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Arabesque (16)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禪狐☁)時間6月前 (2023/11/18 18:12), 6月前編輯推噓6(602)
留言8則, 7人參與, 6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戚×秦) 失禁描述有一點點。 Arabesque (16)   秦欣關在工作室製作給溫清璐的回禮,恰好先前替對方量身,腦海也冒出不少 靈感,於是迅速畫好草搞就開始挑適合的材料,花了點時間設計、打版,之後製作 也很順利,本來還想把先前答應做給溫清璐的襯衫也一併解決,但是戚焱讓大大來 喊他吃飯,喊了好幾回,最後戚焱乾脆把做好的溫沙拉和湯端過來。   秦欣看了托盤裡的餐點問戚焱說:「你叫了外送?」   戚焱說:「我做的。」   「好厲害啊。」   「沒什麼,以前留學也是自己做菜,剛剛有空做了些常備菜,你快吃吧。不要 太忙,有空先好好休息。」   「好,我知道啦。」秦欣一面整理桌面的碎布,一面應付戚焱。   戚焱也不打算打擾他,跟他說:「想找我的話,我都在家裡待著,健身房、車 庫、書房、游泳池,就那幾個地方。今晚到我那裡睡吧?」   秦欣微愣,害羞的點頭答應。   戚焱離開工作室,秦欣滿懷甜蜜吃著伴侶做的餐點,雖然只是沙拉,全都吃光 也是蠻飽的。秦欣接著趕工,做完溫清璐的東西,想著也該給寧世夷做點什麼,但 他沒有幫寧世夷量過尺寸,就先弄了個眼罩,邊踩著裁縫車邊自言自語:「你們就 自己去玩玩蒙眼PLAY好了,哈哈。」   秦欣試著想像那對夫夫會怎麼使用這些東西,但腦海都是滿滿的馬賽克,擅自 想像這些對他來說還是太變態了,最後甩甩頭拋開雜念,想著怎麼把禮物設計得更 有趣。   戚焱這時已經把溫清璐給的禮物拿回主臥,接著和管家確認家中該採買的食材 和其他事項,由於他極重隱私,所以讓管家和其他員工們放了幾天有薪假,直到秦 欣和他順利度過發情期。除此之外他也再次確認公司那堆工作的進度,把能想到的 準備都做完,天色終於稍微暗下來。   他發現秦欣一直沒回房間,也沒來找他,只好又去敲工作室的門,秦欣開門時, 半邊臉上有個淺淺的紅印,他抬手摸小青年的臉頰問:「臉怎麼了?」   秦欣笑說:「沒什麼啦,剛剛趴著休息一下,結果就睡著啦。這是壓出來的。」   「怎麼不回房間休息?」   秦欣指著工作室的小沙發說:「那邊也可以休息啊。」他挺喜歡那個小沙發, 頭跟腿都能抬高角度,睡得挺舒服。   戚焱吐嘈:「但是你剛才趴著睡了。」   秦欣心虛乾笑。   「你一整天在裡面都不無聊?」   秦欣聳肩:「不會啊,我有很多東西要做。」他立即察覺了什麼,俏皮的笑問: 「是你覺得無聊了嗎?」   「也不是。」戚焱否認後想了下,答道:「是寂寞了。剛剛才告白,結果你把 我晾在外面一整天,都不會想我嗎?」   「啊……」秦欣更心虛了。他確實在戚焱接受自己的告白後感到安心,所以就 埋頭做自己想做的事。   「做著給鄰居的回禮,比和我相處好嗎?」   秦欣立刻拉著戚焱的手賠笑臉道歉:「你不要不高興啦,我只是想快點解決其 他事,接下來就不必分心啦。你不也是嗎?」   戚焱挑眉:「我?」   「對啊,以我對你的瞭解,你肯定也是把其他的事都安排好了,這樣才能安心 度過接下來的幾天吧?」   戚焱聽他這麼說,心裡那些寂寞幽怨都消散了。秦欣沒有講什麼甜言蜜語,只 是道出事實,戚焱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在意這次的發情期,這是他第一次要和另一 個人度過這七日,也不清楚自己不服藥的情況下會怎樣,多少有些不安。   秦欣其實沒想得那麼多,他只知道會很勞累,所以把醫生給的、自己買的營養 劑都準備好,而且他怕痛,萬一戚焱咬他咬得太狠了,他也有準備護頸,雖然還是 希望是用不到啦。   