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辛德瑞拉的新婚夜晚(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安陵 婪)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6(600)
留言6則, 6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安價文整理。 ※ㄎㄧㄤ ※防暴頁 ※《收藏家的魔鏡》魔鏡客串(不重要   在辛德瑞拉的新婚夜晚,王子脫下辛德瑞拉的內褲之後,露出難以置信 的表情。   王子不忍直視那尺寸比自己還要可怕的東西,「你是男的?」   「你在說什麼啊?親愛的,女生本來就有唧唧啊!」辛德瑞拉理所當然 地說。   王子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他有點想要逃走,但是離開婚房,遇到門口的守衛又要說什麼呢?   辛苦了,今晚的月亮很圓,你們早點去休息吧。這時候還會被守衛腹誹 是否早洩,所以才一下子就出了婚房   王子決定了,他默默幫辛德瑞拉穿好內褲,拉上棉被,誠懇地微笑問: 「我們今晚不如蓋棉被純聊天?」   辛德瑞拉點頭,跟著王子躺在床上,開口用優美典雅的女聲問:「既然 今晚我們一起睡了一覺,那我們的寶寶是不是會在十個月後出生呢?」   他第一個問題就讓王子有些招架不住。   「我覺得可能沒有這麼快。」王子回答。   除非魔法,否則他們不可能生小孩。   「為什麼?難道寶寶不喜歡我們嗎?」辛德瑞拉緊張地問。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王子心累,有點想要酗酒消解壓力,但是他得 和他的新婚對象好好在床上蓋棉被純聊天,「我覺得我們的寶寶不會討厭我 們。」   「那是什麼原因?」辛德瑞拉問。   「因為我也有唧唧,所以我們生不出小孩。」王子決定實話實說。   「沒關係,如果生不出來的話,我們可以找神仙教母!」辛德瑞拉安慰 王子。   「神仙教母、神仙教母」穿著黑色晚宴裙,畫著龐克妝容的女巫拿著魔 杖現身,她氣呼呼地說:「你們這些王公貴族們,只會記得找神仙教母!」   呃。妳哪位?王子不知道該怎麼問,他抱著棉被,感覺到自己的可憐無 助。   辛德瑞拉只穿著內褲,從棉被裡跳起來,站在床上,氣勢洶洶地對她 說:「妳一定就是壞女巫!」   「壞女巫?對,我是壞女巫!但我也有名字!」對方歇斯底里地喊。   「壞女巫不是都叫『壞女巫』嗎?還會有什麼名字?就像王子就叫王子 一樣。」辛德瑞拉撇嘴。   「不,我也有名字的。」王子糾正辛德瑞拉。   「那你叫什麼名字?」辛德瑞拉問。   原來他的結婚對象不知道他叫什麼,這真奇怪,不過仔細想想,辛德瑞 拉都只叫他王子,從沒叫過他的名字   王子仔細一想,驚訝地發現他竟然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這是一種名叫『童話故事』的詛咒。」壞女巫說:「你可以接受自己 一輩子叫做王子,或者去找回屬於你的名字。」   「原來你有名字嗎?」辛德瑞拉握著王子的手,「我要怎麼幫你呢?」   「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訴你。」壞女巫囂張地挑釁。   辛德瑞拉回答:「王子該不會根本沒有名字?」   「是這樣嗎?」王子仔細思考。   