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北之國-王子的招親儀式 (代PO)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小M)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3(301)
留言4則, 3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作者: 莫斯卡托 噗浪: https://www.plurk.com/dreamdeath --- 現任王儲諾恩王子招親無疑是北之國舉國歡騰的盛事,由王公貴族乃至市井小民無一不是蠢蠢欲動。不僅為擂台決鬥時的驚險刺激,也為王夫人選出爐後的慶典。 狄亞洛斯家族治國多年,歷代君主各有脾性和長短,但都深獲民心。 正因為如此,多數人民樂見這支血脈長存,而要達成這個目的,便不得不重視篩選王夫的步驟。 聽聞外頭傳來的鼓譟聲,身為主角的諾恩即使不懼面對群眾也免不了受到影響,忍不住來回踱步。 也不知繞了多少圈,一旁看不下去的白袍魔法師終是出聲,「殿下,別這麼緊張。」 「老師,那您緊張嗎?」 「我?為什麼要緊張。」 「哦……」男人的回答讓諾恩失落地垂下眉眼。 「如果不願意,也可以晚幾年再招親。」 這一回出聲的是同樣擁有一頭金髮,相貌和諾恩有幾分神似的男子。 「陛下這是在暗示殿下效法當初的您嗎?在招親當天臨陣脫逃,也就是尤萊亞陛下好脾氣,想辦法幫你圓了謊。」 年少時的糗事被提及,塞德里克睨了自幼一同長大的好友一眼,語帶威脅,「拜倫你平常有這麼多話嗎?」 「現在說話也犯法了嗎?」 「看來是時候修——」 你一言我一語,北之國的君王和首席魔法師之間的鬥嘴並不比孩童高上多少層次,最後打斷兩人的是前來提醒的侍從,「陛下,時間差不多了。」 「諾恩,你還有機會做選擇,我支持你的所有決定。」 「我早就已經決定了,在十八歲這一年招親。」諾恩衝一臉嚴肅的國王咧嘴一笑,隨即走在兩人跟前,率先步出讓侍衛向兩側拉開的大門。 站在看台邊,諾恩向聚集在廣場前的群眾揮手致意,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搭建於廣場中央的巨大決鬥台。 沒有過多的繁文縟節,儀式在國王的示意下正式開始。 為了孕育最優秀的子嗣,北之國對王夫的身份從不設限,也因為如此,前來求親的人數總是居高不下,職業別亦是由王公貴族到販夫走卒無一不缺。 北之國尚武,以能力為尊,篩選求親者的機制很簡單,便是決鬥。 將所有報名者隨機分組,進行一場又一場的對決,直到最後一人脫穎而出,再與王子比試。 此時,王子能夠親自出陣,也能指派代表應戰,不論最終勝利者是求親者或代表人,即是王夫。 決鬥並非廝殺,講求點到為止,加上兼顧效率,每一回合規定的對決時間只有七分鐘。 然而為了消化數百名的求親者,這場漫長的淘汰賽依舊到第三日午後方才迎來尾聲。 正在決鬥酣戰的兩人一人做騎士打扮,垂掛身後的披風印有北之國的紋章,而另一人則穿著特異服飾,顯然是來歷不明的外鄉人,男人並不常見的武器和招式使其一路過關斬將。一來一往兩人打得難分難捨,攻防的速度快得幾乎無法以肉眼看清,只聞「鏘!」一聲脆響,就見一道白影被擊飛出去。 緩過神的眾人一看,手中仍持有長劍的騎士立於決鬥台,勝負揭曉。 「最後勝出的是我們皇家騎士團的成員,恭喜他!」 