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閒魚大架、拾壹(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禪狐☁)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8(801)
留言9則, 8人參與, 4周前最新討論串1/1
後半部有人魚PLAY,慎。 閒魚大架、拾壹   饒是性子急的陳雍也曉得有些事急不得,他先把那石榴紅的布包收起來,關心 于清墨昨晚睡飽沒有,于清墨有些莫名其妙瞥他一眼說:「睡飽了,怎樣?」   陳雍又問:「那你想不想吃些點心?我昨天買了些擱在食櫃裡,還有仙子送的 茶還沒喝,要不要煮些來?」   于清墨聽他說了一堆,很快就明白陳雍是想討好自己,要笑不笑的揭穿他說: 「你就是想上我罷了,何必搞這些有的沒的?」   被戳破心思的陳雍有些窘赧:「我是想讓你開心點。」   「我看起來有不開心麼?」   陳雍嘿嘿笑兩聲,被于清墨盯著就心跳變快,他暗道自己怎麼對這人越來越患 得患失了,以前可是說做就做,哪來這麼多囉嗦廢話,他眨了眨眼說:「我怕你以 為我只是想上你。」   于清墨微微偏頭笑問:「那不然你讓我上?」   「還是我先上吧。」陳雍決定不要太客氣了。   于清墨遣走了院裡的下人們,吩咐他們沒有喊就不要到東廂來,做完這些回頭 問陳雍說:「好啦,你想在哪裡玩?」   陳雍牽著于清墨在院裡逛了會兒,看到一棵古柏攀著許多正在開花的藤蘿,雖 然那淺紫花穗開得不多,但只要微風吹來就能聞到濃郁香氣,一旁還有支撐那些藤 枝的棚架,他說:「搬張躺椅來吧。」   于清墨去喚下人搬了張花梨木的春椅過來,這類躺椅形制都差不多,能坐能躺。 他坐到那躺椅上,陳雍踱到他一旁彎腰與他親嘴,但只是蜻蜓點水的碰了碰,感覺 陳雍意外的收歛。   陳雍摸了下于清墨的臉龐說:「我想看你自己來。」   于清墨輕哼一聲,低頭解開衣衫,自己看自己沒什麼意思,不過他敏銳察覺陳 雍的氣息略沉了些,自己也因而有點興奮,於是比平常動作還要緩慢的剝開衣物, 將精實的上胸裸露出來。   陳雍嚥了下口水,還沒變成人形以前,他實在難以理解跟體會其他喝奶的族類 對乳頭有什麼追求,化作人形以後本來對此也沒什麼想法,但他接觸過的男人似乎 都很熱衷玩弄別人的胸,不是對象是男是女,而他開始充滿興趣則是于清墨的緣故。   都怪于清墨老是執著欺負他的胸,害他也想以牙還牙,不知不覺好像挺喜歡這 些事,哪怕于清墨的乳頭根本沒看頭,那麼渺小平凡,可他偏偏也喜愛得很。   于清墨往椅背躺靠,陳雍跨坐上來,美玉雕琢般的修長手指覆在他偏黑的胸口, 稍微攏指抓揉,他望著陳雍時,對方也抬眸和他對上眼。「唔嗯。」陳雍的手溫讓 他感到舒服,低吟了聲,好像陳雍的褲襠也越來越熱,微微隆起,他想坐起來去摸 陳雍的男形,被陳雍撥開雙手擋下了。   「先躺著就好。」陳雍嗓音溫柔低沉,取出那小布包裡的乳夾在于清墨面前晃 了晃金鈴鐺,金球裡的銀魚碰出悅耳輕響。   于清墨枕著自己一臂躺著休息,一手靠在椅臂上,他的乳尖讓陳雍挑逗了會兒 已經突起,他的乳暈也不大,但色澤更深,乳粒反而淺色嬌小,陳雍說它們可愛, 雙手拈著那兩點搓揉不休。   「唉。」