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HP][SBSS]Walk of Revenge (6/22)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小釵子)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8(804)
留言12則, 8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第六章 天狼星.布萊克 天狼星醒來時身邊的床位是空的,冷卻的棉被告訴他那個史來哲林人很早就離開。他感應自己釋放的咒語時撲了個空,這時候才想起昨天忘記補追蹤咒。 天狼星搔了搔頭髮,對自己聳肩。今天是哈利的繼承典禮,賽佛勒斯興許是回去換他的禮袍了,如果沒猜錯,他會穿上去年參加婚禮的同一套。天狼星做簡單的洗漱,也幫自己穿上正式的衣著。即使沒有禁衛軍隊長那樣的正裝,身為布萊克家族的長子他還是有不少其他的選擇。天狼星挑了套黑色的皮製上衣與褲子,將家傳配劍繫於腰上,魔杖收在胸前的兜裡,離開房間。 他晃到小廚房,果然看見賽佛勒斯坐在椅子上,麵包沾著湯吃。穿的正是天狼星預期的那套。 「這禮袍有點舊了吧?」天狼星笑嘻嘻地說。 賽佛勒斯面無表情瞪他,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我覺得很完美。」他乾巴巴地說。 「難道下一回你還是要穿著他嗎?」 「我想不起來接下來還有什麼需要穿著慎重禮袍的理由。」 天狼星想了想。「哈利的繼承典禮?」 賽佛勒斯眨了眨眼睛。「你是在咒波特早死嗎?」 「我是在暗示你會活那麼久。」 賽佛勒斯的表情依然是一片空白,彷彿所有的情緒與想法都消失了。天狼星不曉得對方在想什麼,只注意到那張纖薄的嘴唇邊有一塊麵包碎屑。天狼星伸手抹過賽佛勒斯的嘴角,接著彎下腰輕輕啄了下那張微啟的唇。 小廚房工作的人們正忙於籌備今天餐宴的酒水,沒有人注意到他倆。也許注意到,但是僕人們很明智地假裝沒看見。兩團明顯的紅色浮上賽佛勒斯一向蒼白的臉頰,墨黑色的眸子緊緊地瞅著天狼星。冷淡與空白悄然退下,顯露出隱藏之後的熱烈。 「晚點見,賽佛勒斯。」天狼星直起身子回以一貫不羈的笑容。「我得去擔任貼身護衛的那份工作了。」 他走出廚房門口聽見背後傳來史萊哲林人鑑別度極高的低沉嗓音。「天狼星。」 天狼星轉過頭,看見賽佛勒斯張開口,欲言又止。「什麼?」他問。 賽佛勒斯瞧了他許久,緩慢搖頭。「沒事。」他最終說。「再會。(Good bye.) 」 天狼星微微一笑。「再會。」他說,擺了擺手,走出小廚房。 他先去找法蘭克.隆巴頓,協助對方處理城堡巡邏以及各國使節侍衛一事。按照慣例各國使節帶來的隨身護衛不可攜帶武器,而是由葛萊分多王國配予禁衛軍保護安全。去年婚禮做過一次,法蘭克執行得很好,沒有什麼需要前隊長煩惱的。 詹姆一如婚禮當天不停撥弄凌亂的頭髮,看見天狼星時稍微鬆了口氣,但天狼星仍然可以感覺他的緊張。皇后坐在一旁,跟天狼星印象中一樣,莉莉.波特此時依然展現冷靜與勇敢的特質,還能安撫她的丈夫。彼得對他露出緊張兮兮的笑容,而鄧不利多也在那兒,懷裡抱著小哈利,蒼老的面容低頭看著六個月大的嬰兒。 「鄧不利多先生。」天狼星說。 「天狼星。」鄧不利多淡笑。「都準備好了嗎?」 「看起來是。」天狼星說。「法蘭克做得不錯。我剛才到大禮堂看,各國使節也都在安排的位置。受邀請的貴族們都已到場,就等著時間到。」 鄧不利多點頭,將哈利豎起來抱在肩頭上。「詹姆?」 波特國王點頭,弓起手臂,他的妻子挽住他,一行人走出哈利的小寢宮。天狼星跟在後頭,守在外頭的金利.俠勾帽走在他身邊。 他進入大禮堂後站到旁邊的位置,雙眼盯著主要的三人與一個嬰兒走到前方的大長桌後頭。天狼星的眼睛環視宴會廳,並且很快在入口處看見他的目標。顯然賽佛勒斯.石內卜剛到,門口的僕人托著一盤麵包和鹽遞給他,賽佛勒斯從裡頭取了一些吃掉,接著走到魯修斯.馬份的旁邊。 他看見兩個史萊哲林人低著頭交換一些語言,接著便看向前方。