辛德瑞拉說:「等你登基成為國王的時候,你就會改名叫國王,或者繼 承你爸的名字,再多加一代,比如路易二十二世。」   「哇,路易王朝也太長了吧。」王子震驚。   「你們自顧自聊什麼天!」壞女巫說:「就算王子沒有名字,但我有名 字啊!」   「但是沒人在乎,小朋友記不住太多名字。我的繼母跟兩個姐姐也沒有 名字。」辛德瑞拉說:「而辛德瑞拉是我的綽號,是灰姑娘的意思,我的本 名連我自己都不記得。」   「我在乎我的名字!」壞女巫尖叫。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讓我懷孕嗎?」辛德瑞拉期待地問。   「你想懷孕?」壞女巫轉著壞念頭,不想讓辛德瑞拉夢想成真,「王子 懷孕的機率還比較高一點。」   「懷孕是不可能懷孕的。」王子拒絕這個提議。   「那你們可以去田裡撿一個孩子,我朋友就是這麼做的。」壞女巫說。   「哪裡的農田撿得到寶寶?」辛德瑞拉期待地問。   「等等,寶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的新婚夜。」王子說:「新婚夜有 外人在不像話吧?你說是不是?」   「你說得對。」辛德瑞拉說:「你可以離開了,壞女巫。」   「妳這個邪惡的傢伙!我詛咒你只對男生硬得起來!」壞女巫氣得跳 腳,丟下一句詛咒就離開。   辛德瑞拉茫然地發現自己唧唧硬挺起來,對準了王子。   王子心驚膽顫,試著阻止壞事發生,「等等,我們先談談。」   「好。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你也有唧唧,可是我對你硬了,所以 你是男生?」辛德瑞拉問。   你也是男生。王子在心裡默默回答對方。   「但我有唧唧,你不是說有唧唧的是女生嗎?」王子試圖混淆對方。   「但是壞女巫雖然壞,但她只會隱瞞,不會說謊。你就是男生。」辛德 瑞拉篤定地說。   「你你自己照鏡子也能硬起來的!」王子口不擇言,他甚至找了一面鏡 子,放在辛德瑞拉面前,「你看!」   辛德瑞拉在鏡子裡看到一張模糊的臉,鏡中的臉叫了一聲,「啊!我要 瞎了!」   「你誰!」王子警戒地問。   「我是魔鏡天啊,我看看你是誰。王子?我以為我可以待在王宮寶庫退 休清淨好一陣子,你為什麼要讓我看這種刺眼的東西!」   「什麼東西刺眼?」辛德瑞拉好奇問。   「穿上內褲!」魔鏡尖叫,「不,連裙子也穿上,我怎麼知道你穿裙子 的?很簡單,因為我知道你叫辛德瑞拉,你是這個國家的新王妃,下一任的 王后——哦,這個國家遲早要滅亡。太好了。」   「我不准你詛咒王子!」辛德瑞拉把魔鏡隨手放到一邊,回歸正題, 「這只證明魔鏡是男生。」   王子想找出一面正常的鏡子,但他懷疑王宮裡是否還有正常的鏡子。也 許是他跟辛德瑞拉結婚的緣故,他不配有正常的鏡子。   王子躺在床上,自暴自棄,決定讓自己的王妃決定他的命運,「來吧。 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辛德瑞拉熱情地撲倒王子,壓在他的身上,聳動他的腰胯,在王子的身 上胡亂頂弄。   「王子,我好像發燒了,我好熱」辛德瑞拉可憐兮兮地撒嬌。   你發情了。那個可惡的壞女巫。   王子心裡著急,想找脫身的辦法,「我去浴室幫你放冷水怎麼樣?」   「先不要,在你身上蹭蹭的感覺好舒服」辛德瑞拉喘息著,說著毫無廉 恥的話。   辛德瑞拉時不時摩擦到王子的性器,搭配那張古典美人的鵝蛋臉,和那 優美迷人的呻吟,王子知道自己不應該,但他還是硬了。   但是兩個男人結婚,這個國家的未來難道真的要去農田裡撿一個小孩來 繼承嗎?   