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我把咖啡館開成了動物園 10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橙海)時間3周前 (), 編輯推噓21(2100)
留言21則, 20人參與, 3周前最新討論串1/1
私設巨多私設巨多私設巨多 上樓進屋,兩個人分別洗好澡,坐在沙發上,還有些時間,夏逢霖去泡了花草茶,紀雲深接到李文昭的電話。 「雲深,那風水先生跟你要的價格,超過市價太多。」李文昭說道。 紀雲深不甚在意,「沒關係,就讓他開。我去會會他。」 「他到底做了什麼事,難道不能直接找警察去抓他嗎?」李文昭不解。 紀雲深勾唇,「現在找警察去確實可能起不了作用,要不我會想出這種辦法?」 李文昭沒答話,心想依紀雲深的性格,還確實就是有可能先會一會風水先生,再把人送警察局。 紀雲深心想李文昭不會為了講價不順就打來,「約好了嗎?李哥。」 「約了,我把錢再往上加一加,說你很急,他就給約了,時間我發過去給你了。錢我已經轉給他,他這還真是好賺,竟然連費用都要先收,唉,當個神棍就能日進斗金,我也好想,可惜我沒那種命。」李文昭唉聲嘆氣。 紀雲深微笑,「謝謝。說不定你其實也有那種命呢?」 李文昭根本不想要這種命,他就只是隨口亂說,「唉你真的要小心點,不然你有個萬一,我無法對紀家交代,那種神神鬼鬼的事我們哪有辦法?」 「只是見個面而已,沒什麼,見個面他也能對我下咒?」紀雲深無關緊要,這世上現在惹得起他的人還真不多。 「這誰知道?山水建設那老闆就愈來愈奇怪。」李文昭內心還是不安穩。 紀雲深不太真心地安撫道:「好了,沒那麼可怕,科學一點。」 台灣藍鵲默默站在一旁,內心吐槽:你一個有雙那麼可怕的眼睛的人,要別人科學一點? 「退一萬步說,要是我心念正,他有辦法影響我嗎?別忘了我的專業是什麼。我還期待用法律教化他。」紀雲深笑道。 「總之你真的不能出事就是了,你要是出事我哪賠得起。」李文昭煩到頭都快禿了。 「放心,不會有事。」紀雲深的眸光帶著笑意凝在夏逢霖身上,「我這裡有高人保護我呢。掛了。」 某高人在旁邊,臉微微紅了。 「學長,我想要先去看看那些台灣藍鵲到底怎麼樣。」夏逢霖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告訴紀雲深。 他自幼只有母親,母親精神疾病纏身,幼時母親精神疾病還未真的浮現,還能控制,他長大後,母親精神疾病愈來愈嚴重,精神時好時壞,他早就習慣人世間的事獨自解決,不跟其他人討論。 靈界或太困擾他的事,他才會跟指導靈討論。 他想去看看台灣藍鵲家族的事說急不急,說緩也不緩。他畢竟是人,有日常生活得過,昨日已去梳理地脈,花了一些時間,沒空再做其他事,他本來就打算今晚去探探,原本不欲讓紀雲深知道,但剛才在停車場發生的那些事,讓他轉念,決定告訴紀雲深。 紀雲深微瞇起眼,「你想怎麼做?」 「讓這隻藍鵲用肉身帶路太危險,我想帶牠離魂去探探,我仔細想過,關台灣藍鵲家族不太可能是那個風水先生自己的地方,一口氣關那麼多鳥,怎麼可能沒有聲音?若此刻就被告發,罪名不見得會落在他頭上,因此關著牠們的地方,魂魄去我想不至於太危險,他們應該沒料到會有靈魂過去。」 「離魂?」紀雲深沉吟。 台灣藍鵲抖了一下。牠本來是隻性格活潑,有什麼說什麼的鳥,在家族裡甚至算是兇的,有什麼事直接打一架搞定,但遇上紀雲深,感受到能力之間的巨大差異,變得什麼話也沒敢說。 夏逢霖不曉得紀雲深知不知道,畢竟每個人的能力以及所學不一樣,而且他知道學長在七年前確實是看不見的,於是解釋:「就是魂魄離開身體。」 「我知道,我只是怕……」紀雲深內心不免擔憂,說到一半自己卻笑了,不久前李文昭的心情正是他的寫照。 「學長,是您讓我不怕的。」夏逢霖正色道。 紀雲深笑笑看著一本正經的青年,「喔?我?」 「學長總是很耀眼,卻是一個溫柔的人。」夏逢霖認真說道,平日對別人的那種冷冽全不存在,溫暖真切。 紀雲深忍不住笑出聲音來,「溫柔?你戴了什麼濾鏡?」 