著即將砸下來的羞辱。 一片沉寂,除了路過的車聲,沒有人開口。過了不知多漫長的一刻,高天助終於有了動靜。 素描本遞到他眼前,高天助的聲音輕輕響起,「對不起啦。」 他怔了一下,這是他頭一次聽到高天助道歉。他沒作聲,只是接過本子,轉身背對高天助,將本子和散落的鉛筆和筆盒一一收進書包,然後起身要走。 「翟泰,對不起。」高天助在後頭叫住他,這好像也是第一次高天助正正經經地叫他本名。他站住,但沒回頭。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他打斷,「算了,隨便你。」說完他便大跨步離開。他不想再聽見高天助任何一句話,可以的話他想要離高天助越遠越好,最好能跟高天助一生再無瓜葛。 「翟泰!不是,我真的很抱歉,其實我……我……」高天助竟然從後頭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他的手勁太大,翟泰一下甩不開,不得不一面轉身一面伸手抓他的手腕往後推。但高天助像是在跟他較力一樣,竟然紋絲不動。他氣極大吼: 「高天助,拜託你!你如果是真心道歉,就從此放開我!從小學到國中畢業,我被你嘲笑了六年還不夠嗎?你知道沒有你的高中生活是我過得最開心的日子嗎?我只求你離開我的人生,可以嗎!」 在慘淡的燈光下,翟泰竟然能清楚地看到高天助的臉色從緊張的漲紅瞬間轉為愕然的灰白。他的手從翟泰肩頭鬆開,緩緩滑落。 「是這樣嗎?……可是我是……我不是……」 翟泰有一瞬被高天助轉眼間氣勢消散的落寞樣子怔忪住,但他沒心情理會那一瞬怪異的感覺。他打斷高天助的囁嚅:「再見,最好再也不見。」 說完,他轉身快步離開。 走了一段路之後,沒想到高天助竟然又追了上來,「翟泰!等一下!拜託你聽我說!翟泰!」 他加快腳步,高天助的喊叫聲卻似乎越來越近。也是,高天助長得那麼手長腳長……一定是運動型的,好像很適合做這次出本的攻的原型,剛剛應該再看仔細點……不對不對,他平生最討厭的人怎麼可以當他筆下的主角!他甩開雜念,乾脆小跑步起來。眼前是個路口,綠燈的小綠人正在快閃,他要是趁機衝過去,應該可以藉著紅燈甩掉高天助。他往前衝刺。 「翟泰不要跑!」 一陣尖銳的剎車聲,他只從眼角瞄到一輛搶快的轎車撞上來,下一瞬間他被人從後頭抱住一個翻轉,但再下一瞬間他除了劇痛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翟泰在一陣痛中醒來,昏沉沉的,只感到背上壓著一具溫熱的軀體。 肌膚還有點濕濕的。 肌膚? 而且那陣痛,好像是從……屁股傳來的? 還有兩道喘息聲此起彼落? 一道喘氣聲從後頭噴在他耳邊,另一道好像是他自己發出來的? 還有一隻手緊緊握著他的……陽具,還上下擼動? 他邊喘息邊睜開眼,但眼前一片昏暗,只有微弱的光線在搖曳……好像是燭光? 不,搖曳的好像是他自己的身體,視線晃動得很,他實在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 但是他被晃(應該是被插和被擼)得太舒服了,舒服到他沒法集中思考。 如果這是春夢,那也夢得太鉅細靡遺,太有臨場感了,大概只有科幻片或H漫裡面那種虛擬實境裝置才做得到吧?不然以他這個毫無性經驗的人,怎麼可能夢得這麼詳細? 還是因為他跟學妹討論得太投入,他滿腦子都在構思H場面,以至於斯也? 不過既然都做了這樣的夢,不如就好好享受吧…… 「不許分神!」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傳入他耳中,那人還警告般地咬住他的耳垂磨了磨,有點刺痛又酥麻,他不禁呻吟了一聲,身體又軟了一下。 耳邊又傳入一聲低笑,「這麼敏感嗎?」 他覺得耳朵轟的熱了起來。 那人又笑,說,「那,這裡呢?」隨之屁股被頂得更深,還磨蹭了一圈,磨到一處時他忽然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喉頭溢出更重的呻吟。 