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願子如雲 番外3 完 (微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poli波哩)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5(1506)
留言21則, 13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不考究不嚴謹古風,朝代國名皆為架空,與現實毫無關聯 ※本篇為《願子如雲》番外作,接續本篇28回後 ※每一小篇之間的時間點可能不連續 ※有一點點肉渣所以防爆 * 一早,周衍看到桌上擺著兩碗白粥、兩盤素菜與一碟醃瓜,便皺眉:「你就吃這 樣?」 「我一個奴隸,難道要吃大魚大肉?」程毅說,「吃不慣你可以走。」 周衍當然不會走,他默默拉開凳子坐下,嚐了幾口,又說:「難怪昨晚抱你覺得 人變瘦了。」 程毅當作沒聽到。 其實不是沒有人試圖養胖他,比如後院那群雞,起初兩隻本就是送來給他宰的, 不過他養著養著生出感情,頂多撿撿雞蛋加菜,雞是從未抓來殺過,於是越生越多, 幾年後便長成一群了。 再說附近就是雁山,他若想,大可自行上山獵捕,沒這麼做,僅是覺得沒必要耗 費精神,反正素菜也是菜,堪飽即可。 用完膳,程毅東西收收準備出門整墓,周衍還算識相,沒提跟著去。對方可曾為 遼王,去幫著挖墓埋金兵,無非諷刺,他要真領著人去,搞不好那邊怨靈都要群起暴 動。 他想,既是周衍自己要來這窮鄉僻壤,就得自己找事做,他可沒義務陪著人。 周衍倒是自在,揮揮手笑著送他出門,一副賢夫良父模樣。 傍晚,程毅終究有些不放心,提早收工返家,卻還沒走到門口,就聞到一股燒肉 味,他大驚,連忙加快腳步。 院前,周衍用石子搭了簡單烤爐,以竹為叉,上頭是一塊塊烤得啪滋啪滋的肥嫩 腿肉,而那群傻雞,不曉得是不是好奇,竟也跟著圍在爐邊咕咕叫,當真不知死活。 程毅見狀倒抽口氣,目光掃向雞群,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好,一隻都沒少, 周衍若真餓到剁了他的雞,他說不準晚上也會忍不住剁了對方的雞。 「你想甚麼呢,沒動牠們。」周衍將青年的神色從驚恐到肅殺收進眼底,無奈笑 道:「這是兔肉,我午前進山裡獵的。」 「喔。」程毅訕然一應,放下手上鐵鏟,說:「你吃,我不吃。」 「為何?」周衍問。 「一旦胃口被養大了,哪天你走掉,豈不是徒增難過。」程毅說,「再者去燒香 祭拜,滿身肉味,是為不敬。」 「可我烤了你的份。」周衍一臉惋惜委屈,「何況你想想,每日光吃菜飯,哪天 你挖土時體力不支昏倒,被你埋到一半的屍首就得暴露野外,若遭野獸啃食,那才是 對故人大大不敬,不是麼。」 是,是,你說是就是。程毅拗不過對方,掙扎著被攬過去餵了幾口,至於吃著吃 著兩人就親親摸摸摟摟抱抱起來,便是後話了。 (完) 雞們:哈囉我們還在這裡耶。 --------------- * 這日午前,程毅正要拿自己衣服去洗,看見周衍外袍扔在榻上,想了想,還是幫 著拎起來準備一道洗了。 唉,他就是奴性重,只怕此生都難以改過。 