「我煮了湯,下來一起喝。」戚焱煮了海鮮湯,不夠飽的話還可以加麵或飯, 秦欣嘗過以後大為驚豔。   「阿焱的手藝很不錯啊,湯頭很好,你怎麼什麼都會?」   「有興趣而已。」戚焱倒了氣泡酒給秦欣說:「喝完這杯就好,別喝太多酒。」   「好啦。」秦欣一臉笑意,本來想回一句:「你管的比我爸還多。」不過想想 還是把話嚥回去,他其實喜歡被戚焱這樣的關懷,只是嘴上羞於承認。   簡單解決晚餐後,兩人稍微收拾餐具,剩餘的就交給洗碗機處理,然後各自去 洗漱沐浴。秦欣回臥房不久就聽到戚焱來敲門,一開門看到幾乎快和門一樣高的男 人略微遲疑的詢問:「我那邊浴室很大,你可以……」   「之後吧。」秦欣猜到戚焱等不及了,他尷尬笑了下,坦言道:「好奇怪,我 覺得有點難為情。」   「為什麼?」戚焱反問,情緒是淡的,可是濃重的費洛蒙不斷湧入秦欣的房裡, 也迅速環繞著秦欣,哪怕他的神情再冷靜無波,都掩藏不住他在渴望秦欣的事實。   「就是難為情啊。」秦欣還握著牙刷,被那陣醉人的氣味搞得耳根熱紅,他手 足無措解釋道:「可能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就被你發現我喜歡你吧?總之就是這樣, 我洗澡完就過去找你,你先讓我靜一靜。」   戚焱見到秦欣是這種反應,心裡平衡了些,愉悅回應:「好,我等你過來。」   秦欣回到浴室的鏡子前刷牙,發覺自己的臉紅得很明顯,雖然和戚焱做愛也會 覺得害羞,但心意被察覺後就變得經不起撩撥、誘惑,也不曉得是不是發情期害的。 他淋浴後還倒了紓緩身心的精油泡澡,因為過於放鬆還差點在浴缸裡睡著,後來被 一直震動、發出鈴聲的手機吵醒。   「喂?」秦欣接聽手機,那頭的戚焱不吭聲,他在那陣沉默裡猜測到了戚焱的 情況,討好的笑回:「快好了、快好了,我這就過去。」想到戚焱一直在等自己, 秦欣就覺得戚焱很可愛,接著想起他還沒讓戚焱試穿新做好的西裝外套,不過不要 緊,多的是機會。   秦欣的短髮隨意撥弄吹一下就沒那麼濕了,他向來也沒什麼耐心把頭髮徹底吹 乾,匆匆忙忙抱了一顆慣用的枕頭去斜對面敲房門。   戚焱看到秦欣的髮絲透著黑亮的水光,摸了他的瀏海,皺眉拉他的手說:「跟 我過來。」   「差不多乾就好了啦。這是在室內,又不會著涼。」   「你現在身體狀態很敏感,還是可能著涼,吹乾了才行。」戚焱如此堅持,讓 小青年乖乖坐好,仔細把每一處濕髮吹乾梳順。   秦欣知道戚焱做事很仔細,但連這種瑣事也一樣講究,不僅會調整吹風機的溫 度和風力,還會換梳子,大概這男人平常對自己的長髮也很呵護,怪不得那頭長髮 雖然捲,卻非常飄逸好看。他坐著也沒事可幹,只好透過鏡子打量戚焱,戚焱收好 吹風機、梳子以後對他淺淺微笑,接著橫抱起他,埋首在他頸間深呼吸,他不清楚 自己散發了怎樣的費洛蒙,但他聞到戚焱身上那股優雅而慵懶的木質白花香,帶了 點胡椒和煙燻的氣息,最後又轉化為沉穩的皮革味。   秦欣覺得戚焱身上很好聞,回擁男人深吸一口氣,半闔眼輕喚:「阿焱。」   戚焱溫和應了單音,然後橫抱秦欣回床上,他看秦欣有些緊張不安,微笑安撫 道:「要一連相處好幾天,也不急著要做什麼,先睡吧。」   秦欣剛才洗澡都在打瞌睡,現在反而沒那麼睏,他小聲嘟噥:「但我還不是很 想睡。」   戚焱提議:「那一起看影片?」   「好啊。想看什麼?」秦欣壓根沒往成人片的方向去想。   「都可以,你決定。」   秦欣拿遙控器選節目,挑來挑去點開了一部恐怖片。他們本來坐在床尾的沙發 上,影片懸疑的氣氛讓秦欣越看越怕,他拿了件毯子蓋,後來挨近戚焱身邊縮起身 體躲著,音效和畫面的效果太好,他被嚇到時壓抑的叫出聲,同時聽到戚焱輕哼出 笑聲。   「你都不怕?」秦欣皺眉。   戚焱說:「都是虛的,沒什麼好怕。」   「你們這種世家不是也蠻迷信風水什麼的?不信鬼神嗎?」   「嗯……算是兩回事吧,與其說是迷信,不如說是當作一種可利用的作法。