于清墨閉眼吁氣,低聲喃喃:「何時要掛上那物?」   陳雍笑了聲。「這就來。」他拿了一隻乳夾對著于清墨的乳粒蹭了幾下,再將 突起的小乳粒嵌進金圈的小缺口,那是純金所製,只要用手就能施力夾住。   「啊。」   「疼麼?」陳雍小心翼翼問他。   「還好。」于清墨睜開眼望著陳雍,再挪眼去看自己胸前,左側胸前掛了個金 鈴鐺,在陽光下特別耀眼。   陳雍喉頭滾動,讚美道:「我看這金色的更襯你。清墨,你這樣真好看。」說 完他低頭含住于清墨還空著的右側乳尖吸吮,于清墨的呼吸變得壓抑,可是底下的 陽物早已脹大抵在他屁股下。   「你精神真好。」陳雍說完,臀肉壓著于清墨那物,腰肢稍微前後搖擺,臀肉 就這樣壓輾于清墨的肉根。   「混帳。」于清墨沉啞低罵了句,臉上卻是眉眼俱笑,顯得風情萬千。   陳雍嗅著醉人的花香,覺得眼前俊美青年更是魅誘,他又將于清墨右邊那乳頭 捏起一些肉,湊上唇輕輕嘬了幾口再夾上金圈,然後挺起身撥弄鈴鐺賞玩。   小魚啷啷輕響,黑皮膚的青年則悶悶呻吟。   「陳雍。」于清墨輕喚,伸手勾過陳雍的頸項索吻,陳雍背著光,上方是攀滿 藤花的棚架,周圍是古柏木和其他修剪過的松柏林景,天空有些浮雲飄來,他和陳 雍在藤花香氣裡吻得難分難捨,不知何時飄起了細雨。   無聲的雨絲讓他們倆的衣衫顏色又深了些,黑白相纏的肢體也裹上一層若有似 無的水光,但誰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他們原本就是魚精,遇了水就玩得更歡快 了。   「更硬了。」陳雍又用臀肉去擠壓于清墨的陽物,于清墨推開他粗喘著,他追 上去捧起于清墨的臉急切舔吻,甚至輕啃其顴骨,也含著于清墨的唇瓣吮咂。   「唔,你。」于清墨的話語被陳雍的親吻堵得斷斷續續:「你、要做麼?要就、 快些。」   陳雍笑呵呵跟他講:「先前都是你慢慢調情,這會兒我也想慢慢來,你不是就 愛這樣?」   于清墨抬眸睨人,冷哼一聲,陳雍撥著他胸前鈴鐺,他低頭多瞧了一眼感覺有 些害臊,下巴忽然被陳雍抬高,陳雍開心得彎了雙眸跟他講:「你害羞的模樣真可 愛。清墨,你真好看。」   于清墨稍微後退,別開臉說:「你不嫌棄我黑?」   「怎麼會?一堆人都愛皮膚雪白的,可我偏愛你這樣。」陳雍用手指捏起于清 墨的胸口肉,偏小的乳暈也被捏得隆起,上面細微疙瘩也能瞧仔細,他揉著它們玩, 鈴鐺隨之輕晃發出聲響。他接著講:「清墨你看,你這裡像小果子,我幫你把它揉 熟一些。」   「啊、輕點。」于清墨咬了咬下唇,雖然有點疼,但更多的還是那難以言說的 癢麻,還有被陳雍碰觸時心裡覺得挺好,彷彿只要能吸引陳雍的注意,應付這點遊 戲也不算什麼麻煩。   雨好像又停歇了,連頭髮都沒濕多少,散開的雲絮讓更亮的陽光落下,帶點濕 氣的金鈴鐺更加璀璨。陳雍玩弄它們,不時發出輕笑,于清墨有些忍耐不了了,一 手往陳雍的褲襠抓揉。陳雍被抓疼而皺了下眉,隨即又朝于清墨微微一笑,于清墨 坐起來開始解開他腰帶和褲頭,將他那根陽物抓出來套弄。   「噯嗯。」陳雍怪哼了聲,失笑道:「你抓得真狠,萬一壞了怎麼辦?」   于清墨一手靠在椅臂上,一手拼命刺激陳雍的陽具,分神回嘴道:「我有分寸, 不會弄壞你的。」   「我這裡不急,先弄你的吧。」陳雍把于清墨的手自腿間拿開,交給他一盒香 膏,然後起身退開了些,幫于清墨把褲子脫了,再將其雙腿拉開架到兩旁椅臂上。   