「原來是這裡啊。」話聲一落,他就結結實實地體會了一陣前列腺高潮,他叫得嗓子都啞了,還射了,軟下,又被弄得勃起又射了——但是插在他屁股裡的那根還硬挺挺的毫無鬆懈之意。 天啊這是什麼樣的春夢!要是現實中能來這麼一次他好像也可以死而無憾了—— 等一下,他不是剛剛被車撞上嗎?難道他其實已經死了? 但這扎扎實實的肉體觸感和感官的快感,真實到難以想像是虛擬的幻境啊。 不不不,其實人類最大的性器官是大腦,一切感受都是大腦神經元末梢的化學物質的作用——所以他現在是桶中之腦?他該不會已經死了大腦被摘下來做實驗? 「又在胡思亂想什麼?是不是嫌我不夠賣力?嗯?」他又被重重頂了好幾下,忍不住叫了出來,接著那人把他翻過身來——那根碩大硬挺的陽具還插在他體內,被這麼一轉,整個磨了一百八十度,磨得他全身酥麻發抖使不出力,也說不出話來,只嗚啊哼叫著任憑擺布。 不過這一來,他終於能看到身上那人的樣貌了—— 高高高高天助! 他嚇得整個人清醒過來,春也不發了,小鳥也萎軟了,他抬起手用力推著眼前人的胸膛想把他推遠點——啊這肌肉觸感好好,又硬又厚,是他的菜—— 等等!這是高天助啊!他在想什麼! 等等等等!為什麼他和高天助會抱在一起做這種事?到底發生什麼事? 他瞪著眼前上一刻還恨不得一輩子不再見面下一刻就抱在一起翻雲覆雨把自己搞到神魂顛倒高潮迭起的人,但好半晌說不出話,腦子一片混亂。 什麼時候高天助留起了長髮?披散在肩上,被汗黏得一綹一綹的,還有幾縷貼在臉頰上,看起來好誘人……沒想到他脖子挺長的,喉結好明顯,還有線條分明的鎖骨和鎖骨凹,漂亮得就像他理想中的攻…… 等他回神,他的手指已經搭在人家的鎖骨和喉結上滑來滑去……他一驚,縮回手,但手被高天助一把抓住,送到唇邊,用舌尖一根根地舔起來。 他又不行了……體內那根又熱又硬的肉柱又開始動了起來,越動越快,更過分的是,高天助放開了他的手卻俯下身體開始騷擾他的耳朵,他的頸側,他的胸口,最後又吻住他的嘴,舌頭伸進來又攪又勾,把他搞得說不出話,也沒辦法再專心思考。 算了,先享受眼前的美色再說…… 果然色令智昏啊…… 在不知道換了第幾次姿勢後,高天助終於射了出來,謝天謝地,他終於可以思考了——但是他現在連動一根手指,不,動一條神經元的力氣都沒有了。 翟泰軟軟地趴在高天助胸口上,直不起身來。高天助一隻手順著他的背脊一遍遍地來回撫摸,另一隻手順著他的長髮(是的,他也留了一頭長髮)來回撫摸。溫柔地就像在摸著小貓一樣——他腦海裡浮起一幅景象:國二的高天助蹲在校園一個角落裡餵貓,一邊摸著小貓的背。 他恍惚想起來,那時候他心裡有一絲莫名的羨慕和渴望。 這胸膛好舒服啊。這雙大手好舒服啊。這一定是夢吧。等他醒來再思考吧。他昏昏沉沉地又失去了意識。 他被一陣刺鼻的氣味薰醒,睜眼一看,眼前的人還是長髮高天助,只是長髮紮在腦後,身上有了衣服,是一身黑色夜行衣,嗯,這式樣好眼熟。隨即一隻手掌捂住了他的嘴,高天助豎起一根指頭放在唇上搖搖頭。他懂了,微微點頭。 高天助接著一手撈起他扛到肩上,他一驚,還好發現自己也穿上了衣服,也是一身黑。 牆外傳來細碎的聲音,是人在說話。 「人在裡面,聽起來沒動靜,應該是放倒了。」 「那趕快進去把事辦了。」 「你確定那藥的藥效夠?我可不想和那姓高的交手,咱倆一起上都可能還傷不到他。」 「大人給的怎會有差錯,說藥效一發作,放倒足足兩個時辰無虞,現在才過了一個半時辰不到。哼,要不是你手腳不夠俐落,驚動到後門的守衛,我們也不用繞路走,多花那冤枉時間。」 「是是,是我的錯。」 「繞路後還驚動了巡邏的,又害我們躲了半個時辰。」 「那可不能怪我,是他改了路線!」 「還有一開始要不是你下藥時手抖,引起那姓高的疑心,調虎離山不成,我們現在也不必擔心要對上他!」 「好了好了,快進去吧,別囉嗦了。」 「你這回可得穩當點,別再出差錯驚醒那姓高的了。」 「曉得曉得。」 