但 這部片和我們都沒關係,是虛構故事,所以沒什麼好怕的。」   秦欣佩服戚焱的冷靜,但也不甘心只有自己被嚇到,他拍拍戚焱的手臂說: 「但影片裡的恐怖事件拍得很日常化,不覺得很有可能誰都碰得到嗎?」   「呵。你真有趣。」   秦欣覺得戚焱根本沒在看影片,而是在看他笑話,他惱羞成怒關掉影片,鬧脾 氣說:「算了不看了。不要自己嚇自己,哼。」   戚焱用手背輕蹭秦欣的臉頰,笑問:「這麼害怕鬼怪,還想過萬聖節?」   「氣氛又不一樣。」秦欣沒撥掉那隻手,任由戚焱摸到自己的後頸。他沒想到 發情期的威力這麼厲害,光是臉被碰就覺得心尖癢,而戚焱僅僅是用手指輕蹭他的 後頸,也能令他生出一陣難以忽略的酥麻感。他知道自己發情了,但這次身旁有個 Alpha伴侶,對方的費洛蒙能安撫他,也能撩撥他的慾望,勾出本能,這感覺和以往 都不同。他整個人都變得慵懶,卻又不是提不起勁,而是身心放鬆下來,而且非常 想倚賴戚焱,甚至冒出抱著對方撒嬌的念頭,不過羞恥心阻止他這麼做。   戚焱看秦欣眼睫輕顫、雙頰微紅,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這些細微的表情變化 透露出秦欣在動搖,被本能拉扯著,他故意撫摸秦欣的腺體,用指腹在上頭輕撓。   秦欣癢得縮了下肩膀,被撓得太舒服,他受不了誘惑,乾脆靠向戚焱將人抱住, 戚焱摸他頭髮、耳朵,溫聲問:「累了?那我們就寢吧?」   秦欣不好意思表露慾望,把臉埋在戚焱胸口悶聲回應:「嗯。」   「在這之前。」戚焱摟著秦欣到床上,轉身去拿溫清璐之前送的肛塞說:「放 小號的吧?」   秦欣知道戚焱的性器過於傲人,他確實需要做點準備才能更順利接受那東西, 所以很乾脆的點頭答應,還故作大方拉下睡褲,背對戚焱側臥,露出了一點腰身和 白嫩的屁股。   戚焱沒想到秦欣這麼配合,盯著秦欣的身影沉默數秒,對方裸露出的臀部和衣 擺下那一截細窄的腰看起來像精緻的點心,漂亮而脆弱,但又極其誘人。他默默深 吸氣,壓下深藏心中暴戾的慾念。   以往的易感期都讓戚焱感到厭世、無趣,使用抑制劑後身心皆如死水一般,長 期來說不是好事,不管用不用藥都令人難受,但現在他願意再忍耐一下,因為他知 道秦欣願意陪伴他、安撫他,和他結合,儘管一開始他們是協議結婚,可是現在情 況不一樣了。   戚焱對待秦欣的動作很輕柔,充滿憐愛,無論是塗抹潤滑液還是將異物放入對 方體內都是小心翼翼的,他知道自己體內燥熱不已,慾望蠢動著,只不過他尚存理 智,想盡量讓秦欣習慣這些事。   秦欣被Alpha那過於濃郁的費洛蒙籠罩著,感到有些暈醉,戚焱的皮膚比平常 都還燙,他回頭拉著戚焱的手關心道:「你也開始了嗎?」   戚焱抽紙巾擦手,仍是那副悠然自若的樣子答道:「嗯。不急,先睡飽。」他 說完就關掉室內的燈光,只留玄關和通往浴室靠地面的小燈。   秦欣從沒和誰共度發情期,即使知道有這樣的事也很難想像,雖然平常有在鍛 鍊身體,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應付這長達一週的性事,不過是和喜歡的伴侶在一 起,心情又稍微放鬆了些,也有點期待。他的身體同樣燥熱,戚焱卻怕他著涼,所 以不肯把空調溫度再降低一些,他乾脆不蓋被子睡。   戚焱把被子拉到秦欣腹部說:「至少蓋著肚子。」   「不要,真的會熱,我不冷啦。」秦欣掀掉被子,語氣有些不耐煩,他意識到 自己居然對戚飯票鬧脾氣,又偷偷看戚焱的反應,還好戚焱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仍 是一臉平和的樣子。他心裡莫名覺得溫暖,放軟語氣要求道:「不然阿焱抱我?」   「好。」戚焱眼神柔和下來,手臂橫過小青年的腰身鬆鬆的摟著。兩人身體都 是熱的,但這樣親近也沒有不舒服,略高的體溫彷彿能讓彼此的費洛蒙融合在一起。   秦欣睡不著,閉眼閒聊:「你會不會嫌棄Omega沒用啊?」   「為什麼這樣問?是我做了什麼讓你不舒服的事?