那衣袍是昨日周衍所穿,上頭不只髒污,還散著些淡淡汗味,程毅不知怎地鬼迷 心竅,竟將鼻子湊上去聞了聞。 對方的氣味湧進鼻腔,彷彿那人就在身邊抱著他。程毅雖感到有些羞恥,還是忍 不住又吸了幾口。 「子雲——」一聲呼喚才起,人影便到了門口,程毅煞然抬頭,兩人頓時四目 相對,彼此皆愣在原地,顯然剛剛那幕早被看光。 「不是那樣……」程毅乾乾地開口欲解釋,臉上卻羞紅一片,根本此地無銀三百 兩。 周衍倒是笑了笑,過來一把將人拉進懷裡,道:「我就在這兒,你何必委屈聞袍 子?如何?好聞麼?」 程毅將臉埋在對方胸膛不敢面對,過了會才細細回了聲:「……香。」 於是,這日午後要洗的衣服又多了兩件。 (完) --------------- * 程毅自居於城郊,生活一向簡樸,他原本物慾就不高,每日挖墓也沒酬金,飲食 所需除去米麥,配菜大都自給自足,或以後院那幾隻雞、及菜圃裡栽種的香草植物與 附近農民以物易物,再不濟,城裡人亦會定期給他送來糧食。 畢竟他名義上還是靖王的奴,萬不能餓死了。 莫翱便是趁此藉口,經常偷渡些好東西過來,比如程毅屋裡那組茶器,出自名將 工藝,沒幾兩銀子,連摸也摸不到;又如塌上那床被褥,取自高山蠶絲,細緻柔嫩, 冬暖夏涼,每年只出幾件,即使王宮貴族,有錢也不見得買得到,就不知莫翱怎麼弄 來。總之諸如此類,導致屋子外頭看著破舊,裡頭卻盡是低調奢華之品,十足反差。 程毅當然不只一次婉拒,可莫翱東西扔了揮揮衣袖就走,他也無奈,只好收下。 但這般下去不是長久之計,他只得擺起臉色,威脅對方繼續兀自亂送,他就把東西通 通拿去埋了當陪葬品,這才讓莫翱妥協,除吃食外,沒再強塞甚麼稀世珍品來。 周衍住下後則入境隨俗,也未嫌東嫌西,有甚麼用甚麼,一切如常。 然而沒過幾日,莫翱卻帶了幾套衣裳登門拜訪,程毅一摸,就知定是以上好料子 縫製而成,眉頭剛皺,就聽莫翱道:「我也是被逼的,是你那周大爺,說你裡衣手感 不好,脱起來不順,硬要我備來這些,你想嘮叨,找你周大爺去。」 程毅見莫翱一臉怨氣,又聽到甚麼脱起來,只得紅著耳根低頭默默收下,以免對 方多問,徒增尷尬。 他卻不知,莫翱一回府,立刻得意洋洋對陸昕與霍渝道:「我早說小午臉皮薄不 敢問,這招果真有用!」 (完) 低調豪宅爹斯。 --------------- * 這日莫翱過來拜訪,周衍便順勢邀對方上山打獵。 兩人自兒時認識,一轉眼三四十年的竹馬竹馬,雖平常私下講話都不怎客氣,彼 此之間的信任默契倒不容質疑。 莫翱想著或許周衍這些年跑來鄉下過活難免無聊,才找他出去透氣,自當應允。 兩人騎馬上山,說說笑笑,興致一起,乾脆來場比試,看誰獵得好。 莫翱知道周衍在程毅面前對他一直心存競爭,既然這會兒他也希望程毅過開心 點,那對周衍放放水亦無不可。於是他繞來繞去,只獵了頭小公鹿便罷。 然而周衍卻沒帶甚麼十足挑釁的戰利品出現,僅僅兩隻兔子、三隻鴿子。 「噯,子雲不喜鹿肉那味兒,雖是比試,我總放心不下他……就算我輸了罷。」 周衍擺擺手笑道,一副坦蕩釋然。 可惡!莫翱此時方驚覺自己中了陷阱,這姓周的果真心機深沉,恐怕一開始就打 準了算盤讓他陪嫁,然而程毅在場他也不好發洩,只在心裡將遼國列祖列皇都問候了 個遍,然後默默到一旁烤他的鹿肉去。 