前方的國王已經開始說話,天狼星收回注意力。 「感謝各位今日親臨葛萊分多城堡參加葛萊分多王國繼承人的宣誓典禮。」詹姆說。「我的兒子,哈利.波特,今天滿六個月。身為葛萊分多王國的國王,我詹姆.波特在此宣佈,我的兒子,哈利.波特為葛萊分多王國未來的繼承者。他將在我之後繼續引領葛萊分多王國前進,保衛葛萊分多的人民。」 鄧不利多先生舉起哈利,在這麼多陌生人的場合,那孩子竟然不吵不鬧,反而咯咯笑。天狼星都要懷疑是不是鄧不利多施放什麼神奇魔法了。 禁衛軍隊長法蘭克.隆巴頓走上前,雙手捧著葛萊分多之劍遞交給波特國王。詹姆從鞘中拔出寶劍,分別在哈利的頭頂與雙肩各點一下,接著高高舉起那劍。 「從今日起,哈利.波特即為葛萊分多之劍認同的主人之一。」詹姆大聲宣佈,將寶劍放回劍鞘,掛在背後牆上的一個鉤子上。 觀禮的人們適時地鼓掌,天狼星對他的國王眨眨眼,偷偷舉起一根大拇指,後者報以露齒一笑。天狼星走到為他安排的位置坐下,桌上已經擺放菜餚以及酒水。他與禁衛軍們坐在一起,倒也沒人敢有什麼意見,就算有,天狼星也不在乎。他們可能把他當作背叛者,但這可怪不了他,稍微講點道理的禁衛軍都知道,伊文.羅西兒是自取滅亡的。 學院代表坐在他的這個長桌另一端,天狼星看見雷木思正努力切斷面前的肉。除了甜食之外,月影最愛的果然還是肉類。彼得跟其餘的高階侍從們在靠近門口的最尾端,賽佛勒斯.石內卜也被安排坐在那裡。 前方的詹姆舉起酒杯。「感謝各位。」他大聲說。「敬在場的所有人。」 旁邊的僕人已經幫現場所有的人們裝滿酒水,天狼星跟著大夥兒一起敬酒,一口喝乾。 最先是坐他對面的法蘭克。天狼星看見法蘭克拿叉子的手指鬆脫,整個人面朝下倒在桌上。接著在他周圍所有的人,更遠的桌邊,走動的僕人們,一一倒塌。 桌子被撞擊以及人們倒在地板上的聲音絡繹不絕,天狼星立刻看往前方的主桌同時站起。但是他發覺自己的雙腳無力,試圖握住劍柄的手指鬆軟,全身的力氣彷彿瞬間被抽個精光。天狼星只能驚恐地任由自己的臉頰砸在吃了一半的盤子上,雙眼大睜看著前方。 從天狼星的角度沒看見國王與皇后與首相,可能都坍倒在地上;也沒聽見哈利的哭聲,可能也被迷倒。天狼星一開始懷疑是酒水的問題,但是很快推翻這想法,因為哈利與供餐的僕人們可都沒有喝酒。 恐懼與憤怒充滿天狼星整個人,他試著挪動任何一條肌肉,然而就像塊石頭般動也不動。沒了肌肉的牽引,魔法就也使不出來。宴會廳接著充斥一整片的寧靜,完全死寂,好像沒有任何活人存在。 接著他聽見腳步聲,從後方而來,步伐很大,迅速且目標確定。天狼星想轉動眼珠看看是誰,可惜連眼珠子都不聽使喚。 他很快就知道來的人是誰了。 賽佛勒斯.石內卜大跨步而來,禮袍寬大的袖子與下擺鼓起,就像隻黑色的大蝙蝠。天狼星的呼吸便快了,心跳也是。腦袋裡有個聲音大聲地尖叫不可能,絕對不要,不不不不不...... 顯然七神沒有聽見天狼星的祈求,因為那個史來哲林人走到前方長桌之後,目標明確取下葛萊分多之劍,將它從劍鞘抽出,劍刃靠近自己的脖子左側,從那兒穿入掛在頸子上的銀項鍊,用力一拉。 清脆的一個聲響,銀項鍊應聲而斷,落在地上。 接下來石內卜伸長右手臂,手掌朝上,與此同時低頭看著地上,由位置判斷絕對是國王一家人以及國王之手。天狼星的位置看不見石內卜的臉,只能看見黑色的頭髮裡若隱若現的大鼻子。 天狼星想怒吼,想尖叫,想衝上前抓住那史萊哲林人的領子搖晃他,問他到底在做什麼?他吃了麵包與鹽,難道他要違背對七神的承諾,加害葛萊分多的國王嗎?那裏還有他的同鄉朋友莉莉波特以及她的兒子,他也想對他們不利嗎?但是此時的天狼星只能臉貼在桌上,全身無力,剩下張大的眼睛,眼睜睜看著事情的發展。 他聽見物品飛來的颼颼聲,一根深色的小木棍-魔杖-飛進石內卜等待的手掌中。石內卜握緊魔杖,擺動手臂讓它朝下。 「阿哇呾喀呾啦。」天狼星聽見石內卜低聲說。 一片綠光閃過。石內卜一共唸了四次咒語,綠光閃了四次,幾乎刺傷了天狼星的雙眼。他的內心不停止地大吼著你這狗娘養的不不不不不,感覺自己的淚水流下,無力的身體甚至沒辦法讓他抽泣,天狼星只能無聲地,痛苦地流淚。 那是他的國王,他從小看著長大情同兄弟的好哥兒們,是他發誓要保護其生命的至親。