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蓮花樓|笛花]笛聲何處寄蓮花(二)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時間7月前 (2023/11/20 23:18), 7月前編輯推噓0(000)
留言0則, 0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寫在之前] 大家好~在下又來了~(花花式作揖) 趁著忙裡偷閒趕快把最後存糧放上來 因為接下來可能更新又會比揚州慢還慢了...(咦?) 再次提醒,此系列首發原是在中劇版,從第二章開始都會在這裡更新~ 此系列是延續劇版結局,自己給笛花圓一個夢的HE 一樣,OOC歸我,私設如山,甜甜大家拿去!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請放過阿姨我的腦洞就那些...(花花式作揖) [本文屬性] Drama:蓮花樓 CP:主笛花,有方花... 分級:正文向,肉渣肉湯隨意 [此章有]私設碧茶壓制方法2.0 三《風雨如晦》 藥魔來到金鴛盟笛飛聲寢殿時,李蓮花已經稍微梳洗,清創傷口,靜靜躺在笛飛聲低調奢 華的大床上。只見笛飛聲寸步不離,緊緊守在那人身邊,心急如焚 「屬下參見尊上!」 「快看看他怎麼樣了!」 等都不等藥魔行禮,笛飛聲就直接把人拽到床邊,低吼警告藥魔 「今天你要是救不活李相夷,本座要了你這條命!」 藥魔一身老骨頭,先是擦擦自己額頭緊張滲出的汗,全身上下忖度這個不知道死過多少回 仍大命不死的四顧門門主。 李蓮花已梳洗看得出幾分舊顏,看上去雖睡的平穩,卻不難瞧出他傷勢過重,氣若游絲, 加上持續高燒,實然命懸一線。藥魔探他脈象,久久不語,嘆息連連,把笛飛聲的急躁推 向顛峰,他直接死掐住藥魔的脖子 「他到底怎麼了!救得活還是救不活?說!」 「尊...尊上!請息怒!請聽屬下一言啊...」 笛飛聲把藥魔甩到地上,坐回李蓮花身邊,將他冰冷異常的手腕趕緊放入加暖的被窩,再 將被褥蓋得嚴實,生怕他著涼受風 「說!」 藥魔再次舉手貼額行禮,聲音裡都是恐懼地顫抖 「尊上...屬下探李門主脈象,紊亂異常,非似碧茶之毒這麼單純...」 笛飛聲簇起劍眉,犀利瞇起危險的眼眸似乎思量著什麼,壓著抑不可止的焦躁接著問 「此話何意?快給本座說清楚!」 「是,回尊上,屬下斷了李門主脈象,一喜一憂。一喜,李門主體內碧茶之毒已較十年前 減少七成有餘...」 「此話當真!?」笛飛聲聞言,立刻轉身看著依然沉睡的人,稍微放鬆了繃緊的神情,眉宇 流淌出一絲苦澀心疼但溫暖的笑意 李相夷...太好了...天不負你...太好了... 他伸手理一理垂在李蓮花睡顏旁的碎髮,深望傷重易碎卻絕美的人,看得出神 「可是...尊上...」藥魔聲音漸小,頭越發低下,深怕接下來的發言會惹來殺身之禍 「可是?」聽到轉折語氣,笛飛聲一個淒厲的眼神掃射到藥魔身上,讓人不寒而慄 「尊上,李門主原本體內的真氣盡失,只有一縷悲風白楊護住心脈才保住他的命...這身 體狀況怕要是比十年前更加雪上加霜啊!這碧茶雖少了七成,但這三成餘毒仍足以要了他 的命!」 「那你還不趕緊想辦法救他!」 「是,尊上...」 藥魔顫抖說完前言,欲言又止的模樣,笛飛聲怒意被挑起,有些困惑挑起眉 「有話直說!