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他和他的搖滾編年史 22. Chorus 1-1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大骨熬湯)時間1月前 (2024/05/04 01:57), 1月前編輯推噓2(201)
留言3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平行宇宙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盡量月更     若有錯字、文法錯誤、時空、專業bug 歡迎抓漏 謝謝 /// 中秋過後的天氣涼得很快,換上長袖的同時,似乎宣告一年即將邁入尾聲。 十一月,他們應邀參加小捲的婚禮,笑看哭得比新娘子還慘的小捲和酒精肝成員合唱他們 的成名曲<喝酒小心肝>,贏得滿場歡呼。一曲唱罷,有親友開始點歌,指定要新人合唱 。 天大地大今天結婚的人最大,在台上向來唯我獨尊的阿麵忍痛交出麥克風,讓小捲和他的 嬌妻合唱那首KTV不敗金曲<愛你一萬年>。 這首歌前半的節奏偏慢,乍聽不太適合喜宴,但他可是號稱「搖滾皇帝」的伍佰。進入後 半,全場大合唱,賓客們紛紛起立隨著鼓點拍手,熱烈到近乎瘋狂的氛圍讓人有種謎之感 動。 這大概就是搖滾的魔力吧。 難得盛裝打扮,穿白襯衫打黑領帶出席的林晴河跟著站起來,趁亂看了身邊的陳子澄一眼 。沒想到,陳子澄也在這時轉過頭,看著他。 兩人的目光一觸即分,隨即專注欣賞台上的演出。 高潮落在那句「我決定愛你一萬年」,林晴河死盯著台上的人們,忘記自己有沒有跟著 吼出聲。 酒精肝的團員結婚還進行現場演出,當然要錄影留念。後製完畢的影片被放上酒精肝的官 網,還附上一張新人送客時兩團的合照和WASD的官網連結,非常夠義氣。 據Kiki說,本來每日訪客不到一百人的官網在那夜突然爆量衝破千人,害他以為是被駭客 攻擊,差點就要打電話跟系上學長求助。後來看暴增的留言發現多半是酒精肝的粉絲,這 才破了案。 與Kiki的聖誕節之約還在繼續,時間來到十二月中。 為了跟街角新開的日式便當店競爭,林晴河打工的台式便當店推出買一送一的自殺式優惠 搶客,人潮絡繹不絕,硬生生讓本來下午三點就能下班的林晴河拖到晚上九點收完店才走 。 拖著喪屍的步伐踏進家門,通常會在客廳看書等他回來的陳子澄不見人影。 臥房、客房、浴室、廚房都找過一遍,最後是在陽台發現那個拿著手機講電話的人。 是哪種涉及國家機密的電話不能在屋子裡講,得躲去陽台? 林晴河拎著打包回家的員工餐,頓覺食慾全無,打算把便當放冰箱,直接洗澡睡覺。 才剛轉身,陽台的門就被推開。 「回來啦?我怎麼沒看到你?」 原來去陽台是要等他回家嗎?林晴河覺得這個猜想太花痴,不敢開口確認。 陳子澄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今天有點晚。」 林晴河背靠沙發,用喪屍的語氣回:「今天……生意超好……我快……累死了……」 陳子澄搖了搖手裡的電話,「我有一個可以讓你起死回生的消息。」 「怎樣?你中樂透可以養我一輩子?」 陳子澄低笑一聲,「運氣好的話,或許。」 「啊?」 看著林晴河累到快沒電的樣子,陳子澄不再賣關子,「剛才Summer打電話來,說有個演出 機會。」 「哪個Summer?」 「……Nightmare的老闆。」