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草寇為官/黔州谷14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眠舟)時間1月前 (2024/05/05 16:30), 編輯推噓1(101)
留言2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趙刃被楊則鳴攙著,兩人一面躲避王山嘯的人手追查,一面試圖往山下摸去。然而他們東躲 西藏,繞了半天都在兜圈子,眼看出不了山,兩人只得暫時縮在一處隱蔽的淺穴裡。 「幸好他們沒帶著狗,要不我們還躲不了這麼久。」趙刃安慰一旁累極的楊則鳴。 小將軍揉著腿,撒氣道:「索性放狗咬死我算了,又餓又渴又髒又累,我怎不生在丞相家當 兒子?整天美滋滋地花前月下、吟詩弄賦,剿個屁的匪,誰愛來誰來!」 「別張嘴放屁了,省點力氣吧。」趙刃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嗆道。 他的背疼得緊,那些火燎泡被石頭樹枝磨過,又浸在汗水裡,無一刻不痛。還得哄著身邊嬌 貴無比的小將軍──趙刃抬眼望向洞穴的頂部,心想:受這麼多苦,回去得讓姜文秀給自己 好好撫慰一番才行。 楊則鳴被他罵了句,原本想著靠說話來分散注意力的興致也沒了。他們躲躲藏藏一天一夜, 本就筋疲力竭,楊則鳴這一靜下來就犯睏,不知不覺就睡去了。 等他再醒來,外面天已經黑了,趙刃正在晃他的肩膀。 「別晃……不能再睡會嗎?」 「醒醒。你聽,咱得走了。」 楊則鳴豎耳聽了聽,風裡傳來狗吠的聲音──王山嘯他們帶狗來了?楊則鳴渾身一激靈,這 下全醒了。 他忙道:「得找水,涉溪走!」 兩人從藏身處出來,遠遠已經看到火把的光亮了,只好躬身從一切能掩蔽身形的山石樹木後 躲避而走,但剛走出去不遠,前面遠遠也冒出火光與炊煙──有另一支隊伍正在起灶。 楊則鳴下意識看向趙刃,只見他一拍腦袋:「壞了!快回去!」 「回去?」楊則鳴跟在他身後,過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敢情剛剛那是他們苦等一天的援兵 ! 徐二問附近的人家借的狗立了大功。 他們拿了幾樣兩人留在房中的衣物,讓狗聞著氣味尋人。起初進山許久都沒有動靜,幾條狗 走得毫無章法,到入夜後眾人都不禁感到有點氣餒。 幸而那些土狗後來逐漸鎖定目標,前進得越來越快,後來吠叫著跑了起來。 趙刃和楊則鳴兩人出現在視野內時,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那群親兵圍上前關切楊則鳴,徐二則走到趙刃身邊。 「大哥。」徐二舉起火把去照,手卻被往下按了按。 「他們就在後面。」趙刃臉色陰鬱,「人數不少,大家機警點。」 另一頭楊則鳴也對親兵說了一樣的話,並道:「那王山嘯武力可怖,切莫和他蠻幹。」 趙刃傷勢嚴重,兩人都又餓又渴,他們便趁著王山嘯正在起灶休憩的時間,另尋他處休整。 地勢低窪處難守難攻,趙刃與楊則鳴兩人憑著在山上竄了一天的記憶,小心避開了王山嘯他 們,另尋一路向山上前進。 他們停在山腰上一處寒潭邊的平台,冰涼的山泉飛流而下形成一道小瀑布,流入潭水中。另 一側是一處陡峭向下的山崖,崖面生滿蒼翠的樹叢灌木,自成一處奇景。 他們忍著刺骨的寒冷在潭水裡洗去一身的髒污與血汗,上岸後一邊烤火啃粗糧餅,一邊商討 接下來該怎麼辦。 參軍和徐二兩人這次上山不敢大意,把所有人都帶上來了。當時在歆州收到的戰報中提到王 山嘯底下還有約三千人,也不知黔州兩千廂兵覆沒之時殺了多少。 「我估計我們看到的就是全部了。」趙刃分析道:「我倆進山後被追了一晝夜,他們若還有 千百餘人,那我們怎麼繞路恐怕也能被撞上,除非他只帶了部分人手在身邊……但我們方才 一路上山,也不見哪邊有營寨的樣子。」 「若是這樣自然最好。」楊則鳴扭脖子往瀑布上方看,「或者他的營寨還在更上面呢。」 「……不無可能。但我們一上山觸動陷阱後他們就出現了,如果已經在山上安寨,何苦到山 腳下巡守?大可在山上以逸待勞。」 趙刃說的有理,這番話使眾人稍微安下心來,如果那幾十人就是全部的餘黨,那他們手中一 千人,對付王山嘯可說是遊刃有餘。 「既如此,我們就在此地休息一夜,明日殺了王山嘯後就可以下山了。」楊則鳴把餅吃完, 拍了拍手上的殘屑,道:「排人輪值守夜。」 參軍領命去安排值夜人手,楊則鳴拿了條毯子窩去角落,趙刃則對著劈啪作響的篝火陷入沉 思。 「有何不妥嗎?」徐二給他倒了杯酒驅寒,問道。 趙刃沉思片刻,搖了搖頭:「總覺不太對勁,但說不上來。」 楊則鳴抬眼一望的那個動作反覆在他腦海重現,但他想不通為何要遠離營寨到山腳下。