現在這種緊要關頭,本座不許你治療他有任何差池!」 「尊上...方才說一喜一憂,喜的是碧茶緩解,這一憂...屬下探得李門主經脈血液中,有 一股兇獸脈動,怕是服下過敖因丹...」 「敖因丹?此為何物?」笛飛聲踱步到藥魔身邊,腳步越發沉重,最後停留在藥魔身後「繼 續說!」 「敖因為上古兇獸,傳說長在深山,百年難得出沒一次,嗜人,但其獸之血入藥,可強烈 激起經脈活絡,對抗碧茶所引起之寒毒,與之抗衡,延長壽命。定期服用,亦可延緩碧茶 引起之瘋癲。」 笛飛聲原先甚是擔憂聽到不好的消息,聽到藥魔解說至此,大喜,覺得天助李相夷 「此般聽起來甚好,何憂之有?」 藥魔猛然抬頭對上笛飛聲喜悅飛揚的神色,語重心長續說 「尊上有所不知,這敖因之血,剛猛劇烈,可與至陰至寒的碧茶之毒相抗衡,一旦血效發 作,經脈將遭受劇烈無比的衝擊,常人恐有七竅流血可能。兩股至陽至陰的毒液在經脈中 長久對抗,終會造成病人體力耗損加劇,衰竭而亡啊...加上李門主沉疴二十餘載,恐怕 這不是保命丹而是催命符啊...」 「什麼......」 笛飛聲瞬間一顆心從天堂墜入無間地獄,原本以為天無絕人之路,沒了忘川花還有一個可 以解碧茶之毒的辦法,結果竟是如此... 天無絕人之路,絕起來真沒路 看著自家盟主眉頭深鎖,悲痛欲絕的神情,藥魔沉吟片刻,再次出聲 「尊上,屬下有一計,不知當講不當講...」 笛飛聲聽聞藥魔此話,前些壓抑的焦躁與悲憤瞬間爆發,無法抑止的爆吼 「還不快說!!!」 藥魔再次跪下行禮,加大聲量說明 「李門主體內既是至陰的碧茶與至陽的因之血,或許一試至剛猛烈的悲風白楊和中正綿 長的揚州慢,雖不能拔毒,但可護住本體經脈不消耗過大,保下性命。」 笛飛聲歛下眸子,閉上眼仰天思索半刻,回望依然寧靜無聲的李蓮花 悲風白楊...揚州慢...是吧... 我一定會救你!李相夷! ///// 四《不敢高聲語》 李蓮花持續高燒不退,久久不醒,讓金鴛盟盟主每日徹夜難眠,盟中上上下下更是如同炸 鍋 藥魔更是幾乎沒有闔眼,每日與徒弟們悉心照料,翻閱醫典、試藥、煎藥,就盼早日讓這 昔日江湖白月光轉醒 笛飛聲自從尋回李蓮花後,幾乎沒有踏出自己寢殿,時時刻刻守在那人身旁,一刻不敢鬆 懈,生怕一瞬間,李蓮花會再次如輕煙消散 藥魔呈上的藥,李蓮花幾乎滴水不進,整個團隊擔憂不已操碎了心 「尊上...李蓮花要是再不服下這湯藥,不要說碧茶,他可就要被高燒燒壞了啊...」 笛飛聲攥起拳頭,用力之深,指甲都快插入自己手心 他何嘗不知道他再不喝藥他會死呢! 李相夷你都快把我急死了! 我到底要怎麼做你才能醒來?你告訴我啊李相夷! 笛飛聲神情憔悴交織痛苦焦急,長長嘆了一口氣,俯身接近燒得滾燙的李蓮花,仔仔細細 端詳他蒼白的容顏,伸手入被褥用溫暖的掌心捂著那幾乎失去體溫的雙手 「把藥給我...」 笛飛聲語氣間透露無比堅定,彷彿下定決心了什麼事 在藥魔呈上藥湯碗的同時,他將藥湯一飲而盡,毫不猶豫覆上李蓮花失去血色乾裂的唇, 撬開貝齒將湯藥渡入口中 嚇得藥魔下意識退了好幾步連忙低下頭,不敢多看一眼 藥湯苦澀在兩人口中發酵,一絲黃湯從李蓮花嘴角淌下,笛飛聲加重力道將唇瓣覆地更嚴 密,確保所有的藥湯都讓那人服下 「尊...尊上...」 藥魔怯怯地用聲音詢問自家尊上,好一陣子笛飛聲終起身,俐落一甩傾瀉而下胸前的幾縷 髮絲至身後,再用手背擦拭自己苦到發澀的嘴唇,湯碗隨手一丟給了藥魔 「藥效發作需要多久?」 