于清墨瞅了眼陳雍,無奈又寵溺的睨了眼男人後取了些香膏往自己股間擦抹。 這似乎是頭一回他自己將脆弱之處曝露在陳雍面前,陳雍除了衣衫微亂,該穿的都 還穿在身上,褲頭也提上來掩住那依然怒張的陽物,而他的褲子被扔到一旁,上衫 幾乎褪下掛在肘間,形象浪蕩。   這模樣只給陳雍看,于清墨這麼一想也有點興奮,一手將腫脹的陽物撥到一側, 專注揉著自己股穴,低聲喃喚:「陳雍……陳雍……」   「想聽你改口試試。我的好學生,把腿張這樣開做什麼呢?」   「先生……請先生看這裡。」于清墨講出口也自覺羞恥,不禁閉起眼,手指仍 往穴裡挖鑿,稍微入了一截往腸肉裡按弄。   陳雍走近打量,長指輕撫著于清墨的大腿內側,指尖描到腿根凹陷處,曖昧輕 撓那附近敏感的筋肉,于清墨抽氣呻吟,腿根明顯顫了顫,他指示道:「再插得深 一些,想要先生疼就快些。」   「先生、嗯,哈,幫幫學生。」   「撒嬌可沒用。」陳雍壞笑,繞到春椅旁再度摸上于清墨的胸膛。   于清墨扭頭長吟:「啊……陳雍你、別鬧……」嘴上這樣講,兩根手指卻往自 身後穴使勁插攪,彷彿怎樣弄也不夠,他皺眉仰視陳雍,不自覺露出有點委屈的神 情。   陳雍看于清墨這神態也受了不小的刺激,深吸了口氣說:「把那肉洞撐開一些 吧。」他輕拍于清墨的臀肉催促。   于清墨下腹已濕了一灘,都是他自己陽物泌出的,可他無法分神去顧自己那物, 只想快點讓陳雍的肉棒填進來,聞言就摸索著自己後穴,幾根手指慢慢撥撓著將肉 穴扯開一道縫隙。陳雍的肉棒隨即抵處穴口並往裡戳擠,濕緊的肉褶立刻被撐開來。   「噢。」于清墨低吼了聲,陳雍兩手掐著他兩腿向上提,順著這勢頭插得更深, 他睜眼望著陳雍張口喘氣,聽見了鈴鐺輕響,自己輕扯著那鈴鐺轉移注意。   陳雍見于清墨一側乳肉被拉尖,溫柔扯了扯再俯身壓上去繞著乳暈嘬舔,于清 墨扭腰迎合,他挺起身低頭看于清墨私處把自己那肉根吞盡,亢奮得喉間輾出沉吼 往更深處挺送。   「啊嗯、陳、雍。」于清墨只是喊著男人,也不多說什麼,好像這樣就已足夠。   「太舒服了。」陳雍話音難掩激動低語,他撈過于清墨一腳親啄膝頭,雖說舔 起來沒什麼味道,但他曉得于清墨應當是喜歡他這麼做,因為這樣每當他多些溫存 之舉,于清墨的臀穴都會咬得更緊,腸裡那些濕軟肉壁也會不停纏絞上來,彷彿于 清墨腹裡還有張嘴渴望吸盡他元陽。   聯想至此,陳雍爽朗笑起來哄說:「別急,一會兒就餵飽你,讓你吃撐了。」   「陳、雍啊,我已快,呼、快……要……啊、啊啊……」于清墨聽到自己越發 低軟的呻吟和鈴鐺聲交雜,身子也更軟了,心想之後也要讓陳雍好好享受這滋味, 嘴角不覺往上勾。   陳雍見于清墨表情好像挺快樂,心情也跟著那抹笑飛揚,低喚著于清墨的名字, 越喊越溫柔。   于清墨屈起腳趾洩了精水,陳雍非但沒嫌棄,還吻著他身上灑到那些東西的皮 膚,就像過往他做過的一樣,心中莫名有些暖意,收著臀穴去吃陳雍那物,輕擺腰 臀說:「你還沒出來,先不必管我。」   陳雍挑眉笑看他說:「怎能不管你?我想讓你舒服。」陳雍吻住他,唇分之際 發出輕響,他笑說:「讓你也嘗嘗自己的味道。」   于清墨赧顏失笑,陳雍又開始拱起腰腿,他微蹙眉配合,感覺陳雍靠過來要抱 他,於是他也環臂靠上去。   「嘿。」陳雍低哼,架著于清墨兩腿把人整個抱起來。   「哼啊。」