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失憶-12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蜂蜜醬)時間1月前 (), 1月前編輯推噓3(300)
留言3則, 3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2/2 (看更多)
     微捲的長髮在冷冽夜風中飛舞,矮小的人影悄悄浮上半空中,從二樓主臥室窗邊偷看,就算不借助月光,她也看得見床上的人。   結果沒做啊?她嘖了一聲。   只要她貝列斯出馬,沒有搞不定的愛情啊!這區區人類怎麼可能查覺出她的手法?   小女孩模樣的貝列斯飄浮在空中,撇著嘴不甘心地想著,同時她察覺一股氣勢迫近,媲美冷風的冷漠女聲從上方籠罩下來:「我就想呢,怎麼會有臭味。」   一名身材玲瓏有致的女子由後方高處翩然降下,即使撇開頭上的一對長角與背後展開的巨大肉膜雙翼,她冷漠的水藍色眼眸與嚴肅的表情,也說明她不是好惹的人物。   不過貝列斯連頭也沒回,以不客氣的語調回嘴:「我都沒嫌妳臭了。」   「你竟然變成小女孩?真是奇怪的興趣。」女子豔紅的唇間洩出低沉輕蔑的哼笑聲,「你來幹嘛?」   貝列斯這才轉頭瞥她一眼,「怎麼?我不能來?」   女子眉頭一緊,感覺到些許不對勁,「而且……不只有你……」   換貝列斯冷笑一聲,「妳變遲鈍了。」   和貝列斯一同停在窗外的阿斯莫德凝視屋內,訝異地微微張大邪魅的雙眼,「咦……那是……貝耳則步的印記……」她慎重地左右看看,「那,貝耳則步呢?」   貝耳則步是力量與路西法不相上下的強大惡魔,雖然惡魔彼此之間甚少交集,沒事不會找碴,但有印記的祭品出現在這裡,表示貝耳則步也在,而且應該抱持某項目的。這裡目前算是阿斯莫德的地盤,她必須弄清楚貝耳則步的來意。   「不知道。」貝列斯很乾脆地聳肩。   「那傢伙為什麼放任血祭的祭品不管?都標印記了……」阿斯莫德覺得事有蹊蹺。   貝列斯很想講,可是說出去她就死定了,所以還是只能聳肩。   「他想在這個地區做什麼?」阿斯莫德打算問個清楚。   貝列斯臉上揚起很欠打的笑容,露出小嘴裡的尖牙,「妳自己問他啊。」   貝列斯的挑釁激起阿斯莫德的不滿。阿斯莫德的表情更冷了,「想打架嗎?」   「呵,誰怕誰。」貝列斯毫不在乎地笑,「只是……要是吵醒裡面的人,不怕惹到貝耳則步嗎?」   阿斯莫德微仰起頭,睥睨地瞇眼瞪貝列斯,巨幅的雙翅一振,身影瞬間消失在黑暗中。      煤油暖爐在設定好的時間自動熄滅了,凌晨的低溫逐漸冷卻房間的溫度,睡夢中的克里斯拉緊羊毛被翻身,朦朧中發覺旁邊沒人。他勉強睜開眼,看一遍室內,巴爾不在房間。   克里斯慢條斯理地伸了個懶腰,只認為巴爾大概先起床,下樓找吃的了吧?   現在剛過上午六點,太陽還沈在地平線下面,他開了燈,披上羊毛大衣,走下廚房泡一壺咖啡。   巴爾也不在一樓。   克里斯確定巴爾的外套不在,所以巴爾穿著外套出去了。在等咖啡煮好的期間,克里斯到前後門看看,外面地上有一層薄薄的霜,是清晨的露水凝結成的,看得出地面沒有踩踏痕跡。   「巴爾?」克里斯叫喚一聲。   圍繞著這幢屋子的黑暗樹林靜得彷彿凍結了,克里斯甚至懷疑黑暗吸收了他的聲音,或許聲音根本沒有傳出去。   露水的霜是完整的,表示巴爾在露水凝結之前就不在了。這麼冷的一大清早,巴爾會去哪裡?   