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夢迴忘醉-57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故事)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102)
留言3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問君還有幾多肝,恰似一攤死水沒在流(啥毀?) 不過現在葉黃素的需求比DL-methionine 更多(揉眼) 今天也很和平(?) -------------------閱讀完畢請以ctrl+y刪除-------------------   「這時來叨擾……有什麼事?」尹玄淡道。   松飛雪身體恢復得相當不錯,很難想像午時受到陰陽失衡折磨,但申時不請自來,尹玄說不准要提清晨、午時、還是今夜獵屍的事,無論何者都相當尷尬。   松飛雪怯怯地不敢直視尹玄,雙眼盯著鐵震禮貌作揖道:「此次想來向兩位道謝。」   鐵震含笑答:「沒什麼,早些才感謝松公子幫忙,否則阿玄身體不會好得那麼快,還能幫松公子整理陰陽兩氣。」   「我-」松飛雪耳臉瞬間泛紅,想看尹玄又不敢看,不斷在鐵震和尹玄身旁的地板來回瞟瞄,松飛雪支吾了好一會兒,突然叉開話題問:「方才畢掌門召集眾人討論晚上獵屍一事,聽畢掌門說,尹公子的身體狀況無法參與晚上獵屍行動,是真的嗎?」   尹玄輕嘆一口氣,如實道:「身體狀況其實並沒有那麼嚴重。」不過是找個藉口罷了。   松飛雪放下忐忑不安心情,喜憂參半問:「那……」   「鐵笛可能是衝著我們三人來的,所以不是不參戰,是不能參戰。」   「衝著尹玄你們……?」松飛雪眉頭一皺,而後喃喃低語,肯定想起當初在大陰山見面那遭,就是因為鐵笛襲擊而求助。   「想必松公子心裡已經有譜了,身體不太舒服確實也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事,若鐵笛真事衝著我們而來,不參戰才有利你們間今晚獵屍。」除此之外,將鐵笛引到遠處也是一種好方法。   「是嗎……」松飛雪難掩失落,神情愁思茫茫,不一會兒突然想起,抬頭問到:「那為何鐵笛也有攻擊司空掌事?」   「或許……是想順道搶仙琴?」尹玄表現狐疑、不敢肯定地回答,雖然這不是正確答案,但不會有人懷疑這觀點,畢竟酩玹是舉世無雙的珍寶,無人不想得到。而真正的仙器匠也是各家覬覦對象,雖比不上稀世仙器,仍舊相當搶手。   見松飛雪仍有疑慮,鐵震開口岔出話題問:「關於鐵笛之事,畢掌門可有說些什麼?」   松飛雪:「鐵笛一事畢掌門只說會另外處理,要我們大夥兒專注這次出征的目標。不過……赫連公子表示北方有急事,稍晚就要先行離去而,司空樂陣其中二人前日受鐵笛攻擊,傷勢雖有緊急處理,經歷昨晚折騰,不僅沒有恢復反而更加嚴重,確定今晚無法參戰。」   對赫連帛律臨陣離開一事尹玄心中有切歉意,但讓他更在意的是……   「八人樂陣一口氣少了兩人?」尹玄相當吃驚。雖然還有六人,但這問題可大了。樂陣乃依據八卦『乾、兌、離、震、巽、坎、艮、坤』設計,進行對斜物進行八方攻擊,樂陣少了二人只能縮減回到『太陽、少陽、少陰、太陰』四象,面對這種凶險的重魄複合屍,四象配上御靈殿助陣還可硬拚,若在野外怎麼也得八卦才有辦法壓制,這麼說來,樂陣通常會多帶一、二人確保臨時有人無法上陣,司空道淵這回只有帶八人來,再加上自己最多也是九人……要麼是經驗不足、要麼是什麼原因讓他無法多帶門生?   松飛雪點頭道:「就方才討論結果,考量默契與對樂曲的熟練,只有左家那對雙子可以助陣,但這回要設置純陽之陣,所以只有左三公子能入陣代替其中一人。」   純陽之陣亦即由男性組成的樂隊,樂器亦以陽之樂器為主,可以吸引極陰之物並加以反制。就這情勢,司空道淵的判斷完全正確。   尹玄推斷道:「也就是說另一人的空缺,司空道淵要親自下陣。」依司空道淵這個人個性推論,只可能是這結果。   「是,」松飛雪點頭,深吸一口氣,看著尹玄欲言又止。   「既然司空道淵要親自下陣,應該沒什麼好擔心。除此之外,不知松飛雪還有什麼疑問?」   松飛雪歛下眼,若有所思半分後,緩緩啟口問:「主要戰力已比預定少了三人,又少掉尹公子助陣,大夥兒心裡有些浮躁,但……尹公子身體不適也不好勉強出戰……」   『大夥兒』?尹玄在心裡苦笑。多半是松家四人心裡浮躁,而不是這棟建物裡的多數人。