那兩個多嘴的刺客還在門外瞎聊時,翟泰已經被高天助輕手輕腳地塞進屏風後的櫥櫃裡。雖說櫥櫃門上有雕花鏤空,但屏風還是擋了他大半視線,只依稀看見高天助躺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全身蒙了起來。 他忽然心臟一陣疾跳。這不就是某個古代場景?而且橋段似曾相識。有人要謀害兩個人,先下藥放倒再行刺——然而下的卻不是迷藥,反而是春藥?不然高天助怎麼會那麼勇猛持久金槍不倒?他又怎麼會沉迷於高天助的美色無法自拔?他雖然剛剛昏睡過去,但那應該是過於操勞所致而不是中了迷藥。而且高天助看來似乎清醒得很,還有力得很,可以一手把他扛起來。對付刺客應該不會有問題—— 可是等一下,高天助會武功嗎?那兩個刺客口中那個姓高的好像很強,但會是剛剛跟他滾床單的高天助嗎? 但這個高天助的身手看來的確有兩下子,做完那麼激烈持久的床上運動後,扛著他走來走去呼吸依然平穩,腳步依然輕盈無聲,動作也依然俐落。或許不用擔心?而且那兩個刺客聽起來怎麼有點烏龍? 烏龍刺客?這設定好像聽學妹講過? 在他胡思亂想之際,房門被人推開了。雖然來人似乎很小心,但吱呀聲在一片寂靜的房間裡還是有點響亮。來人似乎在門口停留了一會兒,才繼續往內走。眼睛已經適應黑暗的翟泰這時也透過鏤空縫隙看到了兩道人影往床邊挪近,沒幾步便遮住了床上蒙著被的高天助的身影。 兩個刺客駐足片刻,然後揚手掀起棉被——剎那間一道銀色刀光閃過,床邊兩個人影同時往後栽倒,卻沒落地便被床上的高大身影截住,猛力一扯,落到大床上。高天助步下床,把兩具身體擺正往床裡塞了塞,拉過棉被從頭到腳密實蓋住,再抽出落在床上的刀,用床邊的帳幔擦拭掉刀身上的血,收回腰間的刀鞘,挺直身子,然後轉身。 翟泰站在屏風旁看著他,啞口無言。 他想起來了。 這是學妹跟他說過的劇情大綱。從滾床單開始到行刺結束,都是學妹事先寫好的內容,他們剛剛還在社團討論各種細節設定,調整劇情架構和邏輯。雖然這段內容不是成果展要用的(成果展只能出普級本),但他們討論得太嗨,已經情不自禁地在構思cwt要出的完整版了。 他還在發呆,高天助已經上前拉住他的手。「我們得快點離開這裡。」 他的聲音低沉有力,不完全是翟泰熟悉的那個少年高天助的聲音。 「高……天助?」他好不容易說出話,聲音也不是他自己的了,但又有點熟悉。 眼前的人皺皺眉又睜大眼,「翟泰?你是翟泰?真的是你?」 他點頭,眼前高大的人忽然一把抱住他,把他緊緊壓在胸前。「是你……太好了……是你……」 他的聲音略帶哽咽,翟泰靜靜讓他擁抱了一會兒,才推推他說:「高天助,你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高天助緩緩放開他,「我有點眉目,但我們先離開這裡,找個安全地點再說。」 他點點頭,「這裡是哪裡?從那兩個刺客說的聽起來,這裡好像也不算是他們的地盤?」 「對,但也不是我們的,行刺你的人想要一箭雙雕,所以這裡不宜久留。」 高天助說完,牽住他走出房外,很快望了望四周,便摟住他的腰,騰空躍起,他還來不及驚叫,兩人就已經踏在一片瓦片屋頂上。又幾個飛躍起落,他已經暈頭轉向不知天南地北地被高天助帶到一處遙遠的樓閣上安置。 「這裡是我預備的藏身處,沒什麼人會來,視野又好,目前很安全。」高天助歇了幾口氣,在他身邊坐下。 「我們……為什麼會在古代?」 高天助停頓了很久才開口。「你……你記得來到古代之前的事嗎?」 他想了想,「我記得我在路口被車撞,可能昏迷過去,醒來後就在這裡……跟你在床上……那個……」後面的事太羞恥,他說不出口。 「那個?你是說……」高天助神色一變,挪開視線,扭捏起來,「該不會……在那個的時候……是你?」 他咬著唇,別過頭,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盡可能用最平淡的語氣和最快的語速把話講完:「我醒來的時候感到一陣屁股痛背上壓著一個人在幹我後來他把我翻過身來我就看到是你可是又有點不大像你我是說頭髮太長臉又有點老後來我們就一直做做到我累到睡過去然後被你用什麼東西熏醒然後刺客就來了。」 