克里斯怕巴爾出意外,想出去找人,於是回房間換上羊毛內衣與襯衫,剛戴好槍套,就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   「巴爾!」克里斯從二頭探頭後快步下樓,「你去哪兒?」   「你醒來啦?」巴爾微笑,白皙的臉頰凍得泛紅,「我想去抓小妖精,有的妖精好像喜歡露水,會在大約這段時間出沒。」   「怎麼昨天不先知會我一聲?」克里斯皺眉,語帶指責。   「你擔心我嗎?」巴爾很驚訝。   「當然,現在天色這麼暗,難保不會出意外。你至少該帶個手電筒。」   「妖精的警覺性很高,黑黑的比較好找。」巴爾靦腆地笑,「你會擔心我?」   巴爾失蹤這麼久都沒有人找他,若不是無親無故,就是所處的人際關係很冷漠,克里斯有些心酸,抱住他,輕撫他的背,「對,我會擔心你。你是我的……第一個男朋友啊。」   「我好高興。」巴爾笑得合不攏嘴,側頭靠在他的肩上,「我找到幾隻妖精,可是他們說那天沒有人敢靠近湖,因為阿斯莫德出來了。」   「阿斯莫德?」   巴爾點頭,放開克里斯,到廚房拿了裝切片麵包的袋子和奶油,「我們生火吧,好冷喔。」   兩人大略清一清昨晚的餘燼,重新生起一爐火,巴爾把麵包放進上面的烤箱裡,一邊注視著裡面的麵包,一邊道:「這裡有人供奉阿斯莫德,不過平常牠只會出現在那間房子,不知為何那天晚上跑出來,而且心情很差,所有的妖精和精靈都退避三舍,一靠近牠就會被消滅。」   克里斯想起安德森的照片,阿斯莫德在黑暗中凝視著湖上的人。   「為什麼牠心情差?」   巴爾也不知道,他聳了聳肩膀,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你知道阿斯莫德在哪個家裡嗎?」   巴爾說完就打開烤箱門,想拿出麵包片,一不小心燙到手指,他大叫一聲縮回手。克里斯拿鐵夾幫他夾到盤子上,問道:「哪一家?」   巴爾小心翼翼地在麵包片上抹奶油,咬一口酥脆的麵包,滿足地笑著咀嚼。   「有笨小孩的那一家,就是女兒失蹤的家。」   這個消息讓克里斯很驚訝,「安潔琳‧埃格的家?」   巴爾點頭,跑回廚房,「我要喝牛奶。」   克里斯跟著走到廚房繼續追問:「阿斯莫德在埃格家?真的?」   「對啊,所以,我想……」巴爾灌下一杯牛奶,又拿了乳酪塊,和整桶牛奶一起拎到起居室,「那些孩子是做為祭祀的祭品,用來取悅阿斯莫德。」   取悅阿斯莫德──   想到那兩個較大的女孩被收養時的年紀,克里斯頭皮發麻,打從心底感到噁心。   「真的嗎?那個……」克里斯坐上沙發,撐著額頭長嘆一口氣,「什麼時候開始的?」   「好像是十一年前,那家人搬來沒多久,這個安靜的山裡突然出現一隻大惡魔,整個地區恐慌了好一段時間,所以妖精們記得很清楚。」巴爾切下一片厚乳酪放在麵包上,大吃一口,道:「那些小妖精本來想弄死祭品,讓阿斯莫德不再來,可是沒那個膽。也還好沒做,因為那個女孩子──是叫安潔琳嗎?她不見之後,阿斯莫德變得非常暴躁,要是他們弄死她,阿斯莫德肯定殺光他們。」   「為什麼?不過就是祭品,再找就好了。」克里斯連說這種話都有很重的罪惡感。再找一個祭品,表示要再找一個女孩……   咀嚼著麵包乳酪的巴爾搖頭,「你聽過加音和亞伯爾(或譯作該隱與亞伯)的事嗎?他們一樣獻祭品,雅威(天主)卻只喜歡亞伯爾的,不喜歡加音的。神或惡魔都有喜好,所以祭品一定要是阿斯莫德很中意的才行,那個男人肯定挑過許多孩子才選中那兩個。」   