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皇上,臣不想努力了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ゝω・)綺羅星!★)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18(1801)
留言19則, 18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文梗:你穿越到古代,發現自己是皇帝or國王的男寵妃 若是能重回一年前,蕭年燁決計會把那個不惜代價只求苟活的自己掐死。 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藥,千金難買早知道,蕭年燁感受身體逐漸回到自己的掌控,而那 占據他身體一年的妖魔鬼怪──自稱是褚汐的穿越者,在完成目標後轉眼就逃之夭夭, 留下了一堆蕭年燁壓根兒不想面對的爛攤子。 一年前,蕭年燁跌落池塘命懸一線之際,褚汐身上一個叫作「系統」的事物與他訂下 約定,他把身軀借予褚汐一年,而系統讓他死而復生。 可褚汐並不知蕭年燁還一息尚存,自始至終都當作蕭年燁早已投胎轉世去了,於是便 用他的身子肆意妄為…… 系統曾說褚汐的任務是為當今皇上戴初翊擋下一場九死一生的暗殺,既然要為皇上擋 刀,那豈不是該去當侍衛嗎?再不然當個天子近臣也行?但是為什麼── 他會入宮成了皇帝的妃子!? 系統曾為他的疑問向褚汐探過口風,而褚汐皺著眉頭回道:「我也是別無選擇,這個 蕭年燁文不成武不就,就這張臉跟家世還算湊合,幸得戴初翊願意收男妃,否則我可 能得去當太監了。」 蕭年燁聽了氣得七竅生煙,他不過就是遊手好閒了些,不求上進了些,玩物喪志了些, 怎料要被說成一無是處只能去當嬪妃或太監,這著實欺人太甚! 於是在蕭年燁的放刁撒潑之下,系統勉為其難同意提高他的待遇──讓他在沒有任務 進展時可以跟系統下棋,並非他熱愛下棋,而是系統能提供這時代的玩樂僅此而已。 縱然他很想嘗試褚汐口中提及的電視劇、動漫和電玩那些,但都被系統以超出世界科 技這不知所云的理由拒絕了,至於看戲聽曲投壺蹴鞠則是系統說什勞子儲存容量不夠 所以也沒有,但蕭年燁深深地覺得自己是被敷衍了。 然後在褚汐兢兢業業地達成任務之時,蕭年燁也與系統愉快友好地下了一年的棋,當 褚汐離開後才赫然驚覺──今後他便是戴初翊的貴妃,這該如何是好? 先前褚汐剛進宮時,戴初翊早已心有所屬,為了保護真愛,故意讓他成為寵冠六宮的 第一人當靶子,即便聖眷恩寵源源不絕,一個月有大半都是他侍寢,實則戴初翊未曾 碰他,盡是大張旗鼓自前門進來,悄無聲息從後門離開,兩人每回見面也就一盞茶的 工夫,來去不過五句話:「參見皇上。」、「平身。」、「謝皇上。」、「朕走了。」 、「恭送皇上。」一直持續到任務中的行刺那日。 倘若褚汐只是救了戴初翊倒還好說,壞就壞在這場暗殺竟是那位被保護的真愛所策劃, 在雙方對峙之際褚汐就撲在戴初翊身上,為他擋下致命一擊,還在被問及為何捨命相 救時,褚汐居然答道:「因為臣……心儀皇上已久。」 蕭年燁幾乎要發瘋了!褚汐以為他做完任務離開後,「蕭年燁」就會傷重不治,故而 好意在戴初翊遭受真愛背叛時寬慰他,但這一時興起的順水人情,如今卻是要他作為 鍾情皇上的寵妃在後宮過日子,他可不願後半輩子關在皇宮,跟鶯鶯燕燕爭奇鬥艷, 更休提還要被戴初翊臨幸!蕭年燁煩惱地在床上抓耳撓腮,搜索枯腸終於想出了辦法。 縱使他不得不表現對戴初翊落花有意,但如若戴初翊待他流水無情不就成了嗎? 至於何等人物能令戴初翊不喜?