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閒聊] FSN言峰綺禮神父參戰的動機(設定特典雜七雜八翻譯)

看板TypeMoon作者 (OCOWITA)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5(5012)
留言17則, 6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非本篇正文的言峰相關雜七雜八個人版本翻譯整理集+注解感想etc. 為了最好的閱讀體驗,希望能夠先按照順序看完前三篇文章再來 附上文章代碼 #1VKddZFf 言綺綺禮神父參戰的動機 #1VKwLmec HF最終戰翻譯 #1VNMNgpJ 童年翻譯 然後型月的資料海量的多,所以可能會是不定期更新後續這樣(可能……) 但至少會有兩篇,全程劇透 第一篇的設定集有三本,書目如下: Fate /stay night Premium FanBook 2003/12/27初版發行 Fate side material 2 2005/10/28 Fate/stay night Visual Story 2007/8/31初版發行 (防雷頁) Fate /stay night Premium FanBook 2003/12/27初版發行 提醒一下,Fsn是2004/1/30發售的 p42 言峰綺禮 ——在體驗版中打電話給凜家的… 奈●是言峰先生呢。 ——只玩體驗版的話,感覺他的地位就很有隱情呢。 武●是啊,畢竟言峰的設計也是相當嚴肅呢。 ——看來很高呢。 奈●是最高的吧? 武●Berserker有2m半左右,言峰是190cm左右呢。    由於言峰沒有明確的形象,所以我就以當時喜歡的歌手作為原型而試著設計了。雖然一開始再怎麼說還是感到不自然,但漸漸地又覺得這樣也行呢。 奈●關於言峰的部分,是有明確的立場的。所以,個人來說,並不想要毀壞這點。武內把 畫交上來時,雖然形象不一樣,但跟我自己決定的關鍵詞恰恰吻合。「啊,這個要是能善 加利用的話,會成為非常棒的角色呢」。至於有沒有順利呢,請見遊戲本篇。 武●我想弄個像是在「月姬」的話就是尼祿,在空之境界中的話就是荒耶宗蓮那樣帥氣的大叔角色呢。 奈●個人來說,我想弄成是個玩家在玩時,是最不想見到的角色No.1。簡單來說,「一見到這個傢夥的話他就光會挖苦人,所以並不想見他呢。可是那傢夥卻是最可靠的呢」就像這樣。該說是二律背反嗎。若是有人說現在要去教會了哦,就會讓人不禁想說「唉…要去教會嗎…」。我想弄個對玩家來說有壓迫感的角色。 ——原型是歌手? 武●是的,是SOFT BALLET的遠藤遼一。 奈●不是SOFT BALLET時期的,而是單飛後的。 武●是變成ends後的遠藤遼一。 ——有段年齡呢。 武●是啊。連聲音的形象也完全就是那個人,要是動畫化的話,我還想著得讓本人的聲音來呢! 言峰他、後面的這個亂蓬蓬…變得越來越大了。角色的特徵會逐漸特化,就是指這麼回事嗎。 ——也就是會變長嗎—? 武●是啊。OKSG跟我說「…總覺得,言峰的亂蓬蓬變大了呢」後,我才開始注意到的。是說別叫「亂蓬蓬」啦! ——名字也有意義嗎? 奈●「Kirei(綺麗)」,明明是表示美麗這層意義的名字,但有壓迫感。雖然看起來不和 ,但要是大家能認為,這個傢夥就沒有除此以外的名字了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Fate side material 2 2005/10/28 這本可以直接在官網下載:http://www.typemoon.com/download/hollow_ataraxia.html p18 「Fate/hollow ataraxia」 發售紀念特別計劃 TYPE-MOON 那啥辭典 Encyclopedia ARE 2005 き:奈須きのこ(劇本) こ:こやまひろかず(圖) 鰯:鰯X(辣黨) [言峰綺禮] こ/ 比起黑鍵,麻婆還更加受到矚目,我覺得不對勁啊。 