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聽見你的聲音番外 八、出嫁(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感光滑鼠)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4(400)
留言4則, 4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防爆   林詩宇的許可扯掉陳麟廷一切的忍耐自制,捉著腰不再顧及他反應地撞擊。   「唔、啊......」   男人的理智還在,可抽插的方式不算太溫柔,甚至有些粗魯、急促。林詩宇不討厭,陰莖擠壓前列腺的快感讓他無法壓抑自己聲音。相交的位置不斷傳來滋滋水聲,林詩宇只能緊抓床單讓陌生感覺不斷沖刷。   伏在他身上的男人又親又吻,說著的話語滿是愛慾:「詩宇,你把我咬得好緊、好熱,我好喜歡......」語氣裡的迷戀蔓延,就連擁抱也是緊緊不放,「詩宇、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林詩宇緊抱著男友,由著他衝撞,之前看過的資料全都派不上用場,腦袋亂成一團根本無法思考,只能本能地回應他。   不知道這次性愛持續了多久,陳麟廷放開來後,林詩宇就陷入無止盡的快感裡。很多的親吻、過多的愛語,肌膚相親的熱度彷彿沸騰,理智在彼此的愛裡蒸發。   在磨人的交合裡,他只能喊著對方的名字,並將自己的所有交付。   但太多了,無法說明那是什麼感覺,林詩宇快要受不了了:「麟廷我、啊、我啊......」   吻去愛人眼角的淚花,陳麟廷感覺咬著陰莖的肉穴縮緊頻率越來越頻繁,對方全身都在用力,是高潮的前兆。   稍微緩了一會,咖啡店老闆讓男友雙腿纏到自己腰上,雙手托住對方的臀,膝蓋重新找好施力點,腰開始快速而用力的幹進。每一次都進到林詩宇的最深處,退到入口,再進到最裡頭。   啪啪的聲響不絕於耳,愛人的呻吟參雜許多歇斯底里,人也爽得昂起頭首。他們交纏在一塊,不管是身體、氣息、情慾,還有他們的愛情。   「好舒服、我的雞雞被你咬得好緊......」配合著淫語,陳麟廷吻著林詩宇的下巴,他覺得愛人快射了。   這樣狠幹沒多久,林詩宇拱起腰高潮,全噴在陳麟廷的腹肌上。而陳麟廷則是悶哼一聲,又幹了數十次,才插入到最底射精。   下午五點二十一分,外頭天還很亮,拉上窗簾的房間昏暗旖旎。空調運轉著,床上的兩人卻滿身大汗。   林詩宇腦子一片空白,高潮的感覺和以往的不一樣,身上的男人也沒有過去的從容自在。   他還塞在自己身體裡,聽著他粗重的喘息,方才經歷的一切都像在做夢。   「愛你,好愛你......」   高潮過後,抱著林詩宇就是一陣親,在愛語間深埋在對方體內的性器再度勃發。麟廷沒有為難對方,拔出了陰莖,起身到浴室裡放水。   當林詩宇回過神來時,陳麟廷正抱著他撒嬌,像是一條大狗般不斷用腦袋蹭自己的胸口。   動了動手指,找回掌握四肢的感覺,林詩宇忍不住發笑,一個擁抱就將陳麟廷圈在懷裡。   他們越是親密,陳麟廷像孩子的部份就越來越多。   「詩宇,你舒服嗎?」好似在討賞,陳麟廷滿懷期待地問。   林詩宇向來羞於袒露自己的感受,可看男友的眼神,他還是靦腆地點了點頭。雖然後來一切都脫離他的掌握,可也因此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性快感。   