加音與亞伯爾是舊約創世紀的故事,他們是亞當與厄娃被趕出伊甸園後所生的兒子,哥哥加音因為嫉妒亞伯爾受天主喜愛而殺死了他。   拿神來解釋惡魔的行徑有點怪異,不過在巴爾眼中,神與惡魔在本質上似乎差不多。   「所以……安潔琳死了,被人丟進湖裡;馬爾科‧埃格害怕阿斯莫德的報復,所以不敢回來?」克里斯思考著。   「你以為阿斯莫德是誰?」巴爾像聽到笑話一般笑起來,「阿斯莫德一定會降禍給兇手,但牠沒有,表示兇手是牠不能下手的人;如果那個什麼埃格的男人有份,他不可能逃過牠的掌控。」   「馬爾科可能尋求庇護,例如投靠神或其他更強的惡魔,所以阿斯莫德拿他沒轍。」克里斯推測。   「可是阿斯莫德還在這裡。如果有別的插手,雙方應該會大打一場。」   克里斯的食慾沒了。十一年前,安潔琳才六歲,卡莉娜五歲。他不願去想那個年紀的小女孩們在那幢屋子裡遭遇到什麼事。在這種深山的豪宅……   他忽然想到,埃格家的孩子都被關在山裡的屋子裡,因為他們都有智能障礙,適合在家自學,所以政府才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處境。   如果智能障礙是假的……   克里斯更懊悔了。育幼院一定有可以證明那兩個女孩當時智商正常的文件,早知道昨晚就該叫羅莎馬上去查封才對!   雖然現在才快七點,克里斯還是打電話給組長巴頓。顧不了可能打擾到巴頓的私人時間,他這次不能再猶豫了,那種令人髮指的行為,一定要快點查清楚。   不知該說幸或不幸,巴頓又在辦公室加班,克里斯花了一些時間說出他的推測,只是省略巴爾威脅妖精的部分。   巴頓聽到最後,道:「不過……他們昨晚不告訴你,可能是因為他們正兵慌馬亂吧?」   克里斯對這說法感到疑惑,昨晚電話中他並沒聽出對方有急事,「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沒看電視嗎?昨晚那裡出現不名的急性傳染病,在院裡的成年人幾乎都死了,現在只剩一個保育員在加護病房。」   「所有的……成年人嗎?」克里斯驚駭之餘也覺得奇怪,通常兒童應該比成人更容易死於疾病。   「對,孩子都沒事,不知道什麼原因。疾病管制署正全力調查,那一區都封鎖了。」巴頓沉吟一會兒,「如果是阿斯莫德做的,為了幫馬爾科‧埃格湮滅證據……那我們也得去看看了。你那裡需要支援嗎?」   面對大惡魔,增援不見得是好主意,若被對方視為挑釁會更麻煩。克里斯道:「我先看看實際情況如何再說,我會盡量不和牠起衝突。」   巴頓同意他的決定。克里斯放下手機,打開電視看,吃完麵包正在大嚼乳酪塊的巴爾也不禁望過去。   晨間新聞的畫面上,戴著N95口罩的記者站在由警車與救護車圍成的封鎖線外,現場連線報導育幼院的不明急性傳染病,並呼籲觀眾若久咳不止要盡速就醫。   「這就是你講的那間育幼院嗎?有傳染病喔?」巴爾笑了起來。   一個晚上死了十來個人,克里斯可笑不出來,他一臉嚴肅地看著電視,問道:「這是阿斯莫德做的嗎?」   巴爾挑眉聳肩,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牠為什麼要那麼做?保護馬爾科嗎?那個搞丟牠心愛祭品的愚蠢男人,不弄到他生不如死就很好了。」   「也可能是為了保護卡莉娜,她應該也是祭品。」說到這裡,克里斯想起埃格家還有兩個幼小的女孩,又是一陣反感。他問道:「阿斯莫德喜歡小孩嗎?」   「牠喜歡被幹的那個,不一定是小孩。」