那是是他的皇后,是他的國家的繼承者,是他窮盡生命都要守護的一切。 那是他第一次交付真心的對象,他為他心動,他吻了他。他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他跟他永別(Good Bye)。 從昨晚到今天,石內卜預謀了一切。或者不是昨晚而已,而是更久之前就開始謀策。經過一開始的否認時期之後,天狼星開始面對事實-賽佛勒斯石內卜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謀殺犯。恐怖的真相幾乎扼住天狼星讓他無法呼吸,他痛苦得想咬掉自己的舌頭,想衝上去擊打石內卜,想撕咬石內卜成為碎片,想殺掉石內卜之後殺掉自己。 石內卜轉過身,看也沒看他一眼。天狼星聽見後方另一個人正在說話。 「要把他們全殺了嗎?」馬份的聲音。 「沒有必要。」石內卜向著那個方向冷酷地說。「我已經完成任務,沒有必要再多生事端。快走吧,國王還在等我的回報。」 「國王等會兒就到了。」 石內卜頓了一下。「你確定?」 「他在邊境等待,波特一家人都死了,阻止外國人幻影的魔法也消失。他等會兒就到了。」 「但是......啊。」 天狼星聽見一個劈啪聲,看見石內卜的雙眼瞪大整個人變得完全死白,接著一張大理石般的面具覆蓋所有的表情。石內卜垂下頭慢慢跪下,雙手將葛萊分多寶劍捧高。 「我的國王。」他從未聽過石內卜使用如此順從的聲音說話。 一個又瘦又高的身影進入天狼星的視野,天狼星看見那人有全禿的頭頂,蒼白的皮膚,扁平的輪廓,以及紅色的眼珠。史來哲林王國的湯姆.瑞斗.剛特國王,或者如他自稱的,佛地魔國王,正站在葛萊分多的城堡裡。 但是不可能。詹姆施放了王權守護者的魔咒,確保在他跟哈利死後,敵國的國王無法踏足葛萊分多的土地,保證葛萊分多王國在忠心的臣子努力下能持續維持穩定。除非,除非。另一波痛苦沈重打擊天狼星。除非彼得已經死了。石內卜,或者馬份,殺死了彼得。 他們又是怎麼知道彼得是王權守護人?這是個無人知曉的祕密才是。 佛地魔接過葛萊分多寶劍,仔細地研究一番,接著小心翼翼將它繫在腰帶上。「你做得很好,賽佛勒斯。比我預期的更好。」佛地魔國王如金屬刮擦般刺耳的聲音說。「你不止為我帶來預言,還為我處理掉預言隱射的人。我必須說,當你提出你的計劃時,我並不認為你真的辦得到。但顯然,我不應該低估任何一個石內卜。你比你的父親還要優秀,竟真能不費一兵一卒為我奪得葛萊分多。」 「謝謝您,我的國王。」石內卜說,身子俯得更低。天狼星懷疑他在親吻佛地魔的衣角。或者鞋子。噁心。 「等會兒其他的巫師也會抵達。麻瓜的軍隊仍然被擋在邊境之外,但是不會很久了。當他們看見旗子變化,」佛地魔一邊說,一邊舉起魔杖手。他做了幾個動作,原本懸掛在城堡裡的紅色獅子旗全部變成了綠色的毒蛇旗子。「他們就該知道他們現在的國王是誰。」 石內卜沒有回話,只有慢慢直起身體站了起來,跟隨在他的國王身後。佛地魔走到前方桌子後,天狼星可以看見他正在低頭審視躺在那邊的屍體。 「很好,很好。」佛地魔接連說。「割了他們的頭顱掛在城堡大門上頭。」 天狼星以為他的心不可能更痛了,但顯然他低估了敵國國王的殘忍。出乎意料,石內卜又跪了下來,這次沒有伏低身體,而是揚起頭一臉懇求。 「我的國王,求你。」石內卜哀求著說。「讓我安葬莉莉跟他的兒子吧。你說過,你答應過我。我……我已經沒有機會跟她在一起了,請求你給莉莉跟她的兒子慈悲。求你。」 佛地魔國王的表情稱得上是嘲弄。「我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癡情的人,賽佛勒斯。」 「求你。」 「好吧。這件事就交給你處理。至於波特跟鄧不利多的頭是一定得掛上城牆的。」 「我會為您完成。」石內卜以充滿感恩的聲音說。 天狼星接著聽到好幾個幻影移形的劈啪聲音,以及陌生的聲音紛紛說著我的國王。他知道是佛地魔的巫師屬下們。佛地魔離開長桌之後站到前方,對石內卜說。「解藥給魯休斯,讓他叫醒我忠心的僕人。」 天狼星想著忠心的僕人是誰,石內卜看來一樣疑惑但沒有多問。