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草寇為官/黔州谷17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眠舟)時間1月前 (2024/05/10 21:11), 編輯推噓1(102)
留言3則, 2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京城的風是香的。 西城區住著親貴高官,大戶人家喜園林造景,庭院裡植樹蒔花,花香從院閣中溢出,滿街芬 芳。 南城區則多街市,偶而走馬路過,路上總是有各種食物香氣,糖葫蘆的甜香串著剛出籠的饅 頭那熱氣翻騰的麵香。 楊則鳴放下車簾,他背靠著硌硬的椅背,鼻尖彷彿仍縈繞著街市上的氣味,心頭湧起一股思 念來。他父親楊懷信坐在對面,脊背一貫地端正,很是嫌棄地瞪著楊則鳴。 「站如松、坐如鐘。給我把背挺直了!」 楊則鳴動了一下,只覺得背後生生發疼、痠軟疲憊,便又倒了回去,依舊一副沒骨頭的死樣 子。楊懷信又怒視他一眼,但到底沒說什麼。 只一轉眼,馬車便入了宮門。 前些時間殿試放榜,今日皇上在宮中設瓊林宴,京中文武大臣均受邀在列。此時距離開宴尚 有一段時間,眾人趁著這段時間互相寒暄。楊則鳴在京中同齡之間朋友不多,何況在這種場 合,各家都有更需要巴結的對象,於是他只好跟在父親身後,索然無味地四處張望。 皇宮之中朱牆碧瓦,遠方的宮殿巍峨輝煌,近旁的造景層疊蜿蜒,閒步其間的人們穿香著錦 ,極盡奢華富麗之能事。 他左右張望著打量周圍的景色人物,卻見新科狀元站在不遠處。 那人長身而立,形姿如竹,烏黑的官帽上簪了一朵御賜金花,一身紅色的袍服鮮豔奪目,正 觀賞宮中培育出的時新盆景。楊則鳴遠遠望去,只覺那人面善,又孤身一人,便想上前搭話 。 他甫一走近,那人彷若有所察覺,先回過身來,在定定看他一眼後,拱手一揖:「楊小將軍 。」 楊則鳴一愣:「你認識我?」 狀元郎眨了眨眼,有一瞬的茫然,但很快回過神來:「大將軍楊懷信之子,相信許多人都有 所耳聞。」 楊則鳴想起自己平時被取了不少諢號,無人不知楊大將軍家有他這麼一個「楊婕妤」,確實 聲名廣為流傳,心底不由得生出一絲不快,但面前的人表情真摯,並不像是在暗諷自己。楊 則鳴趁對方垂眸的片刻間又多看了幾眼,試圖從他的神情中捕捉一點蛛絲馬跡,但卻覺得他 越看越面熟。 楊則鳴不經意間視線一低,瞧見對方左側脖頸上有一顆小痣。 「嗯?」楊則鳴疑惑出聲,「好像原先沒有這小痣。」 「什麼?」 「你的脖子,原先沒有這小痣。」 狀元郎抬手摸向脖子,不解:「什麼痣?」 楊則鳴歪頭去看,只見那點痣不知為何正在蔓延,形狀不再小巧渾圓,更像攀在彼人身上的 藤蔓,斜向下伸去,楊則鳴還來不及反應,就見對方的脖頸處綻裂開來,他大駭,連忙伸手 去捂住那湧血的傷口。 喉間口鼻都是血的狀元無力說話,他抬手輕碰了碰楊則鳴的臉頰,睏倦地闔上眼。 「來人!」他慌亂地想叫喊,但喉嚨卻發不出聲音,狀元郎的身體徹底癱倒在他懷裡。生命 的消逝比血流的速度還快,傷口的血還未流乾,人已經沒氣了。 楊則鳴緊緊抱著那具身體,喉底舌根是喊不出的名字── 「哈啊──!」楊小將軍倒吸一口氣,從夢魘中掙扎著醒了過來。 眼前沒有京城的宮廷美景,他心念的那人也終究沒有機會簪上金花。楊則鳴艱難地想翻身, 但卻動彈不得,渾身無一處不疼。他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頭頂是山洞正滴著水的石頂,此刻 火光搖曳,照得滿室澄黃。 楊則鳴就這樣瞪眼躺著,他的四肢百骸彷彿灌了鉛一樣沉重,直往下墜如無底的深淵。昨夜 的一切都像是一場侵入現實的噩夢,徐二在他面前被砍傷、向後倒進他懷中的畫面不停出現 在眼前,他不斷祈求自己可以再次醒來,卻也明白再不可能了。 「醒了?」洞口處傳來拖沓的腳步聲,趙刃從外面進來了。 楊則鳴轉動頭部去看他。 趙刃渾身上下都是血痕,看上去狼狽得要命,不知是累極了還是傷到了哪裡,他走得緩慢, 但還是朝楊則鳴提了提手,展示他拎著的兩隻已經剝好皮的野兔子。 「我去打了兔子,咱們烤著吃。」 楊則鳴把頭扭回去,嗓子發澀:「我不想吃。」 「不吃東西怎麼行。」趙刃捱在火堆邊坐下,開始給兔肉分筋錯骨,放到火上烤。「你摔了 腿,我先給你包上了,你就躺著別動,但東西得吃,吃了才有力氣。我們這兩天休息一下, 恢復一點體力,然後就下山去。」 楊則鳴聽他冷靜地安排,心裡的難受愈發強烈。趙刃說他摔了腿,難怪,難怪他渾身都痛, 唯獨兩條腿沒有知覺。 「不要管我了。」楊則鳴偏過頭,「我不想動,也吃不下東西。」 「怎地?不想活?」