巴爾一臉神秘的笑,「應該是小孩比較好控制,而且……說不定是那個男人自己喜歡。」   這提點了克里斯,他點開手機的檔案,兩個大的女孩是十一年前收養,兩個男孩卻是五年前才收養,這意味著……馬爾科前六年「自己來」,後來可能老了,體力不濟,所以才……   克里斯彎腰捂臉,「她們只是小孩而已。天啊,只是小孩而已……」   令人心寒的推測讓他的心情糟到谷底。他得盡快找出安潔琳失蹤──或被害──的真相,把那些孩子救出來才行!      本來克里斯想先去埃格家,但他有些忌憚阿斯莫德,於是改為找自稱是安潔琳男友的男子,貝洛‧奧拉。   奧拉住在湖邊一幢米色外牆、灰色屋頂的別墅,後面有獨立的小木棧橋。克里斯按了門鈴,向來應門的奧拉出示證件後,奧拉請他們進去日光室。   日光室位在房子後側,那個面對著湖的房間,有一半的天花板是可開啟的天窗,還有一大片呈弧形排列的雙層長窗,彷彿溫室一般,湖上風景一覽無遺。   奧拉留著一頭微捲的及肩長髮與短鬍渣,配上顴骨微突的瘦臉,說好聽是有頹廢藝術家的味道,說難聽就是像流浪漢。   不過可以在這種地方住上如此豪華的房子,就算是租的應該也所費不貲,這「流浪漢」在藝術界的名聲或許也不小。   「今天真冷,我剛好煮了一些熱紅酒,要不要來一點?」   克里斯看著臉頰微紅的奧拉,搖頭「不了,謝謝,執勤中。」   「真嚴格。反正不說也沒人知道嘛。」奧拉對巴爾笑道:「對吧?」   看奧拉輕佻的態度,克里斯心想自己若有女兒也不會答應他們來往。   奧拉開兩瓶氣泡水給客人,自己喝一口熱紅酒,「調查局終於插手了,看來埃格那老頭的財力還不夠。警方辦事不力,肯定有收賄。」   「你認為安潔琳失蹤,和她父親有關?」克里斯問。   「那是當然。」奧拉冷笑一聲,「你不知道那老頭對他女兒的控制慾多強,他一定是知道安潔琳和我相愛,而我會帶她離開這裡,所以不爽了。」   「你認為安潔琳被軟禁在家裡嗎?」   奧拉誇張地搖晃食指,「她一定被殺了,被那個變態老頭殺了。我就叫警察去搜她家,強調連院子都要挖一遍,可是警察不理我。」   如果安潔琳是祭品,馬爾科不可能會殺她。克里斯如此想著,注視眼前的男子。奧拉的表情與語氣沒有絲毫悲傷、著急的情感,彷彿他們只是談論一則新聞事件,而不是他的小女朋友失蹤。   「你是怎麼和安潔琳認識的?」   「一年多前吧,安潔琳想學畫畫,我聽說了,就去自我推薦。老頭開的薪水很高,又在這附近,這麼好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   「你是到府教學嗎?」   奧拉點頭,又喝一口熱紅酒,「那個房子太可怕,令人窒息。你知道嗎?到處都有監視器!雖然浴室和廁所表面上看起來沒有,我想肯定是放針孔的,那變態老頭就算人不在那裡,也要監視屋裡的一舉一動。」   「你在那裡見過哪些人?」   奧拉抬頭回想,一會兒道:「兩個很陰森的傭人,就這樣。喔,還有老二,叫卡莉娜吧?」   「這一年來沒見過其他人?」克里斯覺得不可思議,「其他孩子或埃格太太呢?」   「聽說女主人臥病在床。」奧拉攤手聳肩,「我偶爾會在那間超市看到有個老太太帶她們去吃冰淇淋啦,所以看過另外兩個小小女孩。男孩子倒是真的沒見過。」   奧拉說著,嘿嘿笑了起來,克里斯覺得他的笑臉有點猥褻。   「那兩個小小女孩,和兩個大女孩還挺像的呢。」他的語氣中似乎別有意味。   「什麼意思?她們不是分別收養的嗎?」克里斯問。   「對啊,收養。