有點可怕,卻讓人上癮。   陳麟廷鬆了口氣,接著開心地吻上心愛的男友。吻完,額頭貼著額頭道:「很擔心我會克制不了,太粗魯或太衝動都會讓你不舒服。」他太喜歡林詩宇了,能插入愛人身體是他夢寐以求的事,他想將所有的情慾都宣洩在男友身上。   林詩宇看著他,眼睛裡帶著水光,搖搖頭,小聲小聲地說:「跟你做,感覺很好......」他們在做愛,透過性的方式在傳達對彼此的愛意,不管是身體上或者精神上,都得到巨大的滿足。   陳麟廷笑彎了眼睛,他決定把自己的全部都給林詩宇。又親了一口男友的唇,他說:「詩宇,我好愛你。」 *   簽書會的事進行得相當順利。   呂惠美帶回林詩宇同意辦簽名會的消息回公司時,所有人都震驚了。出版社的神祕台柱作家,數十年來都不曾在眾人面前露面,如今居然答應辦簽名會了。   剛好逢林詩宇創作十週年,在呂惠美的建議下,出版社準備大辦這件事。除了簽名會、新書發表外,也規劃了十年回顧展,同時再刷過去已經絕版的書。   呂惠美既開心又欣慰,林詩宇是自己一手帶起來的作家,受到這般的重視,對自己也是很大的肯定。   八月剛好有動漫展,林詩宇的奇幻小說順勢推出,肯定又能網羅一票粉絲。   為了將計劃辦得完美,呂惠美更頻繁地往林詩宇家跑了。   「你最近看起來過得挺滋潤的。」   總編一句話讓在認真看新書的作家嚇了一跳,他用書遮住自己的臉,紅暈悄悄地從頸部爬上臉頰。   他和陳麟廷上床後沒多久,林詩宇就告訴呂姊了,也得到她許多放鞭炮的貼圖。   總編從冰箱拿出陳麟廷準備的點心,一邊吃一邊說:「你們多久做一次啊?」知道呂惠美要來,陳麟廷準備了焦糖布丁和伯爵鮮奶茶,怕不夠吃還有額外準備司康餅及芒果醬。豐盛程度連呂惠美都覺得自己也跟著被養胖了。   林詩宇眨了眨眼,覺得有點羞恥,但細聲道:「每、每天吧......」雖然不見得都會插入,但沒有親吻愛撫射精是不會睡的。   林詩宇覺得最可怕的是,不只是男友,就連自己也這般情慾高漲。   「真的是挺滋潤的呢!」熱戀嘛,沒辦法,每天都想和對方一起死在床上,「你真的不出戀愛集嗎?」她的小詩宇因為談戀愛的關係,不僅是人豐腴了,皮膚也變得水嫩有光澤。   眼睛神采奕奕,整個人也比以往更加大方。   林詩宇還是搖搖頭,順帶轉移這個令他害羞的話題:「那個《聽見你的聲音》在 Youtube點閱破兩百萬了......」其實不只在Youtube上,其他音樂平台都有很漂亮的數字,最近一次版稅匯入他帳戶時,林詩宇也嚇了一跳。   「真的啊?」呂惠美提高了音調,她真心為林詩宇高興,「那不是很棒嗎!」其實她覺得,以林詩宇的才能早該紅了。   「嗯。」作家靦腆地笑了笑,「汪老五說,有很多人聯絡他,想要委託我作詞譜曲。」林詩宇也想過把歌賣給其他人,可他太怕生了,所以一直沒這麼做。現在和陳麟廷在一起,又覺得好像一切都可以。   「很好啊,我記得你不是寫了一堆歌都沒有發表?」呂惠美偶爾會聽林詩宇的podcast,也知道他從小就學習音樂,但林詩宇音樂底子有多深,總編沒什麼概念。想到這,她忍不住問作家:「你會彈琴給麟廷聽嗎?」   比起寫作,音樂是林詩宇更加不願讓人看見的內在,否則他也不會以假名、不留聯繫的方式在網路上發表作品。   當了他十年的編輯,呂惠美聽林詩宇彈琴唱歌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林詩宇:「就只有吉他唱歌而已。」但就那一次而已,之後就忙著照顧陳麟廷和趕稿子,完全放掉了podcast和練琴這件事了。   