滾燙肉棒在穴裡刮攪了下,于清墨不由得仰首浪吟,他掛在陳雍身 上,這相擁之姿還未試過,但很快他就明白只要陳雍稍微一動,交合處就會磨蹭得 更劇烈。「太深、嗚呃。」   「真是太、太美了,清墨,哈,你、你真會吃、哈啊。」   「慢些、啊噯嗯嗯。」于清墨發出哭腔,一口咬在陳雍肩膀上,雙手指甲也變 得有些鋒利,眉髮、瞳仁都變得更深黑。   陳雍覺得于清墨這變化也好看,他微微屈膝,就這姿勢抱著人不斷向上頂,龜 頭好像被對方深處的肉壁火熱吮吻著,酥爽酣暢,美得難以言說。他又是陣陣低吼, 終於丟在于清墨體內,于清墨也恢復原本的人形,只是沒力咬他了,歪著腦袋望著 虛空喘氣,髮絲凌晨黏在鬢頰,那頹然之態也無損其半分俊美。   「還沒丟完?」于清墨想躺回春椅歇一歇,陳雍將他輕放回春椅上,但正在發 洩的陽物卻還埋在他穴裡不見消退跡象,反而還抖了抖,他有些詫異瞪視陳雍: 「難道你想、啊別──」   陳雍尿在于清墨穴裡,于清墨消極推了推他,沒推開就放棄了。   「真爽。」陳雍眉飛色舞瞅著黑肉美男低笑幾聲,預料中的巴掌沒打來,他想 于清墨是真的累了吧。   于清墨連抱怨都懶,任由陳雍把自己射得腹裡痠脹,少頃陳雍緩緩抽身撤開, 他閉起眼仍聽見自己股穴湧出穢液的噗滋聲和淫膩水響,實在羞煞人。   陳雍滿足得長吁氣,還想摟起于清墨親一親,于清墨睜眼就瞪他罵道:「你是 狗還是別的什麼牲畜?」   「要是能這樣獨佔你,要我當狗也甘願。」   于清墨微訝,真沒想到陳雍有這麼痞氣的一面,無言半晌輕斥:「流氓。」   陳雍嘻笑,替人溫柔摘了那對乳夾,于清墨說:「下回要你也嘗嘗這滋味。」   「好啦好啦。」陳雍樂得腦袋發昏,根本不覺得這話有多少威脅,堆滿笑顏哄 道:「方才我抱著你,不是溫情滿滿的?別垮著臉啦。」   「我沒垮著臉。」   「那就是害臊了。」   于清墨偏頭,摸了摸手問:「你是不是討打?」   「不敢不敢。嘿。」   「你是不怕吧。」于清墨也輕笑了聲,讓陳雍給自己揉一會兒腰腿,兩人才一 起去沐浴。至於那張躺椅,早就狼藉得難以入眼,他們決定用法術恢復,不去污下 人們的眼了。   沐浴也不喚下人來伺候,還是用了法術,陳雍說:「法術有時還是必要的,反 正沒人察覺。」   「小心駛得萬年船。」   洗澡後他們回屋裡小憩,醒來時天色也不早了,料想店鋪、市集都收了,沒得 逛,乾脆連飯也不吃直接睡到隔日清早。陳雍躺在于清墨床上把被子拉上來蓋好, 他看于清墨的腿露在外面就起身幫人蓋被,于清墨踢開被子說:「我熱。」   陳雍摸于清墨的腿笑道:「你手腳明明就涼得很。啊,挺舒服的。」   于清墨有些嫌棄:「是你皮膚太燙,別碰我。」他撥掉陳雍亂摸的手,把人推 遠了些。   「不要推開我啊。」陳雍不依不撓蹭上,腦袋壓在于清墨肩窩胡亂嗅著。   于清墨又癢又惱,失笑輕罵:「你是狗?」   「能這樣賴著你的話,做狗也值了。」   「你……」沒想到白魚這樣流氓,于清墨稍微用力推開那顆腦袋說:「別鬧, 睡醒了再陪你去買東西送仙子。」   陳雍躺好後小聲嘀咕:「呿,想上我的時候就黏得很,現在又不理人了。」   于清墨故意面向陳雍側臥,手在其心口拍了拍,語氣溫柔說:「要是你讓我一 晚都把那男根放進去我就不推開你?」   白天陳雍玩得有些累了,也知道于清墨要是弄上一晚他會吃不消,趕緊收歛痞 氣,一副溫順的樣子說:「我睡,這就睡,你也快睡吧。」   