「回尊上,只需兩個時辰,便可退燒。」 藥魔仍是一眼都不敢看自家盟主,滿腦子無限回放方才震撼的一幕,一面拼命說服自己, 尊上是為了救人...權宜之計...權宜之計... 「那你可以退下了。」 聽得出笛飛聲語氣平緩不少,這些天他沒少發怒吼人,平常他也很少動怒,這回因為李蓮 花,他心急如焚異常暴躁,全盟上下無不看在眼裡 李相夷真的對笛飛聲很重要、很特別。 「屬下告退」 正當藥魔行禮跪拜要退下之際,笛飛聲幽幽冰冷的語音竄入耳畔,聽得藥魔全身一陣寒意 「今日你所見一切,若是聲張,本座必賜你一死。」 「屬下遵命。」 隨著門扉靠緊,富麗堂皇卻煎熬如地獄的寢殿消失在視線中,藥魔才敢喘一口大氣,便快 步離開不敢再回想方才種種 ///// 「孩子...記住...你叫李相夷,這個令牌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信物,帶著它,去東海,找一 個叫笛飛聲的人,他會護你一世周全...」 回憶片段搖曳恍惚,如同明滅燭光,在幽幽沉睡的蓮花腦海中浮光掠影般憶起... ///// 五《為你在所不惜》 偌大的金鴛盟盟主寢殿,清冷空曠,雕梁畫棟,薰香冉冉,充斥整個房間,雲霧繚繞。 這些日子,笛飛聲滴水不沾不眨一眼守著李蓮花,身心俱疲。探了李蓮花脈象,好不容易 從命懸一線恢復成微微弱弱,這條命算是暫時保住了。 守床這些時間笛飛聲想了很多,憶起他和李相夷二十年前的恩怨情仇,他和李蓮花十年前 攜手江湖冰釋前嫌,他和李蓮花這十年的生死兩別與錯過,越想內心越發苦楚,眉頭深蹙 ,無法舒展,頭痛欲裂。 他曾經恨自己十年前,沒有親手餵那人吃下忘川花,讓他任性去救方多病一家人。十年天 地茫茫搜索他的蹤跡,也曾一度想殺了方多病全家洩恨,可是他知道,他這樣做李蓮 花會不開心。期待、憤恨、落空、心酸...這十年,笛飛聲一次次熬過來,他始終不願回 顧來時,總一相情願只要一直注視夜空中的月光,明月就會一直在那裡。 李相夷也是。 頭痛越發劇烈,煎熬這些天的魔頭再也支撐不,最終暈倒在自己日夜守護的蓮花身邊。 無顏已經不知自家尊上到底幾天都沒有出寢殿,除了藥魔一日兩次送藥進去,誰也不讓進 ,更別說知道躺在尊上床上的那位貴客的狀況。他也不是沒有問藥魔狀況,可每次藥魔都 是嘆氣進房,白著臉出來,著實駭人。 最令人擔心的倒不是李門主的病情,而是笛飛聲這些天熬得沒日沒夜,滴水不沾,毫無進 食,就算是武林第一也不是鐵打的,遲早會扛不住! 「尊上,屬下備了早膳,這幾天尊上辛苦守床,身體還是要顧,多少吃一點吧?」 隔著重重深鎖的門扉,無顏擔憂向笛飛聲建議,卻遲遲得不到回應 平常笛飛聲再怎麼不願意,也會回他一個「滾」 怎麼今天一點動靜都沒有? 敏銳的第六感告訴無顏,房內有異! 此時藥魔照慣例早晚來送藥,無顏強按藥魔的肩膀,力道之大按的老骨一身哀叫連連 「護衛大人這是幹嘛?可要殺了老朽不成!」 「藥魔你說說,殿內情況怎麼樣了?為何我今日怎麼喚尊上都沒有任何動靜?」 「這...」 藥魔神情閃躲,腦海都是笛飛聲以嘴餵完藥的生命威脅,無顏見藥魔左右也是不肯說,拎 著老骨頭的衣領一把推開寢殿大門 「尊上!無顏冒犯了!」 兩人一前一後進到寢殿看到駭人的一幕... 原本稍微狀況平穩的李蓮花全身抽搐,七竅流血,狂咳不止還不斷吐出汩汩鮮血。