き/ 是我這次、最注入了愛的人物。儘管出場很少,不對、正因為少,所以我在文本中 無法出場的地方加了油啊。 [言峰beautiful!] 鰯/ 在FD手冊第三次的Super最終校對的隔天不小心發現印刷錯誤,總而言之我試著像HG風地大叫了。 き/……唉……變綺麗(乾淨)了呢……。 弓/你叫我嗎? ※譯者注:言峰的名字綺禮跟綺麗同音,日文還有乾淨的意思。 Fate/stay night Visual Story 2007/8/31初版發行 p18 十年前的聖杯戰爭  是衛宮切嗣跟言峰綺禮參戰的第四次聖杯戰爭。在這場戰鬥中,成了最後的Master的切嗣最早注意到聖杯的真面目,他命令Saber破壞聖杯,讓事情閉幕。然而在此之前,降臨在新都住宅區的聖杯在遭到言峰碰觸時,聽從了他的願望,結果引起了生出龐大死傷者的大火災。  切嗣在其大火中的現場,救了一位少年的命。那個就是之後的衛宮士郎,是繼承了切嗣理想的少年。 ※譯者注:附上Fate線第十五天的大火災說明的內容 「───回答我。Archer為何還留著。那場火災為何會發生。被切嗣打倒的你、為何現在也還活著……!」  用充滿憎恨的聲音,Saber如此激昂著。  ……長年的疑問。  仿佛在打聽十年前的慘事的罪。 「這種事情、根本用不著說吧。  十年前───儘管不完全,但聖杯也滿了,要拿到手是可能的。  我只是碰了那個罷了。誰叫切嗣跟你太強勁了,為了分開你們,我祈願了說想要目眩。然而竟然會引起像那樣的目眩,就連我也很吃驚」 「────────」  慢著。  那句話、難不成。 「───那麼。也就是說那場火災,是你這傢夥靠聖杯的力量引起的東西嗎……!」 「誰知道呢。雖然我只是這麼想,但就算不是我,聖杯也會做一樣的事情吧。那個就是那種東西。雖說是萬能之杯,但充滿其中的事物只有血跟暗跟詛咒。  你也看到的吧? 在破壞掉聖杯之際,從那裡溢出的暗。Archer只是不小心淋到了那個罷了。只要你不要破壞聖杯的話,即使是Archer也不會像這樣迷失了吧」 「……少自說自話了。聖杯是能實現持有者願望的魔法之釜。既然如此,那場火災並非你的願望嗎……!」 「若是只看結果的話呢。然而其過程跟我原本想像的事物不同。我只是想著、要是人能從那片土地上不見了就好了呢。  說到底你們的想象力很貧乏啊。  實現願望? 這倒是沒問題,那麼願望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實現? 你們總不會認為,在許願的瞬間,世界就會改變吧?」 「────」 「不管原本的聖杯如何,如今的聖杯只不過是“力的漩渦”。更別提精密的計算,用互相作用來修正矛盾之類的了。那個啊,只不過是單純的力量罷了。  跟巨大的兵器是一樣的。若是持有者許願財富,就會把周圍的人殺害殆盡,來賜予主人幸福」 「懂了嗎。那個無底的魔力之釜呢,就是個只能靠『破壞』持有者的願望的這種手段來實現的瑕疵品」 p24 16冬木教會  在新都郊外占有廣大用地的教會。在作為聖杯戰爭的監督而從聖堂教會被派遣到冬木市來的言峰璃正由於想不到的意外而死亡後,兒子的言峰綺禮繼承他的衣鉢,成了冬木教會的主任司祭。  冬木教會還有作為孤兒院的一面,由於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影響所發生的大火災,收養了變得無依無靠的孤兒們,但在那之後,沒人在街上看過被收養的孤兒們的身影。孤兒們在這十年間,在隱藏於教會地下的實驗室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拘束著,身體一面腐敗著,一面作為Servant的飼料而被不斷抽出魔力。  在冬木教會的土地雖然劣於遠坂邸或圓藏山的柳洞寺,但縱使如此還是有優秀的靈脈,在第三次聖杯戰爭成了聖杯降臨的祭壇。 ↑教會會進行聖杯戰爭的善後,還擔當著保護敗北的Master的職務。 ↑能夠收容很多信徒的禮拜堂。