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失憶-17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蜂蜜醬)時間3周前 (), 編輯推噓1(100)
留言1則, 1人參與, 3周前最新討論串1/1
     克里斯吃過午餐之後先回宿舍看一看,果然房門旁邊的牆上貼了一張要他十天內另覓新居的告示,因為貼在牆上他才沒注意,若非巴頓沒告訴他,他可能期限到了都沒發現。   凱特到晚上很晚才有空,克里斯先連絡仲介看房,仲介聽到他要租,聲音遲疑了一下,但沒有多說什麼,只請克里斯在他們下班前先去店面一趟,看房可以晚一點沒關係。   克里斯趕著處理該在今天送出去的公文和資料,還是不免加班了兩小時,好不容易匆匆下班開車到房仲公司的店面,他推門走進店裡時,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總覺得裡面的員工都用好奇的眼神看他。   說明來意後,穿著西裝的業務員納柏拿著早已準備好的房屋資料出來向他介紹,然後掛著一臉不失禮的業務笑容問道:「請問……你真的要租那間房子?我們還有其他條件很不錯的地方,要不要看一看?」   「不用了,那邊離我公司近,聽說房租也很便宜。」克里斯道。   「便宜是便宜……」納柏欲言又止。   「而且你剛才說還有附傢俱,很不錯啊,還可以租短期,很符合我的需求。」   克里斯翻閱桌上的資料,上面的照片顯示採光良好,傢俱也齊全,他只要打包私人物品就能住進去,不用額外買傢俱,非常適合他,不然以後要搬回宿舍還得想辦法處理傢俱會很麻煩。   「傢俱是以前的房客留下來的,請問你介意嗎?」納柏好像現在才想到詢問這件事。   「不會。房客為什麼把傢俱留下來?」   「因為……他們都過世了,家人也不想處理,屋主乾脆留著。」   「每一個都過世了?」克里斯裝作不知道。   「嗯……這點我先告知你。」納柏用嚴肅的語氣道:「住進去的房客大部分--幾乎,搬進去不久之後就因為各種意外或自殺,死了。」   克里斯邊看資料邊點頭,「這樣啊,那房租可以更便宜一點嗎?」   納柏看他在意的點居然是房租,似乎很傻眼,呆呆地看著他之後,才道:「呃,如果今晚你看過之後確定要租,我想應該是可以和房東協商。」   「你們真的要那麼晚去那裡喔?」後面一個女職員忍不住插嘴。   克里斯露出游刃有餘的笑容,「這種地方,晚上去看更有意思,不是嗎?」   和納柏聊了一會兒後,克里斯打電話問凱特大約幾點會回來,再和納柏約好時間,然後到要去的那間公寓附近的咖啡店消磨時間。   晚上十一點半左右,克里斯和納柏在公寓大門口等姍姍來遲的凱特,小跑步過來的凱特喘著道:「抱歉,停車位真難找。」   「不會,我才抱歉,還麻煩妳來一趟。」克里斯不好意思。   納柏看著他們兩人,往上指了指,「那……我們上去囉?」   他用感應卡刷開了一樓大門,走進去時克里斯沒有特別的感覺,他回頭看凱特,凱特也輕輕搖頭。   但搭電梯上六樓後,就不一樣了。   隨著電梯門往兩側打開,克里斯立刻感覺到一股濃厚的空氣流進狹小的空間,踏出去之後的感覺更明顯,整層樓的空氣彷彿水份過重的水蒸氣,或是氣體狀的膠水,濃稠得令他呼吸不太順暢。   凱特的狀況更嚴重一些,只見她微張著口不斷喘氣,剛才跑步都沒看她這麼喘。   「天啊,克里斯……」她湊近他肩膀小聲問道:「你真的要住這裡?」   納柏回頭看他們兩人,他不覺得有異樣,但兩個客戶的臉色看起來很差。   「你們沒事吧?」他問。   「沒事,她剛才太趕了,有點累。」