「你嚇成這樣做什麼?」   「沒有,我是不想你太操勞。」陳雍也面向他側臥,咧嘴微笑:「睡吧。」   于清墨闔眼,陳雍一臂橫過來輕摟住他,兩人身形皆非瘦小單薄,其實也只是 手臂搭在腰間而已,不過多了那點份量也讓他安心,感覺陳雍都在身邊。快睡著前 他感覺陳雍挨近往他眉心落下輕吻,喃喃細語:「清墨,你真好。好到我都後悔從 前跟你鬥這麼久,你在人間多久我就陪你多久,那座水潭也是,就讓你吧。」   于清墨嘆息似的吁氣道:「本來都快睡了,嘟嚷什麼?」   「清──」陳雍被親了下嘴。   「別說話了。」于清墨轉身背對陳雍,他感覺陳雍還盯著自己背後看。   陳雍感覺于清墨是在害羞,方才應該是聽見他自言自語的那些話了。 * * *   隔天于清墨請假,陪陳雍去逛街,兩人先去繡坊挑禮物送雷儷仙子,陳雍挑中 了一塊繡了碧桃花樣的巾帕問:「你說送這個怎樣?」   于清墨瞧了幾眼,那碧桃繡得栩栩如繪,彎曲斑駁的老枝有細竹綠葉襯托著粉 白碧桃,他點頭讚道:「很好看,天上栽和露,人間別有天,就選這件吧。」   陳雍做了個請的手勢,于清墨挑了下眉乖乖去付錢,接下來又到其他店鋪逛, 挑了一些給孩子看的書,再跟賣貨郎買了些小東西,再吃幾樣小吃就回府了。   陳雍跟著于清墨回房,他說:「我們乾脆也不作法了,直接就這樣飛去找仙子 吧?反正東廂沒人來擾,不會有人發現。」   「也好。」于清墨也覺得一起元神出竅有危險,倒不如兩人速去速回。   他們來到雷儷的洞府,喊了兩聲都沒得到她回應,一個微胖的男童跑出來看到 他們就喊:「啊,是沒穿衣服的叔叔們。」   陳雍和于清墨同時反駁:「是哥哥!」「都穿衣服了!」   男童拿拳頭蹭了蹭鼻子笑幾聲,他說:「仙子不在,兩位哥哥有事可以跟我講, 我用這石板記下來給仙子看。」   男童拿的石板是塊漂亮的白色玉石,蘊涵靈氣,陳雍看得眼睛發亮說:「哦, 是件好東西啊。」   于清墨叮囑男童說:「要是來了陌生客人千萬不要拿出任何法寶,會有危險的。」   男童表示:「我知道啦,財不露白嘛。仙子教過的,因為我認得你們才拿出來 的,好啦,哥哥們有事要講?要開始啦?」   陳雍看小胖崽舉起白玉石板,覺得對著那塊東西講話有些可笑,手肘推了下于 清墨說:「你講吧。」   于清墨斜睨他:「不是你最愛講了?」   陳雍把兩手拎著的禮物遞給男童說:「這是送你們的,仙子的是這份,弟弟你 的是這個木劍,還有這幾樣給其他孩子們一起玩的。也有點心,這些跟這個壞得快, 要先吃。」   于清墨看陳雍有些婆媽的對那孩子交代怎麼處理這些東西,莫名想笑,男童把 石板塞給他們說:「我先把東西收進去,等我喲。」   陳雍他們幫忙拿了那玉石寶物等小胖弟,他們互看一眼,陳雍拿石板對著于清 墨說:「你再講幾句話吧,方才都沒開口,難得來一趟了。」   于清墨沒看那塊白玉,而是盯著陳雍講:「天上人間,只要我在的一日都會好 好看顧你。我的心意你可明白?」   陳雍驀地紅了耳根:「喂,是對仙子講,不是對我啊!」   「請仙子作見證。」   「我知道啦、明白啦,你不要那樣看我,我、我都懂了。」   于清墨淺笑,追問道:「那你是接受了?」   陳雍窘赧低喊:「我不接受還任由你那些作為麼?」   「你是指哪些作為?」   「就是、就是……喪盡天良、心狠手辣的那些作為。」   于清墨笑了聲:「比起來你更狠吧。」   