趙刃深吸了一口氣,終歸沒忍住,開罵道:「別擱這跟老子尋死覓活, 一堆人想回去都回不去了呢。你以為徐二那小子幹嘛死的?誰也還沒活膩,他幹嘛給你白挨 一刀啊?」 楊則鳴挨了一頓罵,他想罵回去,但思緒亂成一團,張嘴只哭了出來。 趙刃混跡鄉野長大,他見慣了人哭的模樣,不管多哀痛悲戚,大多都帶了一絲無可奈何的認 命。 大家都知道,哭一場,哭完把眼淚抹乾了,日子還得繼續下去。 但楊則鳴的哭不同,從低低隱忍的啜泣,到大聲的嚎叫,直至最後,他發出的聲音已經不能 算是哭,而是被逼至絕境,帶著最後一絲頑抗的怒吼。 這回死的不再是那些他早已意識到可能會死的人,原先以為的來日方長於此刻戛然而止,他 腦海中眾人一起回到京城、那些他曾暢想的未來,永遠都只能存在於腦海了。 楊則鳴吼到嗓音都啞了,最後哭著睡過去,趙刃給他留了兔肉,靠在山壁上準備睡一會,此 時外面就傳來幾聲狼嚎,也不知是趙刃的烤兔子太香,還是被楊則鳴困獸般的哀號引來的。 兩三匹狼站在洞口外,綠幽幽的眼睛直往兩人身上逡巡。 楊則鳴睡得本就不安穩,聽見聲響便醒過來了,但他動彈不得,只能勉強撐起上半身,緊張 地和狼群對看。 趙刃的手已經摸到刀柄,提刀踉蹌站了起來,楊則鳴的心簡直懸到嗓子眼了,顫著聲問:「 你行不行啊?」 「我不行你行?」趙刃頭也不回,「閉嘴吧。」 那幾匹狼極其有靈性,看楊則鳴重傷躺著、趙刃又一瘸一拐,因此沒什麼顧慮,一下就撲了 上來。 趙刃畢竟身經百戰,只見他眼疾手快,第一刀就先卸下一隻狼的下巴,那狼沒了下顎,口中 血液與涎水混在一起淌落,著地後便滾到一邊,喉間嗚咽一聲,畏縮起來。另外兩隻同伴稍 有忌憚,不敢就這麼略過趙刃去攻擊楊則鳴,四爪刨地躊躇片刻,一齊向他撲來。 趙刃自知強弩之末,不敢拖延,只求速戰速決,趁著狼起跳的當口,向一側閃去,交錯之間 回身,刀尖劃向狼腰下柔嫩的腹部,可惜失之毫釐,只削下幾根毛髮。 另一匹狼趁他一擊失手,正沒有著力點時向前撲來,一口咬在他小臂上,發黃的尖牙刺進血 肉,讓他忍不住悶哼一聲,只能伸手去掰那幾乎嵌進皮肉裡的狼嘴。先前那隻狼落地調整好 身型,竟是從趙刃背後發動攻擊,一下撲到他背上去,將他按倒在地。 「趙刃──!」楊則鳴驚呼一聲,眼睜睜看著趙刃差點被狼一口咬在脖頸上。他撐起上半身 將自己翻過來,拖著兩條沒了作用的腿爬到篝火邊,奮力抽出一根燒得正旺的柴火,抬手運 起十成的力氣,朝正在死咬趙刃左臂的狼擲去。 那燃燒中的樹枝不偏不倚地刺入那匹狼的腹部,露在外面的部份還燒著,不一會兒就冒出皮 肉的焦臭味。而趙刃已經忍痛撐起身,他抬手去別開那狼的嘴,發狠勁朝身後的山壁撞去─ ─那隻狼也是頑強,硬是趴在他背上捱了幾下,最後才奄奄一息地脫力落到地上。 趙刃懶得去撿落在遠處的刀,他啐了一口血沫,向那隻狼撲過去,伸手把牠扼死在臂彎之間 。 早先被卸了下顎的狼已經溜了,趙刃確認身下的狼沒了氣息,把屍體往旁一推,自己也滾倒 在地上,逕直昏死過去。 楊則鳴又驚又怕地看著趙刃,出聲喚他:「趙刃……趙刃?你的傷口得包一下……」 他哽咽著爬過去,伸手推了推他,趙刃昏得徹底,一點反應沒有。楊則鳴低頭查看,他受了 傷的左臂袖子都被咬爛了,血肉模糊的傷口上頭混著狼嘴裡的白沫和血汗。 楊則鳴早忘了自己稍早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一心撲在兩人此刻的處境上。他哭著去探趙刃 的鼻息,所幸還有一絲氣兒,他無力去打水清理傷口,但還是得先試著止血,於是就著手邊 還能扯下的布條給趙刃包了傷口,做完這一切,他側倒在對方身旁,守著他睡過去。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2.16.10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15346717.A.F8C.html

05/10 22:14, 1月前 , 1F
小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Q這畫面有感覺了〒〒楊趙真
05/10 22:14, 1F

05/10 22:14, 1月前 , 2F
是有夠慘(茶)
05/10 22:14, 2F

05/11 09:42, 1月前 , 3F
沒事沒事,他們是堅強的男子漢!
05/11 09:42, 3F
文章代碼(AID): #1cFXqT-C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cFXqT-C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