他從兜裡拿出一個小瓶子遞給馬份,沒有多久天狼星便聽到熟悉的嗓音哆嗦地說。 「我的,我的國王。」 天狼星當然認得那聲音。他震驚且憤怒地發現彼得沒有死。彼得.佩提魯正走上前跪在佛地魔國王腳邊親吻他的袍角,而佛地魔看起來不能更滿意了。 「我忠心的間諜啊,彼得。」佛地魔吟唱般地說。「沒有你我還真沒有辦法踏足這個王國,最多只能獲得葛萊分多之劍了。」 石內卜是史萊哲林人,是來自敵國的間諜,天狼星可以理解這個。但是彼得?彼得是史萊哲林安插的間諜?膽小畏縮的彼得?詹姆的貼身侍從彼得?一同長大的好哥兒們彼得? 不不不不不!天狼星再次想尖叫想嘶吼,他所知的一切都已崩塌。這是他的錯,詹姆要他守護葛萊分多王國,他絕不會背叛詹姆,但是天狼星卻自作聰明說服詹姆讓彼德擔任王權守護人。這是他的錯,完完全全是他的錯。他親手葬送他的國家的主權,親手將它送給史萊哲林著名的殘忍國王。 天狼星希望自己此刻已經死了。 但是死亡就無法復仇。憤怒與驚訝褪去之後,剩餘在天狼星內心的是滿滿的仇恨。他得為他的國王復仇,為他的國家復仇。他要親手殺死那些狗娘養的雜種們,在他們身上刺出一個又一個的窟窿,讓他們痛苦地在地上翻滾求饒,懊悔於曾經背叛詹姆。他要把他們凌遲致死。 下此決心之後的天狼星平靜了些,而那邊的佛地魔還在下指令。「殺了那邊的禁衛軍。」他說。 腳步走動聲,身體被抬起接著再次掉落的聲音。天狼星知道那是昏迷的人們被割了喉嚨之後被丟棄的緣故。他的禁衛軍弟兄們今天來參加這值得慶祝的餐會之前一定沒有想過自己會被莫名其妙迷昏,莫名其妙喪失生命,連正面交鋒的機會都沒有。這手段如此骯髒,天狼星覺得自己就快要吐了。 而且,他還沒來得及復仇,難道就要死在這裡了嗎?一陣驚慌襲來,天狼星用力想動手指,一無所獲。 「我的國王。」臉色蒼白的石內卜突然說。「我想幫我的父親向你求個幫助。關於這些葛萊分多軍的去處。」 佛地魔舉起右手,殺戮的聲音停止了。「你說。」 「如果我說錯了您可以懲罰我。」石內卜彎著身體恭敬地說。「我的父親目前在雷文克勞打仗,軍隊前進不少,但也折損不少人力。」 佛地魔的紅色眼珠子冷酷地盯著對方。「繼續。」 「這些葛萊分多軍是很好的人力,他們受過劍術訓練,體能好,也曾經上過戰場。我想我們可以由他們自行選擇,是要自願加入史萊哲林軍隊,到我的父親那兒受我的父親管理;還是自願為他們的國王而被割破喉嚨。」石內卜捲起嘴角假笑。「我很懷疑他們對波特的忠心到什麼程度。」 天狼星仇恨的腦袋裡想著,他寧死也不願意成為托比亞.石內卜的馬前卒。但是死亡就無法復仇,活著也許更好的選擇。 佛地魔認真思考了許久。「托比亞那邊的確需要更多兵力。」他喃喃自語。 「我的國王,在這裡的都是葛萊分多最富有最有地位的名家貴族,有他們財富的支援,再加上葛萊分多大量的軍隊人口,攻下雷文克勞的時間將會更往前推。我們甚至不需要耗費史萊哲林內部更多的資源。」 石內卜是個能言善道的人,分析極有道理。佛地魔看起來更感興趣了。「很好,就照你說的執行。」他對遠處的人說。「把這些禁衛軍綁起來弄到刑場去。」 天狼星更用力移動手指,試圖眨眼睛,意想不到竟然成功地眨了兩下眼皮。他想把自己撐起,但身體依然難以出力,只有脖子動了一下,頭顱往旁邊轉了些,被壓在臉龐底下的盤子發出了個聲音。 同時間所有的人都看向他,彼得.佩提魯嚇得發出了個尖叫聲;佛地魔一臉興致盎然揚起眉頭;賽佛勒斯.石內卜原本已經一片蒼白的臉色現在連最後一絲血色都沒有了。 就在所有的人都尚未反應之際,只見石內卜迅速舉起魔杖手對準自己,一片紅光閃爍,天狼星就再也什麼也不知道了。 --- 劇情說明: 血色婚禮:權力遊戲影集中經典的一場戲,這裡借用了影集的梗。 --- 好啦~眾所期待(?)的急轉直下來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159.209.23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301353.A.036.html
1月前
天狼星遭遇這種事情還願意活下去,真的太堅強……
05/06 20:30, 1F

