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情色典獄長(五)心猿意馬 (微H)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我愛我的鯊魚)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101)
留言2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勇人恍惚間又想起了兩年前,他幫勝也洗完頭髮,吹乾頭髮之後,他也總是喜歡在床上抱著勝也,聞他留得越來越長的頭髮上的香味兒。   他選的洗髮乳,他買的潤髮乳,他親手幫勝也洗的頭髮,親手幫勝也吹的頭髮──一切都和今晚他對路易斯做的如此相似,就好像他酒井勇人這個人,除了這一些以外,就完全不懂得還能做什麼其他的事,來表達他對一個人的喜歡與愛意。 https://images.plurk.com/7sRLS8Q5mgqUAjrOdUpEbL.jpg
(一)道別   今晚的路易斯,簡直讓勇人感覺自己蓄積已久的慾望,快要關煞不住,「路易斯,我想和你做愛,可以嗎?」勇人開始有些急色,直接投了直球。   路易斯卻搖了頭,直接把這顆超甜的正中心好球給接住了。   這讓勇人有些驚訝,他本以為能手到擒來的,「怎麼?今天不做嗎?你確定?」   「等一下,勇人,我今天來找你,是想告訴你,月底,我就要被調離赤柱監獄了……   「到時候沒有我,你要收斂一點,別總是揍人,因為我不確定之後新升任的看守長會不會罩你。還有……別再幫新來的獄卒取綽號,那真的很沒禮貌,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覺得無所謂。」路易斯竟然像個老媽子一樣,說了一堆他擔心的事。   『居然主動說了嗎?本來我還想拿這件事來威脅他就範的。』勇人心想。   他沒有把這些心事表露在臉上,只笑道:「哈哈哈,那才不是我取的,你瞎說。比起擔心我,你還是多擔心自己吧,你之後該怎麼辦?」   「可是你不是叫了嗎?『自在天妃』什麼的,算了,那其實也並不重要。」路易斯說道:「我這邊真的無所謂,我根本不缺這份工作,我之後也不想留在日本,因為已經沒有意義了。」   勇人伸出手來,摸了摸路易斯白皙的臉龐,「我捨不得你走,沒有你的話,我會很寂寞。」   路易斯本來還懷疑是勇人投訴了他,然而和勇人這麼一番談下來,他卻開始覺得:『反正也沒有證據,算了,是不是勇人做的,那又怎樣?』他輕輕地按著勇人摸在他頰邊的那隻手,「……你是說真的?」   「嗯,我這個人挺孤僻的,沒甚麼朋友,說起來這兩年,也多謝你了。」勇人回答道。   「你不恨我?」路易斯問道。   勇人刻意露出一臉困惑的表情,「恨你什麼?」   『不讓你假釋的事……』路易斯決定乾脆不提這件事,就回道:「沒什麼。」   勇人知道路易斯大概在糾結什麼,乾脆幫他找了別的話題,「吶,路易斯,我一直都很想跟你說,你其實長得很好看,你長得比較像媽媽吧?淡粉色的頭髮是天生的嗎?」   路易斯還沒回答。   勇人把視線往下瞟,只見路易斯披在下半身,用來遮擋私密處的毛巾濕了,透出淡淡的粉色,勇人便伸手撥開路易斯的毛巾。   路易斯按住勇人的手,「做什麼?」   「也不是沒看過,為什麼這個反應?」勇人笑著把路易斯蓋在跨間的毛巾給扔開,這次總算成功了,「哇,你的陰毛也是這個顏色的呢,好可愛,居然真的是天生的。」   「……我應該要怎麼回答你可以比較有禮貌呢?」路易斯笑著對勇人比了一個國際禮儀的手勢。   勇人仔細捏起路易斯的分身,觀察了一下,「你的這裡該怎麼形容?很像剝開的紅毛丹?還是荔枝?就是白裡透紅然後晶瑩剔透的,你是不是沒什麼用到『這裡』?」   「胡說。」和直接承認自己是處男的瀨川完全不同,路易斯第一時間選擇了反駁。   勇人聞言只是嘻嘻笑,手指又往下游移,伸入路易斯的臀縫中,「那……你的『這裡』用過嗎?先別急著回答!因為不論是不是回答『胡說』,好像都有點奇怪喔。」 (二)梅菲斯特的誘惑   隨著勇人的中指,在路易斯的臀縫中劃圈,堵在他的穴口,前前後後地動著,卻又愛進不進地撩撥著,路易斯越發感到心癢難耐。   『該死的,幸好我是個男的,如果我是個女的,被他這麼弄,肯定能摸出水來……』路易斯的分身,也跟著勇人手指一來一往的動作,而一跳一跳地動著。路易斯只是任由勇人猥褻著他,卻還沒回答他剛才的問題。   勇人觀察著他微帶春色的神情,又繼續試探道:「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明天就要被調走了,你會想在走之前,用『這裡』跟我試一次看看嗎?」   「畢竟,沒嘗過我的『這裡』,你也不算是用過我這個人,不是嗎?」勇人指了指自己完全沒遮掩的胯間的蟒蛇,這條蛇早在方才親吻之時,就已經呈現半勃之勢直到現在。   路易斯看著勇人的東西,心想:『這傢伙可真能忍,雖然開口閉口都是做愛,卻至今都沒真的做什麼……可是他的目的是我的後面,我該答應他嗎……?』   勇人湊到路易斯的耳邊,輕輕地咬了咬他薄薄的耳朵,用嘴唇吮著,把路易斯的耳朵都吸紅了,「吶,路易斯君,你想不想擁有我整個人?不論是前面,還是後面。」對於路易斯而言,勇人的嗓音,自他口裡所吞吐出的每個字,都好似惡魔梅菲斯特的蠱惑一般。   ──出賣靈魂的交易,你願意做嗎?   假使勇人是梅菲斯特,路易斯是浮士德,路易斯會回答:「是的,我願意把靈魂賣給你,先生。」   兩人洗完澡以後,路易斯並沒有帶勇人回到牢房,而是帶著勇人上了二樓,往他房間的方向走去。   在走廊上,勇人問道:「你就這麼信任我?真不把我關起來?」   「你是那種會偷偷摸摸溜走的人嗎?不會吧,那多難看。」路易斯只穿著浴衣,沒把頭髮綁成往常的辮子,只是隨意地披垂在身上;勇人則是穿著一件小背心和內褲,就在監獄裡走來走去,雖說是半夜,看上去還是極為不體面。   路易斯微微回頭,對著勇人說道:「何況有我在,你覺得你真的想逃,我就不會發現?真覺得我不敢打你嗎?」   「哈,你說得對。」路易斯確實在某些方面非常地了解他,這讓勇人不禁一笑,『沒有人能打我,也沒有人會打我;既然要走,我就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自大門出去。』   兩人到了路易斯的房間,路易斯把隨身攜帶的鑰匙插入房門內,轉開了門把手,推開房門,伸手打開了房內的電燈。   勇人一眼望進去,見裡頭是窗明几淨,擺設色色可人,不由得稱讚道:「打掃得一塵不染的,真不錯,就像是女孩子的房間一樣。」   「……」路易斯指著門邊的啞鈴,「你是瞎子嗎?」   「因為我的房間超髒的嘛,哈。這只是一個比喻而已。」勇人指的房間,是他後來和勝也一起租的套房,「我換個說法,你住得可真豪華,其他看守用的房間跟你一樣嗎?」   「我用副監獄長的房間。」路易斯回答道。   「是來自監獄長的恩惠吧?喜歡嗎?」勇人回問道。   「沒有很喜歡……我爸爸手上有這一間房的鑰匙。」路易斯淡淡地說道。   「喔。」勇人以為戳中路易斯的心傷,就不再說下去了。   「我差點把他從窗戶丟下去,你也知道,他畢竟還是我的上司,我如果打傷他的話,這件事傳出去會不太好收拾。」 (三)心猿意馬   不說則已,勇人還真的有聽過其他人討論曾在醫護室看過監獄長這件事,這話聽得勇人差點就冒出一身冷汗,『井上說得對,這個人是金剛芭比;玩他就是在玩火,為了留著我的一條狗命,我一定要小心點才行。』   路易斯看著勇人,朝著房內的方向歪了頭,「愣著幹什麼?不想做愛了嗎?進來。」路易斯命令道。   「你是說你在下面,還是我在下面啊?」結果才剛自省了一會兒,勇人又忍不住開始說話調戲路易斯。   路易斯卻沒有生氣,只說了句:「……隨便,都可以,高興就好。」   勇人心想:『你高興就好?我高興就好?我們高興就好?也不知道是誰高興就好?』   看著路易斯這不鹹不淡的態度,不知為何,勇人卻忽然想起了勝也最後一次和他做愛時,那百般撒嬌的模樣;明明這兩個人相差甚遠,他都不理解自己為何能把這兩個人聯想在一起。   