哈哈哈。」奧拉皮笑肉不笑地道:「探長,那間屋子裡正發生著一件前所未聞的事……我建議你去驗所有人的DNA。」   聽起來,奧拉好像知道那裡奉祀阿斯莫德的事,但不很肯定。如果他很肯定那裡正發生著淫亂的事,應該會保護安潔琳,向警方告發才對。   會是馬爾科因為怕安潔琳洩露秘密而殺了她嗎?   不,殺了安潔琳會觸怒阿斯莫德,與其冒險惹怒惡魔,還不如殺奧拉。   或者,安潔琳的失蹤是自己離家出走……若是那樣,阿斯莫德應該會找到她;而且巴爾說,阿斯莫德很生氣,所以克里斯推測安潔琳死了,在三個月前的夜晚,被人帶到湖上棄屍。   如果安潔琳被殺,兇手不是馬爾科,那麼……   克里斯看著奧拉。奧拉一直想把矛頭指向馬爾科,不過他也覺得奧拉不是完全清白;然而奧拉有嫌疑卻沒動機,安潔琳失蹤,對奧拉並沒有好處。   安潔琳不在了,誰會得到好處?   克里斯裝做不明白他的意思,問道:「為何要驗DNA?他們不是一家人,DNA本來就不相同。」   「對啊,應該不相同才是。」奧拉又神秘地笑起來。   巴爾對這個人要說不說的態度很不耐煩,「你到底要講什麼?」   「沒什麼。」奧拉扯了一下嘴角,要笑不笑地,「總之那個家很奇怪,你一定要詳細調查。」   克里斯像是同意他的說法似地點頭,問道:「能看一看你作畫的地方嗎?這裡有你的畫室吧?」   「當然,我不能一天不畫。」   奧拉領著兩人到二樓,二樓的樓層面積只有一樓的一半大,因此沒有隔間,除了幾個大書櫃和畫架之外,還四處堆放了畫具、畫布和雜物。   克里斯和巴爾隨意看看時,問道:「安潔琳也會來你這裡畫畫嗎?」   奧拉猶豫一下,認為隱瞞也沒意義,便答道:「後來才有,就是她說要當我女朋友之後。你也知道,那間房子那麼多監視器,做什麼都很不方便。」   「你的意思是,安潔琳主動要和你交往?」   奧拉點頭,「她說她想離開那個家。」   「她說過原因嗎?」   「有那種養父,還需要其他原因嗎?」   克里斯從窗戶往下看。今天雖然冷,但天氣很好,天空藍得沒有一片雲,湖面也只有淺淺的水波。   安潔琳想離開那個家,她現在成功了,只不過可能不是她想要的形式。   湖面閃爍著燐燐波光,克里斯看著窗外,「這個位置,視野很好。」   「是啊,我也常寫生,這裡的風景真的很美,不同的季節、不同的天侯會組合成各種樣貌,百看不厭。」   克里斯不是要討論風景。他問道:「聽說這附近到了半夜會聽到女孩的歌聲,你聽過嗎?」   奧拉忽然表情一變,馬上轉為僵硬的笑,「這種深山,多少會有一兩個傳說故事,山是很神秘的。」   克里斯不置可否,又問一次:「你聽過那個女孩子的歌聲嗎?」   「沒想到調查局也相信那種故事。」   奧拉兩次都沒有正面回答,加上他剛才的表情變化,克里斯認為他聽過。   聽過的人不少,如果聽過,大方承認就好了,這樣曖昧不明的態度反而可疑。   克里斯換一個問題,「你常畫到很晚嗎?看過有人半夜划小船嗎?」   奧拉的神情依舊緊繃,「……我看過有人夜釣。」   克里斯說了安德森三個月前拍下那張黑夜照片的日期,問道:「那天晚上呢?你有印象嗎?」   回想的奧拉把視線轉向一旁,然後搖頭,「不記得,太久了。」   巴爾一臉不悅地瞪著裝模作樣的奧拉。他認為奧拉一定有所隱瞞,若非克里斯肯定會阻止,他早就用暴力脅迫奧拉吐實了,就像對付狡猾的妖精一樣。   克里斯再度環視室內。畫架上擺了一幅畫布,上面什麼都沒有。他正想問奧拉最近的畫作,門鈴忽然響了,奧拉肩膀一震,匆匆下樓。   