笛飛聲 眉頭深鎖但毫無反應昏死在李蓮花吐出的血泊中。 「尊上!!!」 無顏與藥魔同時大喊,衝上前去趕緊救人。 ///// 藥魔與一眾弟子連忙施救,先是施針穩住李蓮花七竅泣血抽搐不止的狀況,再強行封住笛 飛聲幾個大穴,銀針引藥入體,過了一刻鐘,笛飛終於轉醒過來。 頭痛留下的後遺症還在,笛飛聲恍恍惚惚晃過腦袋,模糊的視線中他看見浴血的李蓮花, 立刻驚醒過來 「李相夷!!!」 旋即惡狠狠揪住藥魔領口,咬牙切齒逼問 「他這是怎麼回事?說!」 「尊上!您先息怒!先讓藥魔繼續施救李門主才是上策啊!」 發現到無顏與其屬下也入殿內,笛飛聲按下暴跳如雷的震驚,把藥魔甩到一旁,弟子們紛 紛扶起老師父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李相夷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你最好給本座一個合理交代,藥魔! 否則你跟你這群徒弟全部都得死!」 笛飛聲吼聲雷霆,寢殿一干眾人瞬間下跪行禮,無人敢直視怒氣凌人的盟主 此刻,床上施針後平緩些許的李蓮花,再次全身顫抖,越發嚴重,一口又一口深色的毒血 從口腔翻湧而出,竄上鼻腔眼頭七竅溢血,慘不忍睹 「李相夷!李相夷你怎麼了?李相夷!!!」 笛飛聲倏地緊緊摟住持續抽搐的李蓮花,任憑不斷湧出的鮮血浸濕胸膛也毫不在乎,原本 暴戾焦急的口吻多了一分哽咽 「李相夷!你不能有事...本座不會讓你有事的...李相夷你聽到了嗎?李相夷!」 「尊上!先讓藥魔看看李門主吧!切勿耽誤救治啊!」 無顏上前拍了笛飛聲肩膀,要他鎮定,笛飛聲就算武功蓋世,此時此刻他也束手無策,只 好鬆手將李蓮花好好放回床上,不忘用自己的袖子替他擦拭口鼻鮮血,幾乎急紅了眼,喝 斥命令藥魔與一眾弟子 「還不趕緊救!」 ///// 寢殿內消停不止,只見藥魔徒弟進進出出,金盆清水入內鮮血出殿多少回,笛飛聲深鎖眉 目不願再看李蓮花如此悽慘的病狀,等待的時間如天荒地老,攥起的拳頭青筋跳動從未鬆 懈,過度緊張高壓頭疼欲裂又上門來。 「尊上,您滴水未進,身子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想要救李門主,您怎麼可以先倒下?」 笛飛聲凶狠瞪過自家心腹一眼,逕自走到殿外擺好早膳桌前,急不可耐的大口進食。 此時無顏總算鬆了一口氣,自家尊上總算妥協。 早些時候,藥魔以救治為由,先請其他人等出殿等候,藉此讓無顏好言相勸讓笛飛聲多少 進食恢復體力,調整內息。 過了良久 「尊上...沒事了...」 看到藥魔出殿,都還沒聽晚整句話,笛飛聲就飛奔至榻前,深深凝視一臉蒼白的李蓮花, 凶狠盡失滿臉不捨。藥魔與弟子退至床榻兩旁,幽幽說道 「尊上,李門主方才所有表症,的確印證屬下先前所說,正是敖因丹猛烈的副作用啊... 李門主現在脈象微薄,萬不能再放任發作不管了。」 「如何救?說。」 笛飛聲伸手握住發白冰冷的柔荑,沒有看藥魔,眼神如燒剛毅無比。 李相夷在他手裡,誰都別想要走他的命!閻王鬼神,他來一個殺一個! 「此前屬下曾秉告尊上,揚州慢中正綿長,至純至柔,正能解這敖因丹的霸道副作用。可 ...」 「可什麼可?快說!」笛飛聲不耐煩低吼 「敖因丹怕是用來壓制李門主碧茶的寒毒與瘋癲之症,若李門主不繼續食用,碧茶猛攻, 藥石罔用。」 