1月前
才甜蜜一集馬上又敵對了QQ
05/06 21:25, 2F

1月前
嗚嗚嗚嗚才剛甜蜜結束就要開始虐了嗎QQ
05/06 22:41, 3F

1月前
啊,欸,嗚哇嗚嗚嗚嗚嗚
05/06 22:41, 4F

1月前
跳過啦跳過啦讓去死團長佛地魔真的趕快去死啦嗚嗚嗚
05/06 22:42, 5F

1月前
如果教授不是雙面間諜,那就是真的Good bye了。
05/06 23:21, 6F

1月前
他真的殺了他們嗎……不我不想相信啊啊啊……而且
05/07 01:52, 7F

1月前
天狼星沒聽出來教授其實在救他QQ
05/07 01:52, 8F

1月前
覺得哈利跟莉莉沒有死是否只是我的一廂情願QQ
05/07 04:12, 9F

1月前
教授真的很努力要救人,可是應該沒有人能察覺他的
05/08 02:09, 10F

1月前
用心吧…這次天狼星有在思考耶,沒有那麼衝動了,
05/08 02:09, 11F

1月前
只是他現在超恨教授><
05/08 02:09, 12F
文章代碼(AID): #1WazOf0s (BB-Love)
if (FB !== undefined) { FB.XFBML.parse() }
文章代碼(AID): #1WazOf0s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