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我沒想喜歡你|Ch.26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不精明)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0(000)
留言0則, 0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連著三通電話,把賴正真從甜蜜的睡眠中拉回現實,迷迷糊糊地從床頭將手機拿起來,連螢幕也沒看就接了起來,聲音還帶著濃濃的鼻音:「……喂你好?」 「早安。」 充滿朝氣的少年嗓音從左耳傳到右耳,讓他只覺得有些頭疼,按著額角努力辨別嗓音的主人,過了好一會才打了個呵欠開口:「怎麼了?」 「我買了早餐,要一起吃嗎?」謝子揚站在路邊,仰頭看向賴正真租屋處的窗戶,好像能看透那片玻璃一樣,聲音帶著藏不住的愉快。 相對於謝子揚的興奮,賴正真只是抓了抓頭嗯了一聲,先往地上掃了一眼,確認林司凱的位置後下床,往浴室走準備梳洗。 手機倒是沒掛,只是聲音依舊懶懶的:「你買了什麼?」 「上次你說好吃的那家蔥肉湯包。」 「謝謝,不過……一、買了才問有點先斬後奏,二、林司凱昨晚睡我這所以,你可以走到巷口再幫我隨便買份早餐給他嗎?我等等洗把臉就下來。」 謝子揚的聲音似乎頓了一下,而後才開朗地應了聲好。 睡意連同冷水一起流進下水道,這時賴正真才終於慢慢清醒過來,一手撐著流理台,呆呆地望著鏡中的自己,敞開的睡衣領口還有謝子揚前天留下的吻痕,雖然退得已經差不多了,在過於白皙的肌膚上卻依舊突兀。 緩慢的思緒終於在醒來後的十來分鐘開始運轉起來。 謝子揚說了什麼?喔,他說了他買了早餐,早餐?啊對我們交往了,這就是所謂的愛心早餐嗎?他剛剛的聲音似乎有點緊……因為林司凱嗎?因為我說林司凱在我家?也是啦林司凱說過謝子揚甚至還會瞪他…… 輕緩的甜蜜這才追著賴正真遲鈍的節奏湧上,在胸口搖晃了一陣後沉澱。 他走出浴室,將睡得差點撞到頭的林司凱用手托著往內移了一下,從鞋櫃裡撈出一雙夾腳拖,三步併作兩步地往樓下跑,整個人力道不小地砸進剛剛買完三明治又折返的謝子揚懷中。 「我不知道司凱學長有沒有不吃的東西所以我買了……」 「你剛剛不高興嗎?」賴正真打斷了謝子揚的話,眼睛眨了眨,手輕輕覆在對方的手上輕輕滑過,而後將對方手中的湯包整袋提了過來。 謝子揚似乎頓了一秒,閃避著賴正真的視線回嘴:「……我沒有不高興」 說是沒有不高興,表情卻格外僵硬,賴正真無奈地笑開,伸手戳了戳少年蹙起的眉頭,放緩聲音開口:「不高興要說,不要憋著,我不想之後才花時間跟你翻舊帳。」 聞言謝子揚似乎身形頓了一秒,而後才低聲輕喃:「……我只是吃醋了。」 說完,又趕忙補充:「我知道你們之間沒有什麼,我只是……」 「我知道。」賴正真舉起湯包,在少年的臉上燙了一下,而後笑著開口:「我會試著調整距離,但司凱是我重要的朋友,我不能跟你保證什麼,只是如果你要,我可以隨時給你一個抱抱。」 謝子揚莫名地覺得對方只是在哄自己,不是在哄一個男朋友,而是哄一個小孩似的,心裡難以言喻地滑過一絲彆扭,而後輕輕地漾起一陣甜。 不妨礙他開心,至少知道戀人的眼裡有自己。 見對方的小脾氣收拾的差不多了,賴正真便轉身帶著謝子揚上樓,直到門前才像是想起什麼般掏了掏口袋,將一串鑰匙放進對方掌心。 「不知道你會不會開心一點,我家的備鑰,只要你有。」 謝子揚壓了壓忍不住上揚的嘴角,撇過臉嗯了一聲,開心又硬要裝成熟的反應惹得賴正真只想笑,最後也不管對方直接開門。 大概是聊天的聲音太大,隔著門吵醒了林司凱,兩人進門時正巧迎上林司凱的視線,後者還有些半夢半醒,模模糊糊開口:「……欸你怎麼從外面進來?」 「去買早餐了。」賴正真四兩撥千斤地開口,腳簡單掃過地面清出位置,思考過兩天該整理家裡,可以把謝子揚當免費苦力,而後安置好謝子揚跟林司凱的位置後,就從冰箱拿出了瓶果汁、捧著幾個馬克杯走過來。 他將印著紫色花紋的馬克杯遞給謝子揚,印著藍色花紋的放在自己眼前,然後遞給林司凱一個純白的馬克杯。 其實也不能說純白,杯底還印著上次附近里長候選人的號碼,只是他後來沒有選上。 謝子揚慢條斯理地拿出兩盒湯包,從廢紙堆中抽出兩張廣告單墊在桌上,一盒放在自己眼前,另一盒放在賴正真前面,然後將加蛋蔥抓餅跟蛋餅都遞給林司凱。 