「解法?」 笛飛聲將李蓮花嚴實蓋好被子,起身踱步至藥魔跟前,居高臨下眼神淒厲 「李門主現下揚州慢內力盡失,之所以可以護住心脈九死一生,歸功於體內僅存的悲風白 楊內力。若尊上用雄厚的悲風白楊為之拔毒,可以一試。」 「好啊!」 笛飛聲臉上出現多日以來唯一一抹微笑,疏朗清明。想不到拔毒這麼簡單,悲風白楊是自 己獨門內功,還有誰比他更能救李相夷? 笛飛聲欣喜座至榻上,旋即將尚未轉醒的李蓮花扶起,任憑他全身臥在自己身上,運起霸 道狂勁的內力就要一掌運入那人體內,被藥魔驚呼打斷 「尊上且慢!萬萬不可!萬萬不可!」 「你這老骨頭到底磨磨唧唧什麼?有什麼話就一口氣說不要廢話!」 笛飛聲停下掌風,惡狠狠盯死吞吞吐吐猶豫不決的藥魔,白癡都看的出來他話有保留。藥 魔神情兩難,最後乾脆五體投地跪在地上不敢看笛飛聲 「尊上...此法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笛飛聲再也耐住不怒火,一腳踢飛藥魔,老骨頭吐了一口鮮血,仍然神色猙獰冒死勸阻 「尊上啊!老朽就算是死也不能讓您冒險用這個方法救李門主啊!」 無顏聽到殿內打鬧聲闖進來,駭然看見藥魔吐血,趕緊去攙扶,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藥魔 弟子們,卻只看到他們面面相覷哪敢動,要嘛不要命要嘛不想活! 笛飛聲殺紅眼,冰冷如刃的話語,令人寒顫 「本座要救,天王老子來都阻止不了!沒有什麼方法我笛飛聲辦不到!只管如實說!」 藥魔看到自家尊上已經是怎麼勸也勸不了,長吁一口氣,再次行跪拜,如同當初他告訴笛 飛聲忘川花可解碧茶之情景 「如今李門主內力盡失,強行體外渡氣無效。體內只存悲風白楊,與尊上同一內力,尊上 可服藥作引,直接以雙合渡真氣轉換毒素入自身,便可逐漸拔毒。 但尊上!您會因此自損根基,中毒不說,元氣也會大傷,無法再恢復往昔功力...為了金鴛 盟上上下下著想,請尊上三思啊!」 無顏聽完呼吸一滯,瞠目結舌,不知該勸還不該勸,只能偷瞄自家尊上察言觀色,而笛飛 聲濃密長睫之後,眸神一暗,閉眼一瞬便定睛凝神,宣告不假思索的回答 「李相夷的命是我的,什麼方法都無所謂,就算是我這條命,在所不惜!」 【待續】 一個月餘沒有更正篇了......蘇咪媽現m(_ _)m大家久等了 前期設定終於鋪好了~~~ 接下來就是交代一下可憐的花花,接著大火開下去,燉肉!!!嘿嘿~ 一樣,看文的你請留言讓我知道你的喜愛唷~OU<)*/ ----- Sent from PttX on my Androi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186.18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00493485.A.47C.html ※ 編輯: specificskr (101.10.56.142 臺灣), 11/22/2023 01:08:51
文章代碼(AID): #1bMtYjHy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bMtYjHy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