陳子澄用目光把人從頭到尾檢查一遍,「不然還有哪個?」 「我哪知道你還認識幾個Summer?」林晴河聳肩,「什麼時候?」 「下週六下午,大賣場的聖誕特賣。」 「大賣場?」林晴河這時才清醒了點,「叫我們去唱大賣場?有沒有搞錯?」 消息傳到樂團群組時,林晴河嚷嚷出來的句子被楊國濱打字複製了一遍。Kiki隻字未回, 敲出六個點,全形。 陳子澄只好敲鍵盤解釋,不外乎是有機會就要把握、再看不起大賣場人家也是會給錢云云 。 談錢傷感情,沒錢,連感情都甭談。 WASD依舊維持一週一次的練團頻率,除非團員有事順延。但在練團室彈琴叫練習,在舞台 上彈琴才叫演出。 Live in live──樂團因為現場演出才活著。 說也奇怪,在那場差點以打群架收尾的首演夭折後,他們一直沒進行第二次演出。主動去 問或自動找上門的邀請不是沒有,卻都因為天時地利人和各種原因,不是談一半談不下去 ,就是臨時被放鴿子。 原本,陳子澄以為,在那次疑似駭客攻擊的人潮後,會有人衝著酒精肝的面子來找他們。 確實是有,但也如同之前一樣,不是檔期無法配合、就是過程不愉快,最後告吹。 最近一次邀約是上禮拜的事,對方要求貝斯別穿女裝,怕教壞小朋友。 根據當初接洽的楊國濱所言,他是透支下半輩子的修養,才沒把「你一間禁止未成年進出 的爛酒吧哪來小朋友可以被教壞難道是你還沒射出來的嗎」這串十八禁的狠話噴出來。 這不是頭一間排擠他家貝斯手的店家,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間。 而這件事,只有擔任連絡窗口的楊國濱和身為團長的陳子澄,還有接電話時窩在陳子澄腳 邊看漫畫的林晴河知道。 三言兩語討論完畢,確認大家都能把時間空下來,並約好這週的練團時間後,線上會議結 束了。 林晴河坐在圍觀的小板凳上,抬頭看陳子澄。 陳子澄拿過桌上的可樂,掃了一眼腳邊的小朋友,「有話就說,我不會讀心。」 「……我擔心Kiki。」 陳子澄把可樂喝完,單手捏扁鋁罐。「擔心也沒用。總得面對。」 看林晴河還是一臉擔憂,陳子澄把鋁罐扔進牆角的垃圾桶,試圖安慰他:「你有沒有想過 ,對某些人來說,玩團這件事本身就不正常?」 林晴河皺起漂亮的臉,「所以,你是要告訴我,反正玩團跟穿女裝都不正常,不差這一點 ?」 陳子澄腦中閃過一個更貼切的比喻,但沒說出口。 他看著林晴河,淡淡地說:「既然改不掉也不想改,就接受它。」 林晴河張了張口,沒再說話。陳子澄判斷對話結束,往廚房走去。 「我昨天買了油炸意麵,要不要吃?」 「啊!」 陳子澄走到房門口的腳步停下,轉身朝聲源看去,「怎麼了?」 「你沒洗罐子還亂丟!」林晴河指向牆角的垃圾桶,「垃圾桶黏黏的會長螞蟻啊!」 「……知道了,媽。」 等被天雷轟得外焦內酥的林晴河擠出一句「我們的關係好亂」的回答追過去,陳子澄已經 打開抽油煙機,進入「風聲太大我聽不清楚」的模式。 林晴河站在廚房門邊片刻,笑了出來。 吃過幾頓消夜後,週五的演出之日駕到。 幾經交涉,賣場只負責搭建表演舞台和分配人力維持秩序,他們提供的擴音設備入不了陳 子澄的法眼,由樂團自行準備。 拜常年在樂器行打工所賜,哪組器材的狀況最好、最適合這樣的場地,陳子澄非常清楚。 他們把借好的設備和樂器塞進楊國濱的老爺車,好不容易大功告成,發現只剩下副駕還空 著。 搬東西搬到氣喘吁吁的林晴河叉著腰問:「為什麼不買大一點的車?」 楊國濱跟陳子澄差不多高,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大男生駝著背縮著腳擠在那輛小March的駕 駛座,光看就讓人想掬一把辛酸淚。 