瞧瞧真愛的楷模就在那,反其道而行不就得了? 蕭年燁越思量越是滿懷希望,頓覺不日即可脫離苦海,重歸昔日鬥雞走狗的遊蕩日常, 於是費盡心思琢磨起如何讓戴初翊厭棄他的各種方法。他倒是不怕因此惹來殺身之禍, 橫豎他對戴初翊有救命之恩,於情於理應是將他送出宮從此眼不見為淨。 即使他還重傷未癒臥病在床,可他一日也不想頂著這男妃頭銜,但求早日動手方能早 日脫身,於是他急忙派人打聽來戴初翊的喜好,然後──一股腦兒將戴初翊嫌惡之物 輪番送上十天半個月,喜聞樂見地迎來了一道聖旨。 『蕭貴妃用心良苦,深知為君者不該有所好惡,以免臣下為投朕所好,擾亂朝政干預 民生,故贈與朕厭棄之物以端正視聽砥礪心性,有此賢妃實乃國家大幸,亦為朕之大 幸,賞白銀百兩,錦緞十匹。』 且慢,這聖旨錯了吧?不是該斥喝他責罵他懲罰他嗎?為何反而誇獎他?假如有人敢 這般對他,他定是把那人揍到爹娘都認不得。可見皇上到底是皇上,想法就是與他這 等庸碌小人不同,看來這招行不通,再來! 這可正是練棋一年,用在此時,據系統所言當今之世他已是打遍天下無敵手,因此休 養幾日能坐起身時,他便對來看望的戴初翊稍稍提及粗通棋藝,戴初翊念他病中無趣, 便陪他對弈一局,於是──他毫不留情地大殺四方,招招致命將戴初翊殺個丟盔棄甲 一敗塗地。 只見戴初翊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蕭年燁心花怒放地想,當初他可是被系統殺到惱羞 成怒,氣得一個時辰不跟系統說話。 快!皇上!快說我以下犯上,不懂尊卑,趕緊把我攆出宮去吧! 「……朕輸了……居然……不畏懼朕……將朕……當一般人……」戴初翊低喃著些聽 不清的話,然後兩眼發光地盯著蕭年燁,神情滿是說不出的歡喜:「再來一局可好?」 「臣遵旨。」蕭年燁見他喜出望外心下大惑不解,估摸著方才許是手下留情了,於是 絞盡腦汁怎麼兇殘怎麼下,讓戴初翊屢戰屢敗卻仍是屢敗屢戰。蕭年燁尋思常人若被 如此殺個狗血淋頭都該破口大罵了,戴初翊卻依然氣定神閒,甚至還雀躍不已……難 道戴初翊是個棋癡?這沒聽說啊?看來只能說是修養好,當皇帝的人果然是海納百川 有容乃大,蕭年燁不由得都有些敬佩了。 從此戴初翊三不五時便來找他對弈,思及下棋這招似乎成效不彰,他一計不成,又生 一計,戴初翊的真愛是個清風明月般的端方君子,用褚汐的話來說就是包緊緊的禁慾 系冰山美人──雖然他聽得一頭霧水,但相反便是張揚浪蕩的衣著吧?於是他披上大 紅紗綢半遮半掩地露出白皙細膩的胸膛,行走間修長勻稱的玉腿若隱若現,腰間束上 玉帶彰顯風流纖細的體態,本就冶豔靡麗的相貌又在眼尾勾勒了一抹薄紅,眼波流轉 間說不盡的誘人風情,又妖又媚活脫脫是魅惑人心的精怪,與清麗秀雅的真愛定然是 南轅北轍。 果不其然戴初翊一見他這副模樣就直了眼,不住地上下打量,想來是未曾見過如此傷 風敗俗不堪入目之人,在棋盤上更是罕見地一再走神,兩人平素邊下邊天南地北地談 笑,今日戴初翊竟是期期艾艾欲言又止,蕭年燁見狀不禁洋洋得意,瞧著戴初翊氣到 面紅耳赤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出宮之期指日可待啊! 蕭年燁決心打鐵趁熱再加把勁給他添堵,端起了茶杯假意失手打翻,將茶湯盡數潑灑 在戴初翊衣襟,故作慌張地湊過去手忙腳亂地磨蹭摸索,只聽聞戴初翊氣息逐漸紊亂 粗重,進而乍然起身快步離去……這下他果真是發怒了吧?堂堂帝王之尊怎能忍受被 此等不知羞恥的妖孽近身,還恣意上下其手?只是戴初翊素來步伐都是龍行虎步不急 不徐,今日怎麼像是……有些彎腰駝背?而且風風火火地宛如……落荒而逃? 