第一稱號得以留在國內,朗聲宣布的主持人難掩興奮,「我們讓他稍作休息,等等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最終對決!」 站在看台上,受到鼓譟聲吸引的諾恩定睛一看,赫然發現映入眼簾的竟是一抹相當熟悉的身影,「卡爾?他怎麼會來?」 皇家騎士團的徵選和訓練十分嚴格,所有成員不論是品性、禮節、武藝無一不是萬裡挑一,一個個都深受姑娘們追捧歡迎,而卡爾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正因為如此,諾恩怎麼也沒想到卡爾會報名求親。 「怎麼?他不符合殿下的心意嗎?」 「符合我心意的人根本沒有上場。」 發出一聲悶哼,諾恩怒瞪油鹽不進的拜倫一眼,沒能分辨對方究竟真的遲鈍如斯,又或是故意裝傻。 「那麼,殿下決定好守擂的人選了嗎?」 「我——」 還沒等諾恩把話說完,眼前的光線便沒預警地一暗,「什麼?」諾恩皺緊眉頭,連忙護著雙眼揚首查看,就見一抹不知名的黑影遮蔽了陽光,天色頓時暗下大半。 在此起彼落的驚呼聲中,原先不過如太陽般大小的黑影逐漸因靠近而變大,威壓挾帶著強風,掀起的飛沙走石逼得眾人忍不住抱頭。 好不容易風勢趨緩,諾恩甫一睜眼就見熟悉的身影正由巨大的黑龍後頸一躍而下。 「父親!」 迎上前去,諾恩一把抱住有些日子不見的昆汀,親暱地行了一個貼面禮。 「我來晚了嗎?」 「儀式從前天開始,剛剛求親者都打完一輪了,還不晚嗎?」膽敢出言調侃親王的自是北之國的現任君主,雖說塞德里克眼神故作嫌棄,卻沒推拒男人攬上腰間的手和落在唇邊的吻。 「至少趕上為諾恩守擂了。」 「說得像是你符合資格似的。」 「為了兒子,打破規矩算得了什麼。」 昆汀雖身為北之國的親王,但同時也是鄰近地區的小領主,為了就近管理領地,昆汀長年輪居於兩地。 如今昆汀特意趕赴現場除了心疼兒子,亦是要利用龍騎士的威嚴鎮場,以免有心人士打擾儀式。 見雙親又開始鬥嘴,諾恩連忙出言打斷,「我已經決定好人選了。」 「誰?」 諾恩話音方落,就聽身旁兩人異口同聲地追問。 「我,我自己上場。」 衝面露擔憂的雙親綻開笑顏,諾恩回頭盯著不發一語的拜倫定定看了半晌,這才在侍衛的簇擁下走向決鬥台。 騎士團的訓練向來紮實,先不論卡爾學藝精湛與否,對方能夠在數百人中脫穎而出定有其過人之處。 但諾恩不畏戰,不止為家族的榮耀,也為心頭惦惦念念的那一人。 金髮的王儲擺手拒絕鎧甲,一身輕裝在歡呼聲中站上決鬥台,諾恩將目光掃過下頭一張張激動亢奮的面容,最後落在即將交手的對手身上。 劍術同樣是王儲訓練的重要一環,雖說與騎士團訓練的時間錯開,但諾恩總少不了和眾成員打照面。 「諾恩殿下。」 諾恩微微一笑,「素來聽說你是團裡數一數二的高手,一直沒有機會和你討教,今天倒是撞上了。」 「屬下冒犯了。」 「還請賜教。」 金髮的王儲回以一禮,將繫在腰間的長劍出鞘,劍尖直指卡爾。 沒讓諾恩等待太久,卡爾便已發招。 望著手持長劍直劈而來的男人,諾恩矮下身,以劍格擋的同時順勢回以一記斜砍,碰撞的劍身發出一聲又一聲清脆聲響。 畢竟比不上經驗老練的騎士,不過幾招來回,就見金髮的王儲逐漸顯出頹勢,面對卡爾益發凌厲的攻勢數次避得狼狽。 虎口因連連接招而陣陣發麻,諾恩清楚自己技不如人,卻全無退意。 凝神深吸一口氣,穩住被打亂的節奏,而後握緊手中的劍柄,一改守勢,舉劍進攻。 不是沒有看見襲向腋下的白光,然而諾恩不退反進,搶在對方得手之前,將劍刃抵上卡爾毫不設防的頸項。 一時間四目相對,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卡爾,「是我輸了,果然殿下棋高一著。」 