「唉,自從化人以後有了把劍,就鎮日論劍,稍微損失點精氣也沒什麼,總比 咬到破皮流血好。說來你上回可是將我咬破皮了啊。真是魚性不改!」   「彼此彼此。」   陳雍冷下臉睨視于清墨,後者一臉孤傲迎視,陳雍掐住男人下巴咬上去,于清 墨也不甘示若。男童回來就看他們兩個嘴巴拼命含過來含過去,又吸又咬,鬥得很 是激烈,他記得仙子教過他們說魚打架都是用嘴咬的,於是趕忙揮著小短手勸架: 「哥哥們不要打啦,打傷就不好了啊,你們為什麼打架啊?剛剛還好好兒的。」   陳雍趕緊伸手遮了男童的雙眼,再往于清墨頰上偷香一口,回頭哄孩子說: 「黑肉哥哥愛頂嘴,我稍微跟他交流了一下,沒認真打架,鬧著玩的,你別擔心。」   男童拍拍胸吐氣:「唉,太好啦。」   陳雍把石板交還給孩子說:「我們就是來送禮,探望一下仙子的,也沒什麼事, 你去玩吧。我們先走了。」   「哥哥們再見。」   男童拿了石板,按仙子教的口訣板記錄下來的東西放出來看,虛空中投射出一 道宛如小型海市蜃樓的影像,而且還能聽到聲音,他看哥哥們說些奇怪的話,像在 鬥嘴,可能真的是鬧著玩,沒多久就咬在一起了。他收好石板嘟嘴碎念:「留著給 仙子看我勸架成功,我能多討塊點心吃,嗯嗯,好,嘻嘻哈哈。」   之後雷儷給了小山豬童子不少點心封口,教他說:「大家要相親相愛,不能動 不動咬來咬去的,別學那些哥哥知道不?」   「懂了。」   雷儷拿收到的繡帕擦擦額際細汗:「唉,沒羞沒臊的魚精。」   魚精們難得重回故居,一同變回原形跑回潭水裡悠游,還刻意把身形變小、收 歛靈氣威壓,不像從前故意展現力量作各種威嚇,還有變大身形想將對方擠走。這 潭水非常深,越過一段不見日光的地帶以後會見到幽藍瑩光,那是蘊藏在潭底的靈 礦脈源,也是他們成精的原因之一。   黑魚和白魚互相旋繞、嬉戲,興致深了都想多做些什麼,但原形又沒多少花招 可耍,乾脆變成半人半魚的模樣,上身的人形並不完全,雙耳像薄透的鰭能褶起收 歛在臉側,長髮也變回了一黑一白,他們的手肘和下腹開始有鱗片覆蓋,底下保留 了修長魚身和魚尾。   于清墨拉住陳雍的手將之帶近,魚尾繞住對方,陳雍同樣卷尾回繞住于清墨, 兩者相擁,唇舌相就,黑白髮絲飄繞在一起,像一團矇矓雲霧,彼此動情的神態在 髮霧間若隱若現。   他們吻了會兒就分開來,陳雍晃了晃于清墨的手指著某個晶礦叢生得特別多的 角落說:「還記得那裡麼?有次我把你衝撞到這裡,還咬下你一邊胸鰭,對不起啊。」   于清墨搖頭回應:「無礙,躺了幾天就長回來了。倒是再過去那個凹陷的窟窿, 某一回我壓著你猛咬,啃掉了些鱗片,真是對不住了。」   「咦,有這回事?」   于清墨也不知他是不認輸想裝傻還是真忘了,牽著他游到某處,朝岩壁虛攏五 指,岩壁縫隙飛出四、五片比臉大的銀白巨鱗。于清墨說:「當初你逃跑,我就把 鱗片收在這兒了。」   陳雍笑問:「收著當戰力品?」   于清墨聳肩:「就想收著罷了,沒多想。」   「是麼?」陳雍狐疑看他,也帶他到稍遠處用相同法子從角落召出十多塊巨鱗, 玄黑色的,他說:「其實我也有搜集你掉下的鱗片,想著哪天取笑你。你看你掉好 多鱗片。」   于清墨發現那些黑鱗有一些出現作法過的裂痕,詢問說:「你用鱗片對我下咒?」   陳雍尷尬了:「呃,是啊。當初恨你恨得牙癢,天天咒你禿鱗。但是看起來不 見效,畢竟我們道行差不多嘛,你、不介意吧?」   