還是誰欺負你了?」   「也沒有啦,最近新聞吵的那個性別對立的議題,很多人的論點蠻有意思的。 不過我家裡的人好像都沒有很喜歡Omega,他們覺得像你這樣的Alpha才好。」   戚焱淺笑:「我不認為性別能決定一個人的價值或好壞。雖然我確實是因為你 是Omega才和你相親,但在小璐未分化以前我就喜歡他了。」那時可沒人曉得溫清璐 會分化成什麼,甚至還被預測分化為Alpha的。   秦欣睜眼,在幽暗裡朝著戚焱的方向看,因為他沒回話,所以戚焱有些在意的 問他說:「吃醋了?」   「還好,沒什麼吃醋的感覺,你講的也是事實。」秦欣想忽略體內異物,繼續 把注意力放在聊天上頭,他說:「只是有點羨慕。」   「羨慕誰?」   「羨慕你們啊。你們小時候應該很可愛,還能一起玩。唉,還沒變成色魔的小 璐哥哥應該和小天使一樣。」   戚焱笑了笑:「是那樣沒錯。但他一直都很好,雖然經歷過一些混亂的事。你 應該聽說過一些風聲。」   「風聲?」   「就是我們兩家的緋聞八卦。小璐的母親和一位有婦之夫外遇,懷了他,對方 不願離婚,拖著時間,阿姨只好生下小璐,獨自帶孩子。阿姨跟我的母親曾經是好 友,所以母親很照顧她,他們一起打牌、遊玩的時候,母親也總讓我父親多少看顧 阿姨他們母子,但後來我的父母親都喜歡上阿姨,當時還鬧得不小。但小璐是無辜 的,我祖父也很疼小璐,所以讓大人們一直瞞著他,直到後來瞞不住了,小璐那時 又剛剛發育、分化成Beta,他受到這些事影響就生了一場大病。後來他的母親搬走, 我的父母親也鬧到分居。」   秦欣無言以對,他是有聽說過戚氏一些緋聞,但沒有知道得這麼詳細。親耳從 戚氏現任當家的口中聽到這些,也只有貴圈真亂這個感想,以及溫清璐原來也曾經 遇過這樣可憐的事,畢竟孩子不能選擇父母嘛。   戚焱接著說:「雖然祖父疼小璐,多半也是可憐他,加上他是很討喜的孩子, 但祖父是絕對不可能接受他加入戚氏本家的,說難聽點,也是當作養寵物那樣。即 使是我表弟寧世夷和小璐很要好的時候,小璐也被講了不少閒話。世夷總是很替他 抱不平。當初我也不希望小璐進戚家受罪,有時故意疏遠他,也從來不考慮把他當 作伴侶的候選者。世夷應該也是顧慮到這些,所以沒有大辦喜宴,而是低調的公證 結婚。」   「唉。」   戚焱摸摸秦欣的後背關心道:「聽這些事讓你心情變糟了?」   「也沒有。只是從羨慕變同情,你們也是不容易啊。那時你就知道大人們的事 了吧?」   「隱約知道。」   秦欣猜想戚焱也是一直護著溫清璐的,哪怕是父母親都外遇也還顧著比自己小 的無辜孩子,但那時的戚焱同樣很年輕,還真是辛苦啊。不過秦欣自覺沒有立場多 講什麼,發情期的威力持續發揮,他不太好專注思考本能以外的事,只能勉強整理 心情跟思緒,捕捉著矇矓的感覺回應:「我覺得你們都很好,我很幸運遇到你們。」   黑暗中,戚焱循著那股香檸檬和清新的茶香氣靠近秦欣,在其額面落下輕吻, 溫柔輕喃:「我才是。」   他們兩人都沒能徹底入睡,戚焱毫無睡意,關燈後只是摟著秦欣閉目養神,秦 欣雖然睡著了,但睡眠淺,雜夢不斷。   「唔啊啦……」秦欣發出夢囈,戚焱聽了莞爾,後者將室內的燈光調亮了些, 像在沙發酒吧那樣,看得見許多東西的輪廓,但仍有些矇矓。   秦欣不肯蓋被子睡,戚焱撩開他的睡衣衣擺,又把他的睡褲拉下來,床間一下 子都是伯爵茶的香氣,那種加了不少矢車菊、柑橘精油調味的發酵茶香瀰漫開來。 明明是夜晚,卻像是在愜意的午後,有陽光曬著花園和小噴泉,秦欣就像是在陽台 喝完午茶吃了甜點就開始打瞌睡的少年,睡容香甜。   「阿欣?」戚焱輕喚。   秦欣睡得淺,卻依舊沒有醒,雙眼微微睜開一道細縫,微啟的唇有點濕潤,好 像隨時會流口水,模樣嬌憨。他的內褲早已濕透,米白純棉的布料沾黏在皮膚上, 清楚顯露出性器的形貌,圓潤小巧的囊袋鼓鼓的,陰莖脹大並且不停泌出透明腺液, 被戚焱稍微拉扯開時,和布料牽連出一些稠滑的細絲,清純的淺色底褲一下子顯得 無比色情。   