唉,往好處想,鹿皮還算有點價值,冬天鋪在地上也保暖,至於那鹿角,就送給 小午當裝飾擺著吧。 (完) 粗長的鹿角,打磨過後其實也有別種小午會喜歡的用途喔。 心機周衍,對,他還是有競爭心態XDDD --------------- * 正逢靖國皇后程姝三子滿月慶祝,霍渝打算去一趟燕京看看女兒,周衍想了想, 乾脆一同把程毅拐去,順道讓人遠行散散心也不錯。 但說要拐可不容易,程毅自覺身分敏感,不願與程姝過於親近,以免落人話柄, 連燕京都避而遠之,周衍想帶他進宮,他還不一定點頭。用強的肯定不行,於是周衍 找來霍渝行使哀兵之策,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一下說程姝想哥哥,一下說小皇子長這 麼大連舅舅都見不到好可憐,甚至還說程姝孕時貴體微恙,半夜睡覺都不安穩,直吵 著說定是太久沒見五哥云云。 然而程毅只冷冷看著眼前兩個大男人講得天花亂墜,竟絲毫聞風不動。 兩人見此招無用,彼此互望一眼,立刻又換了個說法,幾番輪迴,卻都如隔靴搔 癢,效果甚微。待虛耗一整午後,兵糧逐漸耗盡,他們正要撤退重整士氣,想不到 程毅一開口就說好。 其實程毅哪裡不知道他們打算,尤其甚麼睡不安穩,那也該找太醫不是找他,連 這也臉不紅氣不喘地胡謅,這兩人還真有演戲底子。 不過程姝想他倒是為真。前陣子陸昕從燕京老家回雁城後給他帶了封信,裏頭雖 沒明寫思念,可程姝信中總說想讓孩兒見見他,他幾經思量,也才應允了這次回去。 當然,欣賞太上皇與大將軍拼命演戲亦是頗有樂趣,所以他才不戳破,逕自擺臉 色看看他們還有幾招沒使出來。 後來三人一齊啟程,卻分道而行。霍渝領著親兵光明正大進宮面聖,周衍則帶著 程毅從後門入宮,以防遭人側目,且他早遣人打點好,兩人一路順暢,直搗御花園, 果見年輕的皇帝與皇后正在亭裡品茗說笑,三個孩兒一個還在襁褓中,另兩個則由宮 女陪著四處玩耍,好不快樂。 程毅見那邊氣氛和樂,似有些卻步。周衍見狀,握了握對方的手,說道他先把 周黎支開,讓程毅可好好與妹妹敘舊,便走了過去。 周衍亦是許久未回宮中,一現身周黎立刻迎上,三人說了些話,父子二人就朝書 房去,待留下程姝與宮女,程毅終於上前。 程姝見著五哥,自是十分歡喜,甚麼形象都不顧了,只拉著程毅滔滔不絕撒嬌講 話。兩人久別重逢,一聊就忘了時刻,直到宮女過來請示,程姝乾脆命人在此布膳, 兄妹二人與孩兒們繼續邊吃邊聊,相當愉快。 而那皇帝與太上皇呢? 他們其實早講完話,又都有默契地不願打擾,可總是擔心,只好雙雙窩在廊邊偷 偷觀望。 周衍:「黎兒,你兒子居然叫子雲『啾啾』還要他抱,竟還趁機偷親子雲的嘴, 怎如此沒規沒矩……」 周黎:「父皇,莫忘那也是您孫子,而且我也要講,姝兒平常總說作為皇后應該 端正賢淑,都不跟我撒嬌,現下卻跟程公子這般……」 周衍:「為何你兒子坐在子雲腿上吃飯,這麼大了不會自己拿筷子麼?你得讓皇 后管管……」 周黎:「父皇要我管管皇后?您也先看看母后的模樣再來說我……」 周衍:「為何連霍將軍都一併入桌吃了你我還在這兒枯等?」 周黎:「因為姝兒會顧忌父皇,程公子會顧忌我,所以……」 周衍:「……」 周黎:「……」 於是堂堂靖國兩皇,只得繼續縮在牆角,吹冷風,吃饅頭。 (完) 程姝:來喊舅舅。 小皇子:啾啾! 