王子掙扎著,辛德瑞拉說:「你的魔杖也準備好了,那我們開始決鬥 吧!」   「什麼?」王子一時之間搞不清楚現在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的魔杖已 經被辛德瑞拉從褲子裡抽出來,兩根熱呼呼的東西抵在一起摩擦。   「不哈啊不能這樣」王子想要抵抗快感,但這太困難了。   「要認輸了嗎?王子?」辛德瑞拉問。   事實上,王子還是處男,他幻想過第一次和他的王妃度過怎麼樣浪漫又 熱情的夜晚,絕對不是現在這樣。   「不呼嗯我不認輸」王子腦海被快感填滿,幾乎無法思考,一片空白, 「這都是誰教你的?」   「我媽媽留下來的筆記本裡,畫了很多用唧唧決鬥的畫,這一定是某種 凡人也可以執行的魔法決鬥!」辛德瑞拉喘息著,他拼命忍耐,認定自己非 得贏過王子不可。   辛德瑞拉的親生母親是怎麼樣的狠角色啊。竟然畫了這種不適合出現在 童話裡的畫,還讓辛德瑞拉看見了。   不知道在天上的辛德瑞拉媽媽看到這一幕,會有什麼感想   辛德瑞拉在王子胡思亂想的時候問:「王子你可以認輸嗎?」   「不呼嗯」這事關王室尊嚴。   「我覺得我快尿出來了」辛德瑞拉慌張地說。   「笨蛋,你要射精了,先射的人就輸哈啊」王子解釋。   「我不想輸」辛德瑞拉用甜美的嗓音朝王子示弱。   我也不想。王子心裡這麼想著,但他的身體卻比他的理智還要更快一步 做出反應。甜蜜的情慾反覆沖刷王子的理智,單純屬於肉體的愉悅糾纏他, 直到他再也無法忍耐,精液小股小股的噴濺在自己的身上,和辛德瑞拉的身 上。   就在王子沉浸在高潮的餘韻時,他恍惚間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又揉又 捏,他意識到是辛德瑞拉,無奈地問對方說:「你在做什麼?」   「我需要進入你,這樣我們的結婚儀式才能夠完成。」辛德瑞拉說。   他們的結婚儀式早在交換戒指的時候就完成了。   王子感覺到一絲威脅感,他想要讓辛德瑞拉放棄完成儀式的想法,於是 他說:「我有一個故事想告訴你。」   王子聽過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雖然辛德瑞拉沒有拿著刀架在他的脖子 上,但拿著魔杖架在他的屁股上,他感覺這是火燒屁股的危機。   「什麼故事?」辛德瑞拉停了下來。   「很久很久以前——」王子說。   辛德瑞拉打斷他,「『很久很久』是多久以前?」   「大概是一兩百年前吧?」王子不確定地說。   「一百還是兩百年?可以準確到個位數嗎?」   辛德瑞拉意外地很計較細節。   王子其實沒有什麼時間看童話故事,他對童話故事的概念就是一種說給 小孩聽的故事,算是家長統治家庭的一種手段。他是一個沒有童年的王子, 童年時期就開始鍛鍊身體,跟在國王身邊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成功的掌權者。   他想起剛才那面古董鏡子的故事,於是決定把那面魔鏡的歷史說給辛德 瑞拉聽。   「一兩百年前,有一個國家,有一位白雪公主——」   但是辛德瑞拉已經不耐煩了,他比鮮血還要紅的唇貼過來,親吻王子的 嘴唇,並無師自通地學會如何舌吻。   「唔」   進行到這裡,辛德瑞拉開始回憶起媽媽的筆記本,筆記本中,決鬥時除 了用魔杖互相摩擦之外,還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儀式進行得更順利。   