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修真種田記事(陸)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醬醬薑薑薑)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0(1002)
留言12則, 10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陸)   餘下七日,辛茗便邊罰邊修煉起來。他境界低,又受罰,旁人自然不太會關注他,也沒有人注意到他短短幾日內,反而越加精神起來。   白日時辛茗不敢隨意同梅凌寒說話,怕被人發現異樣。夜深人靜時,梅凌寒反而會主動開口指點幾句。由於他的態度實在溫和,辛茗沒過兩日,膽子便大了起來,時不時同梅凌寒閒話幾句。   可惜辛茗不管再怎麼追問梅凌寒與徐且歡之間發生些什麼事情、又為何會遭到掌門等人如此對待,他卻是不願多提,只道辛茗若信他,那便已足夠了。   『梅師叔……您人是不是有些太好啊?』到第八日晚上,辛茗終於忍不住說了這句話。   梅凌寒愣怔。   『就是、就是您的事情我怎麼想都不對勁。而且您的人品我是信得過的,那既然您沒問題,想必就是掌門跟徐小師叔有問題罷?但您什麼都不肯說,又覺得我肯信您就好,這幾日也都未曾說過掌門等人一點不是……徐師叔,您人真的太好了。』   辛茗叨叨碎唸起來,他年歲雖小梅凌寒許多,但在這些事情上看得比他還通透,並且直覺的認為原因一定出在徐且歡身上。   這點倒不是梅凌寒不小心透漏了些什麼,而是辛茗對梅凌寒這位恩人的事情向來關注。在門派裡他雖然沒有地位人脈,但就是因為不受重視,也沒人在乎,除了門禁重地外,他反而能在許多地方來去自如,許多人談天也不會特別避他。   因此辛茗反而什麼閒言閒語都能多少聽到些。他可是親眼在門派中某些聽說是方便幽會之處瞧見徐小師叔跟不少人有過些曖昧舉動……但分明他又聽說過,梅師叔跟徐小師叔的關係不一般。   辛茗說著他聽過得那些閒言閒語、見過徐且歡的一些事跡,一一分析起來,真相還真被他推敲出個七零八落,雖然許多地方實在胡猜,但也對了幾分。   見辛茗如此相信他,又意外知道更多關於徐且歡的事情,梅凌寒靜默半晌,好一會才道:『你錯了。我並沒有多好。只是覺得死活計較那麼多,也不會多快活。我走我的修道路,他過他得自在天,從此誰也不負誰。』   辛茗正推敲個沒完,聽梅凌寒此言,像是心已徹底死了——那個「他」是誰,不用想也知道。   看來梅凌寒已沒了諸多念想牽掛,反倒是他話多了。他一個小輩,哪有什麼資格對梅師叔說些什麼,還是關於感情上的……   辛茗有些窘迫停下,吶吶道:『師叔,對不住,是我多嘴、冒犯了……對不住……』   『我明白你關心我。別這麼說。』沒有打算向辛茗坦承他重走這一世的種種心境變化,梅凌寒見他尷尬,覺得這小輩真是膽大又傻,遂溫和道:『如今我只是想把力氣花在自己跟真正合適的人身上。你的好意我明白。沒什麼好對不住的。好了,你先修煉罷,今夜木氣興盛,正好適合我昨日教你的功法。』   辛茗不清楚梅凌寒心境到底如何,卻也知曉他是真不願多談。雖然看不到硃砂鍊子中梅凌寒的容姿如何,但在這幾日相處下,辛茗多少能感受到他的意興闌珊,心底似乎還藏了許多情緒。   到底跟梅凌寒不熟悉,且一直景仰他、將他想成強悍了不得的大前輩,突然認識他這一面,令辛茗心頭有些異樣的感覺。   他聽話修煉著,不再多話。心底卻是亂想許多,覺得梅師叔真是被傷透了心。好讓人心疼。   就不知道徐且歡到底做了些什麼……如果是他,才不會讓梅師叔這樣好的人傷心……   為何徐小師叔不懂得珍惜梅師叔這樣的好人呢?   同時間,辛茗也想著,他若能更有能耐些就好了。若是他不是雜靈根,道行這麼淺,在門派裡說不上話,他必然能幫梅師叔更多更多罷。   不知不覺間,辛茗的心意已徹底定下——他決定跟隨梅師叔離開門派。在他所剩不多的日子裡,對梅師叔好。   讓他能夠日日開心。   胡亂想著這些,罰跪著修煉,日子一眨眼就又過去了。   十日已到。天方亮,辛茗面前就飛落下一人,是徐遠。   徐遠見著辛茗被罰十日,竟精神還不錯,有些詫異:「師弟。掌門要我領你過去。」   辛茗起身時腿還有些抖,畢竟他是實打實的跪了十天,他又僅是個築基的小修士,還能撐到現在已讓徐遠有些敬佩。   「師弟,你受苦了。」徐遠說畢,便領他上了飛劍。一路上沉默,不似從前那般親切和藹,他這般態度令辛茗有些不安。   他本想同徐遠問些話,也有思考過是否該同徐遠先坦白要離開門派一事,畢竟師兄弟情誼一場,徐遠向來對他也不錯。可他才要開口,梅凌寒的傳音已先在他識海中響起。   『辛茗,你已想好去留了麼?』   梅凌寒自兩夜前那番談話結束後便更加寡言,他本就不是多話之人,但態度突然冷下、又始終不肯跟辛茗說清楚他為何會在硃砂鍊中那些原因,令人不安許久。如今他好不容易開口,辛茗好生歡喜。   