接下來是一段漫長的沉默。漫長到他忽然懷疑其實高天助整個人已經從他身邊消失了,轉頭一看人還在,只是抱著整個腦袋埋在膝蓋間,他才鬆了一口氣。他抓了抓頭,訥訥開口: 「那個,要謝謝你救了我。」 「沒什麼,你沒事就好。」從膝間傳出有點悶悶的回答。 「那個,車禍時也是你撲上來幫我擋車子吧?」 半晌,才又傳出悶悶的「嗯」。 「謝謝。可是你幹嘛這麼不要命?」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想你死掉。」 「喔。可是結果好像也一樣,還多連累你一條命。」 「翟泰。」 「嗯。」 「我其實想跟你說……你現在能聽我說嗎?」 「嗯。」 「我想跟你說,我真的很後悔。我不知道我傷你那麼深,我小時候真的很不懂事。真的很對不起。可是你聽我說,其實……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你。」 「什麼?」 「我本來不知道那是喜歡,直到上了高中有兩年多跟你分開,我一直想起你……同學會你都沒來,Line群組你也沒加,我一直跟別人打聽你的事,後來,後來我終於懂了,我終於明白我喜歡你,很喜歡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我去找你,我去你的學校好幾次,終於碰到你,可是我並沒有那方面的想法,只想說就做朋友就好了,能見到你我就很滿足了,可是我不知道……雖然知道你也是同性戀我好高興,可是你討厭我……我搞砸了一切……我真的很後悔。」 高天助停了下來。他沒開口,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沉默地等著。 過了一會兒,高天助終於繼續說。「我比你早過來大概一個多月吧,我醒來的時候,這個身體的主人剛中劇毒,結果死而復生,嚇你一大跳,喔,那個時候不是你,是原來你這個身體的主人。我是代替他中毒的。那個時候的你是天朝的六皇子,但從小就被你母親隱匿身分送到這裡來,而我跟你一起長大,是你的貼身侍衛。喔,這裡是一個叫做鏑的偏遠小國,是你母親的母國。一個多月前,你的事情走漏風聲,所以有人來打算暗殺你。這就是我這一個月來知道的事。」 翟泰點點頭,這是他和學妹大致定下的設定,沒錯了。「所以他們為什麼要暗殺我,你知道嗎?」 「因為你生下來身上就有一塊奇怪的雜色鳥形胎記,天朝的大祭官早有預言說那樣的胎記是不祥之兆,會給天朝帶來大災禍。但是你母親不忍心,所以就想盡辦法把你送到這裡來,希望你一輩子都不要被發現。」 這段發展倒是新的,他和學妹還沒想到這裡。「我身上……真的有那塊胎記嗎?」 「有的,在背後,大概從左下腰到右肩胛骨處那麼長一條,而且顏色很漂亮,帶著朱紅、青綠和一些紫色,還滿像真的鳥。」高天助邊說邊用手指在地板上比畫著形狀給他看,尾羽拖曳得長長的,就像稚鳥,像翟。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詳細?」話一出口他就知道不妙,果然高天助但笑不語,笑容越來越詭異。他臉頰發熱,脫口而出:「不准想!」反倒逗得高天助吃吃笑了出來。他惱羞成怒站起身來作勢要走,高天助很快站起來拉住他。 「翟泰,你還在……討厭我嗎?你還恨我嗎?」聲音怯怯的,一點也不像他認識的高天助。 他沒動,也沒回答。 良久,高天助低聲說:「翟泰,你討厭我沒關係,可是可以讓我繼續護衛你嗎?我可以躲起來不讓你看到,可是我不想再和你分開,我也不想再看到你死了。」 他胸口一痛,雙眼一熱,眼淚湧了出來。 「我是討厭你,是恨你,我恨你老是嘲笑我,看不起我,因為……因為我很早就喜歡你了,你卻不懂!」他邊哭邊說。 身後,高天助用力抱住他,「翟泰,對不起!