克里斯和巴爾當然也沒有在閣樓多作逗留,跟在後頭快步跑下去,因此奧拉沒有時間叫來人快走。   克里斯看到門口的女孩,稍微訝異地挑眉。   把一頭棕髮綁在後腦杓的卡莉娜,背著一個大袋子站在門口,她看了屋裡兩名陌生男子,猶豫著該不該開口問時,奧拉搶先介紹道:「這兩位是調查局的探員,來查安潔琳的事。」   卡莉娜張大灰色的眼睛,緩緩點一下頭。   「卡莉娜‧埃格小姐嗎?」克里斯問了之後,她又點一下頭。「我們正打算待會兒到府上打擾。」他道。   「我爸不在。」卡莉娜用平板的語氣說道。   克里斯轉向奧拉,「姊妹倆都向你學畫嗎?教起來很不容易吧?」   奧拉不加思索答道:「不會,她們很有天份。」隨即像是補充似地說明:「你知道,像她們這樣……呃……有些會在某方面特別有天份……」   克里斯覺得奧拉的補充是多餘的,因為卡莉娜看起來一點都沒有呆呆笨笨的樣子,那雙灰色眼眸裡蘊含的是冷漠而非天真,講話也很正常,只是語句簡潔又沒有起伏而已。   見到本人,克里斯更肯定卡莉娜很可能是智能正常的女孩。難道這十一年來都沒有社工人員訪查過嗎?還是有錢就能支手遮天?   卡莉娜不想多說,甩頭就走。克里斯不急著跟上去,他知道埃格家在哪裡。   「你知道她們的智商沒有問題,對吧?」克里斯對奧拉道。   「她們的父親說她們有輕度智能障礙。」   又在打迷糊仗了。克里斯對奧拉總是不正面回答感到厭煩,他盯著奧拉一會兒,沒說什麼就帶著巴爾走了。   「那個人真討厭。」巴爾坐進車裡時也發牢騷。   「他知道一些事,但是不想說。」克里斯發動車子,駛離奧拉家的車道,「他好像害怕湖妖的歌聲。希望今天晚上能看到湖妖。」   「現在要去吃飯嗎?」巴爾期待地問。   克里斯看一下車內時鐘,已經中午了,可是這一帶沒有餐廳,回小木屋弄午餐很麻煩。   「後面的紙袋裡有麵包,你先吃一些,等去完埃格家,我再帶你去吃飯。」他瞄一眼滿臉委曲的巴爾,苦笑道:「待會兒我們去下面有餐廳的地方,好不好?」   巴爾不同意也不行,克里斯的工作比較重要,他只好拿出紙袋裡的麵包來啃。   不像奧拉的房子是開放式庭院,埃格家圍繞著一圈石造圍牆,連大門都是有金色花紋裝飾的黑鐵門,從外面很難看進去。   克里斯下車按了大門旁的電鈴,並拿出證件與局徽讓電鈴上的攝影鏡頭照清楚,報上姓名道:「克里斯‧哈維,國家調查局。想請教關於安潔琳的事情。」   對講機兩三秒後傳出冷漠的女子聲調:「主人不在,請回吧。」   剛才已經被奧拉搞得心煩的巴爾這時按捺不住,一跨步湊上前對著對講機道:「主人不在還有別人,開門就對了!」   克里斯給巴爾一個責備的眼神,小聲斥責他多嘴,巴爾不高興地鼓起雙頰,抱怨道:「這些傢伙超煩的!抓起來痛打一頓,叫他們老實說不就好了?」   「不能那樣做啦。」   克里斯嘆氣苦笑的時候,黑鐵門發出沉重的聲音打開了。巴爾得意地對克里斯豎起姆指,克里斯依然苦笑,把車開進去。   廣大的庭院裡矗立一幢舊式石造建築,一部分外牆佈滿地錦的藤,尚未落下的紅綠葉子稀稀疏疏地掛在藤上隨風飄搖。   克里斯下車後仔細看了看屋子外觀,他以為有惡魔寄宿的房子會有什麼特別之處,但看上去很普通,沒有異狀。   房子的大門打開一道縫,一名身穿黑色連身長裙與白圍裙的女傭人剛好整個人塞在門口,蒼白的臉孔與凹陷的眼睛散發出陰森的氣息,帶著敵意的眼神打量這兩個不請自來的客人。   巴爾對這個下人很沒耐心,「來者是客,還不請我們進去?」   