或許已有人跟畢無痕一樣,懷疑鐵笛和他們三人有干係,或根本是他們三人的仇家。   尹玄輕嘆一口氣,道:「其實,我們想過要提早到今晚離開,若鐵笛真的跟我們推測的一樣是追著我們跑,至少可以引開鐵笛。」   「今晚?」松飛雪驚訝地抬起頭,而後低吼:「不可以!若是晚上受襲,不是更危險?」   鐵震解釋:「所以方才說明日啟程。」   松飛雪頓了一瞬,鬆口氣道:「也是……那鐵笛的身分究竟是?尹公子可否有看到?」   尹玄搖搖頭道:「鐵笛肯定是活屍,活屍身體原本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誰是那活屍的主人』、以及『那主人究竟要做什麼』,我們目前沒有頭緒。」   「會不會是與尹公子您們仙器匠身分有關?畢竟仙器匠人數稀少,每家仙門都求賢若渴,難保說哪些修陰之人或家族用卑劣手段。」   鐵震代替尹玄,淡淡答道:「關於這點,鐵某也是這般推斷。」   松飛雪輕嘆一口氣,話題一轉,問:「尹公子之後要去哪兒?」   「北方。」   「是嗎……」松飛雪低聲呢喃數字後,怯怯地問:「可否……和尹公子私下說個話?」   尹玄輕嘆一口氣,反問:「什麼話……不能在這兒說嗎?」   松飛雪歛下眼,支吾道:「是……一些比較……之前在蘭州……那時我們屋頂上說的事。」   是要討論『那個人』嗎?確實……換做自己,他不想讓太多旁人知道這種事。尹玄心道。   鐵震識相地緩緩起身,淺笑道:「鐵某暫且去打點明日要離開的事,晚些再回來。」   也只能如此,總不能再像蘭州一樣颯爽地座在屋頂暢談。   當鐵震扣上門時,松飛雪立即昂然地看向尹玄道──   「我想跟你一起去北方。」   雖和預想的不同,但尹玄也不太震驚。他早有預感,而鐵震之所以帶著淺笑離去,或許也猜想到這結果。   尹玄沉默片刻才答到:「……我以為,是要說那個人的事。」   松飛雪頓了一瞬,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有些難為情地想解釋,語句卻顛三倒四:「一部分也是……不,這麼說好像……可是這樣……」   尹玄無法捕捉松飛雪句中意思,乾脆把心中的話說明白:「所以,你想放棄找那個人?」   松飛雪再次頓了一瞬,狐疑問:「放棄?」松飛雪表情一臉不明白尹玄在說甚。   尹玄:「你不是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心中思思念念的人?這麼輕言說跟我到北方,聽起來先前的話就像兒戲。」即使『那個人可能不存在』,松飛雪的覺悟   松飛雪這才意會過來,連忙搖頭道:「不,我沒有放棄,我還是要找到那個人,跟他道歉,還一個答案。但是,那個人和和尹玄不一樣……我的意思是、是……」   看松飛雪驚惶未定的樣子,尹玄肯定松飛雪自己還沒想清楚自己要說什麼。   尹玄揶揄道:「不是說我和那個人長得像?怎麼又不一樣了?」   「樣子是像,但尹玄和那個人不一樣,」松飛雪急忙解釋,想想不對,又補充道:「我的意思是,這幾天和尹玄相處很愉快,方才聽到尹玄明天要離去時,心裡突然很難過,總覺得,會不會這一別,就再也見不到你……我還是要找那個人,但一想到那強烈感覺,我就放不下心。退一步說,說不准那個人就在北方,所以踏足南方才找不著……」   尹玄搖搖頭,道:「我們明天就要離開,今晚說不准還無法降伏那屍。你代表松家,絕對不可以魯莽失信。」   松飛雪:「既然赫連公子可以先離開,我也會和畢掌門說清楚,當然,我會留下松福他們四人!」   尹玄苦笑一聲,再次搖頭道:「赫連氏位於關北,此役本就沒邀請赤峰赫連,赫連帛律來此純粹是意外經過與協助,本就沒算在戰力內,怎麼能和你背負的岱宗松氏名譽相提並論?再說,寒冬將至,北方天氣極寒,行程相當嚴峻,你是松家公子哥兒有人服侍、吃好睡好,你說要放下那四人幫忙,我怎麼能安心讓你跟著?」   「這……我……也是能吃苦,還有無論是是住店、禦寒衣物還是食糧,我都能代勞!所以、所以……我想想幫尹玄的忙!」   「只想幫忙?」尹玄無奈笑道:「那麼資助我等盤纏便可,來日再到岱宗償還便可,何必敗壞家族名聲跟我們到北方奔波?」   「我-」松飛雪啞口。   其實尹玄明白松飛雪所思所想。就尹玄觀察,松飛雪這人身體動得比思緒快些,所幸松氏教育有方,松飛雪思想正直,所做之事都是行俠仗義,沒有胡亂闖出什麼禍端。只是……和他們同行,對松飛雪的未來絕對有害無益。   有些事情不是兒女情長就能簡單改變,即使他清楚松飛雪對他別有心思,鐵震亦看好松飛雪這個人,他也不恐懼了,那又如何?