克里斯搪塞道。   一層樓有四個門,納柏用鑰匙打開電梯右邊的門。這就是有問題的房子了。納柏伸右手進去打開燈,兩房兩廳的房子相當寬敞,內部傢俱的風格不太搭配,有的是穩重的黑白色調、有的是活潑的粉色系、還有可愛的花朵和瓢蟲壁燈,和南洋風情的藤編落地燈;餐具也有兩三種,看得出來曾經有個房客喜歡可愛的風格,還有好幾支卡通人物造形的湯匙叉子與碗盤。   克里斯和凱特深深呼吸著,努力在濃稠的空氣中吸取氧氣:一方面到處尋找問題來源,可是看遍整間房子都沒看到奇怪之處,更沒有鬼怪的蹤跡。   「會不會,問題來源其實不是這裡,是其他三間其中之一?」克里斯和凱特巡視臥室時問她的意見。   「可是……這裡……」嬌小的凱特臉色蒼白,好像隨時會昏倒,「比……外面、更……呼、呼……更糟……應該是這兒……」   他們看完之後,才發現納柏從頭到尾都站在玄關,沒有和他們一起進去。   「那麼,看完了嗎?」納柏問道:「可以走了嗎?」   凱特閉上雙眼點頭,迫不及待似地快步走出去。雖然走廊上的感覺也不好,但至少沒比屋內糟。   看他們的模樣,納柏覺得這筆交易應該告吹了,但還是照例問道:「確定要租嗎?」   「要。」克里斯肯定地回答,然後問道:「其他三戶都住了什麼人?」   「左邊對門兩戶是購屋自住的家庭,都有小孩;對面是兩個朋友合租,好像都是上班族。」納柏回答。   「他們有覺得自己的房子不對勁嗎?」   「好像沒有,也沒發生過特別倒楣的事。」   隨著電梯下降,凱特的心跳與呼吸也漸趨正常。電梯到了一樓,走向大門時納柏對克里斯道:「如果真的確定有意願承租,我就連絡房東,再和哈維先生約時間簽約。」   「好。」克里斯點頭,「希望能快一點,我的時間很趕。」   納柏開車離去後,凱特還是覺得不太妥當,對克里斯道:「你搬家那天,最好找巴頓和德約里歐來看一看。我只覺得很不舒服,可是看不出問題在哪裡。」   「看來也只好這樣了。」克里斯同意。   克里斯開車回宿舍的路上,總覺得頭腦昏昏沉沉地,雙眼明明直視前方,所看到的景物卻彷彿沒有進入大腦,不但差點闖紅燈,有一次看到停在左邊車道的大貨車,還有一股撞過去的衝動,幸好在車頭歪向貨車時他及時清醒過來,趕緊把車子拉回原本的車道。   差點撞上貨車的克里斯心有餘悸的深吸一口氣,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了,恍神到好像嗑了藥一樣,再這樣下去說不定回宿舍之前就會出車禍。   他努力讓自己清醒,並放慢車速,好不容易回到宿舍外,正要轉彎開進停車場,車燈前突然無預警出現一個穿紅色外套的人,他大吃一驚,馬上踩下煞車,安全帶稱職地勒住他。   定睛一看,站在車頭前的是巴爾,正開心地笑著看他,外加揮手。   一點都不好笑!克里斯氣急敗壞地把車開到路邊停下,下車準備把巴爾訓一頓。巴爾一蹦一跳地走向他,看到怒氣沖沖的克里斯後收起笑臉,張大眼睛凝視他,並在他開口前先問道:「你去哪裡?」   「那不是重點!」克里斯大發雷霆,「你知不知道突然跑出來很危險!要是我沒注意到,撞上去了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   就連當初偵訊的時候克里斯都沒這麼兇。巴爾不悅地噘起嘴。一定是那層黑黑的東西作怪。   克里斯整個人外圍籠罩一圈混合了黑與紫的煙,在晚上很難看得出來;而且說是煙也有點不適當,那層黑黑的東西看起來就很濃稠,所以才會沾在克里斯身上。   「你給我認真聽!」發現巴爾心不在焉一直打量他,克里斯更火了,「沒常識也該有個限度!車子很危險你看不出來嗎!你……」   「你身上有髒東西!」