克里斯被他不禮貌的態度嚇一跳,連忙用手背悄悄拍他一下,然後對女傭人道:「我們有些事情想請教埃格太太,不知是否方便?埃格太太在家吧?」   女傭把門開大一些,轉身領他們進屋內坐下,然後才慢慢道:「太太在家,但是,不方便。」   「卡莉娜小姐呢?我剛才在奧拉先生家看到她。」   「小姐,在房間。」   這個女傭講話方式很古怪,人也有些怪異,她說要泡茶離去後,克里斯悄聲對巴爾道:「那個傭人怪怪的。」   「她不是人,是阿斯莫德的奴隸,也就是曾和牠交易過的人。」巴爾道:「惡魔收走靈魂後會有不同的用途,可能是吸收掉──也就是吃掉,也可能是拿來差遣,就是永遠當牠的奴隸。」   雖然巴爾仍然說得頭頭是道,但克里斯開始有些懷疑,那些話是不是他的妄想。   「你怎麼知道?」   「她身上有阿斯莫德的味道。」巴爾摸摸下巴,想了想,「說味道也不太對,就像……牛身上會有主人家的烙印,她身上有阿斯莫德的印記。」   克里斯還想再問,女傭端著茶與茶點回來,打斷他們的悄悄話。   女傭把茶杯放在兩人面前倒滿紅茶,再放一籃切片的水果蛋糕、一籃餅乾與一籃蜂蜜葡萄乾司康餅在茶几上。   巴爾不客氣地拿起一個司康餅大吃一口,很沒禮貌地邊咀嚼邊對女傭道:「叫埃格太太出來,不然那位小姐也可以。」   就算對方只是惡魔的奴隸,巴爾的態度也太囂張了,克里斯還是不免用手肘頂他一下。   女傭看巴爾一眼,似乎敢怒不敢言,低著頭走出去。   「看她的後頸。」巴爾小聲對克里斯說。   克里斯注意看女傭的後頸,在包住頭髮的白色包頭帽下方,似乎隱約可以看見像刺青的青黑色痕跡。   「刺青?」他問。   「那是你看到的樣子,一般人看不見。」巴爾又吃起水果蛋糕,感嘆道:「做得真好吃,難怪派來照顧那些小孩。」   「就算她不是人……你也別態度那麼差,要是惹毛惡魔怎麼辦?」克里斯拿巴爾沒辦法,只能好言相勸。   「這些靈魂就像紙袋,能用就用,沒用就燒了。惡魔不會幫他們的啦。」巴爾完全不當一回事。   這樣聽起來,直接被吃掉或許還比做奴隸好。和惡魔交易果然沒好下場。 -待續- -- 匿名意見箱~ https://reurl.cc/ynK3Oq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5.180.2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062443.A.BD8.html ※ 編輯: IamHoney (114.45.180.242 臺灣), 04/10/2021 21:47:58
1月前
哇啊!好大的情節推進!
04/11 01:46, 1F

1月前
一下子透露很多線索耶~
04/11 18:00, 2F

1月前
期待後續!
04/12 12:01, 3F
巴爾去找線民了,得到的線索當然多囉~ (只是線民不是自願的XD) ※ 編輯: IamHoney (114.44.128.66 臺灣), 04/12/2021 19:28:29
討論串 (同標題文章)
完整討論串 (本文為第 2 之 2 篇):
3年前, 2018/05/22 01:54
3
3
1月前, 2021/04/10 21:47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2
4


3
3

2
2
9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