戚焱並不執著於叫醒伴侶,他剝下秦欣的內褲,濕了的小褲子隨意掛在一條腿 上,然後慢慢拉開秦欣一腳,摸到其股間那件異物露在穴外的短柄,小力的轉動。    秦欣輕吟出聲,這一下就把他擾醒了,他歪著身子想推開戚焱的手,肛塞被順 勢取出,戚焱靠過來親他的臉安撫道:「好了,拿出來了。沒事。」   「你還不睡?」秦欣的話語含糊不清,他還沒完全清醒,神態和語氣都很無辜 茫然,一下子還不明白戚焱在做什麼、想幹什麼。   戚焱直白答道:「想睡你。」   秦欣穴裡沒了異物填塞著,又因發情期而感到空虛、騷癢,聽到伴侶這露骨的 話語,他摸向自身的性器揉弄著,一面張開腿小聲答應道:「可以啊。」   戚焱倏然直起身,帶著飽含期待的笑容脫了藍黑色的睡袍和睡褲,拿來潤滑液 軟管擠在手裡,雙手將秦欣的腿根和臀肉撥弄開來,粗略塗抹並用指腹反覆揉輾肉 穴,將它拓得更軟。   秦欣還有點睏,閉眼套弄自己的陰莖,一面舒服的小聲哼吟,不過戚焱對他後 穴的撫弄讓他難以專注,很快他就只剩一手隨意擼著性器,另一手揪著床單,或放 到嘴邊咬著食指、手背。   戚焱粗硬的龜頭抵在秦欣濕軟溫熱的小穴,藉潤滑液和些許體液往內挺入,緊 縮的肉褶一下子被擠壓、擴展,僅僅是吞入前端的肉冠也幾乎被撐平。   「阿焱。」秦欣喚得很輕、很小聲,戚焱聽見了,很溫柔的應他一聲:「嗯?」   「還要。」秦欣覺得穴裡更癢了,稍微扭腰催促:「你可以再、再進來……」   戚焱呼吸粗重,碩長的肉棒徐緩而持續的楔入穴裡,那裡面濕潤溫熱,而且綿 軟的肉壁不停蠕動,全都包裹上來纏著肉莖,給予徹底的包容和溫柔,令他極為酥 爽。他長吁一口氣後彎身與秦欣額頭相抵,沉啞喃喃:「太舒服了。你的身體太棒 了,想這樣把你一直套在身上帶著。」   秦欣愣了會兒,逐漸明白他在講什麼,害羞低罵:「亂講什麼啦。」   戚焱臉上笑意更深,察覺到秦欣不安的掙動,他將其雙腿往兩旁壓折,藉自身 重量讓勃發的巨物更深入小青年體內,不僅被溫熱緊密的軟肉包裹住,而且深處彷 彿有股吸力不斷吸吮,好像有許多張小嘴在和他硬燙的器物深刻親吻。   「欣……」戚焱快活極了,沉吟聲微微顫慄,他再次深呼吸,肉棒反覆的淺抽 又深鑿。   「嗬痾、嗯……」秦欣呼吸短促而紊亂,慌忙伸手想推開戚焱,但也只是無力 抵在對方胸口又摸又撓,聲調慌亂道:「等、等下啦,太快,那麼大的……先不要 這麼、啊、啊嗯……」他感覺體內器官受壓迫,那性器實在過於粗大,但話來不及 說完,戚焱就已經開始抽插。   「太爽了,好熱,我要在你裡面融化了。」   「唔呃、嗬、嗬啊──」哪怕是淺淺的抽插也讓秦欣感到強烈衝擊,肉棒抽出 時,好像身體內用盡一切可能都要拼命挽留,連同他的氧氣和力氣都要被抽走,體 內空虛得要命,但那根巨物插入時又帶來可怕的壓力和存在感,下腹越來越溫熱、 痠脹。   戚焱竭力克制身心深處過於凶狠的情慾,憋得滿身汗,但是當他看著秦欣錯愕 睜大眼,然後小臉隨著他操幹的動作逐漸迷濛,他由衷感到歡愉、雀躍,像一頭餓 狼在瘋狂追著野兔,秦欣的轉變與反應都那麼可愛、可口,激起一波波陌生又狂暴 的慾浪。他覺得秦欣又可愛又迷人,低頭吻住秦欣,將伴侶的舌頭挑出來勾弄,互 相纏綿,索求這小青年的體液,因為都是那清新又透了點乳香的費洛蒙,所以怎樣 汲取、品嘗都不厭膩。   「啊嗬、嗬。」秦欣伸舌迎合戚焱,他的唇角、下巴都被舔濕,口水流了出來, 戚焱舔過的地方就像擦上精油,透著讓他熟悉又依戀的氣味,方才還想推擋對方的 手不知何時已經攀到手臂、肩膀上。此時的他還能認知到自己在發情,本能在感情 的催化下更為強烈,他也不討厭這樣,任由身體被戚焱頂弄得晃蕩,戚焱抓起一顆 枕頭護在他頭頂,讓他雙腿環在自己的後腰,他用腳跟在戚焱背後又勾又磨,無意 識的挑逗、求歡。   「嗬嗯,哼、呼……欣……阿欣。」戚焱的唇形很好看,當他湊近秦欣耳邊粗 喘時,性感的嗓音震著秦欣的耳膜,也讓秦欣胸口怦然、骨頭酥麻發軟,忍不住摟 抱著他的腦袋索吻。   「阿焱親我。」