巴爾毫不客氣打斷他的話,伸手使勁拍拍克里斯的雙肩,那黑黑的東西被他一拍就煙消雲散。   拍完肩膀,巴爾順便手臂、背後、屁股、大腿都拍一拍,末了還捏一把克里斯的屁股才回到克里斯面站直身子,雙手插腰,道:「清醒一點了嗎?」   克里斯有點惱怒也有點難為情,「你幹嘛亂捏我!」   「誰叫你剛剛罵我那麼兇。」巴爾委屈地噘嘴,「你去哪裡啊?身上黏了一堆髒東西。」   「什麼髒東西?」克里斯抬起手臂看,又轉了上半身想看後面的樣子。   「不知道,但是光聞味道就很噁心,肯定不是好東西。」巴爾把右手手指放在鼻子前聞了聞,嫌惡地皺起眉心,又問一次:「你到底去哪裡啊?」   「我不是跟你說過,我要去看房子嗎?」一陣寒風吹來,冷得克里斯打個顫,他抱著雙臂道:「上車再跟你說。」   克里斯在車上把剛才的狀況大略說一遍,巴爾聽著,道:「聽起來好像是屋裡的東西流出來了,遲早另外三間房子的人也會出問題。」   「我也覺得應該是那間房子裡有東西,污染了外面的走廊。可是什麼都沒看到。」克里斯抱胸搖頭。   「對喔,你不是說你找一個感應力很強的女人跟你去?」巴爾想起這件事,語氣和表情都有點興災樂禍,「感應力強,身上黏的應該也很多喔,她要倒大楣了!」   克里斯臉色一變。他剛才就好幾次有意無意要撞車,凱特如果情況更糟,不就──   他連忙掏手機撥凱特的電話,第一次沒人接,他又接著撥兩次,依然沒人接。   可能正在開車不方便吧?克里斯要自己別往壞處想,然後把手機放上前方的手機架,對巴爾道:「我送你回去吧。你過來幹嘛?這麼冷,怎麼不穿我給你的登山外套?」   「我想你嘛。前幾天還整天跟你在一起,現在突然又只有吃飯才能找你,我不喜歡。」   這個理由讓克里斯滿心溫暖,笑道:「再過幾天就能一起住了,忍一忍。」   「過幾天是幾天?」巴爾要問個具體的數字。   克里斯想了想,「跟房東簽約也要明後天吧……還要問問組長和部長什麼時候有空,我才能搬,搬完──」   巴爾又打斷他,「為什麼要等那個什麼組長和部長有空才能搬家?」   「我找不出問題在哪裡,既然那又是個那麼危險的……東西?最好請他們看一下。他們的能力比我強。」克里斯解釋。   「我去看也行啊!你看,我剛才就把你身上的髒東西拍掉了!」巴爾強力自薦。   克里斯哈哈笑幾聲,「是啊,你好厲害。」   巴爾聽不出話中的敷衍意味,得意地認為克里斯說他厲害,於是更進一步問道:「那明天我幫你去看看吧!告訴我地點在哪裡。」   克里斯這才發覺巴爾是認真的,忙道:「不要啦,我身上的只有一點點,那裡可是一整間都有,要是你也沾上就糟了。」    「沒問題、沒問題!」巴爾喜孜孜地催促道:「快!告訴我在哪裡!」   「我不知道地址。」克里斯含糊道:「那個……是仲介帶我去的,我想反正簽約之前我都無法自己去,所以就沒特別記地方。而且簽約的時候,合約上會寫地址。」   「是喔……」   巴爾很失望,又把右手指尖放在鼻子前面聞。他要記住這個味道,明天去找一找,或者……找個「人」去幫他找。   克里斯載巴爾回到日租公寓,車子停在公寓門前,巴爾開車門之前轉頭對著克里斯嘟起嘴唇,克里斯看他這個表情很逗趣,笑問:「幹嘛?」   「分別時不是要親一下嗎?我看電視都這樣演。」巴爾理所當然地說完,再度嘟起嘴唇,等克里斯動作。   克里斯難為情地皺起眉,意思意思輕輕親一下幾乎嘟成圓形的嘴唇。   巴爾滿意地笑起來,下車後向他大大揮手,走進公寓。   看著巴爾走進大門後,克里斯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巴頓。   「克里斯!」一接通就聽到巴頓著急的聲音,「你有沒有事?」   