楊國濱站在剛滿十三歲,準備上國中的愛車旁邊,朝林晴河伸手,「錢咧?」 林晴河抬起叉腰的手,流暢無比地指向把吉他放進後座的陳子澄,「找他。」 楊國濱乾笑兩聲,沒說話。陳子澄放好琴,涼颼颼地為林晴河解惑:「他還欠我六萬六。 」 「你還沒還?!」 林晴河記得第一次見到楊國濱那晚,陳子澄就提過這件事。沒想到經過快半年,楊國濱不 只沒還清,甚至一毛錢都沒還。 這年頭,欠錢的人比債主更囂張。楊國濱撥了撥後腦勺的長馬尾,捏了個蘭花指,嬌嗔道 :「人家沒錢咩~」 林晴河默默退後一步,「Kiki,我好冷。」 穿著羊毛披肩的Kiki把披肩拉開,分一半給主唱。 「皇上!你看他們啦!」 眼看楊國濱就要舉起粉拳捶打皇上的胸口再嚷嚷「好壞好壞人家不來了」,陳子澄往旁跨 了一大步,冷冰冰地威脅:「再吵你就下車。」 「這車是我的!憑什麼我要下車?」楊國濱大逆不道頂撞聖上。 「憑我用六萬六救了你和你的車。」 楊國濱一秒變臉,神色恭敬地高舉雙手,彎腰行禮,「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林晴河看看高高在上的陳皇上,再看看只差沒有五體投地趴在路邊的楊太監,很懂事地什 麼都沒問。 Kiki看了下時間,輕聲開口:「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 「走吧。」陳子澄做出安排,「Kiki你委屈點,坐老楊的車。我載他。」 小車與重機兵分二路,在半小時後抵達要演出的大賣場。 大賣場也分很多種。有那種擺攤賣青菜和豬肉,貨架塞滿五金雜貨掃把水桶,日光燈一閃 一閃就是沒有亮晶晶,店員忙著打蚊子懶得理客人的傳統大賣場;也有連鎖企業統一格局 ,明亮寬敞商品齊全,店員笑容親切有問必答的大型商場。 邀請他們去演出的大賣場是第三種,獨立經營的地方型生活百貨,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 。 林晴河盯著眼前以亮橘色為主,現代感十足的全新建築物,再看看大門邊提前搭好,點綴 紅綠聖誕裝飾的小舞台,鬆了一口氣。 陳子澄詢問的眼神隨那口氣飄過來。 「我本來以為要在『長袖兩件三百』和『青菜三把五十』的BGM裡唱歌。」 「搞不好喔。」抱著大鼓下車的楊國濱歹笑一聲,「等一下他們把花車推出來,應該會有 很多婆婆媽媽去搶,到時候你就要跟她們比大聲了。」 林晴河嘴角一抽,「我現在就去搬音響。」 旁邊的Kiki跟上他的腳步。 楊國濱開玩笑的情景沒有發生。 為了配合商家的聖誕特賣,前兩首選唱經典的聖誕歌曲,經過的路人或買東西的顧客多少 都會停下腳步,甚至跟著旋律擺動身軀。 受限March的空間,這回林晴河沒帶麥克風立架出門,拎著無線麥克風從頭唱到尾。在看 到底下無意識哼唱的聽眾時,還會把麥克風遞向他們,招呼大家一起唱。 氣氛輕鬆歡樂,配合熱鬧的鼓點和悠揚的吉他、穩定的貝斯,就像提前歡慶耶誕佳節。 經過兩首琅琅上口的聖誕歌後,有些人拎著購物袋或停下購物車,乾脆不走了。 林晴河跟身旁的Kiki交換一個眼神,隨即目視前方,舉手、彈指。 會意的楊國濱在鼓座前旋轉鼓棒,做了個炫技的漂亮動作,敲響鼓面。 那是他們之前說好的暗號。 如果場面夠熱,第三首就要唱自創曲。 第三首是Kiki寫的<金魚>。