秦欣試著仰首去舔戚焱的下巴、嘴唇,戚焱低笑著啃他側頸, 快要碰到腺體附近便引得他一陣顫慄,被冷落已久的陰莖不知硬了多久,此刻也 激動得射了。   戚焱聞到秦欣身上更濃的費洛蒙,深邃俊眸裡有著平日少有的火光,他貪婪而 饑渴的啃吻秦欣,從臉、頸子、鎖骨、胸口,然後逼自己撤出依然脹硬的肉棒,俯 身舔起了秦欣的腹部,將小青年射出來的精液舐淨。   秦欣被舔得發癢,開始扭腰掙扎,戚焱卻忽然含住他疲軟的性器,齒列輕輕蹭 過他的龜頭,他嚇得僵住不動,總覺得自己被一頭猛獸盯上,抖著手摸戚焱的頭髮、 額頭,怯怯低喃:「不要咬。」   戚焱用舌尖鑽舔秦欣剛射精過的小孔隙,秦欣壓抑呻吟,他起身抹嘴,唇角勾 著一抹好看的淺弧說:「不會咬壞你的,但你的味道太好。」他沒想到自己會這樣 著迷,想要細細品嘗秦欣的全部。   室內燈光不算太亮,但射精後的秦欣稍微恢復冷靜,羞恥心也跟著回籠,他想 併攏兩腿,戚焱沒有勉強他,只是壓到他身上開始舔他的胸口、玩弄乳頭。   「只有一邊是陷下去的。」戚焱笑著摸秦欣陷下去的乳頭,當然也沒放過另一 側的,他先含著已經突起的小乳粒嘬吮,誇了句可愛後說:「對了,上次收到的乳 夾還沒用。」   秦欣堅持之前的謊言:「那個乳夾是給你的。」   戚焱知道他害羞了,失笑哄道:「好,是我的,我們一起用?」   秦欣呆住,戚焱見他這樣輕笑出聲,轉身就去拿那對乳夾,並遞了一個給他說: 「來,幫我。」   秦欣望著戚焱優雅迷人的笑容和炯亮的眼睛,撐起身坐起來,戚焱將長髮往後 撥,姿態隨興的等著他,眼前的男體宛如完美雕塑,他覺得戚焱的性感是無論誰都 難以抵擋的,而他現在多看一眼都覺得慾火熾盛,身軟穴癢。   「來啊,不用緊張。」戚焱語氣溫和,試圖讓秦欣放鬆。   秦欣目光落到戚焱淺棕的乳暈和乳尖,學著男人先前那樣張口含住其中一邊, 戚焱並不反感,他聽見戚焱哼出笑聲,並摟著他摸頭髮,像在鼓勵,他接著去嘬吻、 舔吮另一邊的乳尖,然後拈住突起的肉粒。戚焱的乳粒其實沒比他的大多少,他偷 瞄戚焱,發覺對方含著柔情笑意,這才大膽幫對方上乳夾。   乳夾的小夾子是偏軟的矽膠,秦欣問:「痛嗎?」   戚焱搖頭,微笑道:「該你了。」說完也去摸秦欣的乳頭,還故意挑了陷下去 的那邊,並且戲謔描述著:「像小鈕釦,小小的,很色。」   秦欣小聲回嘴:「鈕釦才不色。」   「色的是你啊。」戚焱笑回,終於將小小的乳尖弄到突起,他拈著秦欣嬌小的 乳尖搓弄,將它揉得更硬挺,隨即上小夾子。乳夾綴有合成羽,羽毛透著夢幻的金 屬光澤。秦欣分心看戚焱胸上的羽毛,鈷藍色和紫色的漸層羽毛很適合戚焱,他脫 口說:「這顏色襯你。」   戚焱微笑親了伴侶的額頭、臉頰回道:「也適合你,你戴什麼都好看。」   兩人左胸前都戴上乳夾,相擁親吻時,細軟的羽毛撩著彼此的右側身體,若有 似無的挑逗情慾。   戚焱很想耐心一些,無奈他的理智快要被本能取代,秦欣細微的反應在他看來 都那麼惹人憐愛,無論表情或聲音都因不安、害羞而壓抑、收歛,這反而更激起他 的慾望,就連秦欣稍微用力抓他手臂或蜷起腳趾也可愛得要命。   「欣。」戚焱忽然抓住秦欣的腰說:「你自己坐上來好嗎?我現在……想狠狠 幹你,怕失控。你先自己來吧?」   秦欣也怕Alpha做得太猛,立刻答應一聲。戚焱往後仰躺靠向床頭,枕著雙臂, 即使毫無動作躺在那裡,左側還上了乳夾,鬆柔的長髮也有些凌亂,但整個人卻散 發著宛如帝王般的氣場。   「阿焱,你先別動,我怕。」秦欣是真的怕,他先跨坐在戚焱身上,一手往後 摸到對方怒挺的肉棒,那根硬物幾乎要燙著他的掌心,周身都是戚焱的費洛蒙,濃 郁醉人的氣息往他身上的每個毛孔滲入,令他不自覺輕喃:「好燙,好大,我握不 住。」   戚焱笑回:「它想跟你玩才變大的,你越碰它,它就越高興,也會越疼你。」   秦欣呆呆望著眼前長捲髮的英俊男人,疑惑嘟噥:「是嗎?」他摸著粗長的肉 棒,體內癢熱空虛得厲害,非常渴望被戚焱用粗硬溫熱的東西填滿,他雙臂撐在戚 焱的身體兩側,開始用屁股磨蹭男人的身體。   「又想要了。」秦欣的話語沒有太多起伏,聲量輕弱,他只是陳敘事實,但聽 起來卻像撒嬌。   