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向井理玖的惡墮 (H)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藍光)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2(207)
留言9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防爆 (沒進本壘) 這篇想法跟劇情都還不確定 maybe有後續 maybe沒有後續 如果有推文的話 續命的可能性會比較高喔><(噓~) 向井理玖的惡墮 文案:   失戀的向井理玖,離開了傷心地,回到故鄉日本。   在混混.式波椿太的引誘之下,他不但和還只是陌生人的式波發生了性關係,甚至走上拍GV的道路。   「不論是誰,只要能填滿我的身體,讓我暫時感到不那麼空虛就好了。」   向井卻沒發現自己的身體逐漸發生了變化,他開始享受偷情的滋味,必須穿著女裝才能高潮,沒有被男人從後面貫穿就無法得到性快感,甚至只有無套性行為才能滿足他的性欲。   就在片場導演苦思無解,對拍片沒有感覺時,向井提出了建議:   「監督,我看這樣吧,我們把拍攝場景改在教室,我穿著女子高中生的制服,您親自進來操我看看,會不會讓您比較有對這部片的想法?」 ***   向井因著簽證過期的緣故,回到了日本。   這一個月來,他的男朋友卓楷銳始終沒有聯絡他。一通電話都沒有。   這下子,他回國了,卓楷銳就更無法聯絡他了。   「為什麼楷銳哥都沒看我的訊息呢?難道是變得跟以前一樣,想對我冷處理嗎……?」他心想。   「這位小哥,為什麼一個人蹲在街頭,東京的這個時候很冷吧?」   一個小混混模樣的人走近了他。   「啊。」向井見到那人,起身就想離開。「那個,不好意思,我得走了!」他低著頭,不敢直視那人,深怕惹上什麼麻煩。   『在街頭被搭訕通常不會是什麼好事,必須離開才行。』他怯怯地想著。   「小哥,聊一下吧。我看你的心情不太好。」那人按住向井,向井不敢反抗,蹲回了原位。『希望他不會打我。』向井心想。   卡啦OK店的店門口。此時四下無人,本該繁華的夜生活場所,倒顯得有些淒清。   那名小混混拿出菸來,「小哥,你抽菸嗎?」   向井見到那人抽的是金色的峰,搖了頭,「不,我不抽。」   『是楷銳哥抽的菸的味道……』   那混混用便利店買來的便宜打火機,使命地用手擋著風,才點燃了菸。   向井甚至搭了把手,幫他擋風。   「啊,謝謝。」混混咧嘴一笑。   向井也衝著他,露出一個有些為難的笑容。   他能自混混的身上,聞到男朋友慣有的菸味。   穿著電繡棒球外套的金髮小混混,一把搭住向井的肩膀,「我叫式波,式波椿太,你呢?叫什麼名字。」   「向井理玖……」他怯怯地說道。   「你的臉好白,是因為皮膚太白,才會有雀斑嗎?」式波問道。   向井點了頭,其實他自己也不大清楚。這雀斑是天生就有的。他只是不想把隨便閒聊的話題搞得太麻煩,於是習慣性地點了頭。   「很可愛。」式波說道:「有人這樣說過你嗎?說你的雀斑很可愛。」   向井搖了頭,其實他的男朋友曾經對他這麼說過,可是他也不確定這究竟是發自內心的稱讚,亦或是虛偽之詞。可是,不知怎地,在和男朋友斷聯的期間,能在一個陌生人身上聞到男朋友的味道,還被稱讚可愛,還是令向井得到不少的安慰。   此刻的他彷彿一個溺水的人,見了浮木就想抱住,也不管這根浮木是否是根朽木,等一下就會與他一同沉入海底。   式波見到向井的眼神動搖了,立刻端起他的臉,往他的嘴上親了一下。   「…唔!」向井脹紅了臉,他本來想反抗的。除了卓楷銳以外,他還沒有和其他的人接吻過。   式波用舌頭頂了頂向井的嘴唇,向井幾乎像是被男朋友訓練得太過徹底似的,他乖巧地張開了嘴。   式波得到放行,便將帶著菸味的舌頭放肆地伸了進去,吸了吸向井的舌頭,向井感到腦門發麻。   「唔嗯──…」向井的手推諉著式波的胸膛,卻顯得欲拒還迎,反而被式波抓著手,放在大腿上。   而向井甚至都沒有反抗,貪戀著這個許久都沒有人給過他的短暫的溫暖,儘管對方只是個與他才認識不到三十分鐘的陌生人。   「哈啊……哈啊……」   待式波放開他,向井才灰溜溜地喘著氣,眼睛裡升起水霧。   「夜還很漫長,向井小弟,我們一起出去玩吧。」式波一把摟住向井的腰。   也沒問過他同不同意。   他們一起去夜店裡喝了酒。   向井奮力買著醉,就想把自己弄得醉醺醺的,恨不得一刻也不清醒,此刻還有個人能陪著他喝,他求之不得。式波也花著向井的錢,喝著啤酒。   「小子,你怎麼喝得這麼兇?是不是被女朋友給甩了?」式波笑著問道:「還是男朋友?」   「要你管!」向井仰頭,將杯中的啤酒盡數飲盡,「嘔!」卻因為喝得太快太猛而反胃。   式波伸出手,來回娑了娑向井的背,「喂,我說你別喝了吧?」   「……反正我身上還有錢,只要有錢,就能繼續喝。」向井摸了摸包裡,才發現沒錢了。   式波看了一眼,立刻向吧台喊道:「買單!」   式波架著醉醺醺的向井,回到家裡。   慘白的月光自窗戶透進只有一間房間的單身公寓。   「你缺錢,是不是?」   地舖上,式波躺在向井的身旁,問道。   向井抱著被子,搖了頭,「我戶頭裡有錢的!等銀行開了,我就能去換錢……」   「為什麼要換錢?」式波問道:「戶頭有錢的話,去便利店裡領不就得了?」   「我……剛從台灣回來。」他說:「我戶頭裡真的有錢,但是都是新台幣。」   「今天可是金曜日(週五)呢,還有兩天,你身無分文,要怎麼辦呢?」他說:「而且你住哪裡?怎麼會半夜蹲在卡啦OK店的門口?」   「等簽證換完我就要回台灣了。」他翻了個身,背對著式波。   「那不就是找不到地方住,又沒有錢嘛!」式波笑道。   「那是因為你找我去喝酒,你花光了我的錢。」向井小聲地抱怨道。   式波完全沒搭理向井的抱怨,他湊上前,一把摟住向井的腰,把穿著單薄背心的胸膛,按在向井削瘦的背脊上,「向井君,要不要住在這裡?我是一個人住,你可以一直待在這裡,直到你的簽證換完為止。」   「真的?」向井眼睛一亮,彷彿得到了恩赦,立刻回過頭來,對著式波露出了微笑,「別騙我,我從小就容易受騙。」   「真的。」式波捏了向井的腰一把,「我有什麼好騙你的?我們不是相處得還不錯嗎?」向井被捏得腰肉一軟,忍不住動了動,「式波君,別這樣……」   「什麼別這樣,別那樣的?都能舌吻了,摸一下也不可以?」式波笑道。   向井竟感覺到有什麼硬硬的東西,頂在他的臀口間,令他有種懷念的感覺。   以前他的男朋友也時常會這麼頂他,這給向井自信,向井只有透過這樣,才能明白自己的確是能讓男人興奮的。   「你有用這裡和別的男人做過嗎?」式波問道。   「沒有。」向井把頭掉轉回來,不去看式波。他趕緊否認道。   「可是你的屁股和腰在動,你在磨蹭我的老二。」式波說道,「你騙人,你不但有和男人做過,而且你很久沒做了。你很想要,是不是?」   「我不是……我沒有……」向井可以感覺到式波已經把褲子解開來,他的分身隔著內褲,滲出涼涼的先走汁。碩大的龜頭,正頂在他的臀縫摩擦。   式波脫下他的褲子,往臀縫裡上下頂弄,「唔…!」而他的臀穴口竟隔著內褲,吞吃著式波的龜頭。   式波打了向井的屁股,發出響亮的聲音,「借宿費,要不要?放心,我家裡隨時都會有套子。」   翌日,式波帶著向井去了一個地方。   「我工作的地方。」他說:「或許你能在那裏找到『溫暖』。」   向井說:「你就已經可以給我溫暖了,我為什麼還要去別的地方尋求溫暖。」   式波嘻嘻一笑,「因為你見識過的男人還太少。等你和那個地方所有的男人都交手過一圈,你再說這句話,我才會相信你。」他牽住向井的手,「走啊!」   他們來到的地方是一個片場。   向井仔細一看,只見那裡正在拍攝GV。兩個沒穿衣服的人在床上疊在一起,攝影師正用極為刁鑽的姿勢和角度,近距離拍攝著兩人交媾部位的特寫。   「!」向井見狀,著實吃了一驚,才想轉身離開,式波就抓住了向井的肩膀,向負責人打了招呼,「呦!」   「式波小弟,你帶新貨來了?」負責人交待了左右助手盯住場子,便立刻走過來,視線灼灼地盯視著向井的腰身還有屁股,「這傢伙姿色不錯。」   「是吧?不然我怎麼會去搭訕他,我看人很有眼光的。」式波嘻嘻笑道:「這傢伙淫蕩得要死,才和我認識第一個晚上,就和我舌吻,喝酒,還和我睡覺,幫我吹喇叭,簡直天生淫娃。這個人你不簽會虧。」   「喔?這麼厲害。」負責人對著向井舔了舔嘴,「小老弟,轉過身來,讓我看看你長得什麼樣子。」   向井顫抖著,依言轉過身,見到負責人是一名普通的中年男子,外表和身材都挺健朗,膚色偏黑,穿著開襟的襯衫,嘴上叼著一根菸。   負責人捏住向井的胸,上下娑了娑,「這個身板不錯,來我這裡會紅。」   「式波君……我……我沒有要……」向井低著頭說道,淚都快要滴下來。   「向井君,你不是很寂寞,很缺人愛嗎?昨天還纏著我,要第二次,要第三次,想用後面高潮……」   式波淫賤地笑道:「這裡不但有很多人能輪流『疼愛』你,而且每拍完一支片,就有二十萬日圓可以拿──付現。就連你想無套的心願,都能在這裡實現,而且還能拿到更多的片酬呦。」   向井聞言,表情乍然一變,「二十萬,你說的是真的?」   負責人見向井貌似是能撬得動的,便抓著他的肩膀,說道:「是啊,向井老弟。而且我們不會強迫第一次的人露臉,你可以戴著口罩拍你的第一支片。   「以後等你老了,連砲都打不動了,這支片子就會變成你的人生中最值得留念的回憶。」   向井被說得很動心,一時沒意識到第二次拍片,很可能就得露臉了。也沒意料到,這確實會成為一段難忘的回憶,只是究竟是好的回憶,還是不好的回憶,就很難說了。   「你就當作打工嘛,反正你之後還要回台灣,你也不怕在日本社會性死亡是不是?你在這裡工作的話,不但有供給三餐,還有休息時間,比在外面打工要舒服、人性得多了。你知道在便利店上班是沒有休息時間的嗎?三餐都只能吃過期品。   「你下戲之後我會來接你回家,也可以帶你去吃消夜喔。」式波慫恿道:「你都敢跟我睡了,總該信得過我這個人推薦給你的工作吧?不是好差,不適合你,我是不會親自帶你來跑這一趟的,畢竟這多麻煩。」   向井訥訥地點了頭,竟心想:『反正第一次也是被楷銳哥莫名其妙拿走的,昨天跟式波睡了,也沒什麼特別奇怪的感覺,反而挺舒服的;如果跟這兩個人都能隨隨便便的,那我跟多少的人睡,也沒什麼區別吧?   『在這裡,只要和人做愛,就能拿到錢,這不是跟我和楷銳哥交往的時候一樣嗎?以前,每次只要我和楷銳哥做愛,就能從他那裡拿到五千塊新台幣……那麼楷銳哥對我而言,終究也和其他人一樣,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是嗎?何況和楷銳哥打一次砲,也就兩萬日圓左右,楷銳哥也不愛我;這裡可是十倍啊……』   『依我這個歲數,本來是不可能靠著出賣身體賺到這麼多的錢的。反正楷銳哥也不管我的死活,做愛也很舒服。這對我來說,根本是有利無害的交易……』 --   卓楷銳只對他微微一笑,「理玖君,歡迎下次再來找我。」向井感覺到卓楷銳蛇一般游逡的手,滑進他牛仔褲的口袋裡,而後收了回去。「在你下班的時間來找我,不要被其他人看到。」他說道。向井遲疑地把手伸進口袋裡,摸到了那薄薄的鋁箔包裝,以及包裝中的圓圈狀物體,還有包裝的鋸齒邊緣,張大了眼。向井忽然覺得自己今天選擇來採訪卓楷銳,會是他人生中所犯下的極少數的、極大的、錯誤的選擇。 ☆噗浪:https://www.plurk.com/meowbimimimi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1.6.20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4386671.A.1C1.html ※ 編輯: stardust1224 (111.251.6.209 臺灣), 06/23/2021 02:37:22 ※ 編輯: stardust1224 (122.116.108.10 臺灣), 06/23/2021 18:15:13 ※ 編輯: stardust1224 (114.32.197.102 臺灣), 06/23/2021 19:26:56

06/24 00:30, 1月前 , 1F
啊…對向井第一印象是可愛又對他的情感覺得萌的我
06/24 00:30, 1F

06/24 00:30, 1月前 , 2F
現在心情真是複雜
06/24 00:30, 2F

06/24 01:47, 1月前 , 3F
你是指惡墮嗎wwwww看著小孩子從純潔到(ry
06/24 01:47, 3F

06/24 01:48, 1月前 , 4F
要怪就怪姓卓的QQ
06/24 01:48, 4F

06/24 02:03, 1月前 , 5F
唔對就是這樣,心情超複雜的堪比第九味(大誤
06/24 02:03, 5F

06/24 02:04, 1月前 , 6F
回想他蹦蹦蹦跑去採訪那惹人憐的可愛模樣嗚嗚嗚
06/24 02:04, 6F

06/24 02:04, 1月前 , 7F
但我粉絲濾鏡太厚無法指責我們楷銳嗚嗚嗚嗚嗚
06/24 02:04, 7F

06/24 05:18, 1月前 , 8F
你可以先保留w(欸)不過我覺得也沒啥好責怪(嗯?
06/24 05:18, 8F

06/24 05:18, 1月前 , 9F
現在看卓的PUA技術越來越成熟我只剩下滿心讚嘆(嗯?
06/24 05:18, 9F
文章代碼(AID): #1WqYnl71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WqYnl71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