「沒有……怎麼了?」   「凱特剛剛出車禍,她身上有不知道什麼東西,我找德約里歐去看她。你在哪裡?」   聽到凱特出車禍,克里斯心中一驚,忙問道:「凱特還好嗎?」   「還好,傷得不重。她說你找她去看房子之後就一直不對勁,你們大概帶了什麼出來,但是我在凱特身上看不出異樣。你別亂動,我去找你,你也順便給德約里歐看一下。」   「我沒事,我──」克里斯思考著是否要說出巴爾已經拍掉他身上的「髒東西」。   「待在原地!」巴頓難得如此強硬,「告訴我你在哪裡!」   克里斯決定還是先別說出巴爾剛才幫他的事,畢竟比起巴爾,他比較相信德約里歐,讓部長看看他比較放心。所以他跟巴頓說了地點,等巴頓來接他。      凱特是恍神撞上路燈,人沒大礙,只有肋骨和左邊脛骨輕微骨折。巴頓帶克里斯到病房時,德約里歐正把瘦得彷彿只有皮包骨的右手放在凱特額頭上,臉色蒼白的凱特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   站在部長旁邊的提姆見到十分正常的克里斯走進來,驚訝道:「怎麼你沒被影響?」   「凱特本來就容易沾上東西,所以德約里歐才會給她水晶。」巴頓道。   但德約里歐似乎不這麼想,他深陷眼窩的灰綠色雙眸直勾勾地望向克里斯,為了避免看起來心虛,克里斯沒有迴避他的目光。   似乎一年到頭都穿三件式西裝的德約里歐身材瘦長,夾雜銀白髮絲的深棕色頭髮總是梳著整齊的西裝頭;眉心與眼角深深的皺紋,襯托眼窩中銳利的目光更顯威嚴。輪廓窄長的臉部下方蓄了花白的短鬍子,克里斯第一次看到他時,不由得聯想到中世紀傳說故事中的巫師。   不過德約里歐為人沒有外表看起來嚴肅。他勾起一邊嘴角笑了一聲,「力量強的人才容易吸引,看來我還得再多訓練你才行。」   說完就走向克里斯,把他從上到下、前前後後打量一遍,末了還低頭靠近克里斯的肩膀,彷彿在聞什麼味道。   克里斯覺得有點不自在,他認為德約里歐在他身上發現奇怪之處,正猶豫要不要說出巴爾的事,提姆的好奇適時打破這股氣氛。   「巴頓剛才說凱特有水晶,那是什麼?」   「凱特還不太會控制能力,會吸引一些小鬼小怪,所以我給她一塊水晶。」   德約里歐說的時候,巴頓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黑色的東西,德約里歐接過來看了看正面與背面,「這本來是透明的。」   那個水晶有掌心大小,約有一公分厚,一端是平的,另一端呈弧形,像個切半的橢圓。   德約里歐說那塊水晶原本是透明的,不過現在裡面卻包了一團黑煙,黑色中隱隱混了些紫色,透明的部分只剩外側。   「哇,變成幽靈水晶了。」提姆開玩笑道:「比白水晶值錢多了。」   德約里歐挑眉,「而且還是真正的幽靈水晶。」   「這種好東西為什麼只給凱特啊?德約里歐偏心!」   「這東西不好做,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德約里歐用似乎別有意味的眼神對克里斯微笑,「這次克里斯不就沒事?」   「所以裡面的就是……那個東西?」克里斯轉移話題,「那是什麼?」   「怨氣。」德約里歐拿起水晶對光照著看,「只有怨氣,凝聚怨氣的靈魂還在屋裡。可能是某任房客,或是房客帶來的,總之不斷死去的靈魂被它吸收,愈變愈大,只是個普通的怨靈。」   德約里歐說得輕鬆,但克里斯不覺得那個怨靈有那麼普通。   「可是我們都沒看到鬼魂,只覺得呼吸不順。」   「也許是怨氣太大,讓你們無法察覺它的存在;或者……」德約里歐摸著下巴的鬍子,「有人刻意隱藏它。」   