於是望眼欲穿的蕭年燁可算是盼到了戴初翊的斥責,嚴禁他以那身衣飾出現在他人面 前……蕭年燁尋思戴初翊定是見那衣衫甚是礙眼,惟恐他丟人現眼有損天家顏面,不 過為何還說若只在他跟前穿就無妨,這究竟是何用意……然而這次確確實實是令戴初 翊厭惡他的重大進展,他決意把這身衣裳作為褚汐所說的「戰袍」,必要之時定能作 為一擊必殺的殺手鐧。 蕭年燁受到訓斥後士氣大振,越發用心籌謀如何更進一步,雖說真愛辜負了戴初翊, 但終究曾經傾心相待,想必此情相當刻骨銘心,方能讓他光是外貌上的不同就能有這 般長足的成果,故而再來就是要著重內在的差異了。 真愛為人溫文儒雅,一言一行進退有度,蕭年燁尋思若要跟真愛反著來,只消展現過 去在宮外的出格行徑,必定與真愛相差十萬八千里。於是當蕭年燁自覺身體已然大好, 能夠離開宮殿四處活動,便到御花園裡興風作浪,諸如在假山上小睡,爬樹摸鳥蛋, 湖畔釣錦鯉,假借練劍之名將花木砍個東倒西歪,甚至還弄匹馬在園裡奔馳,到處踐 踏地一蹋糊塗,但是──蕭年燁換著花樣都玩到沒意思了還是沒等到戴初翊的責怪, 反倒要他仔細身子切莫受傷,甚至一力擋下臣子的奏摺妃嬪的議論,說蕭年燁自由灑 脫慣了,受不了宮規的束縛,加之護駕有功以致臥床月餘,難免心生煩悶,不過是在 御花園裡散散心又如何?若是他想,整個皇宮都能由著他來。 此言一出,宮裡宮外盡皆譁然,連蕭年燁聽了也傻了,戴初翊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慣 著他任他在後宮甚至整個皇宮折騰嗎?換作他親爹,怕是早已棍棒齊下家法伺候,果 然坐擁江山的皇帝就是與眾不同,當真胸襟廣闊……可被這無比尊貴擁有無上權力的 男人說出如此寵溺縱容的言語,讓他禁不住生出幾分難以言喻的感覺。更何況此前褚 汐身為寵妃時,戴初翊尚且僅是檯面上不痛不癢地作作樣子,而今卻是這般明目張膽 地維護他…… 曾幾何時,他之前一概坦蕩蕩地面對戴初翊,但近來時而察覺到戴初翊幽深隱晦的眼 神,令他莫名地坐立難安心慌意亂,不自覺地雙頰泛紅,當對上眼時更是欲蓋彌彰地 撇開頭……蕭年燁不願去深思戴初翊的居心及自己的反應,只是連忙加快了計畫。 自兩人首次對弈後,戴初翊來後宮便只到他的宮殿,不曾再去他處,因而引發其他妃 子不滿。但便是想找蕭年燁晦氣,卻全數被戴初翊指派的侍衛太監攔在宮門外,甚至 御花園為他封園,必經之道為他封路,阻擋得萬分嚴實,讓她們連蕭年燁的一根頭髮 都見不著。這日蕭年燁聽聞元妃終是按捺不住,親自燉湯送去御書房向戴初翊大獻殷 勤,豈料惹得龍顏大怒,不但禁足罰跪還降位份,他登時撫掌大笑,這妙計真是得來 全不費工夫,隨即依樣畫葫蘆吩咐宮女準備一模一樣的湯,還特意換上「戰袍」,巴 巴地送到了御書房。 然後……然後…… 他被連人帶湯吃乾抹淨了。 他怎知元妃那湯有催情壯陽之效,而且分明是相同的湯,為何元妃送湯是居心叵測貽 誤朝政,而他送湯就是滋養龍體紓解身心? 顛鸞倒鳳一整夜之後,戴初翊還笑吟吟地摟著他道:「朕原念著你重傷初癒,床笫之 事還待你養好身體再慢慢來,卻不知你已是迫不及待……」 他不是,他沒有,這是天大的冤枉!蕭年燁委屈地想哭,儘管他昨夜已是哭到聲嘶力 竭渾身乏力了,只能任由戴初翊與他耳鬢廝磨軟語溫存。他默默地想起褚汐曾對戴初 翊下的評論是「寬肩窄腰大長腿,八塊腹肌人魚線,英俊多金聲音蘇,器大活好體力 強。」,總評是「天菜,想睡。」如今他睡到了褚汐所謂的天菜,只想問褚汐是如何 從五句話的交情看出戴初翊有八塊腹肌人魚線而且還……真的是器大活好體力強…… 蕭年燁掩面無語問蒼天,從此坐實了那一個月有泰半侍寢的傳言,甚至有過之而無不 及,貨真價實地成了眾妃口中那勾得皇上夜夜笙歌的淫邪妖精。 