程毅:嗯,是啾啾。 小皇子:啾啾抱! 程毅:好,抱。 小皇子:啾啾親親! 程毅:好,親。 周衍:QAQ(咬手帕 周衍:兒子你管管你老婆QQ 周黎:你也不看看我媽被你寵成甚麼樣QQ 周氏家訓:老婆最大。 --------------- * 周衍這人有個癖好,做那害羞事時總要程毅換個稱呼喊,尤其喜歡聽他叫「周哥 哥」,每次一喊,定又硬上幾分。 唉,這醋桶也放真久。 程毅也不是不願,當作情趣,便也樂得應和。 然而周衍居然變本加厲,聽膩了周哥哥,一下要他喊陛下、一下要他喚周公子、 周少爺,等都輪過幾回,竟還要他一個個猜,沒猜到想聽的,便不朝那處頂弄,惹得 他不上不下,甚是難熬。 這下子情調都沒了,程毅心裡不悅,偏對方插在裏頭,他難以抗拒,還是只能乖 乖迎合。 這回周衍又來,當程毅把周衍、周公子、周哥哥、少爺、殿下、皇上、陛下、夫 君、至遠都吟過幾次,想不到對方還不滿足,只淺淺地磨著他穴口軟肉,卻故意不給 他痛快,他火氣一來,乾脆拋羞棄恥,眨著媚眼朝對方一拋,同時雙臀一夾,軟軟地 喃了聲:「爹爹……」 周衍睜目一怔,忽然下腹一緊,頓時洩了出來。 「……」 「……」 「……原來你好這口麼?」 「沒……不……才沒……這般……」 周衍難得支吾其詞,此回提早出關,顏面盡失,被程毅揶揄了好陣子,往後數月, 他再不敢怠慢伺候心上人。 (完) 玩情趣玩到翻車的周哥哥。 --------------- * 今日程毅難得睡過了頭,他一睜眼,外頭竟已日上三竿,他嚇得跳起,趕緊抓件 外衣隨意披上便走出屋子。 他住這裡已逾八九年,起初雖是獨居,但向來自律,該出門整墓便出門、該餵雞 便餵雞,日復一日,始終未得閒散。周衍來後,儘管有時煮飯洗衣的活兒被攬去做, 他同時也得應付對方床上糾纏,並不見得輕鬆,仍是規律地忙碌著。 昨晚周衍不知發甚麼瘋,纏著他做了許久,他們倆其實年紀也都不輕,這麼折騰 下來,他竟累得起不了床。 他快步走往後院,想著那群雞等不到他來放風放糧,搞不好都在鬧騰抗議,可當 他抵達一看,雞舍糧盤是滿的,乾草堆被整理過,連雞蛋都撿完了,而整群雞正各自 窩在地盤上或睡或逛,很是愜意。 程毅有些困惑,往四周望去,這才發現昨日弄髒的衣服已洗好晾著,小菜園水也 澆了,他晃了一圈,驚覺一屋子的事,通通已有人替他做好,而內室桌上則壓了張紙 條,下筆人寫道他進城買點東西,晚些回家。 程毅怔怔地繞回雞舍,蹲下對一隻睡眼迷濛的雞說:「唉,他,他怎這樣,這樣 我愈來愈離不開他,該怎辦……」 他知道周衍真對他好,不只生活上照顧,他掛心的事,對方亦願意替他分憂。他 們都是務實之人,比起嘴上海誓山盟,的確默默將事情做了更能讓他心安,比如今日, 周衍的作為便是間接告訴他,以後睡晚點也無妨,天塌下來,都有人替他擋著。 可被照顧得這麼好,以後他若還是失去了對方,該如何活下去?他並非信不過 周衍,只是從小到大,凡事習慣了往壞處想,總是改不過來。 周衍會不會覺得這樣的他太過優柔寡斷?他糾結地嘆氣,面前那隻雞似是嫌他吵, 才抬頭就又把頭埋進翅膀裡,根本懶得理會。 程毅吶吶說了聲「無情無義」便拍拍衣服起身,這時聽到門口傳來聲響,他走過 去,看見周衍從馬背上扛下一大包東西,愣問:「你買了甚麼?」 「你醒了。」