或許是受到<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的影響,開場 只有貝斯和鼓組的聲音,之前搶盡鋒頭的吉他和人聲反而後期才加入。 不同於吃土,這是一首節奏穩定的慢歌,整體來說沒有特別高潮的段落。 歌詞從一隻以為自己會飛的金魚開始,講述牠的一天。內容來自陳子澄某天聽林晴河和 Kiki聊天的靈光一閃,寫完後Kiki本人非常喜歡,一字沒改直接過關。 比起前兩首暖身嗨唱的名曲,是一首日常風味的清新小品。 有些人聽到前奏陌生就抬腳離開,也有走出賣場的客人反而停下步伐聆聽。 比起陳子澄那首風格衝撞情緒撕裂的<999>,Kiki這首<金魚>更適合只是走過路過的 普通人。 貝斯聲從開場延續到尾奏,最後一個音落下時,一滴汗水緩緩滑過Kiki的額際。 屬於他們的十五分鐘結束,後續還有熱舞表演和抽獎。 林晴河把握時間自我推銷。 化身主持的主唱開始一一介紹團員,不愛說話的陳子澄和很愛說話的楊國濱都簡單跟台下 打招呼,輪到Kiki時,他卻只是微笑拎起裙襬行禮,沒有開口。 林晴河沒逼他,連忙打圓場。 「我們家貝斯比較害羞,等大家跟他熟了就知道,他很有才華又很可愛。」 林晴河還想再說話,餘光瞄到賣場人員站在側台畫圈圈,催他們下台,只好準備收尾。 「……我是貝斯Kiki。」 Kiki低柔到不像女生的嗓音透過他手裡的麥克風,傳進舞台側邊的音響,散進週六下午的 空氣,飄進現場每一個人的耳裡。 靠近舞台的幾個中年婦女交頭接耳小聲議論,林晴河則是整個人在台上愣住,直到陳子澄 側身撞了他一下。 回過神的主唱抓緊麥克風,用激動到有點破音的聲音喊:「我們是WASD!謝謝你們來聽歌 !掰掰!」 台下響起陣陣掌聲,不算熱烈,但也不至於冷清。以突擊路人場而言,算是個可以接受的 結果。 之後搬樂器、領酬勞,收工回家。 林晴河一直保持很高昂的情緒,好像Kiki願意在台上開口,比他順利完成第一次完整現場 演出還開心,連幫忙扛器材的腳步都輕盈不少。 事實確實如此。 一行人回到老爺車邊,林晴河突然出聲。 「Kiki!」 臨時被點名的Kiki嚇一跳,抓著琴袋背帶的手一抖,「什麼事?」 「你留下來好不好?」林晴河緊盯他今天畫著淚滴妝的臉,「有你在,我們一定可以征服 世界!」 被那個從少年漫畫照搬的熱血語氣逗笑,Kiki最終點了頭。 「耶──!」 林晴河高聲歡呼,拉起Kiki的手原地轉圈慶祝。Kiki沒阻止他,帶著無奈又有點害羞的淺 笑,背著貝斯跟著他轉。 打開後車廂把小鼓放進去的楊國濱滿臉困惑,轉頭問陳子澄:「我們什麼時候決定要征服 世界的?有會議記錄嗎?」 陳子澄笑了。 他看著林晴河不知道在中二什麼,但似乎有點可愛的狀態,冷靜地回答:「剛才。」 在大賣場的演出口碑漸漸發酵,當天有人拍照傳上網、也有人回家寫心得,更有人找到官 網,問他們是否願意出道。 對方自稱是黑洞音樂的企劃,那天奉老婆之命去採買,想起妹妹曾推薦過他們這團,才停 下腳步聽完表演。 「你怎麼回他?」陳子澄問電話那頭收到郵件的楊國濱。 「我就是不知道怎麼回,才會打來問你啊!」手機那邊的楊國濱沒好氣,「出道這種事, 是我一個不值錢的鼓手能決定的嗎?」 「你怎麼會不值錢?至少值六萬六。」 「……我們可以先討論正事嗎團長?」楊國濱問。 「沒辦法。」陳子澄回:「我一個不值錢的吉他手也決定不了。」 「那怎麼辦?」 「開會。」 「現在?」 陳子澄反問:「現在是凌晨三點零七分,你當別人都不用睡?」 「你就沒睡啊!」 「因為被你的電話吵醒了。」陳子澄壓低聲音,「小聲點,別把他吵醒。」 