眼見出宮大計全因那場意外近乎全盤皆輸,事已至此之前的努力即將盡數付諸東流, 蕭年燁實在心有不甘,他苦思了數日終於想到了萬不得已的一招。 於是他悄悄地微服出宮,打算去秦樓楚館飲酒作樂,誰知他連姑娘的小手都還沒摸到, 就被戴初翊逮個正著,而且還當作這是他特意安排的情趣,便將青樓裡那些難以啟齒 的伎倆什物在他身上玩個遍。從此戴初翊似乎食髓知味,越發得寸進尺,美其名曰巡 訪民間體察民意,拉著他城裡城外攜手同遊,爾後就在畫舫裡,在馬車裡,在酒樓廂 房裡,在城外軍營裡,在種種他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承恩雨露。 而不知不覺間他們彼此以你我互稱,戴初翊還以微服私訪不能稱他皇上,要蕭年燁直 呼其名,兩人更是親密無間,以至於後來之事亦是順理成章…… 蕭年燁有些茫然地望著滿宮殿的金銀財寶綾羅綢緞,戴初翊伸手擁他入懷,含情脈脈 地凝視著他:「你堂堂男兒之身,就算不出將入相亦是志在四方,卻甘願入這重重深 鎖的後宮雌伏人下,與嬪妃們共事一夫,宮外對你蜚短流長冷嘲熱諷,宮裡……我過 往不曾對你上心,還設計你在風口浪尖擋去妃子們的明爭暗鬥,你明知這一切卻從未 對我有所怨言,甚至在危急之際還拚命救我……這些日子來你所作所為我都看在眼裡, 你的一片真心已是無庸置疑,而我當初竟還懷疑你說心儀我是虛情假意,如今想來, 我真是一錯再錯,對你真是又憐又愧,又敬又愛。年燁啊年燁,我究竟是何德何能值 得你這般情深義重?」 不,皇上聖明!以前褚汐當真是逢場作戲,而我一開始也確實是裝腔作勢……蕭年燁 在內心呼喊著,然後驟然驚覺,戴初翊當時根本就不相信褚汐說的話,那麼現下他落 到這境地難道── 都是他自作自受? 蕭年燁再次強烈地想把一年多前答應出借身軀的自己掐死,再不濟也要把褚汐剛走時 的自己搖醒,他明明只要袖手旁觀就行,這些日子的林林總總根本是作繭自縛。 「年燁,我心悅你,你可願作我的皇后?」 蕭年燁注視著眼前深情款款的男人一陣恍惚。他們本該終其一生不會有任何交集,戴 初翊是皇宮中遙不可及的九五之尊,而他是京城裡聲色犬馬的紈褲子弟,他觀戴初翊 就如同神仙佛祖般虛無縹緲,而戴初翊見他則如滄海一粟螻蟻般不值一提,但因為褚 汐造成的陰錯陽差,原先只存在於口耳傳言中的皇帝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甚至滿懷 柔情地將他視若珍寶。 蕭年燁摸著胸口打鼓般的心跳,忍痛一咬牙打算就此揮別混吃等死的逍遙日子…… 打住!皇后這位子也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吃穿用度無須多言,伺候的太監宮女莫 約只比皇帝少一些,更別提從貴妃到皇后,年俸就多了四百兩,還能從銀器改用金器, 儀仗改用儀駕,逢年過節賞賜更是只多不少……何況後宮裡沒有太后指手畫腳,原本 就稀少的妃嬪又被戴初翊通通送出宮,眼下根本只有他一人。 這、這難不成便是褚汐念茲在茲的「錢多事少離家近,睡覺睡到自然醒,位高權重責 任輕,數錢數到手抽筋。」傳言中的夢幻爽缺嗎?! 蕭年燁猛然地抬起頭,眉開眼笑地看向戴初翊,伸手攬住他的頸子送上了雙唇。 「皇上,臣不想努力了。」 (完) 1.有些用語不是很古代,請當蕭年燁跟系統聊了一年又聽褚汐跟系統聊天耳濡目染XD 2.這篇也是從被穿越的角度來寫XD這一對是腦補攻X挖坑受XD 3.這是個小年夜(蕭年燁)、除夕(褚汐)跟大年初一(戴初翊)的故事XDDDD 真愛若要有名字大概會叫年壽(年獸),因為他被趕跑了XD 4.俸祿儀仗那些是參考這篇https://udn.com/news/story/12681/5160248 5.蕭年燁:為什麼不讓我自己做任務就好,還要找褚汐來做? 系統:如果要你去當太監的話,你還做嗎? 蕭年燁:…………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6.110.22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4434715.A.07B.html