正要回應,辛茗突然想起師兄離自己這麼近,對方又是名金丹真人,雖然他覺得師兄這麼好,應是不至於會揭發……但梅師叔的處境如今實在尷尬,他擔憂被發現也擔心或許會連累師兄,不知該不該回的時候,梅凌寒像是察覺他的想法般道:『無事,你不需擔心,這硃砂鍊有其妙處。就連宗門內長老與掌門應也探查不出我的所在。』   這事情其實梅凌寒已跟他說過,知道這硃砂鍊出處不一般,但辛茗這幾日怎麼翻看這鍊子也沒覺得有多麼特別,還是不放心,不過梅師叔境界比師兄高,師兄不至於會發現罷?辛茗想著,回道:『師叔,我心意已決了。我跟您一同離開。等會就跟掌門稟報……只是,您在這裡頭真不會被察覺麼?』   沒想到辛茗決定的那麼快,梅凌寒有些意外,本還想著可能要費些時日,他道:『不會的。這硃砂鍊……到了。』   到了?辛茗怔愣,這才注意到徐遠飛劍剛好停下,他們正停在大觀門的正殿前不遠處的行道。   『師叔,對啊,到了,然後呢?』辛茗焦急問著,豈料梅凌寒又不說話了。這令他有些氣惱,覺得這恩人師叔毛病也是挺多的,怎麼這麼愛把話說一半呢!   大觀門規矩甚多,一般弟子若非急令皆不能在此御劍飛行、使用御風術等等,且白玉與瑪瑙碎石鋪成的行道上設置著防禦陣法,大門前更有弟子隨時看守。   辛茗很少來正殿,前頭都只是經過沒有進去過——以他這樣身份、資質的弟子,平素是沒有資格進到這般重要之地的。而奇異的是,此處今日氣氛看來凝重,讓辛茗心頭莫名亂跳起來。   徐遠收起飛劍,蹙眉側頭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辛茗不解,想問他話,卻是被他拍了拍肩,「走罷。」他走得又快又急,又因為是金丹修士,步伐比尋常人快上許多,一眨眼就把辛茗拋在原地。   辛茗趕忙跟上,由於此處像他這樣的弟子不能使出術法,他便跑了起來。他不明白看著徐遠的背影,只覺得這有三百三十三丈長的長路好遠,走得他滿身是汗。   辛茗走得喘,又十分忐忑,心跳如擂鼓般,終於走到正殿時,這才發現,正殿裡滿滿的人,不只是掌門,許多長老也來了,而徐遠師兄正半跪在掌門面前,說道:「掌門,辛茗來了。」   辛茗本以為只是來受一番訓斥,畢竟大觀門的門派風氣還算和氣,他又領了罰,未曾想過會見到這般場面。   他呆傻站在門前,還未反應過來,已有人來壓他,要他到掌門面前跪下。   辛茗跪了,跪下去那瞬,腦中正想著——原來咱們宗門還真挺有錢的,這地板用得石子怎這麼亮?都能當鏡子了。   「辛茗,你這十日,可否有好好思過了?」沒有人吩咐,辛茗不敢隨意抬頭。就在他胡亂想著正殿裡這一大片石子地板換算成靈石要多少時,有如鐘沉沉之聲響起,那聲音帶著威壓,逼得他艱難抬起頭來。   就見掌門前面兩名持劍弟子發聲問他,那些都是有金丹、元嬰修為的師兄們,平素辛茗見過,但從沒看他們有如此冷漠神色。   眾人目光如冰,辛茗怔愣看過一位又一位,還見到師姐們在不遠處,露出為難神情看著他。這樣的氛圍、這樣的景況,是辛茗入大觀門幾十年來未曾遇過的。   而更有許多碎語,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紛紛傳進他耳中。都是在說著他的不是。   辛茗一直知道私下有很多人笑話他,說他運氣好,得白賀憐惜收為關門弟子、說他這點資質混吃等死不過活個百年就會道殞魂消,許多人看著他就像在看個可憐的傻瓜,但往昔那些人的態度還不敢如此直接囂張,今日卻不一樣了。   難過嗎?失望嗎?害怕嗎?辛茗聽著那些閒言,感受掌門那強大的修為壓制過來,他單薄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在掌門面前,他彷彿螻蟻,學了這些年的境界,彷彿鏡花水月般空幻,如此弱小卑微的他卻出乎在場眾人意料的,竟是朗聲回道:「回稟掌門,弟子思了十日,不覺自己有錯。」   此話一出,整座正殿裡人人譁然,甚至不待掌門開口,便有人責問起他,同時亦有人道出他同梅凌寒那份因緣。更有人大罵他執守恩情,不辨是非。   思過?到底又是要思什麼呢?辛茗這十日是好好想過的,尤其在知道梅師叔藏在硃砂鍊中後,更是好好想了一次又一次,他不覺得替梅師叔求個清白的自己有何過錯。   他入這條仙路,走這條長生道,師父沒有這樣教他過。   白賀師父總跟他說,你雖根基不好,這條路走不長走不遠,但千萬要記得,不能因此而失了道心,失了本我。你千千萬萬要記得,步步小心,這一步向前,不是萬丈深淵,就是如履薄冰。沒有好走的路的。辛茗。   切莫因壽限而自甘墮落,務必堅守道心——白賀說,他資質不好,天生駑鈍,懵懂走這條仙路上,看過多少人一時踏錯,從此步步皆錯。   白賀師父常說:『辛茗,你要記得。』   記得什麼呢——記得他來踏這仙路是為何,記得他自己的本心是什麼。記得他,是想成為怎樣的一個人。   而辛茗永不敢忘。   他九歲那年,遙遙望著天邊那道踩著飛劍遠去的身影。彼時,梅凌寒剛騰空不久,辛茗瞧不清他的側臉,卻看到了他挺拔的身姿。那一襲白衣上點點紅梅,映著日光,那飛劍上頭閃著的靈氣,一切一切,刺痛了九歲男童的眼睛。   