水陣佈陣相當不易,和雨陣一樣身體極有可能陰陽失衡,鐵震是為了他好,但這麼做又對松飛雪好嗎?以常理而論,誰人會想幫忙這種自斷後路並與仙門百家為敵的事?赫連帛律氏赫連玎香後裔,理念受赫連玎香影響陰陽皆修,可是岱宗松氏不知是誰人後代,要接受陽非正陰非邪的理念,天土陰陽復衡之後,陰物不再生成,百姓便不再委託治妖驅邪,仙門不僅失去財源,仙術更是不復存在,那些仙門世家一夕之間將成為普通百姓。   想這兒,尹玄不禁搖搖頭,道:「松公子,雖然從蘭州到此處這幾日我兩雙方互相幫助、歡樂融洽,甚至在昨夜與清晨受松公子幫助,但往北一事非旁人能干涉,還請諒解。」   松飛雪一聽,神情悵然若失。不僅是尹玄的拒絕,就連『松公子』這種賓禮稱呼或許都是松飛雪難過的主因。   「我……我們以後……還能見面嗎?不,拜託尹玄等事情辦完來岱宗吧?我們約個時間?」松飛雪原本還猶豫不決,話到一半轉而堅定且急切。   尹玄含笑道:「好,來年我們把事情完成後再到岱宗拜訪。」嘴上雖說如此,尹玄非常肯定自己不會再在出現在那一家仙門中。   「就這麼說定了!」松飛雪喜出望外雀躍無比,從懷中拿出一只玉佩,拉出尹玄右手硬是塞到手掌中,道:「拿著這東西到岱宗,他們會好好款待尹玄。」   尹玄淺笑點頭,道:「重魄複合屍不好對付,晚上千萬小心些。」   「好。」松飛雪點頭應諾。   目送松飛雪離去,尹玄將自己窩在棉被裡。一日折騰下來,尹玄感覺自己累壞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尹玄聽到房門開啟,而後是一聲輕嘆。   來人看尹玄動作便猜到他怎麼處理松飛雪的事,而尹玄單靠這口嘆息,就能摸清來人心中想法。   尹玄悶在被窩裡悶聲道:「松飛雪的事就這麼定了,我不會改變主意。阿震也別跟松飛雪透漏我們的動向。」   「……好。」   尹玄感受到床墊緩緩下沉,肯定是鐵震坐到床旁。   「我跟松飛雪說,明年會去找他。」   「嗯。」   尹玄腦袋瓜兒覆上一隻大掌,尹玄瞇起眼享受那大掌來回輕撫,惹得尹玄腦門麻癢暈呼,但他必須把正事說完才能入睡。   「早上畢無痕來過……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明早寅時、他們回來前我們就出發吧。」   「好。」鐵震輕答。   尹玄感受到腦袋上的手又來回揉了數回,而後身上被單又裹得更加緊實。   須臾,尹玄進入夢鄉。   本以為一切將如尹玄計畫進行,孰料,深夜一股惡寒讓尹玄從熟睡中驚醒── (待續) =================================================== 終於要打小王啦!下週一定更!打鬥比內心戲好寫太多了! 現在覺得床戲也比內心戲好寫XDD 滿腦子都是聶逍和赫連帛律在車震的畫面和文字.... 害我這兩週都寫不好東西(牽拖) ======================= 連結為劇中兩次出現的玄真二胡樂曲/司空遙用琴翻奏的模板歌 原曲來自 犬夜叉-超越時空的思念 許多人拉奏和變奏(或各種樂器) 這是我最喜歡的版本(中間有段變調) 建議可以變成0.75倍速 更有韻味(可惜會有些音便的抖抖的) 也是我文字想表達的花開花落生命稍轉即釋的味道 做成卡農或許會成新一代絕世名曲(誠心期望有人把他做成卡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D8ep3wGUjg
p.s 卡農是一種編曲風格 不是一首歌 -- 望向無垠的地平線... 探往海的最深處... 尋覓風的盡頭... 或許 哪裡有我... 存在的 理由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3.139.165.19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0894046.A.78C.html
1月前
所以雖然不出去打!但是人家找上門來了?!鐵笛上門?
01/17 23:18, 1F

1月前
奇怪!我老覺得松飛雪就是軒轅...
01/17 23:19, 2F

1月前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盛竹如口氣)
01/18 20:07, 3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