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霸總和他的狗男人-黑化-13(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無聊種子)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102)
留言3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番外-黑化-13(限) #虐 #BE 防雷頁 如果心是一個容器,它能承載多少東西?   唯你一人而已。   我只有你而已……         「哈啊……哈……嗯啊……」   呻吟聲斷斷續續從昏暗的房間中傳出,床上兩個男人的身影交疊著,汗水淋漓,身體的交合處不住地傳出淫浪的水聲。   「阿灝……」方昭齊吻著身下那人如玉瓷般精緻的臉頰,帶著情慾低沈著嗓音在那人的耳邊低語:「我是真的很喜歡你……」   江程灝臉上佈滿情慾的色彩,聽聞他的話,卻只是將頭撇開,閉上眼,只管享受身下火熱的摩擦帶來的高潮,對於方昭齊期望回應的眼神視若無睹。   方昭齊的眼神從期待轉為失落,又從失落轉為憤怒,他緊抓著江程灝腰不讓他逃走般,身下開始用力貫入,像是要搗毀這個人般動作劇烈粗魯。   「呃嗯……」江程灝皺著眉承受他如暴風般的侵入,痛感加劇幾乎凌駕於快感之上,他只是倔強地咬著下脣,不發出任何一聲求饒的聲音。   方昭齊很快在江程灝體內宣洩而出,隨即疲軟地將整個人壓在江程灝身上。   他知道江程灝不會拒絕他。   人人都以為江程灝孤高清冷,只有他知道他拒人於外的眼眸下的心軟。   起初他只是好奇,覺得捉弄像江程灝這樣高高在上菁英份子很有趣,江家有錢有勢連他們方家都遠遠不及,江程灝理應比他們這些世家子弟都更有資格驕傲自大、玩世不恭,但江程灝沒有,反而像是在嘲笑他們這些人般,不管成績、品格、學業上都表現得如此完美,幾乎無懈可擊。   他高高在上,彷彿老天將一切的美好都給了他。讓人嫉妒,讓人不甘,所以小時候他喜歡欺負他,看他高處跌落,渾身泥濘的樣子,好像就不再那麼完美、那麼遙不可及,好像就跟他一樣,是個平凡人。   可是偏偏他的眼神是如此清澈,不染煙塵般,清明透亮,不管跌倒多少次,那雙眼總是堅毅不屈。   然後他開始慢慢喜歡上他的眼神,想要成為他眼中佇留的身影。   他刻意接近他,一步步挑戰他的底線,一步步走入他的生活,直到他再也不抗拒他的接觸,直到他成為江程灝身邊最近的人。   可是即使那麼近,他得到他了,但他那雙清冷的眼眸中似乎沒有他的身影。他從未聽他說一句喜歡他。   江程灝不舒服地推開他的身體,起身走進浴室。   沒有擁抱、沒有情人間親密的情話,他和他就像是例行公事般,作愛,梳洗然後各自離開。   「我要結婚了。」方昭齊在江程灝出來時,看著他俊秀的面容,冰清無波的眼睛,突然說道。   結婚這件事其實還沒完全定下,但他就是很想知道他的反應。   高中時,因為某個人突然的出現,讓他意識到自己對江程灝的佔有欲。   在某個人出現前,他一直把江程灝當成一個可以耍著玩的對象,反正江程灝身邊沒有其他人,他可以慢慢玩,像備胎一樣。   但某個人的出現,讓他發現原來江程灝笑起來可以那麼溫柔,那眼神也不再冰冷而是溫和溺愛,卻都不是給他的。   當下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嫉妒。   好像長期以來獨佔的心愛玩具被人搶走般。   他想搶回來,又不能作得太明顯,所以他慢慢設計、一步步間離……終於在江程灝身心備受打擊的那一天,誘哄拐騙,半強迫地將人帶上了床。   雖然不是很好的開始,但他終於得到他了。   最後也如願地和他有了一段像交往的時間。   他發誓交往之初,他真的有想好好地對待江程灝。   但他始終看不到江程灝對他像對某個人一樣,溫暖的眼神,溺愛的笑容。   時間久了,他也膩了,嫌江程灝呆板無味,然後找了下一個對象。   他們很快地分開,但一段時間後他又會想起江程灝,然後又回來找他,江程灝每次都會無條件地接受他回來,他也就愈來愈肆無忌憚。   現在想起來,江程灝之所以可以接受他與他之間的分分合合,或許就是因為江程灝始終沒有將他放進眼裡的緣故。   如同此刻,江程灝眼神閃了閃,清清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嗎?恭喜你。」   他一陣窩火,沒好氣地說:「你就沒別的話說嗎?」   「結婚日子定了嗎?我會送賀禮給你,你想要什麼?」江程灝依舊雲淡風清的回答,好似此刻談論的只是一個普通好友的婚禮,卻忘了他剛剛才跟這個說要結婚的人上過床。   「江程灝!我說的是我要結婚!