想到這,林詩宇又忍不住懊惱,為了談戀愛,他又無法維持原本對他而言重要的事。   原本他每天都會練琴的......   「你不想在他身邊練琴嗎?」拿起一旁的司康,呂惠美說:「你應該很希望有人陪著你練琴吧?」想起之前林詩宇被灌醉,抱著自己說,他很想念母親還在的日子,他好想要有人跟母親一樣每個禮拜都聽他彈琴。   林詩宇搖搖頭:「麟廷要忙店裡,我不能麻煩他。」雖然男朋友手好了,但麒廷去幼兒園實習了,他不能像以往輕易的離開店裡。   呂惠美嘆了一口氣,走到林詩宇面前,把吃到一半的司康塞到他嘴裡,有點生氣的說:「詩宇啊,他是你男朋友,你跟他客氣那麼多幹嘛呢?」芒果醬的甜味在口中散開,作家看著總編不明所以,「都在一起了,就任性一點,不然在一起做什麼?想打砲就直接說想被幹啊!」   「呂、呂姊!咳、咳......」嚇得被食物噎著,林詩宇不斷咳嗽。整張臉不知道是被羞紅的還是咳紅的。   「難道你不想看麟廷因為你失控,狂野的壓著你幹嗎?」她可是很享受老公偶爾這麼強勢,做起來要多爽有多爽。   「咳咳咳我、才不會、咳......」這、怎麼可能!   面對作家的固執,呂惠美不再和他爭辯,走回自己電腦前,把話題轉到簽書會上:「這一次十年特展,除了簽名會,我希望也能有一個公開的訪問,讀者們其實很想多了解你。」   林詩宇太神祕了,出版社常常收到反饋說想多認識他,「在那麼多人面前說話,你可以嗎?」   順了順氣,也順著臺階走下來:「大概多少人?」   總編回想了一下過去的規模,接著道:「大概一、兩百人吧。」過一會,又補充:「你的大概會更多。」多到哪呂惠美不知道,前兩天網路公關才放出消息,下面的回應比其他po文來得熱烈三倍。   呂惠美低頭看了印刷廠傳來新書印好的訊息,以及詢問要不要和以往一樣,寄兩百本到林詩宇家。   可這次要簽的書有一千本。   一、兩百人,林詩宇光想就害怕,可是一想到那些都是支持自己的讀者,想見他們的心也期盼了起來。內心掙扎了一會,他才懦懦地說:「如果麟廷在,應該可以吧」但下一刻又否決了自己的話,「但假日店都很忙,他應該沒空。」   呂惠美挑眉,這是要她搞定陳麟廷的意思?   「詩宇,如果你沒辦法我不會勉強你。」呂惠美看了一下企劃書,這些她早在好幾年前就都計劃好了,只是一直無法實現,「只要問你自己想不想就好了。」   作家望著編輯,表情忐忑:「我心裡想,可是我會怕。」抓緊了胸口,他不喜歡這種阻礙不前的感覺,「我需要麟廷在旁邊,可是我怕我太麻煩他了」他沒有義務陪著自己做那麼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規劃,林詩宇不希望自己影響到他在乎的任何人。   「你不問問他?或許他很樂意。」呂惠美喝了口飲料,說:「他不也總佔走你的時間做愛不是嗎?」   作家整張臉紅通通,卻沒有反駁的話可以說。   總編撐著腦袋看著她的寶貝作家,說:「詩宇啊,你只要問你想不想就可以了,如果麟廷能給你勇氣,願意陪你,那就代表他想和你一直走下去。你連讓他陪你的機會都不肯,他要從何得知,他對你而言是那麼重要?」依賴、求助不全然是打擾,更是一種信任與愛的表現。   林詩宇垂下眼簾,心情從忐忑變成了擔憂,過於複雜的情緒讓他不知該如何言語,只能抓著胸口難受。   呂惠美也不逼他,看了看時間,她該去接兒子了。離開前,她問作家:「這次要簽名的書大概有一千本,也是寄到你家來嗎?」 *   陳麟廷最近心情很好。   