『勇人,親我,摸我,抱我……我還想要……嗯──…』   想起沒有手腳的勝也,趴在他的身上蠕動著,向他百般索求的可愛模樣,就令勇人有些傷感。   『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這種類型的嗎?路易斯到底哪裡不好?為何我越是和路易斯在一起,就越常想起勝也?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對上路易斯正看著他,那一雙水粼粼的藍色眼睛,還不自覺地眨巴了一下,勇人的內心裡忽然充滿了負罪感。   他只能暫且把心事按著,逼自己不再去想勝也了,『希望路易斯不會發現我正在想別的男人。』   勇人跟著路易斯進到房間裡以後,順手將門給帶了上。   勇人在浴室裡的時候,看起來還急色得很,不想真的進了路易斯的房裡,只是躺到路易斯的床上,便蓋上棉被,問道:「你其實一點都不想待在這裡當看守吧?你看起來不太喜歡監獄長。」   「──你這是想跟我純聊天?」路易斯啞然失笑。   勇人把棉被掀開了一角,路易斯便鑽了進去。勇人轉過身子,面對著路易斯,摟著他,把他的身體往自己的胸前靠,「你是不是也不想待在赤柱監獄裡?」   路易斯看著他,兩人的臉幾乎要貼在了一起,「嗯。」   「那你為什麼會來赤柱監獄呢?我聽說你本來不是在這裡工作,你跟我進來的時間差不多,不是嗎?」勇人說道。這些其實都是鹽月告訴勇人的,但勇人沒打算提。   「哪有為什麼……?」路易斯心想:『去哪裡聽說的?誰那麼神通廣大能告訴他?勇人手裡的人脈真這麼厲害?既有人認識法務省官員,還有人能寫彈劾狀,甚至連我前前後後在哪裡工作都能調查到?』其實做這些事的都是鹽月一個人,只是路易斯不曉得罷了。   「明明就是因為喜歡我吧,小路。不然來這種垃圾地方工作有什麼意思?」勇人湊近路易斯剛洗好的頭髮,掬起一束長髮,嗅了嗅髮絲上洗髮乳還有潤髮乳的香氣。   這讓他恍惚間又想起了兩年前,他幫勝也洗完頭髮,吹乾頭髮之後,他也總是喜歡在床上抱著勝也,聞他留得越來越長的頭髮上的香味兒。   他選的洗髮乳,他買的潤髮乳,他親手幫勝也洗的頭髮,親手幫勝也吹的頭髮──一切都和今晚他對路易斯做的如此相似,就好像他酒井勇人這個人,除了這一些以外,就完全不懂得還能做什麼其他的事,來表達他對一個人的喜歡與愛意。   「你難道還會帶其他的受刑人回你房間嗎?」   勇人雖然不想被路易斯發現他其實在外頭有男朋友這件事,口頭上卻還是忍不住又拿勝也的性格和路易斯比較起來,「你都已經帶我回『你的』房間裡了,還有什麼好嘴硬的?你就只有這一點,非常地不可愛。   「坦白地跟我承認,讓我知道你就是為了『我』這個人,才來這裡蹲著,對你而言難道就這麼困難嗎?」   路易斯沒回答,只是看著勇人。   「!」勇人忽然感覺到在被子裡,自己的分身被那只剛才自己捏了許久的,帶有粗繭的手給握住了。   路易斯看著他,眼神裡帶著某種異樣的光彩,舔了舔薄薄的唇,「──勇人,我為什麼帶你回房間,你自己心裡難道還不清楚嗎?」 -- My Love たち~ https://pbs.twimg.com/media/EXo8h-3U0AIB2aq.jpg
  綠巨人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6.108.1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492236.A.8CB.html
1月前
勝也還是勇人的真愛呀
05/09 13:08, 1F

1月前
是的啊...! XDD 是勇人的天菜
05/09 18:18, 2F
文章代碼(AID): #1Wbh_CZB (BB-Love)
if (FB !== undefined) { FB.XFBML.parse() }
文章代碼(AID): #1Wbh_CZB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