「如果是刻意隱藏,」提姆想了想,「那就可能是殺了人,屍體藏在屋裡。」   克里斯搖頭,「我們沒有看到符咒或圖騰,連塗鴉都沒有。」   「你們不可能看過每個地方。」巴頓道:「明天去叫仲介約房東簽約,最晚後天,然後我們去把所有傢俱都搬開檢查一遍。聽凱特的說法,怨氣已經擴散到屋外走廊,不快點處理的話恐怕會使其他住戶受害。」   德約里歐點頭表示同意,然後對提姆道:「你先回去吧,時間不早了。」   「啊,是啊。」提姆拉長手臂伸了一個大懶腰,「明天我還得兼顧凱特手上的案子……唉。」   他向在場的人道別後先行離去,克里斯也正想道別回宿舍,德約里歐卻握住他的左肩。   「克里斯,你剛才去哪裡,和誰見面?」德約里歐語氣溫和,但臉上沒有表情。   克里斯覺得自己宛如被德約里歐銳利的目光看透了,再瞞下去恐怕會讓狀況變得難堪,於是老實道:「我回宿舍時……其實也是好幾次想撞車撞牆,是我在宿舍遇到巴爾──就是那個和我一起在之前的地下室、目前還沒查出身份的人──他說我身上有髒東西,把我從頭到腳拍一遍,我就覺得好多了。巴頓打給我的時候,我剛好送他回家。」   「巴爾……」德約里歐瞇起眼睛,喃喃重覆這個名字。他從巴頓那裡聽說過這個人,巴頓說巴爾好像力量強大,畢竟可以直接面對阿斯莫德那種大惡魔的人不多;這次連巴頓都看不見的怨氣,巴爾不但看見了,而且拍一拍就趕跑,確是個厲害角色。   然而巴爾的失憶究竟是真的,還是裝的?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你和他交情很好的樣子。」德約里歐道。   「嗯,雖然我不太記得了,不過……總覺得我和他之前應該是很好的朋友。」克里斯說得委婉。   「他也會跟你一起搬去住嗎?」   「會,因為他現在住的地方是我付,既然我都要搬出來了,當然一起住比較省。」克里斯又補充強調,「而且那個房子有兩個房間。」   德約里歐點點頭,像在思考事情,然後笑道:「真遺憾不知道他的學歷到哪裡,不然可以叫他來考我們部門。」   克里斯不知道德約里歐是說真的還是玩笑,不過反正想想巴爾那副不諳世事的白癡樣,要考進來根本不可能,所以他也只是笑笑。   「他現在真的沒事了嗎?」巴頓指著克里斯問德約里歐。   德約里歐點頭,「一點問題都沒有,那個巴爾把他身上的東西趕得很徹底。有機會我也想見見那個人。」   既然確認沒事,巴頓就載克里斯回到先前的日租公寓。克里斯下車時巴頓也跟著下車,接著抬頭看上面的樓層,只有三個窗戶是亮的。   「他住這裡?」巴頓問道,並試著感覺有沒有異樣氣息。   「對。」克里斯簡單回覆。   巴頓沒接收到特別的感應,於是拍了克里斯的肩膀,「回去的路上小心一點。」   「我知道。」   克里斯的車開走後,巴頓又抬頭往上看一下,但仍是沒有特別感覺,只好也打道回府。   回到宿舍房間,累癱了的克里斯把包包一扔就撲上床,連西裝外套都沒力氣脫。去看那間房子實在太累了,莫名沉重的空氣擠壓得他喘不過氣,精神上的疲憊現在一股腦兒傾泄出來,他只想就這樣睡上一覺,不管什麼事都明天再說。   當眼皮沉沉地蓋下來,放鬆的舒服差點使克里斯放任自己進入夢鄉,此時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猛一睜眼,看到一身金黃色的小人驚嚇地定格在眼前。   是沙人!   克里斯一把抓住沙人坐起來,從西裝外套的內側口袋拿出一個扁扁的長方形物體,比他的手掌還短,像個長條形隨身碟,只是前端多了一個小圓孔、上面有個小按鈕。   克里斯把圓孔朝向在他手中扭動掙扎的沙人,按下按鈕,約莫二十多公分高的金黃色小人就消失了,被吸入那個小長方形裡。   