剛才叫人討論正事的鼓手輕易被八卦誘惑,「你們還睡一起啊?」 「同一間房間,不同床。」吉他手澄清。 「唉。」 「嘆什麼氣?」陳子澄頓了頓,「算了我沒興趣,沒事就掛了。」 「別掛!」楊國濱急得大吼,「事情超大條!你至少敲個時間給我吧?」 「對方怎麼說?有約時間還是給期限?」 「……什麼都沒提。」 「那你就平常心。」陳子澄依舊很平靜,「我記得明天他不用打工、Kiki的課只到下午三 點,你呢?」 「你記得他們的班表和課表,卻不知道我的?陳子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是誰剛剛說別廢話講正事的?」陳子澄打了個呵欠,「快點,我很睏。」 「……下午要陪老婆上課,我們約晚上?」 「可以。你記得跟Kiki說,掰。」 「為什麼是、喂?喂──」 掛上電話,臥室再度安靜下來。 陳子澄把手機放回床頭,聽見迷迷糊糊的聲音從不遠處的沙發床傳來。 林晴河裹著被子翻了個身,「誰啊?有急事嗎?」 「老楊。不算急。」陳子澄回。 「他怎麼了?」 「明天再跟你說。」 「為什麼要等明天?」 「我怕現在跟你講,你就睡不著了。」 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大概是林晴河在摸手機看時間。 「現在才三點,什麼事能大到讓我睡不著?那美克星要爆炸了嗎?」 陳子澄就等著他問這句,在昏暗中勾起唇角,口氣如常:「有人問我們要不要出道。」 「喔……啊啊啊──?!」 /// 那美克星:<七龍珠>裡的虛構行星。藉此懷念鳥山明老師。 現在可以公布的幕後情報(2) 這是個預計從2004寫到2020的故事 第一年終於寫完了 雖然不是每一年都細寫,仍是個大工程 路漫漫其修遠兮 /// 作為一部三天捕魚兩天曬網一斷更就好幾個月的連載(據說), 居然也滿一週年了。 謝謝從一開始看到現在的各方大德, 以及半路不小心點進來掉了坑的善心人士。 赤貧寫手無以為報,只能提前更新。 一路至此有任何批評指教都歡迎分享, 謝謝大家。 ----- Sent from JPTT on my HMD Global Nokia 5.3.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9.115.82.12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14759076.A.D8E.html

05/05 02:41, 1月前 , 1F
一開始就看然後被掉下去那章嚇到 鼓起勇氣繼續追^~^
05/05 02:41, 1F
不好意思造成驚嚇了U U 一切都會好的。

05/06 02:20, 1月前 , 2F
竟然一年了! 一開始太嚇人了,希望WASD的大家一切
05/06 02:20, 2F

05/06 02:20, 1月前 , 3F
都好啊!!
05/06 02:20, 3F
歲月真是好殘忍好無情好無理取鬧QQ 在此再度致歉 抱歉嚇到人了 orz ※ 編輯: vivamsg (1.169.148.216 臺灣), 05/08/2024 00:09:15
文章代碼(AID): #1cDIMasE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cDIMasE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