雖然言峰是說結構上有缺陷,但在他個人的房間似乎能把在這裡的對話聽光光。 ※譯者注:附上Fate線中地下室部分的內容 「你真的運氣很好。這裡原本是預定今天起就要關閉了,但你在最後一刻趕上了呢。  ───至今十年。雖然我為了給Servant當飼料,而讓他們活了下來,但這下也要結束了。因為沒法期望能摘出跟起初時差不多濃厚的痛苦(靈魂)了,何況也不需要飼料了。畢竟 接著就只要解決你,跟你的Servant而已了」 關於地下室的說明, 目前我手上的材料只有fsn原文跟Visual Story這兩個 我知道有人在問,閃閃不需要吧?這段有問題吧? 在這點上我自己列出幾個可能性 1.言峰誤會了,自以為閃閃需要飼料而準備了這些 2.其實言峰說的不是閃閃 3.言峰在說謊 4.編劇忘了設定 5.其他我忘了或我沒想到或我不知道的原因 那麼第二點「其實言峰說的不是閃閃」, 我想到的是在這本後面的用語辭典說 有個在策劃階段被刪掉的女主角候選(p243), 說是盾的Servant(FGO的玩家應該知道是誰了),原本預定是Saber的宿敵。 原本是想當作跟吉爾伽美什一樣,是從前一次就留下來的Servant 但因為登場角色已經夠多,而被砍掉了 至於第三點「言峰在說謊」,問題來了, 為什麼言峰要說謊? 要知道在這段對話時, 士郎根本是隻身跑到教會的甕中鱉 言峰為什麼要對一個隨時可以宰掉的小孩說謊 何況就連後面saber都來了後 他都能說巴捷特跟大火災的事情了 還有,如果編劇是故意讓言峰說謊的話 那設定集為什麼沒有寫出來呢 不過當然也有可能編劇有在其他地方說明過 如果有知道的人,還請告訴我,謝謝 p32 聖杯戰爭的監督 言峰綺禮 KIREI KOTOMINE DATA 身高 193cm 體重 83kg 三圍 -/-/- 形象色 黑色 特技 沒有特別的 喜歡的東西 苦命 棘手的東西 信賴 天敵 衛宮切嗣  是作為第五次聖杯戰爭的監督而從魔術協會跟聖堂教會被派遣來的冬木教會的神父。雖然前一次的聖杯戰爭是作為Master參加的,但據說是第一個落敗的。實際上是背叛了時臣贏到了最後,但在最後的最後敗給了切嗣。就連這次的聖杯戰爭也暗算了故知的魔術師(巴捷特),成功地奪走了令咒跟英靈。也曾經有過教會代行者的經驗。 ※譯者注: 附上Fate路線中第十五天關於巴捷特的部分 「───那麼。要說的話,是為了“娛樂”,但也不是那麼要緊就是了。  老實說啊Saber。我也、不是那麼關心聖杯的。只不過、那個跟我的興趣很合。若是除了我以外,沒有相應的持有者的話,我收下來也是為了世界吧」 「殺了Master,還自己成為Master的男人,還在胡說什麼。你這傢夥應該打一開始就是打算將聖杯弄到手的」 「────沒什麼,只不過是撿到的東西啊。我之所以收拾掉了Lancer的Master,是因為從外頭來的魔術師很棘手。誰叫我不想讓協會(外部)知道聖杯竟然是那種東西呢。所以我就早早請她退場了,但讓難得的Servant消失也不怎麼好。  我又剛好需要能讓廝殺圓滑地進行的棋子,所以我只是借用了一下Lancer的Master權 」 UBW路線中第十四天關於時臣的部分 「……是嗎。殺掉的人,原來就是你」 「這是當然的吧。畢竟是恩師呢。暗算是很容易的」 「………………」  嘎吱,她發出了這般的聲音。  在少女低著頭,很不甘地咬牙切齒後。 「你───這混蛋神父,為葬身之處迷惘吧……唔唔!! 我斷言,你根本就不會有歸處! 就算是地獄,都會要撤回你這種的。就算是煉獄,也會因為會害其他傢夥變得不要臉而被轉走吧!  像你這種不能者啊,就去跟你性子不合的天國一帶,然後裹在針氈裡吧……!!!!」 等等、她大聲又沒完沒了地喊著讓人聽不下去的漫駡。 用語辭典 p250 ●言峰綺禮【人名】  是魔術協會、聖堂教會這兩大組織派遣來的監督。  上次是作為Archer的,這次是作為Lancer的Master在暗中活動。  二十歲前半、參加了父親被任為監督的冬木市的聖杯戰爭。其後,以從教會『派遣來的』的這種形式,轉業到了魔術協會。  作為在第四次聖杯戰爭的一位生存者,繼承了監督一職。  