但他連眨眼也不敢眨。九歲的辛茗看著修士遠去的身影,直直瞧著直到瞧不見為止。那一瞬很短,但對當時的他來說卻又很長。他心跳飛快,幾乎不能呼吸,他滿心想著,這就是修士麼?這就是仙人麼?這就是救了咱們全村、救了阿娘的人麼?為何這人會有這樣的風采、這般好的心腸、這樣厲害的能耐。   若有一日,我能像他——不,我大概這輩子到死都無法像他。曾經有一瞬的想望,但被現實擊碎,小男童將自己的渴望、仰慕藏到心底深處,而他就算後來有了機緣,登了仙門,卻又再一次被自己資質不好這樣的現實給澆熄了燃在心中的焰火。   但就算如此,他永不敢忘。   不敢忘記永遠棲息在魂識深處的那點渴慕、那道踩在飛劍上的身姿。   他想要,想要成為像梅凌寒一樣的修士。   他想要,想要成為像白賀師父那樣,縱然資質不好,卻仍堅守道心,仙去時也是挺直腰板的人。   至於是非,這些人說著是與非,誰又真的知道誰是誰非?   誰又真能論斷,誰是、誰非?誰?   辛茗一一看著那些責罵他的人,再看向掌門與站在他身旁的徐且歡二人神色,越發覺得自己沒有下錯決定。   「啟稟掌門,弟子知錯了。」辛茗突地重重磕了一個頭,朗聲道。   他修為淺薄,這聲在偌大正殿裡聽起來極為弱小,但在場的弟子長老等等,皆是修為有一定程度之人,又都注目著他,當即皆將他這聲認錯聽了進去。立刻就有人不齒地冷笑。   徐掌門見辛茗認錯,本令人森然的氣息斂了幾分,頷首欲要藉此訓斥他一番,豈料辛茗下一句話出來,令整座正殿裡霎時渺無聲息。   「弟子錯了。錯竟沒在十日前就做下決定,還留在大觀門中。」   「這一叩首,感謝門派對弟子多年照顧。」辛茗不善言詞,上山幾年雖讀書識了字,但也沒有什麼文采,他笨拙地又一拜再道:「再一叩,求願掌門同意弟子自逐門派。弟子……弟子不認同掌門與長老作為,堅信梅師叔為人正直無私,並非是會愧對門派、做出那些卑劣行為之人。」   辛茗磕頭磕得極為用力,他想起當時在師父靈堂前,梅師叔跪拜的姿態,像是要學他一般,他每一拜、每一起,腰板挺直,重重磕下,直將額頭撞出紅印來。   「最後一叩,是向白賀師父認錯,弟子辛茗沒有用,無法證明梅師叔清白、無法回報師父期望。弟子、弟子無能無為,庸碌迄今,無以自容、無以回報!」   辛茗字字句句聲聲皆重,迴盪在悄然的正殿裡,他如此膽大言行,一時間竟是無人說得出話來。   徐重本來收斂的威壓,霎時又密密如烏雲壓頂一般,壟罩住了辛茗。   但辛茗無所畏懼,他叩完最後一下,直直挺起了腰,一手握住了那硃砂鍊,直視著掌門,縱使身子無法控制的因為掌門那驚人的威壓而顫抖、冒汗,但他的目光仍舊澄澈如水,不懼不慌。   他默唸著,『沒事的,梅師叔。』沒事的。他不敢傳音,只能心中不斷替自己打氣。沒事的。辛茗。橫豎不了一死,死前他想盡辦法也要把這硃砂鍊子送出去。他一定會讓梅師叔平安的活下去。   他要報恩,他要保護梅師叔。而沒有了師父、又這樣對待弟子的大觀門,辛茗沒有絲毫眷戀了。   整座正殿裡因為辛茗的話安靜了許久,徐重不開口,在場本來吵鬧的眾人,竟是沒有一人發話,那些長老們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是否在傳音討論些什麼,但就是這樣的安靜,只有辛茗這修為最低之人,他汗水從額間滴下,落到地上發出的聲音、他粗重的喘息聲響著。   這一靜,久到辛茗身子幾乎溼透。   「你走罷。」就在辛茗快要撐不住晃動身子半暈去時,徐重突然道,他沉厚的聲音不似辛茗那樣微弱,響徹整個正殿,甚至遠遠傳到了大觀門的每一處,傳到許多弟子耳中:「大觀門即日起,再無辛茗這名子弟。」   「一如梅凌寒。」   * * *   就、就這樣?辛茗被大師姊柳芳兒與大師兄徐遠送出山門時有種人在作夢的錯覺。   他神情恍惚,手裡拎著剛剛倉促間大師姐替他整理好的小乾坤袋,很是不可置信。掌門、掌門就這樣輕易讓他離開門派?也不多話抹去了他留在門派裡的魂燈、還讓他有時間收拾一點行李、沒有要再罰他什麼的、也沒有要他做些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呢?   「辛茗、辛茗!你這傻瓜!還發什麼愣呢你?」柳芳兒抹著淚,見這已經無緣的小師弟還在發怔,氣得跺腳,狠狠推了他一下。   辛茗怔怔回道:「啊?」   「唉。」在旁的徐遠更是無奈,深深嘆了口氣,接著對辛茗的背拍了下,注了道清心明神的靈氣到他體內,「蠢蛋,還啊呢你……」    (待續) 硃砂鍊中的梅師叔:......這孩子真是有點呆啊(擔憂 謝謝看到這裡的您~~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0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52633644.A.229.html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5/16/2022 00:54:26