就是眼瞎了都知道自己介入了情侶的愛情早餐中,林司凱的視線從賴正真身上移到謝子揚身上,乾乾地說了句抱歉。 賴正真拍了拍對方,說了沒事,而謝子揚也搖頭說沒關係。 林司凱卻覺得熱騰騰的早餐怎麼吃都吃不太下。 說句實話,他真的很討厭這樣,就算對方真的不介意,可處在情侶間就是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割離感,生生在彼此間劃出一小道鴻溝,要大不大,有些人可以若無其事,可林司凱不行。 他吃得很慢,好不容易才把蔥抓餅吃完,將蛋餅的蓋子闔上綁上橡皮筋,將錢拿給謝子揚後就找藉口離開。 人在的時候覺得吃醋,一離開又覺得做錯了事情,謝子揚有點坐立不安,感覺自己介入了戀人的人際關係,有點唐突。 可賴正真只是看了一眼被關上的門,默默將自己盒裡的薑絲夾起塞到對方的盒子裡:「我不吃薑絲。」 「……要去找一下司凱學長嗎?」 「不用。」賴正真夾起湯包,先是咬了一口底部,將充滿蔥香的滾燙湯汁吮個乾淨,才一口咬下,邊燙得直呵氣,邊夾起下一個。 直到吃完,才終於拿起杯子喝飲料,聲音聽上去有些模糊不清:「雖然每個人多少都會在意,可他也知道這只是小事,跟我說吧太誇張,不說心裡又彆扭,我以前也常這樣。」 謝子揚抬眼,注視著賴正真,意識到對方第一次跟他談到過去,好像終於更加貼近了彼此。 賴正真戳著盒裡剩餘的薑絲,眼神盛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就不是常有那種嗎?一群人玩在一起,可也不知道為什麼,約出來玩的時候,有些人總是會「無意」地被略過,說真的,人也不會有多大的惡意刻意,真的就只是忘記,所以就說下一次一定約你,然後下一次又下一次,漸漸地就會覺得,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裡……」 「可偏偏你也知道對方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身邊有很多人,而你沒有,你不想生他的氣,可是心裡也過不去,然後就走了,最後被說難搞或叛逆。」 賴正真放下筷子,躺在了地上,手臂掩著眼睛悶悶開口:「林司凱很在乎朋友,所以我想他會特別在意,如果他跟我說,我會試著調整,可是如果他不跟我說,我也不能說什麼,可能是我的行為讓他覺得自己如果開口,反而會被疏遠……」 說實話,謝子揚其實不明白賴正真或是林司凱,對於朋友之間過於細膩的離別與情緒,或許是因為自己一直身邊都有人來來去去,他看得很淡也看得很輕,知道一定會有新的人所以從未在此煩心。 甚至,他還是當人說出自己感到被忽視時,想都沒想就拋出一句都是你想得太多鑽牛角尖。 現在想來,後來那些人都走了,不夠執著的人也走了,回頭一望,自己身邊雖然有許多人,卻從來不夠長久。 乍看上去,確實只有林司凱特別愛纏著賴正真,可賴正真也以自己的方式在顧慮對方的心情。 謝子揚忽然有點羨慕,抱著抱枕就躺在了賴正真身邊,笑笑望著對方。 知道對方想要鼓勵自己,可看上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讓賴正真突然一陣無名火燒上來。 捏了對方的脖子好幾秒直到通紅,才起身若無其事開口:「好了先收東西,免得晚點長蟑螂。」 收拾完兩人出門正好趕上第一堂課鐘響,賴正真跟謝子揚彎腰避開教授視線來到老座位,卻發現只有坐著彥睿。 整整兩堂課,林司凱都沒有出現,下午的兩堂課也沒有出席。 賴正真嘆了口氣,傳訊息給對方。 ──今天的課都沒有點名,但是有報告,我等等傳給你 沒有已讀,理所當然也沒有回應,直到晚上十一點才跳出通知。 ──謝謝,抱歉 賴正真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將文字刪了乾淨,這種時候總是最煩的,而其中讓人看了生厭的正是怎麼樣都繞不過去的自己。 給對方一點空間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03.204.113.2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1277900.A.E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