工作時哼歌,咖啡廳播放的歌曲也變得輕快甜蜜,特別是《聽見你的聲音》反覆播放次數比其他歌曲來得多上幾次。長頸鹿娃娃們的動作越來越肉麻,居然還計劃著在七夕情人節這天推出情侶優惠。   不僅僅是與他熟識的朋友,就連偶爾來一次的貴婦阿姨們,都知道他談戀愛了。   「哥啊,你是不是跟詩宇大大打砲了?」今天是陳語亭難得的休假日,會期結束後,委員也從台北回到了地方,她也不用那麼勤的跑攤跑場了。   手指在鍵盤上打得劈哩啪啦響,陳語亭覺得自己實在太敬業了,工作忙得跟被鬼抓走一樣,一有休息時間就寫哥哥跟他男友的同人文,現在還準備印製出本,根本閒不下來。   在吧台裡的男人動作停頓了一下,接著難得不避諱地回應:「嗯。」是的,他們上床了,自己進到愛人的體內,擁有他的身體,也擁有了他的心。   看了哥哥一眼,陳語亭沒說什麼,在她的小說裡,哥哥和詩宇大大砲打得難分難捨,互相喜歡有一陣子的人最近才上床,相較之下顯得過分清純。   哥哥心情好大家心情也會好,最近家裡冰箱的食物越來越豐盛,就連店裡的甜點也越來越多樣化,被這樣的哥哥寵著,實在求之不得。   可家裡也因為哥哥不在,弟弟忙著實習,工作晚歸的她,一個人都見不到,不禁覺得家裡有些空曠。   雖然知道兄弟姊妹遲早要各自追求自我的,可當這天來臨時,陳語亭還是不免感到寂寞。   「吳皓雲跟我講開分店的事,聽說你暫時沒這個打算?」麒麟鹿咖啡廳經營得不錯,來客量穩定,餐點好評也相當多,用餐尖峰時間甚至要排隊。扣除個人風格強烈的部份,的確可以將其餘優勢整併出來,再開一間分店。   陳麟廷這幾年的收益,加上吳皓雲的投資,他們的資金是相當充足的,這也是為何吳皓雲會提出開分店的理由。   遞了一杯冰水果茶給妹妹,陳麟廷說:「我想把重心放在詩宇身上。」拿出口袋裡的手機,他看見男朋友傳來的訊息,一張俊臉立刻笑開了花。   矮噁,談戀愛果然會讓人笑成白痴。   陳語亭翻了翻白眼,全身雞皮疙瘩掉滿地。   她知道哥哥最大的夢想是擁有一個家,父母將他從原本的家裡趕出來,所以他到台中和兄弟姊妹住一塊。如今林詩宇出現了,他目前最想做的就是和男朋友共同打造一個家,他永遠能夠回去的地方。   同婚法通過了,結婚也不再是壓在心底的夢了。   「談戀愛真的有那麼好嗎?」這是陳語亭來自靈魂深處的疑問。   她不排斥擁有婚姻,可是一想到要和臭異男談戀愛她就頭疼的要命。要她嫁作人婦,每天家庭、事業兩頭燒,還得看「婆婆」的臉色,她才不肯咧!   陳麟廷回完訊息,要林詩宇在家裡等他,將手機收進了口袋裡,道:「我不能替你回答這個問題,但對我來說,遇到是詩宇、與他相戀,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事之一。」   「太肉麻了。」再度搓掉雞皮疙瘩,陳語亭繼續說:「你們又不像我,你跟妹妹都是同志,根本沒有傳統性別刻板印象的問題,弟弟本身就是男的,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我是個異性戀女性,要是談戀愛,勢必要面對父權社會對女性的要求。」陳語亭多希望自己也是同志,這樣她就不用面對這些問題了。   說起來,全家四個兄弟姊妹,就只剩下她沒有情感經驗了。   看著母親,她覺得女性在只有兩性的世界觀裡太虧了,要付出那麼多才能的得到愛,如此地卑微,陳語亭寧願不要。   戀愛真的那麼好嗎?寫了那麼多BL小說,大概都把自己對愛的渴望都投射在裡頭了吧。   