戚焱曉得秦欣動情得厲害,已經不是平常那樣,他順勢引導:「想要什麼?」   「想要你疼我啊。」秦欣搖著腰,胯間圓潤的肉囊蹭著戚焱的腹肌,他的陰莖 迅速脹大,流出比之前更多汁水,頂端馬眼甚至冒著小泡。他認真回答戚焱說: 「剛剛很舒服,所以還想要。阿焱來疼我,這裡也要……這裡,阿焱疼我,這裡就 給你玩……」他低頭捏著自己沒有乳夾的另一邊乳粒,小力揉著它給戚焱看,本來 自己碰自己是無感的,但在對方注視下,他覺得害羞又有意思,胸口也酥酥麻麻的。   戚焱目光深沉得可怕,他的小青年發情了也能一臉認真的撩撥他,還這麼誘人, 這是先前群交時看不到的,獨屬於他的寶貝。他興奮極了,肌肉因過於壓抑性慾衝 動而輕顫,連嗓音也更為沉啞:「你把後面那根東西放到屁股裡,它就會疼你了。 對,慢慢對準,不急……」   秦欣覺得接納那根巨物有點吃力,皺眉低哼:「放不進,太大了。它好燙。」   「放進去才會好。慢慢坐下去,對……一開始比較難,會越來越好的。」   「不行啦……」秦欣話音有些哽咽:「太難了。」   「剛才它也進去過,你會喜歡的。」   「腳痠。」秦欣流了一頭汗,腿軟的緣故,忽然失重往下坐,粗長的異物猛然 擊至深處,壯碩的肉莖輾遍穴裡每處敏感地帶,令他目光渙散並尖叫出聲,眼眶一 下子泛起水光。   戚焱當即起身抱住軟倒的秦欣,親著他的髮旋、臉頰和嘴巴,放輕語氣哄道: 「沒事,沒事……呼,嗯,阿欣,你太棒了。」他爽得想罵髒話,只不過不想讓秦 欣聽見,而且也並不喜歡爆粗口。   「嗚嗯。」秦欣的腰腹抖個不停,先前才射精過的那團軟肉微微脹硬,失禁般 的分泌體液,臀穴裡瘋了似的絞著那根凶器。   真是要命的暢快,戚焱爽得暗自罵了一串髒話,斷斷續續哄著秦欣,並且情不 自禁擺動下身。他根本停不下來,此時此刻他活著就只想著一件事,就是和秦欣瘋 狂交歡,繁衍後代那些事早就成了附加作用,他只是想和這個人在一起,無時無刻, 近乎血肉交融。   「阿焱、阿焱你輕點……好重……」秦欣剛緩過來,還沒開始扭擺腰臀就被戚 焱抱著頂弄,每次衝擊的力道都讓他有點疼,但又不算難以忍受,片刻後泛起一點 痠脹感,麻麻癢癢的,他不由得扭腰迎合,同時偏頭去親戚焱。他想親戚焱的嘴, 戚焱歪頭逗著他玩,他急得伸舌去舔對方的臉,皺眉委屈的哼道:「你、你都欺負 我。」   戚焱歡快笑出聲,含住秦欣的唇深吻,一手玩弄對方的乳尖。秦欣微隆的胸肌 在繃緊時更有彈性,手感很好,發硬透紅的乳粒帶著水亮光澤,宛如一顆小小的石 榴果肉,戚焱很喜歡玩弄他的胸口,簡直愛不釋手,還會小力拍打胸肉,或用手指 靈活、迅速的撥弄。   「呃嗯、嗬、痾……」秦欣的身體頻頻顫慄,以前也不知道自己會這樣敏感, 而且被戚焱他們開發後,好像又更是如此,就連戚焱低頭往他乳尖吹氣,他都會 覺得酥癢難耐,乾脆遮住雙乳抵抗。   「不給玩了?」戚焱寵溺一笑,並不逼迫小青年,轉而玩弄伴侶的耳朵、胸側, 抓揉臀肉或挑逗其他部位。   「阿焱太……太會弄了,我、我跟不上、我嗬啊啊……好舒服又好像,像快壞 掉了,嗬、嗬呃……啊嗯嗯……」秦欣雙手往後撐著身體,腰身和腿都因情慾而緊 繃著,精瘦的腹肌似乎因裹著戚焱那根巨物而稍微被撐起,層層加疊的快感讓他招 架不住,他一臉快哭的表情浪叫出聲,並且不自覺抬起腰臀扭晃、迎合戚焱的肉棒, 好像被巨根噎得難受卻又餓得可憐。   「嗚嗯嗯……」秦欣搖晃著腰身,腿根發痠,舌尖貼在微啟的唇上喘氣,羞恥 心和理智都被情慾灼燒、湮滅,他眼眶濕潤的小聲喃喃:「啊、好會幹,被撐開了, 一直小小的地方都……被撐開了啦,水都流出來了,前面跟後面……濕了。阿焱, 好好聞……」   戚焱緊盯著秦欣的一切,他嚥著口水,興奮到連呼吸都好像在顫慄,他的小青 年怎麼能這樣清純無辜的撩撥他,同時又流露出這樣性感情色的面貌?此刻他竟感 受到自己是個毫無自制力的人,他根本無法克制本能,也不打算這麼做。   「阿欣。」