1月前
poppy大您也太多產了!XDDDDD
02/27 22:22, 1F
我寫文很隨緣,有靈感就寫,寫完就貼XD所以不知不覺就三篇了orz
1月前
推~~好看...
02/27 22:48, 2F
謝謝XD
1月前
除夕好有文采超會做打油詩
02/27 23:51, 3F
錢多事少離家近是參考網路上的,整首還蠻長的XD 評論皇帝的那首是褚汐的理想標準XDDD他如果有CP應該是年夜飯吧XD
1月前
推好看
02/28 00:26, 4F
感謝XD
1月前
好好笑XDD
02/28 01:27, 5F
生活苦悶,寫文就要歡樂XD
1月前
poppy大每篇都讓我笑到美丁每當XDDD
02/28 02:37, 6F
謝謝XD我會繼續貫徹純愛搞笑路線XDDDD
1月前
我喜歡這篇wwwwwww
02/28 04:59, 7F
謝謝XD
1月前
超好笑又很可愛
02/28 09:14, 8F
感謝XD
1月前
推,其實他做了很多努力啊!不是預期但正確方向XD
02/28 09:56, 9F
這一切都是褚汐的鍋XD不管蕭年燁做什麼,戴初翊都會以「他喜歡我」來腦補XDDD 雖然戴初翊嘴上說不信,但其實還是放在心上了XD 而且褚汐也沒說錯,他本身確實心儀戴初翊(的肉體)已久XDDDD
1月前
覺得要不妃子要不太監太極端!!
02/28 10:38, 10F
因為戴初翊是在皇宮裡遇刺,要幫他擋刀不只要能進皇宮還要能接近皇帝, 但是蕭年燁要當侍衛沒武力,要當御醫沒醫術,要當臣子沒能力,(蕭年燁:……) 要進宮探親沒親戚,也沒去當皇子伴讀,而且只有一年時限,褚汐也很難辦啊~ 還有宮女也可以,不過這樣文梗就變成男扮女裝了XDDDD
1月前
這篇可愛~看了心情很好 哈哈
02/28 17:14, 11F
謝謝XD
1月前
推,好可愛XDDD
02/28 19:34, 12F
感謝XD
1月前
雖然早上不用早起,但是晚上卻會很忙的工作www
02/28 20:31, 13F
而且有時白天需要加班,還沒有加班費XDDD 戴初翊:加班費?皇后不就是一天十二時辰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的工作嗎?
1月前
推,讀起來好順又好好笑,各種誤會的快樂結局XDDD
03/01 08:15, 14F
謝謝XD年紀大了承受不住寫BE啊XD
1月前
這真的好好笑!推推xD
03/01 13:40, 15F
感謝XD
1月前
有夠可愛XDDDD
03/02 00:31, 16F
謝謝XD
1月前
最喜歡這種自己給自己找麻煩的橋段www
03/02 01:23, 17F
我也很愛這種劇情XD
1月前
推,看得很開心XDD
03/02 10:27, 18F
感謝,我也寫得很開心XD ※ 編輯: poppydawn (118.170.170.50 臺灣), 03/02/2021 20:52:23
1月前
推推!皇上有點可愛><
03/04 19:00, 1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