持有教會代行者的資格,擅長靈媒魔術。  作為代行者的第一流,但縱使如此到底還是無法跟埋葬機關的第七位交鋒。  但是,對於靈體的攻擊力拔群,體現出了(儘管扭曲但)他的信仰有多麼不可動搖。  雖然被認為愛好破壞,但綺禮跟士郎同樣是“製作”方的魔術師。修復靈體、精神的瑕 疵的手腕是司祭等級。  不是惡棍卻是惡人。不是殘暴無道卻是邪門歪道。是「Fate」中最大的敵人。  若是將Archer比作為由於光而讓士郎的瑕疵變成浮雕的存在的話,那言峰可以說是由於 暗而顯露的牆壁吧。  初期概念是『見到的瞬間就能判別出是黑幕的傢夥』 ※譯者注:求主垂憐的前面「我殺戮、我生育。我傷害、我治癒。無人能逃出我手。無人能逃離我眼。(下略)」是來自聖經申命紀第32章第39節後半。『現在你們應認清,只有我是「那一位」,除我以外沒有別神;我使人死,也使人活;我擊傷人,也加以治療;誰也不能由我手中救出。』 附上HF路線第四天中關於治癒魔術的敘述 「……我好驚訝呢。你竟然會治療魔術嗎。那個、在教會是禁令吧」 「本來是管轄外,但我學會了。  畢竟在以前、有個絕症病患死在我眼前呢。我以此為契機試著出手了,但契合度似乎出 乎意料地好」 「啊,不過如果是你本人的治療,我會要求回報哦。畢竟作為監督,得平等才行呢」 「───我拒絕。就算死,也豈能接受你的照顧」  哼,我撇過頭,這次真的朝著外頭猛衝了。 p247 ●Saber的衣服【其他】  凜準備給Saber的衣服。  原本是言峰綺禮每次在凜生日送給她的東西。  ……言峰他、還挺……。 (※譯者注:Saber的衣服原本是誰買的這件事情,還是fha中大河猜謎的其中一題。 然後附上Fate路線第九天中關於這段的部分 「啊,對了對了。Saber,這個拿去」 「謝謝。給凜添麻煩了」  遠坂將手提袋交給了Saber。  ……收下的Saber,這下又難得地露出了一副很高興的表情。 「這個是最後的了,所以要注意哦。就算是因為強制召喚,硬是武裝的話,衣服這玩意就會噴掉的」 「不好意思。畢竟事出突然,我還來不及考慮到那一步。不過,幸好凜擁有相同的衣服,幫了大忙」 「是啊。畢竟設計簡單,又是像制服一樣的東西。  畢竟綺禮那傢夥,老是塞給我樸素的衣服。……不過,畢竟是跟我不合的衣服,所以無 所謂。但你為什麼拘泥這件衣服啊,Saber」 「───嗯。因為士郎說很適合我」  ……唉。  雖然搞不太清狀況,但Saber的衣服加上那件似乎是第三件了。  畢竟我家沒有女裝,所以Saber就跟遠坂借衣服。) p245 ●計程車!【其他】  不知怎麼地受到關照的計程車  去艾因茲貝倫的森林時不可欠缺。回來時當然是徒步。嗚嗚。  都過了半夜三點,要一位學生獨自前往森林而不遭到懷疑,我想會有很多問題啊。  言峰準備的租賃車不是由魔術協會、聖堂教會所經手的東西,而是出自言峰個人的關係網。  在策劃階段,接受言峰的協助後, 「—————然後。你說要助我一臂之力,那你要做什麼啊」 「—————哼。眼下是交通呢」  在這些台詞結束後,畫面轉黑。  伴隨著轟隆隆轟隆隆這般的音效,騎著哈雷機車的言峰登場! (※譯者注:魔法少女伊莉雅把這個畫出來了,HF3的電影中機車也有亮了一下相)  ……原本文本是這樣的,但忽然冷靜下來後就變現在的形式了啊。  言峰車的後車廂裝滿危險的武器,裡面還若無其事地收納著衝鋒鎗。 砰砰啪! ***** 第一篇就到這邊結束,謝謝閱覽 如果看完這篇文,還有興趣的話 可以去看一下以下的文 #1VOpwVGk 設定特典雜七雜八翻譯2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2.113.5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600092844.A.12F.html ※ 編輯: OCOWITA (36.232.113.53 臺灣), 09/14/2020 22:22:34
1月前
先推
09/14 22:23, 1F