辛德瑞拉希望他的結婚儀式順利,所以他掏出了有香味的潤滑軟膏,這 是神仙教母最後送給他的禮物,說是媽媽託付給她的秘密配方,連紀錄藥膏 藥草配比的紙都一起交給他了,如果婚後還有需要的話,可以請王子花錢買 藥草來製作這份潤滑軟膏。   「王子,我要用我的魔杖撬開你的入口。」   這句話有點莫名其妙,但仔細思考起來卻讓人覺得恐怖。   「不太好吧」王子乾笑。   辛德瑞拉從掉在地上的婚禮裙襯裡掏出神秘的小罐子,扭開罐子,甜美 的香氣充滿了整個房間,雖然沒有使用過這種東西,不過光是看那個質地, 很明顯就不像是普通辛德瑞拉抹在臉上的晚安霜或者乳液之類的保養品。   「這個擦在我的魔杖上,再抹一些在你身體的入口,我們就可以順利的 完成結婚儀式了。」辛德瑞拉興高采烈地宣布。   王子已經放棄抵抗。   辛德瑞拉手指沾滿潤滑軟膏,伸入他的後穴,均勻塗抹。   王子覺得完蛋,竟然很舒服。   「嗚嗯」辛德瑞拉的手指總是有意無意地擦過王子的前列腺,每次碰觸 到敏感點,彷彿有電流從那處流竄到全身,他渾身酥麻,身體發軟,躺在床 上幾乎不能動彈。   「會痛嗎?會痛要忍耐。」辛德瑞拉聽見他的叫聲,認真地告誡他說: 「為了完成我們的結婚儀式,你必須忍耐一下。」   王子完全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舒服到叫出來,他堅強地露出笑容,「嗯我 會忍耐。」   「我最愛你了,王子。」辛德瑞拉說。   本來聽見告白總是會飄飄然的王子心情複雜,不知道該給出怎麼樣的反 應才好。   「嗯,我知道。」   「你不說愛我嗎?」辛德瑞拉發出靈魂質問。   王子一急之下,口不擇言地說:「我在剛才一見鍾情看上了壞女巫!」   「你說什麼?」辛德瑞拉難以置信,他問王子說:「你看上那個老女人 什麼?」   「她、她是女的!」王子說。   「我也是女的!」辛德瑞拉立刻回答。   「你錯了,像你這樣長了唧唧,就是男人!」王子剛才目測過,辛德瑞 拉確實是男人,不是雙性。   辛德瑞拉覺得糾正不了王子的觀念,他試圖講道理,「退一步說,我是 男人你就不愛我了嗎?」   「但是王妃只有女人能當」王子回答。   「為什麼?誰規定的?」辛德瑞拉問。   「因為男人生不出小孩。」   「小孩去田裡撿就好啦!」辛德瑞拉說完,覺得對話毫無效率,「一定 是儀式還沒有完成,你才會變心!」   「不,不是這樣」王子微弱地掙扎。   辛德瑞拉抽出手指,換上粗大的性器,插入王子的體內。   「啊啊!」   感覺太奇怪了,王子露出像難受又像舒服的表情,痛確實會痛,但是辛 德瑞拉的陰莖抵在前列腺,使他全身酥麻。   辛德瑞拉得意地說:「我就知道你會喜歡我的大唧唧。」   「不呼嗯」   王子不想承認自己喜歡王妃的大唧唧,因為被辛德瑞拉幹,他的世界已 經天翻地覆了,已經承受不了太多。   辛德瑞拉觀察王子的表情,然後篤定地說:「你說謊。」   王子從未被侵入的位置被狠狠地開拓,辛德瑞拉的慾望在王子滾燙的密 穴進出,王子除了脹痛感,還感覺到難以言喻的陌生快感,他身下的穴肉反 射地纏緊侵入體內的性器。   辛德瑞拉艱難地抽出性器,再狠狠頂到最深,他動得越來越快,發出情 色的水漬聲。   「啊……哈啊……」   神啊,他是不是墮落了?王子不安地扭動身體,咬緊牙關接受辛德瑞拉 的魔杖在他的體內進出,他對魔杖在他身上點燃的慾火感到難以置信,試圖 從可怕的歡愉中逃走。   辛德瑞拉動得很快,他回憶媽媽留給他的魔杖決鬥圖,從中尋找到能夠 帶給王子快樂的方法。王子的前列腺被不斷刺激,他苦悶地搖頭,想甩拖太 過刺激的快感。