周衍笑笑,將東西放到地上後,伸手一把圈住程毅的腰,朝人臉上 親了幾口,說:「一些祭拜的東西,等會兒你要去墓地,我與你同去。」 「你要去?」程毅疑道,推拒兩下掙不開,乾脆往男人懷裡蹭了個舒服位置, 說:「那裡葬的都是金國人,你一個靖王去做啥?」 「我又不以靖王身分去,」周衍說,「我是你夫君,要與你共度餘生,自然該跟 你掛心之人拜會拜會。」 程毅一呆,喃道:「共度……且慢,甚麼夫君,我何時答應與你成親?」 「你昨晚不是喊我夫君?你要將我始亂終棄麼?」周衍掩不住笑問。 床上的渾話也敢大白天拿出來說嘴,這人臉皮著實厚。程毅又伸手推了推對方, 周衍不放,倒是牽住他的手又親了幾下。 兩人甜膩須臾,等到終於分開,程毅才說:「也沒甚麼拜會的必要,該說的,我 早向鍾將軍稟報過了。」 這回換成周衍一怔,問:「你說了甚麼?」 程毅當即後悔挖坑給自己跳,抿抿嘴,只道:「就說有人陪我吃飯睡覺。」至於 私心作祟及為了讓鍾將軍放心,他還誇了周衍好幾句正人君子、高風亮節等等細節, 他是一定絕口不提。 「這未免太籠統,聽你這般講,我倒像甚麼恩客了,不成,我得自己去說。」周衍 道。 「好,你想去便去,若你受不住陰氣回家肚子疼,我可不管。」程毅說。 「那你得替我擋著呀,夫君。」周衍抱緊對方委屈道。 「貧嘴。」程毅忍不住笑出來。其實那塊地經他這幾年悉心整頓,早開滿野草野 花,哪裡還有甚麼陰氣。而鍾將軍那邊,在他稟告完與周衍的事後,墓上供的花竟連 著七八天不謝,他猜想,這大概是將軍應允了吧。 「行了,鬆手,我可告訴你,說甚麼都好就是別說你是我夫君……」 「那說你是我夫君好麼?我開玩笑,子雲,你別氣,我保證正正經經,床上事半 點都不會洩漏……」 「你還是別去亂說話好了……」 這回,程毅倒是想好好跟鍾將軍告狀,說周衍根本一點都不君子,還愈來愈愛對 他耍賴討求……可也因為這人伴著他,這段日子,他過得十分自在舒心。 面上微微一笑,他伸手擰了下對方腰肉,示意撒嬌應適可而止。 「子雲?子雲,別捏,會疼……」 「不疼捏你做啥,好了,不是要去祭拜麼?走吧。」 (完) --------------- 程毅平常會跟雞聊天,周衍剛來時常常因此聽到不該聽的話XDD 然後等墓都整理完了周衍才敢提要去,單純祭拜比較不敏感。 聽說男人越老越幼稚,周衍也是從小到大被身分綁著, 退休後有點解放自我XDD 當然,他知道程毅吃這套所以偶爾撒嬌效果甚好。 番外就到這邊結束了,謝謝大家一路的陪伴! 最後再次感謝看文!<3<3<3 --------- 匿名留言單:https://forms.gle/8xBE6QLXqyjS5nka6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2.97.4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1290765.A.7B5.html
1月前
頭推!
01/22 13:08, 1F
謝謝推QQQAQ
1月前
周:鍾將軍,我是子雲的爹...程:我剁了你的雞!!
01/22 13:12, 2F

1月前
!!!!番外好看^^
01/22 13:12, 3F
亂說話等等怨靈搞不好會暴動XDDD 謝謝推:DDD
1月前
推推!番外看得好開心!