1月前
如果是我來設定成地下室是綺禮說謊的話,那我會設定成說謊
09/14 22:27, 2F

1月前
其實也不需要理由,養那群孩子可能只是愉悅
09/14 22:27, 3F

1月前
可是照這樣的話,說實話不是更能氣死士郎嗎?
09/14 22:32, 4F

1月前
(先說還是我論)綺禮未必打算讓士郎生氣,也許只是想要觀
09/14 22:44, 5F

1月前
察士郎的反應而已
09/14 22:45, 6F

1月前
腦補再過頭一點的話,也許他還打算觀察知道他在說謊的反應
09/14 22:45, 7F

1月前
b
09/14 22:59, 8F

1月前
言峰那段話才剛説完,Lancer就拿槍捅了士郎的
09/14 23:15, 9F

1月前
言峰的行為就是為了愉悅而已,無目的的說謊也是其中一種
09/14 23:16, 10F

1月前
看來發音只是巧合 不過配合詠唱的內容其實這個巧合會有趣
09/14 23:17, 11F
確實是很有趣,不過不管哪個好像都是女性較常用的名字(汗顔
1月前
所以我才說他說謊的目的未必是要士郎生氣,也許說謊本身就
09/14 23:17, 12F

1月前
讓他覺得愉悅了(還是我論啦,希望能有設定出來)
09/14 23:17, 13F
※ 編輯: OCOWITA (36.232.113.53 臺灣), 09/14/2020 23:32:45
1月前
我記得是1,不過也忘記是在哪裡看到的或聽誰說的了
09/15 01:28, 14F
※ 編輯: OCOWITA (36.232.113.53 臺灣), 09/15/2020 02:17:05
1月前
果然1是比較穩妥的答案嗎,謝謝情報
09/15 18:06, 15F

1月前
由於光而讓士郎的瑕疵變成浮雕,這邊的Archer是指閃閃?
09/16 10:19, 16F

1月前
意思是閃閃太差勁所以顯得士郎還不錯嗎(X
09/16 10:20, 17F
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然無法反駁(x) ※ 編輯: OCOWITA (1.165.103.224 臺灣), 09/16/2020 11:08:29 ※ 編輯: OCOWITA (114.41.148.4 臺灣), 09/19/2020 00:07:49
PTT動漫區 即時熱門文章
25
28

3
11

42
48

4
10


10
21


8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