「承讓。」 方才特意賣了一個破綻方能以險得勝的諾恩呼吸紊亂,滿腦子裝著與利刃擦身而過的驚險和計策成功的歡喜。 負責宣判的侍從似乎也詫異於這個結果,怔忡片刻這才想起要出聲,「勝、勝利者是諾恩王子!」 依照招親規定,倘若由王子勝出,則可任意欽點下一名決鬥對象,直到王夫出爐,換句話說,只要王儲本身劍術足夠高超,在這門婚事中便具備絕對的話語權。 然而實務上,這種情況卻鮮少發生。 陸續清醒過來的群眾爆出驚喜的歡呼,無人再將注意力放在落敗的卡爾身上,一雙雙眼睛興致昂然地盯著決鬥台中央的年輕王儲,畢竟沒有什麼比強勁的領導者更讓臣民驕傲。 「那麼,請殿下欽點對手。」 「拜倫‧海頓,來打敗我吧。」 回過頭,諾恩揚首對始終傳來灼熱視線的方向如是說道。 這句話幾乎與示愛無異,一時間群眾幾乎不知該為諾恩大膽而喝采,還是該為其指定魔法師做對手而震驚。 至於掀起騷動的始作俑者,則在陽光下笑得肆意張揚。 相對擠滿人潮的廣場,除了兩名侍從,僅止安排四張座位的高處看台顯得寬敞不少,而這也讓塞德里克的感嘆格外清晰,「這孩子到底像誰?」 將一切盡收眼底,清楚自己兒子的脾性,塞德里克對於諾恩的行為有幾分詫異,卻又不至於不過意外。 「這麼固執,不是挺像你的嗎?」 「滿腦子鬼主意,是像你吧?」 白了一眼故意擠眉弄眼的伴侶,塞德里克這才將目光轉向在霎時間成為群眾焦點的男人,「你的回答呢?」 諾恩對拜倫那點明晃晃心思不是藏不住,而是壓根不想藏,狄亞洛斯的血統之於諾恩是幸也是不幸,肩負繁衍重責的繼承人無法自由選擇婚配對象,過往歷史中也不是沒有國王在誕下子嗣後便將沒有感情的王夫趕出國境。 如今諾恩循著禮法打敗求親者,開口就向年齡大上一輪的首席魔法師示愛,似乎也不至於太過驚世駭俗。 * 「拜倫?這名字怎麼那麼耳熟?」 「你這豬腦袋,拜倫是國王身邊那個首席魔法師啊!」 「魔法師?不過看他弱不禁風的樣子,提得了劍嗎?」 「呿、這還比什麼?」 「殿下為什麼指定他,明明隨便一個都比他好……」 耳邊傳來一句又一句的質疑,黑髮的魔法師沒有多做解釋,只是迎著群眾的視線,慢悠悠地走上對決台。 「老師,你來了……」 「殿下注意場合。」 目光掠過諾恩隱隱泛紅的眼眶,拜倫暗嘆了一口氣,心情有些五味雜陳,饒是再能洞悉先機,拜倫也料不到會有站上對決台的這一天。 群眾只道王儲任性妄為,卻不知諾恩費了多大的勇氣去賭,賭自己並非無動於衷。 「拜倫閣下……需要為您準備長劍嗎?」 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隨從,拜倫的態度如常,「好,謝謝。雖然沒有明訂一定要以武力分勝負,但我還是入境隨俗吧。」 「老師其實你不用——」 「我樂意。」 凡事都有選擇,當拜倫選擇不讓他的王子難堪垂淚的同時,便同樣選擇面對長久壓抑的醜惡欲望。 拜倫既然選擇站上決鬥台,就沒打算輸,不僅要贏,還要贏得讓人心服口服,為了證明諾恩沒有看走眼,拜倫甘願選擇相對麻煩的方式來證明。 由侍從手中接過沉甸甸的長劍,拜倫雖不至於拿不動,但要揮動這明顯不稱手的武器卻顯然做不到。 然而拜倫依舊一臉淡然,分神朝擔憂的諾恩投去安撫的目光,同時動作不算利索地將劍刃抹過掌心。 「老師你的手!」 拜倫將血流如注的左手平舉在空中,口中默念發音晦澀難辨的咒語,當最後一個音節完成,就見即將滴落對決台上的血珠忽然靜止不動,懸浮於半空。 接著毫無預警地,強烈的風壓以拜倫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出去,頓時將沒有防備的群眾吹得東倒西歪。 