夏逢霖搖了搖頭,真心實意地道:「我沒有戴濾鏡。」 「學長不是那種會溫聲軟語幫別人加油打氣的人,但卻有學長獨特的溫柔,總之就是很好。」 「我心裡一直把學長當成目標,學長,就算你常說這隻台灣藍鵲是傻鳥,我還是可以感覺到,其實你關心牠。」 紀雲深斜覷那隻傻鳥一眼,「我很煩他。哪來的關心?」 「有的,雖然學長不承認。」夏逢霖笑了笑,「學長,我會盡力,但我也會量力。您放心。」 還是不放心。紀雲深心裡想。正因愛上且在意,所以不管青年現今多強大,他都無法真正放心。 但無妨,青年已對他多走好幾步了,昨晚還偷偷去理順地脈,今天卻能告訴他這些,不確定他的能力究竟到哪,仍舊願意與他討論。 就讓青年去又何妨?再不濟還有他在。 「你去吧。要睡著才能去嗎?」紀雲深問道。 「現在就能去。」夏逢霖解釋道,「我很熟練,隨時能去。至於台灣藍鵲,他已經都妖化了 ,應該也有辦法離魂。」 聽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離魂該怎麼做的台灣藍鵲,「我不會、我沒做過!離魂這兩個字我都懂,湊在一起卻不知道要怎麼做。」 「很簡單,就是讓你的意識離開身體。」夏逢霖對動物比對人類有耐心許多,還特別講了該怎麼做。 「我真的不會。」台灣藍鵲怎麼樣都試不出來。 「我覺得你對牠太好了,不如讓我試試。家裡有打火機嗎?」紀雲深問。 「有的。」夏逢霖為了紀雲深的用語,偷偷揚了揚唇角,雖然也許只是沒講那麼多,但紀雲深用的是家裡,而非你家。「我去拿來。」 從夏逢霖手上接過打火機的紀雲深帶著慵懶的微笑,漫不經心地玩著打火機,「小風鈴,你覺得我們先吃烤鳥翅膀好、還是吃烤鳥腿好?」 夏逢霖忍著笑,學長明明知道他不吃肉。 台灣藍鵲哪裡知道那麼多,隨著紀雲深的打火機愈來愈近,牠嚇得整隻炸毛,炸毛之後,靈魂還真的跑出身體了,嚇得牠又鏘鏘叫了好幾聲。 「學長,我先去,會回來的。這時您叫我不會有反應,別擔心。」 「那代表我能奸屍嗎?」紀雲深笑問,「反正沒鳥礙事。」 「可以的。」夏逢霖臉一紅,「學長想奸就奸。只是能不能等我在的時候再奸?我想要記得。」 「開玩笑的,我沒奸屍的癖好,去吧。」紀雲深說道。 夏逢霖讓靈魂出竅,不僅如此,他還改變了靈魂的形態,變得極小,坐在台灣藍鵲的身上,「走吧,帶我去找你的親友。」 太可愛了。紀雲深的眼眸瞇了瞇,只想把人抓進口袋裡藏好,突然有點後悔自己還在裝麻瓜,不然就不會讓這隻傻鳥占便宜,先載到他的小風鈴。 台灣藍鵲振翅高飛。 他們飛出去沒多久,天空出現一條小點,細看會發覺那是條小龍,小龍飛到台灣藍鵲身上,卡在台灣藍鵲的腳踝上變成了足環,銀亮亮的束在台灣藍鵲的腳上。 感覺到可怕氣息,台灣藍鵲卻只能抖一下,半聲也不敢吭,繼續飛翔。 他們飛往拘禁台灣藍鵲家族之地,那是等待都更的廢棄民宅,就在已經動土的理想山城不是太遠。 「等等,你先帶我看看你們本來居住的地方。」夏逢霖說道。 台灣藍鵲聽話地飛了過去。 那處本該是蓊鬱蒼翠的山林,如今空空如也,被刨挖出一個深深的巨洞,夏逢霖能感受到所有的土地靈氣都被淘空挖盡,想直接動手修補,卻不知道敵方能力,怕反而曝露,只能再緩緩。 他想在月圓那天一網打盡。 「來吧,帶我去看看你的親友。」夏逢霖說道。 身下的台灣藍鵲飛到那個關牠親友們的民宅,整棟樓幾無燈光,看來就是廢棄的樓房,絕大多數的人都搬走了,夏逢霖在台灣藍鵲要飛進樓時,眼睛微微瞇起,他輕輕一吹,彷彿有風颳過,眼前幾張符咒輕輕地掉落了。 「消音咒。」 夏逢霖嗤笑一聲,這是隔絕聲音不讓叫聲往外傳,是很簡單的咒語,效果卻並不好,如果效果真的能好,一般大樓怎麼會有那麼多隔音問題,就每戶發個幾張消音咒就好。現在貼這不過是貼心安的,更何況,這裡根本沒什麼人住了,也沒有必要貼吧?愁吵到誰? 「藍鵲,你得冷靜,我們只是看看就得走,月圓那天再來救牠們,知道嗎?」夏逢霖在台灣藍鵲飛進去之前叮嚀道。 台灣藍鵲點了點頭,飛了進去,並沒有驚動任何人。但一看到牠的親友,牠就快哭出來了。 牠們全被關在籠子裡,好幾隻關在一起,裡頭好多飼料全都是滿的,看起來全部沒進食,漂亮的鳥羽已經比昨天又黯淡了些。 