戚焱抱緊秦欣恣情啃吻,野獸般的舔著伴侶的臉頰、下巴、頸子, 興致高昂吮著唇肉、舌頭,然後將人抱到了床下盡情頂弄,馳騁慾海的他快活的低 吼道:「我要天天都幹你,就算你懷上了也想幹你。」   秦欣平常鍛鍊的一身肌肉在此時好像派不上用場,只是軟乏無力掛在這高大的 男人身上,臀肉濕淋淋的,和身上其他部位一樣沾滿體液,雪白圓潤的臀就像從乳 清液裡撈出的起司球那樣滑嫩誘人,股間夾著難以忽略的巨根。   戚焱那深色的肉棒紅豔而碩長,浮筋並不猙獰醜陋,反而像精心雕琢的裝飾, 粗壯滾燙的莖柱不斷輾磨軟嫩的穴肉,氣勢霸道,凶刃進出間,整根都透著迷醉心 神的熱氣和費洛蒙。沉溺於愛慾的戚焱越嘗越上癮,他微微屈膝,架著秦欣的雙腿 使勁頂弄、蹦跳,追逐快樂的極限。   秦欣被幹哭了,戚焱一見他哭就更亢奮,抱著人往牆面移動,讓秦欣的背抵在 牆上,他扭著腰往一些更刁鑽的角度操幹,秦欣像頭羔羊般軟聲叫喊。   「阿焱──」秦欣喊不出更完整的字了,破碎的呻吟全讓戚焱吞沒,他被刺激 得蜷曲腳趾,儘管被壓在牆面上也不住的痙攣。他並不清楚怎麼會這樣刺激,因為 生殖腔口被碩大的龜頭抵住,又磨又擠的撐開一些,瞬間鈍痛讓他心驚,但很快就 被駭異的快感所取代,令他小腿抖個不停,就在戚焱摸索他體內更深處時,他哭著 失禁了。   秦家的三少爺從來沒這麼崩潰、污穢和失控,秦欣一下子有點受不了自己這樣, 儘管本能幾乎佔據此刻的心智,他還是大哭,哭得委屈又可憐,好像被暴徒姦淫一 樣。然而,身體卻是前所未有的快樂,拋開了一切矜持束縛,快活的顫抖著,直到 尿液放完,淅瀝聲停止,他的身體仍被快感所鞭打而顫慄了好一會兒。   「欣。」戚焱嗓音粗礪的附在秦欣耳邊低語:「我還沒進去。」   秦欣流著被逼出的淚水,抽泣半晌,勉強組織出言語回應:「先、先等我、嗝…… 嗚……」他不知道要講什麼,只覺得戚焱好像內射了很多,肚子裡脹脹的,讓他既 羞恥又甜蜜,也有一點害怕。   戚焱把秦欣抱回床上輕放,擁著人親吻,他溫柔注視伴侶,輕拍其後背說道: 「慢慢來,還有好幾天。」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42.65.19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00302324.A.18D.html

11/18 19:07, 6月前 , 1F
起司球好色/////// 以後無法直視起司了白白嫩嫩軟軟
11/18 19:07, 1F

11/18 19:07, 6月前 , 2F
ㄉㄨㄞˉㄉㄨㄞˉ
11/18 19:07, 2F
很可口對吧。-w-)+

11/18 20:27, 6月前 , 3F
推~
11/18 20:27, 3F
謝謝推~ ※ 編輯: ZENFOX (220.142.65.196 臺灣), 11/18/2023 22:17:28

11/19 00:35, 6月前 , 4F
好期待剩下幾天的「得寸進尺」(物理)=\\\\=
11/19 00:35, 4F
有得吃囉,吃到飽。-w-////

11/19 06:43, 6月前 , 5F
好好看喔。
11/19 06:43, 5F
謝謝。>//3//<

11/19 13:02, 6月前 , 6F
色(射)爆了!應該會做到懷孕吧?(星星眼
11/19 13:02, 6F
當然要的啊。(大姆指) ※ 編輯: ZENFOX (220.142.65.196 臺灣), 11/20/2023 00:00:01

11/20 09:48, 6月前 , 7F
11/20 09:48, 7F

11/20 17:28, 6月前 , 8F
謝謝推!
11/20 17:28, 8F
文章代碼(AID): #1bM8tq6D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bM8tq6D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