是我!」方昭齊突來的怒火,吼得江程灝一愣。   「我知道是你,我不就是在問你什麼時候嗎?」   方昭齊突然有股衝動想掐死眼前這個總是冷靜、總是不將他放在眼底的人。   他也差點這麼作了,他的手已經放到江程灝那纖細脆弱的頸子上,只要再用力……   急促的門鈴聲卻在此刻響起,如催命般直響個不停。   方昭齊放下了手,和江程灝同樣困惑地看向門口。   這裡是方昭齊的私人住所,地點離市中心有點距離,是新建華麗的大樓,有十分完善的保全,隱密性極高,沒有人知道他在這裡有房,是他特地選來和江程灝幽會地點,畢竟以他和江程灝如今的身份,這樣的關係是不能曝光的。   所以不可能有人可以不經通報直接到門口按門鈴。   門鈴聲響個不停。逼得方昭齊不得不去門邊的監視設備上看看來人是誰。   螢幕上顯示出一個高大的身影,溫和有禮地對著監視器笑了笑,「我來接小少爺回去的。」   方昭齊如見鬼般後退好幾步。   又是他!那個某人!   他曾經以為在他得到江程灝後,這個某人會知難而退、會傷心離去,畢竟他不會看錯,某人看江程灝的眼神是熾熱的愛火。   但那個人沒有,他依舊站在江程灝身後,像隻忠心耿耿的狗一樣。   「泰坦?」江程灝已經穿好衣服跟著來到門口,也看到了門口的監視畫面。   明明隔著一扇門,從門外完全看不到裡面,也聽不到裡面的說話聲,但門外的泰坦卻好像感知到江程灝正看著牠,抬頭對著監視器揮了揮手。   江程灝的眼神整個變了,沒了方才的冷靜,有些慌張、有些不知所措,四下尋找他剛剛脫下來的西裝外套。   這瞬間的轉變,方昭齊看在眼裡,這些年的疑問,現在他終於懂了。   江程灝的眼裡還是只有那個某人,那是他永遠也無法取代的存在。   真的太可笑了!他一直以為是他在玩弄江程灝,沒想到最後他才是被江程灝玩弄的那一個。   他一把抓住江程灝的手腕,忿忿地說:「江程灝,你耍我?」   江程灝猛地一愣,滿是不解:「我耍你什麼了?」   方昭齊太用力,抓得他的手腕發疼,江程灝微微蹙起了眉頭。   方昭齊還來不及說話,門口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方昭齊嚇了一跳,回過頭,泰坦已經走到他身後。那雙眼陰暗深沈得令人心驚。   「門沒鎖,我就自己進來了。」不等方昭齊開口,泰坦立即送上解釋。   被泰坦一個搶白,方昭齊頓時沒來得及細想。他家的門用的是高級的電子防盜鎖,一關即鎖,怎麼可能忘了鎖門。   泰坦的手已經放在了方昭齊的手上,逼得方昭齊不得不放開江程灝。   「小少爺,我來接您回去了。」泰坦向江程灝微微地一行禮,像個完美的紳士一般。   然後江程灝找了半天找不到的西裝外套,不知怎地就出現在泰坦手上,被泰坦輕輕地披在他肩上。   方昭齊此刻才像是回過神,直瞪著泰坦,氣道:「幹你媽的泰坦!你還真他媽的是條忠狗,主人到哪你就跟到哪?連這裡你都找得到?你這麼愛你家少爺,幹嘛不上他?……」   方昭齊罵到一半突然止了聲,臉色僵硬難看,手開始抓向脖子,呼吸困難。   江程灝馬上反應過來,喊道:「泰坦,住手!」   空氣重新回到方昭齊的肺臟中,方昭齊扶著脖子,跪在地上忍不住一陣咳嗽。心裡一陣後怕,他不知道剛剛是怎麼回事,但他看到泰坦的眼神,是想將他殺了的恐怖,如果不是江程灝即時阻止的話……   「泰坦,我們回去了!」為了避免方昭齊再說出任何話激怒泰坦,也怕泰坦在一怒之下妖的身份曝光,江程灝趕緊拉著泰坦的手準備出門。   泰坦定了下神,恭敬地回答:「好。」   臨出門前,江程灝又像是想到什麼轉頭對著還在地上的方昭齊說:「你結婚的時間定了再通知我吧!以後也別找我,好好地對待你的妻子。」   方昭齊看著江程灝毫無留戀般的背影,心有不甘,還想追上前去,卻突然對上一雙冰若寒霜,闇紫色的眼瞳,那不像來自人間的眼神,瞪得他一陣心慌恐懼。   怎麼可能有人有這樣的眼神,那種讓人打從心底畏懼害怕的眼神。   那個人……真的是人嗎? #####    當了那麼久的炮灰,也該給方渣渣當一回主角解釋一下了…… 然後這一解釋又給我混了3000字出來… 這個番外何時是個頭啊~~唉……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2.222.2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4382594.A.AA9.html
1月前
默默覺得這種為了逃避只給肉體的NTR也很香……(遮
02/27 12:03, 1F

1月前
臉)
02/27 12:03, 2F

1月前
好像...是挺香的...www
02/27 14:16, 3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