牠本來也在這裡,離開自由家園,還被拘在這樣的空間,牠也是寧可死去,是牠家人們故意吵架鬥毆,弄到幾乎見血,讓看守的人開了籠門將兩隻分開,才讓牠正好找了個縫飛了出去。 「你還回來做什麼?」家族裡有鳥能看到牠靈魂,立刻出聲問牠,「不是叫你走了去搬救兵,找不到就自己好好活下去嗎?!」 這一聲鳥鳴驚動了所有的鳥,大夥紛紛聊起來。 「怎麼了?」 「是阿藍,牠回來了。」 「阿藍?牠還好嗎?」 「牠是靈魂回來。」看得到的解釋道。 「牠死了嗎?」 「我沒死,這只是我的靈魂,我有找到人幫忙,現在正坐在我背上,你們看到了嗎?他跟這些人不一樣,他能救大家走的。」夏逢霖身下的這隻解釋道。 「真的嗎?」 「阿藍你快走。」 「你先走再說。」 台灣藍鵲們叫成一團,吵醒了看守的人,看守的人吼了一聲:「吵瞎毀,恁爸愛睏啦!」還憤怒地站起來踢了籠子好幾下。 夏逢霖身下的這隻台灣藍鵲雖然逃了出去,還是很心疼自己的族鳥,牠看族鳥被這樣對待,心情很差,幾乎就不想走了。 「我想留下來跟牠們在一起。」牠的情緒突地崩潰了。 「留了,然後多一隻在危險裡。那你為什麼要逃出來?」夏逢霖嚴肅地問。 「可是……」牠掙扎道。 「我是來探勘的,不是來丟下你的,我們能救牠們。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學長。就算學長對靈界的事可能不如我知道得多,他也會有辦法的。」夏逢霖冷冷說道。 「我……」台灣藍鵲想回答我不是不信你,我是不信那個有可怕眼神的人時,腳突然輕輕被咬一下。牠嚇到什麼也不敢說。腳再度被咬,像是有人在說,走,再不走就把你烤了! 牠擦了擦實際上並不存在的眼淚,調適心情,對族鳥說:「你們好好吃飯,雖然那些東西很難吃,但我會想辦法把你們救出來的。」 夏逢霖撫了撫牠的鳥羽,淡淡說道:「乖。」 台灣藍鵲依依不捨,一步一回頭,直到窗戶邊,雖然靈魂不受建築物的限制,他卻終於斷然回頭,翅膀拍拍,飛離這個地方。 牠一路飛回夏逢霖的住處,直到快抵達前,腳踝上的桎梏才消失,變成一個小光點消散在夜空,比他們更快回到身體之中。 夏逢霖回到身體裡,台灣藍鵲還搞不清楚要怎麼回去,紀雲深筆電放在腿上,拿起打火機,懶懶地玩著開關。 台灣藍鵲大叫:「我知道了,我會回去了!」一秒回歸軀體中。 夏逢霖也拿起筆電,說來巧合,他們兩個都拿surface pro,連型號都是一樣的,夏逢霖是看了筆電螢幕才發現有問題。 「學長,您是不是拿錯筆電了?」 紀雲深也回到身體沒多久,因為要裝忙而隨手拿起筆電,看到內容才發現自己忙亂中拿錯台,但反而更有興趣地看了下去,「我已經看很久了,你不是說我想用就用嗎?怎麼,我不能看?」 夏逢霖的臉爆紅,「可以,但……」 紀雲深就算才剛看沒多久,也夠他看清楚了,「能不能告訴我,你google chrome 裡查的是什麼?」 夏逢霖超想離魂避難,他臉紅老半天,才在紀雲深的注視下說道:「……膠原蛋白。」 紀雲深笑問:「查膠原蛋白做什麼呢?」 夏逢霖無法,只能據實以告:「學長在店裡不是說我憔悴?」 紀雲深一雙幽深的眼勾著青年看:「霖霖,我不信你不懂我那話是吃醋。」 「懂的,可是我也擔心我是不是真的憔悴了……」就是在意愛的人的想法,就是想在男人面前表現得最好,雖然能理解男人無論如何不會拋下自己,但還是對自己不夠自信。所以連對方一句憔悴都會放在心上,反覆尋找解決方法。 「我如果說是的話,你怎麼辦?」紀雲深好奇。 夏逢霖有點無措,「多吃一些膠原蛋白補回來?」 「不,我們趕快把這隻傻鳥的事解決,讓牠滾。接著你只忙我的事,我保證你不會因別人而憔悴。」紀雲深笑道。 來這裡不過第二晚,卻已弄清他先前打斷什麼的台灣藍鵲:是啊,到時候你紀雲深才是夏逢霖憔悴的主因! 夏逢霖臉色更紅,抱著筆電的手捏得更緊了些:「好。」 台灣藍鵲:……他好想回家,看人放閃真不是鳥過的生活! * 夏逢霖睡著後,靈魂還是又飄出身體,他總想著到底為什麼要把台灣藍鵲埋進那坑,這些邪門歪道的法術他並沒有接觸過,還是想要查個清楚,確認自己猜的對不對。 「霖霖啊,書在這裡,你自己看吧。」