「唔……不行……」   辛德瑞拉滿意地宣布,「我們的身體非常契合,這證明我們天生一 對。」   「嗯隨便你別停」王子已經在快感中墮落。   辛德瑞拉回想媽媽畫的圖,放慢速度,扶著王子腰上的手往下,握住王 子勃起的性器套弄,前列腺和性器被同時刺激,狂風般的快感使得王子露出 失神的表情。   「哈啊……辛德瑞拉……」   王子完全沉浸在慾望致中,身體的歡愉騙不了人,他在辛德瑞拉攻勢下 陷入慾望的深淵。   屬於王子的自尊心和羞恥感全部被快感淹沒,王子黃金般璀璨的髮絲沾 黏在額頭上,他冰藍色眼睛因為慾望變得更加深邃迷人,眼角帶著暈紅和水 光。   「哦,王子,我好喜歡你。」辛德瑞拉興奮地親吻他,啃咬他的脖頸, 在他的身上留下印記,如同動物本能雄性標記雌性的動作。   「啊啊……辛德瑞拉……慢一點……」王子承受不了太多,敏感一再被 刺激,使他的感官更加敏銳。   「慢不下來。」辛德瑞拉為難地回答。   「嗯啊不要了」王子試圖拒絕過載的慾望。   「不行,王子,你的要求是強人所難。」辛德瑞拉對於完成結婚儀式有 強烈的執著,他不會停下,更不會慢下來。   王子的意識陷入迷亂,他已經失去開口抗拒辛德瑞拉的力氣,完全沉浸 在情慾裡,隨波逐流。   「呼嗯……辛德瑞拉……」   辛德瑞拉低頭尋找他的唇,狠狠啃咬他的唇瓣,兇狠地攫取他的呼吸, 奪走他發出的呻吟。   王子覺得發生的一切彷彿夢境,他從未想過和自己王妃的新婚夜晚竟然 是這樣的發展。     「啊……那裡不……」   前列腺一再被碾過,歡愉在體內流竄,麻痺他的頭腦,讓他無法思考。   辛德瑞拉忍耐著陌生的慾望,仔細觀察王子的狀態,看他被慾望控制的 迷亂表情,和媽媽留下來的圖畫書幾乎一模一樣,代表儀式有順利進行,因 此辛德瑞拉露出滿意地微笑。   「我們締結了最神聖的結婚儀式。」辛德瑞拉溫柔地說。   「嗯啊」   王子根本沒聽清辛德瑞拉說了什麼,他在不斷襲來的快感沉淪,熱度不 斷攀升,他好像被施展了魔法,身體和精神輕飄飄的,世界在向上漂浮。   「王子的叫聲好色。」   「不……嗚嗯…… 」   「不要拒絕我。」辛德瑞拉說。   王子無人看顧的性器終於被快感壓垮,他的性器顫抖著射出濃稠的精 液。   「儀式就快要完成了。」辛德瑞拉記得圖上畫的內容,他要在王子的體 內用魔杖射出魔法的藥水。   辛德瑞拉握著王子的腰,猛烈地頂弄,彷彿要將自己嵌入他的體內,結 婚儀式是一生中難能可貴的紀念,他不想搞砸這一切。   辛德瑞拉希望媽媽和神仙教母教給他的魔法,永遠縈繞在他和王子身 邊。     想到和王子初次見面的悸動,辛德瑞拉的內心充滿著溫柔的愛意,他加 快貫穿他的頻率,最後深深地埋入他的體內,將所有情感傾泄出去。   「啊嗯辛德瑞拉……」灼熱的精液射進王子的體內,燙得他一顫。   「新婚快樂,我的王子。」辛德瑞拉心滿意足地說。 ***   隔天早上,王子醒來的時候,覺得屁股很痛。   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辛德瑞拉和他完成了所謂的「結婚儀式」。   聽見房間裡的動靜,王子的管家帶著幾位女侍從官,端著浴盆進來,準 備讓王子和王妃分開洗浴。   除此之外,還奉上熱騰騰的早餐茶。   辛德瑞拉因為時常被繼母和繼姐們折磨著做家事,所以聽見動靜也醒來 了,他正要掀開棉被,王子下意識按住棉被。   「這樣不太好吧?」王子說。   「我想洗澡。」辛德瑞拉不知道王子在顧忌什麼。   不行。至少不能讓人知道他的王妃有大唧唧,這樣他的管家和王宮的侍 女和侍從官都會知道他屁股痛的原因。   「親愛的,不如我們一起洗鴛鴦浴怎麼樣?」