「咦!那是誰?」 「怎麼有兩個魔法師?他們長得一模一樣!」 一時間驚呼四起,只見金髮的王儲瞪大眼,同樣感到詫異,「老師,這是——」 「我用水氣凝塑而成的使役,可以看成具象化的法力,他會替我出戰。」 拜倫話才剛說完,全身呈現半透明狀的男子便向諾恩見禮,舉劍出擊。 精準控制使役並不輕鬆,因此拜倫不願戀戰,驅使持劍的使役連連進攻,上劈、下劈、橫劈、刺擊招招不留餘地。 和對戰卡爾時相比,更加頻繁的交劍讓諾恩無從招架,失誤增加的結果便是讓這場壓倒性的比試越快劃下句點。 不過眨眼間,就見諾恩手中的長劍因為擋不住一記頂擊被挑飛出去,停不住退勢的諾恩則是讓拜倫接得滿懷。 「我輸了?」重新站定的藍眸主人依舊傻愣愣的。 「對。」 「你贏了?」 「對。」 「太好了!」 拜倫還來不及取笑年輕王儲的反應,便猝不及防地讓回過神的諾恩一把抱住。 失守的面頰被連連啄吻,拜倫就聽迫不及待的諾恩如是催促,「還不快點宣布結果!」 「諾恩王子的王夫人選出爐了!拜倫‧海頓親王將與諾恩王子擇日完婚!」 儀式順利落幕,這一日將被史冊紀錄,但對於人民來說緊接著為其五日的慶典才是最重要的。 * 魔法師向來喜靜,拜倫趁著無人注意便悄悄溜出熱鬧非凡的宴會,怎料尚未走遠,就聽熟悉的男聲追在後頭響起,「老師、老師等等!」 「嗯?」 「老師,你怪我嗎?」 「怪你什麼?」 「怪我把你拖下水,他們還說了那些話……」 聞言,拜倫發出一聲低哂,「我不是沒有自主能力的孩子,若是不願意,我大可留你一個人在台上。」 只見方才乘著低落的黯淡藍眸猛地一亮,「所以、老師你……你也喜歡我嗎?」嘴上問得直白,絞弄衣襬的手卻出賣了諾恩的忐忑。 「你說呢?」 「所以,老師願意和我生小孩了嗎?」 不知是因為關係已定,又或是因為酒意誤人,諾恩的態度比平日更加大膽。 「我們還沒結婚呢。」 「那……接吻可以嗎?」 「這裡是唔、別……別在走廊嗯……」 拜倫根本沒有拒絕的機會就讓沉不住氣的王儲吻住,不願細想自己究竟是推不開,還是不願推開,拜倫已循著本能摟緊較自己高大卻總愛撒嬌的未婚夫,回應那由自己手把手教會的吻。 「老師……我濕了……」 捂著額角,北之國的首席魔法師迎來新的人生難題,年輕的未婚夫太過熱情可人,自己是否真能遵守向陛下和昆汀親王許下的承諾,熬過大婚以前的種種誘惑。 * 招親結束啦!!! 然而老師一樣要禁慾wwwww 因為滿喜歡國王和親王,所以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一直加戲XD 若有問題歡迎提出,也歡迎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dreamdeath 照慣例感謝版主協助代PO~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72.118.179.188 (美國)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0930810.A.116.html
1月前
老師壞壞!喜歡又不肯承認,還負責開發小受的身體…
01/18 11:18, 1F

1月前
…真香!
01/18 11:18, 2F

1月前
推..直白好!老師要教到底才是好老師...上
01/18 22:14, 3F

1月前
老師還包生子
01/19 22:51, 4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