幾個夏逢霖的指導靈早就知道他要做什麼,幫他把書都找到了。 夏逢霖看著這些看起來有些期待又有點不好意思的長老們,突然就明白了。 他瞇起眼,一副準備好要揍人的樣子,「所以那隻鳥是你們引來的?」 難怪他老想不透,那鳥怎麼會那麼準,飛到他們飯店房間陽台? 「他那麼可憐,霖霖你也知道我們就是見不得眾生受苦,你能力好嘛,不然我們多給你幾顆糖果?」 夏逢霖冷淡,「我要糖果做什麼?」 「那我們多送你幾個保險套?」 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呢,夏逢霖冷眼,「……你們覺得我應該高興嗎?」 「不是,這保險套很方便的,是新的能量產品,比人間的好用,包準他戴了你不會鬧肚子。而且戴著完全沒差別,他射什麼你還是都感覺得到。」長老解釋道。 沒要你們說那麼詳細!夏逢霖冷冷地看著長老們,他沒動手,因為知道他打不過,「書拿來我看。」 長老們笑嘻嘻地遞上書本。 夏逢霖看了一看,大概了解那個風水先生想做的是什麼,跟他想的差不多,土地靈氣淘空,長久對建物是不利的,這建物掛的是山水建設的名,建物的敗壞還是會影響到山水建設,需要別的靈氣去補,於是那風水先生走陰損路子,集結許多台灣藍鵲,打算在月圓之夜,將那些生禽活埋,利用月華之力,將台灣藍鵲們的靈氣鎖死在這塊土地裡,算是活物獻祭的一種方式。 「他怎麼不自己跳進去。」夏逢霖冷淡撇唇,「算了,你們不用說,我知道他跳進去太髒,污染地脈。好了,我回去了。」 「等等,保險套!」幾個指導靈追著他要拿給他。 「我不會肚子痛!」夏逢霖死不拿,強硬起回到身體裡睡覺。 夏逢霖真睡著後,黑暗中,一雙豎瞳睜開,閃著金色的光芒。 「好久沒打架了。」紀雲深按著指節,他劃開另一個維度,開了另一個空間,確定不會吵到夏逢霖,將夏逢霖的那些指導靈全請了進去。 這些指導靈倒真不怕紀雲深,祂們本就不純粹是這顆星球的靈魂,是在宇宙間亙古的存有,紀雲深的魂魄就算是古老的神獸,與這方天地同壽,還是年輕祂們許多。 「謝謝各位照顧霖霖,但是打斷我們的好事,不該打嗎?」紀雲深笑道,「他是你們教大的,打不過你們,我就不一定了。」 「正好,我們也覺得不放心,霖霖的另一半,要是打不過我們,怎麼成?」長老們也笑。 一條龍和一群高靈打了起來,這群高靈也不覺得一對多有什麼不對。他們或許跟紀雲深一對一的話,紀雲深還有些贏面,但是多打一,紀雲深是必輸無疑。 這幾位長老是愈打愈有趣,若夏逢霖對祂們來說是小小朋友,那紀雲深對祂們來說確實還是小朋友,祂們並不只是打,而是邊打邊教,把許多紀雲深還欠缺的教給他。 紀雲深也頗有興味,他一交手就知道這幾位比一般的神靈還要厲害得多,是高於這個星球的存在。 「你們怎麼會找到霖霖?」紀雲深好奇。 「你不覺得他又乾淨又漂亮,簡直是地球上最美好的存在嗎?」長老答。 「是沒錯。」紀雲深勾唇,突然覺得這場打鬥,他雖然佔下風,然而贏了,「但是他愛我。」 「……你這小娃娃,我們對霖霖又沒那想法。」長老翻白眼,對祂們放閃,像話嗎? 「我有。」紀雲深笑笑,大大方方地對祂們伸出手,「所以,保險套拿來,他臉皮薄不好意思拿,我可不會。」 長老一次就給了紀雲深好幾盒。 紀雲深皺眉頭,「這麼少,不夠用,不是該給座山嗎?」 長老:「……你這是打架打輸的態度嗎?你這不是搶匪嗎?」 紀雲深歡快承認,「是啊,那又如何?不給嗎?」 長老:「……」 — 紀:只要我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了。 — 前天身體不適臨時停更很抱歉,我現在好了喲。 以後如果沒有看到我更,可以搜一下我噗浪。 要停更我都會說的,謝謝大家支持。(跪)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7.52.102.17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573121.A.338.html
3周前
學長的字典裡沒有尷尬二字!
04/16 19:58, 1F