「不會。有一回我咬得太狠把你尾巴都扯了,讓你幾乎禿尾溜走,你不記恨吧?」   「……過去的事就算了,我們還是別細數那些陳年破事兒了。」   「好。」   于清墨說完摟著陳雍游到他從前常待的地方,那裡因為淡藍的光輝而生長了不 少紅紅綠綠的水草,有一些種類還開了細小白花,他將陳雍推倒在一團蓬軟蒼綠的 水草叢上,魚尾纏壓上去,伸手扣著陳雍兩手。   陳雍微笑凝望于清墨,微啟唇接下那一吻,下身雖非人形卻充滿野性,狀似凡 人陽物卻尺寸非凡的肉具悄然彈出,和于清墨的不時互相擦撞,他的那根顏色淺淡 不少,而于清墨那黑鱗間挺翹而出的性具顏色比人形還深,看來更像鋼鐵。   「摸我。」陳雍噙笑邀請,和于清墨兩人互相撫慰下身躁動不已的槍戟,兩者 陽具皆興奮微顫,血脈賁張,于清墨早他一步摸到他陽具下方微微凹陷的肉縫,那 腔穴比人形時還要光滑,又無肉褶鎖緊關竅,以人形長指輕易能插入。   「變成這樣還是咬得很緊。」于清墨沒開口,而以神識傳念,手指在陳雍那穴 裡轉攪,觸到一處聽陳雍張口吐了一串大小泡泡,他勾起微笑往那裡按弄,陳雍魚 尾擺得歡快,不僅熱情纏上來,雙手更捉住他怒挺的粗長凶器露出索討的目光。   「別用手了。」陳雍委屈皺起眉心,同樣傳念道:「用這根吧,清墨這根。」   「真的想要?」   陳雍才點頭就被于清墨擺尾插入一截,于清墨的性具遠比他想得粗長厲害,他 感覺體內臟器彷彿也遭受頂撞,氣息悶滯,慌得推開于清墨扭頭游開。   于清墨沒想到陳雍忽然溜走,莞爾追上,雙臂一畫就製作數道水流攔了陳雍 去路,陳雍奮力一躍逃出水面大喘一口氣,隨即又被他拽回水裡重重吻住。   「唔不、太……」陳雍又推又捶,只不過他的抵抗並不積極,心悅對方自然不 會真的厭惡推拒,只是方才被插入時受了驚嚇,本能就想逃走。   于清墨雙臂鎖住陳雍的動作,直到他看陳雍彷彿喘不過氣似的才稍微卸力,陳 雍此時用特別滑溜的身子扭身逃開,游到岸邊,剛摸到淺灘又被于清墨纏住魚尾, 被那根巨大的陽物蹭著濕滑的肉穴。   「清、清墨,要不我們先變回來?這樣實在有些、過火了。」陳雍說話間,于 清墨又將一截肉戟楔入他體內,他躺在淺灘上只剩魚尾在水裡被插弄,不知所措的 哼喊。   于清墨逮到機會弄這樣的陳雍,怎會輕易放過,他牽陳雍一手將其帶近,一臂 勾搭陳雍的肩背輕啄濕軟的唇,挑出舌頭調情,陳雍想縮回舌,他就用手指小力捏 著笑語:「別躲,我想看你完全接受我的樣子。」   陳雍聽這話,也不知怎的心裡和體內都有點溫熱和騷動,頓時放鬆身軀倚靠在 于清墨臂懷,于清墨又擺尾淺淺插他,他用鼻音哼聲,看于清墨的爪子在自己胸肉 上抓出指痕。   「陳雍。」于清墨沉啞喚著陳雍,陳雍神態迷濛望他一眼就含住他上胸皮肉吮 啃,他粗喘著將對方抱得更緊,迫不及待將元陽注入到那美妙的腔穴裡。   「唔啊啊!」陳雍仰首驚呼,腦子炸著白光,暈呼呼的被叼了唇親吻、緊纏住 尾部被灌注靈氣濃重的漿液,可他卻還沒能丟出來,他那陽物硬得發疼,還孤獨的 浸在水裡。   于清墨托著他靠在灘上,拿指腹碰了碰他陽具頂端,他皺起臉低喊:「不要、 不要碰,會出來,我快忍不住了。」   「沒事,我幫你。」于清墨話音低沉而溫柔,他輕輕舔吻陳雍的唇、頰,撤出 陳雍體外甩蕩幾下,一絲絲帶著些微靈氣的淫液在水裡漂開,他握住陳雍那陽具的 柱身往自己下體穴口蹭了蹭,屏息凝神將之插入自己穴裡。   