這個聽說是德約里歐和北區的部長研發的,不只摸不著的幽靈,連妖精這種有實體的也能關進去,不過他們這些基層探員只能關不能放,只有德約里歐才知道要如何放出裡面的東西。   克里斯脫了西裝外套,上面有一些細小如灰塵的細粒,八成就是沙人的沙子;他又低頭撥一撥頭髮,也落下不少細粒。   沙人撒了這麼多沙,還不能讓他一秒睡著,他暗自得意地想,看來自己的抵抗力變高了。   他再度躺上床,對著天花板的日光燈看著手中的長方形小裝置。他每次用這玩意兒都覺得好神奇,看上去就像個科技產品,該不會這就是部門名稱中「科學」一詞的由來吧?用科學物品解決超自然的問題。   而且,德約里歐最後會如何處理裡面的東西,也是克里斯好奇的點。他問過巴頓,巴頓只是聳了聳肩,開玩笑似地說「可能他們做了個專門的監獄吧」。   德約里歐不愧是擔任超自然科學調查部這種不科學部門主管的人物,渾身上下充滿了謎,相當吸引人。   克里斯把小長方形物體放回西裝外套口袋裡。既然有幾分清醒,他索性拿出手機看看出差的同事有沒有傳來交辦事項,卻意外看到藍斯稍早的訊息,趕緊點開來看。他一直掛念藍斯,怕藍斯也被傳染怪病。   『沒人被感染,今晚大赦回家了。感恩政府德政。』   這句酸度爆表的話讓克里斯笑了,他順手回應:『恭喜。幸好沒事。』   訊息一發出就已讀,克里斯才稍微驚訝一下,就收到回音。   『這麼晚了,還在加班嗎?還是出差?』   『現在回宿舍了,最近輪內勤。不過還是有麻煩,我得搬進一間鬼屋。』   『鬼屋對你來說應該習以為常了吧?』   『不,這個鬼屋蠻難搞的。』   克里斯把晚上的事大略告訴藍斯,藍斯回道:『你組長是不是想搞你啊?叫你住那種地方。』   『應該不是啦,他是真的很想解決那間房子的問題吧!』   『宿舍突然整修也很奇怪,還挑你出差的時候公告。』   『巧合吧?也可能已經公告好一陣子了,是我沒注意,到了最後通牒才貼在我門口。我不太會去看公佈欄。』   『大概我被長官找麻煩找多了,對這種事都疑神疑鬼。』藍斯附加一個抱歉的笑臉,『等你搬新家,一定要找我去玩喔!順便體驗一下鬼屋,上次那棟老房子一點都不可怕。』   『等你來就沒鬼了,我們組長和部長在簽約之後就要去掃蕩一遍。』   『是嗎?真遺憾。』   『不是鬼屋就不想來了嗎?』   『你如果不介意,當然還是要去。』   『當然不介意,歡迎!』   按下傳送之後,克里斯才想到巴爾到時也會在場,於是補上一句:『到時會有個室友,介紹給你認識。』   背靠著枕頭坐在自己床上的藍斯,看到這句回訊相當驚訝。克里斯說要介紹,表示不是同事。那個小部門才幾個人而已,沒有哪個人他沒見過。   藍斯蹙眉思索後,發問:『你朋友?』   『就是之前說過的那個巴爾。』   『和來路不明的人同住好嗎?』   『也沒那麼來路不明啦。』   藍斯轉念一想,也許是為了調查巴爾吧?住在一起,裝得再怎麼像也會有露餡的時候。   這個想法雖然有道理,但和宿舍正好整修兩件事碰在一起,藍斯還是難免不認為有點太湊巧了。   自己的疑心病真重。他自嘲地笑了笑。在長官不友善的地方待久了,凡事都會下意識先懷疑是否有不軌企圖。   『那你方便的時候再約囉,我很期待。好久沒看到你了。』   『哈哈,沒那麼久吧?我現在輪內勤,隨時都在,說不定還要去你們那裡送資料拿報告,會有機會見面的。』   藍斯送出一個笑臉和克里斯道晚安,關了訊息軟體。   而在這一邊的克里斯,看到藍斯說好久沒看到他了、很期待,心裡有一點高興。藍斯從一開始就對他很好,所以他也一直把藍斯當好友,小心翼翼隱藏自己的性向,他不希望因為性向問題被藍斯討厭。   