而若 大營真在上方,那對他們而言,就很是危險了。屆時上下一夾攻,他們可得不到什麼便宜。 「最後一戰近在眼前,心裡卻覺得不安,這絕非好事。」 「正是因為最後一戰,才會多心,」徐二眨眨眼,「用不了多久,咱就在回家的路上了。」 趙刃對著火光,有一瞬恍惚:「這一仗,說短不短,離家幾個月,卻也一眨眼就過了。」 「是啊,我們也還好好的。」 「文秀在信裡還問起你了,他問你安好。」 「嫂子有來信?小邱帶來的?」 「是啊,洋洋灑灑五頁紙,可見他在家多清閒。」趙刃嘴上嫌棄,面上卻柔和,「他說想你 了,等你回去給你做蜜糖酥餅。」 「還真的好久沒吃了,早知道讓小邱幫我帶話,我還想吃嫂子煮的素麵。」 「你還點上菜了。」趙刃彈了他額頭一下,聲音清脆,倒是不疼。 徐二笑著揉了揉,又問:「信上還寫了什麼?縣城裡一切都好嗎?」 「一切都好,就等我們回去。」 對著面前的火光,趙刃想像得出姜文秀在燭火下澄黃的臉龐,想像他伏案寫信時專注的神情 、挺直的瘦削的脊背。 姜文秀在縣城等著他們,但自己真能回得去嗎?他想起王山嘯一斧子飛來,將人穿胸砸死的 畫面,徐二還沒看到王山嘯,他不知道接下來面對的是什麼對手。但就在昨晚,他深刻體認 到自己與死亡擦肩而過,那柄巨斧很可能砸中的是他──他趙某人又不是什麼神兵天將,他 一介凡人,哪怕被削一下也是會沒命的。 這麼想過之後,他從懷裡掏了掏,扯出一封信,遞與徐二。 「給嫂子的?你什麼時候寫的?」 「早就寫了,在黃家村的時候。」趙刃笑了笑,「之前一直覺得用不上,就沒給你。」 「這時候了,大抵也用不上。」他們征戰這麼久,趙刃都沒有留過話,徐二這才覺出一絲異 樣:「王山嘯當真這麼可怕嗎?」 趙刃看著徐二將信收進內袋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問道:「你呢?你就沒有想要留信給 誰嗎?」 徐二愣了一下。只這麼一片刻,他的眼神流轉便出賣了他。 趙刃了然地勾唇一笑,徐二這才反應過來:「你詐我!」 「哪裡,」趙刃安撫似地拍拍他,「早看出來了,我又不是瞎的。」 他將酒仰頭悶盡,又道:「他看起來也不是無意。」 「何以見得?我就沒看出來。」 趙刃不知是說錯了成語還是有意損他:「當局者瞎。他對你可比旁人特別不只一星半點,興 許他自己也沒發覺。」 「你才瞎呢,別不是看錯了。人家好好的,喜歡男人做什麼?他不是還有個官家小姐在惦記 嗎?」 「醋勁真大……那他不是也不喜歡人家嗎?不給狗吃肉,還不許狗惦記?他拒絕人家賞花, 轉頭約你去,這你還看不出來?」 「那我更不該留信了,」徐二輕聲道:「這樣最好,不能誤了他。」 「怕什麼?等他看到信,你也死了。」 「我都死了,只留些沒用的屁話給他作甚?又不像你和嫂子還有點後事交代。」 徐二說著便忍不住有些微慍。 趙刃與姜文秀畢竟是頂幸運的,兩人打小一起長大、知根知底,後來也兩情相悅,便這麼順 理成章地在了一起,甚至也沒有經歷過父母家族給的壓力。除了平日在外尚需遮掩,根本沒 遇到過什麼阻礙。 因此趙刃的話聽在徐二的耳朵裡,就好似因為自己的好運,而忘了世間的常理。 徐二昔年在書院和感情好的同硯只是拉一拉手,就被父母責罵過,那時他才知曉「男風」這 個詞,也深刻體悟此道有多為人唾棄。有時他不禁想,若不是因為他喜歡男子,或許當年即 便遇上科考之事,也不至於被趕出家門。或許不只是他未能考取功名,打從被父母發現他好 男風起,在父母眼中他就已經是一個無望的孩子。 所以此刻,他寧可趙刃勸他放棄、勸他看開,甚至勸他孤老終生──千不該萬不該,勸他留 下隻字片語給楊則鳴。 過去他曾經無比艷羨趙刃與姜文秀這對愛侶,此刻那些曾經單純的羨慕與憧憬,都成了銳利 如針的嫉妒,但他只能默默往肚子裡吞。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159.216.17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14897828.A.3B0.html

05/05 16:44, 1月前 , 1F
哇哇哇....看來這情網已經陷的不深了啊,小二XDDDDD
05/05 16:44, 1F

05/06 09:16, 1月前 , 2F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嘛XD
05/06 09:16, 2F
文章代碼(AID): #1cDqEaEm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cDqEaEm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