陳雍爽得低吼,也聽見于清墨壓抑的呻吟和喘息。太美妙了,怪不得方才于清 墨只插入一截就要對他窮追不捨,原來這姿態交歡的快樂也不遜於化人以後,陳雍 抱住壓在身上的于清墨拍拍背安撫,于清墨正努力用那肉穴將他整根納入,兩人精 悍又富彈性的胸肌互相擠壓得變形,漸漸生出另一番趣味。   「弄我這裡。」陳雍一手撫摸于清墨的頸子和臉龐低哄,讓于清墨用突起的乳 粒去磨蹭他的,于清墨將長髮撥甩到一側沉吟:「雍……下身使勁些。」   「這樣?」陳雍用力卷住于清墨魚尾,肉戟刺得更深,于清墨下巴匯了一滴水 珠落下,不曉得是潭水還是被逼出的淚,它滴在陳雍鎖骨,陳雍卻更亢奮而嗜虐了, 寬長華麗的銀白魚尾在水裡擺蕩不休,拍濺起不少水花,掀起的浪花越來越高。   周圍景物越來越濕潤,原來是這裡開始降雨,雨幕中兩隻魚精仍沉溺於歡愛中, 互以肉刃揮擊、抵蹭著彼此被插開一些的肉縫,再往對方體內戳攪攻佔,肉刃根部 形狀特異的鱗片則能牢牢嵌住承受者私處,在洩出精水前不得擺脫。   這場滂沱大雨下了半個時辰,兩隻人魚雙雙癱在水邊淺灘休息,疲軟陽具已收 歛凶性縮回鱗片下,但他們有些撐開的淫靡腔穴卻不時淌出一些稠滑的精水。   于清墨嚥了嚥口水,緊澀的喉頭稍微舒服了一點,轉頭看向陳雍,正好陳雍也 喘著氣睇來,與他相視後發出輕笑。和以往在這裡因鬥法而興起的風雨不同,今日 雨勢雖強,卻隱含著靈氣滋潤山頭,也無土石鬆動崩落,甚至為山下正鬧旱的地區 都解了危機。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39.235.20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115300.A.2E9.html
1月前
兩魚教壞小山豬
04/11 12:42, 1F
教壞小孩~~仙子被閃森氣氣XD
1月前
標題變成大架了啦XD
04/11 12:45, 2F
謝謝。趕緊改掉。XD ※ 編輯: ZENFOX (114.39.235.207 臺灣), 04/11/2021 12:51:53
1月前
果真是沒羞沒臊的魚精,人魚型態doi香爆了>\\\\<
04/11 12:59, 3F
整個獵奇但又覺得嗨。(掩面)
1月前
香爆~好愛他們打架...www
04/11 15:55, 4F
打架新型態。www
1月前
魚精雲雨,人間雲雨,好喔,大家抗旱抗起來喔喔喔喔
04/11 17:14, 5F
身體力行抗旱。XDDD
1月前
為什麼我總是會把天降甘霖想成天降魚"精"?XDDD
04/11 17:23, 6F

1月前
推樓上wwww
04/11 21:23, 7F
二位~~~~這樣會太補!!!! ※ 編輯: ZENFOX (114.39.235.207 臺灣), 04/12/2021 10:25:15
1月前
刷卡上車~
04/14 00:23, 8F

4周前
歡迎上車~~~:D
04/14 09:19, 9F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2
4


3
3

2
2
11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