克里斯在這方面總是很謹慎,不敢試探別人的性向或對同志的看法,因此一直單身,也有了單身一輩子的心理準備;然而,現在他卻突然有個一個男朋友。   失去之前和巴爾相處的記憶是他心中的遺憾,照巴爾橫衝直撞的個性,肯定是巴爾自顧自的要和他認識,就算他不正面回應也不放棄。那樣的巴爾光用想的就很好笑,忘記那些事真是太可惜了。   克里斯放下手機躺上床,想到以後回家就可以看到巴爾開心迎接他,一種溫馨的愉悅從心底蔓延開來。   然而雖然以後可以天天一起生活令人期待,現在天天見面卻不是好主意。   克里斯和房仲業務納柏約好中午簽約,所以午休時間一到他就先外出用餐,一走出調查局大門,就在前方廣場的噴水池旁看到穿著紅色外套的巴爾,相當顯眼。   無聊得東張西望的巴爾也看到他,開心地站起來向他伸長手臂揮舞著。   克里斯快步走過去,拽了巴爾的手臂急忙往旁邊走,同時不忘叨唸:「不是說不要常來找我嗎?還在那麼顯眼的地方!」   「所以我沒打電話給你啊,這樣就不會打擾你工作,你要什麼時候出來都行。」巴爾笑嘻嘻地說。他以為克里斯是因為覺得工作被打斷會不方便,所以才不准他來。   克里斯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巴爾有歹徒開始殺同性戀,他擔心巴爾害怕,於是委娩說道:「跟我的工作沒關係,我是希望盡量不要常常讓別人看到我們在一起。」   「為什麼?」巴爾果然一臉疑惑,然後想歪了,皺起眉頭不滿道:「難道有人喜歡你嗎?你不可以有了我還愛別人喔!」   「你在亂想什麼?」克里斯苦笑,放慢步伐,「好了,你想吃什麼?」   「你長這麼好看,我當然擔心啊。」巴爾更不滿了,「不然你說,為什麼我不能來找你?」   被巴爾稱讚是有點高興,但這倔強的態度也讓克里斯嘆氣,「好,告訴你,你聽了不要太緊張,現在情況好像還沒有很嚴重。」   「什麼事啦!」巴爾催他。   「就是……前陣子有三個同性戀被殺了,有兩個是蕾絲邊情侶,一個是局裡的探員。所以我怕你被盯上。」   克里斯一邊說一邊看巴爾的表情。巴爾張著莫名其妙的雙眼眨了眨,問道:「就因為這樣?」   「對。」   「我還以為什麼事。」巴爾露出無憂無慮的笑臉,「不會有事的啦,不用怕!」   克里斯看他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又嘆氣了。就算巴爾對惡魔很有一套好了,可是對付得了惡魔,不見得對付得了人。   「小心為上。」克里斯叮嚀他。   「放心、放心。」巴爾正經地拍胸脯,「你怕的話,我會保護你!」   克里斯對會錯意的巴爾苦笑,「你先保護好自己比較重要。」   巴爾以閃電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快親一下克里斯的臉頰,笑道:「不用擔心,人比惡魔好對付多了。」   克里斯不跟他爭,「好,好。總之小心一點。」   他們找一家披薩店吃過午餐,巴爾想跟著去簽約,但克里斯不讓他跟,他只能嘟著嘴巴不開心地走去搭電車。 -待續- -- 匿名意見箱~ https://reurl.cc/ynK3Oq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4.120.6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582335.A.ECB.html
3周前
好奇房子裡有什麼 希望克里斯對巴爾好一點
04/17 02:10, 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