送上烤鬆餅,陳麟廷有些無奈,他知道妹妹的害怕,說實在話,要是她和奇怪的男人在一起,還不如單身一輩子。   或許並非所有男人都是陳語亭想的那樣子,但不能否認,的確部分男人令人搖頭、心生畏懼。   「哥,如果我嫁不出去的話,你會養我一輩子嗎?」望著芒果、鮮奶油,陳語亭有些出神。   揉了揉妹妹的腦袋,陳麟廷笑道:「我才捨不得把妳嫁出去。」妹妹永遠是他們家的,就算結了婚,也不會變成夫家的,「只要你想,就算養不起,我也會想辦法養妳。」   全世界還是他哥哥最好了,好想永遠都給哥哥養喔!   「你都不考慮一下大嫂的感覺喔?」被哥哥亂感動一把的陳語亭眼角閃著淚光,瞪著哥哥開玩笑,一邊拿紙巾擦眼淚,免得眼妝花了。   「妳可能沒有大嫂喔,說不定是我嫁過去」陳麟廷說得一臉正經,也逗笑了妹妹,「我相信詩宇能夠理解的,就算他不答應,我私底下偷偷養也行。」俏皮的眨眨眼,陳麟廷比了個讚。   「你當我小三嗎?」陳語亭哈哈大笑,原本的感傷寂寞都沒了。   雖然她有一對亂七八糟的父母,但有這樣的哥哥真的太好了。   午後的時光過得特別快,陳語亭將書本排好版後,晚班的吧台員工也到店裡報到。   下午四點,外頭的陽光仍舊熱辣,今天陳麒廷窩在家裡打電動,到現場實習的他,已經感覺到了社會的殘酷了。   陳語亭想著晚餐,對著正在收拾的哥哥問:「你今天也回詩宇大大那裡吃嗎?」自從兩人同居後,他們一家子就沒有再一起吃過飯了。   「嗯,詩宇在等我,晚點我們要一起去運動。」林詩宇的身體太差了,必須多長點肌肉才行。   陳語亭挑眉,對於所謂「運動」有不同的想法,但也不想多問,對著要離開的哥哥道:「吳皓雲的想法我覺得挺不錯的,我覺得你可以考慮一下。」展店也不錯,如果性別友善和相關議題能藉由店拓展出去,陳語亭是滿樂見的,「下次我休假的時候,我們四個一起吃個飯吧,好久沒一起吃飯了。」   雖然哥哥都有準備好食物放冰箱,但陳語亭還是喜歡熱騰騰剛煮出來的。   「喔,也把詩宇大大邀來吧,你都嫁給他了,我們就是家人了。」   陳麟廷笑開了臉,道:「好。」 --------------------------- 我覺得語亭內心脆弱的部分到現在才比較顯現出來 她大概是我感情觀上投射最多的一個人 然後主CP仍舊甜到蛀牙 應該有感覺到一點點不安的味道了??? -- 噗浪:https://www.plurk.com/fish820311 匿名心得單:https://tinyurl.com/y8p2v8eb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6.44.13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485971.A.BE2.html ※ 編輯: hentaimouse (111.246.44.138 臺灣), 05/08/2021 23:00:09
1月前
求繼續甜啊啊啊啊啊QQ
05/09 00:44, 1F

1月前
期待續集
05/09 07:49, 2F

1月前
兩人好甜蜜喔~雨亭的擔憂很真實
05/10 09:05, 3F

1月前
推~
05/10 17:34, 4F
文章代碼(AID): #1WbgTJlY (BB-Love)
if (FB !== undefined) { FB.XFBML.parse() }
文章代碼(AID): #1WbgTJlY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