王子緊張兮兮地握著辛德 瑞拉的手,順便壓著棉被,然後囑咐說:「管家,讓侍女們退下,把東西留 給我們就好。」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辛德瑞拉的性別暴露!   管家有點疑惑,王子對一日三餐十分重視,不太像會忽視早餐的人。   但管家沒有提出異議,只是恭敬地問:「王子,那您和王妃的早餐,要 先吩咐廚房準備嗎?」   辛德瑞拉在棉被底下捏王子的屁股,露出典雅婉約的笑容,「不,不 用,我和王子需要徹底清洗一番,請再幫我們燒熱水,待會恐怕還用得 上。」   王子有點想躲開辛德瑞拉的魔掌,可是周圍的人在看,他只好露出一個 苦兮兮的笑容。「就聽王妃的吧。」   管家頷首,拍拍手,侍女們放下手裡端著的洗漱用品,有序的退離王子 的寢宮。   管家最後一個走,看見王子流露出可憐巴巴的表情,難得主動說:「王 子,如果有什麼事要吩咐就搖鈴,我就待在門外,很快就能聆聽您的吩 咐。」   王子先露出感激的表情,而後臉色一僵,板著臉說:「沒關係,管家先 去休息吧,門外不用留人。」   如果可以,他連寢宮門外的守衛都想趕走。   要是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怎麼辦?   「好的,那我先告退了。」管家欠身鞠躬,闔上寢宮的大門。   王子眼巴巴地望著門闔上,他感覺孤單寂寞覺得冷,不過辛德瑞拉很快 就擁抱他,清晨「性」致勃勃的男性體溫出乎預料的溫暖。   「王子,今天是新婚第一天,我們一起努力製造寶寶吧!」   「不好吧,如果要寶寶的話,我們去田裡撿。」   「我去求求神仙教母,她一定有辦法讓你懷孕。」   王子還來不及抗議為什麼是他懷孕不是辛德瑞拉懷孕,他的嘴唇就被熱 情的吻封上,再也說不出話來。   從此,王子和辛德瑞拉過著幸褔且性福快樂的生活。 END https://www.plurk.com/AnlinLa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60.141.24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490575.A.648.html
1月前
怎麼沒有撿小孩的橋段,好好奇XD
05/09 10:37, 1F
之後再來開安價撿小孩的故事好了XD https://www.plurk.com/p/ocvx5v 歡迎來玩~
1月前
好好笑,敲碗王子找名字的過程
05/09 12:02, 2F
找名字感覺也很有趣欸。 我怎麼都想不起來灰姑娘裡面王子叫什麼~
1月前
有大唧唧怎麼還被後母欺負了><
05/09 15:43, 3F
因為他接受的正統的淑女教育(?)而且心地善良(?)不計較(?)
1月前
孩子的教育(ry 會有魔法書的番外掉落嗎XD
05/09 17:35, 4F
媽媽畫得魔法書番外嗎!感覺也很棒欸!!!
1月前
XD
05/09 22:53, 5F
XDD
1月前
魔杖決鬥圖xDDDDD
05/10 15:20, 6F
辛德瑞拉的媽媽是被埋沒的大手(欸 ※ 編輯: dorisDC (118.161.73.4 臺灣), 05/12/2021 00:34:21
文章代碼(AID): #1WbhbFP8 (BB-Love)
if (FB !== undefined) { FB.XFBML.parse() }
文章代碼(AID): #1WbhbFP8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