01/22 13:29, 4F
謝謝推推:))) 到番外了應該讓他們閃一下XDDD
1月前
這麼多甜番外看得心滿意足~
01/22 13:45, 5F
努力加了糖!!謝謝推>///<
1月前
這糖吃得好開心~
01/22 17:45, 6F
有甜我就放心了QAQ 感謝推!
1月前
看的好開心 小程好就好!
01/22 21:06, 7F
感謝推:)) 小程每天都有人寵>//<
1月前
小日子番外讓人讀得心曠神怡,捨不得完結啊。鍾將軍
01/22 21:39, 8F

1月前
應允不管真假都感人,小程更放下一些重擔了吧
01/22 21:39, 9F
謝謝留言QQ 小程會過得越來越好的!
1月前
推,小番外累積起來看了心好甜,看到剁雞快笑死ww
01/22 22:54, 10F

1月前
www喜歡這之後的他們
01/22 22:54, 11F
謝謝喜歡剁雞XDDD 有甜太好了QAQ
1月前
看到晚上剁雞笑出來
01/22 23:00, 12F
動我雞者,不可饒恕XDDD 謝謝推XD
1月前
感覺莫翱根本拿送東西當樂趣...總算是幸福的!
01/22 23:04, 13F
他希望程毅過舒適一點,不過的確也樂在其中XD 謝謝推:))
1月前
想看程毅去墓前告狀,晚上鍾將軍們就來好好教育一
01/23 00:21, 14F

1月前
下周衍哈哈
01/23 00:21, 15F
告狀完後周衍可能會連續幾天都做惡夢XDDDD謝謝推文:DDD
1月前
謝謝多糖番外,看到程毅開心就滿足了
01/23 08:24, 16F
努力撒了糖!有讓大家看得開心太好了QQ 感謝推QQ ------- 看到剁雞才想到有小段子忘了貼QQ * 周衍:你養的雞叫甚麼名字? 程毅:就叫雞。 周衍:沒取個可愛點的名字麼? 程毅:……那叫小衍好麼? 周衍:……還是叫雞吧。 * 周衍:若你的雞改叫小衍,那我的小衍要叫甚麼? 程毅:……小雞? 周衍:當我沒問。 周衍以為的溫馨田園兩人世界,結果是兩人+一群雞XDDD 然後蘭妃和陸昕也有小段子 * 周衍:老婆我要去鄉下養老,抱歉不能陪你了。 蘭妃:本宮已有晴妃相伴,慢走不送。 周衍:有空還是可以來找我喝茶der。 蘭妃:那不如本宮也到雁城附近置產好了。 程毅:為甚麼每天來串門子的人越來越多?? * 陸昕:周爺到哪我便到哪,我生是周爺人死是周爺鬼,生死不離。 程毅:我家住不下那麼多人。 陸昕:沒關係,我住雁城莫翱家,有空再過來看看。 程毅:說好的生死不離呢?? 陸昕也一起退休,並直接跑去跟莫翱同居了XDDD ※ 編輯: wsx321edc (36.232.143.94 臺灣), 01/23/2021 11:01:38
1月前
生死不離呢wwww周衍的小雞wwww
01/23 11:25, 17F
只有一秒鐘的生死不離XDDD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周衍問的是可愛點的名字,然後程毅的回答XDDD
1月前
所以莫翱賺到了!!然後雁城莫明就繁榮了!
01/23 13:44, 18F

1月前
於是霍將軍本來被賞賜一座邊疆小城!莫名變成進出口
01/23 13:44, 19F

1月前
大城!還繁榮莫名!! ^^
01/23 13:45, 20F
雁城原本就是大城的XD不過在皇后置產後地價有上漲一些XDDD
1月前
好可愛的日常!
01/25 00:10, 21F
謝謝喜歡>///< ※ 編輯: wsx321edc (36.233.9.206 臺灣), 01/26/2021 10: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