對不起!我小時候真的太笨太壞了,我真的……翟泰你不要哭,都是我不好!你別哭!」 他轉過身伏在高天助懷裡,他不想哭了,他應該很開心,眼淚卻停不住。高天助把他的臉抬起來,用拇指小心翼翼地擦著他臉上的淚痕,末了輕輕吻上他的眉頭,他的眼褶,眼角,側頰,鼻梁,鼻尖,最後來到嘴唇。他雙手托住翟泰的臉,吻得又深又溫柔,翟泰顫抖得站不穩,只能環抱住他的腰,靠在他身上,任他汲取。 經歷過一次死亡後,他們終於是彼此的了。 不管學妹接下來怎麼寫,設定會怎麼細化,他,翟泰,絕對不會再和高天助分開了。 因為他對學妹有信心,學妹絕對不會寫成BE。可喜可賀。 -- 這個故事點子一開始只有一個被算計的皇子和一個被算計的世家子和一個討厭自己名字的小孩,沒想到會寫得這麼長!後面都是邊寫邊編的,可能有前後矛盾、設定不切實際或邏輯不完善之處,還請多多包涵與指教!也希望能博君一樂! 與故事無關的小設定: 現代版的翟泰有三個兄弟姊妹:大姊翟馥,二姊翟桂,小弟翟安。 沒用上的設定: 古代版翟泰的名字是翟邰,古代版高天助的名字是高逐。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03.73.34.8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4385139.A.C95.html ※ 編輯: zigzag (203.73.34.89 臺灣), 02/27/2021 08:21:02
1月前
學妹專寫甜文的哦XDD
02/27 08:59, 1F

1月前
學妹絕對不會寫成BE戳中笑點XDD
02/27 09:23, 2F

1月前
學妹身負重任XDDD
02/27 11:26, 3F
謝謝各位對學妹的信心! 學妹絕對不負所望!
1月前
雖然不會是BE,但這樣的人設總覺得還是會虐
02/27 11:54, 4F
放心放心,學妹已經洗心革面努力降低虐度中
1月前
只有我被債台高築戳到笑點嗎XDDDDDD
02/27 12:16, 5F
你是知音!我一直想寫債台高築梗,抽到這條文梗後才靈感爆發XDDDDD
1月前
學妹最恨BE的話就很讓人安心
02/27 13:13, 6F
學妹收到囑託了!
1月前
推推
02/27 14:01, 7F
謝謝!
1月前
念出了債台高築+1 www
02/27 14:45, 8F
是知音二號! ※ 編輯: zigzag (203.73.34.89 臺灣), 02/27/2021 18:16:49
1月前
連到成語才知道翟怎麼唸XD學妹不會BE很棒!
02/27 23:00, 9F
不會唸沒關係,不要幫同學亂取綽號就好XDDDD 翟是破音字,唸成「宅」的意思是姓氏, 唸成「狄」的時候指長尾山雉或古代樂舞用的雉鳥羽毛
1月前
不be很重要啊!!
02/28 02:14, 10F
大家的幸福都掌握在學妹的手裡! ※ 編輯: zigzag (203.73.34.89 臺灣), 02/28/2021 02:23:57
1月前
求學妹多開幾輛車( ′ ▽ ` )ノ
02/28 04:34, 11F
沒問題!學妹是老司機了(
1月前
推,希望學妹不負眾望XD
02/28 11:33, 12F
好的好的!督促學妹(揮鞭
1月前
學妹千萬不能棄坑啊!!
03/01 11:34, 13F

1月前
抱歉按錯噓了啊啊啊啊啊
03/01 11:35, 14F

1月前
補推回來
03/01 13:54, 15F
沒關係沒關係XDDDD 棄坑的話翟泰還可以自己即興創作,不用驚 ※ 編輯: zigzag (114.44.79.223 臺灣), 03/01/2021 15:52:14
1月前
學妹很懂XDDD
03/02 01:24, 1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