3周前
一座山的保險套也太可怕了吧XDD
04/16 20:13, 2F

3周前
一座山的保險套要收在哪?
04/16 20:19, 3F

3周前
劃開空間就可以放進去了吧?
04/16 20:30, 4F

3周前
一座山wwwww學長精神真的很強大
04/16 21:14, 5F

3周前
如果一座海不夠,那就兩座(X)
04/16 21:17, 6F

3周前
原來如此,想說幹嘛打架……
04/16 21:33, 7F

3周前
學長XDDD
04/16 21:38, 8F

3周前
是為了交配權(欸
04/16 21:48, 9F

3周前
不是,這不是打架,是打劫吧!!
04/16 21:54, 10F

3周前
學長好東西絕對不放過XDD 大大保重身體~
04/16 22:02, 11F

3周前
學長你484記恨學弟先騎乘的不是你(污
04/16 22:05, 12F

3周前
保重唷!推推~
04/16 22:14, 13F

3周前
推推
04/16 23:04, 14F

3周前
推~~~~~
04/16 23:07, 15F

3周前
這保險套又棒又方便XDDD
04/17 02:15, 16F

3周前
所以以後會有姦屍play嗎(被毆)
04/17 05:07, 17F

3周前
比起來離魂play更好吧,靈魂在旁邊看身體被醬醬釀釀
04/17 10:18, 18F

3周前
霖霖:怎麼會有那麼多保險套
04/17 11:06, 19F

3周前
完全"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完全貫徹...
04/18 17:05, 20F

3周前
04/19 01:18, 21F
PTT動漫區 即時熱門文章

26
28



11
15

6
6


41
58