05/16 01:50, 1月前 , 1F
哦哦哦!終於離開門派,可以開始兩人世界種田修煉了
05/16 01:50, 1F

05/16 01:50, 1月前 , 2F
嗎?!
05/16 01:50, 2F

05/16 07:45, 1月前 , 3F
嗚噢 喜歡這不彎繞又澄清的心腸啊 快開始種田(咦
05/16 07:45, 3F

05/16 10:38, 1月前 , 4F
終於脫離了也是好事,但想來他的師兄師姐們很擔心他
05/16 10:38, 4F

05/16 10:38, 1月前 , 5F
一個人在外吧
05/16 10:38, 5F

05/16 15:22, 1月前 , 6F
小茗一臉懵,我也是Σ(゚Д゚)
05/16 15:22, 6F

05/16 17:02, 1月前 , 7F
辛茗呆得好可愛噢
05/16 17:02, 7F

05/16 17:06, 1月前 , 8F
辛茗好呆好可愛~~
05/16 17:06, 8F

05/16 17:51, 1月前 , 9F
要過兩人世界了嗎(≧▽≦)
05/16 17:51, 9F

05/16 22:12, 1月前 , 10F
離田越來越近了~
05/16 22:12, 10F

05/17 16:00, 1月前 , 11F
聽到那段話,師叔是不是躲在裡頭偷哭啊www
05/17 16:00, 11F

